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2 | 浏览:5649|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七零之当个好媳妇 》——重来一次我只想过一段舒适美好的 ...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1章
睡梦中的沈梅玲浑身痛的皱了皱眉毛,却在迷迷糊糊之际听到了那些话,那些让人她永远也不愿意去想的话。
她在想,她是不是就要死了,听说人死了之后,就会变成灵魂,那些灵魂有的会进入天堂,有的会下入地狱,她想,她应该是下入地狱吧。
想一想自己的人生,虽说没有十恶不做,可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可是,她的命为什么还是那么凄凉呢?
想到这,她的心一抽抽的,为那些年,她犯下的罪过忏悔着,也怨恨着,可是,一切已经迟了,都是她做出的果,理应让她尝到这些因。
也罢,希望自己下一世做一只小鸟,至少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或者做一只小狗,至少,没有那么多的烦恼,每天还可以吃吃睡睡的,想到这,她的意识又陷入一阵无边无际的浩瀚中。
等到她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一阵小孩的哭声给吵醒的,伴随在耳边的是两个压低的说话声,这让她的心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心跳也跳的越来越快,但是,她没有张开眼睛,而是剧烈的颤栗了一下,站在旁边的两个女人只顾着说话,所以也没有注意到。
“这男人们都出任务了,嫂子您说这可咋办?”这是一位长得柔弱的女子,可是此时说出的话却让人感到很急促。
她旁边站着的女人年纪看起来有点大,只见此时没有好气的她皱了皱眉毛,望了一眼还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女人一眼,抱起一个看起来只有一岁多不停哭泣的孩子站了起来,满脸恼火的回道:“还能怎么办,凉拌!”
说完拍了拍怀里的孩子,一边哄着,一边没有好气的继续说道:“这帮女人就没有一刻消停的,这是什么地方,她们以为是菜市场。”话刚说完,怀里的孩子哭的更厉害的,有点上气接不到下气的模样。
坐在椅子上女人连忙接过她怀里的孩子,愁眉苦脸的再一次望着躺在床上的女人一眼,嘴里念叨着:“沈梅玲你赶快醒过来吧,再不醒过来,你们家的孩子就惨了。”
沈梅玲听到她们说话的内容刚刚紧紧攥着的手一下子就放开了,倏地睁开了眼睛,望着眼前的一切,她的心理除震惊之外,更多的却是惊喜,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回到这里?
她还来不及考虑这些问题,耳畔婴儿啼哭的声音让她感到心一阵抽痛,只是她刚刚从床上坐了起来,让站在她旁边的两个人女人吓的够呛。
原先皱眉的女人拍了拍胸口,一脸惊魂未定的说道:“醒过来也不吱一声,差点把人吓死。”
抱着孩子的女人更是脸色苍白,要不是怀里的孩子一直哭着、闹着,她这会吓的肯定跑出房间。
她不管在场的两个人女人态度如何,不管自己还眩晕的脑袋,而是从刚刚那柔弱的女人手里接过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还在不停啼哭的孩子,拍了拍他的后背,哄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边哄着孩子,她的眼泪‘大把大把’的掉落下来。
沈海玲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让她感到痛苦万分的梦,可是,当她看到不停哭着、闹着的孩子,她一下子就惊醒了,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在想,如果这是一场梦,那就永远的做下去,永远也不要醒过来。
“我说,你先不要哭了,既然你醒了,还是想一想怎么和人家姑娘道歉吧,不然老卫回来,谁也保不了你了。”年龄比较大的女人一看到沈梅玲抱着孩子在哭,就很不耐烦,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还有脸在这里哭,要不是她家男人出门交代她要帮忙看着,她也懒的去摊这浑水。
沈梅玲怀里的孩子往她怀里供了供,在她轻轻的轻拍中,闻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甜甜的进入梦乡了,这时候的沈梅玲把孩子小心翼翼的抱上床,拉过被子轻轻的帮他盖上被子,擦了擦眼角喜悦的泪水,这才转过身,有空打量眼前两个女人。
二个女人年龄都在二十、三十几岁之间,长的比较柔弱的女人,梳着两条辫子,穿着碎花式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布鞋,此时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盯着她看。
而站在她旁边的女人则是穿了一身白色衬衫,绿色的裤子底下穿着一双亮蹭蹭的皮鞋,留着短头发,在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生的气质,明显让人感觉到她是一名军人,而此时的她正一脸平静的看着沈梅玲,可是沈梅玲还是从她眼中感觉到一闪而过的不耐烦与怒火。
沈梅玲望着她们露出迷惘的眼神,倏地,她浑身一颤,看着她们年轻了好几岁的容颜,不确定的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长得比较柔弱的女人脸色一白,拉了拉旁边女主的衣袖,低着头慌张的说道:“坏了,嫂子。她好像有点不对劲。”
旁边的女人抽开她的手,呵斥道:“少神神叨叨了,我刚刚都说她只是皮外伤而已,哼,沈梅玲你装的那么像,也不能逃避责任。”
沈梅玲可是不管那么多,她转过身,看到白色墙上挂着一本日历,慌慌张张的趴过去,一看到上面的日期,她又是笑接着眼泪无声的滴落下来了,虽然这件事很匪夷所思,可是,她居然回来了,回到这一年,哈哈……
“你怎么了?”长得比较温柔的女人终究比较心软,看到她这一副模样,忍不住担忧的上前问道,而后面的女人则是显得很不耐烦,心里冷哼着:装吧,以为这样就可以躲避责任吗。
“我没事。”这个人沈梅玲终于想起来是谁了,她叫张海蓝,是刚刚随军不久的军嫂,平时比较胆小怕事,虽然,也长得挺温柔的。
就在他们隔壁,她的丈夫是卫庆国的下属,沈梅玲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想到这,瞳孔一缩,随即摇摇头,看着后面的女人。
站在她们后面的女人则是军队的军医,名字叫什么,沈梅玲忘记了,不过她好像姓王,别人都喊她王军医,以前这些人她不怎么去记,也懒得去认识她们,因为她是从农村出来的,虽然行为举止比较农村化,跟她们打招呼,人家也只是客气的点点头而已,王军医的丈夫是正营长,而她的丈夫则是副营长,平时人情来往根本不让她参与。
看到这里,她想起来了,上辈子,对,现在就把以前发生的事都称为上辈子吧,她重生回来的记忆,千万不能给第二个人知道,不然……
想到这些,她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这事就算烂在肚子里也不能说出来,不过,眼前的事更加重要,她记起来了,上辈子这个所谓的军医是被她骂出家门口了,当时她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要找那女人拼命,可是这个人还口口声声说自己犯错了,要她去道歉。
可笑她当时脑袋一热,就撒起泼来,直接指着王军医骂,什么话都说出口,后来这人能不记恨吗,可笑当时自己真的是一个农村妇女,什么也不懂,遇到的丈夫又是那样的,虽然,很多事都是她的错,可是,日子都是两的夫妻,她有错,卫庆青更是错的更离谱。
“好了,沈梅玲同志既然你已经清醒过来,那么随我跑一趟吧,孩子就交给海蓝照看一下就行了。”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2章
沈梅玲愣愣的看着她,随着眼前的一切,她终于记起来了,她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一直到出血,旁边传来张海蓝的惊呼,她才放开,只是,那血珠滴落下来,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王军医看到这里却是皱了皱眉头,然后一言不发的望着她。
沈梅玲伸出****了**嘴,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不等她们做出反应,她就转过身往外走出去了,临出门之前,望了一眼床前的孩子,又一言不发的往门外而去了。
“海蓝你好好照顾孩子,我们很快就回来。”王军医叮嘱张海蓝几句,就连忙跟在沈梅玲后面出去了,留下还在迷迷糊糊的张海蓝,愣在屋子中。
没有人可以体会那种心如刀绞感受,几十年地狱的生活,就因为一个女人的原因,本以为可以结束,可是到结局来,她又重新回来面对了,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这一次的事件,估计也是那个女人挖出的陷阱,然后她傻傻的跳进去了,目的不言而喻,想到这里,她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
卫庆国是她的丈夫,也是军队里的副营长,他们的婚事是双方父母订下的,因为他从小就离开家参军了,十几年没有回过一次家,她也一直等着他,眼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他也没有回来过,一直到两年前他才请探亲假回家和她结婚。
可是,那也是他父亲以病危为借口把他骗回家结婚的,不到二天,因为队里有事,他匆匆忙忙的走了,这一走就是小半年,她一个新媳妇,刚刚结婚,还没有热乎,丈夫走了不说,更是丢下整个家,甚至一对年迈的父母给她不说,更是留下一些闲言碎语。
那小半年她心理憋着气,什么事也不干,整天躲在房间里,等着公婆照顾她,因为公婆心理也很愧疚,什么也不说,所以,她就更变本加厉了,拼命的折腾二位老人。
半年之后,也就是过年的时候,卫庆国才回家,她才变的欢欢喜喜的,接过公婆手里的活儿,准备讨好他,让他多留几天,可是,这个男人在家不到三天,又离开家了,她心理充满了怨恨,更加懒惰了。
也就在这一次,她有了孩子,生下孩子之后,公婆更是顺着她的心意来,她也更加不惜福,把两个老人折腾的骨瘦如柴也不自知,后来大姑姐回家,被她知道后,两个人大打出手,也就在这一次,他公公才让人写信,让她带着孩子随军。
随军的那段日子,她是有期待的,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和自家男人在一起了,可是,事与愿违,原本以为以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这个男人,加上和她结婚,他们相处的时间根本不到一个月,她的苦楚没有排解,更是雪上加霜,正在她苦恼的时候,大院里就传出他和一个女护士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不干不净的,她想着,原本就因为这个女人,所以他不是躲在军营里,就是借口有工作走不开,原来如此啊!
那一刻,她是疯狂了,跑到医院,问谁是陈美静,刚好一个穿着白色护士服,头上戴着护士帽子出现在她面前,一双眉毛如弯弯的月芽,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会吸引人一般,加上那张小嘴巴,配着地体的笑容,声音婉转如同莺儿一般,说她就是陈美静。
她当时赤红着眼,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一边骂她是贱女人,勾引别人的丈夫的野女人。
军队是一个什么地方,纪律严禁的地方,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呢,当即,她被旁边的人用力的推开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头就撞倒了输液瓶的架子,被架子上的铁脚蹭了一下,用手一模,看到满手的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昏倒了,等到她醒过来,就是刚刚的那一幕。
不过,这些事都是发生在上辈子,十几年了,这些事一直一幕幕的在她脑海里翻滚着,回忆着,一遍遍的想着,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她回过头来,才明白,她是被人设计了,可笑她,到死的时候,才回过味了。
而陈美静早就和卫庆国双宿双飞了,不过,在上辈子,她临死之前,可是送给了他们一份大礼物,不知道他们知道了,作何反应,哈哈….痛快!
但是,谁可以告诉她,为什么本以为死掉的人,还会出现在这里,她现在二十八岁,而上辈子死的时候是五十几岁,现在的她,不知道接下来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上辈子害她如此凄凉的女人,更不知道用什么神态来面对卫庆国。
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的同时,她的脚步也没有停下,而是来到医院的大门口,随即想着,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她是知道的,那是她得益于上辈子的记忆,可是现在,她是什么也不知道的,所以,她站在原地,等着王军医赶上来。
不一会儿,王军医就走她面前,平静的说道:“跟我来吧。”随即,自行先走一步了,而沈梅玲则是连忙跟在她后面。
也许看着沈梅玲跟平时有什么不同,王军医也有意要帮她,连忙替她解释道:“因为你不小心被输液的铁脚蹭到的时候,陈美静同志也被你那个耳光摔打砸向墙角了,所以现在人还昏迷不醒呢,这件事有点严重,可能会影响到老卫的前途,不过,也不是不可挽回的,只要陈美静同志醒过来,并且不追究,好了,我们到了。”
一路走过来,看到的都是一双双责怪的眼神,要不是身边有王军医,沈梅玲估计,他们早就冲上来责问她了,陈文静居然会被她甩着撞向墙角,她古怪的笑了了,不过,那笑容只是一闪而过。
“王军医您来啦!”忽然,沈梅玲看到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女孩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恭敬的对王军医行了一个军礼,当她看到后面的沈梅玲时,脸色就变的很阴沉了,指着沈梅玲问道:“王军医你干嘛带她过来,就是她,美静现在才会变成这样的。”说完就想冲过来,把沈梅玲推出病房,不过,被王军医拦下了。
沈梅玲看着她一脸不服气,对她露出善意的笑容,被她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并且还被她骂了一句:假惺惺。
沈梅玲也不生气,而是看着这间单间的病房,一脸平静的站到一旁了,期间,王军医因为还有事,先行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还是有点不放心,反复的对沈梅玲强调,不要意气用事,沈梅玲点点头,她也就离开了。
等到王军医一离开,刚刚那护士就跳起脚,指着沈梅玲开始怒骂起来,沈梅玲也不恼,而是笑了笑,气的那个护士不停的吐气,最后实在憋的厉害,才责问道:“你就不怕因为这事连累了卫副营长吗?”
“这样有什么不好的,正好,他可以退伍,我们回家一起去种田去。”
沈梅玲虽然一直在和护士说话,可是眼睛一直注意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只见她听到她这样说,睫毛颤了颤,可是,并没有醒过来,沈梅玲笑了,原来是假装的,当即,她也不戳破,而是看着眼前气的瞪着两只眼珠子的护士,笑了。
“亏你还笑的出来。”就在沈梅玲刚刚笑完,门口就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嗓音,沈梅玲没有转过身,也知道谁来了。
这个时候,她的心一抽一抽的,她用手捂着心口,自嘲的笑了笑。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3章
忍住心中的不适,听到背后那人的脚步沉而有力的慢慢靠近,她放下手,转过身的同时,已经把刚刚的表情掩饰的一干二净了。
看向来人,一身绿彩服,此时布满了泥土,脚穿高筒皮靴,而那双靴子更是衬托出他修长的大腿。高个子,方脸盘,长得很魁梧。
剪着小平头,一双浓眉大眼,此时正阴沉的盯着沈梅玲,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令人生畏,不过,沈梅玲倒是不怕,任凭是谁被这双眼睛盯了那么多年,也免疫了。
“副营长好。”小护士连忙让开位置,站在一旁看好戏了。
“嗯。”卫庆国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在看着眼前的女人,一脸开水不怕死猪烫的模样,气打不处来,他怒火在胸中翻腾,如同压力过大,马上就要爆炸的锅炉一样。
刚刚做完任务一回来,就听到小兵汇报自家婆娘干的这些事,他连衣服也没有换,就匆匆忙忙赶过来了,可是,本来以为她会害怕,如今,在看到她这种态度,根本就是不知悔改嘛。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明明气的要死,可是仍然压制着自己的脾气,要是此时是自己的兵,早就一阵怒吼了。
“你要我说什么?”沈梅玲盯着他问道。
卫庆国的脸慢慢的扭曲了,他的妻子永远都是这一副模样,他怎么忘记了,就在他要发脾气的时候,床上的人慢慢的睁开眼睛了,呻吟了一声,站在旁边当布景的护士连忙跑到她身边,一边兴奋的喊道:“美静你醒过来啦?”
“小陈,扶我起来一下。”她的声音此时很柔弱,配上她那一副表情,更是让人忍不住要护在怀中,此时的卫庆国有点愧疚,想走上前去帮忙,又忍住了,转过头盯了沈梅玲一眼,示意她上前帮一下忙,沈梅玲假装看不懂,傻傻的问道:“老卫你出去一趟,眼睛是不是变坏了?”
卫庆国胸膛又是一阵起伏,不过,让他活生生又忍住了。
“副营长您就不要怪嫂子了,是我不好。”陈美静见他们两个人在她面前这般行为,紧紧的捏着手里的被角,随即放开才说道。
“怎么是你的不是,明明是她用手臂甩你撞向墙角的,副营长,你看美静现在的脸还肿着呢。”陈美静的话,自然有身边的‘脑残粉’为她辩白,上辈子不是也就是这样吗,可是,陈美静错了,她已经不是上辈子那个无知的村妇了。
她一眼瞟到门口有大批医生经过,她估计是过来查房的,不等卫庆国发作,她就‘扑通’的一声,跪在陈美静身边,心理暗暗发誓,这一跪她早晚要找回来的。
“美静,都是嫂子的不是,早些天听到院子风言风语,就甩了你一个耳光,你自己就撞向墙角了,都是嫂子的不是。”刚刚说完,不等陈美静开口,她又哭喊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着:“美静啊,你不知道当时那些话多么难听,要是你是嫂子,你也会这么冲动的。”
“嫂子你起来,都是我的不是,呜呜……”陈美静柔弱的模样,小声的哭泣着,更是让不知道的人以为沈梅玲是在逼她呢,这不,卫庆国还没有开口,身边的大夫就看不去了。
“嫂子有话好好说,你这么一下跪,不是在咄咄逼人吗?”
卫庆国也回过神了,拉了沈梅玲一把,被沈梅玲推开了,沈梅玲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泣的说道:“都是嫂子的不是,可是她们居然说你和老卫上床了,所以,老卫才三天两头不回家,我知道你小姑娘脸皮薄,是嫂子误会你了……”
不等她说完,卫庆国就怒吼了一声,本来想拉起沈梅玲一把,无奈用力太大,沈梅玲也是故意挣扎着,因为这样,卫庆国的手就放开了,刚想在把她拽起来,无奈,因为太用力,一时半会收不回来,沈梅玲的头不小心就撞向铁床的边上,老伤加上新伤,血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了。
沈梅玲咬着牙齿,心凉了半截,卫庆国永远都是这样,事情的起因不问青红皂白,也不找自己求证,一味的听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就因为她做错了很多事,所以,到头来她做的事就全部是错的吗。
虽然心很寒,可是她还是硬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老卫,要是我死了,你就把美静娶了吧,至少…..至少明明….还有一个妈…..”话刚说完,就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今天,沈梅玲闹着这一出,不单单是为自己洗白,更是让大家明白,她不是无缘无故的去打陈美静,而是事出有因,让他们听听,这些谣言的真实性,更加让一些人明白,这些谣言散播出来,为什么陈美静不加以阻止,而是任凭它发展下去,后面,她玩的这一手更是漂亮。
下跪是一个农村妇女想到的唯一道歉方式,让谁也怀疑不到什么,倒是‘跪天跪地,跪父母的脚,’居然为了这件事,要向那个女人下跪,事后,沈梅玲一想起来,还是恨的咬牙切齿,不过,破这个局,也只能如此了。
她昏迷前那些话,也是有深意的,就算以后陈美静真的和卫庆国在一起,也会让大家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
沈梅玲觉得自己累了,与其落个什么也不是,不如把这个位置让出来,省的卫庆国三天两头的找借口不回家,也省的那些女人一直惦记她这个位置,而跑来找她的麻烦,想到这些,她的心还是很痛很痛。
等沈梅玲醒过来时,她已经被安置在一间病房了,只不过,没有陈美静待遇那么好,而是几个人待在一间病房,可想而知,这里的空气怎么样了,想到这,她苦笑了一声。
陈美静不仅家世好,背景更是好的不得了,外戚是商人,家里人都是从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政的,况且职位都不低,怎么能和她这个从农村出来的人相比呢。
“大妹子凡事想开一点,这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沈梅玲抬起头发现是一位满头白发的大妈,她笑了笑,诚心的说道:“谢谢您,我明白。”
大妈见她醒过来只是愣愣的发呆,有点怕她想不开,所以才这么开口安慰她,医院里发生在这姑娘身上的一切,她也有所耳闻,把整件事联想起来,她‘冷哼’了一声,也就是她这个年纪才把这件事看的明明白白。
“姑娘,你肚子饿不饿,饿的话让我们家媳妇倒一碗汤给你喝。”大**话刚说完,门口就走进来一位穿军装的女人,沈梅玲看着她也就三十几岁,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倒是让人感到很威严。
“妈你怎么起来了,快躺回去。”女军人一看到老人站起来,忍不住说道,老人家也不说什么了,而是走回床边,躺回去了。
沈梅玲看到这位大妈,忽然就想起她的婆婆,内心闪过一阵愧疚,她闭上眼,心理下决定,等她好了,她就回家看看吧,不能让这么好的老人就这样走了,不然,她还会愧疚一辈子的。
正当沈梅玲暗自愧疚的时候,肩膀被人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睁开眼睛,只见刚刚那一名女军人笑着对她说道:“姑娘,我妈非要让我给舀一碗鸡汤,不然她就不喝,你看—”
女军人虽然在笑着,可是沈梅玲明显感觉到她还是有点尴尬。

Rank: 1

91UID
92302674  
精华
帖子
30 
财富
155  
积分
3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6-17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4章
沈梅玲也不知道她昏迷了多久了,不过,自从她醒过来,一口东西也没有吃,况且,这碗汤都是老人家的心意,她慢慢的用手撑着床,慢慢的坐起来,一点也不客气的接过女军人递过来的鸡汤,一口气把鸡汤喝下去了。
“谢谢。”跟女军人道谢完,她转过头看着大妈笑道:“谢谢您,大妈,鸡汤非常好喝。”
沈梅玲发现她的眼睛有点湿润,一位陌生人都可以让她感觉到如此温暖,为什么卫庆国却连他们也不如呢。
女军医感觉到沈梅玲也不是那么不知好歹的,一改刚刚的模样,一脸笑道:“妹子不要客气,以后就称呼我为李姐吧,这位是我婆婆,你就喊温大妈吧。”
“嗯,是这个理,姑娘啊,好喝的话,下次再让我媳妇多送一点。”老人家也是满脸的慈祥,李姐走过去,依偎到她旁边,点点头。
沈梅玲忽然有点羡慕她们,这俩婆媳关系真好,温大妈喝了半碗鸡汤,也就推开了,坐了很久,她感到疲倦,让李姐安置她睡觉,李姐帮她盖好了被子,就坐在她旁边看了一会。
刚好,此时一位护士推了药车走进来,一看到沈梅玲醒过来了,来到她身边,一把把药片扔到桌上,没有好气的说道:“既然醒过来就把这药吃了吧。”
“一次几粒?”沈梅玲也不生气,而是看着她问道。
“不认识字吗,不会看啊?”护士不耐烦的朝她叫了一声。
“我说,这位护士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待病人的吗?”李姐又恢复成刚刚威严的模样,站在后面平静的问道。
刚刚的护士也许知道后面的家属不可以得罪,连忙道歉,推着药车走了,沈梅玲已经做好被刁难的准备,况且,这些不痛不痒的话,实在对她起不了作用,上辈子,比这难听百倍的话都听过了,何况这些呢。
“李姐,谢谢您。”
“不客气!”李姐说完,就戴上军帽,拎着保温瓶走了。
沈梅玲望了一眼病房,这是一间‘三人床’的病房,此时里边的病床是一位四十几岁的大姐,戴着眼镜正在看什么,也许感觉到沈梅玲看她的视线,她抬起头望了一眼,沈梅玲很快就反应过来,冲她点了点头,大姐点点头,埋下头继续手里的动作。
沈梅玲看着静谧的病房,苦笑了一声,她醒过来到现在,卫庆国也没有出现,她感觉到嘴里很苦涩,也罢,他们以前见了面总是大吵大闹的,以后还是不见面的好,两夫妻关系搞到这么僵,怪谁呢。
沈梅玲药也不吃了,继续躺下去睡觉,只要在梦里,她才是安全的,才有属于自己天地的地方。
等她迷迷糊糊的再一次醒过来,听到身边有人在说话。
“她不是早就醒过来了吗,怎么现在还是这个模样?”
“老卫,她的额头缝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