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3 | 浏览:4875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我要的是婚纱,不是钻戒:爱情不是物质,你无法换取我的心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本帖最后由 潇Amy 于 2017-6-28 12:45 编辑

来几个礼拜,无论我在哪里占座,每天座位旁边都能找到他,不由开始注意这个人。

终于有一天,我在用来占座的词汇书里发现一张纸条,除了如简历般的自我介绍外,还说明了想和我交朋友的愿望,生怕我找不到他,还画了张四人座位图,标明了他的位置。不画我也知道啊,注意他很久了,就等他开口好拒绝呢。这几个礼拜把我憋的!

可是他也不提喜欢我的事情,让我准备了一肚子拒绝的理由没处发挥,只能和他保持着纯洁的同学友谊,最后心里越想越不平衡,就绞尽脑汁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苦大仇深”——谁让他整天不苟言笑的呢。

“苦大仇深”只是大学生活中的一段小插曲,并没有分散我太多的注意力,感情上还是继续眼红着嘉文和姜鹏的卿卿我我,还要把姜鹏当哥们看待。唉!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大三了,我也步入了双十年华,回想这二十年来的感情生活,居然全都是暗恋,太不正常了。痛定思痛,我决定主动出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那时候网络正开始流行,那本该死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成了我的魔咒,带我步入网恋时代。

第一个网恋对象是个北京男孩,说话风趣幽默,没聊几次,他就发来了照片。照片上的他戴着眼镜,一副干净清爽的样子,站在黄浦江边一只石龟背上,伸出右手做了个V字,这是那个时代最流行的POSE,到现在都经久不衰。照片上那阳光灿烂的笑容深深吸引了我,而我则以保持神秘感为由,拒绝给他看我的照片,这让他对我更加好奇。

那时候网吧还不是很普及,我们又地处偏僻的军校,方圆几里只有一家网吧,还经常人满为患。为了每周一到两次的网上约会,我经常偷偷溜出学校,走好几里路去上网,虽然辛苦,却甘之如饴。

就这样,两人在网上交往了大半年,我始终信守着每周的约定,风雨无阻。就算遇到急事无法赴约,我也会想尽办法混出去给他留言,让他不至于苦等。

一天,两人聊到一半,他突然告诉我他要去漠河出差,大概要去一个月左右。

“干嘛要告诉我?”我心里甜丝丝的,却明知故问。

“那里上网条件差,估计不能聊天了。”他说。

如一瓢冷水泼下来,刚刚的喜悦荡然无存。“那我们不是没办法联系了?”

“听说可以收发EMAIL,有什么事情给我发邮件吧。”他说。

“哦,好吧。”

怅然若失间,他打过来一行字,伴着一个做鬼脸的表情:“小鬼,就一个月而已,别太想我了。”

“滚,谁想你了,自多。”

“自多?”

“自作多情!这都不懂,真没文化!”

“得,说不过你行了吧,你这个小鬼头啊,真是嘴不饶人。”

“哼,你才知道。”

几天以后,他去了漠河,我还是经常偷跑出去上网,不过不是为了聊天,只为给他发封电邮。寥寥数语道出自己的牵挂,然后掰着指头期盼他的回信。每次打开邮箱,看到他的回信,读着那简短的问候,我都会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

漫长的等待中,一个月终于过去了,他回到北京,两人又恢复了每周一到两次的网络约会。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练,我和他的感情迅速升温,时常开着暧昧的玩笑,却谁也没开口说爱。

第七章 化失恋为动力

随着对我的好感与日俱增,他对我的好奇也越来越大,终于提出了看照片的要求。正好几个同学相约去东湖郊游,我就照了几张照片。其中有张同学抓拍我弯弓射箭的POSS,照片上的我穿着一件天蓝色的休闲外套,梳着马尾辫,大概笑得太灿烂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一口白牙全暴露在空气中。

照片远不如我本人漂亮,按道理,我应该选张最美的照片来赢得完美的第一印象,可我却有着自己的打算——我一直都希望能找到一个真正欣赏我性格和内心的男孩,而不仅仅是外貌——色衰而爱弛,建立在脸蛋上的爱情如浮云一般飘渺。依我的理解,爱情应该是单对单的,建立在两个人充分的思想交流和相互了解的基础上,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赏和爱慕。

这也是为什么我讨厌相亲的原因——所谓“门当户对”的男女怀着结婚的目的见面,通过第一眼印象就决定终身——太多的功利色彩,反而隐藏了爱情的实质。和相亲相比,我更相信网恋——命运的偶然让两人开始最初的邂逅,陌生和距离让彼此不再约束,反而更容易敞开心扉。通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和沟通,对对方有了充分的信任和好感才会相互发照片。当然,那些抱着**或不可告人的目的上网,或是以网络为淫媒的另当别论。所谓“见光死”,我想只是因为感情不够深吧。

我以为我和他的感情已经牢不可破了,就把这张照片发了过去,幻想着等真正见面时再给他一个惊喜。可是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他却没了音讯。到了第三天,我实在忍不住,给他打了个电话。

“喂,我是粟小米,照片收到了吗?”我问,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

“收到了。呵呵,很酷啊,弯弓射大雕。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本帖最后由 潇Amy 于 2017-6-28 12:45 编辑

”他乐呵呵地说,听上去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但我是如此敏感的一个人,这表面现象怎能骗得了我?

他收到照片了,果然是故意冷落我的,否则,按常理,收到一个期盼已久的女孩的照片,怎么也会有一些评价的。我闭上眼睛,拿着听筒的手在颤抖,终于,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他其实和其他男孩没有两样,都只会以貌取人,原来这么长时间,我都只是痴心错付!

还是不甘心,忍不住问了一句:“既然收到了,为什么不给我回封邮件呢?”

“哦,这段时间太忙了,还来不及给你回复呢。”他连忙解释道。

虚伪!我不禁冷笑了一下,原来我一直这么喜欢的一个人,竟然连说真话的勇气都没有,到这时还不忘维持他那完美的形象,真是可悲!罢了罢了,幸好还没有弥足深陷,早点认清这人的真面目也未尝不是好事。寒暄几句之后,我挂了电话。

果然,从那以后,他不再和我联系,我也不主动找他,慢慢的,他淡出了我的视野。

失恋了,虽然身边有不少追求者,却一个也没有看上。军校里的爱情通常有些功利色彩,或是为了消遣,或是为了找个靠山,真正的爱情却极少——毕业后大部分人的去向都是身不由己,能分到一个城市的几率微乎其微,恋爱自然没有结果。

那些在图书馆外拦住我要电话的人,有几个真正了解我?恐怕看上的也就是一张脸吧,一群肤浅的男人!出于这种反感,通常一个礼拜左右,我就会让那些追求者知难而退。时间长了,追求者越来越少,那些只为找个女孩满足虚荣心的自然不愿意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那些真正喜欢我的选择了沉默,害怕一旦表白,连朋友都做不成。而一直还在我身边的,始终只有“苦大仇深”一个。

没了网恋,我的精力又重新转移到嘉文和姜鹏这对小情侣身上。嘉文总是毫不掩饰地在我面前炫耀姜鹏对她的爱,我是个敏感的人,自然不会从好的方面揣测这种炫耀。莫不是她感觉到我对姜鹏的爱了,想借此让我知难而退?可问题是她越炫耀,我就越喜欢,我的确开始如她所希望的心生羡慕了,久而久之,嫉妒开始占据我的内心——嘉文哪点比我好,为什么她能找到爱她的男人,我却总是爱情的失败者?想着想着,刻意和嘉文疏远了。

淡薄了友情,我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军校不是我这种性格适合待的地方,而经济学更是我不喜欢的专业,想来想去,只有考研才能摆脱这一切,于是根据爱好选择了新闻学专业,专心复习考研。

大三那年暑假,我只身来到北京,都说中国人民大学的考研名师最多,我就报了人大的考研班。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人大的考研名师们都忙着利用暑假到各地赚钱,北京只有小鬼当家。

学习枯燥而乏味,突然我想起了他,那个北京网友。这是第一个带给我伤害的男人,我要报复,我要和他见面,我要让他尝尝后悔的滋味!想到这里,我拨通了他的手机。

“喂,是我,粟小米,还记得吗?”我刻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甜美动人。

“哦,当然记得了,好久没联系了,现在怎么样,小鬼?”他的语气依然热情,丝毫听不出半点冷淡。

“还行吧,我来北京了,在人大读考研班。”我笑笑。

“是吗?准备考研啊,那祝你早日达成心愿了。真不巧,我现在不在北京,在外地出差呢,要不还可以请你吃顿饭。”这家伙,明摆着不想见我,怕沾上就甩不掉了,却还要做出一副惋惜的样子,真虚伪!

“哦,那太遗憾了。”还未开口就被拒绝,心里憋气的慌,胡乱唠了几句就挂掉了电话。

回到武汉,真正开始投入考研复习之中,后来回想起来真的是一种煎熬——学习不是最大的痛苦,孤独才是最大的敌人。武汉的冬天没有暖气,寝室里大部分人没有考研的打算,每当我在冰冷的教室复习到熄灯号吹响,匆匆赶回宿舍时,发现大家早已偎在温暖的被窝里聊着八卦,而我却还要在宿舍的自习室里继续复习。冰凉的双手几乎捏不住笔,冰冷的双脚已经麻木了,寒冷正在消磨我的意志,我却挺了过来。坚持到最后,需要的不仅是韧性,更是对未来的坚定信念!

如凤凰涅槃,我终于笑到了最后,如愿考取了研究生,来到北京。而嘉文这丫头毕业后应聘到武汉一家知名外企做文案,和分配北方的姜鹏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

第八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一晃都毕业5年了,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口气,继续上网。这才发现屏幕右下角的**已经闪了半天。一个大胡子男人的图标,不用问,肯定是雨欣的。这小妞不相信感情也不相信网络,虽然有个历史悠久的6位数**号,却不是拿来和熟人聊天,就是装成男人调戏那些被她斥为“蠢货”的小姑娘们。不知道在她眼里,我这个网恋经历颇丰的密友算不算的上一“蠢货”。

“回来了,今天吃的可真饱,我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你呢,怎么样,那个‘极品男’跟你联系没。”雨欣说。

“那家伙早就被吓跑了,哪还敢跟我联系啊。算了,不说他了,我才惨呢,刚回来就被老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本帖最后由 潇Amy 于 2017-6-28 12:46 编辑

妈训了一顿,估计是相亲不成恼羞成怒了。”我无比委屈。

“得了吧你,别挑三拣四了,赶紧找个人嫁了算了,省得你妈操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雨欣还真够义气。

“呸,就知道说我,你怎么不嫁啊?”我反问,虽然知道在她面前提结婚无异于揭人疮疤,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我不希望她继续自暴自弃下去。

“唉,别提了,我回来时,发现温建国又给我发短信了,约我下周六吃饭。”雨欣发了一个愁眉苦脸的表情。

她说的那个人我早有耳闻,而且还打过一次交道。温建国,四十多岁,某知名企业老总,雨欣刚参加工作时曾采访过他。可能是被雨欣的个性所吸引,之后此人频频发短信骚扰她。

雨欣是个色厉内荏的拜金女,她的拜金主义只是体现在嘴上,每次跟我逛街都会艳羡那些刷卡不眨眼的富婆,酸劲上来时,甚至会怂恿我去傍大款,然后遭我白眼伺候。可真到现实中来,我们两个谁都不会为了钱去傍大款,何况这个男人长的富贵不说,还有家有口了,雨欣怎么可能跟他啊。可是因为工作关系还不能得罪,只能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周旋。

那时候我们刚从学校毕业,合租了一套两居室。一天,雨欣回来告诉我她被一有妇之夫强约吃饭,不想去又怕得罪人,让我陪她一块。出于姐妹的义气,我就满怀豪情地去会了会温建国。谁知那人对我这个不速之客竟不以为意,反而很热情地同我聊天,一副长者的慈祥。坐了一会儿,见天色已晚,他开车送我们回家,也不提上去坐坐之类的话,彬彬有礼地走了。这让我大跌眼镜,想泡美眉还欲擒故纵,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俩这点微末道行哪是他的对手!

“妈的,这企业家就是和土大款不一样,装得挺道貌岸然。”看着他那黑色大奔消失在夜幕之中,我忿忿地说。

“看吧,男人有什么好,结了婚还勾三搭四的,你说结婚有什么用,就一张纸能绑得住谁啊。”雨欣撇撇嘴,不以为然。

雨欣又开始愤世嫉俗了,看来这男人的出现更坚定了雨欣的不婚主义思想,谁说只有红颜才能祸水?

后来我换了工作,搬离两个人的合租房,临走前还劝她,不要继续和温建国周旋,咱惹不起躲还不行吗!现在还只是小试探,万一继续纠缠下去人家误会了,吃亏的还不是雨欣?现在看来,这丫头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呢。

“你怎么还跟他拉拉扯扯的?”我有些生气。

“那你说怎么办,我总不能翻脸吧。”雨欣反问我。

“没要你跟他翻脸,但是他发短信你可以不回,他打电话你可以不接,就算见面碰到了,也摆出一副拒之千里的态度来。时间久了,他自然就觉得没意思了。”我说。

“这些以后再说吧,先帮我想想下周六的饭局怎么办?”雨欣似乎很犯愁。

“找个理由推了,说你那天要采访什么的。”对付色狼我还是有点办法的,现在的粟小米可不是三年前那个怯生生的粟小米了。

“如果他再改时间怎么办?”雨欣的担心不无道理。

“那你就和他吃饭,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纯属应酬。”我又出招。

“唉,只能这样了。”雨欣发了个叹气的表情。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你们在哪里吃饭?”

“我想去‘金钱豹’吃自助,到了那里,我就不停地拿东西吃,这样他就没机会跟我说话了,吃饱了就走人。”雨欣还挺得意,殊不知这正是我所担心的。

“千万别去‘金钱豹’,就说你吃海鲜过敏,让他换个地方。”我说。

“为什么?”

“虽然他未必有那个胆,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他给你下药怎么办?”一说到对付色狼,不知怎的,我居然有些兴奋。毕竟混社会这么多年,男人的丑态看了不少,没一两招防身功夫,还真不敢在这江湖上混呢。

“不至于吧,那怎么办?”我一说,雨欣居然有点紧张了,亏她还痴长我一岁呢。

“第一,千万别喝酒。第二,千万别离开自己的座位。第三,饭菜都要由服务员端上来。所以自助不能吃,因为一般男人为了显示出绅士风度,会主动提出替你拿食物,谁知道这时候他会不会做什么手脚?就算不是,你离开座位拿吃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在你的饮料里下药?”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人心,请不要说我诈,在这鱼龙混杂的社会,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即使误伤了好人,也只能道一声无奈了。

“反正这次吃饭,你得跟他把话说清楚了,至少把态度摆明了,别再成天跟他短信来短信去的。男人,特别是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爱惜自己的名誉,但是又忍不住好色,只能先一步步试探。如果在一开始你就摆明态度,他自然不会在你身上浪费时间,愿意往上贴的女孩多的是。可现在都三年了,投资了这么长时间,他估计该想着收获了。不能再犹豫了我的姐姐,总不能等人家都脱了裤子,露出真面目了你才拒绝吧,我告诉你夏雨欣,如果到那份上,这得罪可就大发了,什么叫恼羞成怒?你自己想想吧。”我噼噼啪啪打了一堆字,句句语重心长,想着给她来个醍醐灌顶。做姐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本帖最后由 潇Amy 于 2017-6-28 12:46 编辑

们就得这样,别人不敢说的狠话你得说,别人不愿意做的恶人你也要做,关键时刻两大嘴巴子也得该你打,要不怎么能让这小妮子下定决心啊。

“没你说的那么恐怖吧,但是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用跟他吃饭了,直接拒绝就是。”谢天谢地,这小妮子终于开窍了。

“你说吧,这男人多恶心,吃着碗里的还要瞅着锅里,结婚有什么好,只有那些蠢女人才争先恐后往围城里钻。”雨欣又开始她的不婚主义了。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第九章 执着的追随者






看来这丫头已经被她老妈磨圆了。记得我们住在一块的时候,偶尔她老妈也过来帮忙收拾。雨欣的妈妈退休在家,特别喜欢操心。雨欣的终身大事是她叨叨最多的话题,听得雨欣的耳朵都快起茧了。


好不容易等她老妈走了,有一次我们又聊到这个话题。“你说人为什么要结婚啊,自己赚钱自己花不是挺好吗,寂寞了就叫上朋友一块出去玩,又逍遥又快活,干嘛非要找个男的来限制自己的自由,以后还要生孩子,这辈子不就毁了吗?”雨欣很不解。“你看我妈,你说她怎么就不能有自己的生活呢,非要整天为**心,累不累啊。我可不愿意以后像她那样,一辈子被孩子拴住。”


“针不扎到肉不知道疼,你是还没到那一步。假如你不结婚,现在可能无所谓,身边大把单身的朋友,想玩找谁都行。等你三十多岁了,周围的朋友一个个都结婚了,哪天你寂寞了想找人陪,找谁都没空,要在家相夫教子呢,这时候你肯定就开始后悔不结婚了。”我说得苦口婆心。


“你说的太悲观了,反正我不结婚,等后悔时再说。”雨欣不以为然。


“可到那时候,你身边估计就没有合适的男人了,连救命稻草都没有一根,看你怎么办!”我说。


“太惨了吧,真要到那时候,我就跑到哪个尼姑庵里去,青灯古佛终了一生。”雨欣说。


“你以为尼姑那么好当啊,天天青菜豆腐的,你这肉食动物哪能受得了。”我撇撇嘴说。


“那我怎么办?要不当修女去?”雨欣还是一脸满不在乎。


我想了想,也不能一棍子把她打死,还得给她点希望。于是发挥想象力,给夏雨欣画了张香喷喷的大饼。“其实,未必会有那么惨,说不定你身边还有一个执著的追求者,为了等你还没有结婚,你就被他感动,嫁给他了。”


“啊?那我不是要和王志祥结婚了?天哪,我居然要跟王志祥结婚,太可怕了!”雨欣夸张的说,有时候她就像个孩子,尖酸刻薄只是她用来保护自己的外壳而已。王志祥是她本科同学,一直暗恋她,现在转为明恋了,可雨欣就是一直不给人机会。只有在需要帮忙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不,我们搬家的时候还是那小伙帮忙的呢。挺憨厚的一男孩,有份稳定的工作,只是在雨欣眼里,稍显窝囊了点。


“既然迟早都要和王志祥结婚,那这样好了,我让他去我家一趟,让我妈见见他,如果我妈觉得合适,我就跟他结婚。”我晕!这小妞怎么把终身大事当别人的事情一样啊!


当然,结果显而易见,雨欣没有和王志祥结婚。否则也不会到现在还和我一样,剩女一个。


说起这王志祥,倒让我想起了“苦大仇深”,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北方。有时还会在网上碰到他,工作了两年,这小子已经被锻炼得口甜如蜜,居然有了点幽默感。


“你小子行啊,现在口才不错了,还有点小幽默呢。”我开玩笑。要知道以前他可是不苟言笑的啊。


“我一直都幽默,只是你没发现而已。”这家伙给点阳光就灿烂。


“切!怎么说都行,反正已经毕业了。”


“唉!说的也是,都毕业了,再怎么优秀你也不会喜欢我了。”他打来这么一句话,似乎有些伤感。我不禁歉然,总说雨欣,我又何尝不是暧昧不明,给他希望却始终不给他答案,白白耗费了他三年的大学时光。就算他没有明说可以当作我不拒绝的理由,但扪心自问,我何尝不是怀着女孩的小虚荣,希望身边有个忠诚而又不讨人厌的追随者呢。


不知道怎么接茬,于是我换了个话题。“感情这东西没法强求,过去的事就别提了,你现在怎样,有女朋友没?”


“还没呢,成天忙的要命。”


“有机会多看看周围,说不定缘分就在你身边呢。”我在为自己的良心做补救。


“那也没你好啊!唉!再说吧。”他还不死心。


“……”我无语。


又过了大概一年的样子,有一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粟小米,我在北京呢。”他的声音透着喜悦。


“啊!”没想到他居然来北京了,怎么办?不能再给他错觉了。我狠了狠心:“真的?什么时候到的,是出差吗?”


“是啊,开个会。”他丝毫没意识到我问话的目的。


“你在北京待几天啊?我正在外地出差呢,得过几天才能回。”虽然很鄙视,我还是用了北京网友那一招。


“啊?我后天就走了,能见上你一面吗。”他的声音黯淡了下去。


“后天就走啊,怎么不多待两天呢,我至少还有三天才能回去呢。”我硬着头皮继续撒谎,幸好手机是没有区号的。


他似乎很失望。“哦,那你忙吧,工作要紧,咱们有机会再聚。”


挂了电话,我心里一阵难受,凭心而论,我的追求者中,能有如此韧性的只有他一个,可能他是真的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他,又何必要继续耽误他呢。“苦大仇深”,你就原谅我吧。


后来“苦大仇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可能彻底死心了,内疚之余,我也稍稍宽了心。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的安排,早在年三十就换上了红色内衣,系上了红腰带,辟邪是辟邪,心里却并不信邪,一心盼望着能在这一年,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结果,网恋,相亲,相亲,网恋,我的要强个性让很多男生望而却步,一次又一次失败,让我对自己渐渐有些不自信,对于2004年要找到完美爱情的愿望,我也开始有些急功近利,于是开始放低标准,和只聊过三四次的网友见面,对身边的追求者我也开始若有若无地给着机会。可一到人家正式提出恋爱要求,我又开始犹豫了。毕竟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谈恋爱,我还真的做不来。2004年,我的确有一个恋爱的良好愿望,但是愿望就是愿望,不能成为一个任务,这样的爱情不是我所追求的,否则我粟小米也不会等到现在还孑然一身。


就这样,当24岁生日过去,找到男朋友的愿望却并没有实现。但是,经过这混沌的一年,我反而平静了下来,对于爱情,依然抱着两情相悦的态度,等待缘分的到来,不再去刻意追求。四年一晃而过,转眼我都28岁了。想到这里,不由叹了口气。




第二卷 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粟小米!”突然,半响没有说话的吴宇飞猛地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转身,正对着他。“你喜欢我,对不对!”



(作者的话:可能有读者注意到,第一卷结束于第10章,第二卷却开始于第18章,其实,只是由于第二卷之后,用的恢复,第一卷是重新发表,所以在章节设置上有点出入,中间内容没有缺少,请放心阅读。谢谢支持。)

第十八章 






临近五月份,我们开始忙了起来。小莫请了婚假,办公室突然少了一个人,每个人的工作更加忙碌了。一天,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准备第二天出差。


其实很不喜欢出差,我是一个恋家的人,出门在外,即使住在五星级酒店,我也觉得不如自己那个小窝舒服。可是,就你是老记者,就你是单身,不派你出差派谁啊?好在只是去开个会,没两天,就当旅游了。


订好机票,晚上回到家,收拾完行李,我又打开了电脑。**里面一个图标在不停闪烁,点开一看,居然是吴宇飞。“我回国了,这段时间都在武汉待着,明天晚上的火车到北京,有时间见个面吧。”


我和吴宇飞的重遇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大学毕业后,高中同学聚了一次会,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号,后来有人把通讯录整理出来发到了校友录上。


两年前,一个交友请求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同学,还记得我吗,我是吴宇飞。”


怎么会不记得呢,我人生当中的初恋啊。如果不是造化弄人,也许我们能发展一段甜蜜的恋情。他居然会加我,看来我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重啊,心里泛起一丝涟漪,于是接受请求并加为好友。


“嗨,你怎么知道我**号的?”我问。


“校友录里有你的联系方式,怎么样,现在过得好吗?”


“还行,我在北京,研究生刚毕业,现在在一家报社当记者。你呢,好久都没联系了,也没有你的消息。”



“我本科毕业后在家待业了一年,想继续读研究生,家里决定让我出国见识见识。”他说。


我心里一惊,刚燃起的小火花啪的一下又熄灭了。“哦,那恭喜你了,准备去哪个国家?”


“去法国,打算学建筑。”


不知道是不是从武汉去法国留学比较容易,似乎很多武汉人出国都会选择那个浪漫的国度。心里一阵酸楚,我和他,终究是没有缘分的。这样想着,打出来的话却是:“那很好啊,将来一定很有前途。”


“我现在正在北京学习法语,快结束了,过几天就得回武汉准备出国的事情。你在哪里,咱们见一面吧。”他说。


他要出国,以后可能没有机会再见面了。想到这里,心里一阵发紧。“好的,我一般中午和晚上都有空,你定时间吧。”


“那就周六中午12点,在王府井见面。”


“好。”


周六终于来到了,出门前,我精心打扮了一下。十年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16岁的小姑娘了。容貌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气质却成熟了很多,已然是个轻熟女了。


见面地点在东方新天地地下一层一个装潢精美的饭馆,很是幽静。他还是老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倒是看到我,他愣了一下。


“你一点都没变,和高中时一模一样。”他说。


“别夸我了,都年纪一大把,老女人了。”我谦虚道。


“哟,几年不见,居然学会谦虚了,我还以为你会说‘你才知道’呢。”他笑道。


我笑了笑,“你才知道”是我高中时著名的口头禅,那时候年少轻狂,每次被人夸奖,肯定会来这句,一时成了粟小米的经典语录,引来无数人纷纷效仿,那时候不流行粉丝,否则估计“米粉”就成吨了。社会果然是个大熔炉,什么时候,我们竟变得如此虚伪。


坐下,点菜,开始交谈。话题依然离不开高中时期,冬儿、班主任、他的朋友,我的朋友,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太多可以聊的了。于是我话题一转,扯到他出国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留学的事情上来,免不了又是一番对毕业之后前途的预测。


“你去法国,那你女朋友怎么办?”心念一动,忍不住问了这句最想问的话。


“女朋友?还没影呢。”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似乎要看透我问这句话的意思。


我松了一口气,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得了吧,吴宇飞同学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呢?”我半开玩笑,掩饰着被看穿内心的慌乱。


“呵呵,原来粟小米同学对在下印象不错啊。”他揶揄道。


我嗖的一下脸红了,嘴里却不甘示弱:“那是,想当年某人可是让众多女生为之倾倒呢。”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那,包括你吗?”他迎上我的眼,目光灼灼。


“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真计较!”躲避着他的眼神,我嗔怪道。


半响无语。这时,菜端了上来,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趁热吃吧。”我打破了沉默,招呼道。这顿饭事先说好我请客,怎么也要尽尽地主之谊,也算给他践行了。


“嗯。”他拿起了筷子。


吃饭之余,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气氛却尴尬了很多。饭后,我们逛了逛王府井步行街,一路无语,就这样,慢慢逛到了王府井大教堂。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教堂,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庄严而慈祥,到了这样一个雕像面前,人自然就会肃穆起来。“好美啊!”我不由惊叹道,“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来教堂呢,原来这么美啊!”


“是啊,教堂是欧洲建筑的精髓所在,基本上分为四种建筑风格,有罗马风格、哥特风格、巴洛克风格和现代主义教堂……”谈到自己的专业领域,吴宇飞开始滔滔不绝。


我默默听着,心里有些伤感,上帝啊,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捉弄人呢?既然要让他走,为什么又要让他和我重遇?


“粟小米?”吴宇飞轻轻喊了我一下,“是不是我说的话题太枯燥了,不好意思啊。”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我抱歉地笑笑,“没有,你讲的挺有意思,到了法国,你还能看到巴黎圣母院呢,不知道那里会不会真的住着一个叫卡西莫多的痴情敲钟人。真羡慕埃斯梅拉达,能被人这么爱着。”


“其实,也有一个人这么爱着你,很多年了。”吴宇飞望着我,炽热的眼神让我不敢对视。我低头看着脚尖,沉默不语,脸红到了耳根。


突然,吴宇飞猛地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转身,正对着他。“你喜欢我,对不对!”




第十九章 桃花依旧笑春风






坐下,点菜,开始交谈。话题依然离不开高中时期,冬儿、班主任、他的朋友,我的朋友,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太多可以聊的了。于是我话题一转,扯到他出国留学的事情上来,免不了又是一番对毕业之后前途的预测。


“你去法国,那你女朋友怎么办?”心念一动,忍不住问了这句最想问的话。


“女朋友?还没影呢。”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我,似乎要看透我问这句话的意思。


我松了一口气,却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了。“得了吧,吴宇飞同学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呢?”我半开玩笑,掩饰着被看穿内心的慌乱。


“呵呵,原来粟小米同学对在下印象不错啊。”他揶揄道。


我嗖的一下脸红了,嘴里却不甘示弱:“那是,想当年某人可是让众多女生为之倾倒呢。”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那,包括你吗?”他迎上我的眼,目光灼灼。


“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还真计较!”躲避着他的眼神,我嗔怪道。


半响无语。这时,菜端了上来,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趁热吃吧。”我打破了沉默,招呼道。这顿饭事先说好我请客,怎么也要尽尽地主之谊,也算给他践行了。


“嗯。”他拿起了筷子。


吃饭之余,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气氛却尴尬了很多。饭后,我们逛了逛王府井步行街,一路无语,就这样,慢慢逛到了王府井大教堂。


这是我第一次进入教堂,圣母玛利亚的雕像庄严而慈祥,到了这样一个雕像面前,人自然就会肃穆起来。“好美啊!”我不由惊叹道,“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来教堂呢,原来这么美啊!”


“是啊,教堂是欧洲建筑的精髓所在,基本上分为四种建筑风格,有罗马风格、哥特风格、巴洛克风格和现代主义教堂……”谈到自己的专业领域,吴宇飞开始滔滔不绝。


我默默听着,心里有些伤感,上帝啊,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捉弄人呢?既然要让他走,为什么又要让他和我重遇?


“粟小米?”吴宇飞轻轻喊了我一下,“是不是我说的话题太枯燥了,不好意思啊。”


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我抱歉地笑笑,“没有,你讲的挺有意思,到了法国,你还能看到巴黎圣母院呢,不知道那里会不会真的住着一个叫卡西莫多的敲钟人。真羡慕埃斯梅拉达,能被人这么爱着。”


“其实,也有一个人这么爱着你,很多年了。”吴宇飞望着我,炽热的眼神让我不敢对视。我低头看着脚尖,沉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默不语,脸红到了耳根。


突然,吴宇飞猛地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转身,正对着他。“你喜欢我,对不对!”


诧异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大反应,良久,才嗫嚅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能说我们两个没有缘分。”


“没缘分?粟小米,你就这样看待这段感情?”他的手越抓越紧,我挣扎着,试图把胳膊抽出来。


“你先放开我行不行?”我有点怒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放开了我的手,叹息了一声。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喜欢你,从你跟我吵架开始。当你恨恨地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不让泪水流下来,从那一刻起,我就对你动心了。”他幽幽地说。“没想到军训后,我们的座位居然被安排在一块,我都快高兴坏了,可你却总是对我爱理不理的。好不容易,你对我有些好脸色了,我向你暗示我喜欢你,你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以为你不喜欢我,谁知道后来你又主动申请和我搭档主持班会,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我……”


“粟小米你知道吗?文理科分班,我估计你会报文科,我就也报了文科,希望还能跟你一个班,谁知道你居然报的是理科。我后来改回理科了,你居然又改成文科了。那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两个为什么非要互相猜测呢,其实只要有一次开诚布公的沟通,也许就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了。”


“所以我说我们没缘分啊。”我小声说。


“那次我摔伤了,当时很多人都围了上来,好多人都和我不熟,他们却很关切地帮我找老师,找担架,送我去医院,可是你呢,你跑哪里去了?你知道那时我多么失望吗?”


“我……”原来,这段缘分是我自己毁掉的,是我那该死的矜持毁掉的。




第二十章 这村,那店?






“我本来对你已经心灰意冷,谁知道你居然又给我打电话,让我又有了希望。可我爸妈说咱们那个新学校升学率没有保证,非要让我转学,我想告诉你,却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到开学那天,我等了你很久,你却一直都没有来。后来,你再也没有跟我联系过。”吴宇飞叹了口气。“我一直以为你看不上我,因为在很多人眼里你是那样高傲。可是今天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喜欢我,你那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哪怕给我一个眼神也好啊。”他眼睛红红的。


“那时候太小,还不懂感情呢。”我笑笑,尽量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却避开了他的眼睛。他要去法国了,两人可能以后都没有见面的机会了,既然这样,又何必给他希望呢。


“粟小米!”他不认识似的看着我,“没想到你居然说这种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的,我要去法国了,没有资格要求你什么,但你不能否定这段感情!”


“算了,不谈这个了,都过去了。”我笑笑,扭过了头。


吴宇飞神色黯然,结束了这个话题。


吴宇飞回去之后,很久都没和我联系,而我经过一段短暂的心理斗争之后,也慢慢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之中。


半个月后,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粟小米,我明天早上到北京,后天的飞机去巴黎,明晚有空吗,想请你吃顿饭。”


“哦,时间会不会太紧张了?”我说。


“不紧张,后天中午的飞机呢,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5点,你们报社门口见。”


“好吧。”


第二天下班后,同事们一个个走了。文彦看见我不仅没有走的意思,反而补起妆来,不由暧昧一笑:“还不走?看样子佳人有约啊。”


被说中心思,脸不由一红,嘴角却挂着抑制不住的微笑:“是啊是啊,见我的初恋。”


“不会吧,初恋都还有联系?”文彦一脸惊讶,八卦劲上来,准备走的人,把包往我桌上一放,一屁股坐到了我的桌上。


“是啊,他要出国了,从北京走,给他践行。”我淡淡地说,心里又一阵酸楚。


“怕什么,说不定还能发展一段异国情缘呢。”文彦笑得很邪,这丫头结婚后怎么越来越小了,怎么看都像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个处于蜜运中的女人应该就是这样吧。


“你以为谁都像你文大小姐那么幸运啊,异国情缘,得要碰上你们家老许那样的痴情种才行。”我笑,嘴里却酸溜溜的。


“你呀,要对自己自信点,咱们粟大小姐可是个大美人呢,还怕没有痴情种送上门来?我跟你说,把握住今晚,说不定就是你的缘分呢。千万别端着架子,我可跟你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这可是我的经验之谈哪。”文彦嬉皮笑脸地说。


没等她继续叨叨她的经验之谈,我就打断了她:“你怎么还不走,你们家老许在网上估计都快望穿秋水了。”


“哎呀,差点忘了,都快五点了,走了,拜拜。”她风风火火地拿起包就往外冲,临走又回过头来了句:“记住啊,千万别端着,要把握好缘分!”


“行了,别啰嗦了,快走吧。”我故意板着脸,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文彦吐吐舌头,一溜烟走了。


这丫头,永远都是这样,我笑着摇摇头,继续补妆,直到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镜子里那个因为上了一天班一脸疲态的粟小米重新焕发出光彩,这才满意地笑了。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本帖最后由 潇Amy 于 2017-6-28 12:46 编辑

第二十一章 等我两年,好吗

收拾好包,关好电脑,又检查了一遍钥匙,这才放心。一个人住最害怕的就是忘带钥匙,我曾经有一回把钥匙落在了办公室,走到一半想起来,幸好办公室还有人,否则就得撬锁了。从那以后,我每天下班前都习惯性地检查一下钥匙是否在包里,而且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在钱包里面放了一把备用钥匙。

热闹宽敞的办公室只剩我一个人了,寂静得有些让人害怕。我看了看手机,提着包下了楼——待在热闹的马路边也好过待在这空旷的办公室里,那种孤独感实在令人难以忍受。

正好是下班高峰,北京城又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一排排亮着红色尾灯的车正无可奈何地趴在地上。正在看着出神,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的面前。“粟小米!”吴宇飞从车里探出头来。

我们去了报社附近一家湘菜馆。饭店的大堂里很热闹,吴宇飞给我点了一杯果汁,自己则点了瓶啤酒。没见过他喝酒,也不知道他酒量如何,但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阻止,只能由着他了。

面对诱人的菜肴,两个人却都没什么胃口,各怀心思。饭后他提出送我回家,想想也就同意了。我的小窝离报社很近,走路二十分钟就能到。两人并肩走在路上,一路无语,直到走进小区。快到楼下了,我扭头看了看他:“要不要上去坐坐?”

吴宇飞望着我,欲言又止,我装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突然他一把拽住了我:“粟小米,我知道这样很不负责任,但是我们已经错过了十年,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你能不能…..等我两年好吗?”

“呃?”我愕然,抬眼望着他,他的眼里充满了期待。真的不忍心拒绝,可我已经不再是几年前那个为了爱可以奋不顾身的小姑娘了,岁月让我在感情面前多了一份理智。

想了想,我轻声说:“吴宇飞,谢谢你说这些话,如果是在5年前,甚至是3年前,可能我听到这些话都会很感动,毫不犹豫地答应你。可是现在,就像你说的,我们已经错过了十年,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现在的我变成什么样,你也许根本就不了解,同样,我也不了解你。”

“再怎么变,一个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很多恋人不都是从陌生人开始的吗,不了解就慢慢了解,何况我们不是陌生人,我们曾经爱过!”吴宇飞急切地说。

“了解?有机会吗?你明天就去另一个国家了,两年后还会不会回来都很难说,你让我怎么了解你,你又怎么了解我?吴宇飞,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女孩子,我26了,不年轻了。”我越说越激动,声音也哽咽起来。

“你对我难道这点信心都没有吗?这十年,我一直都没有谈过恋爱,好不容易有了你的消息,以为能重新拾起这段感情,原来还是我一厢情愿!既然这样,就当我没说过,祝你早日找到另一半,保重!”他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离去,两行冰凉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一阵风吹来,带泪的脸生疼生疼的。

第二十二章 两年的约定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楼的,洗完澡,爬上床,拿着手机想给吴宇飞打电话,找到了号码,却迟迟没有按下接听键。定了定神,我给雨欣打了个电话。

听着我的讲述,雨欣嗤之以鼻:“别傻了,两年之后什么样谁能说的清楚。别说你们还没谈过恋爱,就是有些人,谈了几年恋爱,还不是经不起时间和距离的考验吗?你可千万别犯傻,把自己套进去了。”我知道她说的是羊爸爸,想到了这个前车之鉴,我不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放下电话,躺在床上,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浮现出十年前的画面。

“你还知道对不起啊,好意思吗你?”

“没什么,我只是想试试你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已。”

“没关系,只要是你问的问题我都不会烦。”……

想着想着心乱如麻,不由坐了起来。他怪我对他没有信心,可这是两年啊,这个承诺实在太重,我已经耗费不起了。

承诺?突然想起高中时期的一段往事。

我们的数学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上课就激情万丈,喜欢和学生互动,就像演唱会上的歌星一样,要大家给出热烈的反应,吴宇飞每次都是最积极的一个。终于有一天,冬儿忍不住了,在数学课之前向他提出了要求:“你每次吵得我头都大了,下节课你能不能安静点啊。”

这要求其实有些过分,不过冬儿一向都是这样古灵精怪的,早就见怪不怪了。那时我和吴宇飞还是仇人呢,听了这话忍不住回头,想看看这家伙会怎么回答,谁知道他一口就答应了。

数学课上到一半,我几乎将这件事情给忘了,突然冬儿悄悄问我:“小米,你有没有觉得今天有些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了?”我莫名其妙。

“我也说不好,反正有点不对劲。”她那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可爱极了。

我笑了笑,继续听课。突然冬儿拍拍我,狡黠地笑笑。“我知道为什么了,后面那位今天很安静啊!”

正在这时,数学老师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