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8 | 浏览:178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有劳县太爷:这样一号人物居然愿意屈就当个七品县令 ...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申时左右--
   绣云才将饭菜端上了桌,心想这个时辰,若非有什么案子,父亲也该从衙门回来了,才这么想,就听到屋外有了动静。
   「大人请!」方老又领着顾天佑进门。
   见状,绣云没有料想中的那么惊讶,似乎已经开始习惯这种情形了,不过之前几次都是夜深了才来找爹喝两杯,这会儿太阳都还没下山,知县大人便出现了,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往后一定还会再发生。
   顾天佑一脸笑吟吟地说:「本官又来打扰了。」
   知道会打扰到人家,偏偏还是来了!绣云嘴里没说什么,不过横睨的眼神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谁教本官薪俸少得可怜,府里连个厨子都请不起,索师爷做的菜又......不合本官的口味。」光是想到那些半生不熟,甚至焦黑的食物,顾天佑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实在不想再虐待自己的胃了。「方老才会邀请本官来贵府吃个便饭,自然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方老一面点着头,一面招呼他坐下来用饭。「只要大人不嫌弃,咱们也不差多一双筷子。」
   「本官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呢?」在恩人面前,顾天佑可是满脸诚恳之色。
   绣云在心里叹口气,只得再回灶房拿一双碗筷出来。
   她真的不懂这个男人为什么老是喜欢缠着爹,以他贵为知县的身分,还怕找不到人请客吃饭,偏偏就爱往这儿跑,让绣云想不见到他都难。
   「没什么好菜,大人就凑合着吃吧。」她说。
   顾天佑比了下另一张凳子。「妳也坐下来一块用吧。」
   「我现在没什么胃口。」绣云凉凉地说。
   「是这样吗?希望不是因为本官让方姑娘觉得家里多了个外人在,感觉到别扭不自在的关系。」顾天佑露出担忧的表情。
   方老可把这番话当真了。「大人千万不要误会,绝对不是这个原因......绣云,还不快点坐下来一块吃!」
   「爹,我......」绣云想要说她真的还不饿,却瞥见顾天佑嘴角的笑弧更大,这才明白他是故意那么说的,不禁狠狠的瞪了始作俑者一眼。
   「本官还是离开比较好。」说完,顾天佑便作势起身要走。
   绣云不想坏了爹的好心情,只得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我突然有点饿了......」
   「是吗?那就一块吃吧。」顾天佑唇角勾起得逞的笑意。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知县大人,绣云保证会亲手撕烂他那张笑脸。「大人可要吃饱一点,免得我以为自己煮的菜难吃。」
   「方姑娘尽管放心,本官好养得很,只要不是半生不熟或焦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黑就行了。」顾天佑捧起白饭,右手拿起筷子,当真就狼吞虎咽起来。「咳咳......」
   「吃慢一点......」方老赶忙对女儿说。「快帮大人舀汤!」
   「是。」绣云不情不愿地照做。
   顾天佑接过她舀的热汤,就喝了一大口,马上被烫到舌头。「哇!」
   「噗哧!」绣云用袖掩口,笑了出来,她就是故意不提醒他说汤才刚煮好,还烫口得很。
   方老关切地问:「大人不要紧吧?」
   「我还以为这汤已经不会那么烫口了,所以才没跟大人说。」绣云也懂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无、无妨。」顾天佑见绣云笑得很乐,分明是存心的,还真是不能小看她报复的手段。
   「没事就好。」方老并没有看出眼前两个年轻人之间的「暗潮汹涌」。
   绣云也舀了碗汤,先吹凉之后才给父亲。「爹,小心烫!」
   「爹又不是七老八十了......」方老口中叨唸,不过对于女儿的贴心和照顾,还是相当高兴。
   看着他们父女之间的温馨互动,顾天佑不禁觉得亏欠得更多,要不是发生萧老爷那件命案,或许方老也不会因为坚持要翻案而得罪建德知县,因为建德知县早已收了不耐寂寞而与府里的护院通奸,最后竟然与奸夫联手杀害丈夫的萧夫人贿赂,方老最后只得带着女儿被迫离开原本居住的杭州建德,辗转来到苏州吴县,这份恩情更是还不清了。
   「大人在想什么?」方老最先发现顾天佑没有动筷子。
   顾天佑浅浅一哂。「方老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孝顺的女儿。」
   「唉!将来谁能娶到她,才是真正的好福气。」方老眼下最烦恼的还是女儿的终身大事,总希望她能嫁个好婆家。
   「做什么又提这种事?我若真的要嫁人,也要把爹一起带过去......」绣云帮父亲挟菜,突然想到这个办法,如此一来,也找到个借口可以说不嫁。
   方老笑骂一句。「傻孩子,哪有把爹当嫁妆的新娘子?」
   「要是对方不愿意的话,那我就一辈子在家陪爹。」绣云心想往后就不会有媒婆上门来烦她了。
   顾天佑拭了下嘴角,看来普天之下的男子只有他愿意,也办得到了。「方姑娘这么孝顺,相信老天爷一定会让妳有个好归宿的。」
   方老连忙拱着手。「承蒙大人金口......绣云,去把人家送的碧螺春拿出来泡,妳要爹少喝点酒,那就喝茶吧。」
   就在绣云要进去泡茶的当口,就听到敞开的大门传来两声轻敲。
   「大人!」身材矮小的跟班站在屋外朝里头唤道。
   顾天佑从凳子上起身,走到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门口。「什么事?」
   「索师爷说有事要请大人回去。」跟班转达地说。
   「知道了。」顾天佑转过颀长的身躯,一脸扼腕。「这茶改天再来喝吧,本官有事得先走一步了。」
   方老连忙起身送客。「大人慢走!」
   「嗯。」顾天佑朝绣云颔了下俊首,便跨出门槛,大步离去。
   ★★★
   
   不用多久功夫,顾天佑已经回到位在衙门后方的住处,这座府邸据说是上一任知县搜刮民脂民膏所盖的私人府邸,当他被摘了顶戴,也就归朝廷所有,如今便成了自己的官宅。
   待顾天佑走进书房,就见索师爷坐在里头,身边的几案上摆了好几锭亮澄澄的银子,眉头不禁一挑。
   「这些银子是打哪来的?」他好奇地问。
   索师爷喝了口茶水。「这是司阍今天收到的门包,总共二百多两,可是大人五年多的薪俸。」这司阍可是他亲自帮知县大人挑选,是负责官宅和官署门房的仆人,也担起传递命令和接待宾客的责任,自然得是心腹和耳目,更是官宅的咽喉,要进门谒官得先经过此人,自然得用银子打点。
   「是你让司阍这么做的?」顾天佑口气略沈,表示他不太高兴了。
   「大人想当个好官,我自然赞成,可是要当个清官,得先看看能不能养得起官宅里的奴仆,还有大人你自己,更别说要给本师爷的束脩了。」
   索师爷把利害关系说给他听。
   「想当一个清官,最后不是被害死,就是饿死,要不就是穷死的下场,大人再怎么省吃俭用,即便连厨子也不请、轿子也不坐,每个月还是有必要的开销,要是让其他官员知道,还以为大人是故作清高,连门包都不收的,到时将你排拒在外,真有要事要求上面的人帮忙,可就知道吃亏的是自己,因为官场就是这般现实,权和钱是缺一不可的。」
   顾天佑也没有天真到认为索师爷的论调是大错特错,因为现今官场上,收门包已经是见官的必要手续,只是他总不希望自己也沦落到那种地步,成为百姓口中的**。
   「要收门包可以,不过一般老百姓的绝对不能收半分钱,更别说是穷苦人家有冤屈要求见本官的,至于一些商家想要乘机来巴结贿赂,那本官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是顾天佑最大的容忍限度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索师爷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的。「这魏家和赵家经营的茶楼在苏州很有名气,不过为了生意上的竞争,暗中较劲得很厉害,加上两家人都住在吴县,看来这一回把主意打到大人身上,就是希望能有大人在后头撑腰,所以今儿个都派了人来,想要见大人一面。」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顾天佑口气稍稍和缓,若收的是有求于自己的百姓所赚的血汗钱,甚至得卖田卖地才能筹出来,他绝对会亲自送回去,然后跟索师爷翻脸。「原来是这样,那就收下吧。」
   「只不过到时大人还是得找时间跟魏、赵两家见个面,当然吃饭喝酒都是必要,最好的方法是双方都讨好,不过别轻易承诺什么,免得到时拿石头砸自己的脚。」索师爷叮咛地说。
   「幕友说的话,本官一定会照办。」顾天佑佯叹一声。「不过什么时候你做的饭菜不会再焦掉?」
   「大人是不满意我的厨艺?」索师爷一脸没好气。
   「如果它可以吃当然就满意了。」顾天佑说得直接坦白。「不过这会儿,我倒是不担心以后没有地方吃饭了。」
   「怎么?大人真的打算三餐都跑到方家去吃?」说着,索师爷脸色一整。「身为幕友,还是想要劝大人几句话,报恩事小,大人的前途才是最重要的,十年寒窗苦读,终于荣登第一甲的状元,就该好好把握机会,依大人的才华和能力,将来定可位居高官。」
   顾天佑深深的看他一眼。「你或许没有想过,若不是有报恩这个动力,也许就没有今天的我,当然前途也很重要,只是事有先后,总要一步一步来,既然本官有才华有能力,还怕什么。」
   「大人别又用我的话堵回来。」索师爷眼看劝不动,也不再说了。
   见兼幕友的索师爷生气了,顾天佑才笑了笑说:「或许你跟着我反倒是大材小用,要是有机会,可以把你推荐给其他人。」
   「要是我不想待在这儿,就算你开口留我也没用。」索师爷叹了口气,起身往外走。「总之大人好好想一想吧。」
   待索师爷离开了书房,顾天佑心想他说的也没错,当初去觐见皇帝,与年纪尚轻的皇帝相谈甚欢,原本有机会进翰林院,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有机会往上爬,更不用说成为皇帝的亲信,不过他却主动要求到吴县来当个七品知县,因为顾天佑知道方家父女住在这儿,没有任何事比报恩来得重要。
   想到这儿,顾天佑缓缓地起身,天下最容易的事就是做官,差别在于他要不要去争取,不过前提是得完成自己多年的心愿再说。
   ★★★
   
   半个月后--
   绣云才拿着刚绣好的鸳鸯被套到保圣寺附近的魏府,亲手将东西交给魏夫人,因为她的女儿就快出嫁了,自然也要向对方说上几句恭喜。
   「妳都已经十八,也该嫁人了,要不要我帮妳找找看适合的对象?」
   「谢谢魏夫人,绣云不想嫁人......」
   「咱们魏家有好几间茶楼,有好几位茶博士都还没娶妻,也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不会计较妳是什么样的出身......」
   「魏夫人,谢谢妳这么费心,真的不用了......」
   只要想到方才和魏夫人的对话,就像有根针扎在绣云的心口上,明知对方是一片好意,可是却让她听得很刺耳,因为她从不以父亲的职业为耻,相反的还相当骄傲,若是看不起他们父女,那样的男人条件再好,她也不嫁。
   才走过一座朱红栏杆的画桥,来到了镇上最繁华的街道上,今天依旧是人声鼎沸......绣云马上在心中更正,今天似乎比以往还要热闹。
   待绣云往前走了几步,往聚集最多人潮的地方瞥了一眼,很快地知道原因了,只见头戴瓜皮小帽、身穿深蓝色长袍的俊秀男子被百姓们给包围着,即便周遭有不少人,可是却能让人一眼便瞧见他。
   这还是绣云第一次在大白天里见到顾天佑,只见那个男人嘴角啣着抹笑,连双眼都笑瞇着,这会儿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让身边的几位大娘大婶都笑得花枝乱颤,年轻一点的未婚姑娘也顾不得矜持,费尽心思的也要挤到他身边去,就是希望赢得知县大人的注意。此刻的他既没有当官的人该有的傲慢,也不见半丝严厉,那一派悠闲自得的态度反倒像个富家公子,带了个跟班出来游山玩水。
   「咱们这位新的知县大人真是年轻有为!」
   「而且出门从来不坐轿子,一路上总会跟老百姓聊上个几句,可跟上一任知县的目中无人完全不同。」
   路人七嘴八舌的评论着这位上任三个多月的吴县知县。
   一位老妇也加入他们的行列。「听说县里的媒婆都快把衙门的门槛给踏破了,很多人家想把闺女嫁给大老爷,可惜都被拒绝了。」
   「当然会拒绝了,我听说江苏巡抚打算把最宠爱的幺女许配给他......」
   这个内幕让旁边的路人无不瞪大眼珠。
   「要是咱们大老爷当了江苏巡抚的女婿,仕途可是一片光明......」
   听到这番话,绣云的心无端地往下沈了沈,不过旋即又定了定神,不想让情绪受到影响。
   她在意什么呢?
   那个男人将来要娶谁,又与她何干?
   绣云深吸了口气,想要当作没看见的快步离开,可惜有人不肯如她的意,顾天佑阒黑的眼角才瞥见眼熟的纤细身影,便马上开口叫住她。
   「方姑娘!」顾天佑提高音量,就是故意要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看来不打招呼也不行了,绣云咬了咬牙,偏首朝顾天佑颔了下首,口气客气疏远。「原来是大人在这儿。」
   顾天佑俊眸笑得更瞇了,还一面举步朝她走去,让绣云暗暗咬牙,因为她最不想成为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众人注目的焦点。
   「居然在这儿遇见方姑娘,真是有缘。」顾天佑眼睛可利了,瞥见掠过绣云眼底的怒光,更想要招惹她了。
   「大人正在忙,绣云就不打扰了。」她只想快点离这个男人远一点。
   「本官今儿个一点都不忙,衙门里也没什么案子......」顾天佑不着痕迹地挡住了她的路。「加上天气又好,所以才想出来和吴县的乡亲们闲话家常,互相认识一下,毕竟住在这座县里就像一家人,总不能连本官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
   「大老爷说得是。」
   「大老爷真是亲切......」
   周围的百姓们马上点头附和着,对这位父母官更加喜爱了。
   绣云忍住**手臂的动作,免得鸡皮疙瘩又掉了满地。「大人真是辛苦了,绣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不如一块走吧!」难得在这儿遇到绣云,顾天佑自然要把握机会多跟她相处,也让她多了解自己。
   「我看......」绣云思索着理由拒绝。
   顾天佑已经跟在场的百姓们拱手告辞。「本官有点事想要跟方姑娘谈一谈,下回再跟大家聊。」
   「那是谁家的闺女?」有人好奇地问。
   听到别人在谈论自己,绣云脚步也跟着加快。
   「本官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面目竟可憎到让方姑娘见了就想跑。」顾天佑跟在后头,懒懒地开口。
   这句话顿时让绣云停下脚步,不情不愿地回过头去。「大人言重了。」
   「要不然就是本官真的太惹人厌了。」他又说。
   绣云磨了磨牙。「怎么......会呢?」
   「是吗?那么方姑娘刚刚为什么见到本官要假装没看见?」顾天佑就是存心捉弄她,喜欢看她有气又不便当场发作的模样。
   「因为......绣云急着回家准备晚饭。」她快招架不住了。
   顾天佑抬头看了下天色。「这个时候准备会不会太早了一点?」这口气摆明了就是揶揄她撒的谎不够高明。「方姑娘下回还是找个好一点的理由。」
   「你......」绣云为之气结。
   见绣云气得小脸泛红,顾天佑也觉得自己真的太幼稚了,非这样欺负她才高兴。「本官应该学着当个君子,不该把话说得这么白,让方姑娘感到尴尬。」
   「绣云也不敢奢望大人能当个君子。」绣云还以颜色地娇哼。
   「看来方姑娘对本官的评价很低。」顾天佑哈哈一笑,不见半点恼意。「是该好好的检讨才是。」
   这个男人会真的检讨才怪!绣云娇嗤地忖道。
   「今天衙门里没什么事,方老应该可以早一点回去歇息。」顾天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佑跟着她走上了一座石拱桥。「要是朝廷能多拨一点经费,也许可以再募得一名仵作,到时跟在方老身边,随时预备顶补,也能减轻一些他的负担。」
   绣云听他口口声声都是关心父亲的话语,也就不跟顾天佑计较方才的事了。「若我不是女子,或许就能跟在爹身边学习,将来也能继承他的衣钵。」
   「妳不担心一旦当上了女仵作,就更嫁不出去了?」顾天佑戏谑地问。
   「多谢大人关心,绣云早就决定不嫁人了。」绣云垂下眼睑说道。
   顾天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有他清楚心里的醋劲在翻腾着,要是能早两年来到吴县,或许绣云不会受到伤害,也不会有机会对其他男人动心了。「就为了那位江家大少爷?」
   「不关你的事!」像被踩到了痛脚,让绣云冷了嗓子。
   「因为方姑娘还喜欢他?还忘不了他?」顾天佑咄咄逼人地质问着,心想要是她回答是的话,他......真的想杀了那个江家大少爷,然后彻底抹去其他男人在绣云心中的印象。
   绣云眼眶泛红。「这件事跟大人无关。」说着,她便气呼呼地走了。
   见绣云真的被他惹恼了,顾天佑搔了搔下巴,有些后悔不该逼得这么紧,想着该怎么挽救,该怎么再逗绣云开心才好。
   「是本官说错了话,还请见谅。」顾天佑快步追上,然后绕到绣云跟前,又是打躬又是作揖。
   「你......大人这是在做什么?」绣云慌忙地左顾右盼,就怕让人瞧见。
   「当然是表示歉意。」顾天佑一副诚恳的模样。
   「不、不用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她可不想引来侧目。
   顾天佑一脸虚心认错的表情。「既然本官说错了话,惹方姑娘不高兴了,当然要诚心诚意的道歉,请求原谅。」
   「你......我原谅大人就是了。」绣云急急地说。
   「当真?」顾天佑笑瞇了眼问。
   绣云咬了咬牙,回道:「当然是真的。」
   「那本官就放心了。」他夸张的叹口气说。「原本还在想方姑娘若是不肯原谅,该怎么办才好。」
   「绣云倒是看不出大人有在担心。」她淡讽地说。
   「为官之道就是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怎么也猜不透,方姑娘看不出来,表示本官已经开始有当官的本事了。」顾天佑颇为得意地说。
   「你......」绣云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腔。
   「怎么?」顾天佑一派无辜。
   「绣云以为大人的本事应该是如何让人哑口无言才对。」她这句话很明显的是在嘲弄。
   闻言,顾天佑嘴角的笑弧更往上扬。「这还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用说,在大堂之上有办法说得犯人无从辩驳,最后俯首认罪,这才是真正当官的本事,想不到本官才做几个月的知县,就已经抓到窍门了。」
   「......大人果然有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本事。」绣云有种被打败的感觉,这是她最后下的结论。
   「这应该是夸奖吧。」顾天佑脸皮厚得很,可不会有半点羞愧。
   绣云瞪着他半晌。「大人果然适合做官。」
   「本官也觉得做起来如鱼得水。」顾天佑抚着下巴说。
   「你......」绣云噗哧一声,再也忍不住的被这番对话给逗笑了。
   顾天佑如释重负地说:「太好了,妳总算笑了,要是妳再不笑,我真的拿不出更好的主意来让妳消气。」
   「为什么要这么在乎我消不消气?」绣云不解地问。
   「对于自己喜欢的姑娘,当然在乎了。」顾天佑不假思索地回答。
   「你......别乱说!」绣云跺了下莲足,听这个知县大人说话老是不正经,可是却又总会撩得她心都乱了,实在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妳怎么会以为我是乱说的?」顾天佑轻轻扣住她的手腕,口气也跟着严肃起来。「只要妳答应,我马上就让媒婆上门提亲。」
   绣云被他此刻正经的表情给吓了一跳。「大人怎么可能会想娶我?」
   「自然是因为喜欢。」他当街表白心意。
   「大人......别跟我开这种玩笑......」绣云心慌意乱地低嚷,怕他只是随口说说,更怕自己会当真。「绣云已经到家了,那就先告辞了。」
   顾天佑见她匆匆跑离的身影,心想绣云该不会真的讨厌他吧?是因为之前老是喜欢逗她生气的关系吗?
   要怎么做绣云才会相信自己是真心的?
   看来他得从长计议才行。
   ★★★
   
   过了将近十天,县内没有什么大案子发生,只有几桩纠纷闹上了官府,不过很快的便迎刃而解。
   这天卯时都快到了,顾天佑打着呵欠,才喝了口碗里的白粥,接着便听到跟班匆匆来报。
   「大人,有人到衙门击鼓鸣冤!」跟班奔到桌旁叫道。
   顾天佑两、三口便把粥喝完。「把我的官服取来!」
   「是。」跟班速速去拿。
   「击鼓鸣冤的是谁?」顾天佑一面换上官服,一面问道。
   跟班递上补子上绣有鸂鶒的补挂。「是位张大娘......她说女儿昨天深夜在婆家悬梁自缢,直到寅时才被发现,可是她不相信自己的女儿会做那种傻事,一定是被丈夫和婆婆害死,所以就告到衙门来了。」
   「这样啊......」顾天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佑沈吟了下,然后戴上凉帽。「走吧!」
   因为官宅跟衙门很近,几乎是相连,走个几步路就到了。
   来到大堂,顾天佑在公案后头坐下来,只见公堂上悬挂着「明镜高悬」,比喻官吏能明察秋毫,光明正大,执法严明,公案后则是悬挂「海水朝日图」,象征着官员「清似海水、明如日月」,更不用说「肃静」、「回避」牌分竖两边,而衙役也分别站在两旁,凝肃的气氛油然而生。
   「啪」地一声,顾天佑拍下惊堂木,望向跪在底下的老妇,只见她老泪纵横,不断低头拭泪,相当伤心。「妳就是张氏?有何冤屈?」
   张大娘呜咽地说道:「大老爷,民妇的女儿嫁到王家十几年,当初以为两家都住在吴县,母女俩还能有个照应,想不到......嫁过去之后天天吃苦受罪,就算民妇生病了,也不让她回娘家探望......婆婆和丈夫更不把她当人看,这会儿却突然上吊死了......请大老爷作主......民妇的女儿不可能丢下我这个娘寻短的......」
   「你带几个人跟仵作过去瞧瞧!」顾天佑跟距离最近的捕快说道。
   几名捕快才要走,张大娘又悲从中来的哭喊。「启禀大老爷,王家欺人太甚,说要马上办丧事......将我女儿抬去山上埋了......分明是心虚......」
   顾天佑当机立断,马上又交代了几句。「除了仵作之外,没有本官的命令,谁也不准动那具尸首。」
   几名捕快立刻衔命去办了。
   「大老爷,求你替民妇的女儿伸冤......」张大娘不断磕头哭道。
   「只要是真的有冤屈,本官自然会为她讨回一个公道。」顾天佑语气沈着的安慰苦主。「妳先起来吧!」
   张大娘一面拭泪,一面道谢。
   等了大半天,都过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人回报目前的状况,顾天佑索性从公案后头走出来。
   「看来本官还是亲自走一趟好了。」他不喜欢什么事都不做,只是在这儿空等。「张氏,妳也一起来。」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张大娘听说这位新知县是个好官,这会儿真的相信了,要不然有哪个当官的这么勤奋,愿意亲自到现场。
   在张大娘的带路下,一身官服的顾天佑用步行的方式前往王家,见他尽管挥汗如雨,不过却一点都不在意,经过身旁的吴县百姓们无不用爱戴尊敬的目光看着他,因为这位新知县自从上任以来,就经常走出衙门问案,可是鲜少有地方父母官愿意这么做的。
   一行人走在大街上,一路上小桥、流水、人家的水乡美景尽收眼底,只是这会儿没人有心情欣赏。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8-12-27 15:04 编辑

「大人,王家就在那儿!」张大娘指着前方说。
   顾天佑凝目望去,果然在一户人家的门外挤满了街坊邻居,还有几个捕快也在其中。
   「大老爷来了!」有人高喊。
   「仵作来看过了?」顾天佑问其中一名捕快。
   捕快忙道:「回大人,方老还没到衙门,属下已经派人去他家里找了。」
   「还没有到?」顾天佑有些意外,因为方老向来准时到衙门当差的。「王家的人呢?」
   「都在屋里。」捕快回道。
   闻言,顾天佑便跨进门槛,先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盖着白布的死者,然后又抬头看了还挂在梁上的绳子,最后才望向站在角落的王家母子,身上散发出的官威让他们心头一凛。
   「大老爷,冤枉啊......」王婆婆整个人仆倒在县太爷面前,一阵呼天抢地的嚷道。「明明是我这媳妇儿自个儿要寻短......居然说是民妇害的......我也舍不得这么好的媳妇儿就这么走了......」
   长相粗蛮的王大龙也跟着母亲仆跪在地,假哭几声。「都是小的不好......才会让她想不开......是小的该死......」
   顾天佑冷眼看着哭得声嘶力竭的王家母子。「本官重证据,你是不是该死,也得等仵作来验尸之后才知道。」
   「呜呜......人死为大,还是早点让民妇这个媳妇儿入土为安......」王婆婆深怕被仵作看出什么,只想赶快把人给葬了。
   「急什么,就算妳这媳妇儿真的是自缢的,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她为什么寻短?说不定她是受了什么委屈,难道妳要她死不瞑目?」顾天佑这番话说得他们哑口无言了。
   王大龙硬着头皮,点了点头。「大老爷说得是。」
   「那本官就在这里等仵作到来。」说着,顾天佑当真在厅里坐下,也可以乘机观察王家母子的态度和反应。
   这下王家母子可急了,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位新知县这么仔细,而且难缠,想要花点银子收买,手头又很紧,这下该怎么办?
   王婆婆不禁瞪了独子一眼,气他脾气太过冲动,一怒之下就把人给勒死了,害她得收拾这个烂摊子。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7377&chapter=1618879,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