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3 | 浏览:85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绵娘:绵娘的心愿很简单,她想安心过日子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上漾着淡淡的笑容。
眯着眼睛,摇晃着身子,嘴里低低的哼出一首小调,不高雅,不通五律,在这样的山水间却别有一番滋味。
顾骢忍不住向前走两步,似乎想要跨过那条河,将对面女娘的歌声再听的清晰些。却不想搬到了石头上,脚下没注意,他一下子差点摔在河里,还好身手敏捷,一个旋身,已经站稳了身子。
可是对面的人儿却已经惊动了,歌声停了,睁开眼睛,看见对面站着个不认识的男子,正直直的盯着自己看,连忙穿上鞋,捡起衣服,急慌慌的跑了。
顾骢微微有些遗憾,伸出手去,想要挽留,不知道说什么好,以前不是没当过登徒子,只不过没遇到这种看见他就逃跑的人儿。
他歪着头,看着那个逃跑的身影,心里无端的憋屈。
不对,那个身影又转回来了,顾骢心头一喜,思量着淌过河去,鞋子会湿成什么样。他有些犹豫,刚想说话,就看见那个女娘捡起地上的捣衣杵放在盆子里,抬头,看他一眼,却像真的被惊住了一样,这回好么,跑得更快。
隔着一条河的顾骢只看见那一捻细腰越来越细,走进了树林,看不见了,心里越发的憋屈。
他本来是遵照爷爷的指示,来巡一下族中的祭田,无意中看到这边的山水,忽然起了兴致,倒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番巧遇,没料到竟把那样精致玲珑的小人儿给吓走了,原本别有一番野趣的山水看在眼里,却变成了没滋没味。
恰好长随寻来,顾骢手中的折扇一敲脑袋,干脆也没了心思,索性转了身回去了。
走出树林,阿绵的心还跳得好快,太大意了,没想到那里会来人,还是不认识的,看上去穿的也和他们这里的人不一样,不知道是哪来的,还好自己跑得快。
确实大意了,那人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都不知道。阿绵低下头,看看一双脚,大概没有看过去,应该没事吧,回家谁也不说。如果说了,不一定生出什么枝节来。
她虽然憨,却不傻,知道孰深孰浅。不能说的事情坚决不说。
阿绵捂着脸,热热的,烧得厉害,大概是刚才跑的太快了。平复一下心跳,咬着嘴唇快步走回村子。
晚上回家,还是一样的活计,每天干这些,已经养成了习惯。
晚上一切都收拾完了。还要打水给父母洗脚。手刚碰到水瓢,就被人将水瓢拿走了
阿哥端着盆,舀了水。憨憨的说了一句话,“你去歇着吧,这活我来干。”
说着话,已经端着盆走了,阿绵站在原地,阿哥的心思她是明白的。自从亲事定下来,阿哥就没怎么和她说过话,每回看她的眼神都是充满内疚的。
明白和谅解是两回事,对于阿哥,她是怨恨的,经常会想,要不是为了他娶媳妇,自己又怎么会交给那个病秧子。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她转身回了下屋,自己住的地方,不过是一间仓房收拾出来的,还堆着一些农具,里面只有一条小炕。嘟着嘴,情绪不高,整个人恹恹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5章 相遇
今天是五月初三,说好了,初八就是成亲的日子。不要说像样的彩礼了,连件嫁衣还是阿娘攒了这些年的钱拿出来买的。
以后的日子什么样,她心里一点期待都没有,不过是换个地方,照样还是干农活,伺候病人。
十六岁的少女看着简陋的棚顶,恍然间好像看到了自己的一辈子。
一辈子大概也就这样了吧。如果梅家的儿子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会怎么样,是不是还不如现在呢。
日子,头一回感觉这日子会生生的压在胸口,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五天的时间,也就是一晃而过,阿绵既没有待嫁娘的喜悦企盼,也没有做新娘的娇柔羞涩,隔着盖头,平静的看着院子里的人。
宋家原本不大的院子,站满了人。阿哥穿着大红色的喜服站在旁边,低着头不说话,是了,今天也是他大喜的日子,再过一会儿,梅花村的梅家女娘就会嫁进来了吧。阿娘在哭,拄着拐杖,靠着墙根哭。
不到四十岁的人,被日子熬出了白头发。穿着的衣服也只能说是干净,头发用一跟木头钗子挽着。原本仅有的一支银钗昨天晚上还交给了自己。说是留着压箱底。
阿爹不说话。蹲在那又开始抽他的旱烟,烟袋锅子里却已经没有半点火星子,不知道到底是在抽个什么。
手被人拉住,是细牙。十二岁的少年已经有她的肩膀那么高了,却还是仰着头看她。“阿姐,你到了那儿,要是梅家的人敢欺负你,你就和我说,我一定会护着你的。”
这个话,不能当真,一个孩子,能做出什么事来,但是,阿绵的心里还是热乎乎的,点点头。“阿姐晓得了。”
媒婆催促着该走了,外面梅家的马车在等着。喇叭匠也一直在吹着,没有停过。
红色的盖头盖在头上,也遮挡住了视线。停留在脑海中最后的影像就是阿哥的惭愧,阿娘的眼泪,和阿爹的烟袋。手里原本握着的一双小手也被媒婆拉开了,直接被扶着上了马车。
阿绵的眼睛酸酸涩涩的,说好了不哭的,还是忍不住,晶莹的泪珠一个接着一个的掉下来,直接砸在大红的鞋面上,上面是一对比翼鸳鸯,是阿娘亲手绣的,绣了好几天。做鞋的布料和身上穿的嫁衣都是阿哥走了几十里的山路去镇上买的。阿爹一贯的仔细,但是,拿钱出来给她置办这身衣服的时候还是没有犹豫的。
她眼泪不停地流,越是不想哭,就流的越厉害,吸吸鼻子,痛快转身,和媒婆上了马车。
马车是借来的,赶车的是个年轻的小子,十六七岁的年纪,笑起来憨憨的,看着媒婆扶上来的人。“这就是俺那新嫂子,长得可真好,俺阿哥真有福气。”
盖头下面的女娘有些发窘,这样的夸赞,还是来自一个异性的,她不习惯。
媒婆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一个指头敲在他黑黑的脑门上“死小子,怎么就让你看到了,盖着盖头呢,你怎么知道好不好,还不赶紧赶车,误了你哥哥的好时辰,看你怎么和你婶婶交代。”
外面的小子笑得更憨了。“王大娘你别敲俺啊,俺赶紧走就是了。”
梅憨子高高的喊一声。“新嫂子,做好了,俺要走了。”扬起鞭子,照着红马身上一扬,老红马冷不丁的一撒蹄,倒是带的车上的喇叭匠,唢呐匠,媒婆。新娘子通同耸了一下身子,媒婆王大娘差点没闹个后仰。做好了,伸出手去,直接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你个憨子,你不能慢着点,这要是摔倒新娘子,看你怎么办。”
梅憨子挠挠脑袋,又是嘿嘿一笑。王大娘也跟着笑了,就没见过这么憨这么傻的人。

你说你这憨头憨脑的样,可咋办,以后还要不要说媳妇了。谁家姑娘会嫁给你。”
憨小子依然笑得憨憨的,浑不在乎,“这不是有您王大娘呢,有您在,我害怕说不上媳妇,您可是十里八村最有名的媒婆。”
看着憨,不一定憨,说出的话直蹭着王大娘的痒痒肉,一个老太太,笑的跟一朵菊花似得,最喜欢听这个话了,怎么能不高兴。
高昂的喜乐声想起来。宋知孝接亲的马车跟在后面,他也要去接新娘子。
村头的老槐树下,拴着一头老黄牛,看见两匹马兄,“哞”了长长的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老黄牛的一声长叹,算是绵娘走出这个村子听到的最后的送别。
马车上拉的人不少,走的也不快,尤其是上坡的时候,王大娘都恨不得下去用两条腿走路了,实在太慢了。可是王大娘不耐烦的同时,这个媒婆也是个又胖又懒的,没有下车走,而是坐在车上,开始和新娘子絮叨。
阿绵是个话少的,王大娘说一句她就会“嗯”一声,再也没有什么,这么个孩子,又软又憨的,偏偏遇到豆腐娘子那样的人,王大娘有心想说点梅家的事,给她提个醒,转而想到这场婚事的特殊性,而且这人多嘴杂的,还是不好随意开口,最后只能无奈的转过脸去,和梅憨子逗趣。
好不容易走完上坡路,到了下坡的时候,才感觉那马轻松了许多,一流的小跑就向山下去,阿绵有些紧张,两只手紧紧抓住车辕,怕被颠下去,看不见外面的情况,但是,估计王大娘和她是差不多的情况,因为她现在已经不说东加长李家短的了,只是一个劲的喘着粗气,喊着梅憨子。“你个死小子,你倒是勒着点马啊,这要是把人甩出去,看你怎么办。”

梅憨子憨憨一笑,喊出一嗓子,又响又亮的。“放心吧,王大娘,俺还摆不平一个畜生吗。”
真没摆平,马车下山的速度太快,差点没撞上迎面而来的两匹高头大马,还好人家骑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术精湛,勒着马躲开了,他们的马车也拐到了旁边的草丛里,车停在了那里,梅憨子这才看看将马车控制住,拉过来,挨了王大娘一顿好骂,阿绵心里也是后怕的,刚才那样的惊险,要是真摔出去,谁也不敢打包票说没事的。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6章 错过
后面的宋之孝已经将马车停下来了。赶过来,先看自家妹子。
“阿绵,没事吧?”
阿绵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声音柔软清亮。“王大娘有没有事。”
这个时候还能惦记她,王大娘心里还是舒服的,先是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事,然后想起来了,人家新娘子盖着盖头,怎么看得见,忙应了一声“没事。”
看看那边的高头大马,锦衣男人,皱着眉头看她们这边,他身边那个,气度穿着都要次上许多,应该是他的随从,王大娘的心里打了个突,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历,但是,看这身打扮,这样的驾驶,显然不是好惹的。
再看看自己身边,都是一群半大小子,没有一个口舌伶俐经过事的,憨子天生的憨头憨脑,宋家大郎更是个笨嘴拙舌的,还是要她舍了一张老脸去给陪个不是。
这年月,就是这世道,甭管你有理没理的,只要是看见穿绸子的,你就都是没理的那个。
王大娘 下了车,整整衣服,走了过去,先是弯了老大一个腰。
“这位官人,真是对不住,马车下坡,走的太快了,**到您,还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
这个大官人,穿着绛红色的锦缎袍子,腰间别着一把宝剑,长得倒是挺俊的,就是眉眼间那股戾气骇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马上的人眉头紧皱,看看马车和坐在车上的人,再看看眼前的肥胖婆娘。眉宇间更是拢紧了几分。“你们是打哪来。”
王大娘有几分错愕,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是个什么想法,踌躇了一会,那人的随从却不耐烦了。“爷问你话呢。”
没有挥鞭子,只是声音大了些,自诩见过大场面的王大娘打了个颤,赶紧回话。“山那边的槐花村。官人您这是要?”
带着试探性的问出口,不敢往深了想,就怕眼前的大官人是有大来头的,要追究她们的**。
她老人家的心里拎着一口气,只能佯装镇静。
人家却没想到追究她。“翻过这座山,就是田家湾村?”
上一会他走到树林是顺着河边溜达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这条路,怕万一走错了,他就和那个小美人失之交臂了,多可惜啊。
王大娘给他指了路,就差拿脑袋保证翻过山就是田家湾了。
马上的人斜睨了她一眼,就在她以为这人还要刁难的时候,人家却甩出一块银锞子,直接扔到她的手上。
没有再看她们这伙人一眼,已经打马走了。
那么大的一锭银锞子,足足有五两之重,王大娘发了一笔意外之财。转回身,看向坐在马车上的阿绵。
“绵娘子,你还真是老婆子的福星。”盖头下的阿绵抿嘴一笑。
“是大娘该得的。”
可不是吗,出了事,谁都没敢上前,人家王大娘出了头,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得了这钱也是应该的。
阿绵是这样的心思,旁人自然也是无差别的,和她想的都差不多,宋之孝和梅憨子笑容里多了一丝窘迫,身为男人,**没有挺身而出,显然,是一件很怂的事。
王大娘也不计较,本来就是一群孩子,能指望他们什么,再说了,要不是自己凑过去,还不一定能得着这银子呢。
银子揣进怀里,紧紧地捂住,高声喊一嗓子。“快走吧,误了时辰就不好了。”
回头看过去。那头马和那个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这边梅憨子已经赶车走回了正常的路。
顾骢打马翻过山峰,看着山下的小村子,心中暗自猜测,那个女子应该是这田家湾的吧,貌似离那个河边最近的也就是田家湾了。
至于是谁家的女娘,这个好办,进了村子,还不是很容易遇见了,他哪成想,自己却是跑了个空,在村子里绕了大半天,所遇见的女娘都不是她,不由的失望而归。
这边,马车很快就到了梅花村,豆腐娘子住在村头上,门口的半大小子远远地看见马车过来,就已经点着了炮仗。虽然 只是寥寥几声,但是,也增添了不少热闹的气息。
马车迎进来,阿绵被全福人背进了屋,那边,梅家的女娘也被扶上了宋之孝的马车。两个女娘,都盖着红盖头,只是一个错身,就已经交换了彼此的家人。
豆腐娘子还是舍不得女儿的,追了出来,抱着女儿哭了,哭得很伤心,阿绵在全福人的背上听着那哭声,心里多了一抹酸涩,要是阿娘的腿脚没有毛病,也会这么追出来抱着她哭吧。
有什么滚热的东西流了出来,顺着脸庞滑下来,阿绵抿抿嘴角,将那滴酸涩收进了嘴里。
成亲讲究坐福,还没拜堂,是要在新被子上面坐一阵的,两只手交握着,坐在新做的好的被子上,触目可见的皆是红色,心中却高兴不起来,梦想中嫁人不是这样的,嫁的人也不是这样的,旁边一个身影坐了过来,是被人扶上来的,可是,真的坐下去,又挪开了身子,不愿意挨着阿绵。
红色的喜被,映着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却是十分苍白。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却像是已经到了极限,手上的青筋暴起。看上去倒有几分骇人。
究竟是病成什么样,连坐着的力气都没有了,阿绵的心思被牵起来,外面的宋之孝啥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直到豆腐娘子进了屋,干脆的声音响起来。“怎么也没人想着给我们家绵娘倒口水喝。”
白色的瓷碗端了过来,端着碗的手指虽然纤细,但是,骨节粗大,一看就是干活太多了的缘故,阿绵接了碗,喝了水好多了,隔着盖头,看着地上来来回回几条腿。,不知屋子里站了几个人,叽叽喳喳一阵,有管她叫妹子的,也有叫她嫂子的,还有叫侄媳妇的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梅家相对于宋家来说,显然是个大户人家,豆腐娘子也是个很会为人的人,虽然早早守了寡,但是,在梅花村,是真的很有人缘。
阿绵抿抿嘴唇,和她家是不一样的,家里阿娘瘫痪了,阿爹也是个不言语的,阿哥更别提了,很闷的一个人,自己也不是爱说爱笑的。
性格摆在这,没有豆腐娘子那么浑和,所以,在田家湾虽然人缘不差,却没有梅家这么好。
至于那个丈夫,阿绵侧着眼,看到那只离自己很远的手,别人怎么逗趣,他都是一言不发,这门婚事,想来他也是不愿意的吧。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7章 成亲
坐福过去了,就是拜堂了。
一块红色绸子,牵着两个人,旁边伸出一双手来扶着她,绵娘看了看,一双女子的手。一个女娘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嫂子,慢一点。”
被人扶着,过了门槛,迈了火盆,来到堂前,在起哄声中拜了堂,入了洞房,其实还是先前的屋子。
两人的衣角被系在一起,所有人退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
阿绵的手指搅着衣角,说不紧张是假的,耳边听着轻浅的呼吸,感觉到那人离自己很近,盖头下面,可以看见两人的腿离得有点远。
慢慢的有了声音,是强撑着挪动的声音,压着木床嘎吱嘎吱响,那个呼吸声离自己近了一点。阿绵更紧张了。
她忽然间不知所措起来,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苍白削瘦的手伸了过来,解开了系在一起的衣角,一直挂着红布的秤杆挑起了盖头。
一张白皙俊秀的脸出现在阿绵面前。

歇一歇吧,不用一直这么坐着,很累的。咳---咳----”
阿绵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看着面前的人咳得那么厉害,也不说话,也不上前,就这么看着,眼睁睁的看着他一直在咳,一副像要连肺一起咳出来的样子。
他咳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阿绵下了地,就着桌子上的茶壶倒了杯水,递过去。
梅文瀚面庞俊俏,斯文秀气,大概是因为常年卧病在床,所以,一张脸苍白中透着淡淡的青灰色。
伸出手去,接过阿绵端来的茶杯,一双手都和她们庄稼人不一样,到比她的手还要白腻一些。可以清晰地看到青色的血管。
梅秀才喝了水,将茶杯递回来,不说话,闭上眼睛,靠着床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绵其实有些饿了,早上她就没吃什么,还是昨天晚上吃了一碗上车面条,今天也就喝了那么一碗水。
先前没心情吃,现在这么折腾一天,怎么会不饿。
屋子里有张桌子,是她刚才就注意到的,桌子上摆着两碗米饭。还有几盘菜。一个白瓷的酒壶,旁边放着两个酒杯。
梅家虽然日子不是那么好过,但是,比起宋家来,看上去倒是好不少。
靠着西墙的地方,放着一张书桌,一个书架,上面的书书本本的,比起家里弟弟的书要多上许多。
秀才就是秀才,识文断字的读书人,是她们比不上的。
秀才闭着眼睛,不说话,也不看她,桌上摆着吃的,秀才不动,她却动了。
饿了,不能不吃。
秀才听见动静,睁开眼,看着坐在桌子边上吃的正欢的阿绵,秀气的眼睛里带出几丝腻烦。缺什么也没说,只是在一次闭上眼睛,似乎打定主意,眼不见为净。
他是个男人,又是个读书人,就算是身患重病,也丢不掉骨子里的骄傲。作为一个读书人,也曾经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99 
财富
510  
积分
11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幻想过,书中自有颜如玉,不求高门大户,也曾经希望自己娶一小家碧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红花轿抬进家里一个美娇娥,夫妻俩举案齐眉,红袖添香,但是,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的方式,换来一门亲事。
用妹妹的幸福换来的亲事,以后再同窗面前,他会抬不起头来的。
再看看,完全没有礼仪,还不曾问过他,自己就已经开始吃上饭了。这哪里是一副有教养的模样。
秀才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换亲而已,是自己贪图太多了,把一切想的过于美好。才会这么失望。
合卺酒也没喝。秀才不说,阿绵也没有主动去说,豆腐娘子打发走了客人,来到新房,看着桌上的酒壶,还是满的。问起来,被秀才以不舒服,喝酒伤身给搪塞了过去。
豆腐娘子也就什么都没说,将酒菜端了出去,再进来,端着一碗药,一边盯着秀才喝药,一边嘱咐阿绵,晚上不要睡得太沉了,要时刻注意,秀才有哪里不舒服的。
阿绵一一点头记下,在家里,她也是照顾阿娘,对待病人,她自然是有心得的。
豆腐娘子还想在说些什么,最后想想,还是咽了回去,什么也没说,只叮嘱了一句。“早点休息吧。”
因为秀才身体不好,所以,闹洞房的人被豆腐娘子驱散了。倒是换来两个人的清闲。
豆腐娘子走了,屋子里又恢复了平静。
秀才不说话,自顾的将衣服脱下来,递给阿绵。阿绵伸手接过,将衣服搭在一边的衣架上。再转过身,看着秀才只穿着内衣正准备躺下。脸色有些微微发热。
阿绵想起阿娘昨天晚上和她说的那些事情,更觉得难为情,一时间,眼睛都不知道放在哪好了。
她到底是个女娘,哪里会那么镇定的看着一个男子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
直到听到一声冷哼,她抬起头来,才看到秀才已经面朝里躺下了,看都没看她一眼,留着一个冰冷冷的后脑。
阿绵咬咬嘴唇,最终还是解开自己衣服,只着内衫,躺倒了床上。
果然呢,秀才又往里面挪了一下,生怕挨到她。
新婚之夜,蜡烛是不能吹灭的,阿绵眼睁睁的看着红色的蜡烛,黄色的火苗,她觉得眼睛发涩,涩的厉害,用力的眨了一下眼睛,不想眼泪还是掉了下来。
为什么眼泪这么不听使唤呢。阿绵最终还是选择闭上眼睛,闭得紧紧的,眼皮带着狠劲。想要一下子隔断那些不争气的眼泪。
豆腐娘子家起得早,鸡刚叫了一遍,豆腐娘子就已经起来了。
她穿好衣服,来到厢房。将昨天晚上泡好的豆子洗出来,上了磨,拴好了驴,隔着窗户看了一下儿子的新房,做娘的,在这方面总是比较着急,想起来,也觉得心里没底,儿子病成那样,也不知道能不能圆房。
若是真的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