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6 | 浏览:130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神医辣妻:腹黑相公,来种田!:她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也会赶了一波 ...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团子吃了。”
“嗯,好吧。”
叶辰直接拿起扁担将水桶挑起,走在前面。
夏云初有些不自在,但还是跟了上去。
路两旁的草丛响着蛐蛐的叫声,离河边越近蛙叫声越明显,夏云初一直跟在他身后,视野被叶辰高大的的人形给遮住,皎洁的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更加注了他本身的魅力,宽阔的背,粗细均匀的腰像是要把衣服撑破,她看的出神,连叶辰什么时候停下的都不知道,差点儿就撞到了他的背。
“你,你怎么忽然停下了?”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8章 伺候媳妇洗澡
夏云初有些狼狈,娇嗔的责备了一声,但没敢抬头看她,因为她现在脸好红。
叶辰没有吱声,伸手递过来一点菜团,见她不吃,直接退到她面前,将菜团递到她唇边。
“吃那么少,晚上会饿的睡不着的。”
“没事,我减肥。”说是这样说,她最终还是咬下了菜团,小口咀嚼着,也不知道是她从未吃过这东西,还是因为是叶辰喂她的,竟莫名的觉得好吃,接连着吃下了几块,每次都是叶辰亲手喂她的。
“减减也好,太胖不利于健康。”
“嗯。”
夏云初一直是垂着脑袋看脚尖的状态,蓦地,怕气氛太尴尬,随口说道:“我想去乡里的市集。”
“行,那明天我多干点活,后天早上早点动身去乡里的集市,下午回来继续干活。”
“我明天也想跟你一起去田里干活。”夏云初觉得这样太累,就想分担一些劳力。
叶辰微微勾了勾唇角,不敢置信的问:“你?”
“对呀,田里离河边比较近,我明天拿着衣服去洗,洗完跟你一起下地。”其实,她是想在地里看看都有什么草药,再写回来做药膳,补补她身体所缺的物质。
“行吧。”
叶辰怕她在家里被她们欺负,便答应她。
二人悠悠荡荡的来到河边,看着静谧的河面蒙上一层银白,夏云初玩性大发,捡起一块石头扔过去,一连在水面上打起了多个水花,届时打破了宁静。
叶辰提着桶装好水,见她玩的挺开心,也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地一丢,在水面上链接溅起六次水花,最后才落到了很远的地方。
夏云初见他技术这般好,心情大好,颠颠的跑了过来,想跟他比试一番,没想到脚下踩了个不安生的石头,脚一崴整个人就掉进河里,叶辰直接跳进河里,拽着她庞大的身躯,费力的将她拉了上来。
“咳咳,咳咳……”
夏云初本来是会水的,没想到这具身子这么废,还没等她划水,四肢就抽筋了。
“云娘,上来,我背你回去,夜里风凉,别冻感冒了。”
“呃……好吧。”
夏云初愣了一秒,犹豫着要不要上去,真真怕压坏了叶辰。
叶辰背起她赶紧向家里跑去,将她抱到炕上,从木箱子里找出一套衣服,让她赶快穿上,随即,去拆房拿了些柴火,在屋外的炕口烧火,准备烧个热炕给她暖身子。
夏云初麻利的换下了衣服,顺便闻了闻湿衣服,一身的臭汗味,她赶紧把衣服扔地上,不过,比起白天换下的那套,味小了许多。
“云娘,一会儿炕就热起来了,你先在这等着,我去河边把水挑回来。
“行。”
夏云初心里很过意不起,觉得是给他添麻烦了,为了弥补他,主动给他放了被子,等他回来睡觉。
叶辰力气大,不一会儿就把水跳回来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了,把水倒进锅里以后,将大木桶搬进屋里,想让云娘在屋里洗。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七年,从未见云娘提出洗澡、洗衣服的事情,小时候她力气不大,还能趁她睡着的时候给她凑合洗洗,大了以后,就不让他靠近,无论酷暑还是寒冬就这样臭着,一开始他也不习惯,与她生活久了,慢慢就习惯房间里的臭味。
“就在这洗?”
夏云初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有些难为情的问。
他们的小矮房本就潮,霉味很大,再这样潮下去,估计屋里也得长青苔。
“没事的,等农活不忙了,我准备多做些工,去山上砍些树,赚了银子后把屋子建的靠北一些,这块地方就建个洗澡房,这样就方便多了。”
既然她不痴了,肯定不会像之前那般脏乱,他自然是要给她新建个好房子。
夏云初听了他的话,心情好了许多,他们现在的房子不仅是个高危建筑,还紧挨着厕所,也没个窗子,都不知道到了夏季他们该怎么生活。
叶辰将热水倒进去后,又把丝瓜瓤扔进热水里泡软,试了试水温,又加了一些凉水,这才让夏云初进去。
夏云初不动,尴尬的看着他,指着门外说道:“你能出去一下吗?我自己洗就行。”
“行。”
叶辰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便出了屋子。
夏云初这身子能有一百八十多斤,个头才一米六五左右,大象腿刚没入水里,水位就上升了一截,等她整个身子完全没入,基本是卡位的,她只能半蹲着,用丝瓜瓤沾上皂角液用力的在身上搓灰,才搓出一条胳膊,她就有些累的歇菜的感觉,肚子咕咕的叫着,饥饿感从腹部上升到心窝,她咽下酸水充饥也不顶用,歇息了一阵,不见体力恢复,只能喊叶辰,让她给他拿点吃的。
“娘白天下地累着了,将饭食全吃了,只剩下一个菜团,你要吃吗?”
“要,要!”
她饿的两眼冒光,这时候别说是菜团子,野菜也吃得下,那种饿的掏心掏肺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叶辰开门进来了,见她半蹲在桶里,就开始心疼她了,在心里自责着以前没想到位,早早的给她做个洗澡的桶,就不这样难受了。
“啊!”
尽管这胖身子没啥可看的,夏云初也不想这般暴露在他面前,慌乱的缩着身子,试图用桶遮着。若是这身材前凸后凹的被看了也没啥,关键这一身横肉,想想就丢脸。
叶辰把财团递到她嘴巴,夏云初像小狗一样咬住了饭团,但一直不敢转身,身子慢慢下沉,直接卡在桶里,只露出带灰的粗胳膊、粗背。
“云娘,我们都成亲七年了,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正好没了力气,我来帮你搓。”
“别……”还没等夏云初拒绝,这一身劲的山里美汉子就从她手里夺过丝瓜瓤给她搓着后背,她也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只能在心里吐槽,长得美还力气这么大,好事怎么都搁他身上了!
“我是你相公,我们之间用不着这样生分。”
他的语气可比手劲重的多,夏云初觉得他生气了,不好意思再拒绝,乖乖蹲在桶里,任他处置。
她胖的很不均匀,小腿,手腕相对较细,肚子像大皮球,大腿像象腿,至于胸嘛……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没吃几片肉,竟发育的挺大……
如今,她的这些优缺点全落入叶辰眼里,心里有些不平衡,真想待会也帮他洗澡,然后把他看光。
“那个,待会,你也洗洗吧……”
“嗯。”叶辰没多想,应声点头。
“用不用我帮你搓澡?”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9章 又被小人缠上了!
开口时,夏云初还没觉得怎么样,话音刚落,叶辰的手便不动了,空气忽然变得安静,她心跳莫名的加速,脸上温度也在上升。
完了,尴尬死了,这山里美汉子该不会往歪处想吧?
“好。”
他低沉而干脆的声音,让夏云初以为是幻听,想着那**的一幕,她赶紧眨了眨眼甩掉头顶上的‘污’云,心口不一的说道:“那个……我,我没力气了,今天就算了,下次再帮你!”
说完,她又后悔了!
下次?她竟然说‘下次’?!她脑子里装的是肠子吗?
“好啊!”
叶辰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光听着她的话,心情就大好。
原主这身上的灰算是长皮肤里了,把后背和两个胳膊搓完,澡盆里的水差不多就不暖了。
夏云初趁叶辰走开去端热水时,赶紧用水冲好上身,穿上干净的衣服,费劲的坐在炕沿,梳理一下浮躁的心情,耐心等他进屋。
叶辰进屋后,看到她坐在炕沿上,只把腿搭在桶里,就问:“上身不洗了吗?”
“呃……以后再洗,我洗洗脚就睡吧,折腾了一天,有些累了。”
叶辰没吱声,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便拉着她的腿,认真的洗起来。
不多会儿,水桶就浮上一层灰,差点没把夏云初给恶心死。
即便是只洗了个别部位,夏云初都觉得身上轻了许多,最后,又让叶辰帮忙洗了头,才肯作罢。
叶辰伺候完她,就去河边洗了个战斗澡。
虽没有钟计时,但也能大概的算出差不多是晚上十点钟。
她本想等叶辰回来商量睡觉的事情,但架不住脸皮打架,钻进被窝就睡着。
第二天一早,夏云初就醒了,一睁眼便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她赶紧向后挪着脑袋,却发现整个胖身体没穿衣服,跟叶辰紧紧的贴在一起,尤其是她搭在叶辰身上的腿,更像是她非礼了他……
我天!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她明明睡觉的时候穿着衣服的……为何醒来衣服就不见了呢?
叶辰睡觉很轻,觉察到身边人有动静,便睁开了丹凤美眸,看着夏云初一脸惊慌的样子,便问:“怎么回事?”
“我,我的衣服!”
“哦,你晚上睡觉热了一身汗,我帮你**了。”
叶辰轻描淡写的解释道。
夏云初庆幸天还没大亮,屋里光线很暗,就会被叶辰看到她熟透了的脸蛋。
实际上,从她的娇羞举止,叶辰就知道她心里所想。
“那个,哎……可惜了,昨晚刚洗的,又臭了!”夏云初嗅了嗅身上的臭味,有些无奈的皱了皱鼻子。
叶辰随口安慰:“没事,今晚继续帮你洗。”
“……”
夏云初不敢吱声了,臊的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赶紧穿着衣服起床,借口去茅房。
她出门感到一丝冷风吹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过,天虽亮了,但没日头出现,估计是四点多吧。
她见徐氏在厨房里忙活,便想着进去搭把手,不料,刚进去,就被徐氏推了出来,同时往她手里塞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快回屋,跟辰儿分吃了去,记得让他把蛋壳带出去,别让他们发现了。”
徐氏声音很小,眼神不断的瞟向大屋,生怕被叶大娘他们撞到,赶紧催促夏云初回小矮房里。  
夏云初照她说的做,小步走回屋,途中摸了摸那东西,皮有些脆,应该是个熟鸡蛋。
她推门进去,叶辰裸着上身在叠被褥,夏云初看着他白皙光滑的后背,心跳加速,大脑一片空白。
这不至于吧?
她都用过全裸的死男人解剖过,全身哪个部位没被他研究过,现在只是看了一个活男人的背,她激动个啥?
“回来了?”
叶辰叠好被子,便下了炕,当着她的面准备穿昨天被汗打透的脏衣服。
夏云初顾不得羞不羞耻,赶紧制止,从箱子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让他换上。
“吃过早饭,我跟你一起去田里,我去洗衣服。”
“嗯。”
叶辰不确定她会不会洗,她肯干,他已经很满足了。
饭后,他们趁着两条母老虎还没起床,赶紧带着农具、脏衣服离开家,朝着河边走去。
“咦?那不是叶老四跟他媳妇吗?我没眼花吧?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说话的是村里嘴最长的老寡、妇,人称王婆子。年纪轻轻就死了男人,一直守活寡到现在,关于她贞洁烈女的典故在镇上都能排上号,只是人无完人,她嘴很碎,经常挑起是非,遇到讲理的人,见她是老人一般不跟她见识,若是遇到个吃生米的,她打不过,只能端起她的‘烈女名号’找里长评理。
她之前见原主云娘是个傻子,总是找她事,大抵就是看不上这样的痴傻婆娘有个好相公,一直挤兑欺负她,痴傻的云娘一见她,就拿石头扔她,她就喊着冤,说被傻子还手会被人说,不还手有些人还会继续装疯卖傻故意装弱者。
叶辰清楚这事是谁的错,不想跟她有接触,带着云娘逐渐加快脚步来到河边。
王婆子平时无事,就跟着他们来到河边,见叶辰扶着云娘下河,给找了一块好的洗衣服地方让她落脚洗衣服,心里很不自在,便使着坏的大声喊:“不得了了,叶四媳妇也会洗衣服?莫不是来作事的吧?”
农村人都起的很早,河边早就有一些妇人在洗衣服,见到云娘便反射性的捂住了鼻子,再加上王婆子这样一说,更是嫌恶的挪动着位置,想在云娘上游,生怕被她的脏衣服污染了水源。
夏云初早就习惯了,不想为这种事生气,将衣服放在水里湿了湿,就开始像模像样的揉搓着衣服。
她这幅身子别说是被人嫌弃,连她自己都嫌弃臭,没什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么可去争吵的。也就她的山里美汉子不嫌弃她臭!她真的有些怀疑,莫不是他鼻子不通气吧?
叶辰试了一下水温,觉得还可以,便细心嘱咐她不要把脚伸进水里,长时间把脚泡在凉水里,会寒着骨头的,最后又贴到她耳边,小声说:“我就在路旁的地里,有事叫我。”
言罢,缓缓起身,狠瞪了一眼王婆子。
王婆子被他这么一瞪,有些心虚,暂时闭上了嘴巴,心想,看他还能护着这傻婆娘一辈子,等他离开,再接着戏弄她!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10章 前方高能,情敌突现!
    夏云初看了一眼,就算是离她很远的下游洗妇,听了王婆子的话,都不嫌麻烦的端着石头,隔山掉远的跑去了上游,只有一个穿着寒酸的妇人,没有受王婆子的影响搬去上游,专心拿着棒槌不断敲打着脏衣服。
王婆子见状,得意的在口袋里抓了一把西瓜子,故意站在上游,沿着河边将嗑完籽的皮扔到水里,就是要看看装着这般‘天衣无缝’的傻子会不会原型毕露的跟她打架。
夏云初瞧见水里的瓜子皮,不想跟王婆子一般见识,闷声洗衣服,想早点洗完去找叶辰。
王婆子见她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挺能沉这气,眼瞅着西瓜子就要吃完了,都不带吱声,只好晃着脑袋,噎着小细嗓子嘲讽道:“瘸子媳妇,你那衣服反正也洗不干净,用臭水洗了也是一样,下次就别来这河里了,免得污染了这纯净的河水,在家用泔水洗洗得了。”
言外之意是她买不起皂荚液,还总是跟用了皂荚液一样的用棒槌把皂荚连带着污渍打出来,就像是在掩耳盗铃一样,明明不想让人瞧不起她们穷,却作出让人忍不住笑话的事。
夏云初知道她说的是在她下游坐着洗衣服的妇人,被她这样侮辱还纹丝不动的在那洗衣服,看样子应该是老实人,王婆子都点着名羞辱也不作声,让她这个旁观人都想过去撕她嘴,回那死老婆子一句:你那嘴是喝了泔水才这样臭的吧?
王婆子接连骂了她们两个,整个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跟上游的那些夫人在一起嘻哈着大笑。
“你别往心里去,谁日子不苦呢?又不是我自己苦,我跟相公一起,就算是啃石头都是幸福的。我用棒槌使劲打衣服,就是想洗的干净些,相公穿的舒服些,没想到被这些人想成这样。”
瘸子媳妇宋氏,是典型的弃妇,一早被卖给了有钱老爷家做小冲喜,没想到冲喜当天,那病重的老爷就撒手西归,自此她成了人人口中的不祥之人,后来托人保媒,嫁给了河西村的残疾退役兵。
这个年代上场打仗是没有任何津贴的,死了就是死了,能活着回来的不是光宗耀祖的,就是一生残疾的,很不幸,宋氏的相公张闯是后者。
上战场之前是个武举人,因家贫没有给考官送礼,一直不得入仕途,在镇上一家武馆当师傅。
所以,他们成婚三年,一直花的他上战场前的积蓄,他又残了腿,腰也有毛病,所以不能干重活,家里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夏云初听了张宋氏的话,心里满是赞扬,这就是古人眼里的爱情?
“我跟你想法一样,只不过我可不想啃石头,就算要啃,我也要带着我相公啃金馒头。”
张宋氏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一开始她以为夏云初还是那般痴傻,听了她的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话,忽然间就愣住了,无法将这话当成普通的戏言。
“你是不是很惊讶,不用惊讶,我痴症好了,就有能力过上好生活,别忘了我身上可是流着奸商的血。”
“哈哈,老四媳妇真会开玩笑。”
张宋氏之前是见过夏云初在村子里‘作恶’的,跟现在的她完全是判若两人,现在的她虽然还是一声邋遢,但整个人的精气神是向上的,给人一种形容不上来的气质感。
“喏,这皂荚液你先用着,以后我们自己研究着做,等研究出皂荚液的配方,就不会再被皂荚婶垄断,肆意抬高价钱了。”
“哎,这东西金贵,还是你用吧。”
张宋氏推脱着不肯用,夏云初不再吱声,直接将皂荚液倒在她衣服上,然后一起拿着棒槌敲打衣服。
“哟!那不是里正家的小姐吗?”
王婆子闲聊之际一直在观察着夏云初和张宋氏,见她们有说有笑,刚要开口说些挑拨的话,便看到远处路面上多出一顶娇子,一看就知道是总里正(乡长)家二小姐来这了。
她故意这么大声,就是为了喊给夏云初听得,因为这二小姐来这村,是奔着她相公来的。
河边的妇人,除了夏云初,谁都晓得是什么事,都巴巴的等着看好戏。
因为他们家那块旱水各一半的田在河边,只要那林小姐下了娇子,去了叶辰那边,夏云初这脸就得绿。
可是夏云初不知道原主记忆里还隐藏了这段‘情敌’戏,继续洗着她的衣服,还在想着一会儿去田里帮叶辰除草减肥呢!
张宋氏看她这样淡定,也不好开口,只能林小姐下了娇子看情况再议。
林小姐自幼就被总里长好生培养,想着让她以秀女的身份进宫享荣华富贵,可是,他煞费苦心培养了那么久,林小姐却看不上那份荣华富贵,一门心思想嫁给叶辰,愣生生的用剪刀戳着自己的脖子威胁总里长,不想女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只好花钱买了个穷丫头替补林小姐的秀女名额,随后就逼着叶辰娶林小姐,但那时叶辰已经娶了云娘,就算是她只有十岁出头,也把她当娘子看,就否决了这事。
叶辰跟林小姐自小认识,大约十二岁左右,林小姐就想着嫁给叶辰,但总里长嫌弃他家贫,就让他倒插门,叶辰是个有骨气的汉子,自然不能做倒插门女婿,便直接回绝了总里长。
再后来他娶了痴傻的云娘,但好歹不用倒插门,他岳父家的门槛可比总里长家的高多。
即便如此,事实也没有击垮林小姐,总是时不时找借口来这探望叶辰,昨个儿听说云娘溺水,兴奋的一晚未睡,早早的就来查探消息。
夏云初听到那些妇人在谈李小姐的事儿,本无心去听,王婆子故意扯着嗓子将李小姐跟叶辰的前尘纠葛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她听了个大概,本来对此记

Rank: 1

91UID
87695697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8-12-23 11:42 编辑

忆一片空白的大脑也有了一些模糊的轮廓,扭头看向河岸的马车,一位身穿粉色锦缎的高挑小姐从马车下来,她举止清雅,缓步走向夏云初家的稻田。
这时,王婆子瞅准时机,在河边扯着嗓子喊:“多登对的金童玉女,好好的白玉萝卜怎叫蠢猪给啃了呢?”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6264&chapter=1499228,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