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1 | 浏览:2081|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也想逃离剧情好好活着,可是系统它不干啊 ...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我不想做佛系女配》作者:倾安暖夏(91baby书城连载中)
270810012186_2378.jpg



作品简介:
许曳穿进了一篇集强取豪夺,虐恋情深的狗血小白漫画里,不巧,她就是那个反派担当的全能女配,可风骚可白莲可绿茶可心机,戏精本精。最后结局被鬼畜男主卖到了XX场所,下场凄惨。许曳卧草而眠:也想逃离剧情好好活着,可是系统它不干啊。系统em:日常任务发布:勾引男主(1/0)未完成,惩罚开始……

第一章  我衣服呢
冰凉的水泼在许曳的脸上,睁开眼,许曳看到的是一个面容熟悉的男人,手中正端着杯子,薄唇微抿,不悦的看着自己。
下巴上的水珠滑落到胸口上,许曳的目光随着水柱一起向下滑动,入目是一片傲然挺立的36D,许曳心中诧异,什么时候自己的身材这么有料了,她抬头想要求证,就看到对方的一双眼睛也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胸部。
“流氓!”
许曳想也没想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对方眼疾手快的捏住了她的手腕,薄唇轻吐出两个字:“女人,你找死!”
这似曾相识的狗血句式让许曳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还没等许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紧接着她的脑海里就响起了一道机械木讷的声音:“日常任务:勾引男主(1/0)未完成,惩罚开始……”
陷入了黑暗之中的许曳后只有觉的想起来这个男人为什么看着这么眼熟了。
这不就是自己临睡前看的那本漫画《枕边蹂情:恶魔帝少的噬心掠夺》男主角的那张脸吗?
《枕边蹂情:恶魔帝少的噬心掠夺》是一本大尺度漫画玛丽苏虐恋漫画,女主是一颗柔弱的小白花,虽然出身富贵,可是母亲早逝,在家里受尽了恶毒的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欺负,比灰姑娘还要可怜,只能睡下人房,连学费都要半工半读的才能凑齐,后来遇到男主,结果被男主强势霸占,两人展开一段深情虐恋。
不过吸引许曳的不是漫画里的大尺度,也不是小白花女主后来的强势逆袭,更不是偏执性精神病一样的鬼畜霸道男主,而是漫画里那个和自己同名的炮灰女配。
相貌好,起点高,娱乐圈里二线小花旦,却心甘情愿当男主的情人,后来更是傻乎乎的奉上了一颗真心,为了独占男主做出了许多事情,最后成功作死,被男主卖到色情场所,彻底跌入泥潭之中,生不如死,下场凄惨。
许曳想,也许是自己当时看得太入迷了,所以晚上才梦到了漫画书里面的男主。
可是再次睁开眼,许曳看到的却是陌生的房间,华丽的装修,还有胸前埋着的那颗黑色头颅,没钱没姿色没男友的十八线小演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的一切,第一个想法就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潜了她。
她试图要推开自己胸口上埋着的那个脑袋,想要看看究竟是谁眼睛抽筋了才能相中她。
甚至都忘记了先去追究自己为什么会赤身果体的出现在陌生人的床上。
可是让许曳觉得更加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她的胳膊根本抬不起来。
她不甘心的试了几次,两只手臂仍然像是被捆住了一样,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体两侧。
许曳动了动双腿,试图踹醒身上的人。
两条腿同样纹丝不动。
她并没有被绑起来。
她只是失去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了自己身体的控制能力。
她试图张张嘴,想要叫那个眼睛抽筋的哥们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浑身上下能自由活动的竟然只剩下一双眼睛,
那个男人温热的呼吸悉数喷洒在自己的皮肤上,让许曳心慌意乱之余敏感的起了一串串的小疙瘩。
内心无数只羊驼奔腾而过。
私底下跟小姐妹会讲个有色小笑话的她本质上还是个无污染无公害的母胎单身女青年。
跟异性这样的亲密接触,许曳要疯。
胸口上的那颗头动了动,换了一个姿势,这一回,扭过了头去,留给许曳一个无情的后脑勺,整个光滑的后背,劲瘦的腰,还有许曳的视角里那两条腿长大概有两米。
男色无边,许曳连忙收回目光,心中念叨了几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腿再长也不能掩饰你们的不正当关系”,才让自己狂躁的心跳停下来。
许曳欲哭无泪,哥们,你睡觉不穿衣服也就算了,为啥还不盖被子,你知道什么是脸不啊?
还有,你特么的到是会换位置,现在你正对着我的肚脐吹气你知道不?
许曳被吹得想要去上厕所。
苦于发不出声音,许曳只能转动眼珠想着办法。
却在看到天花板棚顶的镜子时候,再一次被冲击到了。
明明床/上有两个人,可是,镜子里照出来的竟然只有一个人的身影。
从姿势,肤色,身高,腿长,还有平坦的胸/部,许曳很快分析出来镜子里的那个身影应该就是躺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可是自己呢?
那个男人枕着的根本不是她的身体,而是一个深蓝色的枕头,只绣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白色“凛”字以外没有任何花纹。
许曳的心里崩溃的呐喊,我特么的是遇到了灵异事件,没被潜规则,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这个男人的枕头?可男人还是那个男人,枕头还是那个枕头。
不对,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有点熟悉。
天花板上的镜子和那个华丽丽的吊灯,冷硬的没有人情味的装修,墙角那里的老式落地钟,对面墙上的巨幅肖像画,还有枕头上的那个“凛”字,这一切,怎么那本漫画书里男主房内的布局一模一样?
床头柜上的闹钟响了。
压在身上的男人长臂一伸,关了闹钟,收回来的手臂垫在枕头下面,也再一次转过了头来,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次,许曳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
脸如雕刻一般五官分明,斜飞英挺的剑眉,鼻梁高而挺直,偏薄的唇紧抿着,狭长的凤眸。
一切都和对面墙上海报里的人五官一模一样。也和那本漫画书里的男主角梁照凛的相貌一模一样。
许曳瞳孔放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
男人细长的黑眸由怔忪渐渐恢复清明锐利。
对上那双眼睛,竟然有一种仿佛被看穿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本质的心悸,许曳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躲开那道锐利的目光。
枕头下的手动了动,男人在枕头上面蹭了蹭脸。许曳感觉到自己的胸部随之颤动。
美好的早晨,大兄弟你不撸猫不撸狗,你撸枕头算什么好汉?
埋胸也就算了,关键是你的手放在哪里你知道吗?这都是需要打马赛克河蟹掉的地方你知道吗?
男人坐了起来,许曳终于得以自由呼吸,也顺便睁开了眼睛,再一次看到漫画男主角一般完美的相貌和更加完美的倒三角身材。
妈妈,这要是真的潜规则,您不孝的女儿恐怕要倒找人家一座金山。
男人的眼睛轻轻的瞟了一眼地板上,薄唇里淡淡的吐出两个字来:“蠢货!”
许曳顺着他的视线转着眼睛,竟然看到了地板上还躺着一个人。
玲珑有致的身材,中门大开的红色礼服,就那样毫无顾忌的躺在那里,睡得喷香喷香跟中了安魂香似的。
相貌到是不错,哪怕是妆花了,也依然能看出来五官精致秾艳很有冲击性。
就是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男人下了床,毫不忌讳就这样赤条条的站在地板上。
许曳害羞的闭上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看着男人,男人则是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躺在地板上的女孩。
眼神奇怪。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作死的女配
许曳后知后觉的醒悟到这个男人不是要晨练吧?
唉,不是,大兄弟,虽然说晨间运动能保持那啥健康,但是这屋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你造吗?
你要在乎一个绣字枕头的真实感受,嗯,虽然地板上躺着的那个大妹子身材的确是SSS级别的,现场什么的,姐姐还没经历过,你确定要在这里那啥啥吗?
当然,你要是真想那啥的话,作为一个绣字枕头,也是无力阻止你是吧?
男人没有禽兽不如,只是踢了一下女孩的腿,道:“许曳,起来!”
“许曳?”
许曳刚刚意识到那个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就是漫画里的同名女配,就听到脑海里一道机械木讷的声音响起:“惩罚结束……回归剧情——”
“卧草,你谁?”
还没等许曳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就感觉到眼前一黑,一股强劲的吸力,让她的灵魂正在和现在的枕头躯壳分离。
一秒钟之后,许曳成了躺在地板上的女孩,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三条腿都很长!
“去换衣服,脏死了”
居高临下的男人很无情的吐出这么一句话,就去了浴室。
丝毫没有因为将一个女孩扔在地板上一个晚上而产生任何愧疚。
许曳刚才被踢的地方像是骨折了一样疼,可见这个人究竟用了多大力气。
脑海中不自觉的飘过一段话:“我梁照凛对全世界都冷酷无情,只对你沈唯一温柔以待。”
这是漫画书里大结局的时候男主梁照凛对女主沈唯一说的最后一句话,而当时炮灰女配许曳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被人用麻袋装着扔进了江里。
想到这里,许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真的是浑身发冷的那样,灵魂深处发出疑问:“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熟悉的声音再次在她的耳边回响:“你好,这里是系统em为您服务,欢迎同名读者大大进入系统。本系统本着‘我们是一样的’的开发理念,希望为您提供最佳体验。衷心希望体验过程中,大大能明白什么是命中定数,身不由己,认真勾、引男主,倾尽全力虐待女主,做一名合格的女配,和男主女主共同完成一篇可歌可泣的经典爱情之作。祝您愉快。”
许曳怀疑自己听错了,漫画中男主梁照凛小的时候母亲因为父亲心中一直有着别的女人而郁郁寡欢,最后在梁照凛面前割腕自杀,给梁照凛留下了极深的童年阴影,也造成了梁照凛扭曲的爱情观,觉得爱情狗屁不是,女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和玩物,直到遇上女主沈唯一,这个唯一会对他说“不”的女人。
他拆散了沈唯一和她青梅竹马的男友谢佳木,用谢佳木的安危来逼迫沈唯一和他上、床,将沈唯一身边的人全部玩弄于股掌之中,后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来更是在得知沈唯一的亲生母亲就是他父亲心中年年不忘的白月光,也是导致他母亲自杀的罪魁祸首的时候,原本萌芽的爱情变成了极度的恨,他将沈唯一父亲的公司弄得破产,逼得沈唯一父亲跳楼,害得沈唯一的青梅竹马车祸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再也没有醒过来,沈唯一的继母发疯,同父异母的妹妹更是沦为数个男人的玩物,床上、床下各种虐待沈唯一。要不是里面的炮灰女配一再出手差点真的将沈唯一弄死,梁照凛还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呢,而沈唯一,被虐着虐着竟然也真的就爱上了梁照凛。
很不幸,那个不断作死的炮灰女配就是许曳,她成功的让漫画的结局HE了,成为正本曼胡书里最大的助攻。
“可歌可泣?经典之作?各种扭曲的虐恋就算是可歌可泣?你不觉得就一个大尺度小白文风的漫画根本是在羞辱经典吗?女主不光斯德哥尔摩症还脑残,竟然真的爱上变态扭曲的男主,还有em是什么?恶魔?二毛?噩梦?二米?”
em:“emm……”
所以,就因为同名同姓,就因为当初看书的时候随口吐槽了两句,许曳现在成了漫画书里的作死女配?
“可是我之前明明只是个枕头!”
“那是任务失败的惩罚。”
这么个破剧情居然还有任务,许曳一脸的黑人问号。
“任务发布随机,如果任务失败,就会有相应的惩罚,让你变成男主的贴身物品。当然,任务成功的话,我们也是会有相应的奖励的。”
说到后面,机械声里似乎拐了一个弯。
许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奖励是什么?”
惩罚她已经体验过了,真是鬼畜一样的惩罚,基于此,许曳对奖励充满了期待,如果任务达成,不知道奖励会不会也很丰厚。
“每完成一个任务,就会累积一个积分,当累计到足够的积分,就会触发随机奖励。”
“奖励也随机?怎么什么都要随机,我的人权呢?”
“……最终解释权归系统em所有。”
机械木讷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就遁了,任凭许曳再怎么叫它也不肯出来。
浴室里的梁照凛洗漱完了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浑身上下自带了一层柔光美颜,看到还在地上坐着的许曳,目光扫过她中门大开的的礼服,好像将许曳身上的衣服一层一层的剥开了一样,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触感软乎乎的,有一种摸着别人的胸的羞窘感,许曳低头看了一眼,再次确定现在这个身体的确是自己的没错。
男人身上的柔光消散,眼里闪过一模夹杂着轻视的不耐烦,蹙了蹙眉头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不是让你去洗澡?”
这人说着话对着许曳竟然又踢了一脚。
许曳的心里头再一次跑过一万头的羊驼,仰着头用眼神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表达抗议。
就算是你对全世界都冷酷无情,也不至于一点风度都没有吧。
许曳久久未动,男人再一次投过来的目光里含着冰渣子:“还看,是想让我叫人将你扔出去吗?”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天生尤物
这一眼让许曳好像连皮都被扒下来一层。
许曳想起这个男人的鬼畜设定,心中一凛,赶紧连滚带爬的占了起来,拖着僵硬的双腿跌跌撞撞的向着浴室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再一次被叫住了。
“我允许你用我的浴室了吗?”
许曳:“……”
“规矩都学哪去了?滚出去!”
男人的目光睥睨冷厉,仿佛许曳再多呆一秒就会玷污了这里的纯洁,似乎忘记了又是谁将许曳带到这里来的,认同许曳是他的床伴儿的。
许曳心中一万个妈卖批要讲,大哥,你这么嫌弃原身,你干嘛还跟她上床?
不用许曳担心自己没地方洗澡换衣服,走出梁照凛的卧房,许曳就被佣人带到了楼下的房间里。
换洗的衣服都已经准备好了,许曳对佣人道了谢,对方反而一愣神,后退了一步,神情中充满了防备和敬畏。
好像在那里皱眉苦恼的许曳实际上正张开了嘴巴露出了吃人的獠牙一样。
从捡到那本漫画书,到一口气看完,许曳对全书印象最深的就是同名女配。
书中的同名女配是个一朝得志,就趾高气昂的小人,没有傍上梁照凛之前,她待人温和,举止有礼,虽然演技饱受诟病,可是在业内的风评还算不错。
可自从身上成功地贴上梁照凛的标签之后,就彻底的变了一个人。
将狐假虎威简直发挥到了极点。
对梁照凛谄媚的像是一只哈巴狗,对待地位不如自己的人,则是霸道又蛮横,跟了梁照凛不到三个月,身边的助理就换了五个,都是受不了她的极品才离开的。
人前笑嘻嘻,人后捅刀子的事情也没少干,曾经最好的朋友就是因为她屡次三番的陷害才跟她闹掰最后反而成了女主的闺蜜,就连她的亲生母亲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更是在最后关头毫不留情的站出来揭露她过去所做过的种种恶行。
这个女人眼中只有权钱名利,亲情,友情,爱情,统统不放在眼里,甚至到了最后,连她自己都不敢说她爱的究竟是梁照凛这个人,还是这个人的身世地位。
想起自己的极品人设,许曳头痛的捂住了脑袋。
如果她没记错,现在这个时间点应该是许曳最得意,最耀武扬威的时候。应该是将身边的人差不多都得罪光了吧。
看着佣人胆战心惊的走出房间,许曳心塞塞的开始呼唤系统。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无脑规则,现在赶紧将我送回去,不然我就立刻自杀,咱们两个同归于尽,谁也别想好。”
这样一个在未来众叛亲离的人物,她是疯了才要在这个世界扮演她,更别提还要按照继续原身的作死之旅,一想到书里的结局,许曳真的就觉得自己还是立刻死了比较干脆,更别提楼上还住着一个鬼畜神经病,再想到这个身体和男主的关系,许曳身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友情提示,宿主原来的肉身已经死亡,请问你还要回去吗?”
“你骗我……”
许曳忽然想起来了,自己并不是睡着之后才来到这里的,她租住的出租屋内电线早就老化,之前催了几次,房东都是一拖再拖不肯给换,昨天晚上正赶上台风暴雨,自己睡到半夜,还起来去关窗户了,结果窗户一不小心刮到了外面耷拉下来的电线,一阵火花四射,她就人事不知了。
原来她已经死了吗?
怪不得会来这里!
许曳无力的坐在地板上,看着穿衣镜里那张陌生的面孔。
这张脸很美,美的嚣张霸道很有冲击性,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鼻梁挺直,鼻翼小乔,双唇如樱,胸前的36D好似要撑爆礼服,细瘦的纤腰不盈一握,红裙下的双腿白皙修长。
哪怕是面无表情,昳丽的眉眼间也隐隐带着一抹艳色。
用书中人物的评价就是:“看见她就觉得自己生龙活虎,能力战五百回合!”
这特么的是什么烂比方。
可就算是长得再漂亮又怎么样,这个也不是她自己的身体。
如果可以,许曳宁愿自己还是那个拿到最佳女配角奖却依然因为相貌平平而无戏可拍的十八线小演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披着美丽的画皮扮演着另外一个人。
“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机械制式的声音无情的提醒着许曳现在的处境。
“……”
十分钟之后,许曳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来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同归于尽什么的也只是说说而已。
活着已经是最大的幸运,至于命数,没有到最后一刻,谁也不能说什么都是注定的,哪怕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也可以试着抢救一下不是。
更何况,一切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糟糕。
许曳看书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像原身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像是中了降头一样上赶着作死。
娱乐圈里的二线小花旦,有财有貌有地位,微博上拥有着上千万的死忠粉,就算是不给自己找金主,再过几年,也能将自己奋斗成豪门,何必在男主这棵歪脖树上吊死。
就像现在,许曳洗澡的时候,看到这具身体也会忍不住脸红心跳。
要是没有男主,原身应该不缺真心爱慕她的人,许曳记得一位年轻导演就是原身的爱慕者,为了原身,做了许多不应该做的事情,结果自然是不用说了,和鬼畜男主作对的人,又怎么会有好下场呢。
一想到鬼畜男主可能正在楼下等着自己,许曳就脑仁生疼。
等再看到佣人准备好的衣服的时候,许曳的心里只剩下一长串的感叹号。
半透明的丝质衬衫,黑色小短裙,搭配的是黑色的内衣。
果然是大尺度小漫画,处处都透露着晴涩气息。
就算是妖艳女配,也不见得真的要穿成这样吧。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跟失足少女似的。
作者对人物的表现直白而粗暴。
漫画里也是这样,总是穿的很劲爆,像是恨不得将自己的36D怼到读者的脸上。
衣柜里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让许曳有一种夜总会更衣室的感觉。
许曳最后在里面穿了一件白色背心,外面套了一件材质薄透的格子衬衫,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热裤。
许曳照了照镜子,明明是很学生气的装扮,可是看起来依然是色气满满。
尤其是胸前的36D,沉甸甸的,有一种失重感,许曳十分担心自己走着走着会忽然趴在地上。
还不如以前自己的33A,虽然说看起来前后一样,可是能跑能跳能蹦高,随心所欲的,晚上走夜路都不怕遇到色狼。
她下楼的时侯,梁照凛已经吃完了早餐,正在穿衣服,冷冷的瞥了瞥她的身影,见到她的穿着,目光略一停顿,随后挪开,淡淡的吩咐女佣,收拾餐桌。

Rank: 1

91UID
94453282  
精华
帖子
59 
财富
305  
积分
67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8-1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穿成这样,是要勾引我
许曳看着桌面上丰富的早餐,咽了咽口水,奓着胆子小声的提醒对方:“我还没吃。”
“你以为我会等你一起吃早餐?”
梁照凛用看智障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她刚想点头,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摇头,男人凉凉的目光不带一丝温度,许曳在对方的目光中根本找不到生而为人的感觉。
求生欲让她识趣的道:“没有按照您的吩咐早点下来是我的错,不吃早餐是我应该有的惩罚。梁先生,我帮您打领带?”
她唇角上翘,露出真挚又诚恳的微笑,乖巧的像是一只兔子。
“我自己长了手。”
梁照凛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还是任由她一双手在自己的身上忙活。
目光落在女人的脸上,还没来得及化妆的女人少了平时的俗媚,容貌反倒是更加清丽。
像是误入繁华迷乱场所的天真少女。
只是身上的穿着实在是太不像话,短得不能再短的裤子,还有那个紧绷绷的背心,简直是一个大写的“俗”字。
梁照凛稍微低下一点头,就能看到俗气又艳丽的风景,他一向讨厌这样的艳俗,只是这个女人真的很附和他的审美,所以,才没有将人赶走。
男人的眸光逐渐加深:“穿成这样,你这是在勾引我?”
许曳惊讶的抬起头来,天地良心,这已经是衣柜里勉强能穿的衣服了。
高大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光是用眼神,就让许曳不自在的想要躲开,却不想,一只大手突然揽住了她的腰,许曳连忙将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后退一步,指着时钟上的指针道:“时间不早了,您上班要迟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人的气场太强,甫一靠近,许曳的双腿就有些发软,尤其是闻到对方的身上淡淡的古龙水气息,整个人都有着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她连忙缩回双手,挪开目光,忽略脸颊上不同寻常的热度。
“欲拒还迎,你居然还开始玩新的花样了?”
敏感的腰部被捏住,陌生的触感让许曳的心都跟着颤了几颤:“没,没有……”
颤抖的声音泄露了她的惧意,现实中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和异性最亲热的瞬间也不过是躺在一张炕上盖着棉被纯聊天。
那还是在拍戏的时候,被对方笑言她占了大便宜。
许曳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对方的脸色,发自本能的抗拒让她几乎忘记了对方的鬼畜本质,只想着赶紧脱身才是正经。
偏偏在这个时候,熟悉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任务1:亲吻男主一次(1/0)已发布!”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狗屁任务!
许曳哭不出来,抬起头舔着嘴唇看了一眼和自己近在咫尺的梁照凛,她没注意到对方的呼吸似乎一下子粗了许多,只是努力消化必须主动索吻这件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