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1 | 浏览:1121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 :新婚之夜, 她看着他与别的女人…… ...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
  不过苏诺终于知道,原来主人那几天跟丞相出去的时候,雪柔就已经在了。
  一个小厮急匆匆的跑进西厢房,对雪柔道:“雪姑娘,王爷正在马车上等你,还请您快些。”余光瞥见苏诺,脸上的不耐便完全显见出来:“你也快点。”
  “王爷在外面等我们。”雪柔一听高兴坏了,拉着苏诺就去换衣服,苏诺勉强堆着笑容,将衣服换了,跟着雪柔往外走去。
  原本并不长的路,不知怎么的竟一下子变得悠长起来。苏诺很紧张不安,她不知道主人今天会用什么样的神情来对她,还是像昨晚那样吗?不,今天那么多人在,主人是不会这么做的,那么……
  王府外面并没有北辰寒的身影,倒是有两辆马车,不过,前面的那辆是相当的奢华,与后面的那一辆形成了鲜明对比,不管从那个角度看也就只是普通的马车。
  雪柔四下里看,问小厮:“王爷呢?”
  小厮指了指马车:“王爷在马车上呢,雪姑娘赶紧上去吧。”
  雪柔向苏诺招招手,示意一起上马车,苏诺便也就硬着脸往前走了几步,小厮将雪柔扶上了马车,苏诺刚要上前,却被小厮一把拦住:“你敢什么?”
  苏诺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只知道用眼睛看着马车。
  小厮了然,嘲讽道:“你要坐的马车在后面。”说着,也不看苏诺,便跳上马车,架起马便离开了。
  这一霎那,苏诺只觉得浑身发冷。她的主人居然连看也不想在看见她。
  后面马车上的马夫不耐烦了,冲着苏诺喊:“你倒是上不上。”
  苏诺赶紧抬头,对着马夫点头,马夫瞪她一眼,苏诺赶忙上了马车。其实这辆马车并不差,只是苏诺坐在里面,空的发慌,四下里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找不到光明的一片黑暗。
  忽然,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起初苏诺并不在意,但立马又涌上一阵,比先前的更明显。苏诺一滞,她不知道这是不是黑夜草的药效发作了,如果是就好了。现在她唯一的想念就是这个了,真是可悲啊!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马车停了下来,靠坐着的苏诺勉强起身,一张脸竟跟出王府的时候相差甚远,勉强的下了马车,一双腿虚软的站在地面上,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苏诺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让她的眼睛瞎掉,怎么会浑身都发虚发冷,连带着意识也在慢慢的被侵蚀。
  北辰寒搂着雪柔径直走进丞相府,苏诺看见,本能的想要跟上去,被那小厮一把拦住:“王爷说了,他不想看见你,让你离他不要超过一百步。”
  迈出的步子一下子僵在那里,苏诺楞楞的站在那里,小厮很不耐烦的道:“你到底听见了没,真是个麻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烦,怪不得王爷那么讨厌你。”
  苏诺有些听不听他到底说什么,只是本能的点了点头,眼睁睁的看着北辰寒和雪柔离自己越来越远。
  一步接着一步,苏诺脸上的表情已经脆弱的想哭,可如同破布娃娃还是站在那里,更没有眼泪掉落下来。
  在北辰寒走了一百步之后,苏诺这才小心的迈步往前走去。还未完全进去,丞相府里的喧闹便已经完全泄出来了,大园子里往来都是人,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几近缩成一团的苏诺。
  北辰寒跟雪柔走到丞相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三个人便都笑了。苏诺远远的看着,夜色下,北辰寒的笑是淡淡的,优雅的,把这个世上的一切都比了下去。
  苏诺的目光不知觉中看得呆了,忽然,一股刺骨的寒冷猛然将她裹着,苏诺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1章 真的瞎了!
  终于发作了吗?
  她有预感,黑夜草的药效正在发作,而且会很痛苦。她不想让主人看见她那个样子,只能转身往黑暗处走去。
  这里是丞相府,她从未来过,只能奢望会有一个角落是偏僻的,没有人的。
  北辰爵的余光一直目送着苏诺走进黑暗,嘴角的笑意依旧是放肆不堪,俯下身,对身边的五六个女子亲了亲,道:“我去小解一下,你们可不许跟别人跑了哦。”
  五六个女子娇笑的打了几下北辰爵,便自顾自的聊起天来。这几个都是北辰爵的侍妾,一个一个长得都很是漂亮。对于北辰爵的话没有怀疑,唯独颜倾城站在那里,一张倾城的脸上有些不好看,看着北辰爵也转身进入那黑暗中,颜倾城也跟了上去。
  苏诺不知道自己走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但总算是没有一个人。苏诺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靠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苏诺很冷,冷得浑身都已经颤抖起来,随即而来的还有痛感。
  苏诺死死的咬着牙,不发出声音来,密密的冷汗从额上大滴大滴的掉落。就在苏诺想要支撑着走远一些,钻心的痛楚铺天盖地将她整个都包裹住,那样的痛,比主人对她用的所有刑罚都要在强烈上好几倍。
  苏诺一下子倒在地上,意识完全的远离。
  北辰爵的桃花眼在瞬间睁大,再也看不下去,一个箭步来到苏诺的身边,在抱起她的时候,整个人都不能相信的傻在那里。银灰色的月色下,苏诺不仅一张脸白的不像活人,连带着七窍也正在往外流着血。
  “小诺诺。”北辰爵一向调笑的脸上满是惊慌,抱起苏诺。
  苏诺想要挣开眼睛但怎么也睁不开,想要听清楚声音也不能,唯一感觉到的就是有人抱起了自己,那个怀抱是那么的温暖。这一刻苏诺很怕,这种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痛苦似乎已经不是简单的瞎掉眼睛那么简单,或许自己就会这样死掉,但也很兴奋,就像个小孩终于做到了大人一直期望的事情。
  苏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的抓住北辰爵的衣襟,很紧很紧,连带着骨节都泛起了白色,就好像害怕这个人下一秒就从自己的世界消失了一样,一张毫无人气的脸上竟笑靥如花:“主人,你再也不用看见我的眼睛了,我已经把它弄瞎了。”
  所有的惶恐担心在这一刻凝滞在北辰爵的脸上,连带着他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目光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苏诺笑的跟小孩一样的脸。
  苏诺有些语无伦次的重复道:“真的,主人不喜欢诺儿的眼睛,诺儿就让它消失了,主人不要抛弃诺儿好不好。”
  风从远处吹来,将苏诺那一身水红的长裙和北辰爵湖蓝的长袍交织在一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起,在风中飘荡着。
  北辰爵说不出一个字,只有胸口大大的起伏着。
  半昏迷的苏诺还想说什么,一张嘴,却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便完全的昏睡过去。
  “小诺诺,小诺诺。”北辰爵惊醒,想要摇苏诺,但又不敢。
  颜倾城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静静道:“王爷。”
  北辰爵看也不看她,道:“快去找太医,快去。”
  颜倾城将双手紧紧握成拳,转身而去。
  园子中依旧是一片嫣红,热闹的不得了。颜倾城急匆匆的跑出来,喘着气到:“太医太医。”
  这一叫喊,园子里所有人都看向她,丞相走到她面前:“出什么事情了吗?”
  颜倾城道:“二福晋昏倒了,很严重,还吐血,我们家王爷现在正看着。”
  北辰寒的双眸瞬间冷了下来:“诺儿在哪里?”
  颜倾城用手一指黑暗处,北辰寒一个闪身便往那里去。
  北辰爵抱着苏诺,脸上的表情凄楚而忧伤:“小诺诺,你为他竟做到如此。”如果有人看见一定会觉得北辰爵是流了眼泪的。
  “你在干什么?”北辰寒一过来,看见的便是北辰爵抱着苏诺,而苏诺一只手紧紧的后抓着他的衣襟,好像什么也不能让她松手似的。
  北辰寒一个箭步走到他们面前,不容分说,将苏诺近似粗鲁的抱进自己的怀里。
  北辰爵的双手一瞬间握紧,随后放开,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站起身来,嘴角依旧是噙着笑,玩世不恭的说到:“你个冰山脸来的怎么这么快,我还想着等我救了小诺诺一命之后,让小诺诺对我以身相许呢。”
  颜倾城带着一群人赶了过来,太医来到苏诺的面前,一张脸上表情不郁:“王爷,要赶紧将福晋放到床上。”
  丞相一听,赶忙上前带着北辰寒往客房走去。不一会儿,原本还满是人的角落一下子便都随着北辰寒走了。
  北辰爵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苏诺被北辰寒抱走,嘴角的笑意丝毫没有退下去。
  颜倾城看着,良久喊道:“王爷”,就在这时,北辰爵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颜倾城慌了,上前要去扶北辰爵,被北辰爵制止了。只是嘴角处留着的那抹血痕,让北辰爵整个人看起来竟是惊心动魄的凄美。
  “居然是她自己下的毒。”北辰爵的声音满是凄楚:“为了他,她居然对自己下毒。”北辰爵笑,好看的脸仰望着夜空,桃花眼的眼角恍若有晶莹的液体流落下来。
  颜倾城一脸的担忧和着急,想要上去扶他,可又不能。
  哇——北辰爵一张嘴,又吐出一大口的鲜血,比刚刚还要多上许多。
  颜倾城一下子跑上去:“王爷,我们回去,我们去找太医。”
  北辰爵拉开颜倾城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的手,站起身来。颜倾城继续劝道:“王爷,你身上本来就有伤,圣药已经没有了,要是再不好好调养,以后一定会落下病谤的。”
  北辰爵轻轻的摇摇头。颜倾城急的有些口不择言:“王爷,她自愿为了北辰寒弄瞎自己的双眼,你何必,何必呢。”
  北辰爵只是笑:“我也不没有办法啊,可是我早已经爱她太深了,太深了,就是小诺诺想要在我面前为了北辰寒自杀,我也不会阻止,我只会陪着她一起离开罢了。”
  颜倾城直直的站在那里,美丽的双眼已经泛着泪光:“王爷,你怎么可以那样做,那城儿呢,那王爷的天下呢,王爷,你绝对不能的——”颜倾城说不下去了,眼泪早就花花的掉落下来。
  “天下?”北辰爵嗤笑:“我要天下何用,上黄泉下碧落,我要的,从来只有一个苏诺而已。”说着迈脚往外走去。
  颜倾城死死的握着双手,眼泪还在大片大片的掉落,轻声的呢喃道:“那么我呢?”
  北辰爵的身形在夜色下显得有些单薄,更多的是寂寞,蓝色的长袍在风中呼呼的飘动,却什么也没有剩下。
  屋内,一片压抑。
  太医收回手,有些为难道:“回王爷,福晋服了过多的黑夜草,虽然下官已经替福晋医治,没有生命之忧,但福晋的眼睛很有可能会——失明。”
  “你说什么?”北辰寒的声音一下子提高。
  太医的身体狠狠一哆嗦,道:“回王爷,服用极少量的黑夜草本身是可以提神的,加多会导致失明,如果过度,会危机生命,而福晋服用过度的黑夜草,能抱住性命已经是大幸,但眼睛就很有可能就——”忽然,太医想到什么道:“但也不是没有救,如果有碧落珠的话,就可以了。”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碧落珠是他们的邻国——楚国的镇国之宝,天上地下也就那么一颗,怎么可能会给他们。这简直就是吃人说梦的想法。
  北辰寒的脸上是一片寒色:“出去”,众人一听,慌忙离开。
  穿上的苏诺是一片安静,虽然脸色已经没有那么惨白,但依旧是没有什么血色。北辰寒握着苏诺的手,双眸里泛着冷冽:“诺儿,不管是谁对你下的药,我一定会把他杀了。”
  冰冷的指尖轻轻的抚上苏诺的脸庞:“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我整整养了你七年,不管是谁都不能伤害你的。”轻轻的抱起苏诺,如同抱着毫无感知的娃娃一般,将她贴合在自己的胸口。
  夜半。
  苏诺皱了皱眉,然后咳了起来。北辰寒一下子惊醒,抱着苏诺问:“诺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苏诺的意识有些恍惚,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漆黑。
  “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诺儿。”北辰寒去抓苏诺的手。
  一听到北辰寒的声音,苏诺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主人。”声音里透着喜悦。
  北辰寒将苏诺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是我,是我。”
  苏诺依旧睁着大大的眼睛,还是没有一丝光亮,忽然,苏诺兴奋的像个孩子似的紧紧抓着北辰寒的手道:“主人,诺儿看不见了,诺儿的眼睛瞎了。”
  北辰寒刚要开口,苏诺兴奋的想要凑上来,更加用力的抓着他的手:“主人,你看到了吗,诺儿那双眼睛不见了,主人再也不用看见了,再也不用看见了。”
  北辰寒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凝滞,一字一字的问道:“诺儿是什么意思?”
  苏诺像个得到了最心爱东西的孩子,开心的在大人面前展示:“诺儿知道主人不喜欢诺儿的眼睛,所以诺儿把眼睛弄瞎了,这样子主人就再也不用看见了,这样子,主人救不回不喜欢诺儿。”
  北辰寒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一脸笑容的苏诺,那笑容过于灿烂,就跟夏日里刺眼的阳光一样。
  苏诺脸上的表情微微收敛,有些紧张的握着北辰寒的手:“主人,你现在不会不要诺儿吧,主人讨厌的那双眼睛已经不见了,而且,诺儿以后还会好好听话的,好好的伺候主人“抬起脸,一双毫无焦距的双眸偏过北辰寒的脸,正对着墙,小心的询问着:“主人不要不要诺儿好吗?”
  “诺儿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就是因为我不喜欢吗?”北辰寒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2章 主人,你生气了吗?
  苏诺乖巧的点点头:“只要是主人不喜欢的,诺儿都会扔掉的。”
  “所以,是诺儿自愿喝下黑夜草的?”
  苏诺依旧点点头。
  屋内的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静的让人心慌。苏诺不安了,她看不见北辰寒脸上的神情,惶恐的不知道该怎么,脸上的表情简直就跟哭差不多:“主,主人,生,生气了吗?”没有回答,苏诺更慌乱了,手足无措的想要下地磕头,可苏诺忘了,她早已经完全的看不见了,就跟一只无助的小兽一样,只能不停的说着:“诺儿知错了,主人不要生气,诺儿知错了,主人不要生气。”
  忽然,北辰寒一把将苏诺抱紧怀里,双手是用力的,将苏诺所有无助的动作都制止了:“我不生气,诺儿,我不生气。”
  苏诺停下了动作,小心的问道:“主人真的不生诺儿的气了?”
  北辰寒抱着苏诺:“真的不生气。”
  “那——”苏诺犹豫的问:“主人喜欢诺儿的礼物吗?”
  北辰寒贴着苏诺的脸道:“喜欢,诺儿送的我都喜欢,只是下一次诺儿要送我东西的时候要告诉我一声,好吗?”
  苏诺温顺的点点头:“那,主人,你不会不要诺儿了吧。”
  “不会。”北辰寒轻柔的拍着苏诺的背:“好了,诺儿不要乱想,好好的睡一觉,明天我带诺儿回家。”
  苏诺轻轻的笑,温顺的点点头。她是知道的,她这么做主人一定是喜欢的,毕竟那双眼睛跟姐姐长得太不相同,主人讨厌也是没有办法的。
  北辰寒抱着苏诺,两个人躺在床上。忽然苏诺小声的开口:“主人,诺儿不是故意让姐姐被人抓走的,如果可以,诺儿愿意替换姐姐的。”
  北辰寒脸上的神情一滞,然后轻轻的应了一声,良久道:“睡吧。”
  苏诺还是顺从的点头,贪婪的呼吸着北辰寒身上的味道。真好,主人原谅她了,不再生她的气了,她又可以跟在主人的身边了,看着主人的!
  忽然思维顿住,苏诺无奈的笑笑,现在看不见了,她差点就忘记了,不过没有关系,主人的样子早已经深深的刻在她的心里了,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马车上,北辰寒一把将苏诺抱起,苏诺吓坏了,连忙道:“主,主人,诺儿可以自己走的。”说着就要自己下来。
  北辰寒制止她:“诺儿不要动,要是诺儿摔伤了,我会心疼的,所以乖乖的,知道吗?”
  苏诺的脸一下子红了,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只想能再次回到主人的身边,照顾主人的生活起居,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主人还能这般温柔宠溺的对她,真的不曾。
  北辰寒将苏诺放在床上,温声的说到:“诺儿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好好的在床上,哪里也不要去,等我下朝了来看诺儿。”
  苏诺想起什么,连忙摇头:“诺儿还没有洗完主人的衣服“说着要下床去。
  北辰寒抱住苏诺:“没关系,我会叫别人去洗的。”
  苏诺傻了,结结巴巴的说到:“可,可主人的事情一向都是诺儿做的,主人是不要诺儿了吗,诺儿会做的很好的,会把衣服洗的很干净的,真的,主人。”
  苏诺慌乱的想哭,如果这样了主人还不要她,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啦。
  北辰寒握住苏诺的手:“我没有不要诺儿,等诺儿身体好一些了再做好吗?”
  苏诺张嘴想说什么,被北辰寒打断:“还是诺儿不听我的话了。”
  苏诺连忙摇头:“诺儿什么都听主人的。”
  北辰寒用手抚摸上苏诺的长发:“我的诺儿这样才乖。”说着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回头道:“诺儿要乖乖等我回来知道吗?”
  苏诺没有焦距的眼睛不知道看向那一方,只是温顺的点点头。
  北辰寒走到外面,对小千道:“好好照顾诺儿,别让她摔倒了。”
  “是。”小千赶忙答应。
  苏诺的嗓子难受,想要下床去拿茶水喝,可脚还没有落地,整个人因为没有力气,便重重的翻下载地上,发出闷哼声。
  “福晋。”小千急忙上前来福苏诺。
  苏诺一时之间愣在那里了,对着茫然一片的黑暗,她这才想起,她完全不知道想要的茶水在哪里,除去这双眼睛之后,这间她看过千万遍的房间,她什么都不知道。
  一种不安蓦然升腾起来,她这才深刻的意识到,此刻她简直就是一个无用的废物,什么都做不了。
  苏诺一下子坐倒在地上。她现在什么都不能为主人做,什么,都不能。
  小千急了:“福晋,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小千,不要吓小千啊。”
  苏诺回神,回过头来,想要对小千笑,可脸却是朝向桌子。小千似乎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了,伸手在苏诺的双眼面前晃了晃,可苏诺毫无反应,这一下,小千急的都要哭了:“福晋,你的眼睛怎么了,怎么了。”
  苏诺不想吓到小千,依旧是微笑,顺着小千扶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我没事的,扶我到床上去。”
  小千连忙扶着苏诺到床上,可一张小脸很难看:“福晋,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怎么会,怎么会看不见?”
  苏诺轻轻的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突然看不见了。”
  小千还想说什么,但苏诺道:“真的没有关系,小千,我口渴,你能给我倒点茶吗?”
  小千连连点头,但意识到苏诺看不见道:“当然可以,福晋想要让小千做什么都可以。”
  苏诺温和道:“真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是个傻孩子啊。”
  小千小心的将杯子放在苏诺的手上,苏诺慢慢的将它喝光,神色一直都是平静的,跟往常没有一丝不一样。
  “小千,你下去吧,我睡会儿。”
  “小千知道了。”小千帮苏诺盖好被子,不放心的又说到:“福晋,不管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叫小千。”
  苏诺的脸朝着里面,轻声道:“好。”
  小千出去,将门关上的瞬间,苏诺的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无声的,顺着脸颊浸没在被子上。
  她竟然忘了,瞎了的人是什么也做不了的,何况是什么都要求完美的主人呢,又怎么会要一个瞎了眼的女奴,怎么会呢!
  可她就算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办,如果重新选择,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那样做的。
  主人不要她的生活,她根本没有要生活下去的理由,根本就没有啊!
  即便,她的结局已经一目了然,赤裸裸的放在那里,可也没有办啊!
  这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等到主人对她的兴趣淡去,将她抛弃,这样双目失明的她,就是作为一个女奴留在主人身边也是不能的了。
  不能的了!眼泪越发的肆意,苏诺死死的咬着牙,不让抽泣的声音发出来。
  最后一次了,不管主人这一回对她宠爱多长的时间,她都满足了,无论如何能让主人再看她一眼,何况还是对她那样的宠溺,她真的满足了。
  主人啊,等这一次完了,她一定会离开的,没有声息的,不给主人带去一点麻烦,一定,一定会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将她自己了结了的。
  正殿。
  北辰岩坐在上边,北辰爵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上,而北辰寒也坐着。北辰岩看着北辰爵的脸问道:“爵儿,你怎么了,不会是生病了,脸怎么这么苍白。”
  北辰爵的嘴角噙着笑,微微起身,玩世不恭的笑道:“有吗,那一定是烟花阁的姑娘们太热情了。”
  北辰岩一听,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一天到晚就知道泡在烟花之地,皇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那里的。”
  北辰爵耸耸肩,笑的越发放荡不羁:“死在美人怀里,那可是我的愿望呢,父皇真是英明。”
  “你——”北辰岩气的哼了一声,转头对北辰寒道:“寒儿,听闻诺儿被人下了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辰寒回道:“诺儿是被恶人下了过量的黑夜草,但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只是看不见了。”
  北辰岩皱眉:“看不见,怎么会这样,那太医说有什么可以医治的吗?”
  北辰寒的脸上并没有特别的表情:“太医说,碧落珠可以治。”
  慵懒在椅子上的北辰爵,那双桃花眼在瞬间亮亮。北辰岩道:“这样啊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那真是可惜了,碧落珠是楚国的镇国之宝,是绝对不会给我们的。”
  北辰寒道:“儿臣也是这么想的。”
  水蓝长袖下的双拳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死死的握住,北辰爵回头,嘴角的笑意很浓郁:“啧啧,小诺诺可真可怜,嫁了个冰山脸不说,居然还不能保护她,真是太可怜了。”
  “不许胡说。”北辰岩喝道,北辰爵耸耸肩,懒懒散散的站起身来:“我说的可是实话哦。”身体微微俯下,凑到北辰寒的面前,四目相对,一字一字道:“要是我的话,一定会把一切都给小诺诺哦,而不是留给她一身的伤。”嘴角依旧是笑着的,连带着和那双桃花眼也是流转浓郁的笑意。
  北辰寒平静的说到:“是我的疏忽,我一定会抓到伤害诺儿的人。”
  北辰岩狠狠的瞪了一眼北辰爵:“寒儿,你别听爵儿乱说,朕知道你也不希望诺儿受伤的。”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