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 | 浏览:4736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娶夫:娶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她靠在他怀里,仰望着蔺常风镇定的神色。
  山贼害人的那一夜,她知道若她不装扮为无双,向来刻薄寡恩的叔父必然会在爹过世之后,将娘、阿姨及她的妹妹们,全都驱逐出门,甚至将她们卖入**,亦并非不可能之事。
  所以,她做的是对的事,她没必要害怕。
  这些事,她都清楚,却还是会心虚。而她不敢在知情的奶娘或是任何人面前显露出这份心虚,因为她是所有人的依靠。
  可她如今也有了依靠--
  戚无双瞅着蔺常风。
  他低头在她额间印了一吻。
  她体内颤抖开始慢慢地平息,就这样偎在他的怀里,甚至让他喂她吃下了一碗粥。
  这一夜,戚无双仍然无法成眠。
  可她窝在蔺常风的臂弯里,在雷声轰轰的夜里,再也没有惊跳起身......
  
第七章
  
  之后数日,戚无双与蔺常风都不再提起那个雷声大作的夜晚。
  况且,在这趟戚无双以为平静无事的路程里,蔺常风其实忙碌异常。
  他忙着在驿站及客栈间观看各地探子的讯息,并给予最新指示。也透过戚无双所提供的联络人开始收买巫城大神官,陆续安排自己的人马进驻巫城神殿。
  大神官及巫城城主在巫城所做之恶事,则被他一条条地陈列出来,好安排应对之道。几任巫女身家名册及负责遴选巫女之人,亦都在蔺常风的掌握之中。
  戚无双甚至发现他已从春风院文姬姑娘那里,得知巫城城主蔺玄更清楚的个性及喜好。
  她问过蔺哥哥如何同时处理这么多庞杂琐事,并将所有线索转为利己所用。
  蔺常风只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无非是『沈得住气』四个字罢了。」
  然则,相对于蔺哥哥的沈得住气,戚无双觉得自己就快要被他给逼疯了,因为--
  他不许她白日睡觉!
  只要她开始在马车里打盹,他便会用尽方法好让人清醒。
  而他让人清醒的方法,根本不足为外人道。
  好几回,她不过才打了几个哈欠又小憩了一会儿,便被他缠绵的吻给唤醒,吻得她气喘吁吁,全身似火在烧,哪有法子再睡着。
  「我没有打盹,你不要再过来......」
  此时,马车已即将进入巫城城门,戚无双被逼至车厢角落,双手双脚全都抬起来试图抗拒蔺常风的接近。
  偏偏蔺常风高大身材在此时占了优势,他将大掌置于戚无双的颈部两侧,直接将人困在怀里。
  「真的没有打盹?」蔺常风挑眉再问。
  「是。」戚无双一本正经地点头。
  「可惜了。」蔺常风低笑出声,仍却维持同样姿态。
  戚无双瞪着他,直到他叹了口气,坐回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自己座位为止。
  「你这几日白天都没睡的结果,便是夜里已经能好好地睡上一宿,这样不是很好吗?」蔺常风浅笑地望着戚无双。
  戚无双被他看得心头小鹿乱撞,蓦地别开眼。
  说起这事,她又有气了。
  她刚开始几日都是装睡!
  被他那么紧地拥在怀里,她哪睡得着?遑论胸口还缠着布巾,她根本喘不过气。
  幸好,愈近巫城,天气开始转寒,他知她怕冷,弄来一件厚底长袍,硬要她睡觉时套着保暖。那长袍既厚又宽松,她才有法子将缠胸布系得松散些,也才真正能在夜里入睡--
  一觉到天亮!
  可能是夜里能睡的感觉真的太好,她每日清晨醒来见着日光时,都觉得自己像重新活过一回。
  又或者,她睡得好,是因为有他在一旁?
  戚无双目光不自觉地又瞥向他。
  「在想什么?」蔺常风长指挑起戚无双脸庞。
  戚无双拨下他的手,却没法子阻止他将她的手掌握在手里,只好无奈地瞅他一眼。
  他老是这样,不把她的手握到温热,是不会放手的。
  「我是在想,待会就要进巫城了,你有什么打算?你不是派了人反追查跟踪我们的人吗?结果如何?还有,你今晨在我手臂上用异国朱色染料画了那么一堆象是咒文的玩意,究竟是想做什么?」
  「那是咒语,说了便不灵了。」蔺常风笑着倾身向前,抽掉戚无双头上玉簪。
  「不要又来!」戚无双眼睁睁地看着玉簪又被强行抽走,她鼓起腮帮子,捶了下他的手臂。
  「这簪子要掉不掉,看了碍眼。」看着那一头发丝流泉似地滑落戚无双肩头,蔺常风心头便有一股说不出的满足感。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这样我下马车时,还得再盘一次......」
  「我极乐意代劳。」他笑望着那俏颜生烟的玉容。
  「不许!」戚无双凶恶地低吼一声。
  昨日他假意好心要帮她盘发,盘到后来,居然就从颈后一路轻薄而上,闹得她双唇被吻得红肿。
  也怪她自己贪欢,怎么就是抗拒不了他,所以老是由着他这么放肆。
  不仅养坏了他的胃口,也乱了自己的心,以为她真有本事能和他继续这么像对夫妻般地打情骂俏。
  实在不该再放纵了......
  戚无双神色一正,端坐身子,沈声说道:「你日后再有任何轻薄之举,我便回花城。」
  「今日便要进巫城,至少可以多喂你吃点东西了。」蔺常风并不直接回答戚无双的问题。
  「我有吃东西。」戚无双皱着眉盯住他神色自若的脸庞。「你听到我方才说的话吗?」
  「你什么东西都不吃第二口,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蔺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常风用食指及拇指一圈,便拎起戚无双那道细细手腕。「怪不得你,愈近巫城,土地愈加贫瘠,新鲜食材愈少,伙食也都是腌制食物。待我们回到『花城』后,我再找人好好调养你的身子。」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你要是再对我这么不规矩的话......」
  马车突然「嘎」地一声,慢慢打停。
  蔺常风立刻挡身在戚无双面前。
  「少爷,巫城城门到了,每辆车马皆需停下检查。」郭虎开了车门,低声禀报道。
  戚无双闻言,立刻好奇地推开车窗,探出半个身子,只见--
  前头一箭之地,有名穿着黄色道袍之人正一辆辆地巡视着车厢,而城门两旁则站满了高举着香花与香烛的群众们。
  「便让他们检查吧。」蔺常风拉回戚无双身子,将之揪至身前。「前日,大神官传讯今日东北城门有祥瑞之气,应是新任巫女即将现身之吉兆。」
  「新任巫女?」戚无双望着蔺哥哥脸上沈稳神态,内心有种不好的预感。
  蔺常风倾身为戚无双绾起长发,轻描淡写地说道:「大神官说现任巫女即将于十五日后,在神殿外天台上坐化升天,上天于是遣派新任巫女现身以传神旨。」
  戚无双握住他的手臂,急急追问道:「新任巫女如何现身?」
  「我以为你已经知情了......」蔺常风挑眉说道。
  戚无双瞪着蔺常风,玉容美唇忽而紧抿,手指直逼到他眼前。
  「你居然敢阴我!」戚无双低吼出声。
  「这事也只有你做得来了。」蔺常风只一笑,拉过那双雪白柔荑,吻过掌心,引来一道抽气声。
  蔺常风侧身戴上一只黑色面罩,遮去他的上半边脸。
  此等装扮在他城或者显得突兀,不过巫城向来迷信,居民若是自觉近来运势差,出门便会罩上黑面罩或披黑斗篷,以期不让厄神找上自己。
  「打开车门!大神官有令,凡进巫城之女子皆需下车检查手臂是否有神之谕旨。」
  车厢外传来一声大喝。
  「下来!」马车大门被拉开,一名穿着鲜黄道袍之中年使者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蔺常风先下马车,使者看了这个神态威仪的男人一眼,神色变得谦和了一些,转身朝车马内低唤一声。
  「里面那个人,快点出来。」
  戚无双板着脸,随后步下车厢。
  使者一看到那张绝色清艳却又男女莫辨的脸庞,先是倒抽一口气,继而上前逼问道:「这......你......妳是男是女?是否女扮男装?」
  「我有哪里像女子了!」戚无双斥喝一声,力持镇定地说道。
  「是男是女,不是你随口说说便算。」使者一脸怀疑地望着人,却因为眼前两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人一身贵气,而不敢过分放肆。
  「这位使者,想检查些什么便检查吧,我们赶着进城休息。」蔺常风说道。
  黄衣使者点头,对着戚无双说道:「把衣袖卷起来。」
  戚无双瞪了蔺常风一眼,不情不愿地卷起衣袖,露出纤白手臂--
  手臂之上鲜明地亮着一道鲜红符咒。
  黄衣使者倒抽一口气,对着她便是一个长揖。
  「失礼了,小人需要再次验证!」使者上前拿过一小钵水泼向符咒。
  水珠从玉臂间滑下,符咒依旧鲜明不褪。
  「恭迎巫女!」黄衣使者立刻双膝落地,连磕三个响头。
  「恭迎巫女!」旁观之人见状,也纷纷围了过来。
  戚无双放下长袖,掩去手臂上蔺常风所写的符咒。
  她双手交握在胸前,一脸不客气地瞪着蔺常风--
  不是说要来揭穿巫城神官及巫女之假相,怎么又把她弄成巫女?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你早知道大神官今日会在这边寻找手上画了咒语之巫女,为何不早和我商量你的计划?」戚无双神色未变,话却是说得咬牙切齿。
  「我怎知你会不会愿意易装为巫女?我不冒风险。」蔺常风快速地说道,两片唇瓣几乎一动也未动。「大神官原来安排了一名女子为新任巫女,我昨日便已安排她连夜出城。神官为了证明自己的预言灵验,稍后便会宣布你是此任巫女。」
  「确定大神官的预言及巫术都是人为?」戚无双挨近他,亦以耳语音量说道。
  「正是。」
  「那你只要找来那名被安排的女子出面指证即可,何必找我冒充巫女!」
  「皇上曾说过要把巫女嫁与我为妻,这事你没忘记吧?」
  戚无双胸口乍窒,她蓦抬头,望入他深深凝视的目光。
  「你疯了!我是无双,不是明珠,我怎么嫁给......」她握紧拳头,激动地说道。
  「我不介意娶夫。」蔺常风在众目睽睽之下,只是对戚无双一笑。
  可那充满宠溺的笑容,却让戚无双眼眶霎时泛红。
  她倏地低下头,不知该拿这个男人如何是好,更不知道是否该告诉他「戚无双」这个名字的真相,毕竟这关系到戚家一门的生计啊。
  只是......只是......
  这个傻蔺哥哥连她是男是女都不计较了,她又有何事不可对他说呢?她相信他会找出最好法子圆满彼此的。
  戚无双瞅着蔺常风,强忍下心头激动后,她乍然扬眸嫣然一笑,对他低语道:「好吧,你要娶夫,我干涉不得。只是,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娶到众人口中神圣不可侵犯之巫女,又要如何跟皇上解释你要『娶夫』入门。」
  戚无双言毕,仰起绝色脸孔,在众人惊艳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目光之下,坐上几步外那顶为巫女准备的四人大轿。
  「恭迎巫女进城!」
  使者及轿夫大喝一声,四人大轿便在夹道民众的欢呼及香花香烛的护送之下,一路抵达巫城神殿。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
  
  在四人大轿与群众们的簇拥下,戚无双抵达了以雪白玉石及鲜黄琉璃铺建而成的豪华神殿。
  她站于阶梯之上,想着沿路所见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百姓,心下顿时一恼。
  她记得巫城西边紧靠金海,自古以来便产琥珀。
  只要海水有潮流经过,便会将海底地层的琥珀冲至沿岸,琥珀价值连城,因此巫城总是富裕的。如今这城主蔺玄才上任两年,百姓日子竟变得如此困顿......
  戚无双抬头望着在阳光之下闪着耀眼光芒的神殿,心下明白此事并非是神灵无感应不照顾巫城,而是人性贪婪谋害了百姓。
  「将那名与我同行的公子请到我身边。」戚无双下了轿,神情傲然地对一旁的黄衣使者说道。
  「可是,神殿不许闲杂人等......」黄衣使者说道。
  戚无双身为戚家当家者,原就位高权重,如今扮起巫女,威仪自然也高人一等。
  「大胆!」戚无双一对冰晶黑眸直视着黄衣使者。「如今世道险恶,邪魅窜行,我如今一身男装便是要避开奸邪的追杀,那位公子则是大神钦点来护卫我及巫城之人。」
  黄衣使者连忙走下阶梯,将那位戴了半边黑面罩的高大男子恭迎到巫女身边。
  蔺常风才往戚无双身边一站,神殿下观望的群众皆不由得在心底喝了声采--
  戴着面罩的男子高大俊挺,一身凛然正气。巫女则是纤细若仙、容颜妍丽、明眸聪黠。
  两人皆是玉树临风之人,兼以此时清风飘飘、卷起两人衣袂,群众个个看得目不转睛。
  「啊......这不正是前几日,山壁间浮现的双仙图吗?」群众中有人大喊出声。
  「是啊......是啊......不是还画了双仙现世后,巫城人民丰衣足食吗?」群众中有人附和。
  一时之间,众声纷纷,所有人全都兴奋地瞪大了眼。
  「『双仙现世』又是怎么一回事?」戚无双低声问着态势悠闲的蔺常风。
  「我交代这事时,你还睡着,我不忍心吵你。还有,大神官既能假装预言,随便找个孤女来冒充巫女,那我为何不能学他先前找人在山壁画预言图,以助我一臂之力?」蔺常风说道。
  「你该先告诉我的。」戚无双揪起眉,不悦地看着他。
  「或者,我想试试你的机智,看看你是否真有资格站在我身边。」蔺常风淡然说道,黑眸定定地望着她。
  戚无双望着蔺哥哥眼里那抹挑战,玉眸闪过一道笑意。
  原来蔺哥哥与她一般,都是有几分傲气的人,只是他的傲气藏在他长年教养之下,不轻易示人。
  若她今日徒有美色,怕是也不易折服这个男子吧。
  「那你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可真找错人了,我这人就只有美貌,只会用架子唬唬人,到时候坏了你大事,可别怪我......」戚无双唇角一扬,回睨他一眼。
  「巫女,我这孩子高烧三日不退,请您赐福!」
  突然间,天台下一名妇人抱着孩子跪在群众边缘,磕头大叫着。
  「滚开!巫女乃是清净之身!」黄衣使者一使眼色,几名卫士上前架起妇人。
  卫士们举止粗暴,便连妇人身边群众,都被推倒在一旁,妇人怀里孩子也险些被推得落地。
  「慢着。」戚无双步下阶梯,一路走到妇人面前。
  戚无双摘下头上的玉簪,长发瞬间披落一肩,而那绝色天姿又引来一阵抽气之声。
  「人在人世,便得人药医治。拿这玉簪去典当,所换得的银两就拿去医治小儿吧。」戚无双将玉簪递与妇人后,又自荷包里取出一张银票。
  「拿此银票去邻近医城请大夫,要大夫在此义诊十日,并找间客栈要他们供粥十日。至于不足的费用......」戚无双假意低头掐指一算。「神意指示,花城戚家会负担此帐,我待会便写一张短笺交予花城戚家主人,相信他会卖这个面子的。」
  「多谢巫女、多谢巫女!」
  群众欢呼声震动整座神殿,戚无双起身走回蔺常风身边,两人一起转身走入宫殿。
  蔺常风方才已与人群里的郭虎交换了眼色,知道神殿里的婢女已换成自己人,亦有护卫数名隐身于神殿之间,他端正脸庞神色,看来于是更加沈稳了。
  现下便是他整顿巫城之最好时机,况且他身边又有一名显然已得人心之新巫女相助--
  说是上天助他,也绝不为过啊!
  ★★★
  
  就算戚无双原本对于蔺常风的本事还有怀疑,但就在她被迎入巫女殿房,发现连婢女都听从蔺常风命令,乖乖退下到一旁替她准备沐浴所需之物时,她也已经完全被折服了。
  戚无双瞄了蔺常风一眼,也不急着追问,径自走到房间东侧的雪白长榻边。
  她先在几案玉盘上拈了颗糖饴入口,连鞋袜也懒得褪,整个人便倒至榻间。
  满足地在上头翻滚了几回后,她撑起身子,托腮侧身望着正朝她走来的蔺常风。
  「你是如何将你的人渗透到这儿的?」戚无双问道,长发顺势披泻到白色长榻间。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巫城一来穷困,二来官僚腐败,要取得几个职位,并不是难事。」蔺常风撩起戚无双发丝,卷缠于指间。
  戚无双扯回发丝,一个翻滚到长榻最内侧。
  蔺常风一挑眉,也随之上了榻。
  他一个倾身便将人捞进怀里,让戚无双躺于腿上,让青丝再度回到他指尖。
  戚无双睨了他一眼,见他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眼里占有的意味深浓,她翩然一笑,媚眼如丝,藉着他的手臂使力,半撑起身子,一手勾住他的颈子,冷唇便吻上他。
  蔺常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所惊,但自然没傻到将送上门的好运推开。
  「一个吻买你所有计谋。」戚无双在他唇间低语。
  「好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他拥住戚无双不盈一握的纤腰,一个反身便将戚无双置于身下,将这个蜻蜓点水似的吻,吻成缠绵。
  两人身躯纠缠着,皆想索求得更多。
  戚无双感觉到蔺常风炽热男性正贴在她腰腹之间,她耳朵一热、身子也动了情,却佯装不知情地嗔他一眼。
  「你压得我喘不过气了。」柔荑抵着他剧烈起伏的胸膛,说是推人,却更像抚弄。
  蔺常风黑眸似火,瞪着身下雪颊酡红的人儿,他瞇起眼,强迫自己松开手,毕竟此时此地不是纵情时机。
  「等巫城之事解决之后,任你插翅也难飞。」蔺常风握住戚无双下颚说道。
  「就爱说大话。」戚无双冷哼一声后,连忙在蔺常风揪人整治前,双手挡在他胸前,轻笑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若这么有本事,怎么会让巫城闹到这番民不聊生的境地?巫城地临金海,人民却穷困至此,实在不合理。」
  蔺常风坐正身子,也拉起戚无双靠在他胸前。
  「金海海岸早在两年前新任城主蔺玄上任时,便由大神官下令封锁为圣地,闲杂人等不许擅入。百姓们少了捡拾琥珀的收入,赚的便只有磨制琥珀之微薄薪资,加上地贫生不出作物,自然贫穷。」
  「你为何不上奏?」戚无双仰头望着他,一把扯去他脸上面罩,想看清楚他每一分表情。
  「我几度向皇上禀奏,巫城民众苦不堪言,只是这蔺玄虽非太子,却是皇上长子,皇上自然会多给一些时间。要不是因为我手里握有蔺玄图谋不轨的证据,让皇上铁了心要办他,这事还得拖得更久。」蔺常风一提起此事,神色也变得凝重。
  「百姓的命是拿来玩笑的吗?官逼民反之事,不是不曾见闻。」戚无双表情不悦,冷冷地说道:「若非国家动乱,有碍于我戚家生意,我今日便要让此地人民造反......」
  「造反受苦的亦是百姓。巫城如今民不聊生,为的便是蔺玄迷信大神官能保他长生不老,兼以两名巫女先后坐化自焚升天,他自然更加深信大神官法力。如今只要向蔺玄证明,你这巫女法力高于大神官,便可教他言听计从。」
  「你说得倒简单,扮巫女之人又不是你。」
  「扮巫女之人虽不是我,但我却比谁都清楚大神官那一套。」蔺常风抚着戚无双雪白小脸,禁不住低头在唇间窃了个吻。
  「是...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你最清楚大神官那一套,所以现在是在渡法力给我吗?」戚无双笑着嚷道,身子却直往他身上贴去。
  「大神官驾到......大神官驾到......」婢女于屋外朗声说道,整个神殿轰轰轰地尽是「大神官驾到」的回音。
  「好大的排场,我该正襟危坐吗?」戚无双一挑眉,仍旧不离蔺常风怀里。
  「你想如何便如何。」
  蔺常风重新戴回黑色半面罩,将戚无双身子推到榻上后,自己则站立于榻边,以防大神官身边之人有任何不轨之举。
  戚无双盯着房门,眼里闪过一丝跃跃欲试。
  她生意做得多了,不过惩奸除恶倒还是头一遭,怎么不教她好生期待呢?
   
  
第八章
  
  一阵惊天动地的脚步声,咚咚咚地朝着巫女寝宫而来。
  两名护卫伴随着一名身形约莫是戚无双两倍大,穿着一身黄色道袍的白胡神官冲进屋内。
  白胡神官才进至房内,便对着他们大喝出声--
  「你们两人是谁!为何冒充巫女,还在神殿外头妖言惑众!」
  「大神官有何证据说我是冒充的巫女?除非你早知道巫女是谁?」戚无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大神官被这话堵住,气得满脸通红。
  「好一个牙尖舌利的妖女,无怪乎方才能在外头收买人心!穿着这么不男不女的服饰,还想滥充巫女,我这就立刻禀报城主,说妳假冒巫女。」
  蔺常风黑眸直勾勾地盯着神官,严声说道:「金海附近石壁之上分明刻了巫女现世之画像,画像位置甚至远远高于大神官两年前降临巫城之石壁画像,谁敢说她不是真正的巫女。」
  大神官别开眼,慌乱地说道:「来人!把他们给我拿下。」
  护卫们举起长剑,刺向那两人--
  戚无双只看到蔺常风身影一闪,两名护卫便已被两记飞镖给打下手里长剑。
  「巫女承天命而来,汝等刀剑相向,难道不怕遭到天谴!」
  蔺常风低喝一声,长袖一扬,两名护卫则在瞬间被两记飞镖划破喉头,鲜血直淌下咽喉。
  两名护卫吓得转身往外跑,大神官吓得双膝一软,边爬边冲出房门。
  「大胆妖孽!你们若有种,待到上任巫女坐化升天时,咱们便在城主面前斗一斗法!」大神官边跑边喊道。
  蔺常风足尖点地,戚无双只觉他像一阵旋风扫过,便见他已挡住大神官的去路。
  「来人啊!」大神官大叫着。
  「来人啊--」蔺常风一弹手指,郭虎与另一名自家护卫便从暗处现了身。
  大神官双膝一软,以为这下铁定要丧命了。
  「大神官,明人不说暗话。我们既然有门道能取代另一名巫女进神殿,自然也有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法子对付你。你不如就乖乖和我们合作吧。」蔺常风脸色威仪十足,说话之权威令人不可小觑。
  「我不懂你们的意思?」大神官陪着笑脸问道。
  「你那几招巫术骗局,我们也懂,没道理就你一人能享受这富贵荣华。」蔺常风在榻边坐下,冷冷一笑。
  「小人真的不懂大爷的意思。」大神官故作糊涂地抓抓头。
  蔺常风向郭虎使了个眼色,郭虎袖底挥出匕首,架上大神官颈子。
  「懂了吗?」蔺常风仍是一派儒雅温和笑容,只是那对黑眸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
  「懂懂懂。」大神官恐惧地睁大眼,趴在地上猛磕头。
  戚无双被这意外结局惹得大笑出声,开心地走到蔺常风身侧,偎在他手臂边嚷嚷道:「我一点也不想看你磕头,不如你起身,说说我们能分得什么好处呗?」
  「我......我能分到的好处,也是城主所赏赐的啊。」大神官战战兢兢说道。
  「那简单啊,我拎着你去见城主,告诉他你的骗局,你的赏赐便全都归我了。」戚无双故意手舞足蹈,摆出一脸天真模样。
  「姑娘......这可要不得啊!城主不轻易信人的,若是有我带领,你们才容易得到......」大神官急着嚷嚷道,可不想富贵转眼变云烟。
  「我们该给他机会吗?」戚无双故意这样问道。
  「好吧,毕竟我们也是凭借了大神官的因缘才进到巫城的。」蔺常风看向大神官,低声一喝:「我们就先给你一回方便,让你带领我们去看城主。不过,你且记住,这位巫女是真有几分本事,能算出你做过多少偷鸡摸狗之事,你最好别想乱来!」
  大神官勉强陪着笑脸,不过眼中倒没什么信服之色。
  「要不要让巫女细数一下,神殿后方有多少被你害死的阴魂--被夺去清白的小女婢、被捅了一刀的老臣、还有那两任自焚的巫女?你眼中既有怀疑,不想安排也无妨。来人,把他抬到神殿后方的枯井......」蔺常风朝郭虎一点头。
  郭虎上前一步。
  「巫女饶命、巫女饶命......」大神官猛摇头,脸色发白地看着戚无双。
  戚无双虽也是头一回听到这事,但作戏向来一流的她,扬起冷艳笑意,缓步逼近大神官。
  「你若还是不信,不如一刀割了你,让你去问问那些冤魂是否来跟我托梦过。」戚无双说道。
  「不不不不......」大神官额上冷汗直冒,很快地便湿了衣襟。
  「我饶了你这一回,横竖你这阳寿也剩不了多久,若不多行益事,牛头马面上的脚镣枷锁可不下十副。你活该生前享富贵、死后到十八层地狱,受尽刀山油锅之刑......」戚无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