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 | 浏览:4740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娶夫:娶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第二章
  
  眼前戚无双一对凤眼似笑非笑地睨着人,黑瞳子灿亮如镜,斜挑而起的眼尾,多勾一分不正经、少一分则失了风情。
  玉雕巧鼻配上薄唇、瓜子脸,说妖气也许过分,但一个男子俊秀清艳到这般地步,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惊。
  更别提戚无双那头乌发只随意以羊脂玉簪斜斜簪起,泰半都落到胸前,象是存心要映衬那一身只有商人才穿的纯白素衣,穿在戚无双身上仍惑人心神一般。
  虽说那件纯白素衣细看之下,是做工极讲究的暗花纱罗,可那样式分明只是件翻领对襟的简单装束,怎么戚无双一穿便象是着了锦袍般的华丽不凡?
  蔺常风站在原地,脑中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
  若是明珠未过世,也会是这副模样吗?
  被人盯着瞧的戚无双,斜眸望向门边一动也不动的蔺常风。
  蔺常风不动,戚无双也就继续似坐似卧地斜倚于紫檀禅床间,只扬起雪白柔荑不经意地轻拂过身侧几个朱色团垫。
  蔺常风望着对方搁在朱团垫上,雪透指尖像染了胭脂般的妖红姿态,不禁皱起眉。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惊艳戚无双此等绝色,还是该惋惜一个清俊男儿竟长成了雌雄莫辨的姿态。如同他明知道自己此时模样失礼,但一时之间实在回不过神。
  「主子,请用葡萄。」如意取过几案玉盘里的葡萄送到戚无双手边。
  戚无双拈了几颗葡萄,玩耍似地投壶至十步之外的一个小金壶里,摆明了不把论颗计价的域外珍贵水果放在眼里,也象是对方才发生于周遭的命案,完全不放在心上。
  戚无双的漠然,让蔺常风惊醒过来。
  他后背泛过一阵冷汗,如今方知美色害人匪浅,让他竟忘了正事。
  「打扰了。」蔺常风敛起心神,走进屋内。
  戚无双手一挥让如意退下,目光紧盯着他。
  大门一关,屋内就只剩他们两人。
  「多谢戚公子帮了在下一个大忙。」蔺常风说道。
  「蔺哥哥,你就别跟我这么生疏了。我多年前与妹妹老爱在你身边打转,你总是好脾气地陪着我们,这事我可没忘。」戚无双端正了下身子,却仍然歪歪斜斜地靠于禅床边。
  戚无双清朗的声音让蔺常风又是一阵不解,怎么这戚无双的声音竟同长相一般让人惊艳,却仍是男女莫辨。
  「话虽如此,毕竟十年未见。如今一见,便给你添了大麻烦,毕竟不是每人都会愿意与死者沾上关系。」蔺常风客气地说道。
  「我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什么死不死的、晦气不晦气,早就都吓不倒我了。」戚无双笑着说道。
  「说得好,生死本是常事,世人早该要有这番体悟。」蔺常风一颔领,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对这戚无双倒也有些刮目相看了起来。
  「我只是有些不解,蔺哥哥最近莫非是惹了什么仇家?否则,十日前刚被指控毁了姑娘家清白,今日又遇上小厮被害,你不觉得此事有诡怪吗?」
  蔺常风听戚无双的语气里竟是全然信任之意,胸口顿时一暖。
  「我会把这事弄清楚。存心嫁祸于我,便该冲着我来,杀害我身边的人、轻易毁去一条人命,便是罪不可赦之事。」蔺常风语气铿锵地说道。
  「蔺哥哥,你府里可有任何人知情你今日夜游?」戚无双问道。
  「只有小厮包二。」
  「船夫是谁?」
  「是包二去找来的。」
  戚无双缓缓从禅床上起身,一对美目滴溜溜地转了一圈。
  「你这麻烦惹得可大了。夜深人静带着小厮出门,小厮又死于船上,若有人硬要说是你杀人灭口,你实在是脱不了干系。」
  「我担心的便是这事。」蔺常风赞赏地望着戚无双,不意这人竟能有如此敏捷心思。
  戚无双看出蔺常风眼里赞赏,抿唇一笑,美目闪过一阵光采。
  蔺常风只觉得戚无双此时模样,恰似明珠儿时被人称赞而开心的样子,心里不禁闪过一丝怆然。
  「不过,我瞧蔺哥哥倒是四平八稳,看来并不担心被冠上杀人之名。想必是皇亲国戚毕竟拥有特权,容易脱身吧。」戚无双早知道蔺哥哥身分不凡,毕竟八年前他们兄妹进出蔺府时,门口便有京城侍卫军守护。
  「我只能说,我不担心被屈打成招,但清白名声铁定毁于一旦,也是必须接受之事。」蔺常风一耸肩,忽而苦笑出声。「恐怕前几日,我的名声也早就毁了。」
  「人命与毁人清白,轻重毕竟不同。不过--」戚无双缓缓走到蔺常风面前,粲然一笑。「算你运气好,我可以救你这一回。」
  蔺常风望着戚无双逼近的绝色脸庞,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我方才正好瞧见你小舟上船夫打扮的男子,手持利刃,跳船潜入水里。」戚无双说道。
  蔺常风瞪大眼,不能置信地看着戚无双。
  「你方才不是正与女眷们......」
  「唉呀,这下我可得吐实了。」戚无双扬唇一笑,朝他眨眨眼,模样带着几分风流与得意。
  「愿闻其详。」
  「那块黑布不过是做做样子,其实里头瞧得一清二楚。我今日想找哪个妻妾过夜,又不想她们互相嫉妒,便骗她们说我蒙着眼捉人,哪个没被捉着,便让哪个陪我......」戚无双笑而不语,瞅了蔺常风一眼。
  蔺常风心头霎时一乱,顿时垂眸避开那对桃花眸子。
  「唉呀,蔺哥哥可是脸红了吗?」戚无双嘻笑着又欺前一步,伸手戏弄着蔺常风发红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的耳珠子。
  蔺常风一个反掌,拉下戚无双的手腕。只是,戚无双冰冷但柔若无骨的纤腕,却教蔺常风一惊。
  这--哪是个男子的手腕?!
  「唉呀。」戚无双惊呼一声,顺着蔺常风的手势,倒入他胸前。
  「戚公子自重!」蔺常风脸色一肃,旋即握住戚无双肩膀,将人推至一臂之外。
  戚无双发上玉簪落了下来,一头青丝于是流泻于肩胸之前,更显女子媚态。
  蔺常风急忙起身退到几步之外。
  「明明就是你拥我入怀的,还要我自重什么?」戚无双一个转身在禅椅里坐了下去,可一对眸子仍然紧盯着他。
  「我那是无心之过,不是存心要轻薄你。」
  「若是蔺哥哥真想轻薄我,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戚无双嫣然一笑。
  蔺常风修眉锁得更紧,又再后退三大步。瞧这戚无双说的是什么悖风逆俗之话!
  「今晚有命案,如此轻佻举动对死者不敬。」蔺常风模样虽镇定,不过端正面庞却染上一层红晕,红到他怀疑自己会开始冒烟。
  「蔺哥哥的话倒也有理。总之,咱们来日方长,你可得习惯我这种疯疯颠颠的性子才是。」戚无双勾起艳红双唇说道。
  「蔺某不知道戚公子此话何意。」蔺常风修眉一凛,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
  「蔺哥哥这几年被皇上选中,四处搜集秋丰国民间失散歌谣及传说,是吧?」
  「是。」
  「你名声如此显赫,德行又是如此高洁,若是我说要和你一同成行,我爹必然不会再催着我一定要娶房正室。」戚无双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我无法带你一同成行。」蔺常风马上拒绝,毕竟他出巡实是为了视察各城官府是否有贪赃枉法之事。
  如同他是皇上私生于民间之十四皇子一事,身分仅仅载于皇录间,却不可以轻易对外人道一般。
  「恐怕你现在是身不由己了。」戚无双睨着他,露出一抹神秘微笑。
  「若我不依,你便不上官府作证吗?」蔺常风脑子一转、眸色一沈,对戚无双原有的一点好感,顿时消散无踪。
  「蔺哥哥果然是聪明人。谁让我爹逼婚逼得紧,前几天还让保镳们架了我,想要强押我成亲。蔺哥哥迟迟不成亲,一定能懂我的心情......」
  「我可不懂你娶了三房四妾,却不迎娶正室的想法。」蔺常风不以为然地说道。
  「我正室虚悬,是为了让我的三房四妾们知道,我对她们一视同仁。」
  蔺常风不以为然地挑眉。「你可知农城、巫城、儒城、医城皆是一夫一妻?」
  「唉呀,这也只能说我们家明珠没福分嫁到你这个能从一而终的夫婿。」戚无双一耸肩,目光却仍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瞬也不瞬地望着他。
  「主子,船即将靠岸。」褚娘在门外说道。
  「知道了。」戚无双看向蔺常风,侧头又是一笑。「总之,鱼帮水、水帮鱼。我替蔺哥哥作证,也烦请你替我挡挡那拚命要我成亲的阿爹,我已有三房四妾,再多也消受不起了。」
  蔺常风受此威胁,却不得不妥协,轮廓分明的脸庞在少了那份温暖笑意之后,显露出一种拒人千里的漠然。
  不受威胁的个性,让他其实想断然拒绝戚无双的胁迫。但此时乃是多事之秋,如今能少一事,便是一事。
  「在下先告退。」蔺常风冷冷看了戚无双一眼后,板着脸转身离去。
  而戚无双唇边笑意在望着那扇紧闭房门时,瞬间消逝无踪。
  其实,自己哪能真的瞧见蔺常风的船夫拿着匕首弃船而逃呢,不过是想帮蔺常风脱罪罢了。因为--
  蔺哥哥是绝对不会杀人的!
  往昔不想再见到蔺哥哥,因为怕惹来伤心往事。然则,此时蔺哥哥逢此劫难,替他找出凶手,总是义不容辞之事。就当成......
  偿了蔺哥哥对明珠的年年扫墓之情吧!
  ★★★
  
  「蔺大哥,小弟从今日起便在府上打扰,直至你前往他城采集歌谣之日为止。」
  「谁准你搬到这儿居住!」
  蔺常风站在蔺府大厅里,错愕地望着今日仍是一身雪白、模样恰如春光明媚,可惜眼色太妖媚的戚无双。
  七日前,戚无双与他一同到官府备案,将事情始末说完之后,便像断了音讯似地毫无联络。他还以为戚无双已经打了退堂鼓,不欲与他同行巫城。
  怎晓得戚无双如今竟会突然现身,还摆出一副要长居于此的姿态。
  「唉呀,你都同意让我陪着你探访天下了,怎么会不允许我暂时到府内打扰一段时间呢?况且,我若不来盯着你,万一你不守信用独自上路,那我岂不吃大亏了吗?」不请自来的戚无双露出编贝雪牙,一迳地笑着。
  蔺常风皱起眉,但觉一阵心烦。
  他个性向来沈稳,寻常事物皆不易惊扰他。只是这一年才过了四个月,先是发生皇上召见,暗示有意立他为巫城城主一事,又经历被人诬谄、包二被杀,接着又来一个不请自来的风流种子,要他不动心起念都难啊!
  是故,他平素的好脾气在看到带了婢女同行的戚无双时,早就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男子不要将『唉呀』挂在唇边。」蔺常风皱眉说道。
  「唉呀,你瞧我这副德行,会把我跟寻常男子相提并论之人,不过就是你,还有我那催着我成家的爹呗。」戚无双坐在黑檀太师椅里,怎么坐都觉得硬邦邦不舒服。
  这蔺府大厅所有家具全为黑檀所制,光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看就觉得不容易躺得舒服。
  「是啊,我们少爷能躺就不坐、能坐就不站,哪有半分男子德行。」婢女如意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戚无双手里玉扇一扬,得意地笑了起来。
  「此事哪里值得自满?」蔺常风朝他们主仆望去一眼。
  如意急忙敛去笑容,站得笔直。
  「蔺哥哥,你以前也是这么一板一眼吗?怎么我记得你彼时总是笑不离唇,每日都笑得很开心哪。」戚无双拿着折扇轻晃,依旧是坐没坐相姿态。
  「遇上需要规矩约束之人,我自会严格以对。」蔺常风没好气地说道。
  他确实是欠戚无双一个人情,但戚无双连商量都不曾,便大量索取回报,不免让他有种被人握住把柄勒索之感。
  他向来行事正派,律己治人都刚正不阿,自然没法子接受这种威胁行为。
  「既然蔺哥哥治家甚严,就请你就快快把你这府内的规矩都告诉我。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让人把外头那几箱行箧都搬进来。」戚无双用眼神让如意去打理一切。
  「几箱行箧?!」蔺常风惊讶地睁大眼,望着戚无双绝色脸孔,却找不到丝毫羞赧之意。
  「既然要行脚天下多日,行住坐卧自然也得舒适,行囊怎么少得了。麻烦蔺哥哥借我几个小厮支使,替我将东西全拿进来。」戚无双一笑,面不改色地要求道。
  「麻烦蔺公子。」如意行了个揖,模样倒是挺正经。
  蔺常风看了站在门边的管事一眼,让他领着如意去发落这些大小诸事。
  「我于城池巷弄间搜寻诗歌,姿态不宜张扬,通常只带一名护卫,生活起居也得自理,绝非你想象中游山玩水的轻松日子。」蔺常风拿起管事先前奉上的新茶玉露,轻抿了一口。
  「蔺哥哥如今是在逼退我吗?大不了,我就只带如意一个婢女,其余什么都不带。」
  「若在路上遇到盗匪,我就一名护卫,如何保护我们三人?」蔺常风反问道。
  「如意武艺不错,寻常功夫的盗贼还未必打得过她。」戚无双胡扯道。
  「我不可能让你们暴露于危险之间......」
  「话说回来,你既然有护卫,那日游湖时,怎么不将护卫带在身边呢?或者你那小厮还有机会活着......」戚无双怕他又找理由,干脆先下手为强。
  这一刀刺进蔺常风胸口里,刺得他脸色霎时青白。
  戚无双说得没错,他对于此事确实相当自责。他身边总是有护卫在暗处陪伴,只是有时也会想单独一人清净,谁晓得竟就闹出了命案。
  早该知道他身分不同一般,实在不该为了贪一时清净,便忽略了安危。
  如意从门口经过瞥见蔺常风,忍不住问道:「蔺公子,你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脸色干么这么差?」
  「他觉得我带了这么多行李,分明找他麻烦。」戚无双看了眼蔺哥哥,轻描淡写地将话题扯开。
  「蔺公子,我们主子虽是为了增长见识才硬是要跟在你身边,但主子备妥这一切,也是想象你是大户人家,行住坐卧皆讲究,怕你在路上有不方便啊。」如意打抱不平地说道。
  「谁让妳多嘴了?去做妳的事。」戚无双啐了她一声。
  蔺常风看着戚无双,发现自己确实一直在挑剔戚无双的诸多不是。
  他只因为看不惯戚无双的恣意妄行、不想忍受那行坐都没规矩的模样,也不耐烦自己今后旅程,还多了一个人在旁边碍手碍脚,便不自觉地冷面以对。
  可这戚无双愿意为他挺身作证,完全不在乎会与杀人案牵扯上关系,实在也算是个有心人哪。
  「总之,路途漫漫,带着过多行箧,只会加重沿路辛劳,劝你三思而行。」蔺常风放缓语气说完,此时才转身在主人高椅上坐了下来。
  「如意,快点把一些不需要的东西让车夫送回家里。」
  戚无双与如意暗暗交换了一眼,美目闪过一抹得逞笑容,就知道蔺哥哥心慈又念旧情,一定会让人留下的。
  只盼得自己接下来所策划之事,亦能如此顺利进行啊。
  「常风哥哥,外头怎么停了辆戚家马车,还载了许多东西?」门口传来一声询问。
  三人目光同时往门口看去--
  一名面貌清秀、身穿青色丝衣的二十多岁女子,挺直背脊走进屋内。
  「方云,戚公子要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蔺常风唤道。
  方云目光还停留在戚无双的花容月貌,一时还回不过神来。
  戚无双则是很快地打量过方云疲惫的脸庞,对于她并未对蔺常风行礼一事,虽然有些惊讶,却只是挑了下眉,便笑着说道:「这位姑娘,想必就是一直侍候蔺夫人,后来还被收为义女的方云姑娘吧。」戚无双笑嘻嘻地说道。「我依稀记得儿时见过姑娘几回呢。」
  「戚公子好眼色。」方云弯身行了个大礼。「多谢戚公子证明了常风哥哥的清白。」
  「蔺哥哥清者自清,我也不过是正巧经过,顺手捡了个救人的人情。」戚无双神色淡然地望了她一眼,心里闪过疑惑。
  这方云在戚家是以何种地位自居,竟会代蔺哥哥致谢?
  「我娘生前,方云亲侍汤药一如亲生女儿,这些年蔺家生活琐事,也多亏她照应。便连包二过世,她也是几日几夜不睡地替他打理后事,瘦了一大圈,蔺家当她是自己人。」蔺常风看出戚无双挑眉疑惑,淡淡解释道。
  方云望着蔺常风,勉强一笑后,便低下头。
  戚无双笑着对方云竖起大拇指。「方姑娘人好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心美,无双深感钦佩!」
  「戚公子才是相貌绝伦,若生为女子,不知有多倾国倾城。」方云再抬头,目光便又不小心聚焦于戚无双脸上,揣想着--
  若是明珠还在世的话,常风哥哥有了这般面貌之妻子,哪还有法子将其他女子放在心上。或者,正因如此,他才至今不婚不娶?
  「我若是身为女子,这副皮相也不会吃香了。」戚无双笑着回道。
  「戚公子客气了。你这面貌俊中带俏,细细一瞧,竟是美貌大过于男子清俊,若穿女装亦是绝色佳人。」方云仍死盯着戚无双说道。
  「他是货真价实的男子。」蔺常风想起那一夜戚无双在画舫上的荒唐,皱着眉说道。
  「是啊......春风院里的姑娘及我的三房四妾们,都会十分乐意证实此事。」戚无双笑着起身走到蔺常风身边,一派闲散地说道:「不过,曾有命相师告诉过我,说我男身女相,实非好相。日后,可能要烦请蔺哥哥到明珠墓上时,也顺便替我上个香。」
  「你爹娘尚在,说的是什么话!」蔺常风板起脸,瞪了戚无双一眼。
  「果然也只有蔺哥哥会教训我了。」戚无双笑着又往蔺常风挨近一步。
  方云一看戚无双竟在光天化日下做出不合宜举动,她俏脸微沈,即刻便对蔺常风说道:「常风哥哥先回房休息吧。您前晚在官府里耽搁一日,昨日又进宫去向圣上禀告,十日后,还要再到巫城采集歌谣,身体总是得顾好啊。」
  「是啊是啊,这行程听起来是够累人的。想我前几日为了包二之事,才陪着他在官府待了一日,至今身子仍疲倦呢!」戚无双见方云神色防备,故意更加挨近蔺常风。
  蔺常风原不以为意,只觉得戚无双的身子未免太冷凉。
  他低头望向戚无双,不意却先闻到对方身上较之兰芷馥郁、较蜜香清雅的特殊异香。
  他屏住呼吸,却发现戚无双一对美眸正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蔺常风忙敛起所有心思,并将戚无双揪进一旁太师椅里,转头对着站在门边待命的管事说道:「将戚公子安排至梅院。」那是最大也离他最远的院落。
  「梅院!」方云惊呼出声,那是皇亲国戚来访时才入住的院落。
  「戚公子原本该是我的亲人,无妨。」蔺常风说道。
  「蔺哥哥,过来一下,我有事要告诉你。」戚无双朝着蔺常风招招手。
  「有何事不可当着他人说?」
  戚无双见着蔺常风一副坦荡荡姿态,美唇边扬起一抹贼笑,款款起身,一个欺身向前,便揽住了蔺常风的颈子,附耳对他说了几句话。
  「我爹逼着我成亲,可我心里只想着蔺哥哥,只好住进你家,谢谢你还特别安排了最好的院落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给我......」
  戚无双吐气如兰,蔺常风却被吓得神色惨白,急忙将人推在一臂之外。
  「两个男子搂搂抱抱成何体统!」方云气急败坏地上前扯开两人。
  甫进门的如意见状,则是格格乱笑了起来。
  「蔺少爷莫见怪,我家主子就是顽皮,先前在马车上便说过,想知道蔺公子是否真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哪。」
  又在戏弄人!蔺常风星目一沈,瞧着戚无双娇红唇边那抹笑意,他蓦地别开头,连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
  「方云,戚公子的安顿便交给妳与管事发落。」蔺常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出厅堂。
  这戚无双分明就是麻烦家伙,带着这样一个麻烦家伙,要他如何完成圣上昨日交代的使命,查清巫城谣言的来源呢?
  「我爹娘逼着我成亲,可我心里只想着蔺哥哥,只好住进你家......」
  只是,当蔺常风大步走过花园时,脑海里却又不小心盘桓起这几句话。
  他用力一甩头,要求自己在尚未出发去巫城前,连看都不要看戚无双一眼,免得又惹来一身腥。
  他近来的麻烦事,还不多吗?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第三章
  
  蔺常风习惯早起,通常于清晨五更,太阳尚未升起时,他便已盥洗完毕,让小厮送上一盅粥、沏上一壶茶、读些经论、看看各地探子传来的民情、想想案件该如何撰写禀报。
  之后,他会练一套武功,为一日精神做好准备。这事乃是他在二十岁于父皇示意之下,开始秘密招募、培养能为他所用的探子时,与他们共同接受训练,所培养出来的习惯。
  然则,打从戚无双住进蔺府之后,他的清净与习惯便不再复得。
  连一日都不可得!
  天亮之前不入睡的戚无双,总会在天际将明未明之际便来敲门,总是要缠着他谈天说地一番,直至天色大亮后,才肯回房入睡。
  有时,他故意不理会戚无双,可那戚无双便会坐在一旁,一边吃着香甜糖饴,一边自顾自地说些戚家的玫瑰胭脂与邻国用胭脂虫制作的东西有多不同等等趣事,直到他不由自主地与之攀谈起来为止。
  「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这一日,蔺常风才诵读了几页东土进贡的经书,还在赞叹文章内之仁政意境,便听见外头传来喧闹声。
  「无双公子,我家少爷还在睡。」自包二被杀后,始终跟在蔺常风左右的卫护郭虎拦在门前,沈声说道。
  「才不是,他每天比鸟还早起。况且,屋里灯烛明明亮着,我还听到他唸书的声音......」戚无双清朗声音懒懒地拉长着,半依半靠地偎在如意怀里。
  「少爷在读书。」郭虎口拙,只好大张双臂挡住去路。
  「读书不如出门长见识。」戚无双算准郭虎不敢碰人,硬是步步逼近,上前敲门。「蔺哥哥,你今天一定要见我,我有大事要告诉你......」
  蔺常风皱眉起身,才拉开门,戚无双的身子便一股脑儿地倒进他怀里。
  「蔺哥哥,早啊。」戚无双一笑,毫不客气地把重量全都放到他的身上。
  蔺常风屏住呼吸,挡住那必然会扑鼻而来的淡香,再将戚无双拎至窗边长榻间,并很快地移开眸--
  虽是很快移开眼,但戚无双如今被酒气醺得眼皮、双颊嫣红,原本少了血色的玉容多添了几分媚态的模样,他倒是记住了。
  蔺常风强迫自己平心静气,露出一个最不会显露情绪的和暖笑容。
  「无双公子,你有何指教?」
  「有,我可以指教你很多。像你对我微笑时,不妨再多放些感情。」
  戚无双斜斜歪歪地倒入靠窗长榻,对襟长衫微开,露出光滑脖颈。
  蔺常风不由得想,若非自己见识过戚无双裸露上身,要不喉间并无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男性象征的他,真不免要让人怀疑起这戚无双铁定女扮男装。
  「要我笑容再真诚些,便是你一早来扰人的『大事』?」蔺常风双臂交握在胸前,认定这个小老弟只是想找借口亲近人罢了。
  他与戚无双或者多年未见,但他却还是能感受到戚无双一回府便要寻他的习惯,与儿时几乎一模一样。而他何尝不是在不知不觉间愈益纵容了这个小兄弟?
  「你可知外头现在怎么传你?」戚无双说道。
  「我无暇去理会天下道听涂说之人。」蔺常风皱着眉头,并不想追问。
  「偏偏这些人就是能兴风作浪。」戚无双抬起手,雪白宽袖下一对玉凝细臂往外一挥。「如意、郭虎,你们全都下去,我有话要私下跟蔺哥哥说。」
  如意先退了下去,郭虎则看着蔺常风,仍然站在原地。
  「你也下去吧,但房门无须关上。」蔺常风说道。
  「蔺哥哥不怕隔墙有耳?」戚无双掩唇打了个酒嗝。
  「我不想引人非议。」蔺常风说道。
  「两名男子如何会引人非议?除非蔺哥哥心里有鬼。」戚无双把头靠在长榻上一只以桧木圆珠制成的长枕间,贪心地长吸了一口桧木浓郁香气。
  还是蔺哥哥身上的木质味道最让人放心。
  蔺常风望着戚无双一副随时要入眠的姿态,他走至长桌前,在方正大椅里直挺地坐着。
  戚无双依旧偎在长榻边,打了个哈欠后,才懒洋洋地抬眸一望。
  「这么正襟危坐,莫非是要审我吗?」戚无双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若非你数日前一席胡言乱语,我何需严防于你?」蔺常风定定看着戚无双的眼,不许自己注意到那头乌缎长发半披半绾时所流露的媚态。
  「我就这么骨瘦的一具身子,难不成能扑倒你吗?」
  蔺常风不想回答这一句,只是面露无奈地说道:「你不是要跟我说外头人如今如何传说我吗?」
  「瞧我这脑袋啊!」戚无双敲了下自己的头,勉强坐直身子。「外头如今都说你欺世盗名,表面道貌岸然,实则四处留情,秋丰国六大城里都有被你遗弃之女子。还说包二之死乃是自尽,是为了替他那个被你遗弃的未过门妻子报仇,想诬陷于你......」
  蔺常风听着戚无双又说了一大串流言蜚语,脸上却是毫无惊讶或动怒神色。
  他在六大城里布下的探子们,早在数日前,便回报了他这些讯息。他知道有人在散发对他不利的流言,只不过,在线索未全之前,不愿打草惊蛇罢了。
  「怎么蔺哥哥对这些事一点反应皆无?是你修养太好,还是我太多嘴?」戚无双水眸睨着他,轻笑地问道。
  「传闻并非事实,我不想与之相应。」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