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5 | 浏览:723|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半扇孤阙歌:我不为祸,如何成全你们这些英雄 ...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半扇孤阙歌》 作者:尘蔻(连载中)
作品简介:
求月票求推荐票各种求,强强。女主【反派】,多男主文。——牧画扇,人皆言你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今天,你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还是跪下来自己死!”——很多年前,世人谓我有铮铮铁骨,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乃举世英雄。我以为我会血冷于青松之下,生平侠事写满墓碑,受后世百代之尊崇。——然。 我挚爱之人生生挖出了我骨,成一把扇子,送于他新妻。很多年后,有人提剑置于我颈:“卿本英雄,奈何为祸!?”我指着跪于归雁城前那尊我的石像,她还跪在十万人的冤魂之上,受万人唾骂,笑问他:“我不为祸,如何成全你们这些英雄?”———反派文,女主是【反派】。虐。强强。苏。多男主文。




001、  吾之骨,成她一扇(一)
旻国亡国那年那月那日,是一个孚日里来,最美的春朝。惊蛰将过,沉冬里缩手缩尾的冰风儿就骚开了花,这一朵,那一朵的吹着。连城墙那边灼灼烈烈的烽火连天,都被吹成了一匹玲瑜耀火的锦缎,连着归雁峰绵延几十里模糊的山脊铺成了一个将军华美的乌金龙裾。
    呜咽羌笛吹开了残夜的边角,露出稀薄晨光。初阳始露,满世潋滟婧明,一座古城的轮廓煌煌勾勒,在将军的数万铁蹄面前,如万古巨兽冷冷窥晓,沉巍不语。
    数万大军严鐎炳息,盔冷甲冷仿譬夜斗騂角。肃杀茕凉之下,弓哑枪咽,似随时决堤地黑洪。
    在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赫然有一渺小孤影,正处之间。
    一女子,持一黑扇,立于城门前。
    已分不清是哪里的伤口在流血,冷清的血从扇上不断滴落,沿着苍老古旧的斑驳石墙,蜿蜒着将士们的血迹斑斑,一起渗入这座城浮华而短暂的历史。
    归雁城,牧画扇呆了十八年。她可以清晰的记起到哪座城门下开过一束燕尾兰,哪块山石雕成的城墙根刻印过她拙劣到成熟的剑影澜澜,亦记起三街柳树下那家糖莲糯,好吃的让人想哭。
    “牧画扇你个妖女!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一声凄厉的嘶喊从对面战马上的女子嘴里传出,“背叛师门,擅自逃跑我都可以不提!可是你为什么要杀了怀瑾!那是怀瑾啊!从小跟你长大的怀瑾!如果你恨我,杀了我好就好!和怀瑾有什么关系!!天书预言果然没错!你就是霍乱/人间的阳煞!”
    仿佛是昨日,一个梳着菀垂髫的少女还跟在她的后面,笑语嫣嫣,仰着头看着她时,眼睛里开遍了初春的花。“景儿最喜欢的是糖莲糯和扇子师傅!”
    时过境迁,昔日少女如今聘婷卓悦,锦衣华服,当年眼睛里开满的花,现在变成了燎原的火,只盼能烧死她最喜欢的扇子师傅。
    牧画扇想啊想,想着以前的故事。
    没有人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看着她再次打开霆华扇,本已黯淡的扇周再起光华,雷霆自她身边穿天而耀,华光翩翩间喧腾着死神的气息和牧画扇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那就让我杀了你吧。”
    她一步一步朝前走着。每一步,都仿佛踩碎了灵魂。
    不止是景儿,所有人都被牧画扇冲天而起的化力所震慑。他们无比错愕的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恐怖压力,以及她不动声色一步步走到景儿面前的轻而易举。
    随着她的脚步,她的四周生发出成片的雷霆之力,暴涨成刃,狠狠刺穿了想要来救景儿的那些将士们。鲜血在她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的眼前编织成了一张网,将她眼前这个世界虚伪的面具撕裂成一个又一个可笑的碎片。
    眼看牧画扇就要走到景儿面前,数条黑影躲过了她的攻击,挡在了景儿面前,其中一个,竟轻而易举地站在了牧画扇的背后。
    牧画扇停了下来。
    烟尘消散,挡在景儿面前的,不意外地是她曾经最亲密的同门,里面每一张脸,她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但这周围一切的画面随着腹部忽然传来的剧痛,戛然而止。
    “兮风。”牧画扇呢喃出口,一个名字而已,可是满嘴的鲜血混着碎裂的魂魄,挤出来的名字,用尽了她最美好的年华。
    “我本就应该在遇见你的时候,就杀了你。”那人的声音依旧柔美如丝如帛,只是上面绣的不是旧日情深,而是一具冰棺,一字一句,埋葬着她的心魂。
    惨淡萧瑟的风,刮起她眼角的发,脸上覆的半面雷煞,消逝无影。惨白如玉的肤,映衬着她猩红的唇,猩红的眼,有温柔,有缱绻。她吃力的抬起手,轻轻的碰触贯穿从背后贯穿自己腹部的冰剑。垂眼去看,从未想过,如斯混乱的境地下,一片空白的心神之间,竟只有眼前这把美丽的剑。
    剔透晶莹的乳白色,闪着寒毒的冷光。
    ——那是她设计,她打磨,她亲手恭送出去的长剑。剑浸过蛟血,淬过睨泪,鳐兽最尖锐的犬牙开的剑锋,蛇骨七寸打磨的刃尾,整个剑身用九岁玄冰磨成。这样一把举世灼目的剑,有着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出鞘声音——阴狠而毒辣,绝情而冰冷。
    送他那剑时,她满心欢喜一脸崇拜,兮风,你是这个世上最温柔最良善之人,所以只有这世上最毒辣阴冷的剑才能替我保护你。
    可是她看错了,也看对了。
    他哪里是这世界上最温柔良善之人,但的确配的上这世上最毒辣阴狠的剑。
    冰剑毫不迟疑地被抽出,不带一点拖沓的旧日缱绻。
    血顺着剑尖滑落,在半空中随风飘散,如一片片归根的枫叶。血是烈烈的红,剑是灿灿的白,心是冷冷的灰。妍妍种种的风华过往,海誓山盟地期盼,三两少年的誓言,于此时凝滞成一片荒芜的千山暮雪。
    身体里的化力在叫嚣着绝望和反抗。然而她沉默着,压抑了它们,无动于衷的跌落——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的候鸟,再也没有可以南盼的温暖故乡。
    她终是支撑不住受伤的身体,单膝跪了下来,背后的兮风走到了她的面前,乌黑的战袍边角扫过她的血,镌刻着血意杀气的狂气与狷意。
    许是寒风太烈,又许是旧日回忆阑珊,故旧里,兮风并无此凌人的气息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记不起哪一天,在城心那片湖里,她拙劣的剑法惊起无数只华雁,雁群惊敛掠风狂起,大片大片白色的羽毛栖着艳艳的晨光,一簇簇落在他的四周。潋滟光影,如和着凤筝雀瑟凄清的声色,落在他的唇畔,轻轻抿成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微笑。
    她跪于他的脚下,心里一片仓惶,如见神降。
    哦,原记起,那时的兮风,曾对她如此温柔。
    牧画扇晃了几晃,努力站了起来,吐出一大口血在地上。直到这时,她才有机会抬起头来,细细地端详面前的身影。
    山海有仙山,仙山有缔仙,缔仙有靈珊。兮风好像还是兮风,还是如她梦里魂里铭刻的那个身影无二差别。他还是她心里的山海缔仙,眉侧有靈珊,唇畔有华莲。春水也好,秋阳也罢,世间百种繁华落在那双眼睛里,顷刻就烟消云散,那里是没有道路的森林,是一片绝无风波的古潭。她曾以为,那是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宁静致远之人,所以他看破红尘,了无所依。如今,面对着身着乌金战袍,凛冽威武的息烽将军,她忽然明白:
    他只是没有心而已。
    “息烽将军果然神勇!牧画扇!你也有今日!来人,去把她给我绑了!”
    牧画扇抬眼看着对面那个面带恐惧被众人团团保护着的绝色少女。
    景儿啊景儿。
    那隆国的琼宵宫真的如你所愿般是用玉石雕成的么?那霄玉凤榻真的如你所想般如枕祥云吗?那千绣檗裙真如你语中那般轻如蝉翼么?而他兮风,如今的息烽大将军,真是你眼里那个如圭如璞的君子良人?既真如此,你为何直到现在也不敢亲自站在我面前,光明正大的杀了我?
    你为何不敢?
    “哈哈。”牧画扇大笑出声。她不知喜从何来,更不知该何处而悲。
    风消雾起,阳光在流云间亡命一样四散奔逃,曾经巍峨美丽的山峦,如今模糊成一片苍茫的惘然。她的笑声仓惶而凄楚,跌落进云端,像是幢幢叠叠的往昔时光,没有回忆,只有疮痍。
    “牧画扇!若你今天跪下求我,我会念在旧情的份上,给你留一条生路!”景儿冷笑着说出这句话,“世人皆敬你扇尊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不跪人,乃是旻国之脊梁,好一副男儿家都羡煞的铮铮铁骨,今天,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我大军兵戈铁马硬!”
    重伤的妖女,理应摇晃着跪在压倒性的力量前乞求生路。然而见她沉默如斯,撕下裙裾一条,紧紧地将腰腹间的伤口缠绕。末了,缓缓直起腰身,右手抬扇,遥指面前数万大军,轻吐两字:“来战。”
    来战。
    你凭何而战?凭你重伤的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身体?凭你强弩之末的化力?凭你一人之力就妄想抵我万千大军?
    可笑!景儿身侧一名将官到嘴边的二字,始终没有吐出口。他觉得,怕是等他百年以后,也无法忘记这个画面了。
    那是一副怎样苍凉悲壮的情景,金丝素衣早成血珊,如云烟髻垂散腰间,黑扇遮面,女子娇小的身影在地上拉出孤单的影,在朔风烈烈战旗凛凛间,仿随时都可脆弱凋零。
    她轻轻呢喃着:霆华,你跟了我十八年,如今,送我最后一程吧。
    然在此时,一声轻叱,霆华扇再开!
    这哪里是穷途末路的的螳臂当车?这分明是盘古踏天的意志!扇开雷起,天地竟随之变色,雷从九天之上而落,霆自她身周暴涨成花,成羽,成兽,成刀,成剑。巨响嗡鸣,每一下落雷都好似八台战鼓敲于人心。马惊人颤,人心惶惶。
    万千虏塞兵气连云而起,岿城烽火黑垔依天而矗,竟于此刻皆匍于女子身前,成为她扇前静默的背景。
    而卓悦独绝的息烽将军,秉剑端立挡在景儿面前,那些惊人的雷霆似龙虎奔腾而来,到他身边,竟孑然如垂暮之兽,暗哑消散。
    刀剑相向的二人,之间似乎隔了一整座忘川。
    这名将官心里甚至在想:若不是息烽将军在此,他们能赢吗?
    “放箭!”冷冷一声呵斥,打断了这名将官的想法。他侧脸看向旁边倾城之姿的景儿,恍惚觉得,她那张绝美的脸,此刻扭曲的仿如蛇蝎。
    箭雨落下。
    那个女子终已是重伤,躲过太多箭还是无法避开。然而,她还是站在那里,站着,像尊千年石像一样站着。
    “好你个牧画扇!我承认你很强,可是你别忘记,你身后的归雁城,有近十万人!十万普通人!你以为可以保护这座城多久?你觉得,你死后,我会怎么对待他们???”景儿尖锐的声音,好比最后一枝毒箭,精准地刺穿了牧画扇的命门。
    惊雷骤停。
    牧画扇收起了霆华扇,死死地盯着景儿,几乎用牙一字一字咬出来的:“应熙景,那里面有的朋友,有你所认识的人,他们和你无怨无仇!”
    然回答她的,只是景儿的嗤之以鼻和兮风从头至尾的温柔笑容。
    “我告诉你牧画扇,如果你现在不立刻跪下来归降于我,我会屠城!而且,刚才我言,给你一条生路?呵呵。”景儿的笑声陡然转了一个阴冷的弯,“没有生路!不,我不只是会杀了你,我会把你的皮肉一点一点剥开,把你的骨一块一块挖出来,慢慢地将你挫骨扬灰。那么,牧画扇!扇尊!你要怎么做?”
    “你是跪下一人死!还是站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着十万人陪你死?”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002、吾之骨,成她一扇(二)
牧画扇!你是跪下一人死!还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
    景儿的声音,褪去了那时脆生生的声音,露出最尖锐最霸烈的尾音,似一只毒蝎忽扬起了蝎尾铮意的光。
    风更大了。
    吹的牧画扇摇摇欲坠的身影,犹如一朵枯死的杜鹃。
    霆华扇落在地上,扇坠碎了。
    她慢慢弯下了身体——从未弯折过的脊背,从未屈膝过的双腿,麻木到僵硬。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
    随即,传来的是景儿歇斯底里的笑声。
    “来人,把她押下城去带到三街口,让城里的人都去看着他们的扇尊的脊骨是如何一块一块被挖出来的!告诉他们,想要活下去,就给我好好看着!如果有人敢忤逆我的要求,我会屠城;想要求情,我会屠城;想要造反救她,我也会屠城!”
    景儿下马,被人搀扶着一步步走到跪着的墓幺幺面前。她弯下腰,冲墓幺幺笑的美艳不可方物:“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的霆华扇了。可惜啊可惜,我现在不想要了。”她用脚狠狠地踩上了霆华扇上,片片雷光如碎翅,坠露飞萤,颤惊惊地映着公主丹唇虹裳,步步玳宝。
    “因为啊,我现在想用你扇尊的骨,再做一把扇子。想来,必定是很美的。”
    刑架之上,牧画扇的鲜血染红了被风吹开的裙角,好似离群的孤雁垂落着受伤的翅膀,不停地空唤着,哀鸣着。
    “为什么?”
    或许千回百转,或许柔肠寸断,或许是前尘旧愿——于此时将死,她并不愿去想这之间绕了多少阴谋和诡策,也不想给自己在争些什么,许是认命,许是不甘。她只想问一句她的兮风——为什么。
    兮风站在她的面前,温柔地拭开她额前的乱发。“这数百年间,有太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毕竟还不是神,哪有那么多答案给他们。不过,今天,我可以告诉你。“
    风骤然柔了,他贴近她的耳侧,好听的嗓音软软绵绵的裹挟着丝丝声响穿过她的耳边,那是归雁城巷陌里穿过的情语旖旎,还是谁家窗前风铃叮咚?声声慢慢,恍恍惚惚。见她将军忽地侧脸,晨星破夜,最亮的那颗星,开在了他唇畔,竟轻落于她额上,缱绻旖旎,如云穿过了风海,蝴蝶翩跹于蔷薇,蜻蜓点翼在水边。
    “牧画扇,你没有想过,我将你养大,只是想十八年之后可以亲眼看着你痛苦的死吗?”
    这是牧画扇短暂的人生里,能记起的,这个男人最后施舍予她的温柔,也是最歹毒不见血的一刀。
    牧画扇此时耳里并听不见其他了,只比刚从悬崖峭壁摔去三魂六魄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嗡嗡鸣鸣地一遍遍响着男人的话。她想,她定是痛的痴了,痛的傻了,才能在兮风眼里看见一片彻骨的恨意。
    原你兮风,居我身边十八年,只为我死。可如你要我去死,为何,十八年之间那么多机会,你不杀了我?最易之事,从起初我要饿死于乱葬岗时,你权当未曾看见不就一了百了?千转百转,你只是为了要我死,其实,只要说一句:牧画扇,我希望你死。
    十八年了。
    从初见至今,整整十八年时光。她曾匍于他脚下,心甘情愿的跪拜,视他如神。而直至今日刀剑相向的此时,她才发现,这时光吝啬残忍,唯一留给她的美梦,叫贪恋。她曾妄图用毕生温暖去暖醒他的心,可是,直到今天看见他眼里彻骨的恨,她才知晓——暖醒的蛇,是会咬死人的。
    他们之间,本就隔着生离死别,隔着神与人,隔着恨,隔着心。
    那不是她的神。
    十八年前,在她牧画扇面前的,就是一座无人可住的华美冰城。
    心里的仓惶和不知所措,竟于此时忽奔成一片空白的荒原。她木然看着他,好像一生的表情全死在了兮风那句话里。“我不知你为何要如此恨我。可是既然是你兮风,那么你的恨,定是原因的吧。”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好像是奄奄一息之人最后一口呼吸。“十八年前,你救了我。十八年后,你要杀了我。我命起于你,止于你,也算圆满了。”
    “你曾问我,这世人缘何而悲。”兮**飘散开来,抬手拿刀的姿势,美的像是地狱里盛开的紫苏花。“今日,你会明了。”
    他,动了手。“我一直很好奇,扇尊你可曾为自己流过一滴眼泪。会很痛的,莫要哭的太难看。”
    第一刀是划开了她的衣。
    第二刀割开了她脊背。
    第三刀,刀入皮肉。
    第四刀,刀碰第一块脊骨。
    第五刀,刀尖剜入骨缝,上扬。
    第六刀,骨筋撕裂,髓断之痛。
    第七刀,浆液泵流。
    第八刀,刀尖更深,承载了那人的恶意,如钻一样钻入她最痛的神经。
    第九刀,他剜出了她第一块骨,在她已赤血的眼瞳里晃荡着:你看,你的脊梁并不如传说所言那么坚不可摧。
    …………
    整整七十八刀。
    痛吗?痛。这般痛,是一把钝锈的铁勺慢慢挖着心,是一把朽坏的铁锯慢慢锯着魂。所以鲜血蒙了眼,苦淹了五感。
    但,她牧画扇,忍了下来。不但忍了下来,她还可以慢慢数着,到底是多少刀。年少时听闻有位大英雄刮骨疗伤,谈笑自若。如今,她也想问问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刑架之下的人们,她垂死之时的模样,可如她毕生所愿,有着一个英雄的轮廓。                                                                                                                        
    那些人里,有她的朋友,有她的熟人,也有她一面之缘的人,也有陌生人。那是她一命换来的十万条人命,是她一人愿战万马千军的意志,是她敢提扇敌一国的勇气,是她愿意跪着死去也不要十万人陪葬的选择。她曾以为,她站在那座高高的城门前,就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身后那座城,曾是加冕于她身最坚韧的铠甲,亦曾是她心上最柔软的弱点。
    然她牧画扇想尽天下之事,看破天机,也无法参破,这般天意给她一个最可笑的结尾:
    不知是谁,哭喊了出来:“扇尊!对不起,可是我家阿宝还小!他不能死啊!”
    这声哭喊撕破了人群死一般的平静,也撕毁了这世界施舍给牧画扇的最后温存。
    “扇尊,我知道是你保护了我们,可是,可是我们还不想死~对不起!”
    “扇尊,求您好人做到底,不要拖累我们!求求您了!”
    “将军!快杀了这个女人!她是阳煞!她就是,我能证明!”
    “快杀了她,放了我们吧!我们是无辜的!”
    “都是你这个妖女!如果不是你,隆国怎么能打进来!”
    “都是你害的!我的儿子死了!都是因为你!!!什么扇尊,什么大英雄,去死吧!!!”
    去死吧!牧画扇!
    四周繁冗而纷乱似一场大戏——年少时曾拽过一个人的衣角,哭着喊着要偷偷溜出去看年关大戏,可是真看完了戏去,她却只记得那少年嘴角的糖葫芦渣亮闪闪的像天上的星子。然而星子九天之上跌落凡尘变成污泥,她的回忆戛然而止被撕开道道血痕,剥皮剜骨一层层被揭露,直到最底,最里,她才忆起第一次见面,有个比她高出好多的清秀少年,将她从坟里刨出来,笑眯眯地说:“哇,你好像条野狗。”
    对啊。
    你看那个人,她好像条野狗。
    好像是一条,在街角偷吃了一块点心,被众人痛打到无路可退的落水狗。
    牧画扇终于哭了。
    “扇子,你看这座城,这是我们的城。无论何时,这里,这个有我有景儿的地方,是你的家。所以,如果可能,请好好保护我们的家。”那是谁的手,轻轻的抚着她的额头,告诉痛哭的她,这

Rank: 1

91UID
87589756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9-1-3 
最后登录
1970-1-1 
里,这个叫归雁城的地方,是她的家。
    怀瑾,你曾告诉我,每年秋分,会有一群一群的孤雁来到这座城,他们或是受伤,或是离群,归雁城因此得名。那么,怀瑾,你告诉我,你不要我了,景儿也不要我了,兮风也不要我了,这座城也不要我了,我又该回去哪里?
    “哈哈哈哈哈哈!“牧画扇仰面大笑。
    世人缘何可悲?
    她终是懂了。她懂了世人,也生平第一次懂了自己。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牧画扇看见城墙上高高在上的将军模糊间幻成了一个青衣少年。他迎着白光走在最前面,黑发如墨,身形孱弱,笑容灼灼如三春暖旭,而肩上似扛着万鼎千淦,每一步,都走的如此艰辛。她追在她的身后,跌跌撞撞。在他宁静渺远的萧声里,她使劲奔跑着,好像用尽了所有的生命力去追赶。而视线终于模糊,他的身影缓缓在她的眼前拔高,直到成为一座她此生再也无法攀登的悬崖绝壁。
    她听见兮风在旧忆深处的情意款款:画扇,我等你。
    仓惶之间,十八年时光好像只是眨了眨眼,那个叫做画扇的过往,已入黄泉。
    何事兮风悲画扇。
    可笑的是,景儿并没有履行他的承诺。一夜之间,世上再无归雁城,也再无旻国。哀嚎的冤魂们,宛如冗余而蹩脚的脚注,在历史的车轮前,留不下一丝烟尘。
    “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好时节,春苋如新人如故。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思乡切,秋雨如脂人如故。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雁归来,十万枯骨满归途,故人何处?”

   至此,世上再无归雁城,离家的孤雁,离分的一往情深,皆不知所起,亦再无归途。

VIP小说荣誉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5895153  
精华
帖子
994 
财富
3291  
积分
5022  
在线时间
10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28 
最后登录
2019-9-11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9-1-3 14:09 编辑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 http://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7941&chapter=1689926&code=4b9fde3e9b15263c71b01ecaa7bb24b9,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