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579 | 浏览:236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绝宠暖婚:你的冷漠与疏离都留给了我,我的热情和爱恋全给了你! ...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几页的书。
东留讨厌看书,他不是只好学的狐狸,每每看到书就要打瞌睡,比什么都准。
可今天,窗前的小几上没有东留趴着睡觉的身影,香炉上依旧烟雾袅绕,迷蒙中,青画看见东留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真是只安静的狐狸。
醒着时不爱说话,更别说睡着了……他连翻身都不用的!
青画坐到床边,东留还没有醒来,身上的伤倒是好的差不多了,仍有几处不见皮毛血肉模糊着,深可见骨。
“东留。”她也化成小狐狸蜷在东留身旁,用鼻子拱拱他,东留却是一动也不动。
“东留。”她道,“东留!”
下一刻青画被人拎着后颈提起来了,她吓了一跳,四爪并用蹬了起来,那人“切”一声,她立刻老实了。
莲祗拎着她和她对视,桃花眼中满是戏谑,“呦,小七,来瞧小六呢?”
青画张了张嘴,耷拉着脑袋沮丧无比,“师父,东留怎么还不醒啊?”
“没死都是命大的了,真是胡来。”莲祗抱着青画真像抱着只宠物,一下一下给她顺着毛,“小六那把剑,是你们青丘的墨逢剑吧,要不是那把剑护着你们,晚上就能吃烤肉了,真是可惜!”
青画:“……”
墨逢剑,青丘狐王代代相传的宝剑,上万年来早有了灵性,比他们几个本事高多了。
“小七,为师送你个宝贝。”莲祗从袖子里掏出把潋滟流溢的羽毛扇子,“以后用它做武器吧。”
“师父,这是……”看着这把骚包的扇子,青画忽然就想起了清黎那身鸟毛,都一样闪亮啊!
“为师的羽毛制成的。”
果然……
“你们青丘的琴技,虽说习成了威力是大。”莲祗继续道,“可到哪儿都要抱着张琴也太不方便了,以后出去玩带着这把扇子,上面有为师的气息,识相的没人敢为难你。”
青画点点头,又问:“师父,那三生秘镜中的少年是不识相的吗?”
“最不识相了!”莲祗道,“可他可不是什么少年郎,他比我还老,天地未分时就在了。”
青画恍然大悟,心想原来师父知道自己很老了呀!
“小七,你这个年纪便能窥得三生秘镜,为师也不知是好还是坏,只能送你把羽扇暂时护着你了。”
莲祗这老不正经的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青画顿时大为感动,一把泪一把鼻涕蹭在他的红袍子上,“师父,你要不要也送把给东留……”
“你还真是护短!”莲祗拎着她的耳朵,“他有那把墨逢哪还需要为师为他拔毛!”
听莲祗这么说,她也就放心了,东留不会有什么事了。
莲祗忽然叹了一口气,“小七,你还真是……”
春去秋来,四季轮回了一番后,东留终于醒了。
而莲祗把羽扇交给青画后也闭关了,想来挡了四道天雷也是极伤神的,青画替那把羽扇取了名字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敛艳,那是莲祗的羽毛,自然得有个五彩琉璃的名字。
这一年中,清黎很刻苦,他的剑法练的不错,和大师兄过招时已经不用大师兄让着他了,大师兄夸他道:“小五来这凤凰竹林三百年了,我还没见他这么勤快呢!”
清黎眯着眼睛笑,“我可不能做个没用的师兄,师弟师妹有难时我好歹得有能力护着,是不是,二师兄?”
二师兄的脸登时就黑了,拿着人参撸着袖子过来要抽清黎。
他们这二师兄明遥,是诸**中武力值最低的,清黎能空手打他三个,他索性放弃习武,在道法上另辟蹊径,还兼修医术,法术使的比他们六个都厉害。
清黎乐呵呵的和明遥嬉闹,青画在一旁看着也跟着笑,三师姐就一巴掌拍过来了,“小七,莫偷懒。”
青画捂着脑袋直叹息,这三师姐对她倒是极好,就是在修行时看的极严,她一停下来三师姐的巴掌就招呼过来了。
手下不停,拨动琴弦,风声和着琴音缓缓升起,四周竹枝伴着旋律而动,在这明媚的午后倒是有一番别样的悠闲。
青画忽然停了下来,心跳的极快,像是要从嗓子口蹦出来一样。
三师姐看她,挑眉道:“怎么又停下来了?”
青画道:“东留。”
“什么?”
青画捂着嘴又哭又笑,提着裙子就往回跑,“东留!东留醒了啊!”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桃花佳人

山中花零落,山下甲子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留的伤总算养得七七八八快好了,他伤得厉害,就算醒了也在床上躺了不知道多少年岁。
东留痊愈,清黎说要庆祝一番。
青画记得以往生辰,白析总要为她弹上一曲儿,就当是为她庆了生辰,白榕也会亲自下厨,做上满满一桌的鸡宴任她吃个欢快。
青丘清贫,狐君过得也不是很宽裕,又要以身作则,带头节俭,所以那样已算是庆祝了,于是在青画心里庆祝就等于弹小曲儿加吃很多鸡。
所以听清黎这么随口一说,青画也就上了心,当晚捧着七弦琴溜到东留房里去了。
时值深夜,东留正**衣服,见她来了又默默把滑到腰间的外袍给拉上来了。
“东留,东留。”青画兴致冲冲道,“我来给你弹小曲儿了!”
东留神情晦涩的看着她,“青画,大半夜的你来给我弹小曲儿?”
青画歪着头,“你不要听?”
东留摸了摸下巴,“听说你最近修为益进,弹支曲儿来杀只鸡用的颇为顺手。”
青画惊讶的盯着东留,“你怎么知道我还带了鸡来!”说着举起手,刚刚做的叫花鸡还热乎,香气直往她鼻子里钻。
东留叹了一声。
“吃鸡听曲儿么?”忽然听见清黎调笑的声音,两人一同侧头,那只骚包小凤凰正坐在窗台上眯着眼笑,“哎,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不仅能听曲儿有好吃的,还有好喝的好玩儿的!”
青画道:“你这么好心?”
清黎“啧啧”两声,“小七,你老是怀疑我的纯良本性!”
“黑灯瞎火的你就好说胡话了吗?”青画鄙夷道,“五师兄,你哪来的本性?”
清黎又一撸袖子,露出两排牙印,然后对着青画一挑眉。
青画:“……你果然本性不纯!”
清黎拿那两排牙印来威胁青画,这招前前后后用了数百年,屡试屡爽。
在三生秘镜中,若不是清黎舍身为她挡了一道天雷,或许三人也等不到莲祗来救,而自己现在也早就死了,于情于理,他都是青画的救命恩人,青画受制于他也是无可厚非。
那时,青画曾以为,她会记着清黎的恩,一生偿还,永不**。
然而在很多年后的今天,青画再见到清黎,心里没有半分感恩,有的只是对他滔天的厌恶与无边的恨意。
他这样的渣滓,怎么不死了算了?为他所救,青画心里只剩晦涩,只想着当初还不如被劈死算了。
而那晚,清黎带着他们出去潇洒胡闹,竟成了所有悲愤的开端,仿佛奔腾的河流,自上而下顺势而来,命理算盘转动,一切再也阻挡不住。
清黎要带他们下山去人间。
而此刻的他们,刚挨了雷劈没多久,要的是多休养,莲祗自然而然的就禁了他们的足,连后院的竹林都不肯他们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多待一会儿。
青画曾问过莲祗,人间到底是什么样的。
莲祗想了想皱着眉头看她:“你没去过人间?”
青画活了这么大从没去过人间,在青丘时白榕嫌她小管着她不许她出去,到了凤凰竹林,却是因为天劫的事没机会出去。
莲祗摸着下巴贱笑:“那真是可惜了,人间啊——为师就是不告诉你!”
“……”青画咬牙切齿,真想上去挠他两爪子,“这老不死的!”
常听下过山的师兄们说,人间是怎样怎样有趣,怎样怎样热闹,怎样怎样繁华,听得青画心里痒痒,直想化作一道风吹下山去。
所以清黎说要带他们去山下潇洒时她头一个同意了。
东留瞥了他们一眼,凉凉道:“我不去。”
青画狐躯一震,掏掏耳朵不相信的看着东留,什么什么?东留居然说不去!
“东留为什么不去?”她瞪大眼凑过去。
“对呀对呀,你为什么不去?”清黎也凑了过来,眨巴眨巴眼。
东留看着他们俩并排的小脑袋,一皱眉,一扭头,哼了一声道:“不去就是不去,你们若是想去,自己去好了,管我做什么。”
青画默了一默,这是为你庆祝呢,你不去我们还庆祝个屁呀!
纠结了半天,青画扭曲着脸看清黎:“五师兄,你自个儿去吧,我陪着东留吃鸡听曲儿就好。”
清黎诧异,盯着青画看时一双桃花眼都快瞪圆了:“你……为什么?”
为什么?清黎果然是个不动脑子的,东留不去,借口就没了呀!这偷溜下山,被逮回来下场会很惨的呀!
可这话青画不能说,于是她咳了两声,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东留在哪儿,我就在哪儿。”
清黎一副被噎到的样子。
东留愣了愣,看着她的眼眸出奇的亮。
青画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冲着东留龇牙一笑,“东留,我自愿的,你别感到愧疚。”
东留点点头,“嗯,我没准备愧疚,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以身相许我都不会觉得赚到了。”
清黎双手捂胸,惊恐的瞪着青画:“以身相许?我不要我不要!”
青画:“……谁准备以身相许了!”
你不要,我还不给呢!
此刻青画要是只小狐狸的模样,背上的毛肯定都炸起来了。
她一瞪罪魁祸首——白东留,那厮正半倚坐在床头上,衣衫半滑,脖颈细嫩,不知是不是夜深困了,他半眯着眼唇角微扬的模样看上去特别慵懒,昏昏欲睡的样子让青画吞了吞口水。
这魅惑的样子,比莲祗多七分清纯,比清黎少三分稚气,神情到位,不多不少,着实正好。
“东留。”青画拍拍他的肩膀诚恳道,“你终于给我们狐狸长了回脸。”
“嗯?”东留不明所以。
“没什么。”青画得意的冲清黎一挑眉,这下一禽一兽都一脸迷茫的看着她了。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最后,他们一行三人还是走在了人间凡尘的大道上,青画瞪大眼直瞄街道上的小摊,像个没见识的土老帽。
原来天上人间真的是不一样的,明明凤凰竹林还是夜黑风高,这人间街道上却是青天白日。
街道两边全是人,挑着担的,摆着摊的,店前小二呦呵的,果真如师兄们所说的热闹非凡,而街上走的人有男有女,女孩子却多是蒙着脸的,举着伞在路上走,行行停停,偶尔也挑伞一看,自带一份女儿家娇羞。
当然,也有人和青画一样,白日当头顶着大脸在路上走,清黎就和她解释道:“那些蒙面的都是未出嫁的姑娘,没蒙面的梳髻的是嫁为人妇的。”
青画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清黎一拍胸脯:“当然,我是谁!”
东留挑眉一笑,拍了拍清黎的肩:“五师兄这是偷跑下山的次数的多了吧?”
清黎脸瞬间黑了:“……”
青画愣了愣,尔后捧着肚子大笑,“哈哈哈哈,五师兄啊……”
清黎负气走前面不理他们了,青画和东留并肩走在一起,四周瞧瞧稀罕物也乐得自在。
东留打了一个呵欠,问道:“可开心了?”
青画点点头,咧嘴一笑,“其实这人间也不过如此,摆摊呦呵,和青丘挺像的。”
青丘虽然是落没了,可仙地就是仙地,灵气充郁之处总会吸引很多精怪神明来修行,狐君家隔壁住的就是自大越山来的山鸡一家。
听说山鸡很好吃……
白析常叮嘱青画,不要叫他们山鸡,禽不可貌相,万一人家是凤凰呢?
——那真是太不幸了,要是凤凰青画就更讨厌了。
搬进青丘的各路精怪越来越多,青丘再地大物博也不能白养活这么多牲口,于是白析顺理成章的效仿人间君王推出了律法,名字也简单,就叫《青丘贤章》,说白了,就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吃饭问题。
后来,东留继位了,而这部《青丘贤章》他连都看都没看一眼,沿用了!
他都懒成器了!
而那部法的具体操作其实就如这人间大街,只不过摆摊的是精怪,卖的是丹药武器,而逛街的女性是不蒙面的。
如此一回想,青画又有些想念青丘了。
可这做狐狸的和人间孩子着实不一样,凡人之子去个私塾总要有父母接父母送的,可他们——青画幽怨的想,反正父君自把他们送上知焰山就没来看过他们一次。
他们跟着莲祗修行,习的是仙法佛语,没学出个名堂着实是没脸回去的,况且青画又是青丘的狐姬,代表着的是整个青丘的脸面。
厉法出孝子,这点青画很明白,不是白析不来看他们,而是不能来看他们。
幸亏,青画身边还有东留陪着她,不然,她能不能坚持下去可真不知道。
这么想着,青画又往东留身边靠了靠……莫名觉得东留是个小书童呀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来伴读的!
“东留,你为什么又肯来人间了呢?”
东留抿了抿唇,直视着前方,而青画视线中他的下巴尖而瘦,他的身体还没休养回来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瘦呢?
“这凡尘我曾住过一段时间。”东留淡淡开口,“这里的岁月太快了,留不住美好。”
“嗯?”青画不解。
东留轻笑,“青画,凡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寿命太短了,你不要去和他们深交,否则伤心的只会是你。”
“哦。”青画点点头,把东留的话铭记在心。
东留又道:“可我还是想让你看看,看看我以前生活的世间,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墙头一枝桃花伸出,垂在他们面前,开的粉艳,香气袭人之际,东留将桃花折了下来递到青画面前。
“当然,是只有我们两人,而不是跟着五师兄来。”
青画愣了愣,忽然红了脸,不敢去看东留,更不敢去接他手中那枝桃花。
东留拉过她的手,直接把桃花塞在她手里,又顺势牵住她的另一只手。
青画扭头看他:“你干什么?”
“路上人多。”东留挑着眉笑,“牵着你别让你走散了。”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五章 、骨女知离

行行复停停,回首不知离。
行行复停停,回首不知离。
知离对青画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这十个字。
知离,大概就是清黎心中那抹得不到舍不了的白月光,而她与他们的初相识也是在一片皎洁的月光之下。
日暮夕合之际,青画望着缓缓而落的夕阳时,有一点明白东留说的话了——人间的日光,过得真快呀。
“东留。”
“嗯?”
青画抿唇肃眉凛然的看着东留,一字一顿分外认真道:“我想吃咸鸭蛋黄了,要红得流油的那种!”
东留默了一默,抬首一看天边火红火红的残阳,了然了。
“白青画,你真是有本事!”东留对她竖起来大拇指,然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追上前面的清黎,两人勾肩搭背的样子看得青画牙痒痒。
——她又想咬清黎了!
一会儿,这勾肩搭背恩爱够了的两师兄弟终于想起青画了,转了个身一左一右夹住她。
清黎勾住青画的肩,笑得高深:“想吃鸭蛋黄吗?走,师兄请你吃!”
青画两指一合,拈着他的袖子把自己肩上的爪子拎下来,为了表示不屑,她还连“哼”了两声。
清黎也不介意,摸着下巴继续道:“不过小七,你得换个样子,这小丫头模样是连人家大门都走不进去的。”
嚯,这得是什么样的饭馆,自己这样居然还进不去?她有那么寒酸吗?
“换个样子,换成什么样的?”青画堵气问,“要我穿着龙袍不成?”
清黎首先惊讶了一番,对她居然还知道“龙袍”这一物什表示惊讶,然后他摆摆手表示青画说的不对,“不用不用,不用穿,要**了……”
东留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清黎上前踉跄几步差点摔了个狗啃泥,正瞪着眼回头要凶东留,青画抬腿又补了一脚——清黎如愿趴在地上了。
“**——你——祖——宗——”青画拍拍手,叉腰一扭头。
“轰隆——”
天边忽然传来一声雷鸣,青画扯了扯嘴角道:“这雷打的,怎么这么像师父的喷嚏声。”
被两只狐狸合伙踹倒的清黎小公子不干了,从地上蹦起来就扑到东留身上,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的还玩的挺快乐。
东留大病初醒还没什么战斗力,哪打得过清黎这根又硬又臭的搅屎棍,两人胡闹过一阵,最终以清黎扑倒东留为此役剧终。
青画抽着嘴角抖着眉稍看着这一上一下的一禽一兽,心里感觉真是微妙——我在这儿,是不是特多余的呀?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人间的夜市开始了,灯笼高挂,吆喝声起,草席始开,行人不绝。
清寂的月光下,街道那隐隐一角,清黎正坐在东留身上,双手绞着他的手,满头是汗,他咬牙切齿道:“让你们踹我!我不就让白青画变回狐狸吗?用得着把我踹这么远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吗?白东留,枉小爷当你是好兄弟,你还帮着那只小畜牲踹我——看我不收拾你!”
东留:“……”
青画:“……”
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
青画歪着头想,可我为什么要变回小狐狸呀?
清黎生气了,蹲在墙角不理他们了,青画和东留对视一眼,然后开始**衣服……
“五师兄。”青画唤道。
清黎一扭头,不理她。
“五师兄。”东留把青画抱进怀里,继续唤道。
“哼!”依旧在耍脾气。
“五师兄。”东留把青画顶在头上,掰过清黎的身子,青画连忙顺势叫了一声。
“……”清黎眨巴眨巴眼,“噗——”一声笑了,他记着这会儿还在吵架中,又捂着嘴别过头了。
东留勾了勾唇角,轻声笑了。
青画变回狐狸模样,还特意变小了趴在东留头上,白嘟嘟一团看上去煞是可爱,趴在东留就好像为他带了顶毛茸茸的白帽子,有些滑稽又十分好看。
他们这是合伙在逗清黎笑呢!
那样年纪的他们还称得上是孩童时光,如同人间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一样,散了学同窗几人结伴捣乱,偶尔也会因为一言不合打上一架,可绝不会有什么深仇大恨,挥手笑笑,再多的不高兴也转眼就忘了。
那个年纪的青画是这样子的,东留是这个样子的,清黎也是这个样子的。
后来的后来,青画道,我常怀念那时候的我们。
却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一笑泯恩仇,再对上眼时清黎已经消了大半的气了,青画抬爪子挠挠耳朵道:“五师兄你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把东留都摁地上了东留都没有生你的气——你果然就是个小心眼儿的!”
小心眼儿的清黎桃花眼又瞪圆了,“呼哧呼哧”的又被青画两句话给气着了……
“白青画你!”
“五师兄。”东留温声道,“时候不早了。”
原来这插科打诨间,夕阳已沉,皓月当头了。
清黎哼了一声,“算了,我和你这小丫头片子计较什么,小六,咱俩去玩,不带她!”
东留懒懒打了个呵欠,“要不你们去吧,我困了,想回去睡觉。”
清黎:“……”
青画:“……”
东留真狠呀,一句话把他们俩都警告了一遍——再闹下去,那干脆回去吧,谁也别玩了。
青画立马跳到清黎脑袋上,抬爪,“东留,你看我和五师兄多好,从不吵架!”
清黎“呵呵呵呵”了大半天,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是!啊!”
东留挑了挑眉,俯身去把我的衣物捡起来收进乾坤袋中了,他挑着那件粉色小**放进袋中时,青画脸蓦地一红,大尾巴一扫遮住清黎的眼睛——哎呀,东留都不尴尬吗?可是耳朵,好像有点红红的。
真感谢清黎让她变回了狐狸,不然没这一脸毛挡着,她脸肯定要红的烧起来。
两人又掸了掸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衣服才继续往前走,青画趴在清黎头上乐得有人代步,眯着眼左瞄瞄右瞄瞄,发现稀罕物还不少,要不要去买些带回去?
可越走越远,沿途的景致也变了,怎么摆摊的越来越少,两两相抱的人越来越多了?
“五师兄,我们去哪儿?”
“就到前面!”清黎拐弯进了家张灯结彩的店铺,门口排排站着的姑娘们立刻挥着小手绢围上来。
“呦,哪来的小少爷,可真俊!”
“两位小少爷也是来喝花酒的呀?”
“这毛茸茸的是什么?我看看——哎呦真可爱!”
……
脂粉气扑面而来,还有好多手在青画身上摸来摸去想抱她下去,他紧拽着清黎的头就是不放手!
清黎:“……你快把小爷的头皮拽下来了!”
忽然谁掐了青画一下,她一惊立马跳到东留怀里,这里的女人可真可怕!居然掐她的肉!
肉多,真的不是用来被掐的啊魂淡!
东留护着我嘴角抽个不停,“五师兄,这就是你说的好地方?”
清黎手舞足蹈着:“不要摸我了……唉呀!不要摸这儿呀……”
青画想了想道:“东留,这会儿五师兄大概是没空理你的了,诶为什么没有人来摸你啊?”
东留认真道:“大抵是因为我长得丑。”
“……”青画仰头,东留清隽的容貌在月光下越发俊秀,如无瑕的白玉散发着温润的光芒,让人想挪开眼都做不到。
——君子如玉,举世无双。
青丘的九尾白狐,天生魅惑,容貌都是极出色的,东留说他长得丑……
“东留,大黑天说瞎话也是不对的。”
东留笑了,“青画,难道你和五师兄上课时都在睡觉?你都不知道有一种法术叫障眼法吗?”
青画:“……”
等清黎被人摸了个遍,他们终于进了大门,一进去青画就愣住了——这一屋子的男人女人都搂搂抱抱做什么?风气比青丘还开化呀!
可看着进进出出都是男人,她也就能理解清黎为什么要自己变回小狐狸了。
唉,做女人,真不方便。
东留默默捂着她的眼,“……青画还小。”
清黎搓着脸心情不好道:“不是长出九尾了吗?怎么还小?”
魂淡,长了尾巴我就会变大吗?脑子怎么长的呀蠢成这样!
“哎哟,这不是小少爷嘛!”看着年纪大点的女人浓妆艳抹扭着腰挥着手帕来了,“小少爷可是好久不来了呀!”
清黎哼哼两声,一指东留,“这是我弟妹,老规矩我们只要好酒,不要女人。”
“弟……妹?”老女人看着东留脸抽了抽,扑得粉都掉下来了,“想不到小少爷的弟弟口味这么……独特!哈哈,哈哈……”
“……”青画默了一默,心里早就骂开了,清黎说的是弟妹是师弟和师妹呀口胡!不是说弟弟的媳妇儿呀口胡!还有你为什么要忽略我呀口胡!

Rank: 1

91UID
84665337  
精华
帖子
570 
财富
2855  
积分
57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19 
最后登录
1970-1-1 
到底她究竟为什么要变回小狐狸呀!变个男人她又不是不会呀!
口胡!
清黎就是只没长脑子的蠢鸟儿!
清黎嘴角也一抽,大概也是察觉到自己失言了,尴尬的拉着东留的袖子上了二楼。
也就是这时,楼下传来“嘭——”一声,像是谁被推倒了,接着哄天的笑声响彻整个大堂。
青画扭头一看,果然是有人摔了。
摔倒在地的人不过还是个七八岁大的小姑娘,她趴着我青画也看不见脸,可从身形来看她是真的又小又瘦,仿佛瘦的就成骨头了,让人看着倍觉心疼。
……嗯,狐狸看着也心疼。
青画还没开口说话呢,那趴着的小姑娘已仰起头来了,小脸腊黄,颧骨高凸,实在算不上好看,只是依稀可辨五官轮廓,若是脸上有点肉应该是个可人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开口了,声音不大,却不卑不亢还带着嘲讽的意味,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不过就是比个唱曲儿,怎么,难道万花楼的花魁就这么胆小,还怕我这样的人?还是说根本就拿不出手?”
一旁穿金带银的胖男人大笑着一脚踢到她脸上,七八岁的小姑娘才多大点人,那单薄的小身板被踢着在地上滚了两滚。
青画:“……”
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吧?还要不要脸啊!
小姑娘手撑着地又抬起了头,狠狠瞪着胖男人,鲜血自额上流下来她也没眨一下眼。
“就你也敢和如烟姑娘比唱曲儿?”胖男人大笑着,堆在脸上的肉一抖一抖的看着就恶心,“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还敢瞪本大爷!”
说着又要去踹小姑娘。
欺负人到这地步,狮可忍狐不可忍啊!她那小身板再被踹两下就要散了吧?
青画正准备跳下去,东留却抱紧了她,示意她不要动,看清黎。
她一扭头,清黎已一手撑着栏杆,一个潇洒的翻身,直直的跳下去了,正好落到那小姑娘面前,衣袂飘落,像是一道扯开的幕布,在小姑娘面前落下,而清黎,就是在这衣袂尽头蓦然出现的英雄。
她的英雄。
青画撇撇嘴:“东留,风头都被五师兄抢走了。”
东留不以为意,“地上趴着的又不是你,若是你……”
“若是我,你也会用这样帅到掉渣从天而降的方式来救我吗?”
“青画。”东留唤了她一声,然后沉默了片刻才声音喑哑道,“我永远不会让你落到那样的地步。”
青画愣住了,觉得脸烧的厉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低着头往他怀里钻。
东留的怀抱,真温暖。
他们这边正上演不知道该如何定位的情深意浓,那厢清黎那边“英雄救美”也上演的如火如荼。
只见清黎蹲下来,衣摆铺开,一只手还握着胖男人蹬出来的脚踝,桃花眼笑的都快眯成一条缝了——啊,多风骚的蠢鸟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