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6 | 浏览:213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医香倾城:妖孽儿子不好惹 :前世,她步步为营,一心想替儿子报 ...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便又懒懒地卧了回去。
是错觉吧?
顾倾城微微蹙眉。
许是自己被秦书阳欺骗得太过彻底,所以这辈子,她的戒心才会格外重吧!
顾倾城自嘲地笑了笑,拎着篮子里的三只鸡去了灶台。
“娘亲娘亲,生儿帮你!”小家伙拍了拍小白狗的脑袋,便跟着顾倾城一起去了厨房。
看着小家伙熟练地往灶台里扔着柴火的样子,顾倾城的眼里满是欣慰。
有了生儿的帮忙,顾倾城做饭的速度就快多了。
不一会儿,锅里便传来了阵阵肉香。
可顾倾城和顾平生还没来得及吃饭,门外就有人吵了起来。
……
“顾倾城,你还要不要脸!小孩子之间打打闹闹,你一个做长辈的插什么手!若是打坏了我宝贝外甥,你赔得起么!”
“娘亲……是三姨……”小家伙拿着柴火的小手微微一颤。
半年前,三姨曾推了他一把,直到现在,他的左手掌心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疤呢!
“娘亲知道。”顾倾城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冷意。
生儿所说的三姨顾筱蔓乃是洛子美的小女儿,亦是顾欣雅的亲妹妹。
前世,自己失了清白之后,顾筱蔓可没少挤兑自己,她又怎么可能忘记这个声音呢!
不过这一世,顾筱蔓休想再像上辈子一样,在自己面前摆什么大家闺秀的谱!
“生儿,”顾倾城俯身,揉了揉了顾平生的头发,“你在这里乖乖等娘,娘去去就来。”
“可是……”小家伙咬了咬手指。
三姨很很凶,他很怕三姨。
可让娘亲一个人去面对三姨,他又不放心。
小家伙犹豫了好半天,最终,他还是鼓足勇气,追着顾倾城跑了出去。
他可是男子汉,怎么能躲在娘亲的身后呢!
院门外,顾筱蔓的声音越发刺耳了起来。
“顾倾城,我知道你在家!你就别躲在家里做缩头乌龟了!”顾筱蔓双手叉腰,摆出了一副泼妇骂街的样子,“我告诉你,你今天若不乖乖向磊磊道歉的话,我娘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顾筱蔓的声音很快就引来了一众街坊邻里的注意。
“这是咋了?怎么就吵起来了?”
“谁知道啊?好像是顾家小少爷被生儿她娘给打了!那顾家的人可不好惹,这不,顾家的人来找生儿她娘算账来了!”
“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那孩子是洛家的小少爷。只不过这洛家和顾家是亲家,顾家夫人洛氏一直没有孙子,就把这侄孙子当成了孙子一样在养,平日里疼得跟眼珠子似的。哎……生儿她娘打了这孩子,只怕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不对啊,我怎么记得生儿她娘也是顾家的人啊?”
“那你可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我跟你说啊,这顾倾城虽然是顾家的人,可因着她和别人苟且,顾家人早就不要她了。不然,你以为她会和咱们住在一块么?”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竟然是这样?平日里看生儿她娘不言不语的,我只当她家男人去了呢!没想到……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不行,我得跟我家那口子说说,让他离生儿他娘远一点儿!”
“柱子媳妇,这就是想多了!就顾倾城那副鬼样子,哪个男人下得去手啊?”
“你懂什么?正所谓丑人多作怪,生儿她娘若是没点儿本事,又怎么能勾搭到生儿他爹呢?欸欸欸,你们说,生儿她娘到底是怎么把那男人骗到床上的啊?反正如果我是男人,只要我眼睛没瞎,就不会碰那个女人!”
“还能有什么办法?左不过是些下三滥的法子罢了。我听说,花楼里的那些姑娘们为了留客,手里可有不少好东西呢!”
“这么一说,我更要让我加那口子防着生儿他娘了!”
“对对对,我也得和我男人说一声,让他离顾倾城远一点儿。不过顾倾城再有本事又怎样,那男人不还是跑了么?”
“哈哈哈,可不是嘛!”
听着众人刻薄的议论声,顾筱蔓越发嚣张了起来。
“顾倾城,你数三声,你赶快给我滚出来!否则……”
“啧啧啧,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妹妹啊。”顾筱蔓话音未落,顾倾城便打开院门,冲着顾筱蔓盈盈一笑,“不过三妹也别怨我听不出你的声音来,实在是你太过……太过彪悍了。我还以为是哪家婶子和她相公吵架了呢,怎能想到竟是未出阁的三妹你呢?”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 嫡庶有别
“顾倾城,你!”顾筱蔓面露凶光,抬手就是一巴掌。
这个丑八怪竟敢说自己是泼妇,她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顾倾城一脸沉静,稍一侧身就躲开了顾筱蔓的攻击。
“只是三妹妹虽然言行无状,可有句话却是说对了,这小孩子打架,当大人的怎么好插手呢!”
“顾倾城,你少在这里装蒜了!你若是没插手的话,磊磊他……”
这边,顾筱蔓张牙舞爪地说个不停。
那边,顾倾城却是连看都没有看顾筱蔓一眼。
她走到洛天磊的面前,冷声道,“天磊,城姨方才可有打你?”
“你……”
洛天磊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顾倾城接着道,“天磊,你应当已经上学堂了吧?”
“上了又怎样?”洛天磊不疑有他,仰着脖子呛声道,“丑八怪,你管得着么?”
“我自然是管不着了。”顾倾城笑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天磊你上的是尚儒学堂吧?那学堂的夫子可是京城来的孔夫子?我记得小时候,孔夫子还教我识过几个字呢!孔夫子说,礼记有云: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也,人之道也。若是不诚实的话,可就连人都不配做了,更别提什么考科举、中状元了呢!若是孔夫子知道他的学生最爱撒谎的话……”
“我才没有撒谎!”洛天磊虽然不怕顾倾城,可对那个会打他手板的夫子却还是无比忌惮的。
“是么?”顾倾城依旧笑着,“那么天磊,你现在告诉你表姑姑,城姨可曾打过你?”
“我……”洛天磊双拳紧握,恶狠狠地瞪了顾倾城一眼,可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了头,“没有。表姑姑,姨母没打我。”
“什么?这怎么可能?”顾筱蔓一脸诧异,“那你脸上的伤……”
“是生儿打的。”洛天磊的声音轻不可闻。
他真的很不想承认自己竟被一个三岁小儿打了,可和这个比起来,他更怕被夫子教训。
对了,夫子说了,大丈夫要能屈能伸,他便是丢了这个人也没什么。
更何况,便是他不是顾倾城打的,只要有表姑姑在,那丑八怪也别想好!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顾筱蔓那细长的指甲就戳到了顾平生的脸上。
“野种就是野种,果然没有家教!”
“你说谁是野种!”顾倾城冷着脸打下了顾筱蔓的手。
顾筱蔓眼见着自己的手肿了起来,却也不敢再对顾倾城动手。
不知怎地,她总觉得今天的顾倾城邪乎的狠!
不过,就算不能动手,她也能动嘴啊!
“谁是野种谁心里清楚!连长幼有序都不知道,真真是个有娘生没爹教的贱种!”顾筱蔓鄙夷地看了顾平生一眼。
顾倾城拧眉,不动声色地隔开了顾筱蔓地视线,“原来三妹妹也知道长幼有序啊!再怎么说,我也比三妹妹年长几岁,怎地却从未听见三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妹妹唤我一声大姐呢?”
说着,顾倾城又笑着看向了一旁亭亭玉立的顾欣雅, “二妹妹,你说呢?”
然她虽然眼中带笑,可那笑容却未达眼底,再加上那满脸的伤疤,看起来竟格外渗人。   
被顾倾城这么一说,周围看热闹的街坊们也察觉出不对来了。
再怎么说,顾倾城也是顾筱蔓的姐姐,这天底下哪有做妹妹的直呼姐姐名讳的道理呢?
更别提,顾筱蔓的话还句句带刺,难听得厉害了。
“我还以为那些大家闺秀各个都是端庄大方、贤良淑德呢,没想到她们也不比咱们强到哪里去嘛!”
“可不是嘛!至少,我就不会这么和我大姐说话!”有人附和道。
闻言,顾欣雅微微一怔,“这……”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这位大姐也变得这般伶牙俐齿了?
“怎么了,二妹是不赞同我的话么?”顾倾城惋惜地叹了口气,“可惜了,我还以为二妹妹最最识礼了,没想到……”
“不不……”顾欣雅回过神来,赶忙摇头道,“大姐教训得极是。小妹还不快向大姐道歉。”
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若是自己真顶了这“不是礼数”的帽子,将来她还要不要嫁人了?
“姐!”顾筱蔓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我怎么可能跟她这个丑八怪道歉!”
她的手现在可还疼着呢!
“蔓儿!”顾欣雅呵斥了顾筱蔓一句,又转而冲着顾倾城道,“大姐,蔓儿她不懂事,妹妹代她向你赔礼了。”
说着,顾欣雅便冲着顾倾城福了福身子。
看着顾欣雅温柔懂事的样子,围观的人们皆都露出了赞赏的表情。
这才是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嘛!
“二妹客气了。”顾欣雅愿意演戏,顾倾城自然是要陪着她的。
她赶忙上前虚扶了顾欣雅一把,眼中满是关爱,“二妹如此懂事,将来定能寻一门好亲事。不过这大户人家啊,除了注重长幼有序,还格外讲究嫡庶有别,二妹可莫要忘了,不然,可是会闹出笑话来的!”
此话一出,顾欣雅面容一滞。
那一向如花般娇艳的笑容里竟也出现了一丝裂缝。
因着她的父亲是庶出,所以即便她的娘亲是正妻,可她却依旧摆**不了庶出的命运。
顾家只要一日没分家,“庶孙女”的身份便会一直跟着她。
而即便日后分家了,在众人眼里,她们也不过就是顾家的庶出支脉而已。
在大户人家眼里,她们这样的身份可是上不得台面的。
不过,家里那老东西也没几天可活了。
只要祖母一死,她们的祖父就会扶妾祖母为正妻,她们的父亲自然也能成为顾家嫡子了。
到时候,她倒要看看顾倾城还能不能这么张狂!
想到这,顾欣雅的脸色才略微好看了一点儿。
“大姐说得对,妹妹记下了。”顾欣雅微微颔首,一脸受教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了的样子。
顾倾城淡淡地看了顾欣雅一眼。
她的这个二妹妹,果真不一般啊!
像二妹这样优秀的姑娘,估计也就只有秦书阳才能配的上她了吧!
顾倾城双眸一转,忽然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6章 雪狼
感受到顾倾城那冷冽的目光,顾欣雅忽然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在顾倾城面前,她竟有种无处遁形的窘迫感。
顾欣雅不愿意再在这里多呆,便施礼告辞道,“时候也不早了,雅儿和小妹就不打扰了大姐了。”
“妹妹慢走!”顾倾城笑着道。
人家要走,她自是不会强留的。
“姐,我们就这么走了?”顾筱蔓满脸不甘。
真的就这么放过顾倾城了?
“走。”顾欣雅沉声道。
说完,便转身走了。
让她像顾筱蔓一样,在这么多人面前张牙舞爪,她可做不到。
说白了,顾欣雅虽然在外人面前十分护着顾筱蔓,可她却是打心眼里瞧不起自己这个蠢笨如猪的妹妹的!
这洛天磊都已经承认了顾倾城没有打他,她们留在这里还能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反正她有的是办法折腾顾倾城,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姐,等等我!”顾筱蔓见顾欣雅真的走了,赶忙拉着洛天磊急匆匆地追了上去。
他们三人是同坐一辆马车来的,若是顾欣雅先回去了,那她岂不是要徒步走回家了?
要知道,这顾府离顾倾城住的地方可是远得很呢,她若真走回家,只怕这双腿就要废了。
只是走前,顾筱蔓还不忘回头瞪了顾倾城一眼,“不过就是一个丑八怪罢了,神气什么!”
顾倾城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将顾筱蔓隔绝在院门之外。
可关上门后,她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抚了抚自己并不平滑的皮肤。
生为女子,她自然也很在意自己的容貌。
若是她一直这般丑陋,那倒也就罢了。
可小时候的她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可却也算是个秀气的小姑娘。
奇怪的是,在她双亲身染恶疾前没多久,她的脸就开始溃烂化脓,甚至留下了一道道骇人的疤痕。
顾倾城知道,自己这是中毒了。
可即便她翻遍医书,遍寻名医,也依旧没能解了身上的奇毒。
上辈子,便是到死,她都一直顶着这张丑陋不堪的脸。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小家伙奶声奶气的声音打断了顾倾城的思绪。
顾倾城回神,看着一脸担忧的小奶包,不由得弯了弯嘴角。
罢了罢了,纵是全天下的人都嫌她丑又能怎样呢?
只要她的生儿不嫌弃自己,那就够了。
“生儿饿了吧?”顾倾城笑了笑,牵着顾平生回了屋子,“走,娘亲给你捞鸡腿吃!”
“娘亲先吃!”小家伙强调道。
“好!”顾倾城笑着应了一句。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一直趴在地上小白狗忽然眯了眯眼睛,盯着顾倾城的背影看了很久……
待到入夜,一个纯白的身影竟纵身一跃,轻巧地翻出了院子。
月光如银,为大地镀上了一层冷光。
月光下,小白狗仰着脖子,情不自禁的“嗷”了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两声。
随后,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若是顾倾城此刻也在的话,她定会发现自己带回家的“小白狗”其实并不是狗,而是一只年幼的雪狼!
一个时辰后,小白狗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顾倾城的卧房,将口中叼着的两棵草药扔在了床底。
做完这一切后,它才甩了甩身上的露水,懒懒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晚,顾倾城睡的格外香甜。
待到她清醒之后,竟觉得身子都清爽了不少。
……
接下来的日子,顾倾城一有空就去翡翠山上打猎,并把捉回来的大部分猎物换成了银子。
这日,顾倾城依旧早早地去城里卖东西。
清晨的早市,热闹非凡。
不远处的茶馆里,红衣男子忽然放下茶杯,诧异地看向了路边,“咦,顾家那丑……不不不,是顾家那大姑娘,她今天怎么不打猎,改卖东西了?她就这么缺钱么?不会吧?顾家就算再穷,也不会穷到这个份儿吧?更别说,顾太医辞世前,可是给顾大姑娘留下了不少好东西呢!”
陆翕湛呷了口茶,深部见底的双眸毫无波动。
只是眼底,却掠过一道骇人的冷光。
“不对呀,”红衣男子没有注意到玄衣男子的变化,依旧喋喋不休道,“这丫头怎么变好看了?啧啧啧,湛兄,你不厚道啊,竟然没告诉我这小丫头竟是个美人胚子,还害我替你担心了这么多年!也罢也罢,还是湛兄有眼光,小弟真真是自叹不如啊!”
他就说嘛,陆翕湛的眼光就算再诡异,也不会喜欢上一个满脸生疮的姑娘啊!
闻言,陆翕湛的瞳孔骤然一缩。
他向窗外望了一眼。
只一眼,那深黑如谭的眸子里立刻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楼下,顾倾城穿着一袭素色的麻布衣裙,在闹市之中,显得格外出尘。
乌黑的秀发高高挽起,只在发间随意地别了一支木钗。
如水的眼睛里,泛着潋滟的波光。
樱桃小口,不点而红。
唇角,带着一抹疏离却并不冷漠的笑容。
脸上的毒疮虽然没有全部消除,却也不再是吓人的暗红色,而是泛着淡淡的粉色。
若是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瞧出来。
陆翕湛拧了拧眉,眼底蕴满了阴鸷之色。
她身上的毒竟然解了?
“湛兄?湛兄?”红衣男子伸手在陆翕湛的眼前晃了两下,一脸疑惑。
顾家大姑娘恢复了容貌,陆翕湛难道不应该高兴么?
可为什么他却在陆翕湛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意呢?
难不成这陆翕湛真的口味独特,喜欢丑女?
陆翕湛没有答话,掉头离开了酒楼。
见状,红衣男子也赶忙急匆匆地站了起来,“陆翕湛,你去哪儿啊!”
可回应他的,却只有陆翕湛冰冷的背影。
……
陆翕湛?
集市上,顾倾城收银子的手微微一顿。
蓦地,她就想到了那人在翡翠山上听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到的名字。
可是,那人不是应该在边疆么?!
好端端的,他来广陵府做甚?
不过,就算是那人真来了广陵府,应该也不认识自己吧?
顾倾城自我安慰了一番,却还是做贼心虚地收了摊子,急匆匆地回了家。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7章 战王驾到
老远的,小家伙就迈着小短腿迎了过来,“啪”地抱住了顾倾城的大腿。
“娘亲,娘亲!”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孺慕之情。
看着生儿日益丰润的小脸,顾倾城满足地笑了笑,“生儿等急了吧?娘亲这就给你做饭去。”
“生儿也来帮忙!”小家伙屁颠屁颠地跟着顾倾城进了厨房。
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香气四溢的野味。
桌角下,小白狗懒懒地抬了抬眼皮子。
“团子也饿了吧?”顾倾城笑着将肉放进了小白狗食盆里。
小白狗嫌弃地看了一眼熟透了的鸡肉,稍稍吃了两口,便甩了甩尾巴,闭目养神了。
见状,顾倾城哭笑不得。
这小白狗的性子的确太过古怪,可有它在,生儿倒的确活泼了不少。
饭后,生儿围着小白狗转来转去,笑得眉眼弯弯。
小白狗依旧垂着脑袋,一脸不耐。
而顾倾城则是拿出了在墨斋买的笔墨纸砚,专心致志地写起了字来。
“娘亲,你在做什么?”小家伙抱着小白狗走到了顾倾城的面前。
“娘亲再替你太姥姥准备寿礼。”顾倾城搁下了笔,指着纸上的字道,“这些都是不同的写法的‘寿’字。”
整个顾家,也就只有祖母是真心疼她的了。
再过几天,就是她祖母的六十大寿了。
她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宝贝,也就只能写一副百寿图,聊表孝意了。
“寿礼?”小家伙忽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疑惑的看向了顾倾城,“太姥姥要过生辰了么?”
“是啊。”顾倾城点了点头。
“那娘亲……你是要回顾府么?”小家伙有些不安。
在顾平生眼里,太姥姥家只是府,而不是家。
他和娘亲去那里,是会被顾府的人欺负的。
“生儿不想去么?”顾倾城反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也不想再回顾府,可是这一趟,她非去不可。
毕竟前世,她的祖母在过完六十大寿后没多久,便撒手西去了。
而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去参加祖母的寿礼,更没有见到祖母的最后一面。
这件事,成了她心中永恒的遗憾。
如今能重来一次,她自然是要回一趟顾府的。
不过如果生儿不愿意去的话,她自然也不会勉强。
“生儿,如果你……”
可小家伙却打断了顾倾城的话,一脸坚定地说道,“生儿听娘的。”
他是男子汉,怎么能娘亲一个人去顾府呢?
而且,太姥姥对他一直很好,他也想太姥姥了。
……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祖母寿宴的这一天。
这日,顾倾城起得很早,随意地梳洗过后,便去叫顾平生起床。
“小懒虫,起床了。”
“娘亲,”小家伙睡眼朦胧,懒懒地咕哝了一句,却又忽然瞪大了眼睛,“娘亲,你……”
“怎么了?”顾倾城紧张地摸了摸

Rank: 1

91UID
87859179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1 
最后登录
1970-1-1 
顾平生的额头,“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小家伙摇了摇头,迟疑地伸出了小爪子,摸了摸顾倾城的脸,“娘亲,你真美!”
“是么?”顾倾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在生儿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这世间估计也就只有她的生儿才会觉得自己美了吧?
“是呀!娘亲,你真的好美!”生儿一脸坚定。
“好好好,娘亲知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了哦。”
顾倾城一手拿着百寿图,一手抱着顾平生,欲去顾府替祖母拜寿。
可门外,两位男子却挡住了顾倾城的去路。
“陆……战王?”顾倾城微微一怔,心虚地垂下了头。
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记得我?”黑沉沉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丝柔和。
“我……”顾倾城讪讪一笑。
她能不记得么?
上辈子,她一直以为顾平生是被战王害死的。
为了报仇,她没少给战王使绊子,甚至替战王寻了谋反的“证据”。
如果不是她撞破了秦书阳和顾倾雅的奸情的话,这“证据”恐怕已经到了秦书阳的手上了。
咦……不对呀?
这些事情,可都是她嫁给秦书阳以后才发生的。
可是上辈子的这个时候,她还不认识秦书阳,更没有去京城,战王又怎么会认识自己呢?
难不成,战王也是重生的?
他是来找自己报仇的?
想到这,顾倾城的双肩一颤。
手中的百寿图也随之而落。
许久,顾倾城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你、你也认得我?”
“咳咳咳,没想到湛兄也有自作多情的时候啊!”一旁的红衣男子咳嗽了两声,笑着拍了拍陆翕湛的肩膀,“我说湛兄,你心心念念的小丫头好像根本就不记得你是谁啊!哎……”
话音未落,就见一记冷光迎面而来。
红衣男子神色一僵,笑呵呵地耸了耸肩,“你们聊,你们聊。”
陆翕湛收回了目光,神色淡淡,喜怒难辨,“小时候,我抱过你。”
那时候,顾倾城才刚刚长牙。
许是因为自己抱疼了她,这丫头不由分说地就在自己的肩上咬了一口。
“小时候?在京城?”顾倾城更加诧异,“你认识我爹?”
“令尊救过我。”
“原来如此。”顾倾城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她爹是太医院院首,救过战王也不足为奇。
可是,战王来找自己做什么呢?
上辈子,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找过自己的。
难不成因为自己重生了,所以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么?
“那个……”顾倾城犹豫了一下,这才鼓足勇气看向了陆翕湛,“战王殿下,您有事么?”说完,见陆翕湛没有回答,顾倾城忙又迅速垂下了头。
面对陆翕湛那双似乎能看透一切的眼睛,她还是难免有些心虚。
看来,这亏心事果真是不能做啊!
院子里,忽然安静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