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2 | 浏览:413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二婚盛宠:权少别太撩:权少箴言,有时候,追人并不一定要主动.. ...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到她的时候,她桌旁已经空了一打啤酒,两瓶白酒。
“姐,黎晏晟他就是个大混蛋!”米依依眼神迷离的认出我,哇的一声哭出来,哽咽着愤恨道,“我倒追了他八年,以为终于感动他了,谁知道,谁知道他就是拿我做个代孕母亲,他的真爱是……”
“怎么会这样?!”我惊怒交加,心疼的揽住她肩膀,沉声问,“你和姨妈她们说了吗?”
因为离得远,我妈身体没好利索,我腿脚不便,都不能出远门,所以我们没去参加婚礼,不知道现场的具体情况。
但依依被娇宠着长大,不是能受气的,很可能婚礼当天才发现这事……
只是想想,我都浑身发冷。
在女人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候,被即将相伴一生的男人兜头一盆冷水泼下,难怪她要逃婚!
果然,我没猜错,米依依流着泪说:“我妈还不知道,我是在新房里待的无聊又紧张,去找黎晏晟想缓解缓解,就听到他和那女的打电话说等孩子生下来,就和我离婚。”
我注意到她手抚摸小腹的动作,心中一惊,着急的问:“你已经代孕了?你傻呀,怎么没结婚就同意做这个了?你还年轻,又不是不能生,干嘛要答应他!”
“姐,我就是傻,稀里糊涂的,连什么时候被他带去医院做了手术都不知道!还以为怀的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呢,不行,我要打胎!”米依依把手放回桌面,精致的娃娃脸上泛出戾气。
我紧紧握住她,虽然气愤异常,但还有旁观者的理智,慎重的问:“你确定了?是他亲口所说,不是误会?”
“姐,我确定了,真的很确定,那个女人我还见过,只以为是他妹妹的家庭教师,谁知道……呵呵,是我傻,傻透顶了!”米依依说着哭着,拿起一瓶啤酒又要往嘴里灌。
“不要用自己的健康为男人的错误买单。”我连忙阻止她,“你和我回去,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去医院。”
还有黎晏晟的所作所为,必须让我姨父姨妈知道,讨回公道!
我拽着她要离开时,偶然间的一瞥,瞟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霎时有些愣怔。
是骆梓晗!
他一个人坐在安静的卡座里喝酒,冷漠衿贵的气息隔这么远,我都感受到。
不断闪烁的幽暗光线下,他忽然抬头,始料不及地,和我撞上。
我的心脏猛地跳了几下,犹豫着是否要上前时,一个女人突然冲过来,拎着一瓶开了盖的啤酒,怒气冲冲的将冰凉液体从我头顶倒下!
事情发生得那样快,让我措手不及。
这个画着艳丽妆容的肥胖女人,举着空酒瓶子,指着我怒骂:“臭小三!死狐狸精!终于让我逮着你了,让你勾引我男人,看我不打死你!”
我简直莫名其妙,忍着怒意问:“大姐,你认错人了吧?麻烦你看清楚我的样子。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臭三八,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收拾了你,看你还敢不敢勾引男人。腿都瘸了,还敢坐轮椅来酒吧钓凯子!你可真是不甘寂寞,风骚成性,两条腿给多少男人岔开过了!”女人不由分说的继续骂着,她力气很大,轻易就将我从轮椅上拽了下来。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我狼狈地摔倒在地,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义愤填膺的指指点点。
我不在乎那些男人的看法。
我在意骆梓晗的!
下意识地,我第一时间抬头看向他。
前一刻,他看着我还微笑的眸子,此时变得异常冰冷。
甚至,还蕴藏一丝明显的厌恶。
心脏抽疼了一下,我气愤地看向陌生女人:“你找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并且刚刚和丈夫离婚,怎么可能是小三!”
“你叫傅静没错吧!找的就是你。骚货,贱娘们,你喜欢骚,我就让你一次骚个够!”女人竟然能报出我名字,她一把拽过我的头发,狠狠在我身上拧了一下,然后开始扒我衣服。
看热闹的人不断起哄,叫嚷着打死小三,不能让小三好过。
吓傻的米依依反应过来,霍地起身,狠狠一把将大妈推开,跑到我身边蹲下:“姐,你没事吧?摔到哪里没有,我扶你起来。”
“我说了你搞错了!我不是什么小……”我摇摇头,还在试图和女人辩解,却瞥见了人群之后笑容灿烂的顾悠梦,话语顿消。
一切,分明是她搞的鬼!
我已经拱手让出一切,顾悠梦竟然还不放过我,真当我是可以随意揉捏的软包子不成?
既然她主动送上门来,我就先收取下利息!
这么想着,我收敛心神,冷静的指出异常之处:“大妈,就你这样的,一身廉价货,半点值钱东西没有,你老公能有什么作为?就算我是小三,也不可能三到你头上,别自作多情了。”
周围人本来很愤怒,听我这么一说,纷纷看向女人,要她给个解释。
女人许是没经历过这种阵势,吓得倒退一步,硬着头皮说:“你,你管我呢,我就喜欢穿,穿成这样,忆苦思甜知道不?”
“呵呵。”我冷笑一声,直直盯着她的眼睛,“知道我名字的人多了,你要是拿不出实质证据,就别怪我告你诽谤。”
“我,我……”女人哑然。
我不再理会她,将目光转到顾悠梦身上,夹着寒冰的声音道:“怎么,敢做不敢当吗?缩头乌龟倒是很适合你。”
“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被我一激,顾悠梦从角落里走出,看着我的眼神忿恨,“傅静,今天这事是给你的教训,再敢勾引阿霖,我还有更厉害的手段。”
好歹朋友五年,我大概能猜到她此行的缘由,勾起抹讥讽的笑,毫不客气道:“是李霖受不了你的娇纵怀念我了,或者是他又被别的女人引诱出轨了才对吧?不论如何,都是你罪有应得。”
顾悠梦五官有一瞬间的扭曲,显得狰狞:“你别太得意,阿霖是我的,你只是个被我踩在脚下的失败者!”
说完,她冷哼一声,直接转身离开,颇有些急匆匆的样子。
我愣了愣,尔后恍然大悟。
怕是被我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说中了,顾悠梦担心才会就这么离开。
我攥紧的手指缓缓松开,第一时间朝骆梓晗看去。
男人却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他到底有没有看到后面的反转?
我很关心这点,但昏醉过去的米依依突然哭喊起来,打断了我的思路。
“依依?醒醒,醒醒,我带你回家。”
我咬了咬唇,放弃思索那个问题,专心应对眼前。
然而米依依被我吵醒后大吵大闹,我根本制服不了她,想着该怎么回家时,头顶一片阴影落下。
骆梓晗!
他竟然没走,还来了这边!
我心中一喜,但这种心情很快就被他凌厉的神情浇灭。
“骆先生,能麻烦你帮我一起送下她吗?”顶着他冷冽到冰点以下的凌厉目光,我硬着头皮问,得到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不能!”骆梓晗毫不犹豫拒绝,并补了一刀,“我认为,有关帮你付的医药费,你需要三天内还回来,否则我们法庭见。”
我愕然瞪大眼睛,完全没想到再次见面会被逼还钱。
我又窘又急,咬着唇瓣恳求:“骆先生,再给我宽限一段时间好吗?半年,半年内我一定还清,我会陆续还钱的,拜托你了。”
我本以为骆梓晗能在路上救我,在医院拿出大笔钱,必然是面冷心热的,会答应下来,但是,他半点不为所动的拒绝:“不行,我说了,三天以内还清。”
“骆先生……”我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是吗?
骆梓晗冰冷目光射在我缓缓低下的头顶,嘲讽道:“什么时候,小三也会缺钱?”
我蓦地抬头,望着他的眼睛瞪大到极致:“我不是小三!那个女人是顾悠梦找来的,你相信我啊,好些人都可以作证的……”
骆梓涵表情淡漠,像是触及到什么禁忌一般,声音薄凉而无情:“小三一般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小三。”
他的话让我心里一紧,我张张嘴还想再解释些什么。
“你胡说八道什么,她不是小三。你不可以诽谤姐姐!”
米依依却抢先一步开口。她借着酒劲,一个箭步就上去,却还没能碰到骆梓涵笔挺洁白的衣领,就被他狠狠地遏制住手腕,无法动弹。
我想要拦住她的手还停在半空,骆梓涵清冷的声音已再度响起:“傅小姐,请管好你的朋友。”
面面厮觑,电光火石之间,只听一声“呕——”,骆梓涵的洁白的衬衣上已染上一片发黄的呕吐物。
骆梓涵像丢垃圾一样把米依依甩到地上,好看的眉狠狠皱起。
而那醉酒罪魁祸首坨红着脸,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双腿大开地坐在地上。
“嘻嘻嘻,男人,男人都是坏,坏蛋——呕呕——”
我连忙弯腰帮忙拍打着米依依的背部,帮她顺气,怎奈身体禁锢于轮椅之中,极为不便。
“静静!”
就在这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时候,父亲的声音忽然响起。
看到骆梓涵也在场,他先是明显的一愣,尔后目光落在了坐在地上的米依依的身上,忙问:
“我找你好久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坐在地上?!”
“爸,依依她喝醉了。”我抬头道。
在父亲的帮扶之下,米依依终于得到控制,被搀扶着摇摇晃晃地往门外走去,我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轮椅,望了一眼依旧立在那里的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
我看着他淡漠的眸子,声音无波无澜不卑不亢:“骆先生,我会把钱,三天内一分不落地还给你,包括被我朋友弄脏的衣服。”尔后,我真诚地笑笑:“无论如何我还是应该感谢你,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出钱救了我妈妈。这恩情我记下了。”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过了最后期限
不理会他的反应,我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开,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的自己是怎样的心若擂鼓。
有时,别人能在你危机的时候雪中送炭已属万幸,就不要期望他能帮你更多。
虽然再三地告诫自己要坚强,可是接二连三的变故,还是给我的身体和心灵带来巨大的打击。
回到家后,我一病不起高烧连连,但又不想让父母担心,一直瞒着他们。
看到我整日愁眉不展,米依依精致的娃娃脸上也写满了担心。安慰她我没事的话显得苍白无力,甚至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终于一天,我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张纸条,娟秀的字体写了简单的几个字:
“姐,我去找黎晏晟帮我们,等我的好消息。”
后面跟着一个大大的小脸和抱一抱的表情符号。
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下来。她为了自己甚至愿意低下头来祈求让她心碎的男人,那自己有什么资格再这样自甘堕落下去。
对的,没有资格。
这样想着,我重新振奋了心情,开始认真考虑还钱的事情。
借钱,那是不可能的了,在母亲的病情之下,所有能借的,已经借的差不多了……
忽然想到什么,我匆忙来到卧室,打开了床头柜,翻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枚钻石戒指,在灯光下散发出幽幽夺目的光。
也只能这样了……
“只能卖30万?这怎么可能?我们买的时候可是花了整整七十万啊,你再看看,这戒指绝对不只值这个价格。”
珠宝钻石店的店主是个油光满面的胖女人,她斜睨了一眼我的轮椅,舔着脸道:“小姐,我们能看出这戒指有一定的价值,但是它已经使用过了啊,而且现在的珠宝市场不景气,已经比不过当年了。”
我咬咬牙:“再加十万也可以,这个价格实在是有点低了。你看——”
“小姐,一分钱也加不了,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男声忽然响起,再熟悉不过,是李霖
“70万,这戒指我买了。”
他穿着一身得体的名牌居家服装,风采不减当年,较之于过去,更多的是沉稳和意气风发。
自己当初就是被他这副人模人样给骗了,想想真是可笑。
那店员见李霖气势不凡,态度立刻来了个360度的大转变,小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盈盈地道:“这位先生,来看珠宝吗?”
“这位小姐手里的戒指我要了,出价七十万。”李霖再度开口。
胖女人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李霖:“先生,这东西是真的不值这个价格,你看,我们这里有最新款式——”
“我只要她手里的这个。”李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手中的戒指,我想他也看出来了,没错,这就是我们当初结婚的钻戒。
“对不起,我不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卖了。”我看也不想看他一眼,在胖女人看疯子一样的眼神中,摇着自己的轮椅就要离开,却还没走出去半步之远,轮椅就被人拉住了。
我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李霖,道:“李先生,请你自重!”
李霖一把将轮一看拉回去,眼神之中有无限的阴鸷:“傅静,你在耍什么花招?”接着他笑了,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几天不见,你居然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
我迎着他的视线,眼中满是不屑:“我怎样,好像和你没关系了吧。”
“而且我这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李霖一下子被我噎住了,眼神有一瞬间的阴冷,抓着轮椅的手关节泛着白:“你怎样我不管,这个戒指是咱们当初的结婚戒指,你居然也打算把它卖掉?你如果愿意求求我,或许我可以帮你一把。”
我心里冷笑,他到底哪来的自信?
“这就要让李先生失望了,我傅静就算是沦落街头饿死,也不会说出半分求你的话!”说罢,我欲要推着轮椅走,可哪知道李霖硬是不放。
我怒瞪过去呵斥:“放手!”
李霖一脸阴沉:“傅静,这戒指是我们当初的结婚戒指,你就这么把它给卖了,你什么意思?”
我心里冷笑着,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猫哭耗子假慈悲?
“李先生,我想你是搞错了,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更何况,这个戒指已经成为过去式,你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所有物,我有权利把它卖掉!”
我狠狠的推开李霖抓住轮椅的手,头也没回的驶出首饰店。李霖和顾念梦加注在我身上的伤害,我都要一一的讨回来!
我漫无目的的推着轮椅打算回医院,川流不息的人群似乎与我格格不入,这不过才几天的时间,我竟然连什么都没有了,婚姻、家庭、朋友。可是生活不允许我堕落,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喂?爸,怎么了?”
我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父亲的声音透着焦急:“静静啊,钱的事情你想到办法了吗?那个骆先生都那么说了,咱们怎么办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安慰着父亲说:“爸,你就别担心了,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就好好的照顾妈妈就好。”
说完,我想要快速的挂掉电话,恍惚间,传来了父亲的哽咽声,霎那间,我的眼泪也开始决堤,若不是我……
回到医院,我接了好几个翻译,既然别的办法没有,那么就只能靠自己,好在自己的功底还在,翻译也不成问题。
…………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醒来的,我看了看周围,这不是妈妈的病房,我怎么了?
我抓住正在铺床的小护士问:“我怎么会在这?”
小护士一脸的责备的说:“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吧?为了工作也不用这么拼吧?要不是及时发现,你都要猝死了知道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吗!”
闻言,我的意识浮现在脑海里,为了能够挣多点钱,我接了好几个翻译的单子,没想到竟然累到晕厥。
想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惊一乍的抓住小护士的手臂说:“我睡了多久?”
“三天。”
三天?
这么说已经过了最后的时间了?
然而我还没有还上骆梓晗的钱,依照那个男人冷漠的性子,只怕不久我就会收到法院的传单了。
我浑浑噩噩的回到妈**病房,看着沉睡的母亲,不争气的眼泪又要掉下来,我仰着头,努力的把它给憋回去。
现在的自己有什么资格难过?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猫哭耗子假慈悲
“妈,你放心,我肯定会让我们家好起来的。”我轻轻拥住床上的人儿。
我看了看手机,现在已经是一点了,看来米依依应该到了美国了,可以她那性子,指不定搞出什么事情,可就凭着她低声下气去找黎晏晟,我就亏欠她了。
“吱呀。”是门开的声音。
我循声望去,是我爸。
“你醒了啊?静静。”
“嗯,爸,让你担心了。”
我的鼻子忽然有些酸涩,我爸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岁的面容和白发,脸上的,淤青还显易可见。
“傻丫头,钱的,事情让你这么操劳,爸爸也很过意不去。”我爸红着眼睛摸了摸我日渐消瘦的脸颊。
“爸,怎么说这样的话呢?我们是一家人!”
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要说操劳,那莫过于是我爸了,都快要五十的年纪,还跑去送外卖。
…………
“请问是傅静女士吗?”
“嗯,我是。”
“这是法院的传票,请你过目一下,后日开庭,你可以和当事人骆先生谈一谈。”
我握着轮椅的手有些颤抖,这担心的事情终归还是来了。
不过想来也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能给你雪中送炭,这已经算是万幸了。
现如今骆梓晗要求还钱了,我又有什么资格说不呢?
我点了点头,目送着那男人离开。
骆梓晗是认定了我是小三吧?
可我不是小三,我可以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却莫名在意他的!
没有时间多剖析自己的心理,我推着轮椅打算回病房,谁知道遇上了正要出门的爸爸。
“静静,手上拿的什么?”
“法院传票。”我想也没想就说了出口,这件事确实是瞒不过的。
我一个人没办法偿还这么多的债务,骆梓晗此时对我也是误会连连。
我本不想让我爸再担心什么,可我爸从商多年,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什么?
我爸叹了口气:“静静,要不是李霖那混小子,咱们也不至于成了这样啊!”
“爸,都怪我嫁错了人,才让你们颠沛流离,连医药费都交不起。”
“傻孩子,干嘛这么说呢?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突然,一阵男声传来,很熟悉,却也让我异常恶心。
“我以为是谁呢,在这上演父女情深,有用吗?”李霖一脸的讽刺,眼底的嫌恶全都表现在了那英俊却丑恶的脸上。
“你来干什么?!”我冷眼看着对立面的男人。
李霖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但稍纵即逝:“傅静,这钱我可以帮你还上。”
他得知这件事情,是手下人告诉他傅静收到了法院传单,找来这边也是背着顾悠梦的。
我冷眼睨了他一眼,回绝的话说出:“不必了,不用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傅静,你这跟我犟什么犟?你以为凭你的力量就能解决了?这是法院传单,不是大街

Rank: 1

91UID
89568857  
精华
帖子
42 
财富
215  
积分
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17 
最后登录
1970-1-1 
上随便发的那种。”
“我当然知道这是法院传票,但是我说过,我就是饿死也不会求你半分!”
李霖的眼里闪过狠戾,大概是没想到我当真这么硬骨头,可我就是不低头。
“傅静,你这又是何苦呢?法院传票都给你送来了,过不久你们连医院都不能住了。保不齐,你还得去坐牢!”
我冷眼看着狂妄的李霖,语气冷漠:“就算我坐牢你也别妄想我求你!”
我爸在一旁看着,原本老早就想拿着扫帚赶李霖走了 奈何一直没有好时机。
“啪!”
一声扫帚接触人体的声音,我爸打到了李霖的手臂。
顿时,李霖脸色阴沉,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我握着轮椅的指尖开始泛白:“你有什么事冲我来!”
李霖将视线转向我,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仿佛马上就要将我吃掉一般:“傅静,我看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医院不想住了是吧!”
我的身子抖了抖,刚想要说什么,就被一阵尖锐的女声给打断,我循声望去,没想到是顾悠梦。
“傅静,阿霖,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顾悠梦一脸紧张,好像我抢了她的男人一般。
李霖的面色闪过不悦:“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顾悠梦眼中满满的恨意,不过在看到李霖微带不悦的面庞时,马上变了脸色,用略带委屈的小女子态对李霖道,“我来看看你。“
她扑进李霖的怀里,却转眼就变了个脸色:“傅静, 你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不客气!李霖好心好意来帮你,你这副样子给谁看?还真会装!”
昔日的好姐妹,如今却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李霖这个渣男到底有什么好?
可记得过去的她全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心中泛起寒意。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抿唇问道:“你想干什么?”
顾悠梦笑着,精致的妆容配上这副表情,显得有些突兀而怪异:“既然你已经收到了法院传票,那么你就等着家破人亡吧!傅静,你还真是一把贱骨头!”
我心紧了紧,冷声道:“不讲信用的人,貌似是你们吧?是谁说只要我离婚就放过我的父母?现在这副样子是做给谁看?”
李霖搂着顾悠梦的手紧了两分,语气阴狠:“只可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是?现在只要念梦一句话,你妈就住不了医院,你们一家子就得沦落街头,啧啧,这一切还不都是拜你所赐!”
我还想继续说什么,握紧拳头,却听到一声爆喝。
“滚!混账东西!”
我爸气的声音听起来都变了调子,抄起一旁的扫把朝着那两个人就打了过去。
顾悠梦脸色立马变得狠辣:“老不死的,你还敢打我?要不是我,你还能活到现在?就凭傅静现在这残疾,还能干什么?!”
“我的女儿,别人没有资格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