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99 | 浏览:291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忘仙:前尘旧事两相忘,只羡鸳鸯不羡仙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一章 魃姬

  “本想候在门前,等你们一早发现我给你们来一个惊喜的。你们怎么如此等不及啊?”还是那副不正经的样子。
  青青刚刚摔的不轻,脸上有一层薄薄的怒意---如果不是你,我们才不会这么狼狈。却始终没把这句话说出来。转而说道:“谁要跟你走。”
  洛苇却像是在认真思考,对着青青悄悄道:“他可信么?”
  青青看了那人一眼,白泽立刻收起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仰天装作赏月。不忘白了他一眼后,还是认真答道:“嗯。”
  洛苇便帘子一掀,大大方方的上了马车。看着还愣在马车旁的青青,拽了她一把。青青才钻进来,白泽也跟着钻了进来。
  洛苇见了腾出位子,便也不再多言,倒头便睡了去。青青戒备的看着靠坐过来的白泽,半点睡意也无。而白泽已经收起了
  眉间的轻佻,坐在桌边开始剥松子,一边道:“阿七,走吧。”只听一声鞭响,马车开始不疾不徐的动起来。
  “你们去哪里?”白泽抬起头。
  “京城。”盯着白泽手中的松子,青青咽咽口水---这人是故意的吧...
  “哦,这么巧?我也去,顺路吧。”嘴角在看到青青的眼神时勾起好看弧度。
  青青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这人,连帮她们都要找个这么堂皇的理由。
  “听说没有,最近镇上出现了要人性命的女妖。”白泽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闲聊。
  “是么?”岂料旁边这人兴趣缺缺。
  “说来奇怪。那些受害的人都是男子,而且,死相甚惨,有的身首异处,而有的却尸骨干枯,仿佛被瞬间蒸干了身体的水分一般。”
  见白泽似乎是在看自己反应。青青撇了撇嘴,心想,怎样的死法我没见过。还想吓倒我?“哦?”便只是淡淡的回了个字。
  “听闻有人看到凶手是位身着朱衣掩面的女子。听描述,和白姑娘很像。”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姐姐她菩萨心肠怎会无缘无故伤害他人性命。”青青想也不想立马反驳。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啊。”白泽无辜的向她眨眨眼睛,“可镇上百姓不是这样觉得啊,你想想有多少人看过你们家小姐的模样?”满意的见到青青蹙起了眉头。又道:“所以我知道这个消息后就来接你们走了么。我是不是个好人呀~”一脸邀功的样子。
  青青却并未如他想象这般相信,而是摇摇头:“姐姐从未着过朱衣,主要是她嫌颜色太过艳丽。她才不会因为要伤害人做她不想做的事情,而且,她也不会因为担心就躲起来,她一定会向人证明这不是她做的。你是不是在骗我?”那厢,背对着他们的洛苇闭着眼睛,嘴角却扬起了一抹艳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丽的笑。
  “咳咳。”白泽心虚的咳了咳,没料到这姑娘在对待自己在意的人时一点都不迷糊,便也不再胡说八道:“镇上有女妖一事的确是真。官府在查也是属实。不过确实没扯到白姑娘。我...是受故人所托来助你们一臂之力。”
  “所以说,你才不会是那个热心来施以援手的人。”青青斜睨着他,白泽不免有些神色尴尬。似乎从最开始他落给她凉薄贪财的无赖印象后,自己就一直被她所不齿,而自己偏偏不想她用这样的眼神这样的态度来对待自己。一点都不想。
  这次借收到水德所托下山,还不是因为听说青鸟也在凡界,想要有个见她的机会么?还真是自作自受,他抽抽嘴角。
  “来,”他抓起桌上剥好的一堆松子,笑眯眯,像对着一个喜爱的宠物唤着。
  或许是出于本性,青青靠上来,收起了之前的淡淡鄙薄,覆掌接下了他的松子,扔几颗进嘴里,心里想到---虽然这人人品不好,但他的松子还是好香咯。
  见青青露出享受的神情,白泽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马车突然吱呀一声停了下来。“阿七,怎么了?”白泽问了声,却久久没有听到回音,掀开马车帘子,只见阿七目瞪口呆望着前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前方的树林在瞬间凋敝,本该是生机勃勃的绿色树叶此刻正迅速枯萎,片片往下掉,四周不见一个活物。纵是阅历丰富的白泽也被此刻的诡异景象所震撼。青青按捺不住也探出头来,惊呆。
  眼见那枯萎正迅速蔓延至不远处的山上,白泽跳下马车,道:“我去看看。阿七照顾好她们。”
  “我也去。”青青跟着跳下马车。白泽也未阻拦,给了阿七一个眼神,便和青青迅速飞身向前。
  洛苇慢吞吞爬起来,手上拿着一个卷轴若有所思。她老早就发现青青包袱里的这个东西了,本是不经意掉出带着好奇看了一眼,才发现竟是王母给自己的一封书信。信上大概讲明了上次蟠桃宴的前因后果,不出所料,他们一早知道是要发生些事情的。只是利用她之口道出而已。而今,王母要她用青帝之女的身份来平息自西华山带出的这场人间浩劫。事成之后可许她百花之神的身份。
  她扯起冷笑。指尖触到玉佩的温润,她一个女子能做些什么?就连最后的身份给的都是三分怜悯七分假意---谁不知道,得玉佩者本就是百花之神?只是给了自己一个不用再返西华山的理由而已吧。她撩开厚厚的车帘,见着了车外的景象,倒是没有特别的讶异。王母信上还说,似乎那日从西华山上逃走之人还放走了冰宫中所关的一位女子,名曰魃姬。之所以把她关在冰宫中,她想大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约就是因为她本身所带的这样的摧毁的力量吧。
  她轻巧的跳下马车望着这幅凄凉景象。阿七也没有多言,只是默默的站在她的身旁。一股劲风刮过,她的眼前一字排开出现了一群穿着黑衣的人。为首的那个人着一身玄色长衣,浓眉,眼睛却十分小,鼻子坚挺,薄薄的嘴唇透出一股妖邪之气。
  阿七已从腰间抽出刀,护到了洛苇身前。那人目光越过阿七,直直看住洛苇:“姑娘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要我们带你走?”
  洛苇神色自若,颇有些不解道:“你们是谁?要我何用?”
  “我家夫人被一男子喂下毒药,如今又身受重伤。可那人要我们赶至京城方可得到解药。夫人不忍生灵涂炭。我曾见那男子贴身揣着一张画,而画上之人就是姑娘你,想必你在那人心中位置极重。所以姑娘就姑且同我们走一趟吧。那人一副谦谦君子的请人模样,语气中却丝毫不带任何商量。
  “哦?”洛苇诧异,自己并不认识他口中的男子。她前十四年呆在泫溟岛上并未见过几个男子。而后面三年的西华山上所见的男子也不过是寥寥数面。她实在难以把这人口中的姑娘和自己联系起来。“公子你莫不是寻错人了吧。”
  “没错。”那人却斩钉截铁的答道:“尽管只见过一次,但姑娘容貌姣好绝世之姿,当今天下实难找到第二个相似之人。”
  洛苇挑挑眉:“那我若是不跟你走呢?”
  “那就只好委屈姑娘了。”身后的黑衣人整齐划一的抽出刀,仿佛只要那人点头,他们就会齐齐杀过来。
  阿七也是戒备的拿着刀,虽然知道自己能坚持住的时间不久,但是只要能挨到公子回来,一定就有办法。
  洛苇轻轻摇了摇头:“对不起,我真的不认识那个男子。恕难从命。”
  那人眼神一黯,直直朝洛苇而来,那群黑衣人则和阿七打在一起。洛苇灵巧的躲过那人想要抓住自己的手,一个翻身到了马车另一头,同时从鞋里抽出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这是玉儿给她防身的,她一直随身带着,没想到今日派上了用场。那人没料到洛苇竟然贴身带着武器,猝不及防手臂划开一道口子,刀锋极利,立刻血流如注。
  那人却是眼神狠戾,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道:“姑娘,休要怪我手下无情。我本顾念魃姬为你求情不伤你,你却敬酒不吃吃罚酒!”
  魃姬?洛苇眼神一闪。这人口中的夫人竟是魃姬?又一个闪身到了马车之后,眼看躲无可躲,那人已无丝毫顾及。
  呵。洛苇嘴角带起轻笑。其实,是这样的结局也不错的。起码可以重来一次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便闭上了眼睛。
  却听到纷纷倒地的声音,夹杂着闷哼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声。劈向洛苇的那人手也顿了顿,眼光扫向背后,手下竟已无人生还,一刀毙命。他抬头望见几步之外的黑色骏马上坐着一位靛蓝色衣袍的少年,气势傲然,手边还提着一把泛着银光的大刀,大刀边缘薄薄一层血迹,可见自己的手下正是葬于他手。心下骇然,料想他能了无生息的出现在自己几步之遥,如若当时是对自己下手,怕自己也只有当场毙命的份。但素闻九公子温润如玉,即便侠义心肠却从未下过如此狠手,真正少见。他不禁又多看了眼前姑娘一眼。
  不甘不愿的缓缓收起弯刀,对那马上的少年一拱手:“素闻九公子冷月刀杀人快如闪电,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自愧不如。只是这姑娘与你何干,我只是带这姑娘换得娘子一颗解药,并不伤害她性命。”
  马上的少年冷然的看着拱着手的中年人,眼底泛起深深怒意。呵,不伤她性命?刀离她还不到半寸,这叫不伤及性命?“你走吧。”再不愿看他一眼。
  那人愤愤转身,对洛苇撂下一句话:“魃姬她念着你的好忍着伤口疼痛来看你一眼,我们不得已要抓你换得解药时她都不忍。你却如此铁石心肠!”
  洛苇茫然的看着他离去,突然想起一件事。才到西华山时,她对那里的地形十分不熟悉,一次迷路到了冰宫。当时她
  并不知那里关有人,因为这个地方相当隐蔽,四周也并没有侍女。只觉那栋建筑十分美丽,玲珑剔透,靠近却寒气森森。
  里面有一个声音温润的姐姐好心的给她指路,她才得以走回去。只是,无奈那冰宫似乎没有入口,她只能在外面隐约看到一个绰约的身影。那之后,她不时会来和这位姐姐谈天,只是次数委实不多。下山后,她便很快将此事忘记了。想来那就是魃姬了。
  “魃姐姐...她还好吗?”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她不禁喊出声。
  那人身形一顿。背对着她道:“不好,很不好。你看,这片片山林。都是她...”
  “带我去见见她吧。”不只那人,连马上的少年也为她的巨大转变有一瞬间的哑然。
  阿七身负轻伤,恭敬的半跪在马前,道:“九爷。我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白姑娘。我可与姑娘同去。”
  只听马上的少年道:“无妨。你留在原地等你家公子。我和她一起去。”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溶洞
  文璟定定望住眼前的她,白衣胜雪,黑发如瀑,深墨色的瞳犹如一眼清泉,似乎比三月前看到的她更加清丽。自瑶池匆匆一别后,他便朝思暮念几欲寝食难安。他第一次因为一个人才刚见过两次的人念念不忘,心下诧异,又有些不甘,不知她现在如何了。听闻她似乎被赶下了西华山,心中惴惴,只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她。
  回南海向父王禀清事情始末后,终才知道西华山上与自己交手那人正是自己的二哥。于是动身来到安景一路查探,在有些蛛丝马迹之后,没料到竟在顺源楼再次遇见了她,却因有要事在身匆匆一瞥。几个月来的不安却在那一刻荡然无存。
  而今日,因最近临安镇上出现的那些死相怪异的尸体,他才不得已多停留了几天。岂料却遇上了她。
  见她虽然衣衫有些凌乱,但还好毫发无损,一直惴惴不安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眼底的怒意隐去。却见她微微蹙着眉,仿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便伸出手柔声道:“上来吧。”
  洛苇抬起头,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马上的少年。这人剑眉星眸,鼻梁高挺,薄薄的唇,嘴角正微微翘着。料想这个人笑起来必定是温润的。这人三个月内已救了自己两次,而自己却戏耍过此人两次,不免心下惭愧。
  见洛苇似乎有些犹豫,文璟再次发话,语调似在哄逗小孩:“上来啊。”
  洛苇搭上他的手,他只轻轻一带便稳稳的坐上了那匹黑马,平日桀骜的黑马只是微微的打了个响鼻,似乎丝毫不介意多出来的这份重量。文璟心想,想必自己脾气古怪的黑麒麟也是亲近她的吧,自己这马可少有待见陌生人的时候。
  才刚坐上黑马,洛苇便有些后悔,浓浓的男子气息萦绕在周围,让她脸色发烫。后背僵直,仿佛后面有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让她不敢靠近。文璟似乎察觉到她的丝丝异样,不着痕迹的往后挪了挪。洛苇立刻觉得那恼人的感觉减轻不少,心中微微有些感激。这人很是细心。正欲驱马,洛苇瞟见了还半跪在马前的阿七,手臂似乎在刚刚的打斗中受了伤,“呀”了一声,就准备跳下马。
  被一只有力的手生生擒住,她转头一看,后面的人似乎很不高兴。她稍稍挣扎未果,正欲开口,只见那人从怀里掏出一瓶药扔给了地上的阿七,然后用脚敲了敲马的三叉股,马才懒洋洋的动起来。
  前面那人走得焦急,好几次停下来回头等他们,却又碍于自己身后之人的身份没有催促。文璟却不慌不忙,状似闲庭信步,连洛苇都有些焦急,却道刚刚气氛尴尬,不知如何开口。一路走下去确实是荒凉之态,连一只鸟都没有,有些阴森恐怖。走至一处山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坡时,不远处草丛耸动似乎有人正走来,文璟勒住马。前面那人有些紧张,拔出了刀严阵以待。
  洛苇却并不慌张,而是终于想到什么一般低声问:“前面那人是谁啊?”
  文璟挑了挑眉,见身前的这人并未有丝毫慌张,心中感叹这姑娘还真是胆大异常,道:“他是辖管西方的瘟神,名曰元伯。想必你口中的魃姐姐,正是关在西华山上的魃姬。”
  她蹙了蹙眉毛,脸上完全是诧异不解。文璟继续道:“四方瘟神是听取魃姬差遣的,他的出现不正代表着魃姬已经从西华山上逃出来了吗?果然传言不假。”
  她微微一笑:“九公子果然消息灵通。”
  听闻九公子三字从她口中道出,文璟心中却并不觉得愉快,反倒觉得有些堵得慌。
  突然有两个人从荒草丛中走了出来,见着洛苇和文璟一愣,还是洛苇最先反应过来,奔下马,被立马反应过来的青青抱住。而身旁的白泽则是一脸意味深长的看着文璟。文璟被他看的不自在,也下了马,拴好马,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白泽悠悠摇着他的那把十二骨纸扇,道:“你呢?怎么也在这里。”
  “哦,你们认识?”洛苇有微微讶异。
  “那当然。名震江湖的侠义之士龙王之子九爷谁人不知啊。”白泽怪腔怪调。
  文璟倒没他那样别扭,而是慢条斯理道:“他啊。就是个买卖消息的,想不认识也很难吧。”
  洛苇看这两人一个阴阳怪气,一个话中带刺,有些头疼。只好转头对元伯道:“快带我们去看魃姬姐姐吧。”
  见他有些犹豫,文璟道:“大家都是叫的出名号的人,不算外人,你快带我们去吧。你口中的那位姑娘不是还受伤了么?怕是耽误不得。”元伯沉吟,往杂草丛生处走了几步,撩开挡在外面的厚厚的已经干枯的藤蔓,赫然一个矮小的洞穴出现在眼前,道:“其实就是这里了。”
  在旁边久久不语的白泽发了话:“莫不是造成这副凄凉之状的人正是你们要见的人?”见众人未答话,他倒是一脸高深莫测,继续道,“镇上那些尸骨干枯的人也是她造成的么?我们会不会也是如此下场啊...”说罢做出怕怕的表情。众人无语。
  元伯倒是认真道:“那药反复发作只在每隔三天的子时,而且自她受伤后,仿佛灵力分散,破坏力有所衰减。大家尽可放心。”青青朝洛苇吐吐舌头---这破坏力竟然叫有所衰减...
  便不再迟疑。青青跟在元伯之后,接着便是白泽,洛苇,文璟垫后。一进入洞,光线陡然暗了下来,元伯拿出火折子,点燃自制的火把,文璟也快手快脚的做了一个,点燃。见青青看他,白泽扁扁嘴,道:“有两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个够啦。我衣服这么白,烫坏了可不好。”便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进洞只十余米便觉得有寒气袭来,白泽轻轻拉了拉青青,两人靠得近了些,青青有些别扭,洛苇正揶揄的看着前面两人,不防身边男子气息迎上来,抓住了她的手,她使劲抽却抽不出,不免生气---为什么这个人总是不顾自己的感受就拉住自己的手?
  那人却浑然不觉,反是自然的低声问她:“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感受到那只大手传来的温度,洛苇见前面的人并没回头的意思,也只能任他牵着。没看到身旁人露出的狡黠的微笑。
  借着火光,进入到洞里才发现,原来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溶洞,尽管火光并不算强烈,但洞里的石花,石钟乳,石柱比比皆是,在微弱的光下反而显出一种精心的美。洛苇早见过北海的飘渺,西华山的绮丽的,可是这副景观绝对不逊于这两个地方的任何。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狼族
  本应该潮湿的洞穴,越往里走反而显得越来越干燥,连最开始进洞时有浅浅小沟的地方,进到里面却只有沟壑的痕迹,不见水。元伯解释,原来魃姬因三百年前犯了天条被王母关在冰宫中,后被逃出天牢的敖冲以王母释放为借口让她喝下毒药放走,下山后发觉自己中了毒,召来西方瘟神后,便将她安排在了这个洞里调理,无奈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瘟神跟踪了敖冲许久,也婉言求过解药,他却从未松口,只道前往京城自会亲手奉上。魃姬认为这不过是一个诡计,她以这样出现在京城,势必引起大乱,于是只好一日复一日的呆在洞里。可是近来附近的临安镇似乎出现了妖物,魃姬在元伯跟踪敖冲时出去过一次却负伤回来。元伯只好出下策去寻找偶然看到的敖冲怀里藏着的画上的女子。谁知这女子竟是西华山的人,于是不顾阻拦魃姬硬是去见了她一面,回来时身上带伤并没行多远便晕了去,醒来便是方圆十里万物凋敝。元伯深感必须找到洛苇才是解救魃姬的唯一方式,于是便有了之前这一出。
  白泽一脸的原来如此,问道:“那镇上所出现的尸体怎么解释?不是魃姬毒发时造成的么?”
  元伯犹豫,但还是点点头:“那些尸骨干枯的应该是。但其他死相甚惨的应该是妖物所为。”
  “呀,那岂不是伤害无辜啊?你们做神的怎么可以这样?”白泽开始大呼小叫。元伯脸色有些难看。
  文璟白了他一眼,道:“瘟神说要死一千,你也说不了半个不字。”元伯脸色更难看了。
  洛苇轻轻的摇了摇文璟握住自己的手:“那么说瘟神不是什么好神仙了?那魃姬呢?”虽然声音很轻,但元伯明显还是听到了,所以他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文璟瞟瞟那只温软的手,心神一荡:“神也有各自的职能。有的是令人生,而有的是令人死。各司其职罢了。而且,”他故意顿了顿,“那些尸骨干枯的人,似乎并不是临安镇民...”
  众人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虽然溶洞错综复杂,还有很多迷惑性的小道,还由于里面景色的绚丽,很容易迷路,但好在有元伯的引导,于是众人终于绕过一个石柱后看到了躺在一块大大的平坦的石钟乳上的红衣女子。
  众人走近,发觉她似乎在昏迷,并未察觉有人靠近。元伯道:“魃姬她似乎越来越衰弱了。怕是快支撑不住...”洛苇这才是第一次见她,丝毫不见有几千岁的样子,似乎是因为冰宫有驻颜的奇效,她还保持着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别有一番成熟的风韵。一身红衣更衬得她冰肌玉骨,果真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手已经搭在了魃姬手腕上的白泽道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不就中点毒,受了点伤,哪有那么夸张。”
  元伯有些吃惊。文璟道:“这人虽然不正经了那么点。医术和他的消息一样,还是很可靠的。他说能治一定没有问题。”
  “对的。你放心吧。他很厉害的。”一直未发话的青青也安慰元伯道。是的,她自己曾亲自挑选了两个明显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的人丢给他,目的只是为了取笑他给他难堪,谁知他竟然把他俩救活了,虽然这人很无赖的狠狠敲诈了她一笔,后来他也因为殚精竭虑休息了整整七天...但是,撇开这些不说,青青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厉害的。
  见得到了青青的肯定,白泽立刻神采飞扬,尾巴都翘上了天。扬扬下巴对洛苇道:“你,留下。其他的人你们都出去。”
  “我?为什么?”洛苇疑惑。
  “你跟她熟嘛,我要看她背上的伤势,难道你想我亲自脱她衣服么?”说罢眼神挑衅的看了文璟一眼。
  “你最好见好就收。”文璟瞪了他一眼,心中恼火,难道他看出来了自己心中所想了?
  白泽心里想的却是:他才不忍心自己的小青青碰到血啊什么的,最讨厌了...
  洛苇扶住魃姬,让她背对白泽,轻轻褪下衣衫,伤口只是做过简单的包扎,经昨晚的折腾,似乎又扯开过,衣衫都有些粘到了伤口,几乎褪不下来。等到伤口完全暴露在面前时,洛苇禁不住轻呼一声,皮肉翻飞,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溃烂,洛苇有些隐隐要作呕的感觉。
  白泽一边迅速的掏出药开始做包扎,一边又似乎颇有不甘地朗声说道:“九公子你猜对了。袭击魃姬的应该是狼族,射中他的是狼钩。”随后又低声向洛苇解释:“狼钩带倒刺,刺进去拔出来也会带出皮肉,是极其残忍的一种武器。这种武器只有妖族的狼族所持,不会错的。”洛苇见他额头已见汗,一脸郑重与认真,洛苇心道,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见她发愣,他道是她不理解,继续解释道:“东海之滨有一个小国,名曰狮驼国,是世间妖类聚居的场所。妖王和西王母有过协定,只要不侵扰人类,便可容世间妖物一个栖身之所。狮驼国内最显赫的有四族,分别为狼族,水族,鹰族和狮族。这次魃姬遇上的便是狼族了。”
  洛苇点点头记下了,心头对他的映像已有了改观,真诚的说道:“谢谢你。”
  倒是白泽怔愣了一会儿,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说道:“不必。”
  要配得解药必须要上好的药材,白泽手上并没有,只能带着她到府上,顺便也能更好的调理。元伯衡量了良久,终于同意。而自己则动身继续跟踪敖冲,这也是文璟所交代他的,元伯一向

Rank: 1

91UID
94741294  
精华
帖子
492 
财富
2465  
积分
49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视魃姬为天,不单单是因为她是主子,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发现他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她。所以作为报答,怎样他都是愿意的。虽然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高攀得上她,但他还是一直默默的守护着她。当他听说她被关押的消息时,心中凄切,但是三百年,对他来说也只是一瞬,他根本不介意等下去。所以当她念动那个召唤他的符咒时他几乎欣喜若狂。他终是等到了她,只是没想到,她却身重剧毒,每次看着她毒发,他也只能躲得远远的。心中绞痛,却多么希望自己痛就能让她好过点。终是痴心妄想。
  元伯将魃姬抱出山洞,文璟大方的将黑麒麟让出来驼她,黑麒麟似乎是十分不满意,打着响鼻原地转着圈不肯走。还是洛苇走过去抚了抚马脖子,还在它耳边耳语了几句,黑麒麟才极不情愿的同意了。文璟心下好奇,还是按捺住了问她的心思,牵起马儿。
  临行前,文璟轻轻的拍了拍元伯的肩头,这个男人眼中的关切他都看在眼里,心中为他动容。终是忍不住道:“那位白衣服的公子就是碧云山庄的白泽。他的医术你大可放心。”听闻白泽二字,元伯眼神激荡,点点头再无任何异议,向他们抱抱拳,便离去。
  终于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马车。阿七正在马车边坐着打盹,青青推推他,道:“还睡那,有狼出来吃了你都不知道。”阿七讷讷,看着一脸倦容的白泽,和马上的红衣女子,也没有多问便帮忙扶着进了马车。在白泽也想跟着钻进去时,被青青一脚踢了出来:“挤不下了。外边呆着去。”只好委屈的坐在赶车的阿七身边,一边转着眼睛:“文璟啊,要不我们同骑一匹马如何?”
  文璟斜了他一眼,道:“行啊。只要你说得动它。”
  白泽瑟瑟的看着趾气高昂的黑马,只见它甩了甩头,颇为不屑。他想起不久前还被这马摔了个狗啃屎,黑麒麟只认主人不是瞎吹的...他想着刚刚还见那姑娘坐在上面也没事呢。果然这匹公马也是好色的么...他扁扁嘴,咕哝道:“你们都欺负我...我伤神费力还不讨好...”文璟不再搭理他,自顾自敲了敲马的三叉股走了。阿七尽管内心底是十分同情自家公子的,无奈马上的九爷更加得罪不起,只好默不作声,一挥鞭子,马儿徐徐的向京城驶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