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2 | 浏览:148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女惑:君遗我一珠,我赠君天下,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 ...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珠宝首饰,而是一件红色的嫁衣,这嫁衣冰儿是见到过的,有一次冰儿还当过给新娘子倒茶水的小仙童呢。
    嫁衣做工很精致,火红的颜色是冰儿最喜欢的色彩,冰儿兴奋的把衣服拿起来往身上比划着,忽然记起曾经救过自己的那个女子,也是一身红衣,不知道她现在去了哪里呢?
    开门声打乱了冰儿的思绪,冰儿赶紧把衣服放进木箱里,关上木箱后才又急急忙忙的跑出房间,刚好撞见也在找冰儿的赵三。
    “原来你在这里,我还以为你又去了江边呢。”赵三长舒一口气。
    冰儿没答话,一方面是还想着刚才的那件衣服,再来就是怕赵三知道她偷偷跑进自己房间会不高兴。
    “冰儿?”赵三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冰儿,“冰儿,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嗯?”
    “冰儿,记得去年皇上是什么时候离开江都的么?”
    “大业六年,四月初七。”
    “据说皇上在返京路上到山东境内时,遭到了突厥人的偷袭,据说皇上还受了伤,然后就失踪了。”
    “那有没有说皇上伤势怎么样?”
    “这个我倒没打听到,这是一个从山东运年货的商贩嘴里听说的,也不知道消息可不可靠。”
    “失踪了么?怎么会?明明和冰儿约好的丫。”冰儿低着眉,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
    “我们去山东吧。”
    “可是那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儿了,若果皇上还没找到,天下不打乱了么,皇上现在肯定已经回皇宫了。”
    “三哥,皇上肯定没有会皇宫,如果他回去了,就一定会来接我的。”冰儿越说越激动。“不行,我现在就走。”
    “冰儿,你就这样你想去哪里?”赵三拉住往外冲的冰儿,“这样好不好,你先收拾东西,等我去再打听打听,明早我们乘第一班船出发好不好。”
    赵三看着冰儿急急忙忙收拾行李的样子,忽然就觉得如果就这样的,和这个孩子浪迹天涯也不错,至少不用留在这个伤心地,整日仓皇度日。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船舱里的凶险(一)
    早晨很快就到了,听到第一声鸡鸣时,赵三就从床上坐起来,天刚蒙蒙亮,冬日的寒风把窗户纸刮的嗖嗖作响。赵三穿好衣服刚一走出房门,一阵刺骨的寒冬吹来,让赵三打了个寒颤,待赵三定睛一看,冰儿此时正坐在大门口,完全不顾寒风的侵袭。
    “冰儿?你在这里干嘛?”赵三揉揉惺忪的睡眼。
    冰儿慌慌张张的,把一团红色的东西拼命往自己衣服兜里塞,绣花针不小心刺到冰儿的手指头,冰儿忽然“啊”的一声大叫,把赵三倒是吓得够呛。
    “在干嘛呢?这么一大清早。”赵三把东西从冰儿怀中拿出来,才发现原来是那件嫁衣,一时有些愣了神。
    “你不会是生气了吧。对不起。”
    “我我昨天看到这衣服觉得很漂亮,可是袖口这儿划开了一条口子,早上就偷偷拿出来接着晨光,想帮你补补”
    冰儿瞧着赵三毫无表情的脸,说话越发的没底气。
    “怎么会呢?冰儿这么乖,都会给三哥补衣服了,三哥高兴着呢。”赵三拍拍冰儿的脑袋,接过冰儿手中的嫁衣。
    赵三回房把嫁衣小心翼翼地又放回原来的箱子里,然后拿起行李,随口说了句“走吧”。
    “可是”冰儿边走边回头看着那大箱子。
    “那衣服早就不属于我了,就让它留在这里吧。”赵三说完就径直往走出了屋子。
    冰儿看着渐渐远去的那所房子,竟然还有些不舍了,想着自己离家这两个多月来就是住在这里。娘,你知道么,你错了,这不是冰儿的命,冰儿两次差点死掉都没死成,上天要看着冰儿一步步走到云端去,俯瞰这个世界。
    冰儿抬头看着这个救了自己两次的男人,忽然觉得自己应该要为他做点什么,可是自己又能做什么呢。一路上,赵三没有说过一句话,本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冰儿却看出了些许愁容。
    “三哥,你舍得这个地方么?”
    “你指什么?”
    “人,或者风景。”
    “那冰儿呢?”
    “舍得。”
    赵三没有答话,冰儿看着东边渐渐升起来的朝阳,冬天的太阳,总是这样不温不火的,似乎在窥探什么东西,冰儿很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
    “啊!”冰儿大叫一声。
    “怎么了?”
    “三哥,我的玉虎落在房子里了,你先去看看船来了没有,我跑回去拿。”
    “还是一起回去吧。”
    “我自己去就好,我跑的也快,就一会儿。”冰儿说完就把赵三直往前推,“你先去嘛。”
    “那好吧。”赵三有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的不放心的看着都跑出老远的冰儿,然后转身朝码头走去。
    冰儿回头望了一眼赵三,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然后加快脚步往来的方向跑去。
    冰儿来到船舱时,赵三正在船舱的过道等她。这是艘很大的船,船舱被分为了很多的小房间,冰儿和赵三住在一起,是最北面靠船头的一间。船舱里的过道中坐着很多的穿着寒酸的人,他们就坐在地板上,有的在睡觉,有的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有的不知道聊到什么有趣的话题正在哈哈大笑。冰儿注意到一个大约二十来岁的妇女,正抱着一个小婴儿轻声的唱着童谣,歌声很好听。
    虽然已经立春,但是冬日的气候丝毫没有减弱,特别是到了晚上,更觉得全身冰凉。冰儿怎么也睡不着觉,翻来覆去,还是决定起来找杯热水喝,看着赵三睡的这么安稳,冰儿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自己去。
    刚一打开房门,冷空气就嗖的一下钻进冰儿的衣服,鸡皮疙瘩起了一声,冰儿裹了裹衣服,关好门大步得走了出去,船舱里只点了一盏灯,光线非常微弱,似乎风再大一点就能把它吹灭,冰儿有些害怕了。过道里回荡着重重的呼吸,冰儿告诉自己茶水房就在前面,再走一点点就到了。
    “菩萨保佑。”冰儿小声的说道。
    穿过过道中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众人,冰儿走的非常的小心翼翼。茶水房和储藏食物的地方在一起,白天时,赵三在这里给冰儿买过冰糖吃。忽然一双手抱住了冰儿的脚,冰儿吓得呼吸都停止了,缓缓的低下头,看到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死死的环住冰儿的脚踝,嘴巴里还念念有词,看来是在做梦。冰儿蹲下身来想把自己的脚抽出来,可是男人抱的太死了,冰儿又不能太用力,免得会把男人弄醒,只得往周围看看,是否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就在冰儿四处观望时,她发现对面一双眼睛正盯着自己,黑夜里映着微弱的光,那眼睛显得特别的明亮,隐约中透着诡秘,冰儿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揉揉眼睛,才发现,这不正是白天看到的那个抱孩子的女人么?大概是孩子半夜总是醒来,所以也没睡着吧,冰儿这才放下心,移开眼睛,继续寻找能帮自己甩掉这手的工具。
    本来还有些凉意的身子,这会儿已经开始冒汗了,冰儿用袖子擦了擦汗,有些无奈的坐了下来,想着自己真倒霉,怎么会遇见这种事儿呢?
    “大哥~”黑夜里忽然飘进一个男声,声音是故意压低了的,似乎还带着些许的无奈的成分。
    “就这么定了。”伴随着推门声,传来了另一个男声,这个声音粗犷还带着嘶哑。光线太暗,冰儿根本看不清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从舱外进来人的脸,但是冰儿似乎能嗅到些危险的气氛,于是把身子往人堆里又挤了挤。
    “大哥!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只取钱财不伤性命么?”先前说话的男人小声的说道,因为是晚上,又是在舱内,所以冰儿还是能很清楚的听见。
    “闭嘴!遭人听了去,我就杀了你。”粗犷的男人低声骂道。
    “大哥,我们”
    “哇~~”
    “谁?”男人低声问道。
    冰儿也被这婴孩忽然醒来的一声哭叫吓了一跳,冰儿屏住呼吸,看见对面的那个女人用手拼命的捂住那孩子的嘴巴,眼睛里透出了惶恐之色,冰儿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也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因为煤油灯就在离冰儿不远处的头顶,冰儿低着头,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感受着那庞大的阴影不断落在自己的身上,冰儿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一动不动的靠在拽住自己脚踝的男人身上。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船舱里的凶险(二)
    “刚才是谁?”男人的声音直接在冰儿的头顶回荡,冰儿似乎都能感受到男人说话时,嘴巴里吐出来的热气。
    男人在自己的身边蹲下来,冰儿能听到男人把手放到剑上的声音。
    “大概是我们听错了吧。”声音细一些的男人,走过来,轻声说道。
    “你给我闭嘴。”男人继续低头寻找,冰儿眯着双眼,看到了那只那剑得手就出现在自己眼前,冷汗从额角冒出来,幸好自己是脸朝下的,冰儿更紧的闭上的眼睛。
    “唔唔唔~~~”女人怀中的孩子估计是实在无法忍受,这个呼吸困难的感觉吧。
    哐~~~
    冰儿听到了拔剑的声音,忽然间手脚冰冷,似乎两人还说了些什么,但是冰儿已经什么也听不到了。
    “冰儿?冰儿?”
    冰儿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了赵三出现在自己眼前,忽然站起来紧紧的抱紧赵三,眼泪像瀑布般的汹涌而下。
    “怎么了?怎么在这里睡?”赵三有些担心的问道。
    “”冰儿惊魂未定,只是紧紧的抱着赵三,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往对面看去。
    那个女人不见了,孩子也不在,冰儿的心忽然又紧紧揪起来。可是走廊的人们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聊天的依旧在聊天,睡觉的依旧在睡觉,有些人紧张兮兮的盯着身边的行李,有些人神态安详的啃着脏兮兮的烧饼,就像这儿原本就是这样。
    “那儿有个女人。”冰儿松开赵三,指着对面。
    “冰儿,那都是些劳工,哪儿来的女人。”
    “还有个小孩子。”冰儿完全不顾赵三的话,自言自语道。
    “冰儿,冷静一下,晚上是不是梦游了,还是做恶梦了?”虽然这么说,但是冰儿跟赵三生活了这么久,冰儿不是个有梦游症的人,这点赵三也是清楚的。
    “我们要快点走。”
    “冰儿,你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赵三抱起冰儿,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好好休息吧。”赵三把冰儿放在床上,又倒了杯水递给冰儿。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们肯定被杀了,肯定是。不行不行,我们要快点离开才行。”冰儿抓住赵三的手心,慌慌张张的说着。
    “是不是昨晚上遇见什么事儿了,别着急,仔细说说。”
    冰儿把昨晚上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给了赵三,赵三若有所思的仔细想了一会儿。
    “可是现在我们在船上,也不能下船。对了,冰儿,他们看到你了么?”
    冰儿摇摇头。
    “那这样,你就当晚上从来没有出过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房门,也没看到那一幕。等到船在下一个码头靠岸了,我们就下去。”
    冰儿点点头。
    “那你先休息,我去弄点吃的。”
    看着赵三离开之后,冰儿一个人躲在被子里,想昨夜里的那一幕幕,难道她们真的被杀了。那些人究竟想干什么,不行,我要去去找她们,如果我都不管他们,或许他们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冰儿赶紧起身,跑出房间,一路小声的询问过道里看起来面目和善的人,看看是否有人见到过那对母子的线索,可是大家似乎都不太注意身边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毫无头绪的冰儿只得转身回房间。
    “二哥!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这声音?冰儿竖起耳朵贴在窗边的木板上,想听的更清楚一些。因为船的每一个房间都是用木夹板隔离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冰儿房间的这块甲板已经开裂了一条细细的口子。声音是从北面传出来的,而北面的房间,冰儿想了一会儿,那不就是船家的房间么。
    “现在还是照原路线前进,船还没有驶出太远,等到船上的人都开始困倦时,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昨晚”
    “冰儿~”
    “嘘”冰儿比划了一个手势,赵三也立刻明白了什么似地,蹑手蹑脚的来到冰儿身边。
    因为赵三突然进来的缘故,冰儿没有挺清楚他们刚才讲了什么,待冰儿和赵三再趴到墙上时,已经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似乎房间里的人已经出去了。
    “这里能听到他们的讲话,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能听到讲话声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赵三小声的说道,要不这样,我们还是换房间吧。赵三想要是让那些人知道,这房间能听到他们的谈话,那不管自己究竟有没有听到,估计都难逃一死了。
    “那我们快走吧,就说这儿离喝水的地方太远,夜里喝水不方便。”赵三说着,就迅速的拿起行李往门口走去。
    赵三刚准备开门,门就让人推开了一条口子,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瘦瘦高高的男人。
    “你们是”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九章船舱里的凶险(三)
    冰儿跟在赵三后面,也没注意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见赵三一动不动的从自己身边倒了下去。跟着进来两个男人,男人迅速关上门,然后开始到处翻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看到赵三倒下去,冰儿一定以为是自己进错房间了。
    冰儿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眼瞅着两个男人把房间翻的一团糟,祈祷自己是透明的,没有被看到才好,不过这都只能是冰儿的希望而已。其中一个男人忽然转过身一把揪起冰儿的衣领子,把冰儿提了起来。
    不会是他们知道我偷听他们谈话了吧,怎么办,怎么办,我不会死在这里吧。
    “你们把东西放哪里了?”一个男人大吼道。
    冰儿脑袋想浆糊一样不能思考,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只是个孩子。”另一个男人说道。
    抓着冰儿的男人“哼”了一声,把冰儿扔在地上,冰儿吃疼的看向三哥,希望他没事才好。
    男人们找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什么发现,于是拿出一个麻布袋子,把赵三装了进去。冰儿不知道男人给自己闻了什么东西,接着就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说“地下军”什么的。
    “姑娘?姑娘?”迷迷糊糊中冰儿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冰儿艰难的睁开眼,一个女人出现在眼前。
    “你!”冰儿摇摇昏沉沉的脑袋,再次认真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女人头发有些蓬松,似乎并没有受伤。
    “对了,三哥呢?三哥怎么样了?”冰儿一边四处望,一边大叫道。
    “是和你一起来的人么?”
    冰儿点头。
    “他没事,只是昏倒了而已。”女人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模糊的背影说道。
    冰儿连滚带爬的跑到赵三身边,拼命喊着赵三的名字。
    “你们怎么也会到这里?”
    “不知道。”冰儿随口答道,女人似乎还问了些什么别的问题,冰儿也没心思听了,自然也没答话。
    很久之后,赵三慢慢醒了,女人弄来了一杯水给赵三喝下,赵三才渐渐恢复了意识。
    冰儿这才仔细观察四周,他们被关的地方是一处四方形的小房间,周围有很多或新或旧的木浆,似乎是一个储备船上用品的仓库。房间一点儿光亮都没有,唯一一处能照明的就是在一面墙上的一扇门,门是用木片做的,所以有几处缝隙,有的缝隙有孩子的胳膊那么大。冰儿往那门缝瞧去,只能看见对面木板墙上的油灯,没有人也没有声音。
    “我已经看过了,除了那扇门,没有其他可以出去的地方。”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女人坐在离赵三不远处的地方。
    “对了,”冰儿这才想起来,先前看到这个女人时她是抱着孩子的,“你的孩子呢?”
    “让他们抱去了。”女人说道。
    冰儿想了一下,忽然拿起一根木浆指着女人,做出一个防御的动作道,“不对,你是谁?”
    女人没有回话。
    “你的孩子被他们抓去,你身为母亲会这么镇静?”
    赵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艰难的翻了个身,冰儿赶紧跑回赵三身边扶他起来,“三哥”。
    “冰儿,这是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对你们真的没有恶意,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
    冰儿并没有答话,那女人有继续道,“我不知道自己被他们灌了什么东西,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这里了,有一个男人说只要我安安静静,不惹事,等到船靠岸后就让我和我的孩子下船。”
    “你说的是真的?”赵三问道。
    “三哥!”冰儿不满的嘟嚷着。
    “当然。我一晚上就守在这个门口,希望有乘客或者其他什么人过来,可是什么都没有。”
    “大概这是个不太常用的仓库吧。”赵三和女人搭着话。
    “三哥,不要相信她。”
    “冰儿,现在我们都有难,要互相帮助。”
    “可是”
    “冰儿不怕,三哥会保护你的。”
    这间屋子的光线似乎永远都是那么灰暗,冰儿一行人根本无法判断时间,那些人偶尔会送些馒头什么的食物过来,扔了就走,也不多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冰儿似乎都要忘了自己姓什么了,身上都快要长霉了。
    “三哥,冰儿不想再呆在这儿了。”
    “好,三哥想想办法。”赵三起身,又继续寻找着什么,其实这里的东西,每一处赵三都再熟悉不过了,可是总是有希望指使赵三,有什么东西是他所遗漏的。
    哐~~~~~~~~哐哐哐~~~~~~~~~~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船似乎撞到什么东西似地,很大劲的颠簸了一下,货仓里的木浆等东西瞬间哗哗啦啦都倒落了一地。木门对面的油灯也被撞掉了,油,散落了一地,灯光也开始变得微弱起来。
    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赵三赶紧爬起来冲到木门处,使劲想把油灯弄起来,不然待会油灯把木板烧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冰儿,快过来。你去把那个油灯弄灭。”
    冰儿听到这一声叫唤,才回过神来,把手伸出木门。马上就要够到油灯时,忽然船又开始左右摇晃,煤油灯顺着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船体的摇晃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屋子里忽然漆黑一片。瞬间船舱里忽然充斥了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和凌乱的脚步声。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救命啊!救命啊!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女人忽然发疯一样的拍打着周边的木墙。
    赵三似乎预感到了什么?难道是遇到劫匪了?脚步声不停的在赵三的头顶响起,看来自己是在船舱的最底层。再这样下去,不管这船是出了什么事,估计都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估计我们得死在这里。”
    “我想到了。”冰儿迅速的找到一根木浆,然后脱下外套,把能找到的水都倒在了衣服上,然后把衣服穿过两块木板旁的缝隙,再把衣服栓紧,把木浆穿过衣服,连个人不停翻转木浆,用力的扭紧衣服,可是毕竟冰儿是个孩子,力气有限。
    “你也过来帮忙吧。”女人还在继续喊着“救命”,似乎并没有听见赵三再说什么。
    “想活命,就快点过来帮忙。”赵三一声大吼,什么也顾不得了,汗从发鬓不断的留下。
    其实危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你明知道身处危险,却什么也看不到,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死,不知道自己将怎么死。赵三从来没有过这种如此渴望求生的时候,现在他真的不想死在这个地方。
    涉江而过芙蓉千朵(涉江给读者的信)
    故事是我在一年前构思的,那个时候疯狂迷恋上了,隋唐历史上一个叫杨妃的女人,我决定把我心中的杨妃用自己的笔描绘出来,这个那个没有当过公主,没有做成皇后,甚至儿子也没能做成帝王的女人。从来没有享受过高贵的生活,就深深陷进了乱世中。当我提笔的时候,没有同情,没有怜悯,也没有赞颂,我告诉自己我在写一个女人的史诗。
    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其实隋唐史真的很复杂,有时候你写了一根线,就不得不牵出丝丝缕缕的旁枝末节。当我不断地学习着隋唐的历史,不断地为了书中的任何一个人物,而去了解这个人一生的历史。不断地动笔写着,我却发现我越来越不能控制住自己的笔触了,几近疯狂的为了剧中的某一个人或哭或笑。当我写杨广时,我原本是抱着写一个骄奢淫逸的皇帝的角色去定位的,当我不断深入的了解了这个杨广后,我发现历史并不如我们所见所学的那般发展着。
    当我写到冰儿的故事,其实也并没有朝我以前构思的那样发展,小小的身子和小小的倔强,什么才是她的命,我只能顺着历史指引的方向和冰儿的内心来写,我无法主宰。
    前面已经写了几万字,其实故事才刚刚开始。赵三死了,冰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儿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无常,冰儿的命运从现在才刚要开始,要拥有怎样的力量,才足够守护一个人。答案在冰儿心里,答案却在李世民手上。
    还是公告里写的那一句,君遗我一珠,我赠君天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