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4 | 浏览:2614|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贺少的养妻实录:原配绝杀小三的范本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贺少的养妻实录》作者:江沫希(完结)

作品简介:
“我娶你。”在被男友嘲笑讥讽的酒会上,他牵起她的手。那一刻,他悄悄住进了她的心底最深处。然——婚后半月,他跟女星的“艳照”荣登头版头条,她勃然大怒,他眉眼含笑。婚后半年,小三挺着大肚子找上门,她身手不凡,他怡然旁观…婚后一年,前妻突然又从国外杀回,她全面迎战,他兴致盎然...他肆无忌惮的流连于花丛中,把她当空气。 “你不过是我一时兴起娶回来的,现在我腻了。”当着情人的面,他优雅的笑,春风和煦,却冷酷无情。 践踏了尊严,她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 满腔爱恋终化一滴朱砂泪,爱自成殇何处归?当她的身影淡出他的凝眸,那一刻,他知道,那不是他要的结局!

贺少的养妻实录.jpg



第1章:在酒店醒来!
大床上,女孩裹着被子像猫咪一样正睡的香甜,只露出一头色泽光亮的红发,跟被子下方,那一双纤白细嫩的玉足。
    过了一会,祈如影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白色的真丝被从她的香肩上滑至胸口,如凝脂般肌肤曝露在空气中,一张清丽绝色的容颜上,还睡意惺忪。
    环顾了一圈,她怎么会在酒店里?
    记得她昨天晚上明明进到酒吧喝酒的,而且也没有喝到神智不清的地步啊!努力回忆,却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从喝酒到醒来之前的事情,像被橡皮擦给擦去似的。
    动了动身体,发现这浑身跟散了架似的酸痛无比,她的视线往下瞄,刹那间张大眼睛。
    神哪!
    有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会光着身子?
    一种可怕的想法,像细菌般侵入她的大脑皮层,吓的她顿时慌了神。
    “滋——,滋——”
    地上黑色的爱马仕包包里,传来一阵一阵震动声,祈如影光着身子扑向床沿,勾过包包的带子,拉开拉链,从最里侧拿出手机。
    一条简讯!!!
    她快速按开短信,上面显示着“祈如影,你的闺蜜凌佳媛趁你不在国内,正在勾引你的男朋友江承逸,不相信的话,来祈氏看看,他们现在天天粘在一起”。
    看完这条短信,祈如影的血压顿时升高,知道她现在人不在国内,知道他们的名字,这个人一定是熟人,所以可信度,起码有一半,剩下那一半,她希望是愚人节的提前预演!
    憋着满腔的怒意,她下床快速的套上衣服离开,此时,她的脑子里全都被这条惊人的短信给占满了,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
    大床上,被撩开被子下,一滩红色的血迹,如妖娆花玫瑰般绽放着。
    半晌。
    浴室的门开了,已穿着整齐的颀长男子,信步从内走出,深棕色的发丝,优雅深邃的五官,即有亚州人的柔和,又具有欧州人雕刻般的完美轮廓,精致中,透着高贵。
    一双狭长的凤眸,慵懒的半眯着,意味深长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床。
    香槟色的保时捷跑车,从机场一路疾驰。
    祈氏大厅内,自祈如影出现开始,便纷纷对她点头哈腰,这个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肩披白色狐皮大衣,手拿爱马仕铂金包的女孩,气场十足,犹如女王般高傲。
    她冷着脸,直达38层的总经理室。
    秘书见到是祈如影来了,惊恐的起身,“大小姐,您怎么来了?”
    “我要来,还得先向你杨秘书通报一声么?”祈如影冷然的说道,瞥眼。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当……当然不了!”杨秘书被冷飕飕的眼神,看着心里发毛,连忙摇头。
    祈如影也不想难为一个职员,径直向办公室方向走,她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即一定要看个明白,又怕看到那令她伤心的画面。
    杨秘书见她要去推门,惊慌失措的跑过去阻拦,“大小姐,你现在不能进去,总经理有客人在。”
    “让开——”祈如影瞪着快喷火的美眸,心里越发的沉重。
    “大小姐,你就别为难我了,你真的不能进去。”杨秘书全身布满冷汗,上司的命令她不敢违抗,但这位大小姐,她也开罪不起呀。
    祈如影不再跟她废话,一把推开杨秘书,用12厘米的高跟鞋踢开办公室的门。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难堪的遇见
“砰——”
    门狠狠的撞击上墙壁,发生巨大的声响,也惊动到办公室里二个人。
    门内的画面,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她的男朋友跟闺中好友此刻正衣衫不整的纠缠在一起,如果不是她硬闯进来的话,应该快要进入主题了。
    她屏息的僵立在门口。
    光,斜斜的照在她身上,照在她那一头比烈阳还要炙热的红色发丝上,照在她指间那枚碟形蓝宝石戒指上,她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就像一尊精美的蜡像,玉脂般的脸,光艳逼人,也冷如寒冰。
    她以为,他是不一样的。
    她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纯净男子。
    她以为,可以跟他一起勾勒最美好的未来。
    然而,当她望着沙发上那个发丝凌乱,衬衣半开的男子,她知道她错了,男人就像猫,没有不偷腥的,特别还是送到嘴边的。
    心,被狠狠的刺了一刀,不见有血,却已痛彻至心扉,但此刻更多的还是愤怒!
    沙发上的男女快速的分开,女人尴尬的拉好衣服,男人则是一副漫不经意的样子,性感的薄唇边,还挂着一丝隐约的笑意。
    门内,门外,僵持了10分钟。
    突然间,祈如影把手包重重的砸向沙发,大步向前,不由分说的拽起凌佳媛的头发,一拳挥在她在脸上,“你尽敢打江承逸的主意,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是不是祈如影。”
    被打懵的凌佳媛,即害怕又生气,“祈如影,你也太霸道了吧,你能喜欢他,我也可以。”
    面对做了小三还理直气壮有好友,祈如影被彻底气疯了,扭过凌佳媛的手臂,就是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闺秘果然比间碟还要可怕。
    “啊——,承逸,救我。”
    “让他救你,修理完了你,就轮到他了。”向来骄傲的祈如影,怎能忍受这种窝囊气。
    江承逸起身,把地方腾给她们,冷眼旁观。
    他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被扯皱的西装,清隽迷人的脸上,从容淡定,好像压根就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一阵节奏的明快的手机铃声,从地上的爱马仕手包里传来。
    祈如影甩开被修理的只剩半条命的凌佳媛,捡起地上的包包,从里面翻出手机,“妈,你说什么,警察为什么要抓爸跟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行了,你别哭,我已经回来了,人就在公司,我立刻上去看看。”
    她这边刚挂断,江承逸那边也正巧挂了电话。
    “听说楼上有一场好戏可看,要不要同行!”江承逸阴冷的笑着,诡异极了,星子般的眼眸内,寒气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在急速扩散。
    他的表情,让祈如影的心里重重的一沉。
    “不会是你做的吧?”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反常的话语,让她连生气的时间也没有,只觉得可怕。
    江承逸听了,阴冷的表情一改,笑的极为开心,“呵呵…如影,女人太聪明,太强势,其实一点也不可爱,反而让我感觉无比的厌恶!”他的眼神,不再是以前那般的温柔,反而带着不屑。
    真的是他!!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家变
祈如影脸色刹那间死白死白的,那么火爆的性子,瞬间安静无声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祈家什么地方对不起你?”
    “这一点,你该去问你的父亲,问问他,以前做过什么缺德事!”江承逸欣赏着她深受打击的模样,笑眯了一眼桃花眼。
    太爽快了!这10几年来的仇恨,仿佛消散了一半。
    九年了,他终有机会摘去这颗长在他心里的毒瘤,他永远不会忘记家人被烧死的场景,不会忘记祈天傲用那块地建造他的王国,所以,他要摧毁,用他的手亲自摧毁,瓦解!!
    “江承逸,我决对不会原谅你的。”祈如影冷然的说完,快步的离开办公室,现在最重要的是,她要去看看父亲跟大哥。
    江承逸站在原地,指尖突而微颤,笑话,他从不需要她的原谅,她以为她谁,不过是个嚣张又任性的大小姐罢了。
    撇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凌佳媛,他从口袋内抽出支票,写下数额,撕下来放在茶几上,温凉的说道:“戏演完了,拿去看医生吧。”
    40层。
    祈如影刚出电梯,父亲跟大哥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来不及多想,她立刻追了出去。
    祈如影前脚开车走,江承逸的车子随后跟上了。
    公路上,警车在前面开着,她似乎能肯定,爸爸跟大哥就在那个车上,她急着追上去,没有注意到左前方的大卡车。
    “滋——轰——”
    当卡车司机察觉到的时侯,已经及时刹车了,但因为距离太近,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了。
    祈如影的头重重的撞在方向盘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祈如影——”江承逸下车,奔跑到她的车子旁,从车里抱出她头破血流的她,他全身的血液顿时逆流。
    她死了么!这个想法让江承逸内心衍生出无尽的恐慌“祈如影,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他嘶哑着喉咙,俊美的脸上,染满了痛楚。
    午夜11点,祈如影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头上绑着白色的绑带,母亲跟嫂子,还有6岁的侄女,窝在病床边的沙发上,睡着了。
    她没有叫醒她们,望着天花板,直到天明。
    次日,天刚亮,江承逸便出现在病房,祈夫人还不知道老公跟儿子是他害的,还热情的招待了他,在她眼里,这个能干的准女婿,或许能挽救他们祈家。
    祈如影躺在床上,冷冷的问,“有事么?”
    江承逸坐下来,“听医生说,你没有大碍了!”抱她来医院的时侯,满头是血,不过随后得知,只是额头擦去了一点皮而已。
    “死不了,你很遗憾么?”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哪会,生不如死才更好,今天来,是看在我们交往过的情份上,来通知你一声,之前的预告片放完了,正式奉上精彩大片。”
    祈如影本就苍白的脸,因他的话,变的更是死灰。
    一个星期后,她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江承逸向质检部门举报,祈氏名下的食品连锁店,添加了对身体有害的致癌物,全国近千家的店铺全部被查封,其后更是毫不留情的挖走了祈氏的心脏,耗资25亿打造的主题乐园。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祁氏倒闭
祈氏正式开始土绷瓦解!
    祈氏原本是本市最大财团之一,突然倒闭,让人史料未及。
    祈家如同被龙卷风袭过一样,股东们通过法院,瓜分了祈家了一砖一瓦,连张桌子也不放过。
    看来,江承逸是早有预谋的。
    祈如影从小就个性率直,骄傲倔强,一直都是高高再上的女王,绝色的容颜,让不少富家公子对她垂涎三尺,但因她太过傲气,又让人望而却步。
    江承逸是二年前来公司,高大俊美的外形,与众不同的高雅气质,让她眼前一亮,他不像别的男人一样,总跟在她屁股后面,但又总是会不经意的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带来惊喜与悸动,她主动向他告白,宣告对他的占有权,没想到,一切不过是阴谋,他从未真心爱过她。
    祈家。
    客厅内,祈夫人沈香韵跟祈家少奶奶朱蕾儿哭丧着脸,5岁的小小姐祈忧茫然不知的看着家里来来去去的陌生人,富丽的家,转眼被人搬空。
    祈如影面无表情的站在花园内,头上纱布已经取下,留下浅浅的痕迹。
    “祈小姐,麻烦你把戒指拿下来。”一个来要帐的胖女人盯着祈如影手中的蓝宝石戒指,眼睛发亮。
    祈如影拔下戒指,扔给了她,“拿去吧。”
    胖女人迫不及待的试了试,发现连小拇指都戴不上,再看看祈如影的纤细修长的手,嫉妒的要命,视线又落到她脖子上的项链,“你的项链好像也蛮特别的,一起拿下来吧,最多,让你多抵一些帐。”
    项链?!祈如影恍神,想起这是今年生日的时侯,江承逸亲手为她戴上的,她表面上不在意,其实她心里欢喜极了,从戴上去的那天开始就没有摘下来过。
    江承逸就站在那里,看到她扯下了项链,扔在地上。
    “白送给你!”祈如影清冷高傲,像是施舍别人一样。
    胖女人欢心雀跃的从地上捡起项链,戴在白胖的脖子上,掏出镜子美滋滋的照着,祈如影的东西,果然有品味。
    祈如影讥笑,撇眼,看到江承逸向她阴沉着脸走来。
    “你以为自已还是女王么?你跟你的家人,很快就要成乞丐,多藏几件值钱的东西,不这至于饿死街头。”江承逸看着被勒在胖女脖子上的项链,目光更是幽暗。
    “恶狗的东西,母猪才适合。”祈如影一语双关,微笑的从他面前走过。
    江承逸脸色泛青,抓住她的手臂,“祈如影,我会让你后悔自已说过的话,跪着来求我,放你一条生路的。”
    “那你就等着吧,恶狗!”祈如影甩开他的手,眼中满是厌恶。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短短几天,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庆幸,她没有倒下,她若还对这个男人抱有幻想,那就太贱了,现在想想,那天为了他跟凌佳媛大打出手,也非常的不值得。
    他或许就是想看看她花容失色的狼狈模样,才有意表演的吧。
    爸爸跟大哥那边,连探视都不可以,多次申请,给出的答复是,还得在等半个月。
    祈如影带着妈妈,嫂子,还有侄女,贱卖了身上的香奈儿裙装跟鞋子,换来了几千块,租了一处简陋的阁楼。
    看着穿着几十块钱的牛仔裤,扎着马尾,素面朝的的祈如影,她们都快不认识了。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第5章:冤家相遇,果然路很窄!
沈香韵想着想着,眼泪又掉了下来,悲愤的说道,“都是那江承逸,枉我还把他当成半个儿子,想不到他尽这么害我们祈家。”
    “妈,我们这老老小小四个女人,以后可怎么办呀!”朱蕾儿抱着的女儿,也哭了起来,当初嫁到祈家,不知道眼红死了多少人,谁会想到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哭什么哭,你们还有完没完了,又不是世界未日,我下午就去找工作,不会让你们饿死的!”祈如影心里很烦,说话的口气也控制不住的重了一点。
    她知道妈妈跟嫂子养尊处忧惯了,花钱倒是会,赚钱就别想了。
    被她这么一吼,沈香韵跟朱蕾儿乖乖的收起了眼泪。
    祈如影何尝不想学她们,呼天抢地的哭一场,当作是发泄一下也好,可是如果连她也这么软弱的话,那就全部等死好了。
    整下下午,祈如影在市区东转西转,都没有找到她能做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内心的骄傲,让她不想去救助任何一个熟人,而且她也深知,江承逸肯定布下天罗地网,她去了,也是白去。
    天黑下来了,璀璨的灯光,让城市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没找到工作,回去怎么面对妈妈跟大嫂,她可不想听她们哭一整夜!
    晃到快11点,她经过一家酒吧,远远的就看到,从里面走出一对喝的醉醺醺的男女,脑中灵光一现,对呀,她可以做代驾,还能立刻就收到现金。
    她快步的走上前,拦住他们,“你们好,请问需要代驾么?”
    男人转过头,一双妖娆魅惑的凤眸,懒懒的在祈如影脸上注视了一分钟后,露出惊讶的表情,“是你!”
    而祈如影同样是认出了这个妖孽的家伙。
    之前在国外度假,与这位仁兄上演了一场抢车位大战。
    当时她正想把车子倒进去,没想到被后面开上来的车抢去了,一气之下,她把车子拦在车位之外,把他堵死在里面,当时有个男人淫荡的趴在他的肩头,差点没把她恶心的连早餐都吐出来。
    冤家果然路很窄!
    “别来无恙,想不到我们又遇见了,你说是不是天意呀。”贺祟行对她笑的不怀好意,不知她是否还记得那个夜晚,他可是到现在还回味无穷呢。
    天你个头!祈如影在心里暗骂,其后笑米米的说道:“谁说不是呢,祝你有个偷快的夜晚,不当小受就对了,再见。”
    她保持着笑容,转身就走,真倒霉!
    贺祟行嘴角抽搐,满脸的黑线,小受?!深吸一口气,冲着她喊道:“我需要——”
    祈如影诧异的回

Rank: 1

91UID
98404161  
精华
帖子
61 
财富
315  
积分
69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5-15 
最后登录
1970-1-1 
头,“什么?”
    “你不是问我需不需要代驾么,我的答案是,我需要。”贺祟行微笑着把手中的车钥匙抛给祈如影,搂着女伴向车边走。
    祈如影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钥匙,兰博基尼!
    看样子这只妖孽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还是男女通吃型的杂交动物!
    她要不要做这单生意呢,毕竟二人结过梁子,这家伙不会想趁机报复吧。
    管他的,现在全家人现在可都指望她养活,有钱她没道理不赚嘛,到时侯狠敲他一笔。
    打定主意,她拿着钥匙坐进银色的跑车内,摸着方向盘,很是满足感。
    以后估计也开不到这么好的车了吧。
    她熟练的发动车子人,问道:“去哪里?”
    “随便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