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8 | 浏览:4637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奢望》——萌宝+婚恋文,有点慢热,细水长流的爱情 ...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男人回答的礼貌而得体。
卫蒙扬起脸,和高出她大半个头的穆向东对视,丝毫不惧怕这人的冷漠,抬手指了下周围的,问道:“我们这是在干吗?”
男人的浓眉挑了下,语气依旧疏远:“卫小姐,我们不适合。我丧偶多年,年纪又大,居无定所,没有精力照顾家庭。”
白皙的手指摩挲着描金骨瓷咖啡杯的边缘,卫蒙了然的笑笑,反问道:“看来您对自己的定位,倒还真的是,挺独特的。”
什么这些那些的,说白了,人家就一句话,我们不适合。
可是,女人啊,真是个奇怪的物种,越是不常见的,她还是越要去尝试。而眼前这个穆向东,还真的是就对了卫蒙的胃口了。
还别说,面前的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阳刚味道,让卫蒙的心,蠢蠢欲动。
看来,这春天啊,真的是要来临了!
这不,窗外的桃花,开的正艳!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第3章

对于今天的相亲,如果不是为了给家里有个交代,穆向东临阵脱逃的念头都起了,可良好的教养让他觉得,应该跟对方说清楚。
“卫小姐。”
“卫蒙。”卫蒙纠正他。
“卫小姐,我没有再婚的打算。这次相亲,是因为家里的缘故,我会告诉他们是我的原因,与你无关。”语气较之刚才,多了点温和,可眼底,依旧没有太多的情绪。
卫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穆向东的情况,她来之前就听妈妈提起过,对方丧偶多年,新婚妻子死于车祸,那之后,这人就再也未娶,一心扑在了事业上,职务倒是越来越高,可这感情生活,匮乏的跟张白纸一样。
认识穆向东的人,在唏嘘他对亡妻的深情厚谊的同时,也都希望他能够重获爱情。
就卫蒙自身的条件和家世看来,也算很不错,年纪轻轻就出任了西北集团人事部副总,年轻靓丽,工作能力出众,照理说,比穆向东条件好的人多的是,可卫家看中的,更是穆家这棵大树,更何况,穆向东除了有一次短暂的婚姻之外,其他的,倒真的一点毛病都挑不出。
想来,卫蒙对这次相亲,也没抱什么希望,只是奉命完成,可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只第一眼,她就看上了这个男人,对穆向东,她充满了兴趣。
香醇的咖啡在唇齿间流转,女人悦耳的声音伴随着钢琴曲响起:“穆向东,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
卫蒙生的很美,是那种艳丽的美,画着精致的妆容,就连指甲,也是精心装饰过的,穆向东望着眼前的女子,她的笑容明媚温婉,落落大方的姿态,令他想起了藏在心中的那个人。
“穆向东,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试试看,和我谈恋爱啊?”曾经,也有一个那样明媚温婉的女人,笑着这么问他。
面对感情,穆向东是木讷的,这和他多年的军旅生涯有关,可是,就是那样一个明媚的女人,叩动了他的心弦。
素心……,
穆向东的脑海滑过这个名字,这个至今想起,仍够令他胸口痛楚的女人,那种痛,不再是最初失去她的那种刺痛,而是麻木的痛楚,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楚,时不时的来袭,他的心,破了一个小小的洞,似乎,永远,都无法愈合了。
穆向东想,此生,他会带着这份痛楚,和他们之间的美好回忆,独自一人走完余生,然而,生活,总是会给我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就比如此刻,一个叫卫蒙的女人,跟素心一样有着明媚笑容的女人,坐在他的对面,对着他说:
“穆向东,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你不会再爱上其他女人?”
卫蒙的笑容和素心有些像,看着那张精致的脸庞,穆向东的心弦被轻轻触动了一下。
穆向东并不是个话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多的人,他沉默惯了,第一次的见面,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对于卫蒙提出的建议,穆向东答应了,但是,他并不能保证就能对卫蒙做出任何承诺。
“卫小姐,我不能给你任何承诺。”穆向东的话,说的很直白,他不可能在没有忘记亡妻的前提下,就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他这么坦诚,倒是让卫蒙有点吃惊。
生意场上,来来去去的人见得多了,人人都带着一张面具,明明是很讨厌的人,却能够和你相谈甚欢,而穆向东的坦诚,让卫蒙感到了很大的尊重。
这个男人,在谈及自身情况的时候,丝毫不掩饰对亡妻的深情,可是,正是这种深情,更加吸引了卫蒙。
不过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卫蒙相信,在今后的相处中,能够打动他,进驻他的心。
离开咖啡馆的时候,室外,阳光正好。
卫蒙对穆向东说自己没有开车来,希望穆向东能够送她回家,穆向东挑了下眉头,应了好。
卫蒙今天穿了一条长裙子,而穆向东的牧马人有点高,上车的时候,有点不方便,但这也仅仅是个小插曲,丝毫没有妨碍卫蒙的好心情。
“穆向东,你明天有空吗?”卫蒙是个主动的女人,这一点,跟素心有点像,当年穆向东和素心的婚姻,也是素心主动追求的他。
“不一定。”
“哦。”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但卫蒙懂得徐徐图之的道理,对这个男人,不能操之过急。
或许是不忍心看到那张跟素心相似的眼睛里的失望,穆向东的眉头微挑,低声说道:“改天,我会跟你联系的。”
卫蒙所居住的小区,是城里新开发的别墅区,绿化做的非常好。
正值四月,大片大片的桃花,争相竞艳,卫蒙微仰着头,脸上带着明媚的笑,身旁站着的男人,高大挺拔,这幅画面,真的是美极了!
当然,这一幕,恰好落入了别墅二楼站着的一个人的眼底。
“蒙蒙,相亲怎么样?”刚进家门,卫蒙就听见了妈妈蒙淑媛的声音。
“妈,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问?”卫蒙换下鞋子的同时,回答到。
“穆家那孩子,小的时候倒是见过几次,这之后就没经常见了,听说这几年职务一直在升,蒙蒙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把握住!”
“行了,妈妈,我知道了。累了,我上楼去躺会。”
“去吧,饭好了再喊你。”蒙淑媛笑眯眯的对着女儿说道。
送了卫蒙回家,穆向东驾着车就离开了,刚刚驶入高架桥,就接到了穆泽西的电话。
“东子,你在哪儿?”
“有事?”
“嫮生下个月生日,我提醒下你,等小公主生日过完了,你再销假。”穆泽西口中的嫮生,是小叔穆时和盛欢的独生女儿。
“知道了。”穆向东心里明白哥哥穆泽西这么说,不过是找个借口,提醒自己在G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城多待几天,多陪陪家人。
“哎,听念西说你跟人相亲去了?怎么样?”穆泽西手持电话,对来人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先坐。
“我在开车。”说完,电话就被人切断了。
看着被弟弟挂断的电话,穆泽西扯扯唇角,将手机丢在桌上,看向来人,问道:“有事?”
“宝宝,妈妈抱你?”夏沫牵着儿子,低声问道。
“不用,宝宝自己可以的。”三岁多的小男孩,扬着头,冲着妈妈笑了笑。
“宝宝真乖。”夏沫赞许的说了一句。因为宝宝先天不足的缘故,夏沫对这个小儿子,总是关心的多一些,而身为姐姐的囡囡,也很懂事,从小就知道照顾弟弟,姐弟二人,格外的听话。
夏沫一手牵着一个孩子,三个人朝着停放电动车的人行道走去,阳光下,能够听见两个孩子的说话声和年轻女子的嗓音,一家三口,在这个明媚的春天里,朝着幸福的目标而去。
这是一处位于城郊的四合院,周围都是像这样的旧房子,墙壁上随处可见写着大大的拆迁字样。
“囡囡和宝宝回来了啊!”街口的大槐树下,老太太们三三两两的在树下闲聊,有摘菜的,有戴个老花镜在纳鞋底子的,看见夏沫推着电动车,身后跟着两个孩子走了过来。
“王奶奶好,李奶奶好……”囡囡嘴甜的打着招呼,宝宝牵着姐姐的手,也跟着姐姐的声音后面,喊着人。
“好,真是乖孩子。”囡囡和宝宝长得俊俏,嘴又甜,还特别懂事,这一片的老人家,都挺喜欢着两个孩子的。
说起夏沫,这里的老街坊都赞不绝口。夏沫搬来这里也有大半年了,刚来的时候,对这个年纪轻轻就带了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众人自然是颇有些奇怪的,而租房子给夏沫的房东,起初并不乐意将房子租给一个外来人口。
后来,是同院的张秀兰出来作保,房东才同意把房子租给夏沫。
一晃,大半年都过去了。这四周的街坊,都消除了对夏沫的歧视,变得和善起来。
“夏沫啊,听说咱们这里快拆了,你得准备准备了。”说话的是隔壁院子的王奶奶,自己跟老伴两个人就住了一间屋子,剩下的,都出租出去了。
“王奶奶,什么时候啊?”
“谁知道呢!街道都给我们发了通知了,指不定哪天都拆了。唉,我还真舍不得这里!”提到这个,王奶奶心有戚戚,故土难离,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了,真拆了,连根都没有了。
“哟,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听到动静,张秀兰从四合院里走了出来。
“婶子,车子没电了,就耽误了点时间。”
“没事,我喊你大哥把车子推进去。”说完,张秀兰就扯着嗓子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赵富贵!”
“嚷嚷什么!”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第4章

这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目前住着三户人家,赵富贵和张秀兰夫妻两个住在正对着大门的房子里,夏沫母女三人住在东边,西边的房子里,住了个姑娘汪岚岚,年纪跟夏沫差不多,也许还要小上一两岁。
进了院子,两个孩子自己跑去玩了,张秀兰跟着夏沫到了夏沫的房子门口。
“夏沫啊,幼儿园咋说了?”张秀兰关心的问道。
夏沫掏出钥匙打开门锁,又将锁挂着门栓上,说了一句:“没什么大事,就孩子之间闹了点纠纷。婶子,你还有事?”夏沫这几天来例假,刚因为孩子的事情,精神紧绷着,这会儿一回来,人倒是放松了,肚子却开始疼了起来。
“来,咱进屋里说。”张秀兰拉着夏沫进了屋子,压根就没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夏沫的床上。
夏沫动了动唇,忍住了,转身倒了杯水,端了过来。
“婶子,喝水。”
张秀兰接过水,也没喝,拉住夏沫的手,说道:“夏沫啊,婶子待你如何啊?”
“挺好的,您和大哥,平时对我们挺照顾的。”想当初能搬进来,张秀兰也在房东那里说了话的。
“你看啊,这事啊,我琢磨来琢磨去的,你大哥死活不让我说,可我想啊,你一个姑娘家家的,领着两个孩子,这屋里没个男人,像回事嘛!这不,我娘家有个大侄子,今年刚三十,在城北的工地上当监理,人年轻又能挣钱,婶子我瞅着啊,挺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囡囡和宝宝又正是花钱的时候,你也要为自己多考虑考虑。”张秀兰这张嘴,在这街坊四邻里是出了名的麻利,那可是一张利索的好嘴,就没有她说不出的事!
要说啊,夏沫这条件在张秀兰看来,真不算是好点,虽说夏沫模样还行,可毕竟拖着两个孩子,可自己娘家的大侄子,也是个苦命的人,从小就没了爹娘,跟着自己这个姑姑长大的,现在在工地谋了份好差事,可这城里的姑娘,哪里看得上这泥腿子啊!
这不,张秀兰也是觉得夏沫这闺女品行不错,至于孩子的事,这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误啊,过去的事情,可以翻过去,只要以后好,就行了。
“婶子,谢谢您的好意,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也没心思想这些。”夏沫的意思也算是明确了,自己现在这样子,找什么人啊,她只巴望着能尽快攒够手术费,把宝宝的手术做了,把两个孩子照顾好,再把奶奶接过来,那样,就什么都安稳了。
“夏沫啊,你听婶子说,咱们女人啊,也就这么些年的光景,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你现在可是水灵灵的年纪,不趁年轻的时候找一个,难道真等到人老珠黄的时候,不是?夏沫啊,放心,婶子不会坑你的!我那大侄子,人真没的挑的,都是年轻人,见一见,也不费什么大事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夏沫啊,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婶子,我……”
“行了,夏沫,听婶子的,准没错。这人啊,我都帮你约好了,这个周日,中心广场,到时候,你们年轻人见见。”
耐不住张秀兰的软磨硬泡,夏沫点了头,答应这个周日上午在中心广场和张大力见面。
其实,对于找个人结婚过日子这种事情,夏沫从来就没有想过。试问,哪个男人能够接受妻子带着两个父不详的孩子呢?
院子里,囡囡和宝宝一人搬了个小凳子,手里拿了个小树枝,在大槐树底下玩。
“姐姐,你在做什么?”跟囡囡相比,宝宝的脸色过于苍白,他的小脸上,很难看到健康孩子的红润。
囡囡将手里的树枝丢开,抬脚抹平了刚刚在泥土地上写的字,“没做什么。”囡囡有点没什么精神,今天在幼儿园里,小飞的那些话,深深的刺激了囡囡,她心里想着,不就一个爸爸吗,自己没有,难道还不能去找一个?
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人,给自己找个爸爸,难道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吗?
“姐姐,”宝宝伸手扯了扯囡囡的袖子,“以后,不跟小飞打架,妈妈会伤心。”
“行了,我知道了。”囡囡冲着弟弟说了一句,而后,又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你说,要怎么去找个爸爸呢?
囡囡托着下巴,望着天空,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天空很蓝,爸爸啊,到底去哪里找呢?
看着姐姐的举动,宝宝也丢了手里的小树枝,学着姐姐的样子,有样学样的望着天空,只是,天空里,除了白云,有什么好看的?
宝宝弄不明白了,可是,他知道,姐姐这么做,一定是有道理的。从小到大,都是姐姐保护着宝宝,宝宝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不能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玩耍,经常要打针,经常要住院,偶尔还能看到妈妈背着自己偷偷的抹眼泪。
白云啊,你能听到宝宝说话吗?
如果能听到,那么,宝宝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宝宝会把自己的身体变好的,会多吃饭,会少生病,宝宝要让妈妈开心,不要再让妈妈哭泣。
白云啊,你要帮宝宝保守秘密哦!
就在宝宝跟白云交流的时候,囡囡已经想好了接下去该做的事情,这个周末,她背上自己的小书包,去广场上好好瞅瞅,看能不能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爸爸回来。
对,就这么决定了!
而得到夏沫同意答复的张秀兰,高兴的走出了夏沫的屋子,她要赶紧去跟侄子张大力打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在张秀兰认为,她把侄子张大力说给夏沫,那是夏沫高攀了,她不觉得夏沫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送走张秀兰的夏沫,先是将那杯没喝的水倒掉,将杯子放进了柜子里,而后,抬手扯了扯那被张秀兰坐的皱巴巴的床单,看看离午饭的时间还有点,这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会肚子也跟着较劲,夏沫准备稍微躺一会。
夏沫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许是太累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梦里,她仿佛被什么东西给重重的压制住了,她想醒来,却怎么也挣**不开,耳畔,似乎还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念叨着什么,可是,却怎么也听不清楚!
“妈妈,妈妈!”夏沫从梦中惊醒,睁开眼,对上了囡囡的脸。
“妈妈,你怎么了?”
夏沫一抬手,这次发现脑门上全是冷汗。
“没事,妈妈刚不小心睡着了,饿了吧,妈妈起来做饭。”
“妈妈,是做噩梦了吗?”囡囡拉着夏沫的手,问道。
“没有呢。”
“妈妈不怕,有囡囡和宝宝陪着你。”囡囡亲了亲夏沫的脸,就如同每次囡囡做噩梦之后,夏沫的举动一般。
“有你们,妈妈什么都不怕!”
穆家。
穆向东回到家的时候,母亲蒋兰英正在客厅里看报纸。
“东子,跟妈妈聊会天。”蒋兰英喊住了要上楼的儿子。
“我换件衣服就下来。”穆向东说道。
穆向东上了二楼,刚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对面的房门就打开了,一个短发女孩,从门里探了头出来:“东子哥,你回来了!”
穆向东头也没回的应了一声,似乎不想多说什么。
面对哥哥的冷漠,穆念西丝毫不觉得受了冷落,她迅速的跟了进来。
穆向东边接着衬衫扣子,边说道:“出去!”
穆念西摸摸鼻子,笑嘻嘻的回答:“东子哥,今天怎么样啊?”
打开柜子,拿了换洗衣物出来,穆向东走进了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刚刚跟卫蒙见面的时候,卫蒙身上喷了香水,虽然不是很浓的味道,但穆向东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任何香味,这或许跟他当过侦察兵的经历有关系。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变得更加刚毅。
穆向东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穆念西竟然还赖在自己的屋子里,这会,正趴在窗台边,瞧着外面。
“你怎么还在?”穆向东问了一句。
“啧啧,真够男人味!”听见动静,穆念西回头,看见哥哥,赞赏了一句,而后,整个人就凑了过去,一把拖住了穆向东的胳膊:“东子哥,你就跟我说说相亲的情况呗!”
穆向东一把将人给扯开,“洗洗再过来!”
穆念西小脸一挎,扯着T恤闻了闻,拜托,清清爽爽的柠檬味道,哪里有什么怪味!
“哥哥,我没喷香水啊!”
穆向东望了穆念西一眼,对方连摆手,“OK,我承认,就喷了那么一点点。哥哥,你这鼻子,到底什么做的!”
不喜欢香水,不喜欢任何香味,有洁癖,严格作息时间,不苟言笑,这个种种怪癖之人,就是自己的哥哥穆向东,你说,这种性格,怎么能找到媳妇呢?
穆念西觉得,自己必须要多出谋划策了!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东子哥,听说卫蒙姐姐很漂亮,你看上了没有?”直到下楼,穆念西还跟着穆向东的身后,念叨着。
“念西,别缠着你哥哥了。”听见女儿的声音,蒋兰英笑着说。
“妈妈,我这是在关心哥哥。”穆念西跟在穆向东的身后进了客厅。
穆向东在母亲蒋兰英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穆念西紧挨着他走着,伸手挽住了穆向东的胳膊,“东子哥,我都问了半天了,你倒是说啊!”
穆向东拉住穆念西的胳膊,微微用力,将人给丢的远远的,揉了下鼻子,“去洗洗。”这味道,真的不好闻。
“妈妈,你看东子哥,总是欺负我!”穆念西小嘴一撇,冲着蒋兰英说道。
“你呀,明知道你哥不喜欢那些怪味道,还专门要去惹他。”
即便是在家里,穆向东的坐姿,也十分端正,他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看着家人。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他此刻的神情,跟刚刚和卫蒙在一起的时候,有些微的不同。
是的,在家人面前的穆向东,是放松的,褪去了那丝清冷和刚毅,多了一份柔和。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第5章

“哟,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穆泽西进门的时候,就听见了穆念西的声音。
“啊,亲爱的哥哥,你也回来了!”穆念西踩着拖鞋就从客厅里里奔到了玄关处,一把抱住了来人。
“傻丫头!”穆泽西敲了敲妹妹的头。
穆念西挽着穆泽西进了客厅,笑着说:“东子哥,你看,连大哥都回来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穆泽西找了个沙发落了座,扯开了领带,饶有兴致的望着弟弟,好吧,他承认,他真的很忙,可是,对于弟弟的终身大事,他也的确很关心,谁让,这个人挂自己的电话呢?
穆向东的目光,从蒋兰英的身上,挪到了穆泽西的身上,又顺带看了下穆念西,这三个人,都是一幅很好奇的神情,清了清嗓子,吐出了一句话:“可以考虑。”
说完,人就站了起来,上了楼。
“妈妈,这什么意思?”穆念西问道。
蒋兰英眉目舒展,看着小女儿,笑着说:“你哥哥的意思是,可以跟卫家的女儿,交流下去。好事。”
“大哥,是这么个意思吗?你确定没有听错?”
穆泽西站了起来,手里勾着领带,勾了勾唇,摇摇头说:“念西啊,你这么八卦,你未来夫家,知道吗?”
“穆泽西!”一声怒吼,从客厅传来。
看着孩子们的样子,蒋兰英笑笑,这家里,好久没有这么有活力了。
对于刚刚二儿子的话,蒋兰英很是高兴,自从素心走后,这个二儿子就把自己整个人的锁了起来,除了工作,不肯接受任何人,这次卫家的女儿,会是个转机,蒋兰英相信,她的儿子,一定能够重获新生。
四合院里,囡囡在树下画着什么,宝宝在一旁看着。
“姐姐,你在做什么?”宝宝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理解姐姐了。明明前后出生差不了几分钟,可姐姐为什么就这么健康呢?
“很重要的东西。去,把我屋子里的水彩笔拿出来。”囡囡头也没抬的吩咐道。
“嗯。”宝宝点了点头,迈开小短腿,就朝屋子里跑去。
屋子里,夏沫正在厨房里忙碌着。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一个青菜,这就是母女三人的午饭,没办法,每个月早点摊就那么点收入,还要叫房租、水电费,不可能顿顿吃肉的。
说是个厨房,其实就是在屋檐下搭了个棚子,冬天冷夏天热的,也没个抽油烟机,这会,锅里的菜一倒进去,油烟立即就起来了。
等蛋液变得金黄之后,夏沫拿着勺子迅速翻炒着,将鸡蛋炒好盛了出来,而后,倒了点油,将西红柿倒进去,西红柿炒鸡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菜,颜色好看营养也够,小孩子喜欢吃。
可是,就连西红柿炒鸡蛋,也不是每天都能够吃到的。想到上午在幼儿园里王老师说的下个月交的活动费,夏沫叹了口气,寻思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91UID
10851166  
精华
帖子
1268 
财富
12285  
积分
3393  
在线时间
178小时 
注册时间
2013-8-19 
最后登录
2019-9-19 
着待会吃完饭,要不要去找下汪岚岚,看有没有其他赚钱的门路。
将青菜成盘后,夏沫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囡囡,宝宝,洗手吃饭。”
“来了。”
“哦!”
一前一后两个声音响了起来。
囡囡把刚画好的画,仔细的放在本子里夹好,塞进了书包里,又将书包背好,这才回了屋子。
“妈妈吃饭,宝宝吃饭。”
“妈妈吃饭,囡囡吃饭。”
“囡囡吃饭,宝宝吃饭。”
简单的饭菜,虽然不丰盛,但却是最好味的。
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让这刚刚散发的春意,瞬间变得萧条起来。
整个夜里,夏沫都没怎么睡。雨开始下的时候,她就猛地惊醒了,看着两个孩子都还睡着,她给孩子们盖好被子,下床拿了几个盆子,放在屋子里接水。
这房子,毕竟很陈旧了,一遇上暴雨,就不挡事。
做完这一切之后,夏沫就再也睡不着了,腹部很不舒服,胀痛胀痛的,坐月子的时候,夏沫营养跟不上,伤了底子,这几年又劳心劳力的,根本就没恢复过来。若不是因为年轻,恐怕都撑不下去了。
凌晨五点,夏沫就起来了,一夜没休息好,她的眼底,带着深深的黑眼圈,就着水管子的冷水,她迅速的洗脸刷牙,准备出摊子,去的晚了,好位置会让人抢走的。
带上门的时候,赵富贵两口子已经装好了车子,正准备出门。
“夏沫,今儿这么早?”张秀兰问了一声。
“睡不着,就早点起来了。”
两辆手推车,一前一后的出了四合院。此时,刚刚五点一刻,街道上安安静静的,有环卫工人正扫着地。
穆向东换了衣服出门的时候,也才不过刚刚六点,多年的作息时间,养成了他到点就醒的习惯,即便是休假在家,他也毫不例外。
暴雨过后的天气,很清爽,穆向东沿着路线,开始了晨跑。
早上七点,夏沫的早点摊开始忙碌了起来,一旁,是赵富贵夫妻二人的面摊。早点摊,主要是粥和煎饼。
夏沫手脚麻利的朝平底锅里倒入调好的面糊,右手颠着锅把手一转,一张薄薄的煎饼就好了,再等上几分钟,将打好的蛋液倒在煎饼上,勺子跟着翻动下煎饼,不消几分钟,一张鸡蛋煎饼就新鲜出炉了。
炉子旁边的几个煤炉上,是各式各样的粥,顾客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选择。
“老板娘,两个鸡蛋煎饼。”
“好叻。喝什么粥,自己盛。”这会正是上班高峰期,带走吃的人也多,夏沫这会忙不开。
“老板娘,怎么没看见你家的宝贝啊!”在这里吃饭的,要么是住在附近的街坊,要么是租房子住的工薪阶层,对夏沫的早点摊,都很熟悉。
“待会就来了。”夏沫将煎饼从平底锅里盛了出来,递给说话的人。
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童声就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