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7 | 浏览:12055|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重生之娘子追夫记:偏偏要重生到和离之前,夫妻关系已经坏到极点 ...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重生之娘子追夫记》 作者:顾小琴(完结)
作品简介:重生了?重生了!可是,为什么不让人从成婚那一日开始呢?偏偏要重生到和离之前,夫妻关系已经坏到极点,自己还被禁足中,见不到夫君,要怎么求情?没关系,这辈子,她死也不会把英国公夫人的位置再让给那个女人!

1.jpg


第001章 重生了
她是在梦中吗?
满院的藤萝香气浓郁得门窗都阻隔不住,透过重重帘幕,一直送到她的周围来。她仿佛又看到这座依据苏州园林仿建、充满江南秀巧气息的京城名园,院中那一架几百年的藤萝正盛开着,蓊蓊郁郁,累累叠叠,垂满了一串串紫色的花朵,如一道美丽的瀑布,如梦如烟,仿佛连香气都是淡紫色的。
她想要睁开眼,可是却觉得浑身疲倦,哪儿都不舒服,头痛得如同有钢针在一下下扎进去,眼皮也涩得如同千斤重。耳畔好像有轻微的说话声,隐隐约约,漂浮不真,听不清是谁在说话,也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恍惚间,仿佛有灯光泄了过来,随即耳边的说话声也终于清晰了:“夫人?夫人?”
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只是她一时有些浑浑噩噩,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终于睁开眼来。
入目是湖绿色的轻纱床帐,如笼着一层淡淡的云烟,上面漂浮着一朵朵浅粉淡白的栀子和茶花,雕剔玲珑的千工床顶上,挂着如意云纹刺绣着玉堂富贵的荷包和一只缠枝宝相花纹的金香薰球。
终于清醒过来。陆茵放心地长松了口气。还在这里,没有再变回那个孤寂冷清的前世去。
床前正挂着床帐的大丫鬟春栀见她醒了,看她神情还仿佛神游天外的样子,嗫嚅一下,才说:“夫人,该起身了。时候不早,待国公爷下朝回来,咱们府里只怕大公子也该来接咱们了……”又回身对房里另一个丫头春茶说:“夫人醒了,把水兑上吧。”
陆茵彻底清醒了。前世她的任性、骄纵、自以为是、不肯让人,让她从出嫁开始就跟自己的夫君—英国公兼凌武将军齐叡不停地争吵闹腾,齐叡为了躲着她,长期都住在书房,夫妻之间好不了十天半月天就得大吵一架,而且因为一直分房而居,她过门三年无出,她的婆婆,英国公太夫人看不下去,要给齐叡纳妾,她更是连婆婆都顶撞了一顿,把太夫人气得大病了一场,终于闹得齐叡大怒要休妻。最终到底为了她娘家宁安侯府的脸面,宁安侯托人从中说和,两家达成协议,只算夫妻合离,她可以带走她所有的嫁妆,从此男婚女嫁,再不相干。
那时的她自尊又骄傲,尽管心里懊悔得不行,却恨极了齐叡狠心无情,面子上装得比齐叡还硬,高高昂着头跟着来接他的大哥回了娘家。
因为她合离的事,连累宁安侯府在京城里抬不起头来,更连底下几个妹妹、侄女们都不好说亲,家里人除了从小宠她的亲娘,都厌透了她。大哥虽然不喜,好歹还有几分骨肉之情,想着就在府里养她一辈子就罢了,大嫂却怕她的坏名声影响自己女儿的婚事,为了挽回宁安侯府的名声,一直游说大哥,说侯府的女儿,就算和离了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也断没有再嫁的道理,既然在外头名声已经坏透了,为了不连累府里的女孩子,不如就出家,清修一辈子,供奉佛祖,倒还能挽回一些议论。可母亲到底心疼自己这唯一的女儿,再坏也是从小宠出来的,所以一直不答应,大哥却给说动了心。爹爹去时,大哥继承了宁安侯的爵位,家里早已经是大嫂当家做主,为了护着她,娘也没少跟大嫂对上,常常气得暗自垂泪,又发愁女儿的将来,闷坏了身体,不上一两年就去了。她那是已经是懊悔不迭,原本还希冀着丧礼上能见到齐叡,想要放下面子哀求他看在三年夫妻的情分上,再接自己回去,谁知齐家根本就没派人来,反倒是听说了齐国公另娶的消息。
母亲的丧礼上,大嫂当着所有来吊唁的客人们宣布:和英国公和离了的宁安侯大小姐陆茵,自觉有违妇道,誓不再嫁,要出家侍奉佛祖,为母亲修福。众人听了便觉得这陆茵虽然脾气坏,名声糟,总算还知道孝顺,也还不算坏到透顶。有那知道内情的,虽然觉得宁安侯夫人逼着小姑子出家未免心狠,可也多觉得这是陆茵咎由自取罢了。
从此她就被送到了城郊的宝相庵,青灯黄卷,枯燥孤寂,生活如一潭死水。
后悔如同一条小虫子,日日夜夜咬啮着她的心,午夜梦回之际,都恨不得把整个人生从头再来一遍,可每次睁眼,依然是一成不变的灰黄色的简陋的禅房。她便如一朵失去了水分的花儿,日渐枯萎下去,没了生机。
忽一日庵里来了贵客,竟是英国公齐叡的新夫人,这自然是位大施主,庵主十分的奉承,命她端茶倒水递点心,忙个不停。国公夫人粉光脂艳,珠围翠绕,容貌虽然远不如她从前出色,但通身的打扮气派却丝毫不比当初的她差,更不用说如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全无可比性了。
国公夫人慢慢地接了茶,笑吟吟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举着杯子要喝茶,旁边一个丫鬟便笑着劝阻说:“夫人如今怀着身子呢,国公爷宝贝得什么似的,再三叮嘱了奴婢们小心服侍,让盯着夫人不许吃外头的东西,就怕腌臜了,这也不知道是什么茶,什么人用过的杯子,怎么敢随意拿来给夫人喝?我们马车上自带的有茶叶茶具,借她们的炉子用用就是了。”
庵主连忙解释这都是极干净的茶叶杯子,特意奉给国公夫人的,那丫鬟到底不听,只命人下去自己准备茶水,国公夫人便搁下了那盏茶,见她面无人色站在一旁摇摇欲坠,便取了洒金手帕抹了抹嘴,掩住了唇角的一个笑意,吩咐身边的丫头赏了陆茵十两银子:“……可怜见的,瘦成这样。拿去买几块点心吃罢……”
旁边庵主和丫鬟都不住口地称赞夫人心善,来日必生贵子、公侯万代云云,国公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夫人心满意足回了府。
而她,当夜便在庵里上吊了。
陆茵打了个冷战,从可怕的回忆中醒过神来。见春栀春茶低头沉默地服侍她梳洗,不由说:“老太太和国公爷还是不肯见我么?”她重生已有三日,却是一直在被禁足中,不许她出自己居住的云萝院,她几次托话想要见老太太和齐叡,可两人却都不肯见她,让人递话回家给大哥,想让大嫂来一趟,那边却回话说三日后自会来接她,这几日就省省心,不要再闹腾了。她无计可施,只能等着今日,既要和离,自然老太太和齐叡都会出来跟她与大哥说清楚的,到时候也是她唯一可以见她们的机会了。
她用力咬了一下唇,春栀吓了一跳,以为她又要发脾气,忙好言劝说:“夫人,如今既已到了这步,就且再忍忍吧。今日大公子要来接咱们,夫人这两日又不许我们把东西收拾好,一会可怎么来得及?”
春栀春茶都是她陪嫁过来的心腹,当日陪嫁了四个丫头,那两个春莺和春鹃,颜色生的好些,本是嫁前她娘亲特意准备了来想着以后给齐叡做通房,好做她的膀臂的,谁知她生性嫉妒,不许齐叡看一眼,总疑心齐叡要打这两个丫头的主意,又觉得那两个丫头时时存着勾引齐叡的心,三不五时为这个和齐叡吵架,齐叡初时还解释几句,后来懒得说了,便索性避到书房,她又拉不下脸来去找齐叡,有时一冷就是一两月,她便赌气把那两个丫头都打发了,只留下颜色平常,又忠心的春栀和春鹃,从小儿伺候她的,知道她的心性,还肯规劝几句。
两个丫头脸色都不好,仔细看,眼圈儿还有些发红。陆茵心里有数,好在她这两日已经理清了头绪,好歹也有了主意,也不用丫鬟,亲自从雕花大床的枕下暗格里掏出一个乌沉沉的香木小匣子,这是她素日放银票的地方。
她在家里三个孩子里是最小的,最得父母宠爱,父亲虽然去世,但母亲在她出嫁时,除了明面上的和大姐出嫁时一样的嫁妆,背着兄嫂又偷偷塞给她三万两银子的私房,她仗着嫁妆丰厚,从来花钱如流水,首饰、衣裙每月都要添置新的,陪嫁铺子和田地的出息也多数都存不下多少,好在母亲给的这三万私房尚未动用,如今正好用得着了。
她抽出五张千两的龙头银票,京城聚通宝钱庄出的票,老字号,各省都有分号,见票即兑的,卷成一卷,拿手绢儿裹了,吩咐春茶:“你悄悄儿去找二夫人,把这个给她,告诉她,只要明日她替我求情,能把我留下,事成之后,我再给她一半。你再跟她说……”她低声如此这般教了春茶一番话,“可记住了?机灵着点,别让人瞧见了。”
春栀春茶都疑惑地看了陆茵一眼,自家小姐这是……
“我如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今想明白了,绝不能和国公爷和离。”陆茵看出两个丫头的意思,抿了抿唇说:“我从前性子不好,你们虽也常劝我,只是我不听。如今真闹到国公爷动了气,我也怕了。这两日思来想去,知道从前都是我做事不思量,得罪了老太太和国公爷,早想去请罪,无奈他们都不见我。今日大哥过来,自然要见面的,趁这机会,我求求老太太和国公爷,让他们原谅了我,以后好好过日子,再不和国公爷吵了。”
春栀春茶闻言,对看一眼,又惊又喜,只眼神里还有点儿不信。
春栀说道:“果真夫人想通了,就是我们的造化,夫人若是早就如此,哪里会得闹到这般田地。只怕如今老太太和国公爷不肯松口……”
陆茵“嗯”了一声说,“所以我才要想办法,二夫人管家,老太太素来倚重她,她若肯全力替我求情,便有几分拿手。若只靠她自然也不够……春茶先去吧,照我说的,要快些才好。”
春茶素来伶俐,闻言点了点头,说:“我记住了。”当下把那手绢包儿藏入怀里,悄悄走了出去。
陆茵对春栀说:“一会儿大哥来了,你跟我去堂上,若是我……”细细教了一番话。春栀应了,又“哎”的叹了一声,低声说:“夫人既能这样,可见真是回心转意了。只是就怕到时候被国公爷看出来您是假意要撞墙,他就更加生气了。”
陆茵微微叹息了一声,若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又怎么会出此下策?前世她从小就因为美丽聪明,深受父母宠溺,可她的聪明劲儿全没用在正经地方,如今再世为人,若不是有那样一番经历,又怎么会有如今的大彻大悟?前世她连上吊都不怕,又怎会怕这假意撞一下墙呢?她只告诉春栀自己假装要撞墙,让春栀看机会抓住她,可她却没告诉春栀,不管抓没抓住,她必须得让自己受点伤才行,以她对齐叡的了解,光靠二夫人是说服不了他的,只有自己以死明志——当然不能让自己真死了,最好就是受点伤,加上二夫人说情,这才能留下来。
“你自留意着,不管成不成,总要试试。只是你可别露出破绽来,先让人看破了。待会出去时,我原就身子虚弱,你扶着我,寸步不离我左右就是了。”
春栀平素就是个稳重懂事的,陆茵才敢教她这一番话,她闻言便应了,又听陆茵说要挑件素净的衣服穿。忙开了衣橱门。
陆茵从小就爱奢华享受,最喜欢华衣美服,珠宝首饰,柜子里满满的衣服多数都是十分华丽的,就是有几套颜色素雅的,用的料子也都是十分的上等,且不是钉珠就是绣花,选了半日,还是陆茵自己挑了一套白色的珠罗纱衫裙,外面罩着一件淡绿色的熟地纱半臂褙子,颜色是极素净的,就是那珠罗纱衫裙的衣领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和裙摆,都缀着着细细的米珠,若是在阳光下,光华闪耀,折射得十分璀璨,好在室内倒不太显,夏日里既清爽又淡雅。
梳了一个寻常的云髻,春栀倒和她的心意相同,并不戴宝簪珠,只在耳朵上垂了两粒小小的珍珠,陆茵想了想说:“你去替我折一支栀子花来簪吧。”
春栀依言出门,也不叫小丫鬟动手,亲自拿了竹剪,剪了一朵半开的栀子来,洁白芬芳,浓香袭人,簪在陆茵鬓旁。梳洗停当,春栀端着铜盆出去泼水,陆茵怔怔地瞧着铜镜里的自己。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002章 前世
十六岁嫁给的齐叡,新婚之夜,自己又羞又怕,任着齐叡掇弄,只会怯怯娇泣。嫁过来前只听说英国公府世代将门,齐叡十一二岁就跟着老英国公上战场历练,血海刀枪里磨练出来的,素日里都是不苟言笑,坚毅刚硬冷冰冰的模样,倒像老虎狮子,恨不得一口吞吃了她,情热之际,脱口说过她像朵栀子花,又白又香。
齐叡比她要大八岁,冠礼前因着一直在军中,耽误了婚事,二十岁才回的京城,和南安郡王家的婉仪县主订了亲,本待来年迎娶,结果婉仪县主染了时疾,一病死了,为了安慰丧女之痛的南安郡王和王妃,齐叡等了一年,全了未婚夫妻之情,才又开始重新议婚,不想老英国公又旧伤复发,拖了几月去世,齐叡继承英国公之位,服父丧三年,等出了孝,已经二十四岁,当初中意的几家闺秀,都早已许了人家,英国公太夫人着了急,正好宁安侯的堂姑姑陆太太是老英国公的堂弟媳妇,因着这层关系,就把自己的娘家堂侄女陆茵推荐给了英国公太夫人。
英国公太夫人也曾听闻过陆茵养的娇惯,但女孩儿在家都是娇生惯养,不是什么大毛病,何况陆茵也没什么恶名声传出来,为了慎重,到底还是下帖子请了陆太太和宁安侯夫人李氏带了陆茵过府做客,亲自相看。
陆茵虽是生的美貌娇俏,但一看就是养骄了的性子,不像是能当英国公府的当家主母,太夫人心里不太满意。结果陆茵听说英国公府的园子是仿造苏州园林建的,精巧无比,便由齐叡的两个妹妹陪着去游玩,当时刚刚入夏,院子里那株几百年的云萝开得云蒸霞蔚,周围一圈儿种的栀子花洁白芬芳,香气都能把人熏晕过去,陆茵一看就喜欢得不行,笑声如银铃一般快活的洒落在花丛里,对着齐叡的四妹妹齐楚和五妹妹齐真说:“若是住在这院子里,哪里还用得着熏香?这架紫萝开得可真美,仿佛连香气都是紫色的呢,日日住在这样美的地方,我真是太羡慕你们了,就我家那个园子……”
谁也不知道,当时英国公齐叡本在院中,他练武的人,眼力耳力都异于常人,因远远见着陌生的女眷过来,便避在了假山洞里,恰恰把这话听了进去,也把陆茵看到了眼里。
没几天,英国公府的媒人便到了宁安侯府。
为着她喜欢这架紫藤和那栀子花,齐叡便把新房设在了云萝院,出门就是这架粗壮的古藤,夏日里花开得满园紫烟升腾,十分称陆茵的意。
丈夫比自己年长,又十分宠她,新婚没几日,她就自以为拿捏住了丈夫,便由不得恃宠而骄起来。记不起是新婚第几日了,一日早起,自己正对着镜子梳妆,齐叡因成亲,得了一月的婚嫁,不用上朝,在一旁坐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着等她装扮完了一起去给太夫人请安,陪嫁过来的丫头春莺便倒了一盏茶过去给齐叡,因齐叡背对着她坐着,她从镜子里看不见他的表情,却只看到春莺那小妮子两眼水汪汪的,瞟了一眼床铺,又忍不住睃了齐叡一眼。陆茵大怒,她本来就不满意母亲给自己安排的这两个颜色娇媚的丫头,这时见了这般情景,只道齐叡也对这丫头有意思,不及细想,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宫粉盒子便转身一掷,正打在齐叡后背,白粉撒了一地,将齐叡身上绛红色的新袍子弄得白乎乎一片。
屋里人都吃了一惊,她看到齐叡的眼神里充满了惊讶,不由更加生气,命人打了春莺两下,将屋子里的丫头都赶了出去,便跟齐叡闹腾起来。
齐叡素来不喜多语,是个清冷肃毅的性子,又因军营里待久了,身上自然而然有一股子铁血的气质,国公府里下人都怕他,许多胆小的丫头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陆茵却因见他私下里恋着自己的样子,知道他喜欢自己的美丽娇艳,心下十分自得,故而却不怕齐叡。便拉扯住齐叡的衣襟,只闹着说他勾搭丫头。
齐叡第一次被女人拉着这般闹,心下吃了一惊,初时还解释说:“……就是接了杯茶,哪里看那丫头了?不要胡说!”待见她不依不饶,咬定了他就是和那丫头眉来眼去,便沉了脸,默然不语。
陆茵见他不来哄自己,也不赔罪认错,反而一脸阴沉地坐在那里。越发哭得梨花带雨,连齐叡“好色、贪淫”都说出来,齐叡脸色越发冷,再不愿意待着,终于拔脚走了。
陆茵哭得倒在床,春栀春茶劝说了半日,她本待要立即打发了春莺,却因尚在新婚,若是传出去未免自己也脸上无光,惹人笑话,只得按捺了下来,却不许春莺从此进房服侍,而拘着她在屋里做些针线活计。和春莺一起选进来的春鹃知道自家小姐不喜自己和春莺两个,也不敢太往陆茵面前凑,若是齐叡在房里,更是加倍小心。
这边太夫人见新婚夫妇这日居然一个都没来给自己请安,便遣了丫头到云萝院来探看。春栀只得回说陆茵病了。到了这日晚间陆茵气鼓鼓地,早早命丫头们锁了门,不许齐叡进房,春栀极力劝解,她只是不听。结果齐叡这晚并未回房,陆茵心里虽然牵挂,却更嗔着齐叡不肯小意儿来哄劝自己,越想越伤心,忍不住呜呜咽咽哭了半夜,第二天倒真病了。
因着陆茵病了,齐叡冷了她一日,春栀从小儿服侍陆茵,自然知道陆茵只是嘴硬心软,心里早想着要跟齐叡和好。便也不和她说知,悄悄去到齐叡的书房紫竹院,只说“……夫人自幼娇惯,在家随意惯了,一时按捺不住气性,望国公爷勿怪”云云。又说“昨夜国公爷不曾回房,夫人直哭了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半夜,如今病了,已是知道错了,只是脸上不好意思的,国公爷好歹进去看看夫人。”
齐叡听了,想起那张娇嫩的小脸,肌肤雪白,泪珠儿如花瓣上的露珠,不停地滚落,分外可怜可爱。想想她初为人妇,养得太娇了,一时调整不过来也是有的,何况她吃醋嫉妒,也是因了太恋着自己,想到这里心便软了,当下随春栀回了云萝院,陆茵本来恹恹地朝外躺着,一听春栀说:“国公爷来了。”当即转了身朝内装睡,春栀打起帘子,待齐叡进了房,便自悄悄退下。
陆茵空等了半日,没听到齐叡说话,忍耐不住转身一瞧,却见齐叡坐在床前凳子上,一副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忍不住眼圈一红,抽抽噎噎地又要哭起来。齐叡无奈地上前,连被子把她抱住,低声道:“还没哭够?你也不想想,我若好色,怎么会这般年纪了身边一个通房侍妾都无?你真是太小性儿。”
陆茵见他服软,尤未足意,伏在齐叡怀中,娇泣泣说道:“以后不许你再看那丫头一眼,不然我不依……”齐叡只说她无理取闹,却也答应了,陆茵这才心满意足。当晚春茶当值,听着内房动静都羞红了脸,一连要了两次水,还听得陆茵断断续续娇声求饶,这才总算太平了。
不想和好还不到一月,又因为什么小事她不高兴了,只沉着脸不和齐叡说话,齐叡是个冷情性儿,素来不惯哄女人的,不知道她又是怎么了,问了两遭儿她不理睬,便不再问,见她不说话,自去了书房,陆茵气性儿又犯了,也不去请,更不许春栀春茶再去说好话请人,在太夫人那里遇见了,也都冷冷淡淡的,太夫人看出端倪来,找了齐叡来问,齐叡只说没什么事,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又问陆茵,陆茵便趁机说了一大堆齐叡的坏处,倒恼了太夫人……这种事数不胜数,她都几乎忘记了是为了什么争吵了。只记得每次自己都不依不饶,定要齐叡赔礼道歉才肯和好,齐叡偏又不是这样肯对妻子低声下气的人,总要拖上十几日,或是太夫人出面,或是底下人两边奔走,才别别扭扭的算过去了。
日子久了,齐叡对她也终于越来越淡,怕了她的纠缠哭闹,每回只要她一闹,还没开始,就先走了,到最后索性定居在紫竹院里,轻易不肯进云萝院了。
“夫人。”却是春茶回来了,喊了一声,才把陆茵从往事中拉出来,“办好了。我照您的吩咐说了那些话,二夫人没说什么,只接了银票,答应一会儿定会为夫人说情。”
陆茵点了点头。二夫人是齐叡的二弟齐泰的妻子,因齐叡从小随着老国公在军中,老夫人疼爱幼子,怕两个儿子都去打仗万一有个好歹,便坚决留下了幼子,在国子监读书。因此齐国公府嫡出的两兄弟,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是一武一文,学的各不相同。齐叡的婚事耽误了,齐泰的婚事却没有耽误,十六岁就娶了户部侍郎的小姐为妻,正是这二夫人林氏,倒比齐叡先成了亲,已经生下一子,因林氏能干,为人精明,又生了长孙,颇得老夫人欢心,便让她管家,在老夫人面前也说得上话。
前世林氏没少给陆茵明里暗里下绊子,或是在老夫人和齐叡那里不动声色地下些话,陆茵知道她是怕自己长房长媳,正经的国公夫人,夺了她的管家权,这才巴不得她闹得失尽人心才好。但他们真要合离了,对林氏却是有害无利的,因此这次她派了春茶去,除了送银票,只告诉她“……若真和离,国公爷再娶一房,哪里还能似大夫人这样不爱管家,只图轻省的?”林氏也是七巧玲珑心的人,自然一点就通。
陆茵和齐叡和离,齐叡必是要另娶的。因着第一个娶的不贤德,老夫人再选媳妇时定然慎重,娶来的人无论如何也要挑得起当家主母的担子,能干稳重的才好,这样一来,自己这一房自然就没了优势,管家之权势必要交出去了。
因此就算没有银票,林氏也是必然不希望陆茵合离的。
看看天时不早,厨房那边也送了早饭过来。春栀一看,不过是碗半温不热的白粥,两个包子并一碟子咸菜。厨房的人直接给了小丫头,转身便走了。
这几日的饭菜都差不多,根本不是给主子们吃的份例,夫人向来吃的精细,如何咽得下去呢?怪不得这几日夫人几乎都没怎么吃饭。春栀却不知道,陆茵那时在庵堂里,冷馒头稀白粥,寡盐少油,都算好的了,倒没心思嫌弃这饭菜,却是因着五内如沸,实在吃不下去而已。
陆茵见春栀犹自气愤,不由安慰她:“算了,我也没胃口。大家子里人走茶凉、爬高踩低也是常事,他们想着我今日起就不是国公夫人了,自然不用再做样子,还能给我送早饭来,就算仁至义尽了。我也没胃口,你和春茶吃了吧,省得还要另去厨房拿,又受她们的气。”
这两个丫头因着她的缘故,在府里没少受人侧目奚落。这几日时不时便见她们从外面回来,眼睛红红的,只装着无事,陆茵哪里会不知道。
“那帮子没良心的白眼狼!当初上赶着奉承,有什么新鲜东西还不是迫不及待拿了来献宝,只图夫人手里大方,夫人赏了她们多少银子,也不知道赚了多少去,这会子不要说夫人又不是穷得没银子了,就是真没了赏钱,也不该便来落井下石。”春茶忿忿不平。
“都说人情薄如纸,又能如何。夫人今日定了主意,只要眼前这难关过了,怕日后没有她们后悔的日子?”春栀叹了一声,劝了几句,见陆茵真是没有胃口,不想吃,只得和春茶一人一个包子草草吃完收拾了

Rank: 2Rank: 2

91UID
84847854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陆茵推开窗,那一大片如梦如幻的紫色繁花顿时便撞进了眼中。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7971&chapter=1708827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