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4 | 浏览:18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逆天太*子妃:腹黑殿下轻点撩:除了夏迎春强势掺和的感情纠葛, ...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逆天太*子妃:腹黑殿下轻点撩》 作者:鱼火天空(完结)
作品简介:家宅里的物件偶然成为“星宿”,正常人平静的生活因此被打破。星宿作祟,家宅不平,所以要捉星宿!……训练有素的女侠客钟无艳,得到命令去燕国营救齐国质子田劈疆。她自愿沦为“坐坛女”,凭此潜入红毛野人聚集地“空天水榭”,与齐国质子田劈疆“意外”相识。偶然间她发现水榭隐藏罕见“星宿”。此时她身染“天女木兰”奇毒,容貌尽毁!“始作俑者”田劈疆却在她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而在人盐秘境,田劈疆和对他一往情深的夏迎春重逢了。分开在两处险境,各怀心思的田劈疆和钟无艳,巧合地追向了同一个谜局。真相揭晓——田劈疆竟被燕王以“人盐奇局”暗算,生死悬于一线。钟无艳暗中“捉星宿”,助田劈疆大破“人盐奇局”,因此他们顺利逃回齐国,可因误会,他们积怨愈深,刚重聚又散伙了。在“象笏山庄”,他们于探险中尴尬重逢……嫌隙渐解开,他们对彼此有了更多了解。新的难题再次出现,象笏山庄被揭开的真相下竟隐藏了更大秘密,一个足以毁天灭地的恐怖计划正在潜伏。等待钟无艳和田劈疆的,除了夏迎春强势掺和的感情纠葛,还有绝世惊奇的探秘探险!……星宿邪恶,只因人心不可直视。“人与自然”怎样和谐相处?值得思考……







第一章:坐坛奇技
千里迢迢,这日,鱼火客终抵达易城。
黄昏时,她心事重重地走在了这座城里最大的一条河流堤岸边。她混在人群中,眸子时不时瞥向遥远的河对岸,那里一片蓊蓊郁郁,一座高墙环护的水榭展露出微微一点轮廓。而她远眺的目光在其间扫来扫去……
她正瞧得发愣,一个挎着花篮的老妪忽挡在她面前:“小姑娘,来一枝吧。”
她一偏头,鼻端猛一阵幽香袭来,凝眸朝老妪伸出的手望去,她瞧见,老妪手举着朝她捧来的乃一束小白花。细长的枝蔓,深绿的叶,洁白的花,九片花瓣托举着紫红的花心。
小小白花,她才看一眼,心头不禁浮想联翩。这花,她识得。乃时下南方盛产的“天女木兰”。
她当即想,易城乃北方之国的燕境,并非天女木兰盛产之地,能采来这种花,必是在原始森林腹地探险而得!这卖花人不容易。
“挺好看!”她客气地赞一声。
“小姑娘生得更好看,买一枝呗。”
可她听此言,却只是淡淡一笑。
“谢啦,老婆婆,我不喜装扮。”
据她所知,天女木兰在市井里一直挺时兴,不少女子将之买来戴在头上。一来香气可解暑气,二来花容更添女子的娇媚。赶时髦不是她的个性,一扭身,她直朝着前方行去了。她走开好几步后,一回身,又看见了卖花老妪。
“我真不买。”
“小姑娘是想去什么地方吧……”卖花老妪突然奇怪地道。
鱼火客身子微微一僵!心中戒备道,这老妪好奇怪!何故来缠她?
当即道:“我就随便看看。”
可,接着,她听见卖花老妪讲话的口气更怪了:“小姑娘怕不是随便看看那么简单哟……”
“那我走,不看了。”她扭身就要溜。
“诶,小姑娘,慢着!”
“怎了?”
顿住脚步,她瞧见,老妪先是深瞥一眼她,而后,忽的摇臂一点河对岸远处那水榭,接着对她道:“若老身能完成姑娘的夙愿,帮姑娘进到那里边去呢,小姑娘,你还急着走么……”
她霎时心中高度警觉,这老妪为何会这样说?此番她沿河看风景,行为举止谈不上多怪诞,属于乃一普通游客身份,老妪凭什么说她想去那?依据何在?
“我哪也不去,就随便看看。”她试探道。
“怕不是吧,河对岸那水榭里,姑娘也不想去?”
她愣怔怔望着卖花老妪,沉默了。
老妪掩嘴一笑,继续道:“嗨,谁人不知那水榭里住着盛世美颜的齐国质子田劈疆。在我大燕,不知多少你这样的姑娘梦想和那绝世风流的公子结缘。方才老身分明瞧见姑娘望着那方向愣神,姑娘既敢于此地隔河逗引,又何必遮掩?”
原来如此!霎时鱼火客心中哭笑不得,这老妪竟将她看成那种不切实际的肤浅少女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了。
老妪又道:“这齐国太子长得人中之龙也罢了,更是个风流种,‘厮混’我大燕几年,招了无数少女入那水榭里享乐,且对每个温柔过的女子都报酬不菲,姑娘必是依着这传闻来奔前程的罢。”
鱼火客一时语塞,对老妪当前所言,这一路来她虽略有耳闻,可没想竟是妇孺皆知的事实。强行压下心头的屈辱和愤怒,她当即镇定下来。她想,这老妪似乎挺有门道,还说可帮她进入那水榭,助她“奔前程”!对此,她内心虽十分怀疑,可看老妪一脸笃定又自负的神情,不由得激起她强烈的好奇心。此番来大燕,来到这易城浩浩荡荡的大运河边流连、闲逛,她确有一个目的。和老妪猜测的一样,进入那齐国质子田劈疆居住的水榭。当然,进入水榭,她可不是想去跟田劈疆温柔一番,乃是另有目的。
悄悄松一口气,她当即违心地应道:“是……是吧。那又如何?”
“那小姑娘跟老身走罢,保你心想事成。”
鱼火客尚来不及反应,眼瞅着老妪已扭身离去。
她愣愣看着对方的背影,心道,眼下邂逅的这老妪,虽来历古怪,目的不明,可若真能帮到她呢?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虽然很渺茫。
沉吟一瞬,她做了个“鲁莽”的决定,抬脚于是跟了上去。
不知不觉至了酉时三刻,天昏暗下来了。
而鱼火客跟在卖花老妪身后,已步入一个偏僻寂静的短巷子中。
游目四顾,鱼火客看见,此短巷,除她和老妪所站的宅门半遮半掩,巷中其余人家都大门紧闭。她一瞬间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这老妪是个什么人了。闹市,民宅半遮半掩,极可能乃做勾栏营生的暗娼之地,则,眼前老妪难道是个老鸨?
她眼睁睁见老妪“嘎吱”一声推开宅门熟门熟路抬脚迈了进去,一扭头,冲身后的她道:“进来罢。”
她当即一怔,内心有一瞬间犹豫……倒不是怕这可能是老鸨身份的老妪养了打手一会要对她用强,逼良为娼。她依旧好奇,即便老妪是老鸨,又有何法子可送她入那水榭?还是,这只是老妪为拐带无知少女而编造的一个拙劣谎言?若是,那她也不怕!
这般想着,她已尾随老妪进入。
越过天井,跟在后的她远远瞧见,先于她进入正厅的老妪立即被一个中年美妇迎着在一旁坐下了,那美妇大大的嗓门嚷道:“哎呀武婆婆,可累着您了,今日可有收获?”
叫武婆婆的卖花老妪摇臂一点,指头直朝着刚进门的她戳来:“诺,就是她了。”
鱼火客不动声色,继续往里走。不一会,入了正厅。
她脚步刚站稳,中年美艳妇人立即手捧一盏油灯朝她靠近,看货物一样盯着她就不停打量起来。而她任由对方“打量”,直挺挺站着,不时还大方回视。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客警觉地环视一圈,看着这些凶神恶煞似的大块头,心下冷笑,好家伙!养了这样多打手!霎时她完全明白,这地方确凿是一火坑无疑了!坑得就是她这样的“小姑娘”。
她不动声色,淡然问道:“还请妈妈详细说说这地方为何叫‘坐坛府’?”
金花得意地道:“呵,这个么,不急,你总会知道。你不是要进那水榭么,妈妈的确能如你所愿。不过,首先你要有资格。这资格么,就是经我们‘坐坛府’一番调教,练十个月坐坛功。届时自有管事的来接你们这些学成的人去奔前程。”
鱼火客听得云里雾里,大略晓得,这地方叫坐坛府,怕和那坐坛功息息相关,当即又问:“练什么‘坐坛功’?”
金花狡黠一笑:“怎的?急着见识一番了,不急不急……看小姑娘挺凶,缺乏管教,还是先让妈妈给你顺顺气,待你服服帖帖了,才好修炼我们坐坛府的坐坛功哩。”言毕,眸子一冷,冲那些环绕鱼火客的壮汉们使了一个眼色。
一众壮汉,顿时个个凶巴巴瞪向鱼火客。
见此,鱼火客冷冷一笑:“你们真要动手?”
金花理也不理她,轻蔑地笑一声,突然下令:“给我狠狠教训教训这小蹄子!”
霎时,周遭一票壮汉打手闹哄哄就朝鱼火客迫了来。离她最近的一个,可能急着抢功!抡起臂膀就是一记大耳瓜子招呼过来。这壮汉足高出她三颗脑袋还多,他一只手臂就有她小半个身子长。此番朝她抡来的臂膀,迫近过来,带起“哗、哗哗”阵阵风的呼啸,若是被打中,别说是一张女孩的脸,就是一块磐石也要落上几个深深的印子。
近了,更近了。
“嘿!想抽我,做梦!”
鱼火客偏头一闪,无声无息就躲了。接着她双腿微屈,又拉直,一个云雀展翅,漂亮地跳至身后一张小方桌上。她居高临下望去众人,一抖大袖,突的弹出一张符箓,抛去空中,符箓迎风一涨,化作一个丈许的杏黄色大包袱,仿若陨石从天而降,被她举重若轻抓在掌心。
霎时,场面出现尴尬一幕。本来闹哄哄朝鱼火客围攻而来的一众壮汉,步子集体一滞,目光无一例外,全盯在她手中包袱上了。
鱼火客瞧着他们那发憷的懵样子,大略猜到他们在想什么……也许在他们的理解中,是怎也想不通的。一个人怎能凭空手中“变”出来一个那样巨大的东西,而且那东西也不是什么刀啊剑啊的,乃一大包袱!
才亮出手段,即震慑全场,鱼火客得意地弯弯嘴角,趁着众人愣神空档,她手腕“轻轻”一转,大包袱瞬间脱离她掌心,朝下方轰隆隆落了去。
大包袱很大,可,它又岂止于大,它还重如泰山!落地,它发出“砰”一声巨响,震得厅里的桌子、椅子、案几“噼里啪啦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全成了破烂,就连那窗格也“咔嚓咔嚓”晃下无数窗棱。这且不算,它砸过之地面,深陷进去一巨大坑洞,好几个壮汉被生生活埋在里面,哪里还有一丝气息……最恐怖的是,它落下时,方位极好!乃一众壮汉蜂拥而来的焦点中心,它砸下后,除开活埋的几个倒霉蛋,周围被它挨上的其余壮汉,尽皆被砸飞……这儿一个,那儿一个,倒地吐血不止。
只一眨眼功夫,鱼火客将正厅近十个壮汉,尽皆放倒!
正厅,但凡还有一口气的,当即求饶、呻吟声一片。
鱼火客瞬间制服一群恶人,心情大好!玩儿似的拍拍手掌,猛一纵身,从小方桌跳下,抬脚就是一压,稳、准、狠踩在了叫金花的妇人脸上:“本姑娘说了,你们真要动手?”
“不敢,不敢了!仙姑饶命,仙姑饶命啊!”侥幸避开大包袱却又被当即踩在地的金花顿时哇哇大叫。
鱼火客微一用力,踩在金花脸上的脚掌,霎时深陷三分,几乎将金花整张浓妆艳抹的脸踩变形,这才道:“快说!你们到底干嘛的,为何虏获小姑娘来这练什么坐坛功?有人来接她们去那水榭又是怎回事?”
金花畏畏缩缩,吞吞吐吐:“仙姑啊,是我们狗眼看人低,冲撞了您老人家,您行行好,放了我们罢,求求您了……”
“那就快说,不然我踩爆你狗头!”
“饶命啊仙姑,可使不得,使不得呀!”
“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别啊仙姑,我我我……您……”
见这金花磨磨唧唧,鱼火客实在不耐烦,摇摇脑袋,她忽的松开踩住金花脸的脚掌,一俯身,“噼里啪啦”狠扇了十多个大耳瓜子,这才教训道:“不说是吧?行!给我起来!到后厅去,我要亲自去查看!”
她想的是,这“坐坛府”必不会只她一个入火坑的“小姑娘”。她既揽了这档子事,能顺手解救一群无辜的人,何乐不为?
当即,她将哭哭啼啼的金花从地上拽起,直奔后厅而去!
小小“坐坛府”,庭院深深,竟有几进几出三座天井。
鱼火客提着金花的衣领,一路奔至最后一座天井,在最西侧一间大厢房前,她停下脚步,因为她感觉到屋里好似有不少人,可能有蹊跷。正待她要拉着双腿打颤的金花闯将进去,一个颤巍巍的身影,“嘎吱”一声从里面推开门走了出来,正是之前消失的“武婆婆”。
见此,鱼火客飞起一脚,重重踩在武婆婆脸上。“呃”一声,武婆婆瞬间闭气昏死过去。
鱼火客回身重拽住金花的衣领,“砰”一声撞开门,闯入了这间厢房。甫一进入,满室灯火惶惶中,才看一眼房中情形,她头皮猛一阵发麻。她看见,房中一应排开,四面墙有三面“蹲”满了人,无一例外,全是豆蔻年华的妙龄女子。粗粗一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您老人家可不能滥杀无辜啊!而且,我有重大消息告知仙姑,若你就这样将这些姑娘带走,可害死她们了,她们一个也不能活?”
鱼火客哪里肯信,嗤笑道:“呵!怎了?练了你家坐坛功,不做娼妓她们就要遭天打雷劈么,我还不信这个邪了!”
金花忙双手连摆:“不是不是,不是这回事,仙姑,练坐坛功于她们没有任何害处。糟糕的是她们长久佩戴这种天女木兰!这可不是普通的天女木兰,而是被染了毒的……如果没有那买主给解药,这些姑娘可活不成了!”
一时,鱼火客沉吟下来。只见她伸手自怀中一摸,掏出之前金花给她的那株天女木兰,白皙的花瓣间是扎眼的紫红色花心,清新可人,怎么瞧也不像一株毒花,盯看了一会,她摇头不解道:“你说这花有毒?闻了就中毒了?”
金花猛点头:“不错,仙姑,那买主定期会给解药,你把这些姑娘带走,可去哪弄解药给她们?”
鱼火客深呼吸一口气,呵斥道:“那你还不快说那买主何在?”
金花老老实实道:“他就在那齐国质子水榭之中。”
鱼火客摇头:“这不可能!”
金花道:“小的句句属实啊!”
霎时,鱼火客心中思索起来:这样来看,难道此神秘买主之幕后指使,竟是那齐国质子田劈疆?田劈疆因何要这样作恶?
她道:“所以你要我硬闯那水榭去求解药?”
金花摇头:“不敢不敢!以仙姑的那种大包袱‘法力’,倒是哪也去得。不过小的怎敢让仙姑如此涉险。小的有一计,仙姑可等那买主前来时,教训他,夺下解药。”
齐国质子的水榭,守卫之森严可想而知,必有燕王布下的天罗地网,岂非等闲之辈能浑闯……
鱼火客想,要她硬闯田劈疆的水榭,显然不现实。若可以贸然那样做,她日里也不会逗留河岸望着那水榭束手无策愣神了。此番金花之言,倒不失为一策。若那水榭里真有人买这些小姑娘,届时,她完全可从中作梗,摆上一计,甚至可借此混入水榭。
她确定道:“你是说,那买主会将这些小姑娘带入水榭?”
金花点头:“没错!”
“那买主究竟何许人也?”
“他……他们每次都是来两个红毛人交易。”
“红毛野人?”
金花点头:“仙姑你有所不知,守卫齐国质子水榭的可不是普通士兵,乃是一票红毛野人!个个孔武有力,手段厉害!和我们多番交易的买主,正是来自那水榭的红毛野人。”
鱼火客沉默了。
沉吟一瞬,她想起一个关键问题:“他们多久和你们交易一次?”
金花道:“今夜就是一个交易日,我们要送三十个调教好的坐坛女给买主,约好子时于城外二十里一处河堤边交易。”
鱼火客沉吟不语,瞬间,她脑中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有了主意。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黑影**
易城,郊外二十里。
这儿有一条不大不小的淡水河。
夜,子时将近。此刻在这河的堤岸边,一处乱石堆里,朦朦胧胧涌入一大群人。
依稀可见,这些人排成一列,明显是有秩序地在其中集结,不知甚么目的。
此乱石堆除开这群特殊的人,跟河岸边其他地界比较,它周遭不外乎是一些灌木丛、大岩石块……偶尔一两只受惊的夜鸟“啾”一声滑翔过。并无甚特别之处。唯一不同,便是它毗邻一片茂盛竹林,故才被人选作夜黑风高时集结之据点了罢……无人知晓。
就在这时,从那茂盛的竹林里,一个黑衣人踏着轻轻步子朝乱石堆靠近了过去。此人手持一弹弓状古怪木器,靠乱石堆近一点了,只见他忽的侧身躲去一块巨型岩石后,沉寂下去。
“呜……呜呜。”
夜更浓了,两只山兽在远处呜鸣,似乎不甘心一天就这样过去了。或许,和这手持木器的黑衣人一样,也正踏着月色出巡,在寻觅它们的目标。
呜呜之声,也许并非它们的埋怨,而是骄傲的展示。
巨型岩石后,黑衣人也察觉到了山兽的呜鸣,诡异的气氛仿若感染了他。
他悄悄呼出一口气,脑袋不安地一偏,眸子忽的朝乱石堆前方**起来……
这回,他终于瞧清楚那乱石堆里是一群什么人了。
那是一群女子。共三十一位。为首的是一个脸罩黑纱的妇人,穿金戴银,体态丰腴,手摇一柄半透明圆扇,“噗、噗噗”焦急地扇着风。不时,她左右一番张望,显然在等什么人。她身后是齐齐整整三十个穿红嫁衣的女子,个个戴着大红喜帕遮住了容貌,畏畏缩缩站一起,象雷雨夜受了怕的畜群似的挤作一堆。虽隔了三四十步远,他能明显感受到她们心底那巨大的恐惧……
他看着她们,沉吟着……
忽的,他仰头去望暗夜的天空。
他虽一袭黑衣,却不曾蒙面。
黑黑的夜,圆圆的月。
银白月华一照,使他脸的轮廓显现出来——好俊的一张脸!
他看上去约二十,五官仿若刀雕刻出来的,立体、和谐。双眼大而明亮。颧骨饱满,高,但不险峻,恰好撑起整张面部轮廓。他长了一张薄薄的多情的唇,不用刻意去笑,微微一弯,倾国倾城。
都说女子花容月貌,男儿俊起来,也丝毫不逊色。
“子时了!”他那一双薄唇,突的无声翕合起来,微微抖动间,竟显出一丝兴奋。
“哗”一巨响传来,象惊雷闪现,彻底打破这暗夜的静。原是河堤对岸,凌空飞来两坨红彤彤的东西。
“砰、砰”两声,两坨红东西,降落在了三十一个女人集结的乱石堆里,落地后,“它们”直立起身子,显出真容,乃红毛披挂全身的两巨型壮汉。他们比寻常男子足高出两颗脑袋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身上披挂的红毛,并非蓑衣,而是从身体自然长出。
巨型岩石后的黑衣人瞧见这幕,眸中闪现道道锐利的目光。
他不动声色,继续**……
两红毛巨人直挺挺朝手持圆扇的黑面纱女人走去。
还没靠近,黑面纱女人主动迎上前。
“两位财主,你们可算来了。金花我等得好心焦哩!”她嗲声嗲气地道。
原来黑面纱女子即是之前鱼火客怼过的坐坛府管事“金花”。这一众红嫁衣女子,皆是她带来。
按理,金花被鱼火客制服了,坐坛府不应当还在作恶,如何有眼前一幕?那是因为,几时辰前,鱼火客听到金花说今夜子时坐坛府和神秘买主有交易,故而,鱼火客将计就计,逼迫金花和她联手,摆下了眼前这一局计谋。鱼火客此刻就隐藏在金花带来的三十个红嫁衣女子中间。她作计划被金花“售卖”出去,凭此,混入齐国质子田劈疆的水榭。因为金花曾说,这些女子被神秘买主带走后,会进入水榭。
两红毛巨人对金花齐齐点头。
一个道:“人数齐整么?”
金花道:“哪敢少耶,我的爷,我金花不要命咯。”
另一个红毛巨人“哼”一声,嫌恶地瞥她一眼,“啪嗒”丢出一袋银钱。
金花“喜滋滋”接过,连连道谢。
扔钱的红毛巨人道:“滚吧!”
金花等的就是他们打发了她,哪里还愿停留,脚底一抹油,她赶紧溜了。
金花一走,两红毛巨人带着三十个红嫁衣女子沿河岸快步行进起来。不多时,彻底离开乱石堆。
隐藏巨型岩石后手持古怪木器的黑衣人赶紧尾随跟了上去。
黑衣人一边跟踪一边观察着,他瞧见,红毛巨人一行走不多时,来到河堤边一隐蔽的灌木草丛旁。
这灌木草丛并不完全长在岸上,很大一部分自河流边沿延伸进河水中。
两巨人在灌木草丛里一阵拨拉,河水“哗啦啦”作响,竟从中拉出诺大一条乌篷船,粗粗一打量,足有三丈长。
两红毛巨人腌酸菜一样,将三十个女子满满当当塞入船中,完毕,咕噜咕噜摇起双桨,船开了起来。
黑衣人眼睁睁望着他们离去,看一眼浩浩荡荡的河水,无奈摇了摇头,微一踟蹰,他继续追踪了去。不过他没下水,只是沿着河岸追着跑动……
过了一会儿,河中央,乌篷船打一个转,转了方向,汇入更大的一条支流,霎时,船身漫入迷蒙的水雾,渐行渐远。
黑衣人瞧见这幕,快跑到河边,咬咬牙,他轻手轻脚沉入河水中,双臂一展,他凫水继续跟上了目标……
不多时,乌篷船摇摇晃晃进入一片湿地丛林,继续前进了一会儿,在一个高墙环护的水榭前,它停下了。
水榭里,立时出来一票红毛巨人。
这些人蜂拥着跳上乌篷船,左右开弓,左边臂膀夹一个,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右边臂膀夹一个,将乌篷船里三十个女人,就这般,夹起就带走,转移进入水榭高墙内。
尾随而来的黑衣男子,不动声色沉浮河水中,怔怔望着这一幕景象,呆了。
须臾,他头一低,朝水下潜了去。水中,他游啊游,当他感觉头顶一暗,抬头,他看见了一物,正是那装载众多女子而来的乌篷船。他伸手自怀中一摸,掏出一符布似的东西,抓着这东西,他抬臂一顶,将之卡在了船底缝隙之中。做完这些,他重新沉入水中,达到一定深度后,他停止下潜,寻了个方向,开始上浮。
不多时,他凫上了岸。岸边,他所站立位置乃此间水榭高墙边一隐蔽缺口。站在这,他可看见不远处的乌篷船,那些红毛巨人们在忙什么也能瞧得清清楚楚。他目不转睛望着,看见,乌篷船边,红毛巨人们渐渐将船上女子转移完毕。
乌篷船寂静了下来……
可以想见,红毛巨人们接下来必会转入水榭高墙内继续去忙。
黑衣人似有些不甘心地摇了摇头,他转过身,作计划要离开了……
忽的,乌篷船边“噼啪”一声巨响传出。
黑衣人立时重新转过身子去**。
他看见,此刻乌篷船上突的跳上去一个身穿红嫁衣的女人。一个红毛巨人追在她身后大声呵斥:“哪里逃!站住!”
女人站立乌篷船的篷上,不服气道:“站住就站住!本姑娘可不怕你们!”
眨眼间,几名凶悍的红毛巨人从水榭高墙内冲出,一路追了来。有两个跳上乌篷船,一前一后朝那女子包抄去。水中亦跳下去几个,围住乌篷船,显然是防止那女子借水遁逃走。
岸边率先追来的那红毛巨人道:“呔!大胆,胆敢浑水摸鱼,你究竟是何人?”
躲藏暗中,正**的黑衣人听见这话眉头一皱。似乎看不大懂这刻的情形了。这很好理解,本来,乌篷船里的女人皆被红毛巨人们转移到水榭高墙内去了的。何以这刻突的出现一个口气凶巴巴的女侠客刺头?
凝眸瞧着这一幕,黑衣人好看的眉头拧得紧紧的,他摇摇头,双臂互抱,干脆看起热闹来。
他瞧见,乌篷船上那女子被包围后,神色却并不慌张的,面对质询,她丝毫不惧地道:“本姑娘是谁,你管得着么?你们这些粗鲁的野人!”
同她拌嘴的岸边那红毛巨人斥道:“好胆!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拿下她!”他突然下令道。
霎时,水中又有两名红毛巨人跳上诺大的乌篷船。
一时间,女子与四个红毛巨人同时站立船上对峙起来。
几息后,他们打斗起来……
远处,黑衣人瞧着那女子临危不惧,同时与好几个红毛巨人搏斗,他看得频频点头。
突的,他瞧见船上那女子张口一喷,吐出一张符箓,化作一个虚影,接着,又连续吐出两张

Rank: 1

91UID
95138256  
精华
帖子
10 
财富
55  
积分
14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符箓,亦化作两个虚影,霎时在她面前多出三个虚影。三个虚影自空中飘落,渐渐凝聚成形,“皮肉”也饱和起来,影影绰绰之间,从模糊变清晰,最终成了和她一模一样的外貌。霎时,船上出现四个一模一样的“她”。
他好似没料到被围攻的女子竟有这手段,低低地“咦”一声,不可思议地摇了摇脑袋。
就在他预备继续看下去,突的,乌篷船上那女子连同她的三个分身异口同声道:“恕本姑娘不奉陪了!”
言毕,四个一模一样的她,从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分头跳入水中,凫水逃了。
围攻她的红毛巨人们,面对朝四个方向逃去的四个一模一样的“她”,一时间哪里分得清楚哪个是真实的她,那个是虚假的“她”!他们立即散开火力,各个方向都派遣了一至两名红毛巨人去追杀!
一直在偷窥的黑衣人这刻眸子一闪,转身,在高墙缺口处低头张望起来。
他此刻站立的乃此间水榭高墙边一缺口处,张望了一会儿,只见他委身一蹲,竟从那缺口钻了进去。随着他完全钻入,那高墙低处的缺口咔咔作响一阵,自动合上了。好似从没有过这样一个缺口。这竟是一机关。
转眼,黑衣人出现在了水榭高墙后。
他游目四顾一阵,寻个方向,快速跑动起来,眨眼消失在了漆黑夜色中。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