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756 | 浏览:263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禁咒:邪性小女子:前世的纠葛,今生的牵绊又能否让有情人终 ...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膀上被人拍了一下,她扭过头,见于灵倚在门框上,抬手指了指四楼:“去吧,人肯定不多。”
    米青语这才反应过来,是呀!四楼或者二楼都可以去,何必要跑到操场上呢!心里真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不休,难怪于灵要摆出那副你脑子生锈了的表情。
    哎哟这四楼的厕所真是清静啊,何止人不多,那简直是没人好吧!大家消息都这么灵通吗?都知道今天转来一帅哥,都跑去看了?
    真是颜控的世界啊!
    话说这还是她头一次在课余时间不用排队上厕所和洗手呢。为什么说课余时间呢,因为在上课期间她也体会过一次这样的清静。
    说起这事,米青语觉得特别丢人,记得那还是刚刚进入这所学院,第一次上灵体反应训练课的时候,像她们这些修习灵元素的学生,是不需要在灵体方面下多大功夫的,但灵体反应训练并不是修习灵体,而是要锻炼一个人的反应能力。
    试想,如果你没有一个灵活的身体,你的灵元素再怎么纯厚,在攻防之间也肯定会迟钝滞涩,运转不灵,那么再怎么努力也成不了一个出色的元素师。
    当时他们的第一课很简单,就是在一个固定的场地里,六个人一组,其中一个蒙上眼睛站在中间,除了不能出那个圈干什么都行,另外五个人在他周边游走,也不可以走出圈定的场地。
    这个圈定的场地是特质的,人走在上面会发出噗噗的声音,这样中间的人就可以听声辩位的攻击周围的人,而周围的人也要去躲避他的攻击。所以不光是锻炼反应能力,还考验了一个人的耳力。
    就这样,中间的人手上带上转换器,元素转换下来击中某个人的话才不会引起受伤,被击中的那个人就要站在中间去攻击别人了。
    为了让诸位同学不至于偷懒耍滑,会留下被击中次数最多或者蒙眼睛时间最长的那一位打扫整个教室的卫生。
    打扫卫生而已嘛,也不算多严厉的惩罚吧。米青语当时心里如是想着。
    可当被击中一次之后才知道,那个转换器转换下来的居然是电流,虽然电流不大,也不是很痛,但那电流在身体里穿梭,浑身被电的发麻的感觉,她真的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这时候她才有些担心的想到,被无数电流击身之后,再加上攻击别人时的元素消耗,熬到最后还能有几分气力?然后还要打扫这么大的教室的卫生,她顿时觉得原来自己把老师想的太善良了。
    为了避免被电流击中,她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可连续的消耗下来手脚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了,就在一次电流袭来的时候,眼见就到眼前了,她下意识的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就往下一蹲,当时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了,还是嘴巴里面**了,反正就是牙齿咬合间把**两边给咬破了,立马就满嘴的鲜血横流啊。
    当时把同学们吓了一跳,老师也吓坏了,还以为是**量太大吐血了呢,就要把她送去医务室,米青语忙摆摆手说没事没事,可能牙龈上火出血了。
    老师还不信,说什么谁牙龈上火能出这么多血的,就拉住她往医务室跑,出了门米青语才硬拉住老师说是不小心把**咬破了,还十分强调自己没事,老师检查了之后才放下心来嘱咐她下次小心点,米青语这才灰溜溜的跑去厕所漱口了。
    这事儿的实情她连于灵都没敢告诉,就是觉得太丢人了,**疼了好几天,吃饭的时候撕拉撕拉的也只推说牙龈上火有点疼…
    呵——米青语觉得自己思绪飘的有点远,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教室里自己的位子上了。再一看,不对啊,不是自己的书啊!抬头一瞧,这么多生面孔,旁边也不是于灵啊——
    坏了——她猛地捂住嘴巴,站起来,急冲冲的朝外边跑去,出了门才松了一口气,回头一看,这根本就是四楼的教室嘛!
    还好这个教室里一大部分人不在,一小部分再打瞌睡,还有寥寥几个神游天外,没发现她这个别班的陌生人,要不然就糗大了。
    不过,刚才那个同桌肯定得发现了吧,要不她怎么会在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呢!
    等上了课,她肯定会笑的前仰后合的跟她真正的同桌说:“诶!你不知道,刚才有个女孩子进错教室了,就坐在你这里,你说怎么有这么迷糊的人啊,当时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表情真是搞笑极了。”
    米青语以于灵为模型,脑补了一下当时的画面,真是…怎么这么丢人呐!
    唉!管她呢!反正又不认识。
    自我安慰一翻,米青语呼出一口浊气,赶紧的跑下楼去了。
    等米青语回到教室,隔壁班也没那么挤了,跑去的大群女生也都回来了,屁股一挨板凳便开始叽叽喳喳的谈论起来,她无聊的叹息一声,看了看表,离上课还有几分钟,见于灵趴在桌子上补眠,她索性也趴了下去。
    “哇,真的是超级大帅哥诶,看来咱们学校又该出现一位校草了,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啊。”某女生的话飘到了米青语的耳朵里。
    “帅——已经不能诠释他的长相了好吗?那简直就是一个俊美无双,是绝色,不——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班长,你觉得呢?”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声音回答道:“我觉得嘛!像他生的这般端正立体的已经很少见了,四分英气、四分秀美,还有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两分未经雕琢的稚扑,等再长大一点,可能还要加分哦!”
    “哇!班长你分析的太透彻了,以后我看的小说里的男主人公就有脑补的对象了。”
    “我好喜欢他的眼睛,好像一弯深幽的湖水,很少见到哪个人的眼珠可以这么黑的,让人看一眼就仿佛要被吸进去一样。”
    “你花痴吧姐姐。”另一个女孩子出声笑道。
    “哼!难道你不是在发花痴吗?”另一个声音反驳:“他的眼睛就是好特别啊。”
    “好了,要上课了,都快点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去。”一个颇有威严的声音打断了她们,是班长的声音,接着她无比哀怨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这般特别的男生,该是怎样的美女才配的上呢!”
    “噗——”前一刻还威严的发号施令一般,接着马上变成这样幽怨的语气,好多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班长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
    不过米青语没有笑,她觉得她们简直是太无聊了,太闲了,讨论别人吧,还给自己找不自在,真搞不懂这些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生都在想些什么啊,还是自己与社会**节了,OUT了…
    无语凝咽!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一场误会
    “老妈,我回来了。”熬了一天总算是放学了,米青语按照惯例向厨房里的妈妈打了声招呼。
    早饭没有吃,还费了很大的精力,虽然中午补回来吃的很饱,不过这一整天都觉得有些无精打采,所以打招呼的声音就显得有些有气无力,然后便跟个游魂似的向自己的房间飘去。
    “嗨!你好!”还没走两步,陌生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米青语顿足向声音处望去,只见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人正站起来向自己微笑,她看不清,所以眯了眯眼睛,咦?似乎有几分熟悉。
    那人见米青语不理会自己,却在那里挤眉弄眼,顿时觉得一阵好笑。他站了起来,往前走了两步笑道:“你好!米青语同学,我们才第二次见面而已,你怎么就对我抛媚眼呢,这多不好意思!”
    “你说什么?”米青语充满敌意的瞪了他一眼,怒道:“原来是个登徒子,看本小姐不教训你。”说着手里捏了个手决,抬手一指,一道绿色的波纹便向对面的男生飞了过去。
    那男生脸色一变,大叫一声:“哇!你不是吧!”说话的同时,向后退了一步,抬手在面前画了个蓝莹莹的圈,手指在中间轻轻一点,一面脸盘大小的水盾便横在了他身前。
    米青语发出的那道波纹在碰到这枚水盾的时候只是荡起了一圈水波,然后便化于无形,什么也没留下。
    米青语见状,冷笑一声:“我只是想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没想到你也不是一个普通人,既然你也是个元素掌控着,那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等一下,等一下。”男生伸出手,苦笑道:“拜托,大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吧,我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吗?你干嘛这么认真!”
    “我跟你很熟吗?你谁啊?凭什么跟我开这种玩笑?还有…你为什么在我家里?”米青语刚说完,米妈便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她横眉冷对的模样,忙走过来道:“青青,你回来啦!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客人。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林子洋,不是坏人,他今后的一段时间就住在我们家了。对了,他和你同校,你们以后要互相照应!”
    “什么?”米青语惊讶的张大嘴巴:“妈,你是说他要住在我们家,你把我的书房给他住啦?他是我们家亲戚吗?他要住多久啊?”
    “他是妈妈朋友的儿子,小洋的父母的工作申请调度到这里,所以他也只好到这里来上学啊,但谁知道中间出了点岔子,小洋的转学手续先办了下来,但是他爸妈的工作调度问题却还要等一段时间,所以,我就让他先到我们家住了,反正平时就我们两个人,也挺冷清的。对不对?”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米妈妈耐心的跟女儿解释了一番。
    米青语听罢挑了挑眉,林子洋忙接口道:“你放心,我住不了多久的,等我爸妈这边的房子一安顿好我就会搬出去的。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住进来,那我就去租房子好了。”
    “算了,算了,你还是先住着吧!”米青语摆了摆手道:“但是我书房里的东西不可以乱动哦!”
    “这就好了嘛!”米妈松了一口气:“你们先聊着,一会儿就开饭了,今天妈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啤酒鸡,你早上没吃饭,晚上多吃点啊!厨房还煮着汤呢,等会啊!”说着又钻进了厨房。
    两人仍旧面对面站着,米青语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疑惑道:“你和我同校吗?那你是哪个班的,看你刚才那一手,应该是水系元素的水波荡漾吧?看你跟我差不多大,那你应该跟我同级吧!”
    正说着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们今天第二次见面?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你刚转学过来我怎么可能跟你见过?”
    林子洋好脾气的笑笑,先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对,你猜的没错,是水波荡漾。但是…”他眉头一拧,偷瞄了一眼米青语,指着自己的鼻子道:“你真的确定没有见过我吗?”
    米青语翻了个白眼,瞪了他一眼道:“拜托,都说了你今天刚刚转来,我怎么可能会见过你呢?”
    林子洋歪着头,拇指揉着太阳穴,语气幽怨:“哎!原来某人记性这么差,今天早上平白无故的踩了我一脚,然后一溜烟的跑掉了,晚上就来个一推二干净,居然说没有见过我。”
    “啊?”米青语惊讶过后又怒言相向道:“原来你就是隔壁班转来的那个男生,哈!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踩你吗?因为我最讨厌人家嘲笑我了,踩你一脚都算是轻的了。”
    “嘲笑你?”林子洋愕然,继而大喊冤枉:“大小姐,我何时嘲笑你了?难道你通常都把别人善意的微笑当做嘲讽吗?那以后谁还敢对你笑啊。”
    “难道…不是吗?”米青语似乎觉得有几分不对劲。的确——她当时跑得头昏眼花,确实是没瞧清楚,却仍嘴硬道:“我又不认识你,你对我笑个什么劲?”
    “因为…”林子洋又好气又好笑道:“我知道你是米妈妈的女儿啊!昨天我来这里放行李的时候看到了你和米妈妈的照片,今天认出了你所以才想跟你打声招呼嘛!”
    “啊!原来——”米青语顿时无语,脸也有点烧起来,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嗫嚅了半天却冒出一句:“你昨天就来了?我怎么不知道,那你晚上又没在我家,你不是没地方住的吗?”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林子洋似乎看出她是没话找话,倒是也回答了:“我来了之后先去旅馆开了房,今天到期了所以…”
    不过他也挺无语的,想他堂堂的大帅哥从来没有这么吃瘪的时候,今天却栽在这妮子手里,想起早上挨的那一脚,他的脸都不知道该怎么笑了。
    米妈端着两盘菜走过来放在桌子上,她是有听到两人的争吵的,看到女儿的窘相先偷偷笑了一下才道:“小洋啊!你别介意哈,我家青青她眼神不怎么好,近视还散光,所以啊!她看啥不光是模糊,有时候还会扭曲,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哈!”
    “扭曲?”林子洋大汗,心想这米妈妈说话也凭般幽默,他偷偷瞄了米青语一眼,不知道她怎么就能这么淡定的把自己的脸给扭曲了呢!
    “好了,好了,我去盛饭,你们俩洗洗手准备吃饭了。”米妈说着又进了厨房。
    米青语咬了咬下唇,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慢慢的走到林子洋面前,伸出一只脚,说:“那个…今天不好意思,踩了你一脚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现在给你踩过来,咱俩两清。”说罢,扭过头去。
    等了半天,没反应,扭过头一看人没了,再扭头,发现林子洋正坐在桌旁发呆,看上去像是盯着一桌子的菜,但眼神却深邃而迷离,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她感觉心头一颤,慢慢的走了过去。
    “你这人走路咋连个声音都没有?你怎么不踩啊?”米青语坐到他的对面,近距离接触,她发现,林子洋是长的真好看,比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男孩子都好看。呃…虽然他认识的男孩子很少,而且大多都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印象。
    林子洋抬起头,眼神已恢复了清明,他享受般的闻了闻香喷喷的饭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道:“米妈**厨艺真好,做的饭菜这么香,今后我可有口福了。”
    米青语无比自豪:“那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妈!”那模样,好像一桌子饭菜都是她做的一样,但随即又道:“你少打岔,我问你为什么不踩我,我可不想跟欠你什么似的?”
    林子洋抬起头,露出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道:“我可是很懂得怜香惜玉的绅士哦!对女孩子本帅哥从来不会使用暴力的,尤其是像你这样可爱的女孩子。”
    真性情,就是可爱吧!
    面对林子洋迷人的笑容,米青语感觉心里似乎有某种东西正在沦陷,有一丝甜蜜,一丝彷徨,甚至还有一种叫做苦涩的味道。
    “可爱——呵呵!”米青语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男人见到女人,是不是就会自动领悟甜言蜜语哄女孩开心的技能啊,虽然他还只是个男孩,而她也只是个女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孩。不知道怎么的竟有些意兴阑珊,其实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
    “你呵呵是什么意思啊?”林子洋一脸莫名其妙。
    “没什么意思?”米青语扯出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含义的笑容,就跑去厕所了。
    “砰”的一声,将厕所门关上,米青语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张自己看了十几年的脸绝对只能算得上清秀而不是秀丽,唯一让自己觉得满意的就是这双眼睛吧。
    “咦?”忽然回想起今天在班里一个女生说的话:黑色的瞳仁,她说很少见到有这么纯黑色的眼珠的,她说的应该是林子洋吧!
    米青语往门口看了一眼,方才的确没怎么留意林子洋的眼珠是不是黑色,不过自己的也是黑色的眼珠啊,米青语觉得可能那位同学压根就没正眼瞧过自己。
    “这学期隔壁班转来那么帅一个男生,你也把握下机会嘛!”
    白天于灵说的那句话突然鬼使神差的在心里冒了出来,又回想起林子洋刚才那个笑容,米青语觉得自己的脸有点热。
    糟了糟了,真的不能再想了,米青语赶紧用冷水洗了洗脸,清醒清醒!
    甩甩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莫名其妙不切实际的想法!
    好了!出去吃饭---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梦境真实
    吃饭皇帝大,面对这么一桌子的美食,没有人能抵抗得住这份诱|惑。
    米青语坐在凳子上,深吸一口饭菜的香气,眼角余光却偷偷的去瞄了一眼林子洋的眼睛,果然——
    米妈妈从厨房出来,把盛好的米饭放到桌子上,看了一眼米青语道:“青青你的脸怎么红红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啊?没…没有啊,我我我刚才有点没精神,就洗了把脸,可能被凉水给刺激的了吧。”磕磕巴巴的说完,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妈,你都不帮我换电池,我早上差点就迟到了,还有你怎么还拿着把菜刀,还有血呢!吓了我一大跳。”
    “我还真没看出你吓着了啊!你迟到了你还好意思说,自己的事情不操心,迟到也是你自找的,我还能管你一辈子不成。”说着指了指桌上的一个大碗,那是一盆啤酒鸡,又说:“喏!这就是早上菜刀下的牺牲品,你最爱吃的菜,妈妈白天比较忙,只能早上起早点剁好了放冰箱,晚上你们放学才不会耽误吃嘛?”
    米青语听罢忙帮米妈妈夹了一筷子菜,讨好似的笑道:“原来如此啊,妈妈你真是辛苦了,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吃饭,快吃饭!”
    米妈睨了她一眼,眼神里却带着笑意,他招呼着林子洋多吃菜,还笑眯眯的道:“小洋啊——怎么感觉这么别扭,我还是叫你洋洋吧,你以后跟青青就是同学了,她脑袋不太好使,脾气怪的很,要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多担待着点哈!”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诋毁自己的女儿呢!”米青语大声抱怨:“什么叫脑子不好使,我又不是白痴,再说了,我脾气哪里怪了,人家在班里可是脾气很好的,从来没跟谁吵过架拌过嘴的!”
    “我只是让洋洋跟你好好相处,你干嘛那么激动啊?”
    “可你也不该说我白痴啊!”
    “我什么时候说你白痴了,我只是说你脑袋不好使而已。”
    “脑子不好使跟白痴有区别吗?妈——”
    “当然有区别了——”
    “......”
    “呵呵!好有趣的母女——”林子洋以手支颌,笑眯眯的看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看的津津有味。
    “嘟............”就在晚饭即将进入尾声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三人均停止了嘴巴的翁和动作,同时望向电话。
    “我去接!”米青语站起身走过去。“喂,你好,哪位...哦!小舅啊!对...我是青青,哦!找妈妈啊...好...小舅你等一下啊!。”米青语说完扭过头道:“妈,电话,小舅的。”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米妈妈在听到米青语叫舅舅的时候已经走了过去,顺手接过话筒道:“弟呀!什么事?...什么?严重吗?...哦!那就好...嗯,嗯,好,那我明天就赶过去,诶诶,先这样!”
    挂上电话,米妈妈一脸凝重之色。
    米青语忙问道:“妈?怎么了?是不是姥姥那边出什么事情了?”
    “嗯!你姥姥身体有点不舒服,不过不是很严重,只是...”米妈妈眼中带着歉意,却没有对上女儿关切的眼睛,只是略低头道:“只是,你姥姥想妈妈了,要妈妈过去陪几天,你又不怎么会做饭,妈妈担心你...”
    “没事的妈,你就放心去吧!”米青语倒是很是大方的耸了耸肩,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我都这么大了,难道还照顾不了自己吗?”
    “可是妈妈担心你饿肚子,你又不会做饭。”米妈妈还是不放心。
    “哎哟!妈——你每年都要走几趟,我也没有饿死不是吗?再说了路边摊多的要死,吃什么不能填饱肚子啊!你就放心好了,记得帮我问候姥姥,等我放假了就去看望她老人家。”
    “嗯!妈妈等会多留点钱给你,你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别亏待了自己,妈妈会尽快赶回来的。”
    “嗯嗯!知道了,妈妈。”
    “哎!”米妈妈叹了口气,又对林子洋道:“洋洋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你看你父母不在这边,阿姨应该多照顾你才是,可阿姨这几天又有事要出去,你和青青就互相多照顾点,冰箱里什么都有,你们就捡些自己会做的将就着吃一下,等阿姨回来了一定好好的补偿你们。”
    林子洋很听话的点点头,说记住了。但米妈妈还是免不了一阵唉声叹气,外加千叮咛万嘱咐的。
    “哎呀,知道了啦,妈妈你真是罗嗦诶——”一顿饭便在米妈**千叮咛万嘱咐以及米青语的抱怨中结束了。
    ………
    咦?晚饭后,林子洋不是陪自己去买了闹钟的电池后便各自回房休息了吗?可这是什么地方?
    刺眼的、白茫茫的走廊,刺眼的白大褂,这…这不是医院吗?
    “怎么是个丫头?怎么会是个丫头呢?B超显示的不是个男孩吗?我的孙子呢,孙子呢?”
    “哎呀!妈,男孩女孩都一样,现在何必那么封建,反正是头胎,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你懂什么?左邻右舍都知道我们老余家这胎是个男娃,现在抱个丫头回去,你让妈这老脸往哪搁啊?”
    “闭嘴吧,老婆子,还不都怪你那张嘴。”
    “……”
    他们是谁?这里是产房?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Rank: 1

91UID
82829154  
精华
帖子
743 
财富
3720  
积分
74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5 
最后登录
1970-1-1 
米青语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乱,这些人她根本就不认识,可听到他们说的话,为什么会感觉好难过。
    看着他们争吵的画面,嘴唇翁和的动作,然后她慢慢的发现自己一个字也听不见了,她捂住脑袋蹲在墙角,慢慢的闭上眼睛。
    “砰——”
    “你们给我滚,带上那个讨厌鬼扫把星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妈,我求求您,不要赶我们走,不要——”
    听到这个声音,米青语猛地抬起头,眼前却又换了一个场景,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婴儿跪在一扇紧闭的房门前哭的撕心裂肺。
    这…这不是妈妈吗?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哭啊?
    米青语想大声喊她,可她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她想跑过去扶她,可腿脚就像被人绑缚住了一样,怎么也迈不开腿,她离妈妈明明这么近,可为什么拼命的伸出手却还是无法触及呢!
    米青语觉得自己的心好痛,长这么大,她从来没见过妈妈哭的这么伤心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画面又一转。
    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的小女孩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呆呆的望着不远处嬉笑玩耍的一群小伙伴,眼睛里充满了渴望的色彩。
    这时,一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跑过来,蹲在小女孩的旁边,一脸有趣的看着她。
    “你在干嘛?为什么不陪他们一起玩呢!”小男孩双手托腮,问小女孩。
    小女孩眨眨眼睛,里面有晶莹的液体在闪烁:“他们都不喜欢我,不愿意陪我玩。”小女孩委屈的说着,嘴巴一憋,脸颊上多了两条水线。
    小男孩伸出小手帮小女孩把眼泪擦掉,顺便在她粉|嫩的小脸蛋上捏了一把,眉开眼笑的说:“你的小脸这么可爱,真像个小苹果,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不要理会他们,以后我们两个一起玩好不好啊?”
    小女孩点点头,亮晶晶的眼里满是笑意。
    “你的脸好像个苹果哦,真是太可爱了,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你小苹果?”
    “好——”
    “小苹果真乖,我们去玩荡秋千好不好,你坐上去,我来推你!”
    “好!”
    “小苹果,荡秋千好玩吗?以后我都推你好吗?”
    “好。”
    于是,小女孩开心的坐在秋千上,随着小男孩的推动一荡一荡的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忽然,跑过来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一把抓住秋千的绳子,将小苹果从秋千上拽下来,皱着小眉头,稚嫩的脸上一脸的嫌恶之色,尖声道:“你这个讨厌鬼,谁让你来玩秋千的,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