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2 | 浏览:148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女惑:君遗我一珠,我赠君天下,看一个女人如何逐鹿天下! ...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玉娴被突如其来的尖锐的女声吓了一跳,连忙擦干净眼泪站起来。“不知道姐姐突然过来有什么事情么?”
    许氏轻哼了一声,从鼻孔里发出轻蔑的气体。冰儿当然能嗅出这其间的火药味,连忙站起身来,朝许氏做了个鬼脸。这个表情,玉娴当然是看不到的。
    “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小小年纪就学会鸡鸣狗盗之事,那长大还了得?。”许氏伸手揪住冰儿的衣领,就要往外扯。
    “凭什么绑我,我要去找爹爹。哇哇~~~”
    “姐姐,有什么事好好说,孩子好这么小。”玉娴抓住许氏正揪住冰儿衣领的手,柔声祈求道。
    “我的好妹妹丫,”许氏放开手,挑起玉娴的下巴,“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生出这么个东西。再看看冰儿这长相也不像我们家老爷,依我看啊这就不是老爷的骨肉啊!”
    听到许氏的的话,玉娴震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躬下身子抱紧冰儿,“姐姐,你讲话可得有根据。”
    “哼!今天冰儿偷了铮儿的糖莲子,这莫不是妹妹教的吧?”许氏特别强调了“妹妹”二字,然后恶狠狠的转过身,“把冰儿给我拖出去,家法伺候。”
    “我没有,没有。”冰儿被家丁架着往屋外拖,声音都变得有些扭曲变形。
    “姐姐,这糖莲子是我拿的,我看冰儿喜欢吃,就拿了一些。”玉娴看看冰儿,又看看许氏。
    “娘——”冰儿回头看着玉娴,完全不能理解,明明自己没有偷东西,为什么母亲要承认。
    “哟~~~原来是妹妹呀,我说铮儿的糖莲子怎么每天都会无缘无故变少呢。妹妹想吃,跟姐姐说一声就好了嘛,干嘛偷偷摸摸呢?”
    “我”
    啪——
    玉娴本来身子就弱,这忽然来的狠狠一巴掌,一下子就把玉娴摔在地上了,血顺着嘴角流出来。众人都惊恐的望向二夫人玉娴这边,整个魏府的人都知道这大夫人喜欢欺负二夫人,但是还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一时整个西厢都安静了下来,许氏等着唱戏,众人等着看戏。
    “这次就算了,下次妹妹别怪姐姐没提醒你,”许氏说着也蹲下身,在玉娴耳边小声说道,“跟我斗,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孩子是谁,怀孕的时候我都听大夫说了你怀的是男孩儿。”
    “哈哈哈哈——”许氏大笑着起身,挥挥手示意下人们都下去。
    “娘——”一被松开,冰儿就拼了命的奔到玉娴身边,“娘亲,你没事而吧!”
    “你这个坏人,我要杀了你。”还没一行人反应过来,冰儿已经扑到许氏身上,拼命的咬着许氏的腿,虽然隔着衣物,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但是冰儿似乎是下了决心,咬得非常用力,许氏疼得哇哇叫。
    “你们这些蠢货,还不把她拉开。”听得许氏一声大吼,众人才反应过来,纷纷过来帮忙。
    可是不管用多大劲,都不能把冰儿从许氏身上拉下来,血透过雪白的布料渗到冰儿的嘴里,冰儿的舌尖能感觉到那涩涩的腥味儿。许氏拼命用胳膊肘敲打冰儿的脑袋,冰儿疼的眼睛都充血了,可仍旧不松口,也不掉眼泪。
    许氏疼的长窜下跳,冰儿因为身子小整个人抱在许氏的腿上,就是不松手。
    “冰儿,快下来。”玉娴爬起来跑到许氏身边,眼泪哗啦啦的流个不停。流泪并不是怕冰儿伤了许氏,而是看着许氏和这么多人拉扯这么小的孩子,心里疼的都滴出血来了。
    “冰儿,放手好不好,放手,听娘的话放手吧。”
    “你们都在这儿干什么?”一个身穿官袍的男人出现在西厢的小院子里。
    “老爷,救我,救我啊,这个这个死丫头咬着我不放。”
    “冰儿?”魏庚蹲下来,“冰儿乖,爹爹抱,松开大娘好不好。”
    “爹——”冰儿刚一说话,魏庚就抱起冰儿,把她从许氏的腿上扯了下来。
    魏庚被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冰儿嘴角流着血,漂亮的小脸蛋加上恶狠狠的眼神,活脱脱一个志怪小说里的恶魔。许氏的裙子的布料已经被完全咬破了,许氏已经完全顾不上骂人了,卷起裙裾,看到腿上已经被咬的不成形的肉,一下子晕了过去。
    “你们几个把夫人扶回屋休息,春桃,快去请太医。”
    魏庚当然知道他这个大夫人的厉害,平日里就喜欢欺负下人,不过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大小姐脾气重了点。加上玉娴话很少,也不在魏庚面前说许氏的不是,所以魏庚并不知道许氏还一直欺负着玉娴母女俩。这时看到许氏伤成这样,多少心里有点心疼。
    “你们也回屋去吧。”魏庚说罢,把冰儿嘴角的血迹擦净放下来,转身往许氏的东厢走去。
    “老爷!”玉娴轻声叫了一声。
    魏庚并没有回头继续走着,冰儿跑过去拉住魏庚的衣裾,咬着下唇,眼睛直钩钩的看着魏庚。
    “冰儿,还有什么事儿么?”
    “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我娘的。”
    “冰儿乖,爹爹也不会允许别人欺负你娘,现在大娘病了,爹爹要去看看大娘的伤势。好冰儿带你娘去休息吧。”虽然是关切的语气,此时魏庚说的却很冷淡,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夕阳西下,西厢里冷冷清清,冰儿已经睡着了,玉娴走到窗前,泪水又流了出来。想起这些年,自己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么努力的不跟任何人争抢,任由下人们欺负,逆来顺受的日子,只是想给这个孩子安安稳稳的生活,可是现在冰儿这么一闹,这孩子以后的日子该有多苦,想着想着,玉娴越发的不安越发的担心。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西郊别院
    “魏大人,那依您看,这事儿要怎么做才好?”王巡抚捋捋胡须,笑着看着魏庚。
    “下官不敢,大人想下官怎么做?”
    “依我看,您去找找地方豪绅,让他们捐捐钱,那什么事情都好办”王巡抚笑的别有用意的拍拍魏庚的肩膀,“魏大人,本官很看好你,好好做,前途不可限量啊。”
    “可是大人,只有十五天皇上就要来了,我怕来不及,还有”
    “魏大人,”王巡抚打断魏庚的话,“圣上是来看游玩的,看风景,这边风景独好啊!哈哈哈哈”
    “可是大人”
    “魏大人,时间也不早了,本官也该走了。”王巡抚端起桌上的茶,细细品了一口,才慢慢起身,“圣上喜欢什么,魏大人就准备什么,这才是为臣为官之道。”
    待魏庚送走王巡抚后,心里一直觉得不踏实,想当年魏庚也是怀着一颗为国为民的心情坐上这父母官,如今身在官场很多事情,却身不由己。当年隋炀帝休养生息,国泰民安,魏庚也能把江都一方百姓照顾的安安稳稳。可是现在江山易主,却遇到了个好战喜功的皇帝,劳民伤财的戏码实在太多了。
    魏庚走着走着不自觉的就到了西厢,刚准备敲门,才想起来,玉娴她们母女早已不住在这儿了,现在真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魏庚心里忽然涌上来浓浓的悲凉之情。不知道玉娴她们在西郊别院住的还习不习惯,吃的好不好,虽然很对不起玉娴,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看着皎洁的月光,魏庚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另一边,玉娴也正看着月亮发呆,想着魏庚是不是吃得好,睡得好,咳嗽的毛病有没有再犯,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虽然很思念丈夫,玉娴却只能选择了离开,许氏是何人,许氏的祖父是当朝一品大员,许氏逼魏庚休了自己,自己决不能成为魏庚前途的障碍,况且,留在魏府,也只能是死路一条,以许氏的脾气,冰儿那样咬她,还不知道她会怎么报复,还不如早点带冰儿逃离那里。想着想着,玉娴也不觉得自己委屈,反而有种很坦然的感觉,但是思念这东西真是会要人命。
    一阵风吹来,玉娴打了个寒颤,伸手帮冰儿把被子往上盖了一点点。
    “娘,我们回去吧,冰儿不想住这里。这里好脏好恐怖,冰儿不喜欢这里。”玉娴摸摸冰儿的头,怜惜的看着这个宝贝女儿。有时候玉娴也会想要是自己的孩子还活着现在恐怕也是这么大模样了,会不会也
    “睡吧。我们不能回去了,娘已经不是魏府的夫人了。”玉娴说着便哼起了童谣。
    “娘,什么人是最大的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不受任何人欺负。”
    “傻孩子,那当然是当今皇上。”
    “娘,那我要做皇上。我不要让任何人欺负我,我要全世界都只听我的。我要娘亲幸福。”
    “傻孩子,皇上在很远的地方。我们不去那里,那里有很多坏人。娘就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只要是跟冰儿在一起,娘就很幸福。乖,睡吧!”
    “恩。”
    “大人,小的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一个四十岁模样灰袍蓝巾的男人,神秘兮兮的说道。
    “老李,但说无妨。”
    “老爷,不知您还记不记得太老爷留下的西郊别院,那别院虽说不是富丽堂皇,却也绝对够大够气派,皇上长途跋涉至此,早已困乏,西郊地段偏远,一来可以让皇上好生休息,二来呢,那边三面临山一面环水,易守难攻,也可保皇上周全。”
    “可是”听到西郊别院,魏庚又想起了玉娴母女俩,虽说已写了休书,但是毕竟玉娴是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已经悄悄地把西郊别院给了她们母女,现在又说要拿回来,恐怕不太好。
    “大人可是在担心二夫人母女?”
    魏庚没有回话,只是抬头叹了口气。
    “大人,二夫人去了西郊别院的事除了我没有别人知道,我李二跟着大人这么些年,大人想什么小的一清二楚。别怪小的多嘴,二夫人在魏府受欺负,除了大人,府中上上下下没有谁不知道,现在二夫人走了,也许对她们来说也不是坏事。”
    “我欠她们母女的实在是太多了。”
    “大人,善良如二夫人,一定知道大人的难处,皇上这次南巡不知道会在这里停留多久,西郊别院也需要有人打理,而且以二夫人的聪明才智一定可以把别院整理的有模有样。也不至于到时候有笨手笨脚的下人,触怒了龙颜。”
    “可是”
    “大人,您好不容易才从地方豪绅盐商那边征来这些钱财,那些一毛不拔的商人,每次有什么天灾人祸,他们就躲得远远的,现在好不容易征到这些钱,这个时候再拿来大兴土木,实在是太浪费,还有多少人等着这些钱救命。大人。”李管家说道最后,也提高了声调。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们了。”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君臣之礼
    “野种,谁让你来的,爹爹都把你们赶出家门了。”魏铮叫嚣着,故意堵在巷子口,当着冰儿进书院的路。
    “魏冰儿,我看你还是快滚吧。”
    “快滚吧,野种。”一群锦衣华裳的孩子,跟在魏铮身后,都开始开始叫嚣起来。
    冰儿瞪了铮儿一眼,大步走过去一把将铮儿张开的双臂给打了下来,铮儿疼的“哎哟”的大叫一声,冰儿也不理会他,径直往学堂里走去。
    “你们几个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去上课!”夫子不知道哪里冒出来,拍拍手里的木尺,挨个敲了几个孩子的脑袋。
    书院是设在离魏府不远的小宅子里,因为先帝开设了科举考试,所以全国各地掀起了一股办私塾的的高潮,江都也不例外,这所书院便是魏庚在以前官办学府的基础上改良过来的,不仅招收达官贵人家子弟,也收平民老百姓家的孩子。因为魏冰儿是魏府的大小姐,所以从小也跟着在这景湘书院学习。这景湘书院是大业元年八月,隋炀帝登基后第一次南下江都时亲笔题字,所以景湘书院不比其他的私塾,整个江都的人都以自家孩子在这里读书为荣。
    “魏冰儿,你来讲讲孔夫子说的‘君臣之礼’。”
    “夫子,君臣之礼”冰儿看着夫子,她哪里知道君臣之礼呢,自从被李氏从魏府赶出来后,冰儿已经好久没有来过学堂了,她也根本不想回来,更不想站在大家面前被大家取笑自己是野孩子。今早要不是母亲要求,恐怕冰儿也不会来了。
    “君臣之礼,夫子曾说”
    “什么?”听到有人提示,冰儿往右边挪了挪,可是还是听不太清楚。
    “夫子,魏冰儿根本儿不知道。”趁夫子不注意,铮儿回头看着冰儿做了个鬼脸,并没有发声的动动嘴,似乎在说“还是滚回去吧”。
    “谁说我不知道。”冰儿一拍桌子,对着铮儿哼了一声。
    “君就是皇上,皇上是全天下最大的人,”夫子点点头,冰儿忽然有了信心,“君就是要什么有什么,君有整个天下。臣就是,君要什么时,给他拿什么的人。如果不拿,君就能杀了他。”说着冰儿还做了杀人的手势。
    “魏冰儿!”夫子大喝一声打断了冰儿激情澎湃的演讲,“给我出去”
    哈哈哈——
    原本安静的学堂忽然间哄堂大笑起来。
    “出去就出去,我又没说错。”
    看着冰儿出丑的样子,铮儿不屑的哼了一声。
    “喂——”刚才给冰儿提示的男孩儿小声叫了一句,冰儿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个人来,这个孩子大约十二三岁模样,正笑眯眯的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望着自己,一身白衣显得特别干净。
    冰儿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出了学堂,想着以前有没有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孩,但是完全没有印象,冰儿摇摇头。
    出了学堂也没什么事儿做,如果这个时候回去,娘肯定会生气,不如出去玩一玩,等到下课的时间再回去,冰儿一边想着一边便往集市中走去。
    没走多久,冰儿就瞧见不远处有很多人,正围着什么在嚷嚷,正觉奇怪也想挤过去看看,忽然被一个人扯住衣服,冰儿回头看了一看,原来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我认识你么?”冰儿指指自己又指指对面的小女孩儿。
    “我叫聂真真,和我们家小姐一起刚到江都,都找不到人玩儿,现在好不容易看到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你,对了,你叫什么?”
    “魏冰儿。”
    “真好听。”这个聂真真一副沉浸在想象中的表情。
    咕~~~
    “诶?你饿了?”
    冰儿点点头。
    这个叫聂真真的孩子留下一句“你等一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没一会儿,聂真真就拿着一个大鸡腿回来了。
    “我不要。”
    “吃吧,我们家还有好多呢。而且你不是很饿么,这个就算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真真笑的一脸灿烂。
    以前在魏府虽然总遭人欺负,但是吃穿还是不愁,可是自从搬到西郊别院后,玉娴就必须的每天算着钱过日子,所以冰儿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肉的样子了,加上今天早上把身上带的馒头给了路边的一个奄奄一息的小乞丐,冰儿自己还什么都没吃过,想着想着越发觉得肚子饿,不自觉得咽了咽口水。
    “吃吧。”叫真真的孩子把鸡腿放在冰儿手里,香喷喷的鸡腿直接刺激着冰儿的神经,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了,也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冰儿就大口大口开始啃了。
    “对了,为什么那边那么多人?”冰儿嘴巴塞的满满地问道。
    “为了我们家小姐呗。”
    “你们家小姐?”
    “我们家小姐啊可是江淮最有名的艺妓张鸣鸾,多少男人想一睹我们小姐的芳容。”
    “那些人都是来看你们家小姐的?”
    “是啊。”
    “是不是艺妓都有这么多人喜欢,而且还可以赚很多钱?”
    “恩~”真真想了一会儿,“也不全是,艺妓有很多很多的,但是全国闻名的却只有我们家小姐,只有我们家小姐这样的才会有很多人追捧。”
    “哦。”
    “真真——”
    “李妈叫我了,我要走了,下次记得到这里找我玩。”
    跟聂真真告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别后,冰儿一个人顺着街道闲逛着,想着真真刚才说的话,忽然脑海中萌生了一个想法,越想越觉得有意思,等冰儿回过神来,已经走到塔桥来了。
    正感叹真倒霉时,抬头忽然看见一个六七岁模样的男孩正在偷一个男人的钱袋子。
    “喂,你在干嘛?”小偷刚跑不远,冰儿一手抓住那浑身脏兮兮的小孩的胳膊,摊开手心,示意孩子把钱拿出来。
    “我娘亲病了,快死了,大夫说没有钱就不能看病”男孩恳求道。
    “不行。”说着便把孩子拉到那个男人面前,把男孩手里的钱袋拿过来交给那个男人,“你的钱。”
    男人一脸诧异,低头看看自己腰间才恍然大悟。
    “小偷?”说着便抓起那孩子,“跟我走,小小年纪就学了偷东西。”
    “喂,等等。”冰儿抓住那男人的袖子说道。
    “哦,小姑娘,谢谢你了,来,这是给你的。”说着从钱袋里拿出一锭银子放在冰儿手上。
    “你不能带他走。”
    “为什么?”
    “因为因为”冰儿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那孩子的母亲病了,要是这个时候这孩子被这男人带走,那他娘亲怎么办呢?
    “你们不会是一起的吧?”
    “啊!不是不是,因为他不是故意要偷你的钱,是因为要给他娘治病。”
    “这样么?”钱也没丢,出来逛着心情也很好,男人本没打算和这小孩子计较,眼前听冰儿这么一说,也就想放了他。
    “那好吧,你听着,以后不准再偷东西了,知道么?”
    “恩恩恩。”小男孩拼命点头。
    “这个给你,快走吧,”说着冰儿便把手里的一锭银子给了那孩子,“一定要把娘的病治好。”冰儿从小对娘的感情深,听到别人家的娘病了,这么可怜,也不忍心。
    “你——”男人被这俩孩子搞懵了,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不觉心中有点生气。
    “银子是您给我的,就是我的了。现在我看到那孩子很可怜,把钱给他,有什么不可以么?况且,是我找回了您的银子,也就是您的恩人。”
    男人本来有些生气,觉得自己被俩孩子的把戏耍了,现在看到魏冰儿那一脸的高傲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真像一个人”
    “像谁?”
    “像”那个时候的我,男人意味深长的弯起嘴角拖长了声音,“既然你说你是我恩人,那恩人介不介意我去贵府上登门道谢呢?敢问恩人,是哪家府上的小姐?”
    “我,”冰儿知道自己已经被魏府赶出去了,可是自己决不能这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样说,不能让知道自己是野孩子,让人看不起,于是**口而出“魏府”。
    “我看您也像是读书人,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冰儿想起自己待会回家去,母亲要是问起课上学习的东西,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吧。
    “说吧。”
    “您知道什么是‘君臣之礼’么?”
    “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啊,难道你不知道?”
    “哈哈,你这道题真把我难到了,容我回去好好想想,改天登门造访,请令尊赐教。”
    “哼!你一个大人,这个都不知道。”
    “你这孩子真有点意思,我喜欢。”
    男人拍拍魏冰儿的肩膀,完全不顾冰儿讨厌的神情,从腰间拿出一块玉虎,“这个是我最喜欢的一块玉,是我命人天山上凿下的万年冰山玉石所作,天下只此一件,现在送给你。”
    “我不要,弄丢了怎么办。”
    “好好保管,这个可是有求必应的宝贝。”男人神秘兮兮的说着,然后招招手摇着折扇,往塔桥另一边离去。
    远方的天空忽然间灰蒙蒙的一片,看来不久这儿也会下雨了,冰儿把玉虎贴身藏好,便加快脚步往家走去。

Rank: 1

91UID
99491227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4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六章皇帝南巡(一)
    那天对玉娴来说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刚下过了一场雨,阳光也还灿烂,刚洗完几大盆的衣服晾在院子里的竹架上,一阵风吹过嗖嗖作响,玉娴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休息,天气虽不是说太热,可是因为刚洗完衣服的原因,耳鬓还挂着丝丝汗珠。
    “老爷?”
    魏庚怔怔地看着眼前日渐消瘦的女子,汹涌而来的怜惜之情顿时从胸口喷出,来不及说出一个字,便紧紧的搂住眼前的人,良久之后,才缓缓道出一声,“玉娴,你受苦了。”
    “老爷,您怎么来了,您看看我还拿着抹布,别把您衣服弄脏了。”玉娴半推着魏庚,依旧没有从突如其来的一幕中回过神来。
    魏庚加大了手劲,抱的更紧了,“比以前更瘦了”魏庚喃喃自语道。
    “老爷,”玉娴轻声叫了一声,慢慢推开魏庚有继续说道,“家里还好么?”
    “恩,都挺好。”
    玉娴松开魏庚的手,直往屋里走,“老爷,屋里坐,这儿我也没收拾,您等会,我去泡茶来。”
    魏庚拉住玉娴即将脱开的手,“不用了,我呆会还得回去处理一些事情。我来还有件事想请玉娴帮忙。”
    “老爷别这么说,玉娴的命是老爷救的,就算去死,玉娴连眼都不眨一下。”
    “玉娴,这宅子”魏庚欲言又止。
    “老爷现在需要这宅子么?是要做皇上临时的行宫么?”玉娴看着魏庚为难的样子,大致也能猜出个十之八九。
    “你怎么知道?”
    “皇上南巡的事,现在传的是沸沸扬扬,您身为一方父母官,由您安排皇上的衣食住行也是合情合理的。既然老爷把宅子交给玉娴来打理,现在遇到这么大的事,玉娴也想留下来帮老爷分担。”
    “我也是这么想的,谢谢夫人,那,我过明天就让工人们过来翻修一下大宅,再安排些丫鬟杂役过来,玉娴,辛苦你了,那”
    “娘——”
    冰儿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娘,我跟你说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叔叔,那个人”玉娴蹦蹦跳跳的跑进院子里,还没说完,抬头刚好就看见魏庚正站在院子里,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爹?爹爹,你是来接冰儿回家的么?太好了,太好了,冰儿要回家了,要回家了哟。”毕竟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看到爹娘和好如初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兴奋,转着圈圈欢呼起来。
    “冰儿!”玉娴皱皱眉头,小声轻唤了一声。
    “冰儿,爹爹暂时,还不能带你们回去,但是”
    “为什么?是不是因为冰儿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