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4 | 浏览:95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我的大老爷:只可惜,第九枚铜钱,她没能拿到,再也拿不到 ...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十有八,确实该为婚事合计一番,因此祖父擅自托媒之举,虽造成他不小的困扰,但该做的事,仍得做,该忍的事,还得忍。
  只是,闺女图一下子送来太多,他看到头晕目眩,却没一张瞧入眼,遂迟迟无法挑出中意的姑娘,而他一日没瞧出个结果,八大媒婆就纠缠他一日,一日复一日,也不知何时才到头啊......
  「小范,今日恩德,你秀爷我感念在心,撑住!我走先!」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毫无愧疚地丢下话后,游岩秀再次退回十三铺,在层层掩护下从店铺**溜走。
  **出去是一条窄窄石板道,多是留给送水、送货、收夜香的木轮车通过,经年累月下来,在石地上留了两道略深的轮痕,即便积着雪也掩盖不过。
  他沿着石板道走,直直出去接上一条小巷。
  巷内人家颇多,巷尾又接另一条巷头,他在里边转了会儿,此时放眼望去,每户人家的屋檐皆白皑皑的,长出墙外的树则光秃秃,枝桠尚驮着雪,因应年节而挂在门口、讨个「事事如意」好彩头的红柿串儿全冻得硬邦邦......咦?这扇门他刚才似乎有经过,那棵秃树他有点面熟......唔......该不会......好像是......难不成......迷路了?
  混账!开什么玩笑?
  他谁啊?
  他可是「太川行」高深莫测、奸险狡诈、泰山在面前崩塌都不眨一下眼的秀爷啊!即便真迷路,也不可以随随便便显露出来!
  「年轻人,你往右边巷子走,闻到甜甜咸咸的米香,循着那个味道过去就出大街了。」一名开门倒煤灰的褐脸老人冲着他和善笑道:「你别恼,咱们这儿的胡衕确实是乱,没走过的肯定迷路,你也不是头一个。」
  呃!「......多谢老伯。」
  为防老人认出他,有损他「冷酷严峻」的威名,他略侧头避开对方目光,硬声硬气地道谢后,随即选择右边巷子快步离去。
  照样是东弯西拐的小巷,他走走走,再走走走,一股好味道就这么渗进寒冷空气里,再冻的天彷佛都要暖上三分,那气味毫无预警地钻鼻进肺,待他意识到时,脚下步伐早自然而然追随那股好味走去。
  甜甜的、咸咸的,朴实却丰饶,惹得人一嗅再嗅......
  嗅多了,有抹说不出的愉悦直从心窝涌出,于是,肚子莫名地有些饿,嘴跟着有些馋了,双颊生津,莫名垂涎......
  垂涎什么呢?老人方才说了,那是米香。
  然后,他不由得停下步伐,伫立在巷口转角。
  他看到那间铺子,看到她。
  那是一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米铺,招牌有些老旧,红底黄字写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着「春粟」二字,铺头前,那姑娘忙碌得很,大抵是年关已近,米铺不光是卖米,还摆着外摊卖起刚出炉的蒸年糕。
  年糕有甜有咸,甜糕呈现出泛光的蜜褐色,咸糕则有原味以及掺着萝卜丝和肉末的口味,全切得方方正正摆在摊上,除此之外,更有应景用的金黄发糕,一团一团儿的,每个都发得高高的,显得喜气,那手功夫着实漂亮。
  一旁的方形蒸笼迭着四、五层,底下火力全开,在大冷天里冒出热呼呼的白烟,那姑娘正掀开最上头的蒸笼盖子擦拭过多的水气,一身再普通不过的青色衣袄,身前系着长长围裙,身材娇小了些,但胸脯鼓鼓的,把袄衣撑得绷起,腰肢显得既巧又蛮,再往下瞧,臀线圆润无比,整个身躯就像只可爱的小葫芦儿,想要开枝散叶、多子多孙就得找这样的姑娘,肯定能生!
  咕噜......
  他听到身体里发出声响,却不知是吞咽津液声,抑或肚皮打响鼓?
  缓缓地,他目光从「年糕姑娘」的身段、忙碌的小手,然后移往她的脸。热气蒸腾中,那张鹅蛋形脸容肤白颊腴,细眉长眸,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长相并无突出之点,就是一整个儿秀秀气气的。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他喉结滑动,大口吞下口水,肚皮同时在叫,说饿不是饿,说不饿肚里却空虚得很,一空虚就贪,到底想贪些什么也不自知。
  不妙!
  他该不是染上什么急症?
  压得低低的柳眉忽而一扬,他仍一瞬也不瞬地隔街注视人家姑娘。
  米铺的年糕摊子生意相当不错,前去光顾的大娘、婆婆们,感觉皆是「春粟」的熟客,拎着菜篮子站在摊头前,状似挑年糕,实则和那姑娘闲话家常,聊得不想走。
  「禾良啊,昨儿个我跟妳爹吩咐过,要甜糕半笼、发糕一十八个,妳得记得帮我留,晚些,我叫咱家大柱子过来扛。」
  「李奶奶,我等会儿准备好,帮您送过去吧。」
  「那可不行!妳瘦瘦弱弱一个姑娘家,忙进忙出的,哪还有力气送货?妳爹啊,就更别提,瞧他那腰力、腿力,都快退化到跟咱差不多了,请他自个儿保重要紧。」
  一名粗壮大娘插话道:「禾良,城南大街上新开了间医馆,叫什么......『杏朝堂』的,那老大夫听说是宫里出来的,很有两下子,妳请大夫替妳爹瞧瞧,开帖顾元守本的药方子,有病医病,没病强身也好啊!」
  「哎呀,那位老大夫我也听说过,一把胡子白得发亮,脸上可不见半道皱纹。」
  「嗄?那不成妖怪啦!」
  粗壮大娘笑骂:「什么妖怪?我说是活神仙才对!老大夫保养有方,改天我去求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他赐良方,让我也能跟禾良一样,皮肤变得白嫩嫩又软呼呼!」
  几名大娘和婆婆笑作一团,相互闹着,嗓门之大,让避在不远处的游岩秀也能听明白。
  他见「年糕姑娘」始终嘴角带笑,听到趣味横生处,眉眸逢春般绽出欢愉,五官更为清朗。她手脚麻利地帮每个人把挑选的东西包裹好,也向大娘问清楚城南新医馆的确切所在。
  送走这一批老主顾后,她又察看一眼蒸笼底下的火候,米铺后,有位老伯掀帘子走出来和她说话,像是要她进去歇息,她笑着摇头,反倒又哄又推地把老伯推进厚帘子内,然后,她拉来凳子坐下,继续看顾。
  一名瘦伶伶的女孩儿站在摊子斜前方,也不知她杵在那儿多久了,嘴微张,吐着白团团的气,两只大眼睛直望着冒白烟的年糕,眨也没眨。
  女孩的袄衣、袄裤虽说干净,但上头有七、八处补丁,鞋子也旧得可怜,一眼便知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年糕姑娘」瞧见她了,鹅蛋脸微微一偏,跟着举起手招了招。
  女孩发着怔,直到那秀美的大姊姊对她笑,对着她招手再招手,这才回过神。她有些迟疑地挪动脚步,挨近,表情怯生生的。
  游岩秀静觑着那抹玲珑有致的女子身影又一次站起,小手再次忙碌起来,她用沾过油的薄竹片切开年糕,甜的、咸的各切下巴掌大的一块,然后包在油纸里,笑咪咪地递给女孩。
  女孩苍白小脸瞬间浮现喜色,两颊生晕,不敢置信地瞪着那油纸包,正惊疑不定,两名年纪更小一些的男孩突然跑来,一人一边紧挨着小姊姊,六只稚气的眼睛全盯着飘出米香的油纸包不放,其中一个小弟弟竟看得流出口水。
  三个孩子全瘦小得不象话,肚饿了也没谁照顾吗?
  顾禾良暗叹口气,嘴角仍温柔勾扬。
  她径自把两块年糕塞进小姊姊怀里,随即,她走回摊前,再切了两份大小适中的年糕,包裹好后,分别交给小男孩们。
  「年糕是大姊姊亲手做出来的,我家老驴阿默还帮我推石磨磨米浆。年糕得热呼呼吃,滋味才好,别舍不得,明儿个要还想吃,再来铺头这儿找姊姊,好吗?」
  「嗯!」小姊弟们宝贝无比地抱紧油纸包,用力点头。
  「谢谢姊姊......」女孩较懂事,红着脸道谢。
  顾禾良摸摸她的头,又碰碰她略冰的颊面,柔声道:「快回家,外头天寒地冻,着凉就不好了。」
  「嗯,姊姊再见!」女孩腾出一手牵着弟弟,另一名小男孩则主动拉着她衣角,姊弟三人朝她露出灿笑,这才欢喜离去。
  顾禾良凝望孩子们的小小背影,直到他们没入冷冬街景与往来人群里,终才深吸口气重振精神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她再一次深呼息,清冽空气能提神醒脑。
  挺直腰肢,她拍拍双颊,蓦然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略怔,她眸线徐挪,定在自个儿右腕上--
  一、二、三、四、五、六......
  只剩......六枚......六枚?!
  怎么会?!
  五彩线未断,犹系得紧紧的,她的开心铜钱怎么又少掉一枚了?
  原本串着八枚铜钱,秋天时候,在「太川行」失落的那一枚,后来虽托何婆婆领她进去又找过一回,仍旧无法寻获,何婆婆见她难过,直安慰她,还承诺会帮她再多留意,也会请平时负责洒扫的人帮忙寻找,但秋去冬来,哪还有开心铜钱的影儿?
  不小心失去一枚,她已好懊恼、好懊恼了呀!
  怎么又发生相同状况?
  惊得一张脸瞬间血色尽失,她低头慌张搜寻,连摊子都无心照顾。
  啊!在那儿!
  一枚圆圆的小物在覆着薄雪的地上滚动!
  她紧张地追过去,眼睛直盯住不放,前后越过三名往来的百姓,铜钱巧妙穿过那些人的脚边,滚到对街巷口,止住。
  她吁出口气,弯身欲拾,一幕浅青色锦袖忽然跃进她低垂的眸线内,袖底的男人手指修长有力,先她一步捏起铜钱。
  顾禾良心底打了个突,循着那锦袖抬高双眸,直起身子。
  面前男子比她预估的要高,她秀颚一扬,眸光再试着上拉,与对方打了照面。
  这人是......咦?
  这双眼......
  啊!是他!
  是游家大爷那双头尖尾尖、圆圆儿的杏仁核眼睛!
  原来近近去看,他的瞳色并非玄黑,而是带着点奇异的金棕色呢!倘若瞇成弯弯两道,金光灿颤,那模样应该颇淘气。
  「这位爷,您手里那枚铜钱,能否还给我?」
  她徐声问,不很明白为何会突兴一股想开怀笑的冲动,暗自深吸口气才抑制住,仅微微扬唇。
  游岩秀垂目盯着头顶心还不及自己肩颈的娇小姑娘直看,要把人家瞪跑、吓哭似的,他表情前所未见的严肃,内心前所未有的鼓荡。
  「大爷,那枚铜钱--」
  他突然粗声粗气抢话道:「开门做生意,就为求财求利,客人上门光顾,钱财自然从他们怀里挖取,一斗圆糯米和水去磨,再稀也仅能磨出两小层米浆,妳适才卖出的甜糕、咸糕,都切得太大块,即便成本应付得过,再算上做工和所花的时间,怎么都划不来。」
  闻言,顾禾良一怔,又费了番劲儿才把不断涌上的笑意压下。
  她语调依旧持静守礼,淡淡道:「薄利多销,还是合算的。」
  柳眉蹙起,他红而有型的薄唇抿了抿。
  「那.....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那三个孩子呢?这也合算吗?见人家穿得破破旧旧,见人家可怜,见人家瞪着妳热呼呼的年糕淌口水,妳便分文不取,来一个送一个,来三个送更多,要是一口气来十个、二十个呢?妳就不怕明儿个摊头前挤满大小乞儿,全来跟妳讨东西吃吗?」
  顾禾良被他略嫌激切的眉目和语气弄得有些迷糊,心想,他暗中觑看她的一举一动,定是在这儿站了好半晌,瞧他双肩都积着薄雪,墨睫也沾上雪花。
  越想,她脸蛋越热。
  唉,游家大爷实在长得好看,与他对视太久,会失神的。
  她调息,眸光收敛,一会儿才又缓缓与他对上。
  瞧着他时,她淡笑不语,像是无法回答他的问话,对他近乎气急败坏的质问也没搁上心,干脆笑而不答。
  游岩秀沉着脸。
  人在外头,他太习惯板着一张脸,但这次不太妙,他表情愈严酷,心里头愈急,究竟急什么,一时间竟说不出个所以然,彷佛怕自己会把眼前姑娘吓走,怕人家觉得他难相处、觉得他市侩、对他不喜爱......
  青天白日的,他到底是被哪道雷给劈中了?
  生意场上,没心少肺的事他做得也不算少,老天要劈他,就劈得痛快些,莫名其妙轰来这一道,他头昏心热、目眩神迷,究竟想怎样?!
  「妳不识得我是谁吗?」口气有些恶。
  顾禾良不以为意,点点头。
  「您是『太川行』的秀爷。城里许多人都识得您。」
  「既然知道本大爷是谁,那妳就该清楚,唯利是图是我的本性,锱铢必较是我的乐趣,这是商人的生存之道。问妳话,妳只笑不答,分明看不起我!妳......觉得我全身铜臭味,对不?」恼羞成怒了。
  简直是欲加之罪!「我没这样想。」顾禾良心里的迷惑再生,感到好笑也荒谬。她记起「太川行」会馆后院的那一个秋日,私下与小娃娃称兄道弟的他,冷峻表相下藏着孩子气的真性情,而此时此刻,他正为了某个她全然不明白的原因,对她发小孩儿脾气。
  「我觉得秀爷说得很是,我不答话,是真的想不出话驳您,绝无轻视之意。」她还是笑,双腮两抹红,沈静却也腼觍,细声又道:「我的铜钱,秀爷能还我了吗?那是我方才不小心掉的,您能不能--秀爷?」怎么恍神了?
  被低声一唤,游岩秀陡地抓回神智。
  明明烧着一把无名火,不断钻进鼻腔的香甜味却让他没办法专心一志地生气,那好味道像是从她肤上散出,害他很想把她抓来怀里闻个彻底。
  他蜜色脸庞竟也透出暗红,目光直勾勾的。
  说她美,也没多美,秀秀净净,中等之姿罢了。
  乍一看是小家碧玉型的姑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进一步与之接触,顿觉她宁静的神态委实耐人寻味,很稳、很沈,既明朗又沈稳,对她发怒,那怒气如泥牛入海,她笑笑再笑笑,大海一吞,泥牛全化了......
  他今日方知,自个儿原来属牛的,他是那头泥牛。
  「这枚中心开着方口的铜钱对妳很重要吗?」他终于现出一直捏在指间的小钱,铜钱上铸印着「和顺安良」四小字,两面皆有,做工相当精细,这种小东西便如娃娃的长生锁片,皆是用来祈愿守福的。
  「嗯。」她颔首。「那是我娘亲留给我的。」
  留?「妳娘不在了吗?」
  她先是微愣,彷佛没料到他会问得如此直接,宁定心绪后才答:「我娘在我八岁那年病逝,已经不在了。」
  他抿唇,深深看了她一眼,边把玩铜钱,玩啊玩的,忽地启声又问:「上头有妳的闺名,是吗?我听到那些大嗓门的婆婆和大娘们,一直『和良』、『和良』地叫妳。」
  顾禾良心跳陡然一促,这样的交浅言深,又是跟一名几近陌生的男子,眼前态势教她感到困窘,但古怪的是,对于他堪称无礼的直率,她并不着恼,也不愿敷衍应付。
  他的眼神很真,看人时很专注,灼灼的,能灼暖她的皮肤。
  她淡笑,又点点头。「我的『禾』是『稻禾』的『禾』。我叫顾禾良。」
  「我叫游岩秀。」礼尚往来,他郑重地自报姓名。
  她秀眉微挑,忍住噗哧笑出的冲动,再次悄悄调息。
  「那么,秀爷能把东西还给我了吗?」
  游岩秀没说话,只缓缓递出指间之物,放在姑娘摊开等待的掌心里。
  「谢谢......」合起手,握住铜钱,顾禾良感激地朝他绽唇笑开。
  他胸口绷绷的、胀胀的,说不清的欲念涌上,很想一直留住那张欢愉外显的秀颜。
  「我还有一枚铜钱,是我拾到的,上头也有『和顺安良』的小字,想要吗?」
  「啊?!」顾禾良瞠圆眼,既惊且喜地见他翻出怀里的钱袋。
  他把钱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全倒出来,单掌捧着一坨小碎银子和铜钱,有一枚色泽略深、厚度稍薄,一下子就攫住顾禾良的眸光。
  「那也是我的!」遍寻不获,原来那时是他捡去了!她小脸喜色尽现,哪能再维持矜持,想也未想,伸手就要拿。
  蓦然间,她的指陷入男性掌握中,来不及取回开心铜钱,她却被牢牢握住了,即便这收拢五指的举动让三、四块小碎银子掉落地面,那男人也不去理会,硬是紧扣她。
  「哇啊啊--」讶呼。
  「噢!」惊吓。
  「咦?!」又惊又疑。
  顾禾良被他突如其来的举措弄得方寸掀浪,随即又被明里暗里伫足围观的男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女老少吓了第二回。
  小手被抓,她心骤震,没叫出声,旁观的众人倒是替她惊呼连连。
  老天......她被看了多久?
  他可是永宁城里有头有脸的人,肯定会被认出的,可不能胡来啊!
  「秀爷?」她尝试要抽回手,努力地试过几次,对方偏偏不放。
  他不说话,表情再凝重不过,像内心正在下一个极重大的决定,一确定答案,便是一生的事,万不能马虎。
  ......这算被当街轻薄吗?顾禾良搞不太清楚,实在没法子挣脱了,她只好胀红脸迎视他,无言乞求着。
  「第一次卖妳一个人情,让妳无条件取回铜钱,本大爷为富不仁、唯利是图的商人本色已然受到伤害,第二次总该有些甜头可尝吧?」他慢吞吞道,俊美面庞不像在说笑。
  「甜头?」
  「对。就是甜头。」他轻哼了声,嘴上虽如是说,此时倒已慢吞吞松开抓握的五指。
  甫一感觉那力道放松,顾禾良乘机收回柔荑。
  那枚掉了几个月的开心铜钱终于失而复得,她紧紧捏在手心里,脸还很烫,胸口仍旧促跳不歇。
  「谢谢,我很感激......你、你等等!」匆匆丢下话,她转身跑回米铺。
  「禾良,出啥事了?隔壁福婶刚才跑来后院米仓嚷嚷,说妳被人欺负!谁欺负妳,爹跟他拚命!」在铺子后面忙着的顾大爹突然撩开布帘冲出来,气呼呼的,手里还提着一根九齿钉耙。
  「没事的,爹,没谁欺负我,是有人拾到娘给我的开心铜钱,送回来给我了。我......我等会儿再跟您解释!」
  「禾良!禾良啊--咦?」闺女儿钻进布帘内,颊红红,眼发亮,不太对劲啊......顾大爹心中大疑,不禁看向对街,见那身形颀长的锦袍男子立在巷口,面容有些眼熟,他瞇起眼再仔细看,讶呼一声,认出对方了!
  他家的闺女儿怎会跟那人牵扯上?
  顾大爹兀自发怔,禾良此时已从帘后出来,怀里抱着一只小提篮,笔直朝等在对面的男子小跑过去,来到他面前。
  「我没什么能当谢礼,秀爷若不嫌弃,这篮子小食给您带回去尝尝。」
  游岩秀下意识接过她递来的小篮子,揭开盖子一瞧,脸色微变,喉结暗滚。
  「......我......这种甜腻腻的玩意儿我半点不爱,大爷我堂堂男子汉,怎会吃这种娘儿们才爱的小食?」
  闻言,顾禾良眉一扬,嘴角微翘,温声道:「这些白糖糕、糖霜茶果全是我亲手做的,刚做好不久,很新鲜的,材料都是挑选过的,甜而不腻口,秀爷尝看看好吗?」
  男人两眼发直地盯着甜食,却不答话。
  她忽地咬咬唇,幽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80321714  
精华
帖子
596 
财富
3150  
积分
7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8-12-27 20:27 编辑

叹道:「对不住,我真的拿不出东西谢您。这些糕点确实太寒酸......」
  就在她打算取回篮子时,他却不放,把篮子提把抓得死紧,紧得指节都突出来了。
  「我不吃,总可以拿回去给其他人吃。再有,妳都说甜而不腻了,我可以小尝一下,如果既死甜又腻口,别怪我再来找妳算账!妳......妳给我的东西还想取回,天底下有那么便宜的事吗?」他大爷又恼羞成怒了。
  真像孩子呢!
  逗着他、闹着他,然后就如同被点燃的爆竹,他自个儿噼哩啪啦乱响一通。
  怪人。可是好有趣。
  顾禾良得把十指掐得紧紧的,才能勉强忍下翻滚的笑气。不能笑,至少不能大笑......唔,微笑应该可以吧......
  于是,她对他微微地弯唇露齿,眸光如泓,将心中谢意传递。
  娘亲给的开心铜钱能找回来,她真欢喜,能和这位「表里不一」的古怪大爷说上几句,有所接触,她也是真欢喜,莫名地欢喜......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7174&chapter=1616770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91UID
11190575  
精华
帖子
595 
财富
3803  
积分
762  
在线时间
18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8 
前面挺好看的,后面写得有点拖沓。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843 
财富
219563  
积分
181997  
在线时间
95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10-17 
人物形象刻画生动,很不错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