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 | 浏览:4740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娶夫:娶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
  
  戚无双坐在马车里,被蔺常风喂了几口水,并抱在怀里,而骨子里的那股骚动竟愈益加剧。
  她的手臂被上了药,手掌却不安分地搁在蔺常风胸膛,身子亦不自觉贴近他身躯,脑子更是不停回想着那一夜两人缠绵情节。
  「很难受吗?我立刻让人去请大夫。」蔺常风心急如焚地说道。
  「我不要大夫,我的解药便是你。」戚无双拉过他的手置入她的单衣间。
  当他的指尖触到她胸前柔软时,她拱起身子,发出轻喘般低吟。
  「我不想乘机占妳便宜。」蔺常风想抽回手,可她压得极紧。
  戚无双媚眼如丝地睨着他,身子偎着他缓缓坐起身,两人身子无一处不亲密相贴。
  蔺常风发出一声低吼,身躯因强力压抑着欲望而僵硬如石。
  「一路往巫城的路上,你占的便宜哪里少了。」戚无双咬着他的唇说道。「况且,如今可是我喝了春酒,谁占谁便宜还不知道哪。」
  「妳的手受伤了,我不想伤害妳。」他们虽是两情相悦,但他仍不许自己在她意识迷乱之际与她燕好。
  「那便将我的手绑着,别让我乱动,不就得了,算是偿我那夜绑了你的代价。」戚无双勾下他颈子,双唇咬着他颈侧说道。
  她的绮言软语让他心跳得更快,他揽紧她的腰,与她唇舌缠绵地低语道:「那一夜的帐及妳女扮男装的事,我晚一点再跟妳算。」
  「不如你今晚全都一块跟我算。」戚无双将他揽得更紧,一丁点空隙也不许他离开。
  「我不能趁人之危。」
  戚无双瞅着他,轻喘地说道:「可你舍得我这样疼吗?」
  蔺常风低吼一声,再也没法子抵抗她的眼色。
  他将她置于身下,重重吻着她的唇,指尖在她的衣领下放肆,给予她想要的抚触,并吻入她每一声呻吟。
  「神殿已到。」郭虎在马车外说道。
  「知道了。」
  蔺常风松开戚无双的唇,拉拢她的衣襟后,将她横抱在胸前,走出轿外。
  「巫女有令,明日午时之前,谁也不许进入神殿。」
  蔺常风声未落地,便像一阵旋风似地拥着戚无双走入神殿。
  ★★★
  
  一夜风流的后果,便是戚无双嗓子喊得都哑了。
  她不知道那春酒效力会持续多久,可她完全经不起蔺常风撩拨,亦是不争事实。于是,一直到东方将白之际,她都不曾入睡。
  总是才从情爱高峰落了下来,彼此才一个眼神互触,便又开始了另一场纵情欢爱。
  开头总是蔺常风先用指尖、双唇在她身上撩火,而她在纵情地享受他给予的一切后,便会以同等的火热回报予他,直到他忍无可忍地反用各种方式折磨并宠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爱她,逼得她求饶,或再也承受不住更多欢愉为止,他才肯松手。
  一早,清晨日阳照入白玉窗台,洒在戚无双无瑕微露玉肩上。
  她只着单衣,偎在蔺常风臂弯里,任由他喂食着原就备妥在房间的瓜果糕点。她受了刀伤的手臂搽过金创药,已愈合了八成,可他仍不许她动手,她自然也就乐得整个人都赖在他身上。
  原以为这一夜缠绵已耗尽所有力气,她连吃东西都嫌累,可他不许她饿着,一口一口哺喂着,她吃着吃着竟开了胃口,一人便吃了半串葡萄、嗑了小半盒雪花糕。
  「我至今才知道男女之事需要耗那么多体力......」她伸了个懒腰,趴在一旁望着他解决其他食物。「难怪我每回早晨离开文姬姊姊那里时,大伙总是睡得一片静悄悄。」
  蔺常风支肘侧卧在她身侧,黑眸如火地望着她长发披肩的娇媚姿态。
  「只能说妳胆子大,运气也不差,才会一路无人识破妳的装扮。」他撩起她发丝至唇边轻吻着。
  「我落崖之后,奶娘帮我换上男装,加上我娘当时虽对哥哥的死伤心欲绝,但她也知道若是我不能女扮男装,大伙的生活就全不保了,因此就这么一路隐瞒了下来。毕竟大伙原就希望活着的人是无双,自然不疑有他。」戚无双一耸肩,笑容闪过一丝苦涩。
  「我希望你们都活着。」蔺常风严肃地看着她。
  「如你所愿,明珠与无双一同活着。」戚无双偎近他的身边,感觉肩上担子已经轻松了许多。「若我有朝一日先你或者我那些妻妾们离开人世,你也得出面替我安顿她们,别让我的叔叔毁了她们余生,好吗?」
  蔺常风皱起眉,不爱听她芳华正盛的脸庞说出生离死别。但他身为秘密御史多年,比谁都深知生死乃是无从预测之事。是故,他拂着她光洁前额,低声说道:「妳的事便是我的事。」
  「我就知道你待我最好。」她搂着他颈子,咬着他下颚。
  只是,两人身子才又相触,她便清楚感觉到他身下男性又慢慢地火热起来。
  「说好要让我休息的,你可别又来一回......」她嗔他一眼,推他胸膛,小手却被他抓起放至唇边。
  「我以为妳乐在其中。」他在她掌间印下一吻。
  「我是巴不得和你关在房里三天三夜,但你也得体谅我体力不如你......」戚无双指尖抚过他的唇瓣,水眸直瞅着他。
  蔺常风听了这话,忍不住低笑出声。「妳啊......男子当久了,说话当真是口无遮拦哪......」
  「我也是当了男子之后,才知道女子有那么不自由。想想花城女子只要一离开家门,就得把面目全都遮住,不是存心折磨人吗?」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戚无双一提到这些事,便不免忿忿不平起来。「还有,男人进了花街柳巷便是有本事风流,女子抛头露面便叫作风骚、不识大体......」
  「可你娶了三房四妾,行走春风院如自家后院,也未免过了头吧。」蔺常风咬了下她的红唇。
  「我那可是用心良苦哪。我愈风流,大伙自然更不会怀疑我的身分,不是吗?」戚无双理直气壮地说道:「况且,我娶了三房四妾也是有苦衷的......」
  她简单将妻妾们的身世及她与文姬姊姊的相识都提了一回。
  蔺常风点头,称赞了她义行可风之后,便将她整个抱起身,摆成正襟危坐姿态。
  「那一夜,妳在春风院对我以身相许是怎么一回事?」蔺常风握住她肩膀,肃然问道。
  「我原是想,既然今生无法与你结为夫妻,不如便让文姬姊姊怀你的孩子,当成我戚家之后养育,我亦开心。」戚无双说着说便抿着唇,巴住了他臂膀说道:「谁知道我就是没法子忍受你和别的女人相拥,这才动了手脚嘛。」
  「为何迟迟不告诉我妳的真实身分?」蔺常风握着她的肩膀让她好好坐着。
  「我身后有那么一大家子,我一丁点风险也不能冒。光是我待在你身边这件事,便足以让她们胆颤心惊了,我怎么敢开口呢?况且,我想我是在等......」戚无双朝他身侧偎了过去,又钻进他怀里,仰头对他甜甜一笑。「等蔺哥哥爱我爱到连我是男是女都顾不得了,我才能放心告诉你我的处境。」
  蔺常风见她又胡乱倒在他身上,早已放弃纠正她坐姿的举动,干脆低头在她唇间索了个吻。
  「蔺哥哥日后在外人面前可得自制些,千万别落了个断袖之癖的名声啊。」她笑着回吻他两下。
  「若妳怀了我的孩子呢?」蔺常风抚住她平坦肚腹,只是这般提起,胸口便觉得激动了起来。
  「我若有了身孕,便搭船至他国以女子身分待产,回来便多了个儿子或女儿,岂不快哉。」她一拊掌,说起这事可就眉飞色舞了。
  「妳倒是轻松,那儿女就没我的分吗?」他不快地皱起眉。
  「若你在乎我,没我在乎你得多,那自然是没你的分。」戚无双一个翻身,在他面前端坐起身,捧起他脸庞,定定看着他的眼。「不许恼我!你得知道我心中自始至终便认定你一个人,从不曾有过二心。」
  蔺常风凝望着她固执美眸,知道她这些年承受了多少苦楚,心中顿感一阵不舍,抚着她小脸说道:「妳实在该早点告诉我的。」
  「你不也有许多事瞒着我吗?咱俩算扯平了。」她将脸颊在他掌心磨蹭了几回后,整个人又倒到他胸前。
  「这么大个人了,还怎么老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是坐没个坐相......」
  「我就爱赖着蔺哥哥嘛。」她娇声说道,忽而一扬眸。「蔺哥哥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例如,那蔺玄为何称呼你母亲为妃?」
  「我乃皇上生养于民间的第十四皇子。皇上虽未正诏告,皇谱之间却仍记载了此事,若蔺玄有心要查,是不难得知的。」蔺常风凝望着她,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想法。
  「唉呀,原来我的蔺哥哥竟是个皇子,无怪乎威仪具足。」戚无双点点头,可表情没因为这事而有什么改变,只一迳嘀嘀咕咕地说着话。「因为你身分特殊,皇上才让你接下秘密御史一职行走天下吗?」
  「父皇认为我个性沈稳足以担负大任,再加上我民间皇子身分让他能给予完全信任。因此他让一名老臣陪同我筹划了『御密处』,我们吸收了许多有资质但穷困的人才,只要他们能成气候,便会给予他们无后顾之忧的丰厚待遇。而每一个探子,都是我亲自挑选、教导出来的......」
  蔺常风话说至此,唇角忽而自嘲地往下一抿。
  「谁晓得我这秘密御史虽能知道国内官员细微末节之况,却没法子察觉到身边最亲近的方云,竟成了蔺玄的帮凶。」
  「方云!」戚无双握着他手臂,知道他此时的心痛。
  「我细想过身边每个人背叛之可能,却从来没把脑筋动到她身上。她是我义妹,我以为她是整个府内最不可能背叛我的......」蔺常风握紧拳头,仍然没法接受方云的背叛。
  戚无双握住他的手,轻声地说道:「人是没法子看透另一人的心,你甭自责了。总不能为了一个方云,就警戒防备起人心,你瞧你身边不也有着一班像郭虎等忠心守护之人。还有,我这种可以为了你而死的人啊。」
  「傻子,我岂舍得让妳受一丁点伤害。」蔺常风抬起她的手臂,看着她的伤处,不禁又皱起眉。「这伤原本不该有的,都怪我太轻忽。」
  「谁会知道蔺玄竟如此下流呢。总之,那不是毒酒,我还活着,还过了销魂一夜,也不算太糟,不是吗?」她脸不红气不喘地说完,忍不出伸手拨拨他发红的耳珠。
  「妳啊。」蔺常风搂过她的身子,无奈却宠溺地捏了下她的脸庞。
  「我想吃糖。」戚无双扬眸睨着他。
  蔺常风打开檀盒,拈过一颗细雪糖放到她唇间。
  她吮着糖,说话含糊对他说道:「亏得方云没有杀害你之心,否则纵使你有一百条命也不够用。况且,蔺玄为何要联合她损害你名声?你这秘密御史身分应当没几人知情。」
  「皇上曾于一次长老会里,提过想向天下昭告我皇子的身分,并将巫城交由我管理。应当是这些话流到了蔺玄耳里,才想出了这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第十章
  
  巫女坐化升天之日,向来是巫城盛会。
  百姓们为了能亲眼目睹盛况、沾染仙气,通常都会在前一晚便开始于神殿广场前彻夜排队,以求能占到一个好位置。
  这一回,因为新任巫女被泽蒙庥,请大夫义诊之事甚得民心,神殿广场前自然是挤入了更多的百姓想共襄盛举。
  「吉时到!城主上座。」大神官身穿黄袍,一手执拂撢,一手执法铃,站在神殿前的白色天台间。
  蔺玄大摇大摆地走上天台,坐上镶金嵌玉的高椅,满脸兴奋地看着下方城民。
  当前任巫女坐化升天之际,巫城城楼就会同时燃起烽火,而邻近农城诸侯见到烽火,就会再起烽火通知相邻的东土国。届时,东土国的万人大军及农城便会一起攻进京城......
  而他--皇长子蔺玄,很快便要成为秋丰国天子了!
  「哈哈哈......」蔺玄想到得意之处,不免仰头放声大笑着。
  「想笑便尽情地笑吧,横竖你笑得出来的时间也不多了。」戚无双站于神殿大门之后,透过门隙不以为然地看着蔺玄一副嚣张姿态。
  蔺常风站在她身后,附耳对她交代道:「妳一会儿出去时,凡事小心些。」
  「蔺哥哥说的话,我哪回没听过。」戚无双回头对他翩然一笑。
  他对她点点头,端正脸庞上不见半点风波,只是眼色较平时更加深幽、更为谨慎。
  「巫女现身!」大神官手摇法铃,声若洪钟地说道。
  「去吧。」蔺常风在她额间落下一吻。
  戚无双敛去灿笑,沈肃了小脸神态,双手平执一柄除魔金刀,缓缓步出神殿。
  她神态肃然,容颜绝秀,衬以一身白衣飘然,完全就是天人姿态。
  群众们一见着巫女,有人已经双膝落地,喃喃自语地说道:「多谢巫女,我儿子的病已经治愈。」
  「多谢巫女,我婆婆的咳嗽已经好多了。」
  「多亏巫女,我夫君的脚伤没再腐烂......」
  群众感谢细语开始集结成一股声浪袭向神殿,说的尽是些感恩谢语。
  戚无双看着群众膜拜姿态,心中却是感慨万千。她不过是略施小惠,城民竟感念至此,而真正的巫城城主做了什么!
  「天佑巫城。」戚无双对着城民们一鞠躬,再抬头时却是朝蔺玄瞪去一眼。
  蔺玄原本就不快于她喧宾夺主的声势,再被她这么一瞪,自然地也就板起脸回瞪着她。
  「好了,叫他们全都给我安静。前任巫女不是要坐化升天了吗?还不快把她抬出来。」蔺玄不耐烦地对大神官说道。
  大神官走到天台祭坛前,左手拂撢开始舞动,右手则放下法铃,开始画符洒净水。只见他燃符一烧,手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便冒出白烟,将周身搞得一片烟雾迷漫。
  戚无双瞄了一眼大神官用明矾搞出来的江湖把戏,她退至神殿天台右侧,望着蔺常风与郭虎从神殿内抬出盘腿坐于鲜花蒲团间的前任巫女。
  造孽啊!
  当戚无双看见被烈日晒成黝黑、凌乱长发披肩、面容枯槁恍若干尸的前任巫女时,心里不禁又是一阵难受。
  这一回,多亏蔺哥哥找着了前任巫女被关之处,并喂食了巫女解药,否则又有一条人命要因此牺牲了。
  每当可恶的大神官想向蔺玄显露神力时,便会抬出巫女坐化升天这一套神迹。
  所谓神迹真相便是--先将巫女喂以迷药,捆绑扔至烈日下曝晒,只给清水不给食物,造成巫女苦修清瘦模样。之后,再施以软筋散,将巫女四肢摆弄成非人所能盘弄之手印、姿态。最后,再择其吉日,在众人前以薪火燃烧巫女,谎称其坐化升天。
  巫女被折腾至那时,多半也没有了力气,被烧也挣扎不了,而众人也就当真地以为巫女坐化成仙了。
  戚无双转头望向神殿下方的百姓,心下感叹地忖道--若非他们一味深信术法假象,日子也不至于变成这么糟糕哪。这些因与果,不也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吗?
  「巫女升天!」大神官跳着祈福之舞,挡在前任巫女面前,用眼神示意郭虎偷偷点燃巫女座位下方薪火。
  郭虎一颔领,却仍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不是说巫女要自焚坐化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蔺玄斥喝道,只怕耽误了时辰。
  「我瞧巫女心有委屈,不象是要坐化的样子。」戚无双朗声说完,走近巫女,低声说道:「委屈妳了,可以开口了。」
  「救命......救命......」前任巫女睁开眼,用一种颤抖声音说道。
  大神官看到被喂了迷药的前巫女竟清醒地睁开眼,吓得后退半步。
  「快点火!快点火!」大神官拚命催促道。
  戴着半边面罩的蔺常风,上前搀扶起前任巫女,让她站到众人面前。
  「巫城百姓都在此处,妳有什么委屈就一次说清楚吧。」蔺常风朗声说道。
  「大神官是个骗子,我只是个平凡村姑,既无神力也不会法术。大神官向我爹娘买了我,教了我一些装鬼弄鬼的法术,先是要我假传神意......」前任巫女一股脑儿地将被囚禁、被灌了迷药、软筋散之事一一道来,说到悲愤之处,声泪俱下,几回哭倒于地。
  戚无双握紧拳头,好几回都因为听得不忍心而别开眼。
  神殿下方则陷入一阵吵闹纷杂中。
  「处死大神官!」群众里有人激动地大喊出声。
  「处死大神官、处死大神官、处死大神官!」
  「她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中邪了,胡说八道。」大神官挤出一抹笑容,退到天台边缘,想乘机逃跑。
  郭虎挡住了他的去路。
  「她哪说错了?要不要我们去你房里取出那些装神弄鬼的道具?」戚无双大声说道。
  「城主,冤枉啊!」大神官连忙在城主面前跪下。
  「城主......他骗你......说是要拿黄玉宝珠去供神,那些黄玉宝珠如今都还在他的住所里......」前任巫女说道。
  「来人,把大神官抓下去砍头!」蔺玄闻言大火,挥手叫来卫士。
  可他挥手挥了半天,却无一人上来。
  「且慢,我想该砍头之人,绝对不只大神官一个。」戚无双站到蔺常风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莫非妳也是骗子?」蔺玄起身,怒瞪着她。
  「什么骗子?我是老天爷派来揪出你祸心的使者。」戚无双冷笑出声。
  「妳说的是什么混话!总之,我不管这巫女是真是假,她骗了我总是事实,烧了她给我陪罪也是应当的。」蔺玄大叫道。「来人啊,放火......」
  「若不是你纵容大神官,哪会有这些祸事。」戚无双将手里的除魔金刀往蔺玄方向一指。「我今日便要代天行道,除了你这个妖魔鬼怪!」
  「来人啊、来人啊!」蔺玄大叫道,却惊慌地发现卫士们居然全都没有现身。
  蔺常风站至天台中央,声色洪亮地一喝:「来人!」
  混杂于人群中的京城侍卫军忽而一拥上前,个个手持长剑,将蔺玄团团围住。
  「造反了!造反了!」蔺玄对着群众大叫出声。
  「我们乃是京城侍卫军,造反之人是你!」侍卫长拿出侍卫军黄金令牌,神色严厉地看着蔺玄。
  「我......我乃是皇长子,怎么会造反!」蔺玄咽了口口水,拚命地呼叫着卫士。「来人啊!快来人啊!」
  「你的人早在你走上神殿天台的这一刻,就全被羁押了。」蔺常风沈声说道。
  侍卫长走到蔺常风面前作了个揖。
  蔺常风点头头。
  「挖掘证据,并带上农城诸侯指认蔺玄。」蔺常风示意郭虎,立刻在天台一处虎跃龙腾图腾下方开始挖掘。
  蔺玄一看到原本打算与他里应外合的诸侯们,竟都双手被缚地被押了上来,脸色顿时一白,整个人于是瘫坐于高椅间,再也动弹不得。
  郭虎很快地在图腾之下挖出一只玉玺,以及写着蔺玄两字的纸张。
  「这便是蔺玄造反的证据!」侍卫长说道。
  「妳阴了我!」蔺玄大叫一声,整个人霍然起身冲向巫女。
  戚无双把手里除魔金刀往蔺玄方向一挥。
  蔺玄吓得后退,狼狈地跌倒在地。
  戚无双神色自若地站在蔺常风身边,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两人并肩面无表情地看着蔺玄。
  「把他押下去。」蔺常风冷着眼色说道。
  蔺玄还没碰触到她一根寒毛之前,便被侍卫军包围住。
  「大胆!我是皇长子!」蔺玄大吼出声,拚命地挣扎。
  「国律规定,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真有不服,到了圣上面前再申冤吧。」蔺常风对侍卫长点头,让他们将蔺玄等一票人全都押下天台,并让郭虎扶着前任巫女下坐至蔺玄的高椅里。
  蔺常风走到天台前方,大声地对群众们宣告蔺玄及大神官罪状。
  天台下一片鸦雀无声,显然群众都被眼前情况给吓坏了。不知所措的他们,全都心慌意乱地看向新任巫女。
  戚无双望着那一张张手足无措的脸孔,她叹了口气,朗声说道:「我并非巫女,而你们也不该一迳指望神力能做些什么,一味地相信神通外道,只求感应而不努力改变,日子怎么会变好。」
  「我们怀疑过大神官,可是只要一有怀疑心,就会肚痛难忍,大神官说这是我们侮辱神的报应。」群众里有人大喊道。
  「肚痛难忍,怎么不去看大夫呢?我从大神官房里找到不少毒物,搞不好只是他对你们下毒,何来报应之有。」戚无双看向前任巫女,希望她能给个解释。
  「只要有人反对大神官,他就会叫人使毒混入面饼之间,城里面饼都是由神殿这里祭祀之后才发出去的。」前任巫女虚弱地说道。
  此言一出,群众之间顿时又是一阵喧哗。
  「听见了吗?心中尊神敬神、不行恶事是好事,但也要懂得判断是非。你们若做了坏事,不需神明惩罚,心念自会招应恶业。况且,会保佑你们走向光明的神明,怎么会以身体病痛来要挟人呢?」戚无双对着群众大摇其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一旁蔺常风望着戚无双落落大方姿态,唇边不禁泛出一抹笑意。
  也亏得戚无双平素管理戚家产业,早有主事者威仪,如今才能不慌不乱地面对这般场面。
  「多谢巫女。」群众里有人说道。
  戚无双指指蔺常风,对着下方群众说道:「你们要谢便该谢他,我不过是演了巫女一角,蔺玄的阴谋都是他发现的。」
  群众对着戴着面具的男子深深一揖。
  蔺常风也弯身回以长长一揖,姿态谦逊有礼。
  「御前急递!御前急递!侍卫长接旨宣读。」腰挂铃铛的驿站铺丁,背挂蜡封邮筒,大声地吆喝着让群众让路。
  群众很快地让出一条路,驿站铺丁急忙将一记蜡封邮筒递至京城侍卫长手里。
  京城侍卫长除去蜡封,取出一只绣着黄龙的丝绢卷轴,走至神殿天台中央。
  「皇上有令,蔺常风接旨。」
  蔺常风心中暗暗一惊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皇上在众人之前要他接旨,意欲为何?
  他转头看向戚无双。
  她面若无事地站在原地与他对望,只有那双失去笑意的水眸泄漏了她的紧张之色。
  蔺常风伸手握了下她的肩膀,这才走到侍卫长之前。
  「蔺常风接旨。」蔺常风单膝着地,沈然以对。
  侍卫长打开圣旨,大声唸道--
  「蔺常风不动干戈,平反蔺玄之乱,不愧为朕之第十四子,特以此诏封其为巫城城主,并许以现今巫女为妻。期许夫妻两人同破迷信,永护巫城。」
  「蔺常风谢恩。」蔺常风接下圣旨,直立起身。
  戚无双望着蔺常风,对于他当了城主一事,不但毫无喜悦,反而还感到一股恼意。蔺哥哥当了巫城城主,那他们以后如何双宿双栖呢?
  「恭贺皇十四子!」侍卫长说道。
  巫城民众一看这解救了他们的男子竟是未来城主,且皇上还许配了好心肠的巫女为城主夫人,一时间欢呼之声不绝于耳。
  「也不必这么开心吧,谁晓得他会不会是个好城主哪。」戚无双心有不满,于是低声咕哝道。
  侍卫长心里记下了这些话,却佯装没听到,面露喜色地对蔺常风说道:「皇上几日前便已拟好这只诏书,显然是对皇子甚有信心哪。」
  蔺常风只是一笑,转头唤来郭虎交代了几句话。
  「城主有令,巫城今有喜事,明日将视粮仓情况,发给每户米粮,并将于近日拟出新政,以期尽速开放金海沿岸的琥珀开采权。」郭虎大声说道。
  群众们欢呼不断,蔺常风只是浅笑以对,扶起戚无双手臂,缓缓走回神殿。
  皇上将巫女许配给他为妻一事,他并不意外。
  毕竟,在几日前的秘密「御前急递」间,皇上再问了一回他对于与巫女婚配的意见,他说一切任由皇上作主。
  只是,谁晓得人算还是不如天算。皇上竟封了他当巫城城主,这还真是打乱了他原希望能与无双双宿双飞的计划。
  不过,计划原本就不是能完全计划之事。况且,如今大事已定,戚无双又已与他同在,还有什么事是他无法解决的呢?
  ★★★
  
  离开神殿之后,戚无双与蔺常风便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碌。
  蔺常风唤来巫城官员,在最短时间内挑出掌有实权者、能做事之人,并加派人手清查巫城如今资产,以防不肖官员趁着混乱窃取公产。
  而戚无双则是忙着替蔺常风发落民生大事,并逐一将他所交代的济贫、救病诸事,先做出紧急处理,好安抚百姓民心。
  两人就这样一直忙到月上柳梢,这才拖着疲惫身躯回到神殿。
  只见,神殿白玉石大门一关上,寝居门扉一阖,戚无双便将蔺常风扑倒在长榻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间。
  「好累。」她将小脸埋在他胸口,整个人像滩泥似的化在他身上。
  「今日多亏妳了。」他抚着她后背,心疼她忙了一日,连身子都冰凉了。
  「唉呀,城主说的是什么客气话......」戚无双支肘撑在他胸膛上,用头顶了顶他的下颚。「你居然成了巫城城主,这事还真是让人不习惯。」
  「妳日后可跟着我到巫城?」他握住她的下颚,问着这件唯一教他不放心之事。
  戚无双并未急着接话,在他身上黏赖了一会儿,才慢慢说道:「你该知道戚家家大业大,我哪有法子成天待在巫城?不如你叫皇上封你为花城城主吧。」
  「胡闹。花城城主勤政爱民,甚受城民爱戴,怎可轻易撤换。」他说。
  「唉呀,蔺哥哥一遇到这些家国大事,便开不得玩笑了。想来是真适合当巫城城主,为百姓们保家卫城之人。」她伸手探入他的衣襟内,贴在他的胸口上,贪他的暖,也是图着想更接近他的心。「只是,你一迳管着别人的事,我们该如何相守?巫城与花城,咱们这趟走来,也耗了十日不止吧,我是生意人,可不能尽耗在没生意可做之处。」
  「巫城产琥珀,而戚家产业至今尚未涉足首饰这领域,何妨再多些新买卖?」他大掌探入她发丝间,握住她的后脑,仍是紧盯着她双眼。
  「那也得看看巫城城主给不给方便?」她小蛇一样地在他身上滑行着,直到脸颊贴上他的。
  蔺常风搂着她身子,大掌轻拍了下她臀部,不许她再顽皮乱动。
  「巫城与花城之间的驿站,如今是五十里一驿,若是能改为三十里一驿,修筑得当的话,五日内便可抵达。如此生意之路,便可更加畅通无阻。」他说。
  戚无双一听到有生意可做,眼珠子便发亮。
  「那么......敢问蔺哥哥对于琥珀原石流通有何想法?」
  「琥珀原石珍贵,只是巫城能制造成品之工匠不多。若是日后能栽培出足够工匠,将琥珀原石加工后再卖出,便能抑制并操纵流通量。或者,戚家能为巫城设计一条商路,将琥珀卖至外国,再买回外国特殊之物?」
  「蔺哥哥思虑缜密,不从商,真是浪费了。此事若是有利可图,戚家当然愿意插一手,咱们可以再从长计议。」戚无双笑着说道,举起指尖画过他的双眉之间。
  「这些也只是初步想法,说不上缜密。况且,我这人向来未雨绸缪,唯一失算的便是妳的女扮男装。」
  蔺常风笑着抽去她的发簪,着迷地望着她俯身而下时,帘幕一般遮掩他所有视线的如丝绢发。
  「那......你打算如何跟皇上禀告我的『男儿身』?我如今逍遥自在,可没打算恢复女儿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