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2 | 浏览:15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攻略病娇王爷:我的夫君今天还活着吗?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攻略病娇王爷》作者:忘我实多

作品简介:
叶知秋嫁给了一个病秧子冲喜。
打成亲那天起,她就掰着手指头开始算自己离守寡还有多少日子。
三个月后,传说中快要入土的病秧子恢复得与常人无异,叶知秋却跑路了……
一年后,再相见。
叶知秋:“咦,二爷居然还没死,什么,应该叫你王爷?”
又名:我的夫君今天还活着吗。

攻略病娇王爷.jpg



第一章  嫁人
叶知秋嫁给了周家二少爷。
叶知秋不想嫁给周家二少爷。
周家是饶河县顶顶有钱的人家,周家的人也是饶河县顶顶有名的大善人,而周家的二少爷,却是饶河县里顶顶可怜的人。
据说二少爷未足月就出生了,生下来的时候只有三斤多点儿,接生的稳婆和大夫连连摇头,说:还是个小少爷,真是可惜了。
那日饶河县来了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白眉老人,他说他能保二少爷平平安安活下来,只不过要让他带走二少爷,三年后再带回来。
周家老爷和夫人虽不舍,却又不忍心看着刚出生的孩子早夭,一合计,便答应了那个白眉老头。临走时还给了白眉老头一笔钱,恳请他一定要善待二少爷。
三年后,那白眉老人果然又回到了饶河县,还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是三年前他带走的周家二少爷。
往后的许多年里,周家二少爷一直随着那个白眉老者在外游历,偶尔回一次饶河县的周家,但都不久住。
就在去年,二少爷又回到了饶河县,说是那白眉老人去世了。说来也怪,自打二少爷回到周家以后,又变得体弱多病起来,如今就靠各种名贵的药材蓄着一条命,随时都有闭眼蹬腿的可能。
饶河县的人都说,那白眉老人是二少爷命里的福星,如今老人走了,二少爷的福气也就没了。
但叶知秋却觉得那个白眉老人是个骗子,刚出生的小娃娃都长一个样,谁知道当年那白眉老道带回来的是不是周家的二少爷,没准周家替别人养了许多年的儿子呢。
叶知秋在喜床上坐了许久,久到最后不小心睡了过去,周家的丫鬟将她喊醒时,叶知秋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原来做新娘子都这么累的啊。
不过很快叶知秋的那一点儿不好意思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丫鬟是来告诉她,要她早些休息,今晚二少爷的病又犯了,肯定是不能到新房来了。
那丫鬟趾高气昂的,丝毫不把叶知秋这个新嫁娘放在眼里。叶知秋也不同她生气,毕竟整个饶河县的人都在说,住在城南的那个酸腐秀才,为了周家高额的彩礼,将自己家的老姑娘嫁给了周家的病秧子少爷冲喜。
老姑娘跟病秧子,倒也算是般配。
是的,叶知秋是个老姑娘,她今年已经十八了,跟她同龄的女伴,孩子都会喊娘了,而叶知秋连却一直待字闺中——直到今天嫁到了周家。
那丫鬟通知完叶知秋后就离开了,叶知秋扯下盖头,入目是满室红光,喜烛还在烧着,跳动的火焰刺得她眼睛有些发疼。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场景,她以为自己会嫁给宋勉的,可是宋勉走了三年,她等了三年,等成了别人口中的老姑娘,他也没有回来。
“二奶奶,早些歇着吧。”一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个小丫鬟上前,唯唯诺诺的开口,话里还带了几分怜悯。
叶知秋只是点点头,她实在是太累了,连说话都觉得费力。小丫鬟觉得二奶奶真是可怜,嫁给一个病秧子冲喜,成亲当晚就独守空闺,瞧她难过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叶知秋十八年来第一次被人伺候着梳洗,许是太乏了,她并没有觉得有多不好意思,甚至还有些享受。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知秋就被芥子从床上拉起来,梳妆打扮,焚香更衣,今儿是给公婆敬茶的日子。芥子就是昨晚伺候她梳洗的小丫鬟,比叶知秋还要小上几岁。
“二奶奶生得真好看。”等芥子给叶知秋梳完头,叶知秋也算是彻底醒了过来。芥子站在叶知秋身后,望着铜镜里映出来的叶知秋夸赞道。
叶知秋确实生得好看,眉如远黛,杏眸盈盈,粉腮带笑,倒是合了眉目如画四个字。便是已经成了老姑娘,也还是有不少人上叶家提亲的。
“你家少爷经常犯病吗?”同样的夸奖听得多了,叶知秋如今连脸都不会红一下,想起昨夜的事,叶知秋开口问道。
“二少爷常年不在周家,回来也总是待在自己院子里,很少出门。奴婢也没见过二少爷。”芥子如实答道。
她原本只是个洒扫丫鬟,昨儿突然被派来伺候刚嫁进来的二少奶奶,就连芥子自己,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刚收拾好,周夫人那边便派了丫鬟过来,接叶知秋去敬茶。
这下能见到传说中的二少爷了吧,叶知秋想。
周家老爷早些年就去了,家中长辈只剩周夫人一个,如今的周家全靠大少爷。都说周家大少爷是经商的一把好手,把生意做到了京城。
叶知秋还是没有见到周家二少爷,她连茶都没有给周夫人敬。
“你跟旭儿与别个不同,就不拘这些个俗礼了。”她刚进门,周夫人就迎上来挽着她的手慈祥地说。
旭儿是周家二少爷,周旭。
新媳妇见公婆难免紧张。叶知秋忘了问,周夫人所说的与别个不同是怎么个不同法。
“旭儿身子不好,昨儿委屈你了,你多担待些,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尽管说。”周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叶知秋的手,将自己腕上的镯子褪到叶知秋手腕上。
叶知秋知晓,这便是婆婆给新妇的礼物了。
“我晓得的。”叶知秋微微垂着脑袋,低声应道。
周夫人今年已经五十了,因为保养得体,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她手中还握着一串佛珠,叶知秋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想来是常年礼佛之人。
屋子里除了周夫人,还有周家大爷的妻子和她的一双儿女。周夫人引着叶知秋一一同他们见礼。
大少奶奶年近三十,生了一双儿女,却依旧是体态婀娜,光彩照人。
跟她们比起来,十八岁的叶知秋是很年轻了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就如外人所说的那样,周家的人都是好人,他们都待叶知秋很和气,好的让叶知秋快要忘了,自己是嫁进来冲喜的。
周夫人拉着叶知秋说了好些话,又留她用了饭,这才放她离开。绕了一圈,叶知秋还是没有见到周家二少爷,她觉得自己像是嫁给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不过她倒真的有些希望周家二少爷不存在。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小姑娘
望着椅子上因为剧烈咳嗽而缩成一团的人,叶知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是二少爷的院子,这么一个大男人敢堂而皇之地坐在二少爷的房里,叶知秋大概是知道这个人是谁的。看他那个样子,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咳出来一般。
还不等她有什么动作,屋外便传来匆匆的脚步声,随即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跑了进来。他快步走到椅子边,从手中的瓶子里倒出一粒药丸,喂给椅子上的男人。
咳嗽声这才慢慢的止住了。
“你们是何人?”说话的是后面跑进来的那名小厮,叶知秋听得出他话里的防备与不满。
她和芥子刚从周夫人的院子里回来,还未进门,叶知秋就听到了屋里传来的剧烈的咳嗽声,那时候叶知秋只当是屋里灰尘太多,呛着了打扫的人。
不曾想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那个男人话还没说出口就咳了起来。
“你们又是何人?”叶知秋反问道,其实她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芥子以前只是小小的粗使丫鬟,根本就没同主子打过交道,此时见新房里站着两个男人,早就吓得丢了魂。
二少爷常年不在家,下人们隔三岔五的来打扫一次院子,白眉老人去世之后,二少爷倒是回到了周家,但是病人宜静,因此院子里也没什么下人,二少爷更是十天半个月不出一回院子。
“这是我家爷的屋子,你说我们是什么人?”那小厮不屑的道。
长得挺好看的一小姑娘,怎么脸皮这样厚,跑到他家爷房里来。
“这也是我的屋子,你说我是什么人?”叶知秋照着他的口气说道。
“这怎么就是你的屋子了,这分明是……”那小厮还欲说些什么,一直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却忽的开了口。
“鱼七,给二奶奶倒茶。”男人的气息还有些不稳,说话的声音极轻柔,短短的一句话,却好似用了很大的力气。
显然,他也猜到了她是谁。
“爷,哪来的二奶……”那个叫鱼七的小厮有些不明所以,话说到一半,瞥见屋子里随处可见的喜字,这才想起,昨儿是他家爷娶妻的日子。
鱼七连忙将桌子下的凳子拉出来,还殷勤的用袖子擦了擦,然后赔着笑对叶知秋道:“小的瞎了眼,冒犯了奶奶,奶奶大人大量,别跟小的计较。”
说完,他又拎起桌上的茶壶,往杯里注了茶水。
要知道自家爷娶个妻多不容易,鱼七如今只盼着二奶奶没有因为刚刚的事生气。
叶知秋并不忙着坐下,而是细细的打量着椅子上已经挺直了脊背的二少爷,过分瘦削的身材,那衣裳穿在他身上显得空荡荡的很不合身。眉目凌厉,脸上却没有什么肉,脸上的病态掩去了他的英气。
若不是常年体弱多病,他也是个美男子,叶知秋想。
“二奶奶。”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芥子用胳膊拐了叶知秋一下,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可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二少爷那轻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叶知秋见他摸了摸自己的脸,狐疑的看着她。
意识到自己的**之后,叶知秋有些尴尬,旁人看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她在鱼七拉出来的那张凳子坐下,但没有喝那杯茶。
“没有。”她答道。
“你是从母亲那里回来的?”他又问道,语气熟稔的好似两人是成亲多年的老夫老妻。
“我去敬茶。”叶知秋答道,听上去像是带着几分抱怨。
“是我对不住你,我……”他话还没说完,又咳了起来,叶知秋环顾一圈,才发现鱼七和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她只好起身上前,询问他有没有事,他对她摆手,仍在咳个不停,叶知秋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虽然知道这样做兴许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叶知秋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做不能站在一旁看他一直咳。
好一会之后,二少爷才止住了咳嗽,他的脸被涨的通红,叶知秋将刚刚鱼七到给自己的那杯水端给他。
“麻烦你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喝了茶,又过了好一会,他呼吸才慢慢变得平稳些。叶知秋觉得很尴尬,她不晓得自己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娘亲教过她嫁人之后的事,但是没有教她要怎么跟一个动不动就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咳出来一般的人相处。
叶知秋好像有些明白,早上周夫人的那句“与别个不同”是什么意思了。
“我的身子你也知道了,我晓得这门亲事定不是你的意思,我一会就让鱼七准备纸笔,给你放妻书。”久久的沉默之后,他突然开口道。
长长的一段话说完,叶知秋有些担心他会不会又咳起来,乃至于好一会之后她才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要休了我?”叶知秋颦眉,话里有几分怒气。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三章  同床共枕
叶知秋突然觉得有些累了,她等了宋勉三年,听过无数的流言蜚语,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累。
一个要她嫁,一个要她走,个个都没有问她的意思。
她不想嫁,也不想走,不想再听任何人的话。
“不是休,是和离……”他听得出她话里的怒意,试图解释道。
“有什么区别?”她打断他的话。“别人才不会在意是休书还是和离,反正他们只会说,叶家的老姑娘嫁给周家二爷冲喜,第二天就被休了。”叶知秋语气冷冷的,故意说了冲喜两个字。
说完之后,她就一直盯着周二的脸看,想在他脸上看到难堪或是愤怒的表情,可是他却忽然笑了起来。
“你多大了?”他眼里满是笑意,叶知秋眉头颦得更紧。
难不成他还不知道自己娶的是个老姑娘?
“十八。”叶知秋答道,心想,周二比自己还可怜,起码自己出嫁的时候晓得嫁的人是个病秧子。
“的确是个老姑娘了。”他淡淡的开口。
叶知秋的脸迅速涨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她还道,他那样子温和的一个人,自己就这样说冲喜是不是太过了些,正暗自懊恼呢,不曾想,他倒是半点儿不吃亏。
“不过我长你七岁,你在我面前只能算是小姑娘。”不等叶知秋开口,周二又接着道。
叶知秋到了嘴边的话却没了声,只觉得周二这句话好生**,但小姑娘总比老姑娘好,她也就不去计较其他的了。
和离的事在两人的拌嘴中不了了之。
夜幕降临,叶知秋却犯了愁。
昨晚周二发病,她自己在这间屋子里过了一晚,加上累了一天,叶知秋睡得很沉,没有半点儿不习惯。可是如今,光是和周二共处一室,她就有些不自在了。
她也知道,夫妻原本就该睡在一张床上,这样方才衬得上“枕边人”三个字。
可是她跟周二算是夫妻吗?
她不想嫁给他,他也未必是愿意娶她的,他们没有拜堂,没有洞房,她也没有给周夫人敬茶……这算是什么夫妻?
“你再不剪的话,灯就该灭了。”房里响起周二温和的声音。
叶知秋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面前的这盏灯奄奄一息,随时都会灭掉,于是她迅速将燃过的灯芯减掉,快要灭掉的灯又燃了起来。
周二在另一边看书,灯下的他被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脸庞的棱角也不再那样凌厉,叶知秋撑着脑袋看他,开口道:“你每日都要喝那么多药吗?”
今儿下午,叶知秋见识了周二是如何吃药的,各色的药丸,还有现熬的药汁,那一刻叶知秋觉得周遭的空气都是苦的。
二少爷果然是饶河县顶顶可怜的人。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仍旧低着头翻着手中的书页。“你要是不喜欢那些药味,我下次到书房喝就是。”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像是想到什么,他又补了一句。
叶知秋没想到他会想到这里去,连忙摆手道:“你在房里喝就行。”
她是不喜欢药味,但是以周二那虚弱的模样,去书房喝药,来来回回,怕是一天的时间都要用在喝药和去书房的路上了。
“你每日都不出门的吗?”叶知秋又问道,问完又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
她就是在没话找话,已经到了洗漱歇息的时间了,她有些紧张,巴不得今晚能拉着周二秉烛夜谈。
周二抬起头来,合上手中的书道:“你想出门?”
他望向灯下的人,虽然脸上已有几分倦意,却仍旧强打着精神,周二心里觉得好笑。
这门亲事确实是在他的意料之外,他其实是今儿才回到周家,在路上他就知道了周夫人给自己娶妻的事,原打算回到周家再好好处理这件事,没想到回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刚过门的妻子。
叶知秋没有回答,她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出门。
鱼七来提醒周二该休息了,叶知秋是早就洗漱完了的,可周二却还不曾。叶知秋变得越发紧张,周二不会要她伺候他洗澡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该怎么拒绝?
“你若是想出门,多带些丫鬟就是了。”留下这么一句话,周二便离开了屋子,并没有叫叶知秋跟着伺候。
她松了一口气。
周二一走,叶知秋就迅速爬**,她想要在周二回来之前睡着,可躺到床上之后,原本有的三分睡意,统统都消失了。
她清醒异常,甚至还能听到隔壁净房传来的水声。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叶知秋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么煎熬过。终于,她听到了周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周二绕过屏风出现在她眼前的时候,叶知秋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周二似乎也被她吓了一跳。
“你没事吧?”周二穿着白色的中衣,一步一步的朝床边走去,终于,他在床边停下。
“我有事要跟你说。”叶知秋语气十分严肃。
周二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我……我睡觉可不老实了,会打呼噜,还会磨牙,搞不好还会踢人。”叶知秋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总之,就是很不好,要不我去跟芥子睡,免得半夜伤着你。”
说完叶知秋就忐忑的看向周二,只见他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意,他说自己的确是老姑娘时,也是这么笑的。
“那明天怕是又要有人说,叶家的老姑娘刚嫁进周家,就被赶到了丫鬟的房里。”周二学着她白天的语气道。
叶知秋的紧张立马没了踪影,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谁敢说我就撕了他的嘴。”叶知秋佯装恶狠狠的道,“睡觉。”说完她又躺了下去,不过却缩到了最里面,留出很大一块地方出来。
其实她还是很紧张,她身体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都紧绷着,紧攥着被子的手出了一层汗,同床共枕意味着什么,她都晓得的。
烛火熄了,叶知秋能感觉到旁边的褥子稍稍下陷,周二躺了上来。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第四章  回门
“睡吧。”他轻声道,随后就没了言语,取而代之的是平稳的呼吸声,叶知秋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是病人,走两步都要喘上半天的病人,叶知秋安慰自己。他娶妻只是为了冲喜,再不济,要是周二想勉强她做些什么,叶知秋不觉得自己会打不过他。
这么想着,她也很快睡了过去。
叶知秋并没有和周二拜堂,就如周夫人说的那样,她同周二,确实与别的夫妻不同,很不同。
周家的花轿到城南叶知秋家接了新娘子,然后回到周家,因为二少爷身子不好,于是省了拜堂这一步,饶河县的百姓都知道,叶知秋嫁到周家本来就是为了冲喜,因此不拜堂,众人倒也不觉得有多新奇。
叶知秋更是不在意这些,她心底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好似只要不拜堂,她跟周二就称不上是夫妻。
可是她却不知道,身子不好只是周家的借口,那个时候周二正在回周家的路上,根本就没法出面,就是洞房花烛夜,也还没赶到周家。
饶河县的百姓都说,城南那个酸腐秀才是为了高额的聘礼,再加上自家姑娘确实年纪大了,才将叶知秋嫁到叶家的。但是叶知秋却觉得不是这样的,父亲的确是个酸腐的秀才,但骨子里还是有读书人的傲气,不会让钱财污了自己的名声。
至于年纪,父亲不曾嫌弃过她是个女子,将她当做男儿来养,教她读书识字,教她诗词数算,还夸过她巾帼不让须眉,就算是她年纪大了,父亲也不会就这样将她嫁给一个病得随时都会死掉的人。
更何况,她同宋勉的事,父亲知道得一清二楚。
可是父亲确确实实以死相逼,要她嫁到周家,叶知秋负气嫁了过来,没有问父亲为什么,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三朝回门,叶知秋原本以为,这天只能自己回去,毕竟二少爷虚弱到连拜堂都不能够,可当芥子为她掀开车帘时,叶知秋却看到了周二那依旧苍白的脸。
“二爷怎的在这?”叶知秋颦眉道。
昨日不等她去给周夫人请安,周夫人就带着丫鬟仆妇赶到了周二的院子里,一见周二,周夫人那眼泪止也止不住。
叶知秋有些不解,又不是许久未见,周夫人何至于这个样子。
之后周夫人又叮嘱叶知秋许多琐碎的小事,无非是周二的喜好以及一些忌讳,等送走周夫人,叶知秋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心里暗道,周二可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今儿难道不是你回门的日子?”周二反问道。
叶知秋点点头。
“夫人说了你身子不好……”这件事周夫人也是早就跟她说过的,叶知秋瞥了一眼后面那辆拉着礼物的马车,这便是周夫人为表歉意准备的。
“不怕别人说叶家的老姑娘嫁到周家,连回门都是自己回去的?”周二眼底带着

Rank: 1

91UID
83859659  
精华
帖子
29 
财富
150  
积分
3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7-18 
最后登录
1970-1-1 
促狭的笑。
又是这一句,叶知秋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要是知道他动不动就说这句话,当时叶知秋是打死也不会这么说的。
这两日里,周二基本不出院子,连房门都很少出,大半的时间都在窗前看书。叶知秋就像是他的丫鬟,轻易不能离开,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周二什么时候会咳嗽,什么时候会发病,什么时候想要喝茶……总之就是离不了人。
往常都是小厮鱼七寸步不离的守在周二身边,但是如今周二娶了妻,鱼七像是得到解放一样,轻易不出现在两人面前。
叶知秋上了马车,马车很快行驶起来。车内的小几上摆着茶具,叶知秋给自己倒了杯茶,想了想,也给周二倒了一杯。
“二爷身子不好,该在家里歇着的。”叶知秋将茶水递给周二,开口道。
既然周夫人跟自己说过周二身子不好不能陪自己回门,想来是不知道他出门的事的,回去若是叫周夫人知道了,自己少不得要被责备一顿。
周二放下手中的书,接过叶知秋的茶水轻啜一口。
“偶尔也要出来走走。”他将手中的茶水放下,轻咳了两声,叶知秋不再引他说话,怕他又咳个没完没了。
周家在饶河县城东一条繁华的巷子里,而叶家,却是在城南边上,几乎要出了城去,俩家离得还是有些远的。叶知秋的父亲早年间考了秀才,之后再怎么考也没能博得一个功名,后来娶妻生子,靠在县里的私塾教书为生。
两人相坐无言,就在叶知秋快要睡过去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车外传来鱼七的声音。
“爷,到了。”
周二伸手去掀车帘,叶知秋吓得一个激灵,连忙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臂。
“等……等一下。”叶知秋有些紧张,这几日在周家,她过得混混沌沌,就好像活在梦中一眼,好像一睁眼,她就醒了过来,爹爹没有逼她出嫁,宋勉也没有离家万里,她还是以前那个爱笑的叶知秋。
可是只要周二掀开帘子,这个梦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她就再也不能等宋勉了。
“害怕?”周二的声音很轻,像是春日里山涧中的流水。叶知秋望着他,眼里满是无辜与茫然,周二只觉得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
她点点头,她怕,怕极了,出嫁那天她都不曾这样怕。
“别怕,我在呢。”他伸出另一只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用哄孩子的口气说道。
“爷,该下马车了。”鱼七的声音又在车外想起,叶知秋大梦初醒般,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周二掀起车帘,在鱼七的搀扶下下了马车。
鱼七打着帘子,周二站在马车下,将手伸向她,叶知秋本不想麻烦他,可是马车外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叶知秋只好将手递给周二,让他扶着自己下了马车。
叶知秋的母亲赵氏早就带着年幼的弟弟在门口盼着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