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 | 浏览:4142|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二婚盛宠:权少别太撩:权少箴言,有时候,追人并不一定要主动.. ...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头论足,给我滚!”我爸气急攻心,抚着胸口,咳嗽得上气不接下气下气。
“爸,你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想起我爸还有心脏病,我心里就又一阵紧张。
我抬头看着李霖,眸光之中满是冰冷:“管好你老婆!”
听到老婆这两个字,李霖的脸色得复杂。
顾悠梦想要说什么,却被李霖打断:“够了!”
“阿霖,你干什么拦着我?你今天偷偷的来找傅静干什么?还是说,你对她还余情未了?”这样说着,顾悠梦好似在验证自己的猜测,又像是在确认,质问的语气对李霖道。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是不是想重归于好
李霖冷眼看着顾悠梦撒泼的模样,却似乎并没有要哄她的意思。
我定定的看着两人,忽然觉得好笑,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想还真的有道理。
似乎是见李霖一言不发,顾悠梦又转而朝着我大喊大叫道:“傅静,是不是你又勾引阿霖了?你这个贱女人,你除了会勾引男人还会什么!”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那么眼瞎?我今天就告诉你,我当初是眼睛出了问题才会看上他。”我一边指着李霖一边道,“所以我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至于你的下场。”
微微停顿了一下,我接着道:“只要我还没死,我就等着看。”
我的声音不大语气平静,但其中的讽刺谁都听得出来。
顾悠梦狠狠地握住拳头,新做不久的指甲嵌进肉里,表情有些扭曲。
“爸爸,我们走!”
正当我推着轮椅要离开时,顾悠梦疯了一样的扑过来,我还来不及反应,脸就被她给扇了一巴掌,修长的指甲划过我的脸,很痛,估计是出血了。
但我却显得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只是淡定的看着撒泼的女人,眼中闪过莫大的嘲讽,除了动手,难道她就不会用新的手段了吗?
“顾悠梦,现在是法治社会,你看,你今天打了我,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就算你家里有人执政,我也能凭这个让你一段时间没法消停。”
李霖脸色很阴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沉声警告道:“走吧,悠梦,别闹了。”
看着李霖那张熟悉的脸,我只觉得恶心无比。
顾悠梦还不愿意走,狠狠地甩掉李霖的手,一枪怒火无处发泄只得撒泼道:“阿霖,她刚刚欺负我,你也不帮我说话!你说,你是不是还忘不了这个女人?”
“悠梦,别闹了好不好,我们回家。”李霖又伸手去揽她,再次被她弹开,他眼中闪现出一抹厌恶,不过很快被他隐去。
我在边上看得清楚,只心中冷笑,却一点没有提醒的意思。
这一男一女,都不是好人,什么锅配什么盖,我倒要看看,他们两个能走到什么地步!
“李霖!你别忘了,是你将傅静弄成残疾的,你还想要置她于死地,你忘了?”
“够了!”
“什么够了?敢抢我的男人……”
话还没说完,就被护士打断:“小姐,这里是医院,请小声一点。”
“你算什么?我打个电话,这医院的院长都得来见我!”顾悠梦撒泼的模样,与平日的形象完全不符。
李霖蹙着眉,一脸的不耐烦,正要抬脚离开,顾悠梦又不饶人的纠缠道:“阿霖,你是不是想和她重归于好?”
“还嫌不够丢人?”李霖脸上的不耐烦越来越明显。
我唇角勾起一丝冷笑,懒得再听下去,转而低声问道:“爸,你没事吧?”
我爸摇了摇头,苍老的容颜上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满是懊悔:“静静,爸爸让你受委屈了啊。”
我大惊失色,连忙说:“爸,你说什么呢?李霖是我自己要嫁的,何况,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会好起来的。”
我的脸有些生疼,刚才顾悠梦也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想必我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爸,你回去照顾着妈,我去那边处理一下伤口。”妈妈一个人在病房睡着,我也不放心。
我爸迟疑的看了那边的两人一眼,在我向他担保说李霖他们不会在医院动手,我不会有事时,才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开了轮椅赶向护士站,双腿残疾已成为事实,我只能接受!
但这一切若不是李霖搞的鬼,现在的傅家也不会全都落入他的腰包里!
法院的传单还捏在我手里,目前母亲需要医药费,骆梓晗那边说一不二,我要是再还不上钱,不知道又会有什么在等着我……
而依依的状况也不容乐观,还要为了我向那个绝情的男人要钱,这让我内心的愧疚又是多了几分。
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姨妈,是我,静静。”
“是小静啊,依依那丫头是不是偷跑回国找你去了?”
“是的,姨妈,依依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气不过是应该的,黎家那边怎么说?”
我目前担心的就是黎晏晟家里还在指责米依依的不是,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这个男人被乱棍打死也不足为过。
竟然想到让爱着他的女人给他和别的女人代孕,这是多么一个狠心的男人!
“还不是乱成一锅粥,明明都在举行婚礼了,没想到依依突然来了个逃婚,让我们没有一点准备!都不说丢脸了,她不是一直想嫁给晏晟吗?怎么突然就改了主意,真是大胆妄为!”
虽然是指责的话,可语气里大多都是心疼。
依依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将事情经过告诉姨妈,我想了想,这事儿还是应该让她自己来说。
隔着电话,我没说完姨妈她们就恼的挂断,实在是不利于事情的解决。
“姨妈,你就别担心了,依依现在不也是回美国了吗?你好好和她说说,这事儿她是真的有委屈,倒追了黎晏晟八年,却是个捂不热的石头,你别骂她……”
“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和你姨夫会处理好的,依依是我的女儿,如果她真有委屈,我也不会让她吃闷亏的。”
“嗯,姨妈,你也要多注意身体。”
“小静,说来你找我什么事?”
姨妈关心的话语在我耳边响起,我的眼眶突然有些热,借钱这个事情还真的是难以启齿。
但,事到关头,不得不说!
“姨妈,是这样的,妈妈最近病重,我和李霖那混蛋离了婚,家里的钱全部都被他给卷走了,现在妈妈的医药费是一筹莫展,所以我想姨妈,你能不能先借我点……”
姨妈惊呼了一声:“静静,出了这么大的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们?!”
我咬了咬唇瓣,这些事情都是家丑,没必要当做茶余后饭一样的八卦,全部倾诉给别人听。
“其实这也没什么,现在离婚率这么高的,我只是运气不好,遇上个渣男,不过,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
“小静,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是一家人啊!你这要多少钱,我给你打过去!你妈的病不能耽误了。”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要傅静的全部资料
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八万。”
骆梓晗先前给我妈账号上交了十二万,但我手头还留了些现金,以及最近几天拼命赶任务的两万多定金,八万,够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的窸窣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姨妈应该是在找银行卡。
找姨妈借钱,那也是万不得已的办法了,如今法院传单都已经来了,欠债还钱,本就天经地义,欠骆梓晗的,我会一分不差的还给他!
“静静,钱我已经给你打过去了,你赶紧的把医药费给交了,一定要让你妈妈好好治疗,等依依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回去看你们。”
“姨妈,真的是谢谢你了!”我拿着手机的指头紧了紧,感动的想要掉眼泪。
八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可在我家出事儿后,又有几个亲戚朋友能这么干脆利索的借出钱?
或许是时差的问题,钱我是在半夜五点收到的,当时我还是在模模糊糊的意识,打开手机看了看,没想到姨妈竟然打了十万过来。
一时间,我的心里有些不好受,依依结婚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忙得焦头烂额的,结婚这个事情,花的钱多。
我很感谢姨妈这雪中送炭的这笔钱!
我把钱打到骆梓晗留给我的账户里,一分不差汇了过去。
顿时,我感觉一身轻松,人情是最不好还的东西,幸好,我才和他认识不久,除了欠下的钱之外,就没有其他的了。
…………
不过发了会儿呆,天已经大亮。
我开了轮椅准备回病房楼,脸上的伤随意的贴了个创可贴,我现在已经不是个大小姐的命了,除了要努力挣钱以外,还要照顾着爸妈。
时间还早,但医院的值班护士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给病人量血压,测体温等,当然,我也没有资格堕落。
“哗哗哗……”
我抬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下起了雨,看样子是要下暴雨的趋势了。
夏天的雨没那么可怕,但我脸上的伤还在,要是淋了雨,只怕会留下疤痕。
正当我一筹莫展,只能等雨停时,一道清冷的男声在我头顶响起:“没想到小三也会这么可怜在这淋雨?苦肉计吗?”
骆梓晗略带讽刺的话语,让我羞耻不堪,可我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误会我。
“我说过了我不是小三!”
我的声音带着坚决,我看见骆梓晗沉默了一会,但我没有功夫去猜测他沉默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如果有人要上赶着去贴着,那么你还有什么理由说别人误会你?
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骆梓晗撑着伞说:“你腿脚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拒绝的话明明都快到了嘴边,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的理智告诉我,骆梓晗这个男人误会我也好,帮助我也罢,我都不应该和他再有什么交集了。然而天总是不遂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人意,这么巧的,我和他又碰见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正好我也没有伞,不如就顺了他的意思。
回到遮雨的医院,我睨了一眼身旁沉着不凡的男人,道:“你这么早来医院干什么?”
“看朋友。”
我有些尴尬,凑巧的又让骆梓晗帮了我一次:“骆先生,我欠你的钱我已经一分不差的汇到你的账户里了。”
骆梓晗只“嗯”了一声。
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看见李霖和我爸在病房门口,我顿时有些尴尬,没想到这一幕竟然被骆梓晗看见。
“爸,你干嘛呢?”我推着轮椅过去,紧接其后的事骆梓晗。
昨天李霖来的事情,在医院闹的算是人尽皆知了,要是没有外人还好说,但现在,在骆梓晗面前……
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那么在意骆梓晗的看法。
“李霖,你还来这里干什么?我们静静已经和你离婚了!昨天的事情你还嫌不够丢人吗?带着你的情人来我们这里大闹,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我爸鞭挞李霖的话语,我相信骆梓晗肯定一字不漏的都听见了。
我竟然有些期待,骆梓晗对我小三的看法能够改变。
“我虽然和傅静离婚了,但毕竟夫妻一场。岳父,你想想,要是没有我,你们打算怎么偿还法院的债务?”李霖勾起唇角狂妄的样子,让我觉得异常的恶心。
我刚想看看骆梓晗是什么反应时,却发现身后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李先生,让你费心了,法院的债务已经还清了,你还有什么理由待在这里?”
李霖的面色闪过阴骘,但很快的被掩饰:“傅静,该不会是你傍上了哪个大款才还清的吧?”
“那又与你何干?你别忘了,我们两个已经离婚了!另外,以后请不要把你那撒泼的女人带到我面前来,我会觉得恶心!”
李霖定定的看着我,眼底的阴狠一闪而过:“傅静,你当真把结婚戒指给卖了?”
闻言,我突然有些想笑,李霖现在这兴师问罪的语气是要干什么?
“李霖,你别自己给脸不要脸好吗?变卖与不变卖,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说罢,我想要推着轮椅回到病房,这一大早就碰见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令人心烦。
李霖一把抓住我的轮椅把手:“傅静,你最好别到时候跟我冲脾气,只要悠梦一句话的事情,你爸妈就能沦落街头知道吗!”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还会傻傻的被你骗?!”
“滚!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爸突如其来的赶人,让李霖有些猝不及防。
之前装的模样也全部都暴露出来:“老东西,你以为我愿意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你现在不过是年迈病残,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一下子急了,声音也放大了几个分贝:“滚,李霖,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我说过,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以后不要再出现我的眼前,还有管好你的女人!”
说罢,我推着轮椅头也不回的进了病房。
没有听到,身后,骆梓晗沉声吩咐道:“去彻查一个叫傅静这个女人,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这么快就领证
我爸疑惑的问:“静静,你怎么这么快就把法院的债务给还清了?”
“向姨妈借了一点钱,我会想办法多多赚钱,尽快还给姨妈的。”我实话实说道,没有提起米依依的事儿,不是不关心,而是不想我妈爸忧心更多了。
“这样也好,等回头我们有钱了再给她。对了,你妈刚才醒了。”
我爸略带兴奋的话,让我刚才的坏心情也好了一些。
随后,我妈的声音就传出:“静静,你过来。”
我愣了一秒,随即推着轮椅过去:“妈,怎么了?”
“静静,这些天让你受累了。”略带自责的话,让我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从小娇养长大,我是真没经受过这么多事儿!
可说到底也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傻,又怎么会让顾悠梦和李霖这两个小人得逞,家里几千万的家产全部被李霖所掏空,以至于我和爸妈沦落到这种田地!
“妈,这些都是我该做的,如果不是我做错事,你和爸也不会吃这些苦,你们都不怪我,我还有什么好累的。咱们一家人团结一起,日子会好过起来的。”
“哎,是啊,咱们是一家人。”
我擦了擦眼泪:“妈,你就先休息着,别操心那么多了,一切等身体养好了再说。”
“别光说我的身体,你的腿咋样了?医生不是说有百分之三十的复原可能吗?可不能因为这些事儿就耽误治疗了,让你爸跟你再去看看。”我妈一脸担忧的问,严肃认真的看着我发,非要我同意不可。
可我们家现在这样子,哪里来的钱治疗腿,还是恢复可能性不大的腿!
我有趁机问过医生,因为先前被压了一夜,又侧翻过,我的腿,只有百分之十的可能好了。
我深吸一口气,将心头的阴郁压下,尽量笑着应下:“妈,你放心,我自己的腿,怎么可能会不在意,我可不想这辈子都成瘸子。我爸照顾你一夜也累了,让他回家睡吧,我等会儿自己去做保健,先前给主治医生那边交的钱还没用完,你不用担心。”
我爸妈这才放心了,我爸交代了下医嘱,就离开了,我估计他顶多睡个半天,就又去跑外卖了,有心让他放弃这份工作,可我清楚的知道,我爸不会同意的,赚多赚少,至少是一份的钱。
等我妈睡下,我出了病房,没有去治疗腿,而是抱着笔记本,到了附近一家咖啡厅,点杯咖啡,开始了翻译工作。
同时接几份翻译,只完成了一份,其他的拿了定金,还想要后续的钱,我必须加班加点。
正当我全神贯注的翻译时,来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人。
“傅静。”
沉着又熟悉的男声,让我吓了一跳。
我循声望去,只见骆梓晗站在玻璃桌旁,挺拔的身高,出众的气质和俊脸,很是惹人注目。
“骆先生,你来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找我有什么事情?”我看着骆梓晗幽深如渊的眸子,突然有些心跳加快。
骆梓晗抿着薄唇,似乎是在做什么,很大的决定一样,片刻后,道:“傅小姐,误会你做小三的事情,我在这里跟你说声抱歉。”
我一时有些愣,什么意思?
像骆梓晗这样的人,看起来还是出身名门望族,骄傲是刻在骨子里的,竟然会跟我道歉?
在我已经还他钱,两不相欠,本应像两条平行线再也没有交集的时候?
“你来,就是专门为了向我道歉?”我觉得不可思议,眼睛瞪的老大。
“嗯,我让助理查过你的资料,对于你……”
骆梓晗话说的很真诚,但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你派人调查我?!”
我的语气很急,这种被彻查底细的事情让我很是不满。
有钱就可以肆意妄为的了解别人的隐私吗?!
“嗯。”
骆梓晗的回答仿佛是理所当然,这让我觉得好笑。
刚想说什么,对方却说:“傅小姐,对于你的遭遇,我表示同情,我可以请顶尖的医生治好你的腿。”
我想也不想就要拒绝,这种施舍一样的感觉,让我倍感屈辱。
即便境况惨破,可我不是乞丐!
然而,骆梓晗毕竟帮过我,算是我的恩人,我犹豫了下,没有说的太直接:“不用了,你已经帮过我许多,我的心里很是感激。剩下的那些,我们自己能应付过去,就不需要你破费了。骆先生想做慈善,不如多帮些山区的贫困儿童。”
“你家的情况我很清楚,你母亲的医药费,以及你净身出户的影响,你的腿,短期内没有钱治疗了吧,如果错过最佳康复期,以后就不可能站起来了。”骆梓晗沉默了一瞬,如实说道。
我从他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看到了他定要说服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他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底细,为什么不避开?
转念一想,商人终究是商人,若是没有利益的事情,谁会冒着得罪顾家的风险的来帮我,他定然是有什么企图的。
“所以呢?你给我治疗腿,让我帮你做什么?我一个半瘫痪又能做什么?”我出声带着讽刺,先前对骆梓晗的好感骤然全无,骆梓晗这么说这么做,在我心里,和李霖没什么两样。
骆梓晗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我没有伸手去接,但是他也没有收回:“我需要一个妻子,协议结婚,名义上的妻子。”
他言简意赅,但我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话的意思,我咬了咬嘴唇,说不上是什么心情:“我凭什么答应你?”
骆梓晗笑了:“你会答应的,以你目前的形式来看,你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作为误会你的亏欠,我会请顶尖的骨科医生来帮你治疗腿,而你父母亲那边,更是不用担心。”
如果有希望复原,我又怎么想一辈子残疾?
我爸妈已经是养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老的年纪,如果可以,我又怎么想让他们余生辛苦度日?
骆梓晗这话,对我来说,确实充满了诱惑。
只是协议结婚而已,一个我名义上的老公,对我没什么坏处,反正经过李霖,我以后也不会相信所谓的真爱了!
我沉默了半响,发现自己的确没有拒绝的理由,来来往往的人里,我只听见我的声音从胸腔里发出一个字:“好。”
骆梓晗笑了,平常惜字如金,淡漠薄情的他,今天竟然破天荒的和我说了这么多,骆梓晗的笑,似乎是温暖了我这颗破碎冰冷的心。
“走吧。”
我有些懵:“去哪儿?”
骆梓晗抬手看了看腕上的表,沉声道:“赶时间,过六点民政局就关门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