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5 | 浏览:57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凤谋天下:王爷约不约 :有凤来仪栖梧桐,东风与凰共从容 ...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拜皇帝的影像,这个时候示弱才是最主要的,看着旁边那气的咬牙切齿的贵妃,就知道她这番动作很是正确。
她想让华若卿失礼,就偏不如她的愿。
“免礼吧,小九啊,听说你今天,开罪了贵妃啊。”
皇帝也很惊讶,按照贵妃的描述,他的这个女儿很是目中无人,可是如今礼数周全,完全就是娇娇弱弱的样子,很难让人生起气来。
“父皇为女儿做主啊……呜呜……”
皇帝这话一说出来,华若卿便哭了起来,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她长的很漂亮,今日这一哭瞬间就让皇帝软了心肠,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闺女,怎么会是那种嚣张跋扈的样子。
再看看这张脸,和那个人,那个他得不到的人,简直一模一样。
他那里还会有脾气呢?
“怎么了小九,和父皇说,父皇听着呢。”
底下的贵妃脸色都变了,这个小蹄子装的还真像个样子,就怕皇上被她蛊惑了,好容易斗过了她娘,如今难道要输给一个小蹄子?
“贵妃娘娘,和姐姐……她们,她们欺负我,我知道我自幼就不讨人喜欢,可是父皇,我只是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可是……可是贵妃娘娘欺负我,我吃不饱穿不暖,呜呜……父皇……”
华若卿哭的梨花带雨,那模样就让皇帝信了五分,再加上看他这女儿面黄肌瘦,就信了**分。
从偏门进来的玉子凉看了这会子戏,心下暗叹,这华若卿天生就是做戏的料子,感叹之余他越来越好奇,华若卿经历了什么,竟然有这种**胎换骨一样的转变,实在是于理不通啊。
“陛下,陛下您不要听她胡说,臣妾执掌后宫多年,怎么会这么欺负一个小小的公主,她又威胁不了臣妾。”
“是啊,我只是个庶女,哪里值得贵妃娘娘这么折磨,父皇……您要为我做主啊……”
那贵妃气得俏脸通红,真没见过这么倒打一耙的,这小蹄子原来竟是那么能装,蒙混了这么多年,今日才用出了心机。
“贵妃,是真的么?”
皇帝很是生气,他是因为从前的许多事冷落华若卿的生母,可是那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这个女人难道心肠真的如此歹毒,毕竟是亲生的女儿,他怎能不心疼?
“冤枉啊陛下,臣妾已经是后宫之主了,虽不是皇后,也统领了六宫,怎么会对付一个女娃?臣妾没有那么闲。”
皇帝闻言,有些迟疑,这句话说的合情合理,的确,她是后宫之主,没有必要对小九如何。
可是小九说的也很实在,她身体虚弱也是事实。
“南华天子的后宫,甚是混乱啊!”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完美配合
  
玉子凉轻笑着走出来,那贵妃的面色一瞬间惨白如纸,她怎么也想不到玉子凉会出现,怎么公公没有来通信呢?
“摄政王怎么来了?”
皇帝有些挂不住面,毕竟是自己家里的家事,偏偏让一个外人看见听见,最关键的是,这个外人,他还不想得罪。
玉子凉是什么样的人物那是闻名天下的公子,手段和心机哪里是一般人比得了的,他今日来,看来也是为了小九来的。
其实皇帝知道玉子凉今日帮了华若卿,只是他没有想到,玉子凉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帮助华若卿。
他这个女儿,还是有本事的。
“本王本来有事来寻陛下,没想到陛下正在处理家事,听了几句,觉得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就出来看看。”
“不知王爷有何见教?”
听他这话的意思,是要管这件事了,再察言观色,他应该是要帮着华若卿了。
“本王记的贵人秦氏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连本王父亲当年也为之倾倒,本王也听说贵妃娘娘和秦贵人向来不和,陛下又一直钟情秦贵人,难道就没有可能是贵妃娘娘迁怒他人?“
玉子凉说得云淡风轻,一字一句却是扎心得很。
皇帝愣了愣,看了看扑在怀里的华若卿,若卿若卿,那个女子的名字叫做秦月卿,他爱那个女子,就连女儿也希望和那个女子相像。
若是没有当年的那些事,他怎么会冷落那个女子多年,冷落这个孩子多年。
难道,真的是贵妃迁怒小九?
“王爷,您怎可如此颠倒黑白?本宫是一品贵妃,那个女人不过是个小小贵人,本宫怎么会失了礼仪,去和一个根本不能构成威胁的女人争风吃醋,还去害陛下的女儿。”
那贵妃看见皇帝的面色,不由得大惊失色,慌张之下只想着洗清自己,她是知晓一点当年的事情的,陛下对于那个女人,这么多年来虽然有心冷落,但是仍旧放不下,她只要对那个女人有一点苛待,陛下一定会大怒。
说是冷落秦氏,倒不如说是将那个从来不献媚争宠的女人,保护起来。
玉子凉今日这一番话,看上去是在说华若卿的事,实际上一字一句都是在提醒皇帝,这贵妃是在叫板秦贵人,和皇帝最爱的女人过不去。
“本王也只是为九公主鸣不平,不想见到一个孩子,为了当年的事情受这么长时间的折磨。”
华若卿听得明白,这皇帝和这具身体的母亲一定有什么过往,那个皇帝对这具身体的母亲念念不忘,这才应该是扳倒这个贵妃最大的筹码,就算一时扳不倒,皇帝也不会给这个贵妃什么好脸色。
龙有逆鳞,这具身体的母亲,就是皇帝的逆鳞。
“父皇,我自幼不能常常和母妃相见,但是每每偷偷跑去看母妃,都见到母妃终日以泪洗面,念叨的都是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父皇,我私下里也曾怪过父皇,为什么要冷落母妃,为什么要冷落我,让我们受这么多的苦。”
虽然不知道这具身体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但是看样子这个皇帝是真的爱这具身体的母亲,也就是秦贵人,那么要想扳倒这个贵妃,还是要靠秦贵人。
通过秦贵人惹起皇帝对往事的追忆,再引发他的爱意与疼惜,那么她们所受的所有的苦,就都会被皇帝归功到这个贵妃的身上。
虽然是皇帝冷落她们母女,才引得这个贵妃这么欺凌,但是哪个皇帝会承认自己的错误呢?
这件事情总要有人来背这个黑锅,皇帝不行,就只能委屈这个贵妃娘娘了。
“小九,是父皇冷落了你们,你母妃...真的念叨父皇的名字么?”
皇帝问得小心翼翼,那个女子那么心高气傲,即使他冷落她那么多年,也从不见那个女人有什么祈求,她,会念叨他的名字么?
“是的,不过母妃人微言轻,宫里又是贵妃娘娘掌管,这些事情,自然不能让父皇知道。”
华若卿看了眼玉子凉,后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管玉子凉有什么目的,是因为什么帮她,今日这件事情,终究是她欠了他一个人情。
“很好,贵妃,朕让你统领六宫,你竟然如此可带宫里的嫔妃,苛待的,还是她。”
那贵妃明白,今日的事情,是皇帝想要为那个女人出口气了,也是她今日运气不好,没抓着这只小狐狸还惹了一身的骚。
华若卿,有玉子凉护着,她定不了她,但是玉子凉走了之后,她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护的了这个小狐狸,那个时候,再和她算算总账。
“陛下,是臣妾一时糊涂,万望陛下看在多年情分,想想臣妾这么多年料理后宫的功劳,宽宥臣妾。”
华若卿低眉,暗叹这个贵妃脑子的确不笨,知道现在狡辩也没有什么用,不如乖乖的认下罪责,还能勾起皇帝的怜悯之心。
“贵妃娘娘的功劳,就是苛待秦氏母女么?”
玉子凉却没想过这么息事宁人,今日的事情既然这么挑开了,他却也不全是为了华若卿,毕竟才见了几面而已的一个小丫头,他就是感兴趣也不会为了她一个人做到这个地步。
这个贵妃是北辰的人,北辰和南华向来不和,若是北辰的和亲公主在南华因为一个小小贵人受这等屈辱,不知道北辰国会不会息事宁人。
两个国家斗起来,就像是鹬蚌相争,那么渔翁,不就是他东玉。
这才是玉子凉,小小的一点星火,他便能将它扇起燎原之势。
“王爷,本宫和你无冤无仇,你怎能......"
"够了,你还想狡辩什么?来人,传朕的旨意,降贵妃北辰氏为妃,褫夺封号,责即日起闭门思过,无召不得出。升贵人秦氏为妃,赐封号为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悦,九公主华若卿,赐荣华殿居住,再赏金银布匹。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了。“
皇帝自然是明白玉子凉的意思,他即使想为秦贵人出一口恶气,也要顾及北辰一国,玉子凉这个智计无双的封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臣妾领旨。”
“多谢父皇。”
收获不小,不仅得了赏赐,还让这具身体的母亲封了妃,她也算给这具身体讨还了公道,自此之后,她要怎么活便是为了她华若卿自己而活,今日已是也算偿还了借着这具身体的恩情。
皇帝有些疲累,挥了挥手让几个人离开。
那贵妃狠狠的剜了一眼华若卿,匆匆离去。
“今日之事多谢王爷,王爷,想要什么报酬?”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悦妃秦氏
华若卿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若是欠下了,也要想方设法的还上。
才出了殿门,华若卿便拦下来意欲离宫的玉子凉。
“今日之事也不全是为了助你,本王也有自己的一番道理,若是九公主真要感谢,便欠着这个人情,哪一日本王想出了什么,九公主再偿还也罢。“
玉子凉知道华若卿能看出他今日的意思,也就不加隐瞒,他想的长远,若是今日就要求华若卿办事,怕是以后再也没有了见面的理由,可若是今日留活口,日后也有机会好好了解这个人。
对于华若卿,他自有他的打算。
“王爷该去做生意的,也好,那王爷以后想起来的时候就来找我吧,告辞了。“
华若卿笑了笑,也不再多说,都是聪明人,有什么话也不用一次性说清楚。
玉子凉若是想拿这个做筹码也随他,反正她又不会让玉子凉抓住把柄抓一辈子。
回了自己的小破烂宫殿,华若卿心情还是很美丽的,这个地方总算是不用待了,华若卿不是崇尚物质享受的人,但是吃穿用度总也有个干净的尺度。
华若卿从那个小丫鬟秀玉的口中得知,这贵人秦氏是来自凤凰山的,山野里出来的女子,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最难得的是样貌绝佳,是那种孤高的美丽。
当年的事情秀玉一个小小的丫鬟自然是说不清楚的,她只知道,皇帝对秦月卿是爱的痴狂,若不是秦月卿不同意,这南华国的皇后定然是秦月卿的,只是不清楚后来又发生了什么,秦月卿因为一些事情怨恨南华天子,这才导致南华天子冷落她们母女这么多年。
看样子,这秦月卿和南华皇帝之间,的确是有什么过往的。
华若卿猛然想到刚刚玉子凉的一句话,他说他的父亲也是爱慕秦月卿已久,这么说来,秦月卿当时可不仅仅招惹了这个痴情的皇帝,或许还有别的人。
玉子凉那样的人,他的父亲定然也不是不学无术的,能让这样的人爱慕,华若卿越来越好奇她现在的母妃秦月卿,究竟是何等人物。
“奴婢们恭迎九殿下。”
才到了荣华殿正门,就有一众宫女远远地候着,见到华若卿缓缓的走来时,皆跪下行礼。
华若卿笑了笑,在她现在的记忆里,华若卿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礼,不过华若卿在搜寻记忆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这具身体七岁以前的记忆,似乎都没有了。
连影像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些模模糊糊的光晕碎片,就像她见到玉子凉第一面的时候,脑海中那种眩晕空白的感觉。
“都起来吧,我不大习惯这些虚礼,这么多年似乎都是我给别人行礼,你们这些人里面似乎也有我行过礼的人呢。”
华若卿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那些才刚刚站起来的人又唰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唰的跪了下去,的确,原先的华若卿不得势,又有那位前贵妃娘娘打过招呼,自然是人人都要欺压她的。
“九殿下息怒。”
“都起来吧,从前的事情我不加追究,也没什么意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我华若卿的人,以后有什么人欺负你们,我第一个不饶他,但是若有谁背叛了我,背叛了身边的朋友,我也可以保证,我会让你这一辈子处于惶惶之中。”
华若卿经历过一次背叛,经历过一次把命交到别人的手里却最终惨死的教训,她可以选择相信,因为人不能孤独地活着,但是,她的相信也需要别人拿东西来换。
偌大一个宫殿寂寂无声,她们为奴为婢的,没有自由和尊严,主子想把她们怎么样就能把她们怎么样,反抗不得的,华若卿今天的这番话,让她们震惊,却也眼眶泛酸。
她们从前欺压过的人,今日竟然能不计前嫌,话里话外根本就没有把她们当作奴婢,而是真真正正想要当她们是朋友。
“多谢九殿下,奴婢们无以为报,定不辜负。”
华若卿也不再多言,有些话点到为止,说多了就有刻意的嫌疑了。
荣华殿的确是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层楼飞阁,画栋雕梁,和原先那个小破烂宫殿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华若卿点了点头,那个皇帝还真是挺有诚意的。
"秀玉,去做饭吧,饿了。“
华若卿不是喜欢吩咐人的女子,只是做饭这个事情她是真的学不来,华若卿怕火,很怕很怕,她甚至连这宫里点着的小蜡烛都怕。
在上一世的时候,很多人都好奇,这么怕火的一个人是怎么陷入那种枪林弹雨之中的,又怎么能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之皇,华若卿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过,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种人,越是不能去做的,她就偏偏要做的最好。
“是,奴婢这就去。”
“九殿下,悦妃娘娘来了。”
华若卿刚刚坐下,水还没来得及喝,就听见她一直好奇的那个母妃秦月卿来了,她还真是很想见见,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能让一国之君还有玉子凉的父亲魂牵梦萦。
“快请。”
在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几乎是没有和秦月卿见面的记忆,这样的话似乎不用太担心这个做母亲的看出女儿的不同,不过即使看出来了也没什么,她的样貌没有一点变化,想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悦妃娘娘到,悦妃娘娘,您请进。”
华若卿看了看门口款款而来的女人,不得不说,秦月卿的确是有能让那些男人神魂颠倒魂牵梦萦的资本,在她的身上根本看不出出身山野的气息,那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高贵,不过真正让她感到震惊的,是秦月卿的容貌。
秦月卿长得真的不算是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多么好看,最起码比不上北辰妃,可是,似乎每一个人都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她,玉子凉那样的人都不吝惜自己的赞美,华若卿现在才知道,一个人的气质真的要比美貌强百倍不止。
“参见母妃。”
“无需多礼,你们先退下吧。”
秦月卿回应的淡淡的,也不见多余的表情,华若卿心下倒生了一丝怀疑,这似乎不太像是一个母亲见到女儿的场景,更不像是一个母亲见到女儿突然间生活好了的场景。
难不成,她看出了什么?
宫里的丫鬟奴才们都出了殿门,偌大一个宫殿仅剩下这对母女。
“你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吧."
华若卿一愣,被揭穿了身份,还是以肯定句的语气,让她下意识的就想拔枪,可是在下一秒又冷静了下来,她早已经不是那个拿着枪的杀手之皇了。
“母妃怎么会这样想?”
“你无须掩藏什么,在我怀上你的时候,就有一个大师对我说过,我这个孩子命途多舛,十六岁的时候会有一场大劫,另一个破碎的灵魂会附着在她的身上,应该就是你了吧。”
秦月卿说得云淡风轻,完全没有惊讶,或者说是一点别的情绪。
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不显山不露水,喜怒不形于色。
“是,我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手,巧的很,我也叫华若卿。”
破碎的灵魂,应该就只有她了吧。
这个时代还有这么厉害的大师么?能够预见未来的事情,还能预测得如此精准,难不成还真的有星宿卜卦阴阳周易这些命理?
“杀手?难怪,那大师说你生有肃杀之气,需要积福保命。”
积福保命?听上去好像是和尚说的话,难不成这算命的神棍是个老和尚?
“你一点也不惊讶么,也没有怀疑过?”
“怀疑过,但是你出生之后身带异能,能够控制一小部分空间内所有的东西,还能通过与人接触读懂人的内心,虽然力量不是很强大,但是足够令人惊讶,只不过这些,那个大师在我怀上那你的时候就已经和我说过了。”
控制一小部分空间内,所有的东西,难怪刚刚心念微动之时就感觉,空气都发生了微小的变化,只是这变化未免也太小了一点。
“这么一点点的力量,不要也罢。”
“不,这个力量原本是比较强大的,只是在你七岁那年,被人害的中了奇毒,至今未能完全解开毒性,相应的,你的能力也被那个毒素所制住。”
秦月卿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看得出来她很强大,这样的她似乎真的要比虽然乖巧,但是痴傻懦弱的女儿要好得多,她在想些什么,这个孩子,也是自己的女儿啊。
“我要怎么解开呢,没有一点办法么?”
“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只是这么多年来,母妃拿不到那样东西。”
华若卿看了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眼秦月卿,觉得她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也像是在怀缅着什么。
“什么东西,在谁手里?”
这样两种神奇的能力,她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东西倒不是最重要的,出了宫自然就能寻到,母妃只是没有办法出宫而已,真正难得的,是会用这个东西的人。”
秦月卿笑了笑,只是笑的有些勉强,出宫,这真是个好遥远的词汇了呢,自从进了这个皇宫,她就再也没有了出去的机会,从前是自己不想出去,现在是那个人不允许出去。
“那个人是谁?”
“东玉摄政王,玉子凉。”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击掌为盟
华若卿愣了愣,玉子凉,看得出来他很厉害,只是才欠下了他一个人情,这么快就要再欠下一个么?
“...母妃的意思是,我若是想要解开这个毒素,恢复能力,就只能依靠玉子凉。”
华若卿犹豫了犹豫,她在纠结究竟怎么称呼这个算是母亲的人,想了想还是称呼母妃好了,毕竟以后在宫里的时候为了不让别人起疑也要这么称呼,那就当提前熟悉一下吧。
她在前世,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几乎是开始记事的时候,就到了训练的基地。
“不能说是依靠他,但是,你需要他,玉子凉也带有奇异的能力,在这个时代,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有着神奇的力量,但是那些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家的孩子们,都或多或少有着奇异的力量。”
秦月卿听见华若卿那一声母妃也有些激动,她还以为这个孩子附着到女儿的身上,这一辈子就再也听不到这样的称呼了呢。
“玉子凉的能力,是什么样的?”
“他的能力是什么并没有人清楚,因为没有人能到达让他使用能力的地步,若卿,你要记住,如果你见过的坏人像是毒蛇,那么玉子凉一定是比他们更可怕的存在,不是说他毒辣,是说他的智计广绝,若是玉子凉想要布局,或许他已经完成了旁人还没有察觉到。”
华若卿低眉思索,她不了解玉子凉,才刚刚到这个时代不久,不过虽然只是见过那么几面,但是玉子凉在华若卿的心里就已经归入了深不可测的列表里。
一笑一颦顾盼如玉,但是整个人都好像笼在黑暗之中。
“恩,我记住了。“
“那就好,今日之事,母妃听说,是玉子凉帮的你?”
“是,我说了要还上他这个人情。”
华若卿倒不觉得这是个多么大的事,因为今日之事,即使没有玉子凉的帮忙,她也不一定扳不倒北辰妃,只不过有了玉子凉的帮忙之后,事情顺利得多容易得多。
“也好,他若是这事情上肯帮你,那就说明他还是欣赏你的,或者说觉得你有一定的价值,母妃对于玉子凉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的脾气秉性还是知道一些的。”
秦月卿总是留一点点的话,华若卿知道,那是原先的事情,她不方便说起来,也或许是不想提起。
“那母妃,我现在就去寻他。”
“恩,尽早去也好,记得你一个女孩子家,哪怕你原先多么厉害,你现在的身份是南华的公主,还是现下看起来炙手可热的主,不要让人家拿住什么把柄说三道四,有些事情,并不是杀戮可以解决的。”
华若卿点了点头,问出玉子凉暂住的宫殿,溜溜达达的走向清凉殿。
本来华若卿觉得给东玉摄政王的宫殿,应该不逊于她的荣华殿才对,可是真正见到了,才觉得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奢华

Rank: 1

91UID
90272915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肃穆。
青砖碧瓦,更像是前世去苏州执行任务时见过的园林建筑,清雅得很。
果然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么?
“你是何人,一个女儿家怎可贸然闯进王爷的宫殿?”
华若卿前脚才进了宫殿,就听到一个小厮呵斥的声音,缓缓回头,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童气愤的样子,好像踏进这个清凉殿是玷污了他家主子一样。
“那麻烦你去禀告一声,就说华若卿来寻。”
那小厮又瞥了眼这个不遵礼法的女子,真不明白,这南华的后宫里究竟都养了些什么人啊,先是那个九公主,泼妇样子的女子,虽然看上去挺霸气的样子,但是却那么嚣张粗鲁,然后再是现在这个女子,华若卿。
华若卿,那个九公主,好像就是叫华若卿吧。
小厮心下大惊,这个女子就是那个九公主,自己好像命挺大的,听说连北辰国的贵妃都被这个女子几句话给说的废了贵妃的位子,自己刚刚那样的态度,她竟然还能不发怒。
“九殿下怎么来本王这里了?”
不大一会儿,玉子凉便从内殿走了出来,换了一套衣服,只不过还是紫色,看来这个人十分偏爱紫色,难得的是,鲜少有男子穿这种妖艳的颜色,穿的还能这么清雅高贵,果然还是气度和脸比较重要。
“无事不登三宝殿。”
“九殿下,有何要事寻本王?”
玉子凉施施然的坐下,含笑看着站着的华若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子,不仅不在乎什么男女有别,还反其道而行之,能利用的她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女子,如果能为他所用……
“听说王爷,是妙手仁心葛仁心的徒弟,也是亲传弟子,我中了一种毒,只能求助于王爷。”
妙手仁心,华若卿当然不知道是什么人,她也不知道玉子凉是他的徒弟,这些都是秦月卿告诉她的,让她在开口之时说出来。
“什么毒?”
“曲幽之毒。”
这两个字说出来,玉子凉难得的愣了愣,这个毒他倒是真的知道,他好奇的,是这个女子怎么中的这个毒。
曲幽,这个毒取自一句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曲幽是五脏六腑皆出现亏损,尤其是心脉重创,由于它连接胸腔所有经络,故而十分曲折,而心脏这个部分又有重重保护,隐藏很深。
因为这样,才被取名为曲幽。
“九殿下如何得知自己所中之毒是曲幽,要知道,曲幽是奇毒,一般人,连听都没有听说过,最难得是它的原料,万金难求,所以这个毒药一般人都制作不出。”
玉子凉没有解过这个毒,但是解毒的方法,葛仁心曾经教过。
“母妃说的,母妃还说,药引不难求,难求的,是你的医术。”
华若卿听了玉子凉的讲解,不由得暗暗赞叹,还是挺精细的工夫,这样难得的毒药给她用,真是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