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4 | 浏览:64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血色漫江山 :盘高挂,月华如洗,明亮的月色笼罩着华丽又庄严的 ...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么善茬,从前她得了兄长的命令入宫,和这个妹妹自然要联手对付皇帝,现在看来南风语怕是早就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本宫知道,”南风芷打断李公公的话,勾唇,“她只是忠于皇上一人罢了。”
李公公沉默,南风芷也没了说话的意思,兀自转身背对着他,看着小小的窗口发呆。
李公公站了一会儿,叹气,“娘娘暂时受委屈了。”
罢了,默默离开,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南风府邸。
南风英皱眉听着属下回报,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子,“皇后犯了什么事,就这么匆匆打入了天牢?”
属下道:“宫里的消息,是谋逆大罪!”
“谋逆?”南风英嗤笑一声,“她现在都和那个蠢货姐姐一样迷上皇帝了,哪里还有心思谋逆!”
那属下思索一瞬,回道:“会不会是狗皇帝的陷阱?”
南风英闻言,眼神莫名,半晌,一抹狠厉划过,“总归也是条不听话的狗,带人去天牢守着,找机会把人弄死了吧。”
属下脸色一震,看着男人阴狠的脸色,手脚冰冷,“属下遵命。”
皇后入狱,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公公日日劝说,皇帝恍若未闻,性情愈发冷沉易怒,吓得群臣都战战兢兢的。
“皇上,除了那封莫须有的信,并无任何证据能证明皇后娘娘谋逆,您莫要被一时的愤怒蒙蔽了眼睛啊……”
夜千寒扔了奏折,砸在喋喋不休的李公公脸上,怒声道:“皇后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般不要命地替她说话!”
李公公跪着,声泪俱下,“皇上,奴才只是不想皇上他日会后悔。皇后娘娘当初既然为了您将这皇位从她兄长手中夺过来,今日便不会愚蠢地想要再觊觎什么……娘娘的心意,皇上您不是应该最清楚吗?”
夜千寒抿唇,下意识想到那被小姑娘捂在胸口的烧饼,还有她情意绵绵的眼神,担忧的话语……
“朕不清楚。”
夜千寒在房间踱步,眉头紧锁,“朕登基以后,她便变得刻板无趣,日日耳提面命让朕如何规规矩矩地做好一个皇帝……或许现在在她眼里,她是皇后,朕是皇帝,仅此而已。”
他目露疲倦之色,“朕现在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李公公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惘然,趁热打铁,“皇上何不亲自看看,您英明睿智,只要见了皇后娘娘,好好说说话,她想什么,便能一清二楚了。”
夜千寒心口一动,脚步一顿,停在马屁拍得叮咚响的李公公面前,没好气道:“少来。”
李公公闻言,松了一口气,尴尬地笑笑。
……
天牢,面目普通的狱卒从若水手中接过饭菜,殷勤道:“您就放心吧,大公子早就将里面的人换成了咱们自己的人,这次保证不会出什么岔子的。”
若水叮嘱道:“事关重大,你可得仔细着点。”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您稍等着,小的片刻便回、”狱卒嘿嘿笑着,暗暗接过若水递过来的银子,拎着饭盒便入了天牢,脚步轻快。
一炷香之后,若水瞳孔中渐渐出现了那狱卒的身影,唇角愉悦地勾起,“成了?”
狱卒点头,得意道:“毒药发作,已经昏迷了。”
若水眉眼兴奋地挑起,语气却沉稳,“做得好。”她暗暗递过一袋银子,低声道:“今日你做了什么?”
狱卒心领神会,“在天牢看守犯人,寸步不离。”
若水心满意足,冲狱卒使了一个眼色,便扭着小腰从小道离开了。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夜千寒便到了天牢门口。
狱卒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吓破了胆子,“皇……皇上……”
夜千寒不耐烦道:“皇后在哪里?”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阴毒妹妹
狱卒头都不敢抬,哆哆嗦嗦道:“皇……皇……”
李公公气的眉毛都翘起来了,一脚踢过去,“没用的东西。”转而冲一脸不悦的皇帝道:“皇上,跟奴才来。”
狱卒看着两人进去的背影,瘫软在地,后怕地摸摸自己的脖子,心有余悸。
李公公见南风芷躺在地上不动,兀自打开门,轻声唤道:“娘娘?”
南风芷仍旧是雪白中带着污渍的囚服,娇小的身子躺在地上不动。
感受到身后愈发沉重的呼吸,李公公胆战心惊地提醒道:“皇上来了……娘娘……”
话音未落,明黄色身影便从眼前闪过,蹲了下来,“歌儿?”
南风芷的身子被翻过来,脸色苍白,嘴唇乌青,显然是中了毒。夜千寒脸色一变,一把抱起昏迷的小女人,匆匆往外走,“传太医,快!”
“这……”李公公被南风芷宛若死人一般的脸色吓了一跳,立刻跟上夜千寒飞一般的脚步,神色凝重。
凤翔宫。
夜千寒捧着南风芷的手,冷眼看着拧眉的太医,“皇后如何了?”
太医摸了一把花白的胡子,“按症状来说,娘娘应该是中了夺命的剧毒,只是娘娘除了昏迷之外,并无发作迹象,微臣……”
老太医锁紧了眉头,颇为惭愧,又不知该如何说。
夜千寒不管这么多,直接问,“皇后何时能醒?”
老太医吭吭唧唧半晌,说不出个所以然,“娘娘身中之毒,颇为怪异,她体内似乎有两种毒素在较劲抗衡,臣一时也看不出个究竟……”
夜千寒冷哼,“若是皇后醒不来,朕也不想看到你们了。”
众位太医吓得胡子一抖,“是,皇上,臣等这就去想法子……”
然而折腾许久,众位太医仍旧没人能治好南风芷,夜千寒脸色愈发难看,整日下了朝就守着南风芷,和太医大眼瞪小眼。
天子的脾气也是一日比一日暴躁无常……
南风芷昏迷了好几天,她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整个人置身于白雾茫茫中,找不到出路,似乎有两种不同的力量在拉扯,纠缠,她感同身受,却又看不到源头。
直到其中一股力量消失,南风芷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那眼睛还没来得及睁开,耳边便是一阵嘈杂的呼喊声,夹杂着求饶声,还有男人的暴怒责骂。
“朕留你们何用,废物!”
“皇上饶命啊,娘娘虽然昏迷不醒,可是生命特征愈发旺盛,微臣等……”
“住口,还敢狡辩!”
“皇上……”
众位太医欲哭无泪,这几日能用的法子都用了,皇后娘娘脸色都愈发红润了,可是就是不见醒来,他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偏偏帝王像是易怒的狮子,今日终于发作了。
夜千寒恨恨咬牙,看着这一群老匹夫就来气,“拖出去……”
太医们哭诉的声音刚刚冒到嗓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子眼,女子娇柔的嗓音便响了起来,“你做什么……”
众太医喜极而泣,“娘娘醒了……”
夜千寒懒得理会,转身握住那双娇软的小手,对上南风芷湿漉漉的眼睛,心口一颤,恐慌散去,“你可算是醒了……”
南风芷见鬼一般瞧着他,不明白自己不过是昏睡片刻,再醒来这人居然就转了性子?
“皇上……”南风芷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劝说道:“臣妾已经醒了,便饶过太医吧。”
夜千寒大手一僵,深深看她一样,若无其事地收回手,冲那一群跪着的老太医道:“看在皇后的份上,今日便放过你们。”
太医感恩至极,“多谢皇上、皇后娘娘恩典。”
李公公打发了几人离开,将空间留给帝后二人,自己站在门口守着,表情总算是松懈了些。
夜千寒盯着南风芷,干咳一声,“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不意料太医对她的毒都束手无策,她却自己好了,心中自然高兴。
南风芷皱眉,却是道:“臣妾不是在天牢中吗?”她打量一眼熟悉的寝宫,抬眼儿瞅着严肃的男人,语气更加严肃,“皇上查清楚臣妾无罪了?”
她这坦荡荡的样子倒是教夜千寒一噎,“歌儿……”
这几日,夜千寒冷静下来,回想起南风歌之前对他的好,也明白南风歌不会做这种事。
就算是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在意自己,也不会背叛他。
可是对着女人明亮的眸子,自信的姿态,他忽然说不出这些心里话,只说了句,“这其中有诈,朕已经让人去查了。”
南风芷冷笑一声,瞥了无措的男子一眼,叹气,“臣妾还以为皇上这是又生了气,故意找茬呢!”
“你!”
夜千寒沉了眸子,想发火,想起她受的委屈,又泄了气。
高大的声音猛地站起来,“皇后身子还未恢复,好好休息吧。”他匆匆转身,淡然道“朕还有奏折要看,先走了。”
南风芷冷眼看着,也没有挽留。
夜千寒走到门口,还不见那女人开口服软,回头一看,那不知死活的小女人竟然安心地躺在床上玩手指,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三步并作两步,男人稳稳做回床边,看着南风芷皱起的眉,愉悦道:“李福庆,把朕的折子拿到凤翔宫,朕同皇后一起看。”
李公公闻言,开心得应了一声,“遵旨。”
屋内,帝后二人又开始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说话,画面颇有喜感。
后宫东院是一处风雅的地方,宫殿花园有一处荷塘,风吹云散船荡,荷叶片片遮盖夕阳,白莲花摇曳芬芳。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选妃
女人的一声犀利嘶吼生生打破了此番美景,“醒了?”
若水咬唇,“确实如此,原本太医都束手无策,皇上正发着火要将太医拖出去处置了,那个女人却恰好醒了过来,没事儿人一样……”
南风语握紧了拳头,指甲都陷进了肉里,恍若未觉,“这个**,倒是命大。”
她狠狠唾了一口,随即脸色一变,“皇上呢?”
“一直陪着凤翔宫呢。”若水垂眸,劝导,“娘娘,看皇上这态度,怕是要追查到底了。”
原本以为皇帝对皇后并无柔情了,才敢伪造书信,造成皇后谋逆的假象。给皇帝一个借口顺利废后。
此番看来,好似大错特错。
南风语想起夜千寒阴冷的眸子,肃杀的眼神,打了个寒战,“不能让皇上查到咱们,有兄长在天牢部署,皇上应当找不到什么不力的证据,你去找一个替死鬼,让这事了了吧。”
她掀起宫袍,神色阴狠,“谁下的毒就让谁去地狱扛着。”
若水心领神会,“奴婢明白。”
南风语深呼吸一瞬,平息了心中的不甘,整了整头发,悠然道:“走吧,去凤翔宫看看姐姐病得如何了。”
若水笑的甜美,“娘娘和皇后娘娘姐妹情深,应当如是。”
主仆二人渐行渐远,仪态万千,美丽的容貌下却藏着不为人知的阴暗。
不久,南风芷便听闻下毒的人天牢狱卒,此人出生世家,后因南风家族获罪,家破人亡,故生了报复之心。
夜千寒恨恨地将此人处置了,到底是理亏,也没有在南风芷面前多加提及。
一日,天朗气清。
夜千寒怒意冲冲地下了朝,便往御花园走去,想要散散心。
李公公跟在身后,苦心劝慰,“皇上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帝王三宫六院,也是为了皇家开枝散叶,是好事啊……”
夜千寒蓦地停下脚步,瞪着他,“朕要不要选妃,是朕自己的事情,那些个老匹夫仗着自己有几分脸面便对朕指手画脚,简直岂有此理。”
他的江山是南风歌帮助他从南风家手中夺过来的,朝中不服之人亦有,南风芷从他登基之初便日日监督他勤政爱民,免得落人话柄,渐渐她对他愈发冷淡,只记得自己是皇后,忘了自己还是他的歌儿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造成了两人之间感情的变化,由浓转淡。
李公公无奈,“一时隐忍,才有日后久安。皇上一向大智慧,自然想得通透的。”
夜千寒微微怔忪,道理不假,只是选妃一事提上日程,他却莫名想起了南风歌,当初一个南风语已经造成了两人之间的嫌隙,现在……
“什么人?”
他还在发呆,李公公一声怒吼,将夜千寒拉回现实,眼神一凛,看向身后,“你……”
李公公已然先惊叫起来,“皇后娘娘……”
南风芷一脸不情愿地走出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来,没想到自己偷偷出来探个道都能遇到这厮,真是见了鬼了。
“臣妾给皇上请安。”
夜千寒脸色有些不自然,“你都听到了?”
南风芷想了一瞬,低低应下,选妃什么的,多正常!不过生死关头走了一遭,她也就看清了。
帝王之爱,不管是回忆里夜千寒对‘歌儿’的柔情,还是现在的帝王对生死与共的皇后的莫名情缘,都与她无关就是了。
夜千寒看不透她的心思,想起她的不在意,心中失落,“歌儿……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皇上,臣妾虽然是后宫之主,可是选妃一事臣妾没有经验,不若还是交给语妃去做吧。”
南风芷想得很完美:南风语有事做了,就不会整天盯着她费尽心思了。
夜千寒听了心中一凉,暗暗握拳,“南风歌……”
偏偏皇后娘娘心如死灰之后便愈发不解风情,心中惦记着方才走过的线路,急着回去记下来,也不欲和夜千寒多加纠缠。
“皇上,臣妾大病初愈,想先行回去休息了。”
不给夜千寒说话的机会,她直接转了身,不慌不忙地离开。
李公公悄悄觑了一眼帝王阴沉的脸色,心中叹气,“皇上……”
“那便选妃吧。”
夜千寒却是不想再听,望着南风芷离去的方向冷哼一声,“如你所愿。”
亏得他还百般考虑她的心情呢!
李公公默默低头,“遵旨。”
哎,冤家啊!
夜千寒这边因为朝中大臣的胁迫,如火如荼地开始了选妃,南风芷那边却对夜千寒不闻不问,一门心思计划着逃出皇宫。
没有了南风语的监视,她一举一动都轻松了许多。从前皇帝登基之初,她心怀鬼胎地待在他身边伺候,战战兢兢地不敢多出凤翔宫走走,总是闷在宫里,对皇宫也不甚熟悉。
这一日,她正在房间看自己的路线图,却被凌儿打断,“娘娘,皇上传了旨意,让您主持中秋晚宴。”
南风芷收起图,不动声色的看着凌儿,忽然笑着道:“这事儿想来你比本宫更在行,便交给你去督促着办吧。”
凌儿一惊,“奴婢还要伺候娘娘……”
“不必了。”南风芷捋了捋头发,悠然唤了一声,“蓝芫,进来吧。”
话音刚落,殿中便走进了一个湖绿衣衫的小宫女,模样老实,“娘娘有何吩咐?”
凌儿认出了这是外院伺候的洒扫丫头,心思单纯,她见过几次,没什么大印象。
她好像猜到南风芷要做什么了,当即脸色一变,“娘娘?”
南风芷一笑,指着蓝芫道:“本宫瞧着蓝芫心灵手巧的很不错,虽比不上你心思聪慧,伺候本宫倒也是够了的。”
蓝芫闻言,欣喜若狂,“多谢娘娘恩典,蓝芫一定会努力伺候好娘娘的。”
凌儿隐约知道南风芷的意思了,脸色不好看,“娘娘,中秋晚宴,事关重大,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奴婢恐难当大任。”
南风芷嗤笑一声,“何必自谦,本宫相信你,毕竟有什么样的主子就能教出什么样的奴才,凌儿,本宫看好你。”
话已至此,凌儿已然没有了推**的余地,闷闷道:“奴婢领命。”
只是一转身,她便将此事告知了夜千寒,语气不善,“皇上,娘娘明知奴婢是您的人,还如此……”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计划出逃
顿了顿,瞥了眼夜千寒不善的脸色,收敛道:“奴婢只是不知娘娘到底是何意?”
夜千寒垂眸,不答话,只是兀自批阅奏折,也没有唤她起来,凌儿自然是不敢妄动的。
三个时辰过去,天色都暗了下来,凌儿额间已经冒了细细密密的汗珠,膝盖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恍惚一抬头,眼前是一双镶白玉锦缎墨靴子,上面绣着龙纹。她头一低,连忙道:“皇上……”
声音嘶哑,隐约带着委屈。
夜千寒恍若未闻,从她身边越过,一语不发。
凌儿瘫软在地,看着李公公,委屈至极,“李公公,凌儿何处惹皇上生气了?”
李公公恨铁不成钢道:“皇上当初派你去凤翔宫可不是监视皇后娘娘的,你倒好,现在愈发认不清自己的身份了。”
凌儿不服,“可是皇后娘娘她……”
“住口!”李公公冷斥一声,“帝后情深,岂是尔等卑贱之人可置喙的?”
凌儿眼泪啪嗒一下子掉下来,“奴婢只是为皇上着想,也有错吗?”
李公公冷哼一声,“你既然入了凤翔宫,那皇后娘娘便是你的主子,连这一点都能弄不清楚,还敢到皇上面前嚼舌根子。”
说罢,便匆匆跟上了帝王的脚步,不再理睬哭哭啼啼的凌儿。
南风芷这边可顾不上凌儿又在出什么幺蛾子了,她忙着布置人手,以便于在中秋晚宴上计划好出逃。
蓝芫看着南风芷手中的路线图,有些担忧,“娘娘,中秋晚宴是需要您去主持的,那晚出宫会不会太冒险了?”
南风芷笑笑,“置之死地而后生吧,中秋晚宴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宫宴上,本宫就有机会了。”
蓝芫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忧,却被自信满满的南风芷赶出去,“你别这么杞人忧天了,出去散散心,放松一下,别回头先被自己吓死了。”
蓝芫耷拉着小脑袋被南风芷赶出来,一路漫无目的地走到了御花园,不小心撞到‘一堵墙’,抬起头惊讶道:“公子?”
蓝芫进宫以前无意得到过楚若尘的救助,一直感怀在心,后来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姑娘是南风芷之后,自愿入宫守着南风芷。
上次楚若尘悄悄告诉南风芷蓝芫的存在,出宫在即,南风芷便顺水推舟地收下这个人了。
楚若尘将将扶好她,皱眉,“怎么还是这般冒冒失失的?”
蓝芫一愣,急道:“公子,蓝芫不是故意的,奴婢只是担心皇后娘娘,所以才……”
楚若尘听到南风芷的消息,立刻一惊,焦急道:“她,怎么了?”
蓝芫有些犹豫,捂着唇,“皇后娘娘说过,此事事关重大,不能告诉别人……”
楚若尘气的脸色一沉,“我是别人吗?蓝芫,你别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进宫!”
蓝芫是个死心眼的丫头,她得了南风芷的赏识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便认了她是主子。
“公子……”她摇头,“奴婢不能说。”
楚若尘垂眸,半晌,伸手将她拉到假山后,抬头,语重心长,“歌儿是我心尖尖上的人,蓝芫,她此番要做的事,若是很危险,我必须要帮她,不能让她有丝毫闪失,你明白吗?”
蓝芫眸光一颤,有些心动。
楚若尘再接再厉,“我不会告诉她的,只要暗暗帮助她就好了,怎么样?”
听到这里,蓝芫才重重点头,“奴婢说。”
她压低了声音,在楚若尘耳边低语一番,男子的脸色愈发凝重,“你放心吧,我会帮她的。”
她要放下一切出宫,最开心的人就是他,不管是为了他的心思,还是为了她的安全,他都会帮助她。
蓝芫瞧着他笃定的样子,心神方才安定下来。
……
宫里举办中秋晚宴,南风芷作为皇后主持大局无可厚非,世家小姐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女子琴棋书画,各出奇招,都想要被夜千寒看中,甚至有人别出心裁地替夜千寒画了一幅江山图,旭日东升,江山永固,称得上是旷世佳作。
尚书千金笑意盈盈,看着夜千寒地眼神都快溢出了水儿来,柔情至极,看得一侧的南风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皇上,宋小姐此等佳作着实令人大开眼界。”
夜千寒侧首看了眼南风芷,端庄大方,温婉贤淑,看得人好生气闷。
他故意称赞道:“皇后说的是,宋小姐容貌出众,丹青妙手,才华横溢,堪当兰国第一才女。”
底下议论纷纷,宋婷婷的眉头扬起来,自有一股子清高孤傲,可是面对夜千寒,却全数化作了柔情。
“皇上谬赞,婷婷愧不敢当。”
夜千寒一愣,笑了笑,没有说话。南风芷却忽然道:“恰好后宫姐妹不多,若是皇上满意,不若将宋小姐封了妃,也好入宫同臣妾做个伴。”
无数目光集中到南风芷脸上,贵女的目光嫉妒,宋婷婷的目光含羞带怯,还有一道凌厉的目光,来自于身侧。
“南风歌……”夜千寒脸色一沉,低声道:“你不要擅作主张。”
他举办这个晚宴是想要削弱一些手握重兵的大臣,探查一下他们的底细。南风芷倒好,直接如了那些老家伙的意,给他选起妃来。
南风芷恍若未闻,当着百官的面,扬声道:“宋小姐可愿意?”
宋婷婷小脸羞红抬头看了眼脸色沉稳的帝王,匆匆低下头去,语气百转千回,“娘娘……”
这含羞带嗔的口气……
南风芷撇撇唇,大方笑道:“姑娘家害羞了……呵呵……恰好本宫有些乏了,不若宋小姐陪本宫去走走,说说体己话儿可好?”
宋婷婷欣然应下,“婷婷的荣幸。”
南风芷顶着夜千寒凌厉地要杀人的目光欣欣然走下来,带着宋婷婷离开宫宴。
夜千寒桌子底

Rank: 1

91UID
90433594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下的大手和狠狠捏碎了杯子,李公公低呼一声,微微靠近,低声道:“皇上息怒啊……”
夜千寒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被南风芷气得头疼,夜千寒目光略略一扫,却看见楚若尘的目光一直落在离去的南风芷身上,非常愤怒,“楚爱卿,今日宫宴上可尽兴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