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07 | 浏览:5143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十三行风水师:破煞局:穿梭十三行,揪出幕后黑手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747 
财富
263331  
积分
163497  
在线时间
5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8-14 
本帖最后由 路飞路飞路飞 于 2017-3-21 22:53 编辑

第六卷 白骑士之奇图再现

这是《十三行风水师》三部曲中的第二部《白骑士》,剧情紧接着上一部的《破煞局》展开,主要讲述伍家在商海浮沉时出现的神秘白衣骑士。

  伍氏家族在寻得了先祖留下的伍家宝藏后,被神秘组织追杀,要求他们交出一份绝密的风水秘局图纸。这份图纸究竟蕴含什么样的玄机,竟然引得众多的组织和财团纷纷出手,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夺它呢?

第1章 神秘后人

一个月后,在伍氏公司的支持下,“达通四海”的办公室终于搬到了珠江新城,而且还跟伍氏同一幢写字楼,进驻了天名广场。

更巧合的是,我们竟然鬼使神差地租到了当时鸿昌地产所在那间办公室。

我坐在总裁办公室里,透过落地的透明玻璃幕墙,俯视着眼前川流不息的珠江河,心里不断地感慨。

这里的风水真好,尤其旺财。真搞不懂那时朱氏父子怎么就将公司败掉的,而且朱剑还丢了性命。

算他们倒霉,遇到了李震这样的阴险小人。更要命的是,他身后还有一个风水高手坐阵。被这样一对狼狈为奸的人看中,不出事才怪呢。

正在我想得入神时,“咯咯咯”,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我转过大班椅,向着门口叫道。

“你好,杨总。”

房门轻轻地推开,进来一个身材娇俏的年轻女郎。

只见她身穿黑色职业套装,头上盘着发髻,显得端庄大方。她椭圆形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透出一股自信和从容。

“小琼,有什么事吗?”我笑道。

“杨总,外面有一个人想要找你。“小琼毕恭毕敬地说道。

她现在已经升为我们公司的行政人事总监,但做事依然亲力亲为。

小琼一听到对方是跟十三行有关,知道是有来历,便亲自来告知我了。

“哦,是什么人啊?“

“他说是跟十三行有关的。“

听小琼这么一说,我不禁愕然了一下。哦,究竟是这人跟十三行什么关系呢,竟然找上门来。

“那马上叫他进来。“我连忙说道。

过了一会,小琼进来了。她身后跟着一个年约三十岁的青年人,身材瘦长,尖嘴猴腮,眼睛里透着精光。

“你好,请坐。”

我站了起来,作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来人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好的,谢谢杨总。”瘦猴子很小心地坐下,满面堆笑地看着我。

“请问先生贵姓啊,听说你跟十三行有关,我想问一下是什么关系。”我笑道。

“你好,我姓梁。”瘦猴一边答应着,一边从身上陶出一件用棉布包裹的小物品。他很小心地打开包装,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件八角形的小瓶子,通体剔透,上面刻画着十分精美的图案。

这时,小琼奉上香茶。她瞄了一眼茶几上的物品,眼睛亮了一下。

“啊,鼻烟壶!”她轻轻地哼了一句。

“哦,小琼,你也认识此物?”我向瘦猴作了一个请喝茶的动作,然后笑着问小琼道。

“嗯,这种鼻烟壶我家里也有。家传的,传统的西关人家一般都会保存着祖上流传下来的艺术品。”她说道。

“呵呵,看来这位女士的祖上非富即贵啊。鼻烟壶在以前,一般是有钱人的玩艺儿。”瘦狗恭维道。

“呵呵中,哪里是啊。我们只不过是普通人家罢了,你们慢用,我先出去了。”说完,小琼将茶壶放下,便出去了。

我拿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心想这人究竟跟十三行有什么关系。拿一个鼻烟壶出来干什么呢,真的要好好问一下。

“杨总,其实这个鼻烟壶是十三行时代的一套珍品中的其中一件。”瘦猴笑嘻嘻地说道。

“哦,是什么珍品呢?”

“十三太保鼻烟壶。”

“恐怕,现在一套这样的鼻烟壶值不少钱吧?”

我对鼻烟壶没研究,只能通过它们的价钱来判断其珍贵程度。

瘦猴一手拿起那只鼻烟壶,同时伸出另外一只手掌,在我面前晃了晃。

“五十万?”

“后面加一个零吧。”他得意地笑了笑,然后狠狠地喝了一口水。

“哇,这么贵啊。那,你跟十三行有什么关系?”我皱了一下眉头。

这家伙绕了半天,还没告诉我他跟十三行的关系,该不会是来兜售他的鼻烟壶吧。

“我的祖上是梁经国,十三行天宝行的行商。”他一边把玩着那只鼻烟壶,一边向我吟吟笑道。

天宝行?

我记得这是十三行的商号之一,其老板叫梁经国。这个梁经国跟潘家、伍家一样,也是白手起家的。他19岁加入冯氏洋行做帮工,由于他头脑灵活,做人诚信,因而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冯氏洋行十分欣赏他,资助他出任天宝行的行商,一举成功。后来,他和儿子梁伦枢都成为广州行商的巨擘。

想不到面前的这个瘦猴竟然是天宝行的后人,我不禁喜出望外。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寻十三行的后人?”我又好奇地问道。

按理说,这事只在我所认识的几家十三行后裔之间流传,外人应该不会知道,他又是怎样知晓这一消息的呢?

“呵呵,你忘了那个胖子向伍千金示爱的闹剧了吗?”他的嘴角浮起一个戏谑的笑意,提醒我道。

“哦,这又怎样,有关系吗?”我反问道。

我记起周通为了帮伍爽解围,而用求爱不成转而报复的借口,冒领了伍氏地产工地事故的罪名。幸亏有黄波帮他压了下来,否则现在他监都有得坐。

“嘻嘻,关系不大。”他狡黠地一笑,然后悠悠地说道:“只不过我由此知道了原来伍家是十三行的后裔,跟我家的情况是一样的。所以,我特地过来找你,算是攀攀关系。”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明白了七八成。

这家伙说是攀关系,其实还不是为了钱。想必他借着十三行后裔这个名头,找我拉拉业务,赚个小钱之类的。

“那你说自己是十三行梁家的后人,有证据吗?”我问道。

“有,没证据的话,我哪里敢上来啊。”说着,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对我说道:

“你看一下这张照片,认识这个人不?”

他指着照片中的一位老者,向我问道。

我接过照片,仔细地观看了一下。那是一位瘦削的老人,年纪大约六七十岁,面容矍瘦,散发着一股学者的气质。在他旁边,站着一个瘦瘦的年轻人,正是眼前的这人。

翻开照片,只见后面写着一排小字:祖父梁嘉彬与梁思明合照。

梁嘉彬?

这个名字好眼熟,似乎在哪里看见过。

我仔细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来了。

莫非,这个梁嘉彬就是《广东十三行考》的作者?

联想到刚才这个叫梁思明的人说是十三行的后裔,我愈发肯定此梁嘉彬就是彼梁嘉彬。因为梁嘉彬本身就是梁经国的后人,因著《广东十三行考》而为世人所知。而照片中的这个老者,是梁思明的祖父,自然也就是梁经国的后人了。

“你祖父是《广东十三行考》的作者吧。”我对瘦猴笑道。

“呵呵,没错,这点真难不倒你。”梁思明笑道。

“《广东十三行考》名闻天下,无论谁想了解和研究十三行,这本书是必读的权威之作。”我敬佩地说道。

“嗯,没错。我祖父就是《广东十三行考》的作者。”他点了点头,眼里闪烁着自豪的光芒。

“那你,想跟我怎样合作?”既然确定了身份,我就没必要跟他兜圈子,一针见血地问道。

“好,果然爽快。”梁思明拍了一下手掌,直接地说道:“我这次来,就是想你谈一下合作的。”

说着,他拿出一沓材料,逐一展示在我面前。这些都是一些绿化园林方面的资质证明,而且等级还不低,达到园林绿化一级企业的标准,也就是最高的级别。

“这些是我公司的资质文件,都很齐备。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跟贵公司合作。贵公司获得了伍氏地产的装修业务,我们想承包了你们在园林绿化方向的业务。”梁思明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有备而来的。对我的情况了解得如此精确,看来真的是下了一番功夫。

“嗯,我看行。或者,你先列出一个大家合作的方案给我,到时再商量如何?”既然他是十三行的后人,我也不好拒绝,便叫他先搞个方案给我,弄清大家的诉求和收益再说。

“方案我已列好,请过目。”梁思明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件文件,递到我手中。

我连忙接过文件,心想这家伙真是仔细,连方案都准备好了。这样的话,我也不好推却了。

打开文件,重点找到了方案中的权利和义务,觉得写得还算公道。如果用成本核算的话,我觉得和他的公司合作,不但会大幅降低成本,而且做出来的方案比原来的好很多,会增加我们产品的美誉度。

看到这里,我点头说道:“嗯,不错。这样吧,这份方案我先留着,等公司的合伙人回来我们再仔细地研究一下,看他对这份方案的意见如何。”

虽说公司是我处于主导地位,便毕竟周通也是老板之一,不能不征求他的意见。

“好的,那就麻烦杨总您啦。如果没其它事,我就先告辞了。”说罢,梁思明向我点头鞠躬,离开了。

我看着眼前的合作方案,感觉写得相当不错。周通这小子向来唯我马首是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747 
财富
263331  
积分
163497  
在线时间
5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8-14 
本帖最后由 路飞路飞路飞 于 2017-3-21 22:53 编辑

第2章 上市遇阻

晚上,周通回来后,我把这事跟他说了。

他听了后,又仔细地看了一下合作方案,感到很满意。

“这简直是一个双赢的合作,他既拿到了业务,我们又减轻了负担,而且钱也没少赚。达哥,一于就这么定了吧。”周通浏览了一遍方案,觉得很满意。

“但是,你不觉得这个人很神秘吗?无缘无故地出现,说是十三行的后人。他怎么知道我们跟十三行有关啊?” 我心中突然浮出一丝不安,隐隐觉得事情也太巧合了。

“既然人家是十三行的后人,当然会重点关注十三行的事了。可能他知道了我们跟十三行的关系,才过来找我们的。”周通分析道。

“嗯,你这样说也说得过去。”我点了点头,但始终觉得有点不踏实。

“放心吧,达哥。现在我们公司正缺少园林类的专业人才,他过来正是时候。没事的,你就别多想了。”周通拍了拍我的肩膀,宽慰道。

“好的,既然你没问题,我也没什么其它的了。明天就吩咐小琼找他过来,把合同签了吧。”我点了点头,对这个合作也作了表态。

事实证明,周通的说法是对的。

我们与梁思明的合作很成功!

他们的团队在园林设计方面很是专业,深谙华南地区的园林设计精粹,简约而大气,做出的作品很受客户的欢迎。

有时,我不得不感叹,他们梁家的确是做学问的料。做一行专一行,都取得了让人感叹的成绩。

西山集团仿佛从世上消失了一般,我们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他们的消息。即使他们的合作伙伴,福进地产,也低调了很多,极少在媒体上看到他们的相关新闻。

但我告诉自己,切不能对这个集团掉以轻心。虽然我们重伤了胡须黎,破解了他精心布置的风水大杀局,但这对西山集团来说,元气并没有从根本上受伤。

目前他们毫无动静,估计是蛰伏地下,休养生息,待恢复元气后,肯定会卷土重来。那时,我们的麻烦便会接踵而来了。

之前一直躲避李震的方超父子,看到福进地产的人都消失不见之后,也终于松了口气。

他们开始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不再过那种躲躲藏藏的非人日子了。

伍氏地产,在破解了凤凰山的风水煞局之后,则开始时来运转,风生水起。为了做好上市的前期筹备,他们需要加大推盘的力度,以便账面做得更好看。

为此,伍氏地产不惜一掷亿金,买了市郊几块地,计划发展高端别墅区。

由于“面粉”太贵,由伍氏这位地产厨师制作的“面包”也水涨船高,在这几块地建成的房子一平方要卖到几万块。一幢别墅少则数百万,多则上千万,实在让普通市民高呼天价。

但存在就是合理,即使售价高达上千万,管理费十多元一平方的别墅,前来看楼的也大有人在。让我们不得不惊叹现在国人的消费能力!

当然,价钱如此金贵的房子,奢华的装修是必不可少的。这就对承包了伍氏楼盘装修工程的达通四海,提出了一个严峻的挑战。

毕竟我们之前从事的装饰工程,主要是一些大众价位的商品房。现在一下子要提升到奢华的品位,让我们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

事前,伍爽也试探性地咨询过我的意见,问我们是否有信心应付得来。

我毫不犹豫便答应了下来,毕竟这是利润极其丰厚的业务。公司没经验,就招兵买马呗。房地产行业这么兴旺,有相关行业经验的人多了去了,这个不成问题。

即使自己真的应付不来,还可以和其它有实力的公司合作,只不过自己赚少一些罢了。解决问题的方法多的是,关键是自己要牢牢把握房子装修的控制权。否则,其它一切都无从谈起。

房子的装璜问题解决了,而园林设计方面,就得依靠梁思明了。

得益于他们公司强大的园林设计能力,这一批别墅的园林设计也相当精美。很多潜在的买家,第一眼看到小区的园林时,便被其幽深的境界、漂亮的花木、别致的搭配给吸引了。

我们和梁思明的合作可谓相得益彰,各取所需,可以说是对双方都十分满意。

一切的进展都如梦幻般顺利,我们几个好朋友也经常得以有机会经常去吃喝玩乐,享受人生。

在一天傍晚,在天河太古汇广场的一间别致的西餐厅中,有两对青年男女正坐聚一起,畅叙情谊。

“芸姐,不见一段时间,又漂亮了。”口甜舌滑的伍爽对潘芸一番称赞,听得潘芸心花怒放。

“伍爽,瞧你说的。哪里及得上你啊,人好看,又事业有成。怎么样,拍拖了吧。”潘芸抿了一口杯中清澈碧澄的饮料,看着伍爽,笑靥如花。

对于这个妹妹,她一直是很关心的。但最近工作繁忙,她没时间去了解其感情发展,现在正好有机会问一问。

“没呢,最近那么忙,哪有机会拍拖啊。”伍爽直接否认道。

“没拍拖,那不代表没人追吧。”我笑道。

“就是没人追,吃饭都要自己买单呢。”伍爽看着我,叹气道。

“我不信,现在伍**就是女人中的钻石王老五,我就想追她呢。”蔡宇杰望着伍爽,含情脉脉地笑道。

“是吗,有这样的事?”我笑着看了伍爽一眼,只看她一脸娇羞,眼睛里却又散发着得意的光彩。

“嗯。”蔡宇杰点了点头,看着对面羞得咬紧嘴唇的伍爽,嘴角挑起了一丝笑意:

“伍**系名门望族,出身高贵。而且又长得漂亮,真是让人倾心不已啊。”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他虽然长着一副华人面孔,但在外国出生长大,性格比较直来直去,不像中国人那样喜欢兜圈子,绕来绕去的。

“不不不,我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比我条件好的人多了去了,我跟芸姐比就像小巫见大巫。达哥,你说是不是啊?”伍爽被大家议论了一番,显得很窘迫,连忙脸转向我转移话题。

同时,眼睛狠狠地向我眨了几下,示意我帮她解围。

我连忙醒悟,大声说道:“嘻嘻,跟我的芸姐比,你这个伍爽就是不自量力,自讨无趣。芸姐国色天香,跟你站在一起就是白天鹅跟丑小鸭一样。”

伍爽听我这么一说,脸拉得像炭一样黑:“杨达,够啦!你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扔下去,摔成一坨屎。”

我看玩笑开得差不多了,便连连笑着摆手道:“不敢不敢,我们的伍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反胜我杨达几条街。”

“我去,才不跟你比呢。你站在我旁边,就是一堆牛粪放在一朵鲜花上一样。”伍爽噘着小嘴,一脸的不屑。

“是啊,有我这坨牛粪才能凸显出你的漂亮嘛。”

笑过一轮之后,我想起了正事,便转向蔡宇杰道:

“哦,对了,菜头,伍氏地产上市的事搞得怎样了?应该快了吧。”

我觉得上市这事已是板上钉钉,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之前的进展还是很顺利的。满以为会得到蔡宇杰肯定的答复,但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十分意外:

“嗯,这件事现在有点复杂。”

我一听,大吃一惊:“什么?事情变复杂?是不是遇到什么阻滞啦?”

蔡宇杰点了点头,眼光转向伍爽。

这时,我留意他的眼眶深陷,眼袋浮肿,上面绕着一圈浅蓝青色。看到这种症状,我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祥之兆。

在医学中,这代表着事主身体有恙,一般是患有神经衰弱,或者内脏疾病,尤其是慢性胃肠疾病。

在面相中,眼袋在相学中称为“卧蚕位”亦是“子女宫”所在。如果眼袋显泛黑,意味着事主遇事不顺,人际关系处于不正常状态,甚至会出现口舌、官非等情况。

结合蔡宇杰的这种面相,我预测伍氏地产的上市遇到问题了,而且困难还不少。

“伍**,我要向你汇报一下。”

蔡宇杰转向伍爽,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伍氏公司按照目前的情况,是不能上市的。香港主板上市的其中一个要求,是过去三个财政年度至少5000万港元利润。但是,伍氏没有达到这个要求。”

说完,他面露难色,眉头皱了起来,似乎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沟壑。

伍爽听了,不禁奇怪道:“我看你之前信心很足的,而且伍氏地产最近的发展势头很好,盈利何止五千万啊。为什么不能上市呢?”

以蔡宇杰的能力,对于香港上市的规则早已烂熟于心,应该一早就会发现这个问题。但直到现在才出现阻滞,估计是情况出现了变化。

“对的,问题就出在这里。最近伍氏的盈利势头的确不错,估计今年会超过1个亿的利润。不过,这只是今年的事,去年和前年公司都是亏损的。”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747 
财富
263331  
积分
163497  
在线时间
5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8-14 
本帖最后由 路飞路飞路飞 于 2017-3-21 22:52 编辑

第3章 借壳上市

蔡宇杰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似乎眼前的窘境让他出了一额汗。

“香港股市要求,最近一年的盈利不少于二千万,之前两年的不少于三千万。”他接着解释,道出其中的关键所在。

听他这么一说,我便明白了。肯定是伍氏地产前两年的盈利不符合规定,所以不能如期上市了。

“呵呵,现在不能上市就是推迟呗,反正按现在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公司迟早都能达到要求的。”我安慰道。

潘芸也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

“巴达,你就有所不知了。市场如战场,越快上市,我们就拥有越多的弹药,就能用越猛烈的火力将对手打败。”蔡宇杰说着,眼睛里突然闪过一丝凶狠的光芒。

“菜头,你明明知道公司的状况是不能上市的,但为何还坚持要上呢?这不是在耍我们吗!”在一边的伍爽反诘道,她似乎对公司不能上市之事感到不满。

之前这家伙拍胸口保证可以上市,但现在又上不了,实在是不靠谱。

“唉,之前香港联交所对上市的审查没那么严格的,我以为可以通过做帐的方式来蒙混过关。但是最近的审查突然严了许多,一旦发现造假的话就打入黑名单,以后都没机会上市了。”蔡宇杰无奈地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我全部明白了。

看来在金融界,造假帐是多么平常的一件事啊。不过,可能在我们眼中是做假帐,但在蔡宇杰这些专业人士眼中,只不过是一些数字的转移,借方和贷方的技术性转移而已。

他们觉得自己并没有弄虚作假,只是将一件事情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而已。而这种表达方式,充满了技术含量。

凭借这种技术性的工作,他们能帮助企业成功上市,充分利用资本杠杆将它们的市值放大成百上千倍。而他们,也获得了天文数字般的佣金。

“呵呵,伍**,你也不必感到失望。”蔡宇杰微笑着看着伍爽,嘴角掠过一丝坚定的微笑:

“我并不是浪得虚名的。除了直接上市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以使伍氏地产登陆香港联交所。”

“什么办法?”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眼前这位俊朗的英籍华人身上,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买壳上市!”

“买壳?”

大家明显对于股市的规则不熟悉,不知这个专业术语具体有何含义。

“没错,通过买壳,让伍氏地产在香港上市。”

蔡宇杰点了点头,然后跟我们解释道:

“买壳上市就是指向一家已上市公司,收购其控股权,然后将资产注入,达到反向收购、借壳上市的目的。”

“那你打算买什么壳啊,有把握吗?”伍爽着急地问道。

“这个还没定,我还需要研究一下。”蔡宇杰谨慎地说道。

他看到伍爽那急迫的眼神,便放松地一笑,安抚道:“伍**,不必紧张。其实我已找到了合作的对象,问题应该不大。”

“哦,什么人啊?”伍爽眨了下一双明眸,紧紧地盯着蔡宇杰,生怕他跑了一样。

“香港壳王高顺。”

“壳王?高顺?”

我们念叨着这个名字,充满了仰慕之情。称得上“王”的,肯定是这个领域的佼佼者了。

“是的,这个高顺拥有大量的上市公司控股权。只要他肯卖其中一间公司给我们,我们将伍氏地产的资产注入,然后再改个名字,就能顺利完成上市。”蔡宇杰滔滔不绝地介绍道。

我们听了之后,似懂非懂地点头称是。想必这个买壳的过程是十分复杂,充满了财务和金融方面的技巧。现在,他说得是轻描淡写,但其中的奥秘,哪是我们金融白痴所能理解的呢。

不过,我们看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便觉得事情应该很容易办成。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伍氏地产上市之事应该不会出问题。

“呵呵,有菜头作为我们公司的操盘手,我相信伍氏会顺利上市的。来,菜头,我敬你一杯。”伍爽晃了晃手中的红酒,碰了一下蔡宇杰的酒杯。

她的心情就像天上的云朵一样,说变就变,一下子就多云转晴了。

“谢谢!伍**,以后还望你多多支持,以便我的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啊。”蔡宇杰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吧咂了一下嘴唇,意味深长地看了伍爽一眼。

“菜头,如果真的上市的话,你就发大了。而且,你在红星轮船上的投资,也赚不少了吧。”我用餐刀切开一切鲜嫩的牛扒,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

蔡宇杰笑而不语,又很悠然地倒了一杯红酒。

“哈哈,不说就是默认罗。菜头,红星让你赚了这么多,这一顿饭你请定了。”我也趁机碰了一下他的酒杯,占便宜道。

蔡宇杰嘿嘿一笑:“达哥,这顿饭算什么,再贵的我也请得起。”

随即,他十分痛快地将饮光杯里的红酒,然后话音一转:“不过,我最近发现红星的股票有点异常。”

他的话引起了大家一阵惊愕,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惊奇地问他是什么情况。

蔡宇杰放下手中的杯子,脸色稍带严肃:“没错,我发现有人在暗中吸纳红星的股票,现在估计已经买了十分之一的公众股了。”

“那会出现什么情况?肖老板有什么反应?”伍爽紧张地望着蔡宇杰。

她当然要紧张,以后她的公司也会上市。如果上市后遇到这种情况,她什么怎么办呢?

现在,正是她学习的时候了。她必须很熟悉证券市场的规则,否则将来她的公司被人卖了,说不定还帮人家数钱呢。

蔡宇杰凝视着伍爽,很认真地说道:

“现在的情况还很乐观,即使这位庄家把所有的公众股都吸收了,对肖老板也毫发无损。因为,他和他的一致行动人持有6成的股票,绝对的控股。”

“哦,原来如此。”我们松了一口气。

“菜头,什么叫一致行动人啊?”伍爽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一遇到不明白的东西就要问蔡宇杰。

蔡宇杰倒没有显得不耐烦,反而很有兴致地解释道:“一致行动人啊!就是跟大股东行动一致的那个投资者,会紧跟着大股东的步伐走路。”

“那伍氏公司将来上市后,会有一致行动人吗?”我插嘴道。

“有的,据我所知,现在伍氏公司有个叫徐大伟的人,以后就有可能成为伍家的一致行动人。至于他的身份和底细,伍爽最清楚了。”说着,蔡宇杰笑着看着伍爽,示意她来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都将目光转向伍爽,希望她能解释一下。

伍爽张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对小酒窝,煞是可爱:

“这个徐大伟,是我妈一个朋友的老公,之前是岭南银行的副行长,最近刚刚升任行长。”

哦,原来伍氏背后有银行这个大财主撑着,怪不得可以安然度过最困难的时刻。

“是的,由于之前徐叔叔在我们公司困难时,借贷给我们度过难关。为了报答他,同时也为了减轻当时公司的压力,便对他做了债转股。”伍爽看出了我们的惊讶,连忙解释道。

“哦,那他究竟占有了多少股份啊?”我问道。

“25%吧,准确来说,这些股份归岭南银行所有,由银行行长,也就是徐大伟操盘。”

“哇,这么多啊。一旦上市,这部分股票的市值,可能高达几十亿啊。”我惊叹道。

好心有好报啊,在危难关头,向伍氏公司伸出援手,结果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也是由于这个光辉的业绩,徐大伟得到董事会的赏识,升任银行行长一职。

真是一出投资界的励志大剧啊!

“哦,对了,达哥。这个徐家最近说诸事不顺,怀疑家里风水出了问题。他们的家还是我们公司旗下的楼盘呢,所以找到我叫帮忙找人风水师去看看。”伍爽说道。

“哦,没问题。有空我过去看看。”我应道。

“好的,那麻烦你了。”

“喂,你们别整天只顾着说工作上的事,好不好!饭菜都凉啦,快点吃饭吧。”潘芸看到大家只顾着说话,便用手指敲着桌面提醒道。

“来来来,吃吃吃。这顿是我的,大家不要客气。有多豪吃多豪,不要帮我省钱啊。”蔡宇杰在一边起哄,调动气氛。

“去去去,这顿饭就算将全店最贵的菜都点了,还不够你开一天车的油费呢。不行,这一顿不算。”伍爽看到蔡宇杰想占便宜,连忙出来戳穿道。

“哈哈,我又没说过吃完这顿以后就不吃。这顿算我的,以后的饭还是算我的,这回总行了吧。”蔡宇杰连忙安抚伍爽道。

很快,饭桌上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大家吃饭喝茶,把酒言欢,不亦乐乎。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747 
财富
263331  
积分
163497  
在线时间
5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8-14 
本帖最后由 路飞路飞路飞 于 2017-3-21 22:52 编辑

第4章 挑选礼物

第二天,回到公司后,我便打算查下昨天伍爽所说的关于她妈朋友,就是那个徐大伟所住的楼盘情况。

徐大伟是银行行长,伍氏地产最有力的合作伙伴,一定不能怠慢。所以,我这次必须做得让他们满意,否则必定会影响到伍氏跟他们的关系。

初步了解到,徐宅所在的小区叫“岭南晖园”,其装修设计是由我们公司负责的。

按理说,在装修的过程中,我们一直是很注重贴合风水原理,使房子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但现在徐家却说房子的风水出了问题,真的要去勘察一下,看哪里出了纰漏。

就在这时,潘芸到了。

“杨达,看到你刚好。有没空?”她问道。

“有啊,什么事?”

“我突然想到了一些关于伍秉鉴那四个海外代表的事,想跟你交流了一下。”

“哈哈,正好。我倒要听听你这个才女,究竟有什么新发现。”说着,我拿出珍藏的铁观音,泡了一壶上好的茶水,跟潘芸边喝边聊。

“我突然想起,这四人都是风水高手,他们又画出了全球各主要地域的风水龙脉,我想……”潘芸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眼睛望着我,里面闪过了一丝智慧的光芒。

“你想出了什么?”我看着她的眼睛,急切地问道。

我觉得她将要说出的猜测会跟我的推断一致,迫切想知道答案。

“我想,伍秉鉴似乎在全球范围由布置一个风水大局。四大金刚就是过去帮他踩点的。”潘芸很认真地说道。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听,眼睛惊奇得一下子瞪得大大的。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由陈晋画的美洲龙脉图,我便觉得这事情不简单。伍秉鉴不过是想开拓美洲大陆的新市场,没必要派个风水高手过来。而且,还把美洲的龙脉都画成图纸了,想必是要在上面大做文章。

“继续说下去!”我拿起茶壶,倒了杯茶水放在她面前,催促道。

潘芸抿了一口香茶,润了润喉咙,继续说道:“伍秉鉴在信件中,提到了‘永世基业’。我觉得,可以做到‘永世基业’的,很可能是一个精密的风水布局。这个风水局可以确保伍家的福泽绵延,千年不败。”

我连忙点了点头,抚掌称赞道:“小芸你的想法很有见地,我估计跟真相差不远了。那,下一步你有什么建议?”

“嗯,找伍家的人,查一下资料,看有没新的发现。”潘芸说道。

“好,这是最直接,最便捷的办法,我马上去办。”我连声应道。

潘芸的推断又燃起了我破局的激情,我恨不得立即飞到伍家,找出新的线索,破解这个隐藏在伍家宝藏中的绝世风水局!

清代世界首富,顶尖的风水高手,全球风水布局,未来世界最强国的风水龙脉图……一个个让人血脉扩张的元素,组合成一个惊天谜团,让人充满了无限想像力。

“小爽,现在在哪里啊?”

“呦,是达哥啊。有何贵干啊?”伍爽懒洋洋地问道。

她觉得我主动找她的话,准没好事,就有如她主动找我一样,我一看到她的电话心里就发怵。

“是这样的,我想翻找一下你家祖宗留下来的历史资料。”

“啊?我家祖宗的资料?呵呵,这个我真不清楚,你还是问我妈好了。”伍爽慵懒地说道,她的话听了让人提不起精神来。

“哦,那你给你妈听电话。”我说道。

“她不在家,陪老爸看医生去了。”伍爽回答道。

“哦,你爸出什么事啦?”我心里咯噔地沉了一下,这个消息让人很意外。

“唉,还不是那个降头惹的事!胡须黎下的降头没能根治,时不时发作一下,他经常会觉得头痛。”伍爽叹了口气,显得十分郁闷。

“哦,对了!你又说找人帮我爸治病,找到没?”她突然想起了我答应过她的事,便追问道。

“额,这个嘛,我不是正在找吗,哪有这么快的。你妈什么时候回来,我有事要过去找她。”我转移话题道。

之前我是答应过要找出胡须黎帮伍凌风解降,但胡须黎像人间蒸发一样,这让我上哪里找他啊。

“你今晚过来吃饭吧,我妈在家,我叫她多准备你们的饭吧。”

现在伍家和我熟得就像家人一样,我经常过去蹭吃蹭喝。

“嘻嘻,真是太好了,又可以尝尝你妈的好手艺了。”我抹了一下嘴,仿佛闻到了伍家那令人陶醉的饭香。

“早点过来哈,帮忙洗菜煮饭。”伍爽没好气地说道。

“去你的,过门都是客,哪有这样对待客人的。先这样吧,到时我会准时到你那里吃饭的。”我嘻笑着,挂了电话。

“瞧你那德性,真不害躁。只会蹭吃蹭喝的,跟你在一起我都觉得没脸见人。”潘芸在一边揶揄道。

“嘻嘻,我估计刘阿姨见到我们会说,小两口还真够厚脸皮的,组团蹭饭来了。”我笑道。

“哈哈,真够厚脸皮的。不过,如果你两手空空过去就是蹭饭。但是……”潘芸眼睛一转,看着我嘿嘿一笑。

我一下子明白,她的意思就是叫我带些手信过去,这样就变成正式的探望,有来有往也。

“还是夫人想得周到,我马上去置办。”我马上翻箱倒柜地搜寻起来,看有没什么可以送得出手的东西。

终于找到几瓶茅台,是客户送给我的,都是些陈年的好酒。

“这个可以送得出手了吧。”我笑着将酒在潘芸面前扬了一下。

“你傻啊,伍叔叔现在正病着呢,哪里能喝酒啊?”潘芸骂道。

“又不是叫他马上喝,白酒可以存放好久的,越久越醇!等他好了以后,也是可以喝的啊。”我分辨道。

“不行,现在送酒我觉得不是那么吉利的,再找一下有没其它寓意好点的东西。”潘芸命令道。

“那送苹果吧,平平安安,够吉利了。”我收起那几瓶茅台,心中暗爽。老实说,我还不舍得送呢。

“小气,太小气了。”潘芸摇头说着,突然她的目光凝住了,惊喜道:

“我知道送什么了。”

我奇怪地问道:“有什么礼物啊,这么兴奋的。”

潘芸走到我的办公桌上,拿起一件青铜精制福禄葫芦貔貅摆件说道:“这件工艺品不错嘛,吉祥如意,我看送给伍叔叔就最好不过了。”

我点头道:“不错。这只铜像其实是一个风水法器,有招财进宝、镇宅化煞之功效。送给伍家也是一件不错的礼物啊。”

“风水法器?是哦,差点忘记你的职业了。快点,找一些促进人身心健康的法器,最好能直接治好伍叔叔的病的。”潘芸像发现新大陆一般。

我连忙从库房里拿出一箱子的风水法器,倒在地上,说道:“说钱我没有,但说到风水法器,就是我强项了。”

琳琅满目的风水法器倒在地上,有桃木剑、青铜大象、黄铜龙龟、马头明王降魔杵辟邪法器等等。

潘芸就像看到一箱子的金银珠宝一般,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爱不释手地拿起这些风水法器,尤其喜欢那种奇形怪状的神兽,惊叹连连:“杨达,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多的宝贝啊。它们长得好威武哦,都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我笑了笑,拿起一只嘴含铜钱,用玉石制成的玉蟾说道:“这只是招财玉蟾,能将外界的财气都吸到它的嘴里去。”

潘芸仔细地抚摩着玉蟾身上的铜钱,兴奋地叫道:“这只青蛙真可爱,怪不得这么受人欢迎,原来是负责招财。呵呵,我觉得它的作用就跟日本的招财猫一样的。”

“是啊,它们都能带给人们财富,所以是最受欢迎的招财吉祥物。”我附和道。

突然,潘芸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指着玉蟾的后腿说道:“这只青蛙好奇怪哦,怎么有四条腿啊?我在蔡头公司看到的那只,是三条腿的哦。”

我赞道:“观察力还不错嘛,连这个细节也发现了。”

我指着玉蟾的腿说道:“蟾蜍本来是有四条腿的,蔡宇杰的那只三脚金蟾,是吐钱的。而我的这只四脚玉蟾,是会将财气吸进肚子里的。”

“这有什么不同呢?”潘芸摸了摸脑袋,不解道。

“当然不同。三脚金蟾是吐钱的,要将它的头对准自己。而我这只四脚玉蟾,是会吸财气,要将头对准门口。”我指着蟾蜍那张大口说道。

潘芸听后,觉得大开眼界:“哇,想不到一件的风水法器,还有这么多用法啊。不懂的人还真不会用呢!这个送给伍爽最好了,利她生意兴隆!你再讲讲其它品种的法器,看还有什么合用的。”

我拿起一马头明王降魔杵辟邪法器,笑道:“这只法器怎么样,你觉得有什么功用?”

马头明王又名马头金刚,一头四臂,火焰发髻中有三个马头形象,并排而立。右上手持杵,下手持匕首,左上手持莲枝,下手持金翅鸟。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2350  
精华
帖子
46747 
财富
263331  
积分
163497  
在线时间
5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20 
最后登录
2019-8-14 
本帖最后由 路飞路飞路飞 于 2017-3-21 22:51 编辑

第5章 拜访伍家

他左展立姿,下踏长蛇,蛇身扭曲如绳状。着虎皮裙,裙上有阴线刻花装饰。

潘芸接过法器,翻来覆去地打量一番道:“我猜它可能提驱魔鬼,赶小人的吧?”

她抚摸着杵身上那只面目狰狞的马头明王,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不错!其实这是一件佛教密宗的法器,有着镇宅化煞之功效。一般人用得不多,我见它形状独特,便买了回来以作收藏。”我解释道。

“哦,你们这些风水法器用的不是道教的灵物吗,怎么又拿到人家佛教的东西来啦?”潘芸不解道。

“谁知道,反正市场上有这些法器卖,就买回来用呗。不过佛道本是一家,我们中国人都将两者混在一起了。”我解释道。

君不见很多人家中,同时供奉着观音菩萨、弥勒佛、财神爷、文昌帝君等多个神灵。其中观音、弥勒是属于佛教的菩萨,而财神、文昌则是道教的神仙。

在中国人心中,佛道无分彼此,需要用到谁就拿出来供奉一下,实用主义啊!

潘芸听了我这么一说,连连点头称是。

“好,这个也为我所用啦,送伍叔叔正好。他身中魔瘴,正好来化煞降魔!”潘芸马上将此物拿到一边,又继续搜寻我的法器箱子了。

突然,她从箱子底部拿出两根乌亮的龙头黑木,惊叫道:“哇,原来最后还有两根压箱宝物啊!好坠手啊,用料肯定很名贵,这是什么东东啊?”

我接过一根,掂量一下,点头道:“没错,这两根的确是我的压箱之宝!而且,它们还经过实战,还差点要了我的命!”

潘芸一听,花容失色:“这两条究竟是什么东西,拥有这么大的法力?”

“这两条叫作雷刺,是用被雷劈过的槐木制作而成,可以称作为法器之王。之前胡须黎就是用它来镇压瘦狗岭和凤凰山的龙穴,并且布下天罗地网,差点要了我的命。”我抚摸着乌木上那精致的龙头,感慨道。

槐木,五行中属阴。它由木和鬼两字组成,因而又称鬼木,传说可以附鬼。

这种木至阴至灵,相传被雷击后便有神灵之气相伴。因而,风水师认为大多雷击槐木集天地阴阳结合交泰之精华,甚至有神灵护佑,并借助雷击后的灵气附雷击木上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