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 | 浏览:4736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娶夫:娶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可大伙信了,四处传说着你是花城除了我之外的风流种子。」戚无双说道。
  「我无愧于心。」
  戚无双见他一脸平静神态,忍不住恼怒地皱起眉,俏脸一冷。
  「就算我多事吧!觉得这事有蹊跷,存心想替你讨个清白,没想到你倒是云淡风轻,什么也不在意。」
  「多谢你的费心,不过这事我自有打算,你实在无须惹麻烦上身。」蔺常风望着戚无双,心里其实甚是感动。
  包二被杀之后,府内所有人皆绝口不提此事,便连方云亦显得神色不安,一副只想此事快快过去的息事宁人模样,只有无双这个小老弟,一心一意想为他澄清罪名。
  「我这人最爱麻烦,我只是想不通你究竟在朝廷惹火了谁?」戚无双说完这话,自个儿先摇了摇头。「你虽是著名儒士,但不是什么能动摇国本的股肱之士,没必要为你惹出杀人这种大事。」
  蔺常风点头,也不接话。毕竟,他为何出事,自己心里多少有数。
  「最最让我不解的是......我瞧你象是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是因何事导致这等后果一样。」戚无双明眸直望入他眼里。
  蔺常风仰视着戚无双眼中的清楚明白,心里顿时一惊。这小子看似疯疯颠颠,却对所有事全都一清二楚。
  他如今算是懂了为何那些商旅们在提到戚无双时,会说戚无双眼色极好。
  「你若担心招惹上麻烦,还是快快回戚府里去来得妥当。」蔺常风故意冷然说道。
  「妥当什么?妥当我爹逼我成亲吗?我可不要,找出诬赖你的凶手,还比较有趣些。你以为我这几日夜夜花天酒地是为了什么?风月场合中最易得到消息--大伙们喝了酒、抱了姑娘,什么事都可说得。」戚无双笑着说道。
  「对方凶手既能杀一个包二,也不会介意再杀一个。」蔺常风语带威胁地说道,不希望戚无双将危险当成游戏。
  蔺常风的关怀让戚无双眼儿一亮,立刻滑下长榻,走到他面前,以孩子炫耀新玩意的口气说道:「我猜凶手不会再杀人了。」
  蔺常风一挑眉,等待着对方开口。
  「我以为凶手意在坏你名声,否则何以在小舟之上只杀小厮、不杀你?如今只要你名声够坏,对方便不会再有任何杀人举动。而有了我这么一个夜夜笙歌的纨袴子弟陪在你身边,加上外头满天遍野的小道消息,我瞧你这名声约莫也毁得差不多了。」
  戚无双双手背在身后,绕着他走了一圈,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回后,故意装出不胜惋惜模样。
  「唉呀......可惜了蔺常风这般好人才,竟被戚无双那种胚子给带坏......」
  蔺常风看着戚无双一脸顽皮模样,脑里转过数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种心思,脸庞却是没显露一分喜怒之色。
  戚无双望着他,无法从他的表情看出端倪。
  怎么会到此时才发现蔺哥哥比儿时记忆来得莫测高深。毕竟,自己在商场打转也有数载时间,要让自己摸不透,也算是件难事。
  蔺常风一步向前,忽而伸手重拍戚无双的肩。
  戚无双吓一大跳,小手紧摀住胸口,菱红小嘴怔愕地微张着。
  蔺常风蓦地仰头大笑出声,他笑瞇了眼,笑咧出一口雪白牙齿。这些时日在面对戚无双时总覆上一层冰的轮廓,此时却像春阳一样暖和柔煦。
  戚无双瞧着瞧着,鼻尖微红,如今才觉得真正寻回了童年的那个蔺哥哥。
  「为兄当真是错看你了,我心里有的算计与想法,你倒是都想得极清楚,莫怪乎你年纪轻轻便能稳住戚家产业。」
  「蔺哥哥倒也不必对我如此夸赞,我靠的就是这些小聪明罢了。」戚无双望着蔺常风脸上的折服笑容,心中不由得一动。
  蔺常风的黑眸对上戚无双,两人目光就此焦着,谁也没有先移开眼。
  「你该夸赞我的是--」戚无双先动了身子,挨近蔺常风身边,附耳说道:「其实我那夜并未看到船夫凶手,我不过是相信你,想保你清白罢了。」
  蔺常风闻言,先是怔愣,继而皱起眉,声色严厉地说道:「你这举动不但糊涂而且乱来!若我是杀人凶手,你如今焉有命在?你就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吗?」
  「我只知道自己信得过蔺哥哥的人品。」戚无双坚定地说道。
  蔺常风看着这个小老弟,内心着实感动不已。
  「为兄的谢过你的信任了。」他哑声说道。
  「等我找着线索,知道谁是散布谣言诬赖你的人再谢我吧。总之,找个有空的晚上,小弟领着你到春风院,一同彻底败坏名声。」
  「我若彻底败坏名声,凶手便不会再出没,如此我便永远找不到凶手。况且,这一切皆是我们的假设。还有,谣言是最不容易找到源头的。」他搜索至今,所有线索寻至船夫时,便全都断了线。
  没人知道那船夫身分,凶手分明是早有防备。
  「倘若不去证实它,便一辈子皆是假设。总之,你先跟着我花天酒地,若是凶手不再犯案,那表示我们猜测得没错。届时,我再到处传说你与我同行是想感化我,其实出污泥而不染,等你的好名声传出去之后,凶手必然会再出现......」
  自己想带蔺哥哥到春风院的动机亦不单纯,一定得找足理由让他同行啊。
  戚无双边说话,身子便不自觉地朝着蔺常风靠近。
  「你无须替我担待这么多。」他哑声说道,感觉心跳因为戚无双的接近而飞快了起来。
  蔺常风后退一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步,别开眼,心跳缓缓平复了一些。
  「我就想替你担待这么多,我日后还巴望着你带我四处游历呢!」戚无双又欺身一步,眼巴巴地望着他。
  蔺常风咽了口口水,发现呼吸又开始紊乱。
  怪了,莫非是他对戚无双身上香气不适应吗?老觉得这股香味魅惑得人心神不宁。
  只是,此事毕竟不足为旁人道。蔺常风神色一正,摆出老大哥姿态,敲了下小老弟脑袋。
  「都几岁人了,还如此贪玩?」他说。
  「唉呀,未迎娶正室之前,我都当我自己是个孩儿嘛。」
  「你确实是你爹娘心目中永远的孩儿,是故追缉凶手一事,到此为止,好吗?」蔺常风顺着话说道。
  戚无双脸上笑意尽数敛去,首次在面对他时,出现霜雪般漠然神态。
  「你是戚家的独子,我不能让你有一丁点危险。若真想与我一同出游,我日后再安排咱俩一同到农城或儒城去瞧瞧山水。在那之前,你还是乖乖回到戚府吧,总不好让世伯他们担心。」他说。
  「是啊......戚无双是戚家唯一的珍宝,一根头发都动不得。」戚无双喃喃自语完,突然紧握双拳,雪面染上一道激动的恼火,大声地说道:「干脆一辈子把我关于牢笼里,岂不更安全无虞!」
  蔺常风望着小老弟的失控,目光停留在那颤抖的双肩及急促呼吸的红唇之间,有种想拥他入怀的心疼冲动。
  他亦是一路在众人小心翼翼的眼神注视之下成长的孩子,他懂得戚无双那种喘不过气的金丝雀心情。
  戚无双被他一瞬也不瞬的视线惹恼,气自己怎么会说出那种类似无理取闹的话语。蓦地板起脸、背过身,瞪着门外的夜色。
  屋内的沈默开始压得人喘不过气,戚无双真气自己为何要发那顿脾气,好不容易,蔺哥哥才又恢复成原来的那个蔺哥哥了啊。
  早知道就该像从前一样,完全与蔺哥哥断绝往来的,免得这阵子心窝里阴晴不定。
  明明心里想挨近他,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就怕自己乱了阵脚。明明想蔺哥哥待自己像从前一样好,却又怕他真待自己像从前一样好。心思反覆纷乱间,才会对他说了那些话--
  「我爹娘逼着我成亲,可我心里只想着蔺哥哥,只好住进你家。」
  因为知情以蔺哥哥的正派个性,一定会就此让两人保持距离,可偏偏自己又熬不住蔺哥哥漠然的姿态,硬要一头热地往他身边靠。
  戚无双心里烦躁,狠狠咬住唇,举步便要往外走。
  「咱们大后天上路至巫城,你若敢不依我的命令,擅自出游,我们便分道扬镳,懂吗?」蔺常风严声说道。
  戚无双不能置信地蓦然回头,只见蔺哥哥黑眸含笑地望着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人。
  戚无双心头一阵激动,满脸光采地冲到他面前,扯住他的衣袖,大声说道:「一言为定!我一定不乱来!」
  蔺常风看着戚无双笑得像个孩子,不禁伸手抚着那一头乌丝,恰似多年前他对待无双、明珠一般。
  只是,戚无双这发丝未免过于细致,便连工城一流织匠所纺出的天丝,也造不出这发丝千分之一的缎滑水柔。它柔得连人心都为之蠢动......
  蔺常风胸口一窒,倏地抽回大掌。
  而戚无双发上斜插的玉簪,被蔺常风这么一撩动,便掉落下来。
  蔺常风快手接住玉簪。
  戚无双伸手取回玉簪,目光却停留在他宽厚的手掌间。
  蔺常风只觉得戚无双这么一瞧,他的掌心象是万蚁攒动一样,他将手背到身后,粗声说道:「你不是娃儿,至少该将头发绾束整齐。」
  「我也想啊,只是头发水滑、怎么样也绾不好。真要绾紧了,我的头便要疼上许多日。」
  戚无双将一头青丝拨到肩后,蔺常风的目光亦不由自主地停留在那道纤白修颈上。
  戚无双没注意到他的目光,将玉簪往腰间一搁后,便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你快回房睡吧。」他说。
  「是--」戚无双缓缓往外走,却回头扔下话。「总之,我就是想知道我对凶手的推论是否正确。是故,你明晚便同我一起到春风院里逍遥逍遥。」
  「我对那种地方没兴趣。」蔺常风眉头一皱,是当真不想到那种言语无真心、一举一动全都是为了贪色的场所。
  戚无双自然瞧着了他脸上的不愿,可自己带他前往春风院,毕竟是别有所图。为了这几日脑中盘算之事能成真,也只好装傻到底。
  「或者等你见过文姬姑娘便有兴趣了。」戚无双掩唇佯装忍住一个哈欠,朝着门外大喊了一声。「如意,快进来扶我回房。」
  如意很快进了房。
  戚无双不客气地把重量全放在如意身上,手抚着她脸庞,戏谑地说道:「妳这丫头还真是愈大愈俏了。」
  「主子,你又胡来。」如意抓下戚无双的手,一副习以为常的姿态。
  蔺常风别开眼,佯装什么也没瞧见。
  他那日听到的果然是戚无双的调戏之语吧。这无双小老弟爱玩耍、爱闹,说话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哪!
  「唉呀,瞧蔺哥哥又害臊了。不带到春风院里好好调教一番,怎么行呢?」戚无双大声地说完,顽皮地朝着蔺常风眨了下眼。
  蔺常风猜想戚无双此举是故意想让人知晓他们即将花天酒地的状况,也就一颔首,不再多语。
  戚无双见他这么快便了情知意,翩然回以一笑后,便转身而去。
  戚无双不知情自己这抹盈盈笑意,无预警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地钻入了蔺常风心里。
  蔺常风望着戚无双的背影,直待郭虎再次回到房内,他才回过神。
  这戚无双长得未免太让人失神。
  他原无断袖之癖好,却是一连几回被惑了心神。看来日后得多提点这小老弟一下,省得招惹到无聊男子。
  毕竟这戚无双本该是他的妻舅,如今又为他如此费心,他这老大哥多为他着想几分也是应当之事。
  蔺常风坐回长桌前,这般告诉自己。只当自己如今多了个兄弟要照顾,心里也闪过了几丝欢喜,毕竟,这么懂得他心思,推论事情方向几乎与他如出一辙的人儿,他至今也就遇过这么一个。
  至于他与戚无双太接近时而引起的不对劲,实在怪不得他。谁让他这小老弟就长了那么一张让人难以平常心看待的脸孔哪。
  「少爷。」方云在门外轻唤了一声。
  「进来。」
  「圣上方才让李公公来捎讯,请您明日午后入宫。」方云推门而入,站到桌边说道。
  又入宫?皇上不久前才刚为包二之事召见过他,莫非又有什么大事?
  这花城到京城虽只需半日时辰,可皇上一月召见他两次,实在也不寻常。
  蔺常风修眉一凛。
  「我晓得了。」蔺常风点头,见方云仍站在桌边未离去。「有事吗?」
  「少爷,您莫让戚无双那张脸给迷惑了,他在外头的名声,您也是清楚的。以前是因为皇上顾念夫人原就不是后宫嫔妃,才特许她任由您在外头婚配,可明珠姑娘毕竟已逝,您与戚家已没有干系。您近来诸事缠身,能少一事便少一事......」方云心急,囉囉嗦嗦地便是一串。
  「说够了吗?」蔺常风沈声一喝,眉宇间威仪之色立现。「我当妳是自己人,是故在包二过世后,便将盘查府内诸人行踪大任交予妳,但那不表示妳有资格干涉其他事。」
  方云脸色惨白地咬住唇,低下头。
  「关于盘查行踪之事,妳可有还有其他进展?」蔺常风面无表情地问道。
  方云摇头,低头望着地板回道:「没进展。仍然没人知道包二打哪找来那名车夫的,也没人知道谁跟包二走得特别近。」
  「好了,妳出去吧。」蔺常风走回桌前坐下,拿出书册。
  「是。」方云转身,在关门前却忍不住又说了几句。「您别太靠近戚无双,他那张脸太妖气,又老挨着少爷,一副不安好心眼的模样。」
  「妳是我的义妹,并非真的亲人。」蔺常风修眉一拧,刀雕般五官霎时染上一层薄冰。
  方云脸色灰白,身子颤抖地关上房门,退了出去。
  蔺常风双唇紧抿,深吸了几口气后,恢复了一贯的沈稳神色。
  他侧身在书墙后头的暗格里,解了几道锁,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拿出一道密匣。
  密匣里头放着他前阵子奉命所调查的医城药商囤积药材,导致城内穷人买不起药的奏折,以及近日内各城探子所回报的大小诸事,里头自然包括「巫城」传言天子即将易位一事。
  此外,还有一桩让他至今仍不知该如何呈报上去的案子,是那巫城的城主--亦即皇长子蔺玄,私自强掳城内民女,一夜纵情便置之不理,至少毁了七名清白少女一事。
  他先前已经启奏过巫城民不聊生之状,对于蔺玄是否适任巫城城主,父皇亦曾询问过自己,加上父皇对于「巫城」巫女预言天子即将易位一事,相当不满。如今他若是再呈上这份奏折,蔺玄城主一位铁定是坐不稳的。
  只是,巫城巫女预言「天子易位」一事,是否是有人存心策动,便是他此行前往巫城要查访之事。
  总之,此时的他身边风波总是不断,只希望别再殃及无辜才是。
  蔺常风脑中浮现戚无双的脸孔。
  「只怕那家伙是愈有风波愈开心吧。」他摇头失笑地说道。
  他这密使身分特殊,许多事不能胡谈瞎说。因此,他总是孑然一身,身边也始终没能找到一个知心人可以说话,便连方云都不知情他的密使身分。
  是故,如今难得遇到一个想法相通的戚无双可以做伴,只盼得这小兄弟是个能信任之人。
  不过,戚无双这小子居然想带他到春风院花天酒地,这也实在太离谱。
  他好歹是蔺「哥哥」啊!
  想当初他头一回上春风院见识时,戚无双还在和明珠抢糖饴呢!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第四章
  
  蔺常风离开皇宫时已是酉时,马车急忙赶在宵禁之前离开京城大门。
  他坐在马车里,脸色凝肃地想着方才父皇的命令--
  皇上要他娶巫城巫女。
  他先前已经婉拒父皇多次的赐婚,只是这回父皇却像铁了心地不给回绝机会,姿态强硬地做出这种一定会招致巫城众怒的决定。
  父皇还说会给他一个月时间适应这件事。
  若是赐婚已成定局,何必要他适应?
  都说君威难测,可父皇这题考他的是什么?
  蔺常风双眸转为阒黯,深锁着双眉让他肃然的轮廓显得更加沈郁不可亲近。
  「蔺哥哥--」
  一声低唤从窗外传来。
  「停车。」蔺常风立刻下令。
  马车才缓下,蔺常风推门而下。
  车外,戚无双身穿一袭白缎长袍,正翻身从黑马一跃而下。
  「幸好,你赶在宵禁之前出了城门,否则我便要怀疑你在京城里藏了红粉知己,三天两头往那儿跑。」戚无双笑盈盈地走到他的面前。
  「你怎么跟来了?」蔺常风望着戚无双一脸笑意,紧绷神色此时才渐渐松懈下来。
  「怕你溜走,不同我到春风院,所以来路上堵你啊。」戚无双搂着他的手臂,一迳仰首望着他。
  「怎么还是坚持要到春风院?」蔺常风眉头一皱,语气颇有不快。
  「我这人一旦下定决心,便固执得很。」戚无双推了他上马车,自个儿则坐到他的对面。
  「到春风院。」戚无双对车夫交代道。
  蔺常风望着戚无双雪色容颜,望着那双清艳眸子里的隐隐期待,也懒得再找理由拒绝了。
  他总以为自己可以主宰一切,无奈总是命运恍若一声雷打下,便什么都身不由己了。
  或者,今晚大醉一场,醉到什么也不想才是他最需要的吧!
  「妳的马怎么办?」蔺常风问。
  「我的马童会负责把马带回去。」
  蔺常风点头,往后靠向锦缎椅垫,将窗边那盏防风油灯挑得更明亮些。
  马车躂躂地上路,蔺常风看着戚无双,想着明珠若未过世,那么眼前的这张面孔便是他的妻子。
  只是,造化弄人。
  戚无双见蔺常风神色低迷,目光直勾勾地盯在自己身上,隐约猜到他应当是想起了明珠,于是心跳顿时乱了,体内有股血气往上直窜,逼得人想去抓住些什么。
  戚无双握紧拳头,阻止自己做出傻事,话却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蔺哥哥,你为何至今还不曾娶亲?」
  蔺常风惊讶地坐直身子,不明白戚无双怎能捉到他的心思。
  「我不过是好奇。」戚无双怕他多问,随口便先说了一串。「方姑娘听到我要带你到春风院见世面时,气得连嘴都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在发抖。我想她对你有情意,而你始终不娶妻却又留她在身边,对她不也是种折磨吗?」
  「我感恩方云在我娘过世时的日夜守候,可一直就只当她是义妹。至于尚未娶亲一事,不过是因为心仍未找到一个着处罢了。」他淡然一笑地说道。
  「是吗?」戚无双垂眸黯然一笑,却又很快提起精神,揶揄地笑道:「只怕你待会儿一颗心全都黏在春风院了。」
  「不可能。」蔺常风斩钉截铁地说道。
  戚无双没接话,只是将头斜倚于窗边,佯装望着夜色。
  马车躂躂躂地踩过花城里的石板路,戚无双心情极好,随口便哼起歌谣。
  「蜂针儿尖尖的,做不得绣。萤火儿亮亮的,点不得油。蛛丝儿密密的,上不得......纺织不得女工头。有什么丝线相牵啊,把虚名挂在旁人口......」
  蔺常风听过这段从东土流入国内的歌谣「虚名」,唱的是女子与情郎有名无缘的感情。
  他闭上眼睛听,只觉这戚无双唱起小调,较之平时说话声音多了几分轻软,根本就像个女孩儿。
  蔺常风唇边也勾起了一抹笑,觉得只要同戚无双在一起,心情总会平和许多。
  戚无双目光焦着在蔺常风脸上,却只允许自己贪恋一会儿。
  「我一唱歌,蔺哥哥便闭眼睡觉,实在太伤人。」戚无双故意伸腿踢他一下。
  蔺常风睁眼,笑着问道:「你晚上精神怎么还是这么好?究竟夜里不睡,是在忙些什么?」
  「夜里不睡,正好胡闹。夜里不睡,正好图到清净。先前戚家那些脂泽粉黛、水粉珠花等等新玩意,以及在邻国京城里设置戚家铺子,并让戚家买办者用铺子盈余在当地买些珍贵异域之物,再运回秋丰国赚取高额利润等事,全都是在夜里想出来的。」戚无双一股脑儿地说道,巴不得能把自己这些年的丰功伟业全告诉他。
  「我晓得你脑子灵活,也知道夜里确实容易做事。只是长期下来,你这身子撑得住吗?」蔺常风瞧着戚无双象是风吹便要倒的身子,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戚无双一听他开口关心,整个人雀跃到坐不住,笑瞇了眉眼说道:「蔺哥哥,怎么你先前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如今对我却是这般嘘寒问暖?小弟可是做了什么事让你龙心大悦?」
  「先前不知情你的想法竟会与我如此契合,如今知道了,就当你是自家小老弟了。」蔺常风笑着,一口白牙在车厢内晃动油灯间,仍显得灿亮。
  戚无双被那笑意揪住心头,鼻尖微微一酸。
  「那么......咱们晚点便在文姬姑娘那里结拜,日后我有什么大小事便同你说,和你商量!」戚无双倾身向前,小手揪住他的衣袖。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蔺常风大掌抓住那微凉的手,紧紧一握,内心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既是要结拜,为兄的也就不多瞒你了,皇上今日午后已为我指亲。」蔺常风说道,想听听小老弟的看法。
  戚无双一愣,不能置信地看着蔺常风,瞧他一脸正经,不似玩笑。
  戚无双张口欲言,不料却在发出一声小动物受伤似的低嚎后,便逸出了一连串笑声。
  「难怪蔺哥哥一直等不到缘分,原来是在等圣上替你找好亲事。大哥何时成亲?小弟必定送上大礼为蔺哥哥祝贺。」戚无双一拊掌,绝色脸孔尽是喜悦神态。
  戚无双话说得漂亮,笑容也无瑕,只可惜笑意太过热络,眉眼全都瞇了起来,高兴得不合常理,让蔺常风瞧出不对劲。
  「我还没答应要接受这门亲事。」蔺常风说道。
  「圣上指亲,还有你拒绝的余地吗?」戚无双笑意淡去,只留嘴角一抹略显无奈的上扬。
  「圣上指亲的对象是『巫城』现任巫女。」蔺常风双臂交握在胸前,浓眉打了十八个结。
  「皇上要你娶巫城巫女!」戚无双眼眸一睁,神色顿时正经了起来。「可谁都知道巫城的巫女不得婚嫁啊。」
  秋丰国六大城内,「巫城」乃是最讲究占卜巫术之处。此城以天地大神为信仰,无所不信、无所不拜。巫女则是由巫城大神官所选出的能传天旨之女子,终生奉献于神,不得婚嫁。
  「皇上认为巫城过度迷信,此风不可长,因此要把巫女许配给我。」
  「巫城百姓出门大小事都必占卜,官府轿子遇到黑猫还会称说不祥不上朝,这是秋丰国人民皆知道的事情。况且,这一、两年来,光是巫女坐化升天一事,便有好几桩,巫女在巫城等同于神明。」戚无双焦急地坐正身子,皱着眉问道:「你迎娶巫女的消息还没放出去吧?」
  「当然还没,否则我这条命可能就先被巫女咒术给弄死了。」蔺常风自嘲地笑着说道:「幸好皇上给我一个月时间适应。」
  「这事有古怪......」戚无双双臂交握在胸前,小脸侧向窗边,小嘴跟脑子一样停不下来。「若是皇上听说了巫女预测天子易位一事,龙颜大怒,想一举除去巫女,因此将她许配给你,此事倒也合理。只是,若皇上真的要你去娶人,何必要你适应?」
  「我懂了。」蔺常风突然倾身向前,激动地握住戚无双的手。
  他眼眸乍亮,露齿而笑,笑意明亮得能让天地都失色,正是那种让戚无双最无招架之力的灿烂模样。
  「神官掌握巫女选取及城内大小买卖,以神名图谋人事方便。是故,如何破除神官假借天意的行为,才是皇上给我一个月时间的重点。」蔺常风精神一振,说话亦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较平时快速许多。「若巫女神力属实,皇上要我娶亲便是宣示皇力胜于天力、神力。若巫女神力不实,便可藉着推翻神官的机会,乘机摘除巫城这种动摇人心的迷信恶习。」
  「皇上为何要你去查此事?莫非你是皇上密使?」戚无双才脱口说道,自个儿便先掩住了唇。
  蔺常风神色一凛地望着戚无双,这才惊觉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对这小老弟泄漏出旁人不应得知的讯息。
  他不该也不会犯这种错误的!除非--
  他心里原本就想着早晚要告知戚无双此事。
  蔺常风脸色一正,双臂握住戚无双肩膀。他黑眸望入那对聪慧水眸里,附耳低声说道:「这些事,你若传了出去,便是拿我的命开玩笑。」
  戚无双倒抽一口气,不是因为这个消息,而是因为惊觉到两人为了低声交谈,如今竟近得连呼吸都交融。
  自己鼻尖如今全是蔺哥哥身上桧木香气,只要再近一些,便可倒入他的怀里,由他拥住......
  「放心吧,你这结拜兄弟嘴巴最紧了。」戚无双哑声说道,紧紧拥住双臂,不许自己逾矩再靠近他。
  砰!
  马车突然剧烈震动一下,车轮发出重重的哐啷一声。
  车厢受此重击,戚无双瘦弱身子一偏,就直往门边撞去。
  蔺常风快手一捞,稳住了人。
  哐啷地又一声,车子往上跃起,又重重摔落。
  蔺常风想也未想便将戚无双给揽得更紧,生怕这风吹便要飘散的身子有一丁点闪失。
  戚无双脸颊贴在他的胸前,感觉他温热身子象是要将人完全吸附进去一般。
  「少爷,你们没事吧!夜色黑,没见着前方有个大窟窿。」驾车的郭虎问道。
  「没事。」
  蔺常风低头望入窝在他怀里的人儿,戚无双也扬眸望向他。
  蔺常风胸口一窒,只觉油灯晃动光影之间,戚无双的眼色让他离不开眼。
  他被蛊惑似地挑起戚无双的脸庞,指尖无法自制地抚着那光洁如丝的肌肤,一股想要一亲芳泽的冲动让他更加俯低头。
  戚无双握紧拳头,双唇因为他而刺痛着。
  「无双......」蔺常风低唤一声。
  戚无双双手揽住他的颈子,两人呼吸于是交融到分不清彼此的地步。
  戚无双将他往下一扯,两人的唇终于相触。
  蔺常风吻住那冷凉的唇,咽入那糖饴般蜜甜气息,蛊惑似地缠绵住那丝滑的丁香舌,着迷地滑过那编贝细齿......
  「少爷,车上灯烛已熄,要不要我停下重燃?」郭虎问道。
  戚无双惊跳了一下。
  蔺常风则蓦地睁开眼,倏地将人推到一臂之外。
  「不需要。」
  蔺常风将戚无双抱回对座原位,庆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