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17 | 浏览:75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啵啵流浪记:啵啵出污泥而不染,是一只难得的好狗 ...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我要打败他和他的十三杀手!”
    “你预期的战斗不会有任何结果,现实一点,还有我呢。”
    “我不信!”啵啵愤怒地叫道。
    腊肠叹了口气,幽幽地说,“我是老江湖了,如果不信我的话,你就去试试吧,你去问问沙漠王。”
    啵啵痛苦地垂下脑袋。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出道(十二)
    王后请啵啵跳舞,啵啵高兴极了。啵啵的舞姿好极了,如果说王后可以与杨玉环媲美的话,那么啵啵的舞姿绝对胜过令杨玉环倾心的安禄山,时而如温和的清风挂在柳枝,时而如撒欢的鱼儿在水面扑棱起一串串水花,时而如老虎大哥伏击猎物,有时候,跟大笨熊一样,摇摇晃晃,憨态可掬,吸引了饲养他们的人和很多狗的注意。王后更是风情万种,**的青春在燃烧,两粒眼珠子变成了嗤嗤嘶鸣着的电光火石,人畜遇上化成焦炭,寒铁遇之即化成耀眼的白亮的液体,灼热气浪,直袭啵啵心脏,啵啵的皮毛在燃烧,啵啵的肌体在燃烧,啵啵的思想在燃烧,继续燃烧下去,核弹头啵啵,要爆炸了!
    大耳朵王意味深长地对身边的护从说,“可惜,你们没有一个比得上啵啵。”
    “可是,我们集体的力量无与伦比。”棕毛狗回答。
    “那你们就拿出你们集体的力量吧。”大耳朵王闭上了眼睛。
    棕毛狗怔了片刻,似乎理解了大王的意思,才说,“我们一定倾尽全力。”
    棕毛狗给日本狼狗红薯和斑点狗使个眼色,他们跳着上去,把啵啵和王后隔开。啵啵和王后好几次几乎要拉着手了,却都被他们强横地隔断。
    该死的东西!啵啵在心里骂。如果不是啵啵还有一丝儿理智在脑袋里盘桓了一圈,这颗核弹头就真的爆炸了。啵啵恨不得把他几个咬死,但他知道,鲁莽的代价是什么,他也记起了腊肠的话,心里一阵悲鸣。
    十三杀手陆续上场,德国的牧羊犬受伤没有康复,一只凶猛的猪狗顶替了他的位置。啵啵冷笑一声,防御着,准备着,如果他们发起攻击,自己就有理由直取大耳朵。啵啵相信,自己纵身一跳之力,完全可以飞过他们的头顶,直扑大耳朵。大耳朵身后的两个护从,啵啵从来就没看在眼里。
    但是,十三杀手只是联手阻隔啵啵和王后在一起,彬彬有礼的样子,很绅士的样子,叫啵啵无所适从。
    “好啦,我休息啦。”王后疲倦,其实是厌烦了,她歪倒在一边,俏生生地**。
    “哈喽,大家休息吧!”自以为是的斑点狗很有风度的叫喊。
    太阳落山的时候,王后请腊肠给啵啵捎来一封信,意思是要啵啵马上离开,否则有生命危险。这时候,啵啵躺在一个角落里想心事。
    “王后说,大王他们密谋,今天晚上等你睡着了,发动突然袭击。”腊肠说,“我们走吧,到一个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地方。”
    “你不是王后。”啵啵决绝地说。
    腊肠觉得受到了侮辱,愤怒地骂一声“王八蛋”,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屁股一扭,走了。
    啵啵即兴奋又失望,兴奋的是王后毕竟惦记着自己,失望的是今生与王后只怕是有缘无分。他决定无论如何要见王后一面。
    王后,我的王后,我爱你呀,啵啵爱你!如果现实允许,我会杀了大耳朵,带你远走高飞,我的王后!啵啵在心里激情地呼唤。
    趁着夜色,啵啵悄悄地进了大耳朵的大本营,挨近了大耳朵的“宫廷”。几个护卫十分警惕地来回走动。王后呢?王后还在里面吗?
    啵啵耐心地等待。终于,他看见王后出来了。护卫问王后有什么事,王后淡淡地回答,“散散心。”护卫们让开一条路,王后款款地走进那一小片园林。啵啵迅速移动身子,靠近王后。
    “谁?”王后小声问。
    “啵啵。”
    “你还没有走?”王后急急地过去,拥住啵啵。
    “我就是死也要见你一面。”啵啵说着,尽情地吻着情人。
    王后爱抚着啵啵的头,幽怨地说,“大王要对你下手了,你走吧。”
    “我们一起走。”啵啵沉浸在无比的快乐中。
    “不行,那样,我们都会死。”
    啵啵听见周围有数十只狗跑动的声音,远处也有至少几十只狗在迅速移动。他拉着王后,要一起逃出去。王后突然努力挣脱,一把掀开啵啵,惊恐地小声呼叫,“快跑!”
    啵啵颓然坐地。他终于明白,自己和王后不是一路的,王后不可能跟自己走。王后的爱情是刺激而又安稳,她不会为了爱情牺牲养尊处优和来到世上唯一一次拥有的生命。
    王后朝相反的方向跑出去,大声喝问出什么事了。
    “奉大王之命,捉拿反贼。”
    “谁是反贼?我吗?”王后厉声喝问。
    “当然不是王后,大王说了,啵啵究竟是杂种,不可靠。”
    “混蛋!”王后骂道,“是谁打败了沙漠王?”
    “请您让开,我们只是执行公务!”领头的狗低声说,“王后您不知道他长着人的婴儿一般的小手吗,他是我们狗族中的异类,大王已经把这个信息照会了所有的狗群,所有的狗群都认为他是个不吉祥的异类,今晚,所有的狗群将合力消灭这个异类。”
    完了,啵啵!王后在心里哀叹一声,看看四周,遍地绿荧荧,是上千只绿荧荧的眼睛,贪婪的眼睛!
    “无稽之谈!”王后的声音明显地疲软无力,如棉花团织成的鞭子抽打在干燥的地上,软塌塌的一点声音被干渴的土地吸收殆尽。
    卑鄙!啵啵在心里骂道。妈的狼群战术
    啵啵知道是呆不住了,不明真相的狗一旦被煽动起来,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燃烧起来,自己就是火海中的一滴水。现在飞越院墙是危险的,他只得借夜色的掩护,钻进了下水道。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三、街头流浪(一)
    啵啵很轻松地逃了出来,顺着水流,出口是污水处理厂。他看看巨大的水塘,应该爬得上岸,就跳了下去,泅渡到水塘边。人的婴儿般的小手帮助他扳着岸沿,他爬了上去。抖抖身上臭气哄哄的水珠,爬到高处看看,不远处是一条市区内河,他看准路线,跑到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啊,清爽多了!轻松多了!但是,知道再回去不容易了。得罪了那么多狗,该得罪的,不该得罪的,四面树敌,已然没有了退路。
    回到大街上,碰上了黑老猫。黑老猫还是披着他的大氅,悠闲地散步。
    黑老猫说,“早知道你有今天,看大耳朵的动作,知道你这几天要吃亏了,所以,我时刻关注着你的行踪。”
    “我?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啵啵说,“出来了,我始终只能在地上跑,你呢,想上天就上天,想入地就入地。”
    “嘿,你就不怕有人把你吃了?”黑老猫像是开玩笑,又像是很认真。
    “吃我?谁敢?”啵啵不以为然。
    “人。”黑老猫说,“你强得过人吗?”
    “我的肉臭。”啵啵笑着说,“论细嫩,还是猫肉。”
    黑老猫有些不耐烦了,训斥道,“我跟你说正经事呢,小辈!如果你想活过明天,你就得听我的话!”
    “有这么严重吗?”啵啵不觉也严肃起来。
    “现在,我们到一户人家的后面去。”黑老猫说着,在前面走。
    啵啵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黑老猫不会欺骗自己,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连忙跟着后面。
    老猫把啵啵带到一个地方,告诉他这里是一个大官的私房,躲在里面,安全得很。说着,跨过铁栏杆,很轻松地进了铁门。啵啵试了试,头放进去很轻松,但还是有些怕卡住。
    “头是标尺,肩是标尺,你只管往里面挤,缩紧身子骨,用点内力。”黑老猫指导着他。
    啵啵的身子还苗条,真的不费什么力就进了里面。
    他们刚找到休息的地方,外面就传来野狗群奔跑的声音。听声音,数量不少。杂杂沓沓,好像是在敲打着羊皮鼓,紧儿密儿,像是有紧急军情。啵啵透过铁门栏杆看出去,几十只野狗群如流畅的流水线,逶迤飘来。突然,他们的面前亮起刺眼的灯光,他们的视力突然受到影响,吃了一惊,不得不猛然刹住身形。就像一艘巨大的船舶突然触礁,船头往下栽,船身拱起,吱呀吱呀地断裂,船尾翘起,又沉下,砸出巨大的水花。他们没有想到,就是这一瞬的停滞,把他们送进了地狱。噼噼啪啪的一阵枪响,狗们陈尸街头。啵啵嗅到了热烘烘的狗血腥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味,在耀眼的光柱里,狗血从枪眼儿里汩汩地流淌出来,迅速凝固成黑色的铁块。狗血里的水分被路面吸收,多余的水分变成蒸汽萦绕在街市上空,空气里搀和着血的腥味狗的汗味和铁的锈味还有人的体味,怪怪的气味如浪潮一般涌进啵啵的鼻孔。他不禁打了一个喷嚏,身上马上爆出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沉住气!”黑老猫低声训导。
    围剿很彻底,放枪的这边,人们吹吹还在冒着烟的枪口,满意地用一条条白手帕揩擦着枪口,然后举起枪,表示他们的胜利。追赶的人,开着车赶过来,跳下车,跑过去抱住玩枪的人。他们没有大声呼叫,但是,他们的行动把他们的感情宣泄无余。亲热过后,把地上的狗柴禾一样丢进车里,然后钻进车里。所有的车发出“呜呜呜”的的声音,如赶花蜜的蜂群一样,展翅飞奔而去。街上,只剩下孤立的街灯,张开一只只红肿的眼睛。
    “这是一条工业街,有做钟表的啦,有做衣服的啦,有做各种各样送往超市的食品啦,到了这个时候,都累了,蜷缩在被子里,就算你把大街掀翻,他们也懒得动,所有,这种地方最危险。”
    “怎么会这样呢?”啵啵看得心惊胆战。
    “有人喜欢吃狗肉。”黑老猫说,“特别是进入冬季了,你得随时防着他们。”
    “他们还会出来吗?”
    “今晚不会了。”黑老猫说,“白天,怕伤着人,他们不会群体出动,但是,你在街上走,一定得傍一个人,他们以为你是有主人的,就不会悄悄地跟着你。”
    啵啵想想,够可怕的,什么人跟着自己,满街的人,你知道会是谁呢?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这条小命就没了,真的很恐怖。
    “也别十分往心里想,平时提高警惕就是了。”黑老猫安慰啵啵,同时继续做技术指导,“好在你的样子很像牧羊犬,你在街上走,只管跟在一个老人或雍容华贵的小姐后面。西洋狗价钱大,人们都会认为西洋狗的主人惹不起,所以不会轻易惹你。土狗贱,肉又细嫩,没人肯养,所以成为嗜狗肉者的猎杀对象,你千万不可以跟他们亲近。”
    “现在可以走了吗?”啵啵问。
    “走吧,暂时安全了。”
    他们从栏杆缝里钻了出来。
    “看来,我没安装铁板门,是对的,救了这一对难猫难狗。”声音从啵啵他们身后发出。
    啵啵和老猫回头看去,一颗硕大的头颅缩进窗户,关上了窗户门。啵啵人立而起,对着窗户做了个揖。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街头流浪(二)
    啵啵不得不独立面对现实。
    大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也有狗的,肥肥胖胖,干干净净,油头粉面,脖子上都套着项圈,项圈上扣着铁链,铁链的另一头攥在老人或大姑娘手里。他们风风火火,他们趾高气扬,他们大摇大摆旁若无人。这一幕一般发生早早上或是傍晚。啵啵不想跟他们打招呼,那些依靠着主人的上等狗也不愿意低下架子结交一只流浪的低等动物。野狗也有的,啵啵为了安全起见,离他们远远地。他在闹市区里大大咧咧地活动,贴着墙角。他知道,如果随便在街道上穿行,不仅很容易被人看出你是一只流浪狗,同时也有被车撞死的危险。得不慌不忙地走在人行道上,如大家闺秀,走出风度,走出气派,走出无所畏惧。
    两边道路上,有坐在角落里卖小东西的老人妇女,有买东买西的男人女人,有散步的老人太太,有急着干什么事行色匆匆的人,有些少男少女手挽着手,悠闲地漫步,有些少男或少女随便在哪里买一个鸭脖子,老是塞在嘴里啃着。这样的鸭脖子,从少男少女的嘴里飞出来,很多成为啵啵补充营养的高级补品。
    啵啵的运气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看见一个小偷跟在一个中年妇女身后,中年妇女停在一家小商铺的门面上跟店主人讲什么,小偷也靠在柜台上装着往里面看,却动手割那女人的包。啵啵是上过学的,知道什么叫见义勇为,觉得自己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管,冲过去,大叫一声,咬住小偷的裤脚。小偷遭受到突然袭击,大吃一惊,马上收了手里的小刀,叫道:
    “哪里来的野狗!”
    中年妇女以为是商铺老板的狗,看着老板,老板却嚷道,“野狗!别慌,我找东西。”
    说着,老板抱起椅子出来,要打啵啵。中年妇女看门边有一只凳子,提起来,狠狠地朝啵啵砸去。啵啵没想到自己的见义勇为被人误会,解释已经来不及,慌忙夺路逃走。一路逃,小偷和中年妇女还在他身后大声呼唤:
    “打死他!那是一只疯狗!”
    好在街上的人都有一种顾全自我、不管闲事的精神,避开唯恐不及,谁真的会招惹野狗特别是一只疯狗?
    啵啵的确是一只不错的狗,临危不乱,虽是逃命,却坚持把尾巴竖起,把头昂起,他要让众人明白,他不是疯狗。
    看看没人真为难自己,啵啵傍在一位健走的老人身后。
    老人的身体结实得跟街面一样,嘴唇下巴刮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残渣余孽,走路一阵风,如果不是长长的寿眉,几乎看不出他多大的年纪。
    有人问老人,“您老原来养狗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
    老人摇摇头。那人**一指老人身后,老人停下来,朝后面看看。啵啵知道这一刻很重要,十分友善地摇摇尾巴,眼里尽量流出温顺的光。看老人不讨厌自己,干脆卧下,在地上打几个滚,把肚皮露出来,手儿朝着天空划拉。
    “不知是谁家的,不错的狗。”老人说,“他的主人可能不在跟前。”
    “狗既然好,好像跟您跟亲近,您老不如带着,做个伴。”那人说。
    “不行,君子不夺人之爱。”老人说完,急急地走了。
    “多通人性的狗!”那人说,“看他的样子,我敢保证,是富贵人家的狗。”
    “你拣个便宜得了,把他养着。”另一个人说。
    “齐老头不是说了吗,君子不夺人所爱,况且,我没地方养狗。”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街头流浪(三)
    啵啵心里很想跟着天天健走的那位姓齐的老人,可是,老人不给他机会。他只好碰自己的运气,每天候着老人,看见老人,摇头摆尾地跟着走一段路。还真有不少人把啵啵看做了老人的狗。
    有一天,啵啵为了找吃的,转到了菜市场。他知道人们把案板上的东西看得很贵重,一只狗,特别是一只野狗,如果偷吃了案板上的东西,一旦被人发现,是走不出菜市场的。他们是一群心狠手辣的人。
    啵啵先卧在一个角落里观看。一个卖南瓜的,手里操着一把大得很夸张的菜刀,看准案板上的南瓜,抡圆膀臂,一刀挥下去,南瓜应声分开成两爿。金黄色的肉,金黄色的瓜瓤,香气喷薄而出,刮起一阵风,扑向啵啵,在接近啵啵的一瞬间,风头幻化成一道纤细的美味,钻进啵啵的鼻孔,直达肺腑。他不觉深吸一口气。旁边的包子笼里散发的热气,也预示着包子快跳出来了,肉香,葱花香,蒜香,源源不断地溢出,聚成一个白色的大蘑菇,那是更诱人的美味佳肴。
    “包子出笼啰!”蒸笼旁一个胖胖的妇人高声吆喝。
    马上,悉悉索索地蹭过来一些人,手里捏着纸币,在妇人面前晃悠。妇人麻利的收过钱,奋力揭开蒸笼盖,一团更大的香得揪心的气浪冲天而起,悬浮在人们的头上,结成一大坨白花花的梅花糕。
    啵啵的肚子里咕噜咕噜叫了两声,香气乘虚而入,悄悄地钻进他的胃里,变成一只拳头,擂着他的肚皮,发出沉闷的鼓响,继而变拳为爪,揪扯着他的肠肝肚肺。这个时候,偏偏有人张开两片嘴唇缝合成的漏斗,手捏一个包子放进漏斗里,那个包子哧溜一声就钻了进去,在那人的喉咙里拱出一道银亮的管状。
    “嘭!”“嘭!”“嗤!”“嗤!”啵啵的肚子里,这种声音更加急促。但是,啵啵知道,那些长着翅膀张开眉眼吐着香气的包子不属于自己。她们一个个震动翅膀,飞进了男人女人的嘴里,溜进了他们的肚腹,然后躺在里面享受胃液的溶解。他只得看看地面,看有从什么人手里逃走的食物没有。
    啵啵见角落里有一个馒头,瘦不拉几的,哆嗦着身子,缩在一旁。不知是谁丢弃的。啵啵想。蚂蚱也是肉!他很小心地坐在馒头跟前,貌似馒头的守护神。他看看拥挤的人们,大家只是瞥他一眼而已。他觉得可以放心的受用了,才优雅着一小口一小口地啃食。狼吞虎咽,是野狗的标志。他一点一点地吃着,那样子,没有人怀疑他是一个富贵人家挑食的公子哥儿,面对着干瘪无味的馒头,提不起丝毫兴趣,好像是被逼着强咽。
    吃完馒头,肚

Rank: 1

91UID
93408286  
精华
帖子
211 
财富
1060  
积分
215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子里擂他肚皮的那只手终于套进了袖筒,肚子里舒服多了,精神也好多了,眼睛也明亮了。啵啵开始随着买菜的人朝里面挤。
    好像有同类的气味,他不觉朝四周看看。不错,一个巨大的铁笼里,被囚禁着至少十条土狗,一个个唉声叹气,静待死亡。挨着铁笼,是一只铁皮圆筒炉子,下面还有燃烧着的柴火。圆筒里冒着热气。
    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腰里系着围裙,围裙已经上了厚厚的一层油,他拿起一柄铁钳,铁钳的头上刚好两个可以掐住狗脖子的半圆。他把铁笼上方的盖子抽动,伸进铁钳,夹住一只狗的脖子,很快地拖出那只狗,再把盖子推拢。狗虽然挥舞着四肢乱蹬,极不情愿,但是,他的挣扎没有丝毫效果,还是被屠夫高高地举起,悬在空中。啵啵虽然看不见那只可怜的狗的眼神,但感觉到那是一双死鱼一样绝望的眼睛,透着空虚,透着惊怖,透着等待铁刀刺破胸膛的绝望。狗在半空,咻咻地喷着气。声音通过铁钳,被擀成薄薄的枯燥的刨花,还没出来就燃成了灰烬,余烟和着干燥的肺气,变成紫色丝线,一缕一缕地被人从口腔里抽出。四肢仍然胡乱地踢蹬,他在跟死亡之神抗争。
    是用刀杀吗?啵啵心在抽搐,抽搐紧缩,血好像一下子涣散开去,心脏里一片空白而紧缩成麻雀蛋大小的石子。
    天啦!不是用刀,男人粗壮的两只手把狗头朝下尾朝上,塞进铁圆筒里,铁钳仍死死地在下面固定住狗的头。啵啵看见铁筒里的热气突然翻腾着上来,一股一股层叠着旋转着冲上来,包围着人和狗,人和狗马上只有朦胧的影子,不一会儿,热气慵懒地翻卷上去,升到很高的空中,混进透明的空气里,这时,可以清晰地看见土狗的后腿在男人巨大的手掌里一阵阵抽搐。他知道那只狗是完了,朦胧中觉得在里面的其实就是自己,开水和蒸汽一起涌进心肺,跟人们往篮球里加气一样,肺叶开始鼓起来,心脏也鼓起来,他听见了心脏炸裂的声音。一阵眩晕,想站起来,四肢却没有半点儿力气。偷眼瞧瞧四周挨挤着的人,还好,没人注意自己。他强行拖着自己几近麻木的身体,扔破麻袋一样,把自己扔在一个角落里,发出疲软的“訇”声,这声音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
    铁笼里的狗似乎习惯了,神情麻木,痴痴地静待铁钳伸进去的那一刻。当屠夫把烫死的狗朝地上猛一掼的时候,他们毫无表情地瞅瞅,然后哼哼唧唧,挤得更紧些,腿脚颤抖如拨动的琴弦。
    另一个人拿起退毛的刨子,在热气腾腾的死狗身上刨,噗噗噗,铁刨所过之处,露出白花花的肉,刺眼的白,暑热天盯着太阳看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