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57 | 浏览:1771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嫡女逆袭:无良夫君欠教训:夫君,今天皮又在痒了 ...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随即叹了口气。
“也罢,依你!”声音中隐隐夹杂着宠溺,让叶语宁的心忍不住颤了颤。
叶语宁有些茫然地看着摄政王。七人当中,叶语宁是最为善谋的,自然听出摄政王的声音和往日不同。只是,叶语宁却不同。她不是没接触过男子,那些男子不是觊觎她的美色,就是想方设法算计她,利用她。
叶语宁不知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会是何等的宠爱。
就在这时,一阵菜香,引得叶语宁频频侧目。没过一会儿,婢女们重新端着菜。
这些……
“说了这么久的话,你也该饿了,吃吧。”殷止容开口说道。
叶语宁垂下眼帘,这些菜,全都是她爱吃的。到底是巧合,还是……叶语宁不敢放纵自己,虽然这些东西她真的很喜欢吃。
“王爷,天色不早了,民女该回去了。”吃过饭后,叶语宁起身说道。
“去吧。”殷止容神色温和地点了点头。
叶语宁一愣,今日这个摄政王到底是为了什么让她来的?不过,叶语宁没时间想这些,她现在巴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叶语宁不知晓为何,今日见了这个摄政王,便频频失常。
摄政王目送着叶语宁消失的身影,久久矗立不动。
“王爷,周小姐已经走了,您该休息了。”季临开口说道。
“她走了啊……”摄政王有些失神地说,“去把孙太医给本王请来。”
坐在马车上的叶语宁,松了一口气。
“小姐,您回来了?”青青迎了上来。
“我要休息了,你先下去吧。”叶语宁挥了挥手。
“是。”青青并不觉得意外。每次小姐见完摄政王,都是累及了的样子。
叶语宁躺在床上,总觉得有些不安。
院子里一阵慌乱的声音传来,叶语宁微微皱了皱眉。她这院子里,也是有几个丫鬟的。只是,那几个丫鬟一个个都偷懒不知道哪里去了。倘大的院子里,出了叶语宁,也只有奶娘和青青。
“怎么回事?”叶语宁皱着眉头走了出去,发现一群婆子抬着一堆东西,还有一些丫鬟在一边看热闹。
“小姐,这些都是摄政王赏赐给小姐的。”青青的脸上闪过一丝喜悦,“小姐快来看看,这可是上好的丝绸,这下子总算是能给小姐做一件新衣裳了。还有,我前些日子听说,这种绸缎可是今年新上供的贡品。前些日子,于府的老妇人过八十大寿,宫里特意上次的。念儿可是在奴婢面前显摆好久呢!还有这个……”
叶语宁听着青青喋喋不休的话,心里一阵烦乱。事出反常必有妖,那个摄政王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抬起头来,目光扫过那些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丫鬟。那些丫鬟婆子眼中的贪婪,可没逃过叶语宁的眼睛。
“周小姐,这是单子,我们王爷吩咐过,一定要亲自交给周小姐。”一个女子缓缓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走了过来,神色恭敬。
这是个武婢……这是叶语宁见到这个丫鬟的第一个反应,随即才接过礼单。
“辛苦了。”叶语宁说道。
“这是奴婢该做的。”那婢女不卑不亢地说。
“哎呦,夕丫头,你可真是好命啊!”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二章 姨娘
叶语宁转过身来,只见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一身花花绿绿的,穿金戴银,后面跟着一堆丫鬟婆子。妇人的眼中含着几分尖酸刻薄,厚重的胭脂味让叶语宁忍不住后退几步。
妇人打扮,又跟着一堆丫鬟婆子,又在这个周府自由行动。叶语宁虽然不识此人,却也猜得出来。这人定然是个姨娘,只是不知到底是哪个了。
“大小姐真是好命,这一次不但在王府里留了这么久,还得了摄政王的这么多赏赐。我那个鸳儿就没那么好的命啊!”妇人一边说,一边露出贪婪之色,打量着一箱箱的东西。
鸳儿?周夕鸳?赵姨娘的女儿,那么这个就是赵姨娘了?真是不知道,那个爹到底是什么品位。放着那么一个气质高雅的大美人不去喜欢,偏偏去喜欢这么一个庸俗的小妾。
据说,这个赵姨娘本是老太太身边的人,后来给了周正文做通房丫头。再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就给抬成妾了。
周正文有三个妾,除了早逝的阮姨娘,还有一个便是住在兰苑的白姨娘。就是不知道那个姨娘又如何了?
“哎呦,这件披风真是柔软,正好,你妹妹缺一件披风,姨娘就拿给你妹妹了。”赵姨娘一边说,一边拿起那件披风,看都没看叶语宁一眼。
叶语宁冷笑。不过是个见识短浅的妇人,还想从她的手中拿走东西?
叶语宁看了看四周,也不知哪些人是王府的,不过……叶语宁缓缓走了过去,一把将披风拿了回来。
“你这贱人,还不快把披风给我放下。若是损坏了,卖了你也赔不起!”赵姨娘见披风一把被叶语宁抽走,想要将披风拿开,却发现,自己总是比叶语宁慢了一步。
叶语宁巧妙地一推,赵姨娘连叶语宁的裙边都没擦到。有那个武婢在,叶语宁可不敢暴露出自己会武功。不过,对付一个不会武功,又有些笨拙的姨娘,叶语宁还是能做到不着痕迹地退开的。
“姨娘果然喜欢说笑。这东西本就是摄政王赏赐给我的,损坏了也是我的东西,谈什么赔不赔的?倒是姨娘要小心些,这东西的价值姨娘也是知道的。若是姨娘把她损坏了……”叶语宁一笑,“姨娘虽然是父亲身边的老人,可是到底还是个奴仆,若是真把姨娘卖了,我那个妹妹和弟弟,该是会伤心的。”
“你!你这个贱人!”赵姨娘扬起手就要打,却被一边的青青给挡住。
“姨娘慎言。姨娘这些年,虽然伺候老爷有些功劳,可是到底还跟我们这些 丫鬟一样,是个下贱出身。这贱人一词,到底是指谁,姨娘也明白,何必要我们这些卑贱的奴婢说清楚呢!”青青扬起得意的笑容。
自家小姐早就该如此了?就算是夫人当年做得不对,自家小姐还是嫡出的小姐,怎么能让两个姨娘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和庶出的弟妹欺压呢?
“青青,住嘴。几我记住了,我还没开口说话呢,哪里有你插嘴的份儿?奴婢就是奴婢,不管怎么样,都翻不了天。”叶语宁指桑骂槐地说道。
“你这个死贱人,还不给我跪下。你们家小姐都说了,你就是个奴婢,还敢给我托大?”赵姨娘一件叶语宁为自己说话,忍不住得意地说道。
青青看都没看赵姨娘一眼,退到自家小姐的身后。
“是。大小姐说的是,奴婢就是奴婢。”青青乖巧地认错,意有所指地看了赵姨娘一眼,颇为讽刺地说。
“呵呵……”叶语宁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赵姨娘可真是够蠢的了,连这都听不出来,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在这后宅立足的?
“你……你们……”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赵姨娘才明白,叶语宁她们说的是自己。
赵姨娘本就是跟在周正文身边的老人,当家主母不管事,谁不给她三份薄面?再加上她生有一子一女,在府里更是横着走。谁曾想到,一向软弱可欺的周夕颜,居然会如此。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教训这个贱人!”赵姨娘冲着一边的丫鬟婆子。
见几个丫鬟婆子冲了过来,青青一慌,慌忙上前,把叶语宁护在身后。就连在一边的奶娘也急了,慌忙把叶语宁往自己身后拉。倒是叶语宁,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
“你们谁敢?”叶语宁冷冷地喝道。
几个丫鬟婆子看着叶语宁那冰冷的眼神,一瞬间打了个寒颤。
叶语宁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手上更是染了不知多少人的鲜血。叶语宁若是发起脾气来,哪里是这些丫鬟婆子恩呢该受得了的?
“你们给我记住了,你们是周家的奴仆,不是一个奴婢的奴婢。”叶语宁骂道,“赵姨娘,这屋子里的东西可是摄政王赏赐的,你的这些人若是磕了碰了的,可别怪我翻脸无情。若是王爷怪罪起来……王爷自然不会怪罪我这个周家的大小姐,就是不知道姨娘能不能担待得起?好了,我累了,姨娘还是回吧。若是哪天摄政王传召我,看到我满身的伤,不知姨娘能否担待的起的。”
叶语宁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那个武婢。只是那个武婢从始至终都低着头,让人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不愧是摄政王的人。叶语宁在心中感慨,但愿不要让她真的和摄政王对上,就算是对上了,也不要那么早。
赵姨娘听到摄政王这个词,整个人一颤。刚开始,摄政王虽然待周夕颜不同,让她们收敛一些。只是,没多久她们就发现,摄政王除了会莫名其妙地召见周夕颜以外,再没有任何表示,就好像周夕颜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一般。久而久之,她们更是大胆地欺负周夕颜。甚至因为嫉妒周夕颜,更是变本加厉地折磨周夕颜。
而这次不一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样,不但周夕颜在摄政王那里待了那么久,甚至摄政王还赏赐了这么多名贵的东西。一时间,赵姨娘才觉得怕了。
赵姨娘不甘地看了周夕颜一眼。
“不过是王爷的玩物罢了,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赵姨娘恶毒地看着叶语宁,忍不住骂道。
叶语宁闻言,神色一变。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三章 玩物
玩物?叶语宁心中最恨的,就是玩物这个词。本来,叶语宁也只是打算借势威慑一下这个姨娘,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儿。只是,有人既然……叶语宁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却又很快地收敛起来。
仿若没事一般,叶语宁微微一笑,缓缓走了过去。
“夕颜一向是自知身份,只是这玩物也不是人人能做的。”叶语宁优雅的一笑,背对着王府的侍从和青青以及奶娘,眼中的高傲与嘲讽毫不犹豫地流露了出来。
赵姨娘忍不住后退,叶语宁身上的气势太强了,竟然让她产生了一丝畏惧的心里。
“也是,姨娘本身就是个妾,自然就是个玩物。不过是父亲的玩物罢了。就算是母亲居于佛堂久矣,姨娘仍旧是个玩物。如今,姨娘已经年老色衰了,就是想做那玩物,也做不了。”叶语宁轻笑,“想做摄政王的玩物,也要有这个资格。这京城不知多少闺阁中的女子抢着做这个玩物呢!哈哈哈……”
说到最后,叶语宁整个人忍不住大笑起来。那份张扬的样子,没有丝毫平日里的稳重,与其说是大家闺秀,不如说是个带着一身刺的玫瑰。
她终于明白了,摄政王对待周夕颜的态度,不就是对待个玩物的态度吗?高兴的时候就唤来乐一乐,不高兴了就懒得理会。玩物,也有很多种,并非所有人都会对玩物产生欲望,以至于叶语宁一直看不明白这个摄政王。
玩物?居然敢把她当做玩物。叶语宁在心中冷笑。她叶语宁这一生,虽然处处隐忍,却还真没怕过谁。她虽然不愿意和摄政王对上去,却不代表她真的怕了。如此,她这个玩物终有一天让他付出代价!叶语宁扬起脸来,脸上的高傲让在王府见过各种人物的绯络都是一呆。
这个女子刚刚说的话,虽然极其卑微,让人忍不住心生鄙视,只是,这眼中的高傲,风华绝代,让人忍不住臣服。
“唉,姨娘这张脸……”叶语宁在赵姨娘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抚摸着赵姨娘的脸,随即嫌恶地拿出手帕擦了擦,又将手帕扔了出去,“还真是脏啊!”
叶语宁你给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看赵姨娘。
“你!”赵姨娘这才反应过来,想要打,却在听到叶语宁的下一句的时候愣在那里。
“姨娘,别忘了,玩物的脸若是坏了,主人也会不高兴的!”叶语宁说完,再也不管赵姨娘,徒留脸色铁青的赵姨娘在那里。
绯络见状,也慌忙告辞。总觉得这位周小姐气势太强了,让她有一种想要溜的感觉。这种感觉,她只在摄政王身上找到过。只是,两人似乎又有些不同。只不过,这绯络以前虽然听说过叶语宁,却没见过,因此也未曾起疑。
“小姐,您这是……”奶娘欲言又止。
“奶娘,要我说,小姐早就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该如此了。小姐才是嫡出。按理说,老也不在,夫人不管事,这后宅该当家的,自然是小姐。怎么小姐反而被她们给欺负了?”青青一脸解气的样子说道。
“好了,奶娘。我这些年被他们欺负得还不够吗?奶娘,还有一年多,我就及笄了。我那母亲是个不管事的。后宅的事,父亲也由着姨娘做主。我若是再这么任他们欺负下去,我还有活路吗?奶娘,我想明白了,我再也不能任他们欺负。”叶语宁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下来了。
这眼泪,七分是假,三分是真。这么多年了,叶语宁很少哭。每一次哭,叶语宁都是带着某种目的。叶语宁从来都不肯为自己哭,只因为觉得,若是真的为自己哭,就会软弱下来,到时候恐怕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你!唉!”奶娘叹了口气,“王爷对小姐到底是何意?小姐的名声,已经……若是王爷不肯纳了小姐,小姐恐怕……”
“奶娘,我们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叶语宁低着头,良久才说道。
奶娘叹了口气,最终离去。
“青青,你去给我清点一下摄政王的赏赐。别人我信不过。”叶语宁吩咐道。
“是。”青青闻言,慌忙离去。这院子里,可不只有她和奶娘两个下人。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见风使舵的,平日里也没少欺负小姐,若是被她们把东西暗中扣下,那就糟了。
待青青离去以后擦干眼泪,面色平静,没有丝毫受委屈的样子。
“好了,戏看完了吧,出来吧。”叶语宁冷冷地冲着窗外说道。
“哎呀!看到你出来还真不容易。”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女子,身着粉色长裙。
女子一把掀开窗户,跳了进来,笑盈盈地看着叶语宁。
“少废话,有事快说。”叶语宁没好气地白了女子一眼。
“小七妹,你也太无情了吧。”叶语柳煞有介事地摇了摇头,随即脸色一正,“这个周夕颜可是性格软弱得很,你到底打得什么主意?”
“打的什么主意?小六姐,这人啊,被压迫到一定境界,不是彻底地憋屈死,就是奋起反抗。我可没兴趣憋屈地以周夕颜的身份活着。”叶语宁嘴角不自觉地挂着一丝微笑。更何况,过于软弱的身份,不适合她以后要做的事情。只是这些事情,暂时还没有必要对别人说。
叶语柳见了,忍不住抖了抖,不知道自己这个小七妹又在算计谁呢?
“你又不会顶着周夕颜的名字活一辈子。”叶语柳不赞同地说。
“本来,我也打算忍了的。只是,摄政王给我送来了一个枕头。周夕颜一直被欺压,如今,摄政王送了这些赏赐给她,可是前所未有的事。这不正给了一个周夕颜一个依仗了吗?周夕颜若不是傻子,自然要借着摄政王的势,让自己好过一些。”叶语宁解释道。
“只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是,她们不知晓你和周夕颜长得一模一样,因此不会怀疑什么。只是,若是那几个老头子发现了,就糟了。”叶柳皱着眉说道。
“小六姐,你别忘了。周夕颜长在闺阁,那些江湖上的人怎么见到她的容貌?就算是真的见到了,那也是到了不得不对上的时候,到时候……”叶语宁没有说完,叶语柳却明白。真到了那个时候,周夕颜的身份 也就没用了。
“而且,不只是周夕颜要借势,我也要借势。”叶语宁说道。
“你也要借势?”叶语柳不解地看着叶语宁,“借谁的势?”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十四章 借势
“借势?”绯络一惊,随即露出一丝恍然。
今日,那个周家大小姐对付那个姨娘,的确是在借王爷的势。只是,堂堂的嫡出大小姐,在自己的家,居然还要借一个外人的势才能保住自己的东西。
“只是,王爷,那些东西是王爷赏赐给大小姐的,就算是周大小姐什么也不说,奴婢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王爷赏赐的东西被一个小妾给夺走,她又何须借着王爷的势力?”绯络不解地问。
“她不只是为了保住那些赏赐,更是为了借着我这股东风,在周府立足。”提到叶语宁,摄政王的神色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温柔,随即微微皱眉。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消失了那么多年,借着另一个身份突然回归,又不是为了认祖归宗……她要借势,绝对不是在周府立足那么简单。否则,今日她完全可以顺着他的意思,让温氏重新掌控周府。温室重新掌家,本该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才对,可是她今日却不愿意。她到底是在谋划着什么?
那丫头自小看起来是个天真的,做什么都懒得动脑子。可若是真的逼得她动起脑子来,就连殷止容都觉得惊叹。
“王爷,依奴婢今日所见,那个周家小姐也不像是个软弱的,难道真的被逼急了吗?”绯络有些不解地说。
“你很喜欢她?”摄政王挑眉。
“回王爷,奴婢今日见了周家小姐,完全不似传言那般软弱。周小姐行事干脆果断,奴婢倒是有些相惜。还有那周家小姐对待赵姨娘的气势,倒是让奴婢觉得……”绯络说到这里,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止住。
“觉得如何?”摄政王问道。
“奴婢该死,不该妄言。”绯络猛地跪在地上。
“说吧,本王恕你无罪。”摄政王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绯络踌躇一番,还是开口道:“请王爷恕罪,奴婢只是觉得……觉得周小姐的气势,反而和……和王爷有些……”
王爷今日的心情似乎出奇的好,应该没事吧……绯络有些犹豫,却依旧不敢说。
“有些什么?”见绯络迟迟不肯开口,摄政王敛去笑意,目光深沉地看着绯络。
在摄政王的目光下,绯络冷汗直冒。
“有些相配。”绯络飞快地说完,低下头,身子不由得有些颤抖。
“呵呵……”
等待的惩罚没有,反而听到了一声轻笑。绯络松了口气,随即抬起头来。等等,王爷居然再笑?
“你既然觉得这般,那我就把你给她如何?”殷止容神色温和,嘴角的弧度还未消失。
“王爷?”绯络一愣,随即明白什么似的,目光中露出一丝喜色。
“你可愿意?”
“奴婢明白。只是,王爷为何不早些把人娶回来?”外界对周小姐和摄政王的关系,可是怎么说的都有。没人敢说王爷,可是却不代

Rank: 1

91UID
92291398  
精华
帖子
242 
财富
1215  
积分
246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6 
最后登录
1970-1-1 
表没人敢说周家小姐。
殷止容闻言,目光一暗,一阵沉默。
“是奴婢多言了。”绯络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东西不是她该问的。虽然她在王爷心目中有着极高的地位,只是有些东西,不是她该问的。
“无妨。你既然成了她的丫鬟,问问也无所谓。人,本王自然是要娶回来的,只是,现在还不是适合。”他要娶她,堂堂正正地将她取回来,只是她,而不是顶着周夕颜的名字。
“王爷,奴婢愚钝,不知小姐是在借着王爷的势。想想也是,以周小姐的聪慧,自然知晓王爷是不会允许他人借着王爷的势。周小姐想必已知王爷的心意,这才如此行事。”提到未来王妃,王爷的心情便很好。王爷许久都未曾这般开心过,她自然要多提一些王妃的事情。
“她不知晓的。”想到今日叶语宁的行事,殷止容叹了口气,那丫头就算失踪时年纪不算大,记不得他的样子了,为何对这个王府没有一点儿印象?她幼时在王府待的日子可比宫里面的日子长多了。
“王爷?”绯络一惊。周小姐不像是个蠢人,王爷是最厌恶有人借着他的名声做事的了。
“她本是极为聪慧的女子,她今日的行事,就是在试探本王的底线。本王以前对她漠不关心,今日不但留饭,还赏赐了一堆东西。她自然察觉出不同,想要试探本王的底线在那里。”殷止容说道。
“那王爷……”
“对于她,我没有底线。”
绯络一惊,她注意到了王爷用的是“我”,而是“本王”。至于没有底线,她在王爷身边的时间比不得季临长,却也不短。据说,王爷当初,只对小公主没有底线。那时,王爷可是把小公主宠到了天上。如今,这个周小姐是第二个小公主吗?
“奴婢定然会全心全意照料好王妃的。”这回,绯络干脆直接换上王妃这个称呼。绯络清楚地明白,刚刚王爷也是在警告自己,让自己全心全意地对待王妃。
“她今日还做了些什么?”听到绯络改口为王妃,殷止容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绯络接着讲起今日的事情。那时,绯络还不知晓这个就是自己未来的女主人,倒也不是那么上心。只是,作为王府的侍从,王爷交代下的事情,她自然竭尽全力办好。况且,不过是送个赏赐,居然让她亲自前去,定然有什么不同。再加上对周家小姐的欣赏,她倒是比平日里上了些心。
“王爷,那个赵姨娘真是不懂礼数,居然敢说王妃是玩物。等到王爷大婚之时,咱们王府一定要好好给王妃长长脸。”提到那个赵姨娘,绯络就是一阵嫌弃。
“什么?”殷止容闻言,神色一变,“那个赵姨娘说王妃什么?”
“说王妃是玩物……”绯络闻言,低声地重复着。
绯络自然知晓,如此说王妃,是大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