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43 | 浏览:109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为凰,皇上请自重》——重生后成为了聪明睿智的女人,表面 ...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第1章 皇后断头
刑场之上,贺云清凤冠后袍好不奢华,脊背挺直站的丝毫不惧,上挑的眉眼带着几分不屑,嘴角的弧度更是有着几分的好看。
    这哪里像是来刑场赴死,这通身的气质高不可攀,吓的菜市场前来看热闹的众人都是屏气不息,不敢言语。
    就连这女人身后的行刑者握着刀的手都有些颤颤巍巍,不敢与其直视。
    皇后砍头本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大事,而贺云清这般凤凰威仪,更是让小老百姓们吓得瑟瑟发抖,觉得砍杀天上的凤凰是要遭天谴的。
    这样的场景,让坐在上首观刑的贺语嫣有些不悦,**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摆架子,也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情况。
    贺语嫣使劲绞着手上的杭州绢帕,但是面上却是一副风云惨淡,还挤出了几滴眼泪显得可怜兮兮:“姐姐,你若不是这般狠毒,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
    “狠毒?我贺云清再狠能狠过你一个奸妃?”贺云清站的笔直,理了理领子,睥睨了一周后,才是将眸子定格在了贺语嫣的身上。
    “再毒,我能毒的过堂妹你吗?”贺云清的眸子越来越亮,那亮眸中暗藏的恨意也是越来越深。
    她深吸了一口气,那空气中的血腥味一直挥散不去,就连脚边的地砖都已被血染的看不出来原有的颜色。
    一连三天,在这里杀了大楚国世家豪门贺氏家族一百零九口人,包括那尚在襁褓中的婴孩都是一刀断其头。
    自己那个还出生不过十天的侄子,连眼睛都未曾真正睁开过,就这样死去了。
    今日,再杀了自己后,贺氏家族除了贺语嫣以外,应该可以算是灭门了吧。
    贺云清的声音陡然拔高,仰望着天,哈哈大笑了起来: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
    “这是太祖爷赐给我太祖父的诗句,因为那年我贺氏家族死了十七个好儿郎,而太祖的子嗣传承只剩我祖父一人。”
    “先皇十七年,南蛮侵楚,我太祖父年岁已高,膝下唯一的儿子赫赫然举旗出征,退南蛮、祖父死,那一战我贺氏家族儿郎又是战死十三人。”
    “先皇二十五年,突厥侵略,我父亲率领我两位兄长奔赴战场,突厥退,我二哥死。”
    “贺氏家族,前前后后为了大楚打了二百零七场战争,死了贺氏男儿一百七十六人。”
    “我贺家的祠堂满门忠烈,今日竟然落得如此下场,背上叛军的名头。”
    贺云清的眼前慢慢的浮现出太祖父的威仪,父亲次次出征的叮咛,大哥的意气风发,眼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
    “楚怀玉,你真是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丧尽天良,贺语嫣,你不配姓贺。”
    贺云清的眸子一转,那明明还带着泪光的眸子却是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寒意。
    贺语嫣被贺云清那双冷眸看的有些发憷,但是再看到贺云清哪怕穿的依旧是后袍,可是刑场上遍布的的大内高手后,心里顿时安了下来,区区一个阶下囚而已。
    贺语嫣轻抚了一下发髻上的鹅黄明珠,嘴角的笑意更盛,这可是今朝新上供的宝珠:“姐姐,贺氏家族的罪证已经是铁证,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
    “而你,不过是一个废后,本宫念在我与你同出贺家门,允你穿后袍带凤冠赴死,可是你却连皇上都敢骂,看来你真是死不悔改啊。”贺语嫣一副惋惜的神色。
    “贺语嫣,如果不是我父亲收留你,你不过就是一条狗罢了。”贺云清知道贺语嫣哪里痛,才是刻意戳哪里,“你转告楚怀玉,他负我贺氏家族,我贺氏家族定会化成厉鬼来找他的。”
    “哈哈哈,楚怀玉啊楚怀玉,我贺云清真是瞎了眼了,带着贺氏家族的满门忠烈选了你这个白眼狼。”
    贺云清仰头大笑,可是那眸中的泪水却是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夫妻十载,却都不知道他的心是如此狠毒。
    贺氏家族何其尊贵,自己却为了他不惜拿整个贺氏来助他夺嫡,不顾娘亲的哭泣,不顾父亲的阻拦,连二哥的临终言都听不进去。
    一心以为,楚怀玉是自己的一切,是自己的良人。
    可是,楚怀玉一朝为帝,就翻脸无情,觉得贺氏功高震主,随便拿了一个通敌的幌子就要派人斩杀在外征战的大哥。
    贺语嫣看着贺云清那嚣张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悦,起身朝着贺云清的砍头台缓缓走来,低声笑道:“贺云清,不是我出卖贺家的,也不是皇上翻脸无情的,要怪就怪你自己蠢吧。”
    “呸!小人不配与我说话。”贺云清也是一脸笑意,可是那笑却充满着不屑。
    贺语嫣无所谓的笑了起来,抬手指着砍头台下面的老百姓们,悄声的说道:“贺氏家族如何忠烈也好,为了大楚如何赴汤蹈火也好,可是就连下面的百姓们都认为贺氏家族通敌卖国,是奸臣贼子。”
    “你知道为什么贺家军会在北岭被灭吗?”贺语嫣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显得极为娇俏可人。
    “因为你身边的翘红假传你的意思,对你大哥说让贺家军在北岭休整一夜,否则直接回京定是死罪,你会努力周旋。”
    贺语嫣眼睛眨巴了一下,像是回忆着什么好玩的事情笑道:“而皇上呢,就与那南蛮商量好了,在夜里的时候南蛮偷袭成功的话,皇上就赏给南蛮百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万担粮呢。”
    “火烧北岭,听说大哥是活活烧死的呢。”贺语嫣笑的巧笑嫣然,随即又是感叹道,“贺家军真是厉害啊,纵使在北岭这种险地都能让南蛮的军队没有活着出去一个人,为皇上省下了百万担粮呢。”
    “贺语嫣,你闭嘴。”贺云清的神色越来越狰狞,可是却毫无办法。
    贺语嫣笑的更是灿烂:“献出这种一石二鸟的计策的人就是你堂妹我,皇上都夸堂妹聪明,特此封堂妹我为明妃呢。”
    贺云清却是没有说话,她好像第一次这么清晰的认识贺语嫣,认识那个初来贺家唯唯诺诺,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贺语嫣。
    贺云清想起小时候,她将一切珍宝都捧给这个小堂妹,深怕她受半点委屈。
    为了她,自己顶撞二哥,让她在贺家地位更高;
    为了她,自己打了小妹,就是因为她想要最好的琉璃钗;
    为了她,自己不惜破坏大哥的婚姻,就是因为她喜欢大哥;
    可是最后呢,
    贺语嫣千方百计的挑拨自己跟二哥的关系,就是为了让她更有人缘,更招长辈的喜欢。
    贺语嫣想要最好的金钗首饰,就是为了告诉京都贵女们她在贺家的地位超越任何人。
    贺语嫣喜欢大哥,是因为她觉得大哥是最出色的权贵。
    当自己嫁入皇家之后,贺语嫣早就忘记了大哥,将目标转向了楚怀玉。
    一朝不慎,贺语嫣登堂入室,成了楚怀玉心爱的宠妃。
    可是自己呢,自己却还是以为贺语嫣还是自己那个小堂妹……
    贺语嫣看着贺云清那终于狼狈不堪的神色,很是高兴:“本来怀玉还不觉得楚家是个祸害,可是妹妹一不小心将贺伯伯曾经支持三皇子的事情告诉了怀玉。”
    “妹妹也真是笨啊。”贺语嫣伸手去摸了摸贺云清的凤钗,好生羡慕,“你说你们贺家对我好,待我如己出,可为什么贺家长女的你成了皇后,贺家小女贺云燕成了侯府主母,而你们当时却给我找了个穷翰林呢?”
    “所以,妹妹只能靠自己啊,还不错,妹妹如今好歹成了皇妃呢。”贺语嫣的神色渐渐明亮了起来,嘴角的弧度越来越盛,看着贺云清头上的凤钗展现出势在必得的样子。
    贺云清却是冷笑,强压着怒火,对着一个白眼狼,还有什么可辩的:“贺语嫣,那么恭喜你,你爬到哪个位置,你都逃不出你是贺家养的一条狗。”
    “放肆!”贺语嫣终于有了些怒火,转瞬却又是娇笑了起来,“本来贺云燕那个傻子应该算是出嫁女,与贺家无关,可是贺云燕却是自请下堂,要与贺家共生死。”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贺语嫣发出几声叹息:“贺家女也真是有胆色之人呐,所以我为了看看贺云燕到底有多么有胆色,我就找了几个死囚犯与她玩了玩,没想到你这个妹妹还真是个能人呢。”
    “三瓶子春药啊,你妹妹硬生生的被人玩死了,那下半身让人看的真是惨不忍睹啊,身上的皮肤就没有一块好的。”
    贺云清终于是忍不住了,抬手就是对着贺语嫣那张俏脸上打了一巴掌,下手的速度快的让身边的人都没有提防,歇斯底里的吼道:“贺语嫣,你祈求来世千万别碰到我贺家人。”
    “贺云清你放肆,是你们贺家先对不起我贺语嫣的。”贺语嫣捂着脸,神色终于是发狠了起来,对着监斩台上的监斩官高声问道:“还不行刑吗?”
    “斩!”
    “我贺云清对不去贺氏家族,若有来世,定当让仇人个个死无全尸。”
    阳光高照,手起刀落,鲜血洒了一地,那落地的头颅却还是睁着眼睛,狠狠的望着皇宫的方向。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第2章 再见恶毒堂妹
贺氏,因为世世代代家族儿郎的辉煌,早已成了大楚国三大世家之一,而贺府更是极尽显赫,可谓是衔山抱水建来精,多少功夫筑始成。
    离贺府正院最近的清水阁更是临湖依山,青砖玉瓦,曲廊回叙,玉树琼花,好一派贵气悠然。
    而清水阁的侧屋,则是由三间堂屋贯穿的书房,淡淡的檀木香充斥着整个屋内,轻轻一嗅便知是那京都蓬莱阁最上品的露凝香,一支就是纹银二十两。
    西墙上挂颜大家的墨宝,北墙设书架,架上绝世真迹可见一斑,尤其是架上那官窑的大盘中盛着的数十个娇黄玲珑的大佛手,各个都是倾城之价啊。
    书房临窗放着的是一张紫檀木的书案,案上放着一叠簪花小楷的佛经,字迹狂狷显然书写之人不适合这簪花小楷的字体。
    “主子,离夫人的寿辰还有一段日子呢,您不如先歇歇吧。”一等丫头翘绿一身翠色百褶裙显得清秀可人,手上拿着折扇不停的给伏案之人扇着,很是心疼自家主子累着。
    可是伏案之人却是一遍又一遍的想让自己的字体更加贴近佛经的气韵。
    贺云清一身紫色的玲珑裙,外搭一件水雾薄衫,肩若削成腰若扶柳,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头上祥云髻斜插一根镂空金钗,缀着点点紫玉,华贵万千。
    眸如深井,不敢窥看;俏鼻朱唇,好似琼瑶仙子。
    明明是那般深沉的紫色,却被女子穿的贵气凛然,仿佛这贵是与生自来。
    贺云清手上的笔终于是停了下来,眸子掠过窗外的翠竹,心里却是波涛万千,久久不能平息。
    自己从那刑场断头日之后便是回到了十四岁的时候了,仿佛前世种种都是如梦一场。
    可是,这个梦自己怎么能忘呢?
    两天了,自己足足用了两天才忍下了那张彻骨的恨,才强忍住现在就想要活剥楚怀玉的冲动,才硬生生忍住活活埋了贺语嫣的想法。
    那种家破亲亡的感觉,那种头断的感觉,那种看着自己的身子在别的地方的感觉。
    “真的是太可怕了。”贺云清嘴角眸子冷冽,可是嘴角却是划起了笑意。
    好戏,就要开场了。
    翘绿看着主子的神色越来越陡峻,那眸中的寒意硬生生让翘绿有种想要跪下去的冲动,吓得都快不敢呼吸了。
    “主子,堂小姐来了。”门口守着的二等丫头荷香,叩门通报。
    “让她去正屋,以后我的书房谁都不准进。”贺云清交代完,把那抄好的佛经磊好,才是慢悠悠的出了书房。
    贺云清还未踏进正屋,便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带着几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分娇嗔和无辜。
    “姐姐,荷香那个丫头竟然不让语嫣进去找你,你那么疼语嫣,怎么会不让语嫣找你呢。”贺语嫣一声桃粉色的月牙梅花夏裙,外面罩着水红色的薄纱,衬得整个人**无比,楚楚动人。
    一双含着春水的杏眼,眼里全是娇弱,可是细细看去那眸子里对于清水阁摆设的嫉妒藏得还是不够深。
    头上戴的是蓬莱阁最新出的珍宝楚翘金钗,那夏裙的布料是上好的蜀锦。
    看到这些,贺云清就是心中一片嫌恶,贺语嫣啊贺语嫣,你口口声声说我贺家对不起你,可是你吃的穿的哪一个不是最好的呢?
    贺云清淡淡打量了贺语嫣一眼后,才是毫无表情的说道:“我的书房本身就是不许别人进的,关荷香何事,这是我的命令。”
    贺语嫣见贺云清这般说法,心中很是不悦,但还是装出一副大方的态度:“是妹妹莽撞了,以后自然是不会再去姐姐的书房。”
    “这样自然最好。”贺云清才不管贺语嫣这个以退为进的说话方式呢,前世与她接触了几十年,对于贺语嫣自己真的是了解的太透了。
    贺语嫣见贺云清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面上也是有几分不好看,只能故意低下头显得有些怯懦,心里却把贺云清祖宗十八代都骂上了,一个**凭什么可以出生如此高贵,真是可恨!
    贺云清自是不会像以往那样觉得贺语嫣可怜,只是自顾自的拿起茶盏开始品茶,打算静等贺语嫣接下来想要唱的好戏。
    时间就这样静谧了下去,贺语嫣终于好似有些装不下去了,往常自己这样装可怜,贺云清那个蠢货一定是会心疼,然后就可以有求必应,今天怎么她却半点反应都没有呢。
    贺语嫣只能咽了口口水,小声的试探开口:“我碰巧听兆嬷嬷说,因为端午将近,所以老祖宗明日打算将当年先皇后赏的绿宝石琉璃钗和其余首饰拿出来,为我们几房的姑娘端午那天的皇宫宴增添光彩。”
    “妹妹就顺嘴给身边的丫头说了一句妹妹身无长物,身份不贵,若是能拿到那琉璃钗必定会让各位贵夫人对妹妹高看几眼,以后也会有个好姻缘。”
    贺语嫣说到这,看贺云清还未接话,只能眨巴眨巴眼睛,言辞更加真切的说道,“其实妹妹也知道,妹妹身份低下,不配先皇后赏的钗,就想着那钗能给姐姐,好让姐姐更添光彩,毕竟姐姐才是嫡长房嫡长女。”
    “可是……”说到这里贺语嫣还故意哽咽了一下,眼眶发红,“哪知刚好碰到了燕妹妹,燕妹妹竟然说她也是嫡长房嫡女,这钗她才该得,不是我一个寄主在这里的外人可以随便插嘴的,还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还说就算是大姐也不一定就有资格得到。”
    话落,贺语嫣便是戚戚然的哭了起来,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还真的让人有几分心疼。
    可是,贺云清不是男人,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更不会对贺语嫣感到同情。
    贺云清抬眸看了一眼还在装可怜的贺语嫣,冷笑了起来,那笑容很是冰冷,好像一触就会让人感到彻骨的寒。
    可是贺语嫣那脑子却是没有转过来,以为贺云清这幅表现是因为痛恨贺云燕骂自己是外人,忙是故意抹了抹眼睛,娇滴滴的说道:“姐姐,妹妹不委屈,只是觉得姐姐明明才是贺府最出众的人儿,可是燕妹妹却是仗着姿色艳丽,时时不将姐姐放在眼里,妹妹是为姐姐委屈。”
    贺云清看着贺语嫣那伪善的表演,心里就暗自纳闷,自己当初怎么就被这么一个人给挑拨的与贺云燕离心了呢?
    想前世,贺语嫣拿着自己的名义说是为了自己争夺,可是说白了还是她想要那钗。
    等自己从老祖宗那拿上那钗后,她三言两语就从自己这哄骗了过去,倒是让她在端午宴上出了一些风头。
    可是,也是因为这钗不在燕儿头上,导致燕儿没能让先皇后的本家义勇将军府高看燕儿一眼。
    燕儿自幼就爱恋义勇将军府的嫡子,虽说义勇将军府不及三大世家,可却是因为先皇后的原因,让义勇将军府选媳妇极为苛刻。
    据说那琉璃钗对于先皇后而言极为珍贵,是当年皇上派人跨海去一离岛拿回来的宝石,打造而成,送给先皇后定情之用。
    可是这支琉璃钗却在先皇后弥留之际,赏给了她自己的姑奶奶也就是贺府的老祖宗,说是希望这钗最后能落到有缘的可心人的后辈手上。
    所以,若是那钗能落到燕儿的头上,定会让那义勇将军夫人李氏高看燕儿一眼。
    可是……
    自己,却亲手抢了过来,从那以后彻彻底底伤了燕儿的心。
    无论燕儿最终嫁给了那侯府跟这钗有没有关系,都让自己觉得愧疚她万分。
    再在刑场时,听到贺语嫣说燕儿的后事,自己才惊觉。
    贺云燕,才是贺家的人,她才是有着贺家的骄傲,贺家的勇气的女儿。
    可是,自己却被贺语嫣挑拨多年,自己真是蠢啊!
    “哦?”贺云清挑眉,玩味的笑道,“我与贺云燕乃是同父同母的姐妹,我有什么好委屈的,燕儿若是喜欢那钗,我定是不会与她争的。”
    “况且,我觉得燕儿也没说错什么,虽然实话难听了些……”贺云清朱唇亲启,话语恶毒至极,“堂妹,你毕竟是外人这句话没有错。”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贺云清话落,便是看到贺语嫣那涨红了的脸,一直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是缓缓的流下一滴清泪,立马转变态度:“姐姐,是不是谁给你说了妹妹什么了,妹妹当真不是故意挑拨你们姐妹关系,妹妹也是极为喜欢燕妹妹的。”
    贺语嫣的态度转变的极为之快,硬是让旁边的翘绿都叹为观止。
    “姐姐,妹妹愚笨,心里眼里都是先想着姐姐,所以说话之处不免偏向了姐姐,所以才会让姐姐觉得妹妹有心挑拨。”贺语嫣那清泪还挂在脸上,抬眸一片真诚。
    贺云清暗笑,贺语嫣的段位还是有些高超,这么快就转变了思路,要是以前的自己怕还真是醒了她。
    可是,现在收拾贺语嫣这个贱人显然还是太便宜她,得要让她一点点死,才是给她最好的结局。
    “好,姐姐自然信你,这钗我们长房定然要拿来,这件事姐姐就交给你了。”贺云清冷笑,这钗便是自己重生归来送给燕儿的第一份礼物。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第3章 誓夺琉璃钗
“娘亲……”贺云清强压着泪眸,才是调整好神色,温柔的笑了起来,“女儿,给娘亲请安。”
    贺云清看着灵韵堂上端坐在那看着自己一脸慈祥的娘亲,再想起断头台上娘亲该是多么惊慌。
    娘亲出生豪门,嫁给父亲举案齐眉,无妾侍,无争吵,儿子出息,女儿高嫁……
    可是,最后却是因为自己落得个那么个下场。
    “快快过来,娘亲特地炖了血燕,本来想让人给你送过去的,没想到你这就过来了。”安氏一脸笑意,忙是吩咐人摆膳。
    贺云清自是忙扶着安氏,一同往堂屋前去用膳,嘴里还笑道:“女儿喜欢日日陪着娘亲用膳。”
    “恩,那血燕炖了三份,一份送给燕儿,一份送给嫣儿去。”安氏对着旁边的萃安吩咐着。
    萃安眉头皱了皱,有些欲言又止:“这血燕来的不同,就炖了三份,嫣儿小姐那份……不如夫人先自己尝尝,毕竟您最近夜里一直睡得不踏实。”
    安氏摇了摇头,一脸责怪之意:“都是自家孩子,不能这样分。”
    贺云清心中知道娘亲善良,一直都当那贺语嫣为亲自来待,也是因为安家将母亲养的太好,嫁入贺家也无妾侍争宠,婆婆施压,导致安氏一直良善。
    所以,才将那贺语嫣捧的极高,有时甚至都冷落了一些燕儿。
    可是,娘亲啊娘亲,你可知道贺语嫣那就是个白眼狼呐。
    “嫣儿妹妹进来虚不受补,娘亲那份血燕还是不要拿过去为好,省的妹妹病了。”贺云清一言,倒是让旁边的萃安有些微愣。
    以前大小姐可是什么都紧着那位堂小姐,宁愿让自己的亲妹没有,也不会让那位堂小姐没有,今个还真是转了性子了。
    “可是……”安氏的声音有些犹豫。
    安氏的话还未说完,便是从门外传来一道清丽而又干脆的声音:“娘亲要是不愿意委屈了那贺语嫣,把女儿的那份拿去就好,反正娘亲一直都比较偏向贺语嫣。”
    话落,便看见一十二岁的女子,身穿艳红色金丝长裙,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儿竞红,娉娉袅袅十二载,豆蔻梢头好时节。
    贺云燕的美,美得张扬跋扈,美得潇洒干净,美得让人观之不望。
    “燕儿,我们终是一家人,娘亲偏着一些语嫣,也是因为语嫣没爹没娘,甚是可怜,这么小的人儿还那般懂事,不得不让人心疼。”安氏眉头微皱,瞪了一眼贺云燕。
    “哼,爹说因为堂叔曾经在战场上救过他一命,所以让成为孤女的贺云燕享受贺府嫡女的尊贵,娘说贺语嫣可怜,所以要多疼爱她些。”贺云

Rank: 1

91UID
99581292  
精华
帖子
40 
财富
205  
积分
4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20-8-6 
最后登录
1971-2-21 
燕小眉毛一撇,脸颊泛红,一脸不屑。
    “可是女儿怎么看,都觉得那贺语嫣不是个好人。”贺云燕出口就是直击主题,气的安氏直皱眉。
    安氏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贺家能有今天就是因为知恩图报,你小小年纪就连良心都没有了吗?”
    贺云燕才是不管安氏的火气大不大,只是继续扬眸哼道:“我又没说错,虽说那个小堂叔救过爹爹,可是爹爹也救了小堂叔一家,小堂叔因罪论斩之时要不是爹爹出手,小堂叔早死了,结果小堂叔病弱死后,爹爹还替人家养女儿,还送了人家儿子去战场历练。”
    “我们家哪里半点对不起贺语嫣他们了,可是贺语嫣本来就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贺云燕还想再说时,安氏怒气冲天:“燕儿,是不是母亲少管教你了,教的你这般跋扈,萃安给我拿家法来。”
    “娘亲。”贺云燕有一瞬呆滞,但转而就是瞪着眼珠子,不服气的说道,“那娘亲就打死燕儿,认那个贺语嫣做女儿吧。”
    “娘亲,妹妹还小,妹妹也未说错,我们贺家对小堂叔一家已是仁至义尽,对贺语嫣更是没话说,可您却是宠着贺语嫣太过而忽视了妹妹,不只妹妹吃醋,女儿也是吃醋呢。”贺云清语调温柔,极为安抚人心,立马就是将安氏的火气消了六成。
    贺云清想要去拉起贺云燕的小手,却是被贺云燕躲了开来,只见贺云燕撅着小嘴,倔强的说道:“姐姐一直是帮着贺语嫣的,今日为何帮我。”
    “因为,你才是我的妹妹。”贺云清语气真诚,眸子紧紧的盯着贺云燕那张久违的面孔,心里已是思绪万千。
    这样的一句话,是贺云燕从未听过的,本来对于贺云清的那些气竟然一下子散了好多。
    安氏气也是消了不少,本就是一个良善的妇人,自然不会再去责怪贺云燕,但还是故意板着脸说道:“语嫣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们也不要欺负与她。”
    接下来的气氛自然是好了很多,这应该是头一次贺云燕能跟贺云清一起坐下来吃饭,虽说贺云燕那张小脸一直都是冷哼哼,但是倒也不怎么拒绝贺云清给她夹菜了。
    用过膳之后,贺云清便同安氏和贺云燕一同前往老祖宗的永寿堂。
    永寿堂内倒没有多么富丽堂皇,朴素的江南小调却是让人耳目一新。
    老祖宗坐在上面,其余的位置莺莺燕燕已经坐满了一片,贺语嫣显然是早早的就来了在那伏低做小给老祖宗捶腿捏肩。
    直到安氏走进去坐在了最上手,老祖宗才是开了口。
    “琉璃钗被我锁起来十七年都未曾再拿出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