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91 | 浏览:1132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妖娆替身:女*奴的冷夫 :新婚之夜, 她看着他与别的女人…… ...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冰块,你太冷了
  “你怎么不刺。”北辰寒看着北辰爵将剑随意的扔掉,好像受伤的根本不是他一样。
  北车爵依旧是不正经的笑:“我怕你太冰,冰到我的手。”一边说着,一边依旧笑着将身体从剑里移出来。
  “随便你。”北辰寒将剑也扔了,然后转身离开。
  北辰爵看着北辰寒慢慢走远的背影,轻声道:“因为我要是刺了的话,小诺诺一定会伤心的。”
  北辰寒回王府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刚要去正厢房却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往伙房走去,这个时候苏诺是在伙房给他做早饭的。
  苏诺是打死也没有想到她的主人居然会出现,否则她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会让自己瘫倒在地上,虽然,这根本不能随她的意愿。
  “诺儿,你怎么了?”北辰寒一步过去将苏诺抱起来,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却发现这层层的衣服下面竟透着血迹。
  “我,我没事。”苏诺本能的摇头,但身上那些根本没有及时得到治疗的伤口跟扭伤都在狠狠的叫嚣着。
  “该死的,你这样算哪门子的没事。”北辰寒抱起苏诺往外走去,对一边的周管家吩咐:“去把太医喊过来。”
  苏诺狠狠的一愣,她的主人居然为了她去喊太医,胸口猛烈的跳动着,真正是怎么也但不住的。
  只是,苏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北辰寒不仅为她喊了太医,还给了伺候她的丫鬟。
  苏诺动不了身体,勉强转过头去看,这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小丫鬟从来没有见过,温声问道:“你有事吗?”
  女孩看向苏诺,一张有些黄不拉几的脸带着紧张:“王爷让我,伺候福晋,你,你是福晋吗?”
  苏诺一滞,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女孩似乎松了一口气,上前几步来。
  苏诺眨了眨眼睛,再次看向女孩,不确定的问道:“是,是王爷让你来的?”
  女孩点了点头。
  有一种情绪蓦然失控,胸口大幅度的起伏,苏诺只能大口的呼吸,她想笑,又想哭,主人竟然让人来伺候她,伺候她一个女奴。
  女孩被苏诺的表情有些吓到了:“福,福晋,你,没事吧?”
  苏诺连连摇摇头,眼泪却已经直直的掉落下来,这一下女孩真的吓傻了,慌乱的问道:“福晋,你怎么哭了?”
  苏诺赶忙将眼泪擦干:“没事,我没事”,又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将情绪平静下来。
  女孩只能僵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等待着。
  良久,苏诺才完全恢复过来,看向女孩,柔声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小千。”小千回答道。
  苏诺又问道:“王爷为什么让你来。”
  小千摇摇头:“奴婢也不知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道,奴婢是今儿个刚刚被周管家买进来,一进府就遇上王爷了,然后王爷就让奴婢来伺候福晋了。”
  苏诺听着,不知觉出了神。小千小声的喊道:“福晋?”
  苏诺回过神,对着小千微笑道:“小千,不用叫我福晋,叫我苏诺就好了。”
  小千连忙摆手:“小千不敢,小千不敢。”
  苏诺朝小千招了招手,让她过来,小千便走了过去,苏诺拉起小千的手:“小千,其实我并不是福晋,只是一个最低贱的**而已。”
  小千一愣,完全没有想到。
  苏诺继续说:“如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也没有关系的,我去跟主人说,主人应该会让你去别处的。”她只是一个**,不能品白无故的就害了这个小孩啊!
  可她却忘了,其实她跟小千的年龄是相仿的。
  小千连连摆手:“不,小千就跟着福晋,福晋是好人,小千一定要跟着福晋。”
  苏诺抬手怜爱的摸了摸小千的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要是跟着我,就会受到很多的不公平的待遇。”这么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孩,她于心不忍,不公平的一切,只要她一个人承受就好了。
  小千一把握住苏诺的手,眼神异常坚定的说到:“福晋,小千想好了,这一辈子小千就只认福晋这一个主子,福晋就是要赶小千,小千也不会走的。”
  苏诺惊诧的看着眼前纯真的半大的小孩,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这么久了,除了三王爷,她已经习惯了别人对她的所作所为了,可现在竟又冒出一个这么傻的孩子,硬是要跟着她。
  跟着她,有什么好的啊!
  眼睛有些发酸,苏诺赶忙避开脸,轻声道:“我知道了,如果你哪天想要离开了,告诉我一声就好,我一定去跟主人说的。”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一定是假的
  小千咧开嘴一笑:“小千才不走呢。”眼眸里闪动着亮亮的光芒,完完全全的就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苏诺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这么好好的说过话了,但她的病完全不允许她多说,小千看苏诺的精神不太好,这才想起还没有煎药,赶忙去煎了药为苏诺喝下,苏诺喝完药,便沉沉的睡着了。
  其实也不怪她,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好的休息过了,整个王府里向来就是她起的最早,睡得最迟,何况她现在又病的异常严重。
  所以当苏诺感觉到有人在抚摸她的时候,意识还是处在懵懵懂懂的状态,睁开沉重的眼皮就看见北辰寒正半抱着她,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睡意顿时消散,苏诺慌张的要起来,却一下子牵动了身体上多处伤口,疼的所有的动作都停滞了。
  北辰寒突然笑了,将苏诺整个抱进自己的怀里:“是不是很疼的诺儿!”
  苏诺看着北辰寒跟她说笑,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她的主人居然跟她说笑。
  北辰寒嘴角的笑意更浓了,纤长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我的诺儿怎么傻了,该不会是被我迷住了吧。”
  苏诺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这是假的吧,这一定是假的,主人怎么会,怎么会——
  苏诺直直的盯着北辰寒,犹豫不决的伸出手,用指尖轻轻的戳了戳北辰寒的脸,当指尖真真实实触及到那俊朗的脸时,苏诺整个人都惊醒了,一下子从北辰寒的怀里出来,却滚落到地上,伤口瞬时刺痛起来,苏诺完全顾及不上,只知道惶恐的跪在地上:“诺儿该死,诺儿该死,诺儿该死。”
  苍天啊,杀了她吧,她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她的主人做出这样大胆的事情,她真实不要命了。
  北辰寒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又浓了几分,伸手制止了苏诺将脑袋直通通的与地面相撞:“我怎么不知道我的诺儿原来这么可爱啊。”
  苏诺睁着大大的眼睛紧张的等待着。
  北辰寒大手一捞,将苏诺整个又抱进了怀里,苏诺一动也不敢动,任由他动作。北辰寒将脸贴着苏诺的脖颈:“要是诺儿受伤了,我可是会心疼的。”低低的声线,带着浓厚的诱惑。
  苏诺整个人都被蛊惑了,呆呆傻傻的忘了自己所在何处。
  她的主人啊,哪怕是一个眼神就能让她不知所以的。
  小千端着刚刚煎好的药进来:“福晋,喝药——了。”话音刚落,就刚看见满是暧昧的画面。小千的脸一下子也红了,慌慌张张的就要掉头离开。
  北辰寒却开口道:“把药端过来。”
  小千赶忙将药端过去,眼眸却垂得低低的。苏诺看见小千,那晕乎乎的脑海这才清醒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过来,一张脸腾地也红了,想要离开北辰寒的怀抱,却一动也不敢动。
  “去把晚膳传上来。”北辰寒吩咐道。小千应了一声,赶忙出去了。
  北辰寒端起一旁的药:“好了,诺儿该喝药了。”苏诺刚要伸手去拿,却被北辰寒制止了:“我来喂诺儿喝。”说着,也不容苏诺拒绝,便将瓷碗凑到了她的嘴边,苏诺只能顺从的喝了下去。
  苏诺不知道现在的心情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但,她真的很想很想将这些点点滴滴都保存下来,如果,这个世间能买到永恒,苏诺想,她愿意用一切来交换。
  不,即便不是永恒,哪怕是将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温情,能延长一些,她也愿意付出一切的。
  等待北辰寒喂苏诺喝完药,晚膳也已经被摆上了小圆桌。北辰寒便抱起苏诺坐到椅子上,依旧抱着,丝毫没有放下的意思。苏诺虽然很开心,但就这样被亲密无比的抱着,一张脸已经红得能滴出血来。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吃饭也可以很甜蜜
  北辰寒一边喂着苏诺吃着东西,一边问道:“诺儿,送你的小丫鬟喜欢吗?”
  苏诺乖乖的张嘴,吃掉夹来的菜,温顺的点头。
  “喜欢就好。”
  不远处的右前方是一座假山,一大块一大块的巨石堆砌在一起恍若是真的一般,只是在现在这样的夜晚,没有了明亮的光线,只投落下一大片的暗影,黑漆漆的,便再也看不见什么。
  一个修长的身影却依靠在中间,悠长的视线从开着的门直直的将里面的一切尽收眼底。少年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没有任何的动作,也看不出处在暗处的脸上是什么表情,只是那狭长的桃花眼流转着银灰色的光芒,就跟夜空稀疏的月色一样。
  北辰寒将脸贴着苏诺,低沉的说到:“我都喂诺儿吃饭了,难道诺儿不觉得要做些什么感谢我吗?”
  苏诺愣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北辰寒继续道:“比如,亲我一下。”
  苏诺整个人都傻住了。北辰寒的唇已经凑到了她的耳际,那炽热的气息喷洒在那,惹得苏诺不禁将身体缩了缩。
  “诺儿。”北辰寒蛊惑的喊道。
  苏诺握了握袖子下的手,慢慢的将脸转过去,心脏在砰砰的跳动着,那声音强烈的好像就要从她的身体里面跳出来一样。
  北辰寒没有动,只是嘴角留着笑意。苏诺看得清清楚楚,这样的主人她从未见过。心跳似乎又在这一瞬间停止,然后,她就那么直直的吻上了北辰寒的嘴唇,北辰寒脸上的笑意更浓了,长手一圈,加深这个吻。
  夜风轻轻的吹起,将假山后那少年湖蓝色的长袍吹抚起来,一双漂亮的眸子慢慢的闭上,然后一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幽径的小道上,少年径直的走进了苏诺的那间小木屋,推开那扇吱吱嘎嘎的小木门,将一直握在手上的药放在桌上,指尖来回轻轻的摩挲着瓶身,良久,转身走出小屋。
  银灰色的月光落在少年的脸上,露出他好看的脸,那嘴角依旧噙着那丝笑意。然后北辰爵安来时的路离开。
  西厢房。
  雪柔从椅子上起来:“王爷不是已经回来了,怎么还没有来。”
  一旁的婢女瞧了瞧雪柔的脸色道:“听说王爷现在正在正厢房,和那个**一起吃饭。”
  “什么?”雪柔一下子变了脸色,看向那个婢女:“你说王爷正在陪那个贱女人吃饭。”
  婢女点了点头。雪柔紧紧的握住拳,咬着牙道:“我倒要看看区区一个低贱的**有什么能耐绑住王爷。”说着便往正厢房走去。
  北辰寒将一块肉夹到苏诺的面前:“诺儿,你要多吃点肉才行,这身上居然连一点肉也没有。”
  苏诺轻轻的应了一声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顺从的将肉吃进嘴里。其实她已经完全饱了,就是再多吃一点东西都觉得恶心,但她不想扫了主人现在的兴致。
  “王爷。”雪柔还未进来,那柔软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苏诺蓦然抬起头,正好与一身艳丽的雪柔相对视,苏诺马上就低下了头。
  雪柔看见北辰寒将苏诺抱在怀里,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即带着笑道:“原来王爷是在姐姐这里,柔儿还以为没有回来呢。”一边说着身体已经贴上了北辰寒的身旁。
  北辰寒淡淡的应了一声,一边又将一块肉夹到苏诺的嘴边,苏诺偷偷的去看雪柔,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将那块肉吃尽嘴里。
  雪柔的眼眸瞬间闪过一丝阴狠的光,嘴上道:“王爷对姐姐真是好啊,看得柔儿都嫉妒了呢。”
  苏诺脸上满是尴尬,低垂着头小声的说到:“主人,我,我自己吃就好。”一边说着就要离开北辰寒的怀抱。
  她并不想让别人误会,她只是主人的一个**,只要实实在在能呆在主人身边一辈子就满足了,争宠什么的,跟她从来搭不上关系。
  “别动。”北辰寒没让苏诺离开,反而将她抱得越发的紧,贴着苏诺的耳朵道:“诺儿该不会是害羞了吧。”然后头也不回的对雪柔道:“柔儿好没吃饭吧,回去吃饭。”
  雪柔的手一下子握紧,笑道:“那柔儿先回去了,王爷和姐姐慢慢吃。”
  一离开,雪柔的眼眸里满是阴狠,咬着牙一字一字的吐出:“苏诺,这是你自找的,居然敢跟我争,我一定让你悔不当初。”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傻妞,羞涩什么?
  万花楼里正一片歌舞喧闹,二楼的一间上好的雅间也好不热闹。
  北辰爵整个人慵懒的依靠在椅子上,脸上满是放荡不羁的笑意,一双眸子轻佻的看着正坐在他身上的花娘,然后悠悠的开口:“这要喝酒可不行,还是让我来教教莺儿吧。”说着一口将桌上的酒喝进嘴里,然后附上身上叫莺儿的嘴,放肆的吻起来。
  哇——一旁的五六个花娘一下子沸腾了,嚷嚷着道:“三王爷你可不能偏心,我们也要呢。”
  北辰爵放开身上的人,笑道:“当然,你们每个人都有。”说着便一把拉过最近的一个花娘,喝了酒,再次吻上花娘的唇。
  那吻深入,激烈,而充满了挑逗,但更多的是轻浮。
  北辰爵将屋内的花娘逐个都吻遍了,然后又靠在椅子上,那流转四转的眼眸扫向身边的花娘,道:“那现在有谁想要试试更深入的。”说完眼角一勾,那眉梢处的风流便完全的泄了出来。
  花娘们一时之间都看得傻住了,回过神来都围了上去。北辰爵也不动,就那么笑着,任由她们给他宽衣解带,在他的身上挑逗煽火。双眸却是仰望着上方,脸上的笑一点一点被扩大。
  ……
  一大早,苏诺本能的就醒了过来,看向一旁,却正好与北辰寒的眸子上对视:“主人。”
  北辰寒将怀中的人抱紧了一下:“怎么醒了?”
  苏诺看向外面,天色竟早已放白,苏诺慌张的想要起床:“诺儿,诺儿马上去做早点。”
  北辰寒一把拉住苏诺,将她又带回了怀里:“不用了。”
  苏诺为难了:“可——”
  北辰寒截断她的话:“诺儿可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在病好之前不能下床,知道吗?”
  苏诺还想说什么,但看着北辰寒,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好了,继续睡吧。”说着北辰寒放开苏诺,从床上起来。
  苏诺一下子也从床上起来:“诺儿来伺候主人穿衣。”说着就已经去拿衣服了。
  “你啊。”北辰寒的话里竟带着那么一丝宠溺:“也好,换了别人,我还真不习惯。”便站直了身体任由苏诺伺候着。
  身体还是痛的,但此刻苏诺只觉得就是这痛楚也是幸福的。一直到北辰寒去上早朝,苏诺还是在傻傻的笑。
  但让苏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连两天北辰寒都是跟她在一起,每晚不仅给她喂饭,还给她上药。
  这样不真实的事实让苏诺有些晕头了,虽然她知道这是主人突如其来的兴趣,以前也是有过好几次的,每次都会很温柔的宠她,然后等到腻了就把她打回原形。
  可,不管多少次都没有关系,何况,这一次主人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温柔宠溺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笑容慢慢的攀上苏诺的脸,一直一直下不去。
  可苏诺不知道的是,这样的笑也只有现在,在她日后的一年接着一年之中,便是连个想念也是不剩了的。那些个现实比她想象的还要残忍千万倍,即便是她那深入骨髓的感情,在最后的时候也被消磨的一干二净。
  北辰寒回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苏诺一脸傻笑:“诺儿,你这是在笑什么呢?”
  苏诺猛然回过神,看见北辰寒,一张脸便红彤彤的:“主,主人。”
  北辰寒便过来将苏诺抱进怀里,低声道:“诺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一边说着,将嘴边的气息洒落在苏诺的耳际,苏诺羞得整个人都恨不能钻进地洞里。
  等北辰寒看够了苏诺的有趣模样,开口道:“明天是归宁,诺儿可以回家去看看,还有你父亲。”
  苏诺脸上的羞涩一瞬间停滞,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回家,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回去了。可那里她到底拥有什么?
  那些年的岁月……
  苏诺低垂着的眸子闪过一抹不深不浅的忧伤。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那是她的家吗?
  马车在徐徐的前行着,即便隔着帘子,那街上往来的人声依旧能传进来,但苏诺恍若未闻。
  回家?苏诺只是觉得心底弥漫着一种无力感,那里,真的是她的家吗?
  马车停了下来,车夫恭敬的在外面道:“王爷,到了。”
  北辰寒也没应声,放开怀里的苏诺,便起身离开了。苏诺微微一滞,那身上被围绕着的温暖转瞬即逝的感觉竟有些冷,苏诺收起思绪,赶忙也跟着下车。
  明晃晃的光线照落下来,苏诺站在那里,那苍劲有力的将军府三个字直直进入眼帘,苏诺的身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诺儿过来。”北辰寒不轻不重的说到。
  逆光下站着的男人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甚至是连撇也未曾撇过苏诺。那是她此生唯一的父亲。苏诺只觉得自己的双脚从来没有那么沉重过,艰难的来到北辰寒的身边,视线惶恐的与男人对视,蓦然发现,曾经那个豪情战场的大将军已经时过境迁,两鬓已经是花白,原本刀刃似的脸也刻满了沧桑,唯一似曾相识的只剩下那一双眼眸,依旧是没私心的大义凛然,尤其是看着她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温情。
  “父亲。”苏诺垂下头,颤着声音轻喊道。
  苏清海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淡漠的应一声,便没有其他了。
  苏诺就那么跟在北辰寒的身后,原本就纤瘦的身体可怜兮兮的缩在一起,一双眼眸里有着恐慌和明显的不安。
  是啊,不管多少年,在她面对这个是她父亲的男人的时候,心是在颤抖的。
  那些年的春夏秋冬,她的娘亲总会牵着她的小手,每时每刻的期盼着这个男人的到来。可她娘只是个卑微的婢女,而她,是这个男人醉酒后跟她娘错误的结果。无论如何,再奢望,也不可能期盼到,哪怕一次。后来,她娘终于在她五岁的时候病死了,独自被扔在偏僻木屋的她更不可能能看见这个男人。
  苏诺想要偷偷的去瞧就在眼前的男人,可在看见衣袍的瞬间,终究还是低下头去。
  她没有资格的,不管在这个男人眼里,还是在别人的眼里,苏家的千金从来都是苏夫人生的苏颜,她的姐姐。
  她,只是个卑贱的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眼眸落在地上,瞧着自己的鞋子,苏诺轻轻的笑。
  北辰寒和苏清海说了几句,忽然,北辰寒道:“本王想去看看颜儿的房间。”
  苏清海一滞,眼眸里闪现过忧伤,道:“当然可以。”便往苏颜的住处走去。
  苏颜的住处并不是很大,而且经过这么些年,也带上了些陈旧的味道,苏红的檐角有些刺眼,但还是能看出,这里是相当精致的,也能想象出,当年

Rank: 1

91UID
85889502  
精华
帖子
1082 
财富
5415  
积分
108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5 
最后登录
1970-1-1 
住在这里的女子也是一个相当优雅美丽的。
  苏诺的眸子垂得越发低。
  这个住处在当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过多少次。娘亲在的时候是从来不允许她出那个偏僻潮湿的小木屋的,因为苏夫人清清楚楚的告诉过娘,只要出了这个地,就马上滚出将军府,娘亲为了留在这里,从来不曾出过那个荒废的院子。
  只是后来娘亲死后,她就偷偷的跑出来瞧,她就像一只独具的小野兽,**着别人的温暖,是的,是那样的温暖,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只是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看着,眼泪就那么掉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哭,是因为姐姐有好看的衣裳可以穿还是有好吃的东西可以吃……她不知道。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天蓦然回首,她终于知道当年她想要的什么,只是,那永远也不会是她的。
  她还是明白的。
  苏诺想对自己笑一笑的,但嘴角还没有上扬,就有一股突如其来的力将她整个撞到在地上。
  “啊……”下意识的喊出声音。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