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6 | 浏览:83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不能没有你:麻雀似是飞上了天,却如何都不像是真的凤凰 ...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回到过去的那种到处要饭的日子了。
   “这就是少爷,从今天开始,他住在哪里,你就住在哪里,跟他一起吃饭,一起玩,当然,要是他的脾气实在不好的日子,我们就会让你搬出来住一段时间,等他高兴了又搬回来。”
   “好的,陈叔叔。”
   陈功升又带着她,让她熟悉了一下这个院子的环境,才又带她出来。今天才是第一天到这里,要教她的事情还很多,不可能马上就要她去照顾少爷,这样太冒险了,而且想必她也不懂得怎么照顾这样的病人。
   又跟着陈功升到正院里跟林玲她们一起吃饭。饭桌上,林玲好奇的问朱砂道:“你看到少爷了?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下了吗?”
   朱砂憨憨的笑了,点着头说:“是呀,陈叔叔说,以后少爷住哪里,我就住哪里,以后吃饭可能也不跟你们一起吃。”她笑得开心,一点也不知道同桌的人看她的眼神多么可怜她。
   “玲姐姐,陈叔叔还说,只要我好好的陪少爷玩,不但有吃的住的,每个月还会给我钱呢,等我有钱了,我要买衣服给你。”
   林玲愣了愣,没想到朱砂对她倒这么亲近,她给她的不过是她不能穿的旧衣服罢了。不过,虽然她没有想过要收她的什么衣服,但是朱砂这么说,还是让她很开心,心里对朱砂的感觉又更好了几分。
   “朱砂,要是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到前院来叫我,我在那里打扫卫生呢。”
   “好的,玲姐姐。”朱砂高兴的看着林玲说话。第一次有一个跟自己年龄相近的大孩子这么愿意接近自己,她好高兴啊,是不是以后她也可以像别人一样有好朋友了?嗯,还有少爷,如果她好好的陪他,也许他也会跟她成好朋友呢。
   这么想着,朱砂的这一餐饭,吃得非常开心。也是她自记事以来,吃的最饱,最香的一餐饭了。
   晚上的时候,来了一个年纪更老一点护士,说是来教朱砂怎么照顾张在轩的。带着朱砂在张在轩跟前转了几圈,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又看着朱砂试着做了几样,见朱砂上手很快,似乎没有她们想的那样笨,老护士又去汇报给陈功升,陈功升给张忠仁和郑美芳说了,两人满意的笑了。
   “嗯,不错,不错,就让她试试吧,如果真的能行,那个张小姐不想做也就算了,我看她在家里,也没有用心的好好照顾我们在轩,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哎,也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栓住她呀。”
   “先生说的是,如果朱砂真的能行,我们倒不用再担心隔一段时间就要换人的事,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就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动不动就想离开。”
   “嗯,常护士,你这几天就多来几次,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好好的教一教这个小姑娘,让她尽快的能一个人照顾张在轩吧,麻烦你了。”
   “张先生客气,这是我应该的,不能到府上来照顾张少爷,我真的很抱歉,也只能在这种地方上帮帮你们了。”常护士抱歉的说道。
   张先生他们一家都是好人,生意做的人,本地有很多人都在他们家的公司里上班,如果张家硬要什么人来照顾张少爷,想必也没有人能反抗,只是,张家从来不会做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所以才会护士走了一个又一个。
   送走了常护士,陈功升又带着朱砂回到那个偏院,张小姐是住在这里的,只是不跟张在轩同一个房间,他们中间还有一个空着的房间,是因为当时没有人愿意紧挨着张在轩睡,所以才会空下来。
   “你住这一间吧。”陈功升指着那个早就布置好的房间对朱砂说。这里布置了几年了,一直没有人进来住,来的人虽然不得不跟张在轩住在一个院子里,但是他们坚决不紧靠着张在轩住那个房间,说是没有安全感。哎,要是他说,只要张先生和夫人的心硬一些,恩威并施,怎么可能找不到与少爷同吃同住的人?!少爷有病又怎么样?这个世界,有这种病的人多了去了,别人能找到那样的人照顾,少爷怎么就不能?说来说去,就是先生和夫人太善良,总觉得让人这么照顾少爷,对不起人家。都搞不清楚他们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张家是花钱请他们来的呀,又不是白干活的。
   “好,”朱砂看着被陈功升推开了一半的房门,心里早就快乐极了。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房间啊,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漂亮的家具,光亮亮的地板,大大的窗户,上面还挂着美丽的纱帘,她觉得,就算是她在街上捡来的漫画书上的房间, 也没有她现在看到的这个漂亮。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我会努力
   “喜欢吗?要是有什么不够的,不好的地方,你给陈叔叔说,陈叔叔再帮你弄弄。”陈功升看着朱砂一脸开心得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的朱砂,不由得笑了。
   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姑娘的,真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什么会丢弃了她?还是说,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
   他的大手不由自主的轻轻的抚上朱砂的头顶:“要是少爷真的打你了,只要不伤着他,你也可以还几下手的。别把他打伤就行。”
   “真的可以吗?”朱砂回头,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陈功升问道。
   “嗯,陈叔叔答应你,先生和夫人应该不会怪你的。”陈功升点了点头。张小姐爱不了的翻了一个白眼。张家的人真是狠心,就是这样骗无知的小孩子的。疯子打人,还不许还手,这是那门子的道理?!她就还手!只是那个疯子的力气实在太大,大多数时候,她也只有逃命的份,那里敢停留下来跟这个疯子打架?要是之前说了不许还手,她想,几年前张家就早找不到护士来照顾这个疯子了!
   像是知道张小姐在想些什么,陈功升回头淡淡的瞪了张小姐一眼,张小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躲开了陈功升的目光。这个陈功升也太可怕了,她倒是觉得,这张家的夫妻俩还好对付,就是这个陈管家太精明了,有时候他们都说这个家更像是陈管家的家。
   不过,被这样瞪了一眼以后,张小姐倒是不敢再做各种怪动作,也打消了过后要把这些事告诉给朱砂的念头。反正她没几天是一定要离开张家的,这个小鬼刚好可以接替她。有了这个小鬼,张家的人才会痛痛快快的放她回去,这是她的经验,从前的那个护士不就是她来了以后才得以脱身的吗?
   张小姐看着朱砂,脸上的表情亲切极了,笑着说:“其实小少爷不病的时候很好相处的,你以后要好好的照顾小少爷。我就住在隔壁,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朱砂听了,微微的点了点头。
陈功升看着张小姐,这个姑娘是个机灵的,还好她没有胡言乱语,不然,他不介意在她走之前好好的为难一下子她和她的家人。
   朱砂就在那里住了下来,她也没有问张护士什么事,该怎么做,那位护士阿姨已经教过她,她都记在心里了。朱砂只是静静的观察着张护士的做法,暗暗的都记在了心里。别人都会走的她知道,最后,她得留下来陪这个有病的小哥哥。
   她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反正她倒是挺喜欢这个小哥哥的,啊,不对,她应该叫他做少爷。他们都这么叫。张在轩从来没有过朋友,朱砂也同样。她对于这个小哥哥,心里充满了期待。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天,张小姐又说要出去,院子里就只留下朱砂一个人。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张在轩的房间里,看到朱砂还在蒙着头睡觉。她直觉的觉得那似乎不太舒服,便想也没想的上前去帮他把被子揭开了一点,小声的在他耳朵边轻声叫道:“少爷,少爷……”
  一颗黑黑的头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瞪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她:“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拉我的被子?!”他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青白,不过,朱砂并没有觉得这影响到他的俊美。
  他长得真好看!这是她的第一感觉。朱砂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来,对着张在轩说道:“7,你该起床了,现在太阳都升得好高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呢?”
  张在轩已经变了脸色,他怒气冲冲的看这个对着他笑的女孩子,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子竟然没有被他吓跑?现在的他是清醒的,不然,朱砂可能已经被他暴打一顿了。
  朱砂没有被张在轩那样打过,自然也不知道他的可怕之处,她只觉得,他跟自己一样,是个没有伴的小孩子,虽然他比她好,有好吃的,好睡的,可是他们一样都没有朋友,很可怜的。
  她的小手慢慢的向上伸过去,想拉住床上的张在轩的瘦弱的手指,张在轩惊恐的缩了回了,反射性的就要攻击朱砂:“你滚开!陈叔陈叔,有坏人跑进我的房间里来了!”
  朱砂不禁有些惊恐,他的样子怎么会这么夸张,他的叫声也让她感到有些恐怖。
  “少爷,你怎么了?”陈功升惊慌的跑了进来。他以为张在轩又像平时一样发病了,他的脑海中出现朱砂被张在轩压在地上暴打的场面。
  当他跑进屋里,发现朱砂好好的站着,而他们的7却还躺在床上,不由得喃喃的问道“你们怎么了?是不是少爷那里不舒服?还是……”他叹了一口气,虽然觉得朱砂能一个人在社会上流浪了这么久,应该能应付张在轩的,可是她也不过才刚刚来。那个张护士也真够可恶的,竟然又跑了!
  他艰难的笑了笑,对张在轩解释道:“7,这是给您找来的小伙伴,她会陪你一起玩,她很好哦,不是坏人,你可别打她啊。”张在轩瞪着眼睛看着朱砂,似乎觉得这个女孩子让他感到很困绕呢!
  朱砂稍稍走近了张在轩一些,让他仔细的打量自己,张在轩的眼神迷茫的在她身上扫了一圈,才慢慢的点了点头。
  “她也是来陪我玩的?”他的眼睛里发出奇怪的光芒,似乎很高兴,又似乎很为难。
  毕竟是小孩子,一听说有个玩伴,张在轩的眼睛亮了一亮又暗下来:“我知道,她们就是待几天就走了。”说这句话的孩子哪里像一个有病的人?朱砂好奇的看着他,然后又温柔的扬起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头对他笑道:“少爷,我不会走,因为我没家。”
  这一句话,一直陪伴了她很多年,每次她想要离开张家的时候,张在轩总会用这一句话来堵住她的小嘴:“你走呀,你有什么地方可去?没有我们家,你就什么都没有了。”也因为这句话,她伤心了好久,最后决定离开,寻找一个真正属于她的地方。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她们,当然是不会想到的。
  陈功升看着两人的交流,放心的走了,想必少爷是不会对朱砂动手了,就算是,应该朱砂也知道怎么对付他们的少爷。他一点也不担心朱砂会对张在轩怎么样,这个女孩子虽然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心里地一直保持了一份纯真善良。
  “少爷,我帮你穿衣服。”见陈功升走了,朱砂自然的担负起照顾张在轩的工作来。护士阿姨教过她的,少爷自己什么都不会做,需要人帮助他。所以她见他掀了被子要起来,忙殷勤的给他找衣服来。
  张在轩别扭的看了她一眼,说:“你走开,我自己会穿,你以为我是个笨蛋吗?”他有时候好像听到下人说他是一个疯子,寻是骂人的话,他知道。所以他特别讨厌他们。明明是来照顾他的,却对他一点也不好。
  朱砂不知道这时候又惹到张在轩了,仍是快乐的走到衣柜前把他的衣服拿了出来。
  “你没有长眼睛吗?我的衣服在床边的架子上,那是昨天晚上才换上的,一点也不脏,我要穿那个!”
  “是,少爷。”朱砂伸了伸她可爱的小**,她真没注意到那里有一套衣服,她以为都在衣柜里呢!清楚的张在轩还算是好服侍,别扭了一会儿,就高兴的拉着朱砂,要让她看看他养着的小鱼。
  其实那些小鱼哪里是他养的?那是花园落成的时候,张忠仁和郑美芳就让人放养在里面的了,因为没有小伙伴,张在轩总是站在水池边上看那些鱼,有时候给他们喂喂食,那些鱼一见到他来,就不约而同的游到池边,让他有一种这些鱼都是他养大的感觉。
“好啊,那我们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朱砂期待的问。当小要饭的时间太久了,让她无时无刻都还在当初那种没有饭吃,饿极了的阴影当中。
“你真是馋!”张在轩不满的瞪了她一眼。朱砂见状,也不敢再说想吃东西的话,屁颠尼颠的跟着张在轩走了。
那是一个大大的池塘。里面种着有荷花,养了很多漂亮的鱼,大多数是红色的。不像朱砂过去在小沟里见到的那些灰溜溜的小鱼儿。
“真漂亮啊,这些都是少爷养的吗?”
“那当然。”张在轩自豪的点头。
“我生病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吃的了,妈妈说,以前我不常生病,但是长大以后就常生起病来。我讨厌生病,因为生病,我没有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朋友,也不能跟其他小孩子一样到学校里去。”
他在家里待了十五年,如果是外面的男孩子,这时候说话做事都很像大人了,但是竟然像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不是他的智商有问题,而是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仅仅就跟七八岁的小孩子一样。
这样的他,让朱砂陪伴起来轻松了许多。
但是这样的平静注定不会长久。张护士已经走了近一个月了,朱砂在这里生活得还算顺利。每次张忠仁和郑美芳来看望张在轩的时候,看着朱砂乖巧的站在旁边,两人就打心眼里喜欢:“真是个不错的孩子。朱砂,要是将来你再长大一些,我们就让护士阿姨教你学习那些护理知识,让你也当一个护士好不好?”郑美芳真心的想让朱砂多学一些。这样他们的儿子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顾。而且这些天来,看着儿子的心情似乎比从前好了许多,可以看出,这个小女孩对他们的儿子比原来那些护士要好。看来这一次陈功升真的是做对了!
“先生,夫人,我也可以学那些东西吗?是不是要去上学?”朱砂兴奋的问道。她的脑子里浮现出自己背着书包去学校里,和那少年们一起念书的情形。
她满眼期待的看着张忠仁和郑美芳,张忠仁轻轻的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不行。不过我们可以让护士阿姨到家里来教你。”
虽然跟她梦想的不一样,但是有人当自己一个人的老师,应该也满足了吧?
朱砂看着张忠仁和郑美芳,感激的点了点头:“谢谢先生和夫人!”
回到外院里,张忠仁看着郑美芳说,“你也是情不自禁的吗?那个孩子真的让人喜欢,让人生怜,如果真的想让她学习那些护理知识,我觉得还是要送她去学校里学习一下。不过,因为儿子的原因 ,我想,可以帮她联系一个地方,让她每周去一天就行,你看怎么样?”
“那样也可以,哎,咱们在轩为什么就这么命苦,连一个小叫花子也能去上学,我们在轩却不能去。”
“想开一点吧,都这么多年了。”
郑美芳叹了一口气,跟着张忠仁上了楼。
朱砂来到他们家里以后,社区的来作了登记,把朱砂的户口也落在了他们社区。她就不再是一个身份不明的黑人黑户,而是这个社区里的一员。只是,她依然得住在张家,因为除了这个身份,她还是什么都没有,除非有别的人家愿意收养她。
  朱砂快乐的把这个消息告诉张在轩的时候,他还是好好的站在池子边上看他的小鱼,“少爷,我马上就可以去上学了,我去学护理知识,到时候可以更好的照顾你!”她闪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对张在轩说道。
  张在轩疑惑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似乎没能听懂她说的是什么。当她快乐的再说一遍的时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候,才发现张在轩的眼神很奇怪,幽蓝幽蓝的,十分诡异。
  她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问张在轩:“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张在轩并不说话,对着她嘿嘿的冷笑了几声,突然间伸出瘦长的手来,一下子掐在了她的脖子上。朱砂被掐得呼吸不过来,小脸憋得通红。她一边用自己的手使劲掰着他的手指,一边努力的叫道:“少爷,少,爷,你快掐死我啦!”
  少爷的手那么细,怎么力气会这么大呢?朱砂一边挣扎着,一边奇怪的想着。
  她几年的独自生活可不是白活的,她人不大,但是力气跟张在轩不相上下,比起那个弱弱的张护士来,更强了许多。
  一个要挣**出来,一个拼命的掐着人的脖子,两人扭了几下,自然的就打了起来。
  这不能怪朱砂,因为张在轩动手了,她不还手,张在轩也不会摆手。她只是想挡住他,不让他再为所欲为。
  “都是坏蛋,你们都是坏蛋,啊——啊——”不知道是不是被朱砂打痛了,张在轩突然抱着头叫了起来。朱砂吓得松了手。她可不想真的把张在轩打伤了,她的心里牢牢的记着当初陈功升对她说过的话。她是来陪伴张在轩的,要是他被她打伤,张先生和夫人肯定会把她给赶出去的。她来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越来越明白自己在这个家里所扮演的角色。
  她气喘吁吁的停下手来,关切的上前去扶住张在轩的头连声问道:“少爷,你怎么了?打到头了吗?”她刚才忙着避开他,都没有注意是不是打到他的头了。
  “我的头好痛,像有虫子咬我一样!”张在轩叫着,从来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问他有没有打到头,是不是受伤了。不过,他从前也不会被人这么打的,那些的她护士要不是就是很弱,要不是就是根本不敢靠近他,所以他发疯的时候都只会打伤别人,别人根本不会打伤到他。
  朱砂听了,拉开他的手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头:“少爷,你的头好好的呀,没有破,也没有肿起来。”好奇怪啊,自己应该没有打到他的头才对。朱砂回想起来,记得张在轩从她认识起,就常会打自己的头,她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又摇头。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对于张在轩奇怪的举动,从来没有人问过为什么,因为他是疯子嘛,做一些奇怪的举动反而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一架因为张在轩突然的头痛而停止了,朱砂并没有告诉那个教她照顾张在轩的护士阿姨,因为张在轩就像是骗人的一样,没多一会儿,又好好的,根本看不出来有过头痛的时候。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久。慢慢的,朱砂也寻找出一套陪伴张在轩的好办法来。他清醒的时候,他们一起去给小鱼喂食,他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们在花园里看书,唱歌。
  张在轩是个很漂亮的男孩子。朱砂来了以后,因为心情好了,吃的也渐渐多起来,只不过两年的时间,他已经高出了朱砂许多,远远的看去,是一个高高的英俊的小伙子了,只是他的体形还是有些偏瘦。在他安静的睡觉的时候,朱砂会在他的床边静静的看书,那些书是从学校里带回来的。虽然一周只能去学校一周,可是她的学习成绩很好的。
  “啊——”朱砂伸了个懒腰,把书放在一旁,静静的看沉睡中的张在轩.他看起来好俊美,比起她跟林玲姐一起看的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还要俊美几分。她接触的人多了起来,了解的事情也多了。渐渐的明白张在轩得的是什么病。
  有时候她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张在轩会这样呢?学校里的老师讲,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个样子。可是她问过陈功升叔叔和林玲姐姐,他们都说,少爷小时候好好的,然后五六岁的时候突然就发现是这个样子了。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说是张家的财太大太多,压了他们的福气,所以孩子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少爷,你要是一直清清醒醒的该多好啊,外面的世界很大,你一直待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难道不闷吗?”
  朱砂说着,目光在张在轩脸上慢慢的移动。他真的很俊美。有时候,她发现他也很聪明。因为这身病,他没有上过学,但是却在清醒的时候自己看书,学会了许多东西。张先生也发现自己的儿子头脑在清醒时是极为聪明的,也请了老师在他清醒的时候教教他。他虽然没去过学校,不过他会的东西应该不会比一个高中生更少吧。
  她出神的看着他,心里觉得能陪在他身边真的很好,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到学校学习,也没有一个可以居住还能吃饱饭的地方。这一切,都是他带给她的。
  她用心的描绘着他的脸形,越看越觉得她的少爷很可爱。
  “要是张家一直让我留下来陪伴你,我想我也不会闷的。”不知不觉中,她把他当做自己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任务,也是她生存的基础。
  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的脸上,她担心刺到他的眼睛,让他不好休息,轻轻的站起身来,正想把窗帘拉上,无意间看到张在轩的鼻子里流出一丝极浅的东西来。那东西如果不是光线正好,她站的角度也正好,是不容易发现的。
  “少爷感冒了?”这是她的第一反应。把窗帘拉上,她又回到张在轩的身边,抽了一张纸巾,想帮他把那些水迹擦掉。
  一试之下,那个东西似乎自己干去了一些,她疑惑的抬起纸巾来看,发现那上面竟然不是鼻涕,而是很清浅很清浅的水迹。只是那水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迹竟然有些交颜色。
  “这是什么啊?”她疑惑的看着张在轩,百思不得其解。呆呆的坐在他的身边出神着,这时,一件更加让她惊愕的事情发生了。
  张在轩的鼻孔里悄悄的伸出一丝级细小的东西,像是头发,又像是蜘蛛丝。
  她用手去碰,那东西又缩了回去!这太恐怖了!朱砂倏的站了起来,惊愕的看着还在沉睡的张在轩.她想叫醒他,问问他自己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她轻轻的摇醒了张在轩,问道:“少爷,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鼻不舒服?或者是有什么东西?”
  “没有啊。”他眨着眼睛看,疑惑的看着朱砂,不知道她问什么意思。
  “少爷,那你的头还痛不痛?”她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张在轩的病会不会跟她看到的那些东西有关系?
  张在轩还是摇了摇头,但这不影响朱砂的思虑。她想,她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张先生和夫人知道,最好能找一个权威的医生问一问,也许他们见多识广,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就算少爷的病不是因为那个东西,但是一个人的鼻子里莫明奇妙的出东西来,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好事情。
  对,就是这样。她一想到,就再也坐不住了,笑着对张在轩说道:“哦,那没什么事了,少爷你接着睡。我去前面的院子里去一下,有事情想跟先生和夫人说。”
  “你等到晚上跟他们说嘛,他们每天晚上都要过来的。”自从朱砂来到张家以后,张在轩再也没有搬出去住过。以前倒是在他清醒的时候会搬出去,但现在张在轩却不喜欢出去了,他觉得跟朱砂一起住在这个小院子里非常快乐!
  “我想早一点告诉他们呀。”朱砂安慰张在轩道:“我今天又不用去学校,很快就回来,我回来的时候你都还没有睡醒呢。”
  “怎么可能。我现在就是醒着的!”他已经越来越习惯看见她,每次他希望有人说话的时候她总是陪在他的身边。她不但会陪他玩,还会跟他一起看书,喂鱼。在他清醒的时候,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得,也十分喜欢听他说的那些东西。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真正的喜欢,快乐。所以他也喜欢这种快乐。
  “呵呵,那你再睡一下,我真的很快就回来,很快的。少爷,你想吃什么?我顺便叫林玲姐姐给我们拿一些。”
  “哼,你就是这么馋!”他可没有她那样爱吃,每天小嘴里只要不说话,就恨不得总是在里面放东西。不过,他看到她的小嘴嘟着,满足的吃着东西叹着气,他的心情就会莫明的好,像是他也得到了心满意足的东西一样。
  几年后他回想起这一切来,才知道,原来在这个时候,他已经爱上了。那种感觉就叫**。
  朱砂很快就

Rank: 1

91UID
84882961  
精华
帖子
90 
财富
460  
积分
98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到了前院,张忠仁不在,不过郑美芳在。听了朱砂的话后,她显然十分吃惊。这些年来,换了那么多的护士,她就没有听到有人提起过儿子的鼻子有什么异样。是不是以前他们都忽视了什么东西?
  “你说的是真的?快带我去看看!”她焦急的说道,站起来就要跟朱砂走。
  “夫人,我跟你说,要是你去了以后没有看到也不要马上就不相信,因为我也是看了好久才发现的,而且那个东西因为被我用手碰了一下,就缩进鼻子里不见了。我怕少爷的头痛病跟那个东西有关系,以所才急着来我告诉你们。”
  “好孩子,你这样做很对,我们去看看在轩,他还在睡觉吗?”郑美芳一边走,一边问朱砂道。
  “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不过这会儿大概又睡了,他没有睡很长时间,被我弄醒的。”朱砂吐着舌头笑了笑。
  要不是她好奇的用手去碰那个东西,估计少爷还不会醒来。
  “呵呵,没关系,从在轩病了以后,请来的人之中,就你跟在轩最亲近了,我们都很感谢你。”郑美芳爱怜的看着朱砂,可惜她没有父母,如果有的话,应该是个幸福的孩子。
  张在轩果然又睡着了,不过睡得很浅,她们俩一走进来,他就醒了过来。
  他张长狭长的眼睛,看到妈妈跟着朱砂一起进来了,从床上坐起:“妈妈,你来看在轩了?”
  “是啊,听朱砂说,你的鼻子里有个东西,所以妈妈就赶快过来看一看。”郑美芳爱怜的摸着儿子的头,仔细的看他的鼻子。果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她相信,朱砂不会骗她,她一定是真的看到什么了。这事情,还得跟老公谈一谈,如果儿子的鼻子里真的住了个什么,说不定拿出来了儿子的病就好了。
  张在轩的头痛病已经好几年了,但是因为不是很痛,所以一直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很在意。每个人看到他那副样子,都以为是疯病又发作了,大家都只会远远的躲着他,给他吃那种大剂量的安定剂。
  医生也没有想过他的鼻子里会有什么东西,他们给他检查过脑子,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伤痕之类的,在片子里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黑影。所以他们都认为,他的病属于心里上的,或者是神筋上出了问题,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没有一点儿起色。因为他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那种状态之中上,所以当郑美芳说要让他回家里来接受治疗的时候,所有医生都同意了。他算不上重症病人,住在家里比住在疯人院里要好得多。
  看着儿子,郑美芳说不出的心疼。他小的时候明明是很好很健康的,为什么后来就变成这样了呢?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儿子的头顶,想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