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5 | 浏览:51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神女飘零:惊变又起,这份幸福能否经得起天地的考验? ...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神女飘零》 作者:山月半轮秋(连载中)
作品简介:虐待、欺瞒、疑云重重,何为真相?阴谋、权谋、攻心之计,鹿死谁手?寻亲、觅缘、神秘少年找上门来有何居心?骗局、争夺、异路姐妹,如何收场?执着于前世今生,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当辗转过后的幸福终于来临,惊变又起,这份幸福能否经得起天地的考验?最后,那些爱过的、恨过的人又该何 ...






第一章
混沌世间,唯有一处光明。

光明处,盘盘圈圈,一道天梯直通天际。

而天际上,只一座巍峨白玉宫,仙气环绕,一派宁和之景。

但此时这里的气氛却绝对说不上舒缓,许多的白袍人在殿前立着,正在与一群黑袍人对峙。

此时黑袍人这方为首的,额上带着一道剑纹的男子问道:“大战……她不来?”

白袍人中为首的,额上带着一道莲花印记的说道:“他什么时候来,她自然什么时候来。”

“哼,又是这样绕口的废话,你们都不会累吗?开始吧!”黑袍首领反讽了一句,额上的剑纹熠熠生辉。

“大战……那这净土可能就保不住了。”白袍人叹了一声。

“谁让这天地预言都帮我们,选定了这个地方作为交战的地点!玉石碑上说‘此地灭,此地生!’就让我们看看到底是谁灭谁生吧!”黑袍人说着一抬手,挥出一道黑光直冲着白袍首领而去!

白袍首领缓缓叹了一口气,额上的莲花印记陡然一亮,他便不急不忙的避过了那道黑光,迎上了攻过来的那黑袍首领。

两方人混战起来,一时间,各种法宝光芒四射!只是过了半晌,双方仍是势均力敌,还没有分出个输赢。

这时一大片如墨的黑云飘了过来,压抑的笼罩在两方人的头顶。

黑袍人立刻全体跪下齐声道:“恭迎吾主!”

黑云中只传来一声讥笑,然后道:“怎么?你就只会躲在宫殿里,躲在这些人身后?”

声音如滚滚天雷,直冲着那白玉宫而去!

白玉宫内顿时射出一道七彩的光束,渐渐驱散了笼罩在宫殿上的乌云。

宫殿上,浮起一朵七色的绚丽莲花,光芒正是从这莲花上发出的。

乌云散去后,天空中除了这朵十分大的七色莲花之外,还有一个身着黑袍的男子。

男子道:“你以为有了先天胎衣这玩意儿,我就奈何不得你了?”

七色的莲花应声而开,更为强烈的光芒散发出来,一个女子一袭白衣闭着眼睛沉睡般的静静浮在光芒之中。

白袍人忙跪拜道:“恭迎吾尊出关!”

女子羽睫轻轻一颤,微微睁开了眼睛,眼眸之中竟流转着七彩的神光!待神光敛去,光芒尽收,女子才缓缓的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同样立于天空之中的男子。

“修为居然又精进了。看来你的天赋还真是好的让我忍不住想……毁掉!统统毁掉!”男子开始的语气还是十分的动听,就仿佛情人间的私语,可是最后一句的语气却陡然间变得狠厉起来,仿佛恶鬼就要择人而噬!连天上的风云也跟着他的语气翻滚了起来!

女子却不为所动,只是说:“堕入魔道,不如轮回。”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谁稀罕你设的轮回!什么三界六道,根本没有那个必要!自己活得开心洒**不就好了,谁稀罕你的假惺惺!”男子讽刺道。

“你的气量倒是越来越小了,不如我让你试试轮回,换个女人当当,怎么样?”女子微勾嘴角,风华绝代。

说着女子轻轻一点虚空,空中竟就浮现出一方雕着花纹的古轮台来!

男子冷哼一声,一掌挥出,竟将轮台直直从空中打落!轮台急速往下坠去,轰然间将天阶撞断,发出一阵光芒,如流星般坠入地下,隐没不见。

女子并没有去制止男子的动作,只是微微勾着嘴角说:“倒是劳费你了,我正想着要将这轮台送去刚建成的地界里去呢,不过这轮台太重了,正烦恼着你就来帮了我的忙了,真是个贴心的好弟弟!”

男子额上青筋突起,咬牙道:“这性子还真够恶劣!再说谁是你弟弟!我应该诞生的比你更早!现在天阶已断,我们都没有后路!”说着他右手微抬,掌心里便凝聚出一把闪着电光的古剑来!然后他手一挥,古剑便直奔女子而去!

女子手捏一诀,七色莲花迅速生出无数**,层层叠叠。女子长袖一挥,新生的**立刻**离了莲花,旋转着迎上射来的古剑。

**与古剑相遇,竟发出铿锵之音,那古剑竟也被**旋转时削出道道缺口来!

男子皱着眉,嘴角流下一丝血迹。然后手捏剑诀,古剑如有灵识一般在空中的**中绕行起来,避过所有阻碍的**,在空中曲折的前进着靠近那女子。

女子又是一拂袖,**纷纷舞动起来,仿佛要封死男子那柄剑的所有前进的路。

“如何?你若是认输,看在我们同源的份上,我倒是可以放你一马。”女子道。

“少假惺惺!难道还要我回去在茫茫混沌中流离煎熬?我最看不惯你了!凭什么你一诞生便得尽所有的好处!凭什么天地选择你!凭什么由你来分设三界六道!凭什么你就是光,你可以在宫殿里指挥天地!而我明明比你诞生的早却要在混沌之中受尽煎熬!”男子的嘴角又流下一道血迹,“我不服!苍天不公,我便弑天!”

说着男子双掌一击!那古剑突然激荡出无边的黑气,那黑气竟将**渐渐吞噬!那**一遇上黑气便渐渐枯萎,然后纷纷落下,坠入茫茫混沌之中化为粉末。

女子静静看着已经接近疯狂的男子,没再说话刺激他,而是一挥手,透出一股花香,一道彩光形成了一道屏障,将黑气与那柄古剑均挡在三步之外。

看着男子额上渐渐冒出的汗珠,再看了看宫殿前跪着的两方人马,女子这才开口说:“你也有追随的人,不是吗?何苦执着练这般伤人伤己的死气?”

“哼!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男子冷哼一声,“我是不受任何约束的魔主,是与你这神尊势不两立的!我练什么功夫自然是我的自由,你那什么天道我自然不用理会!伤己又如何?我愿意付出这个代价!”

说着,男子张口喷出一口精血!精血瞬时化作一道血光尽数融入古剑之中,然后古剑血光大盛,猛地冲破了那道彩光屏障!

女子连退几步,手中突现七彩光华,一抬手正欲抵挡那来势汹汹的古剑,可是身后却有另一道急速的破风声响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传来,身后定有偷袭!可这时那古剑已到眼前,所以女子便急急向前一步,先一手制住那射来的古剑,然后转身挥手抵挡并避开身后的偷袭!

女子旋身站定,这才发现身后偷袭之物竟又是一柄古剑!

“这剑可是与神魂相连的!你竟炼就两柄神剑,分割你的灵魂!你一开始就打算以那柄剑吸引我的注意,然后再用另外一柄剑偷袭我是不是!”女子皱眉喝道,然后一甩袖,此时早已力竭的男子,一时间便连连退出好几步,差点从空中摔落!

“吾主!”

“吾尊!”

宫殿前的两方人急呼道,语气均是充满了担忧。

女子握紧了拳,看着身形摇晃的男子。微微偏了偏头,手指一点,一道光束直直从混沌地下升到天际,那轮台的光影渐渐浮现,光束中,轮回二字闪动,仿佛一扇大门。

女子伸手,手掌摊开,光芒渐起。光束投向轮回二字,一阵金光闪动过后,轮回二字转动起来,一扇门打开了,里面流离的光不断闪动,看不清楚究竟有些什么。

“你是要自己进去,还是要我推你进去?”女子的脸上一片淡然无波。

男子却只盯着女子的手掌,女子手心有一道红痕,此刻因为动用法力,渐渐渗出一滴血,缓缓滴落进茫茫光束中。女子见此,微微皱了皱眉。

“哈哈!被我的剑划伤,那是绝对没救了的!怎么?是不是这伤口根本就没有办法用法术愈合?”男子笑得张狂!

有些东西在渐渐侵蚀她,女子用法力抵制,然后淡然的看了一眼男子,说:“对付你还是够了的,要么毁灭,要么转世为人。”

说着女子另一只手凭空一抓,就将男子拽到了身前,一掌按上他的天灵盖,光芒亮起,男子痛苦的挣扎,可惜灵魂受创,无力反击。

宫殿下的黑袍人立刻惊呼一声“吾主!”然后纷纷要上前帮忙,结果尽数被白袍人拖住。

“废尽你的修为,你就好好的做一个凡人吧,就当是我对你最后的网开一面。”女子冷然的说。

男子无力的跌在女子脚边,然后努力的站起来,看着女子讽刺的笑道:“我没记错的话,凡人是可以通过修炼再飞升的吧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为什么要给我这样一条路?直接杀了我不是更好!你不怕我回来再闹一回?”

“我等着你,若百世轮回洗刷你身上的戾气后,你能回来,这一切就交给你了。”女子平静的说。

男子看了女子一会儿,突然笑道:“哈哈!这算什么!我想要的,你永远都不屑一顾!”

然后男子凑近了女子低声喃呢般问:“姐姐,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一瞬间,时光仿佛流转回不知多少个岁月之前,那时意气风发的少年捧着花,笑着站在殿外,好奇的问在宫殿中静坐于七色莲花台上的少女的那个瞬间。

“姐姐,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少年好奇的问,而那时少女只是微笑着看着殿外的少年,没有回答。

女子看着如今狼狈的站在身前的男子,微微颤抖的伸出了手,轻轻一推,男子便跌落于轮回的光束中。

看着光束迷离而空洞的轮回通道,女子不知为何,微微闭眼,竟会有一滴泪,落入轮回中。

女子收回了手,用法力封住了伤口,然后转身准备离开。此时下面的黑袍人见男子跌入轮回,都像疯了一般,一边拼命与白袍人打了起来,一边往这边赶来。

女子正要迈步,结果却迈不动步子了!

女子回头一看,那男子竟化为一道淡薄的光影拉住了女子的脚踝!

“你!”女子怒极,“抵抗轮回,肉身皆毁!现如今你法力尽失,只凭这一缕元神,你是想要万劫不复吗!”

男子看到女子动怒,竟微微一笑,笑容里尽是孩子气的得意,他微微张口,仿佛在说“我偏不如你的意”

女子看着男子的笑容微微有些失神,男子趁这时一把将女子也一并拉入了轮回之中!

光束急转的通道内,男子的元神紧紧的抱着女子。

“你休想就这么摆**了我!”男子说着,然后化为一道黑影裹住了女子!

宫殿上两方人见此都惊住了!黑袍人与白袍人的首领皆飞速赶上去!

“吾主!”

“吾尊!”

两人同时一声疾呼,打斗着同时义无反顾的跃入渐渐关闭的轮回通道!

而接着赶过来的两方人,看着已经关闭的通道,再看着早已不知隐没在何处的轮回台,纷纷使出法宝,往下飞去,一南一北消失在天际。

孤零零的白玉宫殿,在空中悬浮,而玉石碑上那一句“此地灭,此地生!”,昭示着世人猜不透的玄秘……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这个冬天的梅花似乎开得特别早,满院的红梅开了大半,芬芳萦绕,沁人心脾。

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女孩儿穿着价值不菲的红色精绣衣衫缓缓走进了这一院的梅花,眼眸转动,不时瞟着身后那个身量比之稍矮的,头上戴着帷帽,脸罩在从帷帽的帽沿上垂下的纱幕中的人。目光不屑,嘴角却带笑,似乎会有什么十分有趣的事情一样。

身后的人却不曾抬头欣赏这美景,也不去注意身前的女孩儿的意图,只是紧紧的,紧紧的跟着女孩儿的步子,仿佛要着急的去寻找什么,却被说不清的心绪阻碍了步伐一般。

“这飞红阁的景致很美吧?要知道如果不是我带你进来,你可是没什么机会欣赏的,所以趁着这个时候多看两眼也是好的。你不是很想进这个院子里来的么?不过也是,戴着那玩意儿,估计什么也看不清楚吧。我都忘记了,爹爹可是说过了,你必须掩面,还真是一生下来就没脸见人呢!”前面的女孩儿笑吟吟的,声音清脆却充满了讥讽之意。

戴着帷帽的人这才有反应一般,微微抬起了头。纱幕随着她的动作而晃动了一下,她看着眼前言笑晏晏的女孩儿,没有对这明显不带善意的话语做任何反驳,只是将头复又垂下头去。除了纱幕微微晃了晃,女孩儿的话没有起到任何其他的效果。

看到这一幕,女孩儿无趣的“哼”了一声,转头看着满院的梅花说:“这满院的梅花也算是飞红阁里的特色了,每当红梅盛开的时候,总是这飞红阁最美的时候。听下人们说,娘当年便是因为在梅树下舞了一曲,引得梅花瓣飞红无数,使爹只一眼便对娘倾心不已。于是爹与娘才得以共结连理,然后才有了飞红阁……”

女孩儿自顾自说道这里,瞟了一眼身后的人,她静静看向身前的女孩儿,女孩儿清脆的笑了几声,才再度开口说:“所以这地方是不允许有低贱的东西进来的,不然只会晦气,会破坏了爹爹和娘的感情。所以你也不要怪娘当初的决定,这是有道理的。你不是很喜欢娘的吗?那你应该为娘着想啊,自己消失掉不是更好?”

她看着眼前那有几分娘亲模样的女孩儿,明明是那样一张漂亮的脸,她却觉得那么尖刻,就像带毒的植物。

可是为什么?她忍不住问自己……这个女孩儿明明是她的姐姐,是花府最受宠的小姐——四小姐花云惜,而这个院子的主人明明是她的娘亲,花府里最得宠的夫人——六夫人秋艳梅……

可是姐妹之间是这样相处的么?有连见自己的娘亲的自由都没有,每次见到就是挨鞭子,连娘亲的院子都不得靠近,只能住在院子旁偏僻的小院里不断干活,不准踏出院门一步和自生自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灭这样的母女关系吗?而六夫人在府里疼爱四小姐是出了名的,同样是女儿,同样是小姐,可府里只知四小姐不知五小姐,这鲜明的对比让我连欺骗安慰自己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紧紧握紧了拳头,忍着不反驳。因为她的反驳只会招来更多的羞辱,更会丢掉这次来之不易的可以接近娘亲的机会。她已经决定了,只要能够见到娘亲,她就一定能忍。只要见到了娘亲,就算娘亲仍然是不喜欢她,还是会打她,她起码也要问清楚到底是什么让娘亲这么讨厌……明明在梦里,娘亲是那样温柔,又是那样的真实……

“呵,你现在倒是和那帮狗奴才是一个德行,听话的很,就是这副死样子实在是无趣!”花云惜带着轻蔑不满的说。

花云惜移开了目光,看着那争艳的梅花,眼眸转了转,似乎又想到什么一般,突然停住了脚步。

她只好也跟着停住了脚步,因为没有这个花云惜,她根本不能在这个院子里走动,也根本就见不到娘亲。

她稍稍打量四周,这里仍是在梅林中,离庭院应该还有一段距离才是。而且这梅林边上也并没有见着娘亲身边的大丫鬟红云的身影,娘亲应该也不在这林中赏花,那花云惜带她到这儿做什么?难不成花云惜带她进来只是为了戏弄她的?

她不禁在心中胡乱猜测,花云惜却自顾自地走到了一棵梅树下,绕着梅树走了几步,便伸手折了一枝梅花,转身塞给了她。

她下意识的接过了梅花,一时不明所以。

花云惜却笑嘻嘻的说:“你去给娘祝寿,不会真的打算就这么空着手去吧?”

明明是一副笑嘻嘻的可爱模样,但她的语气中有着的却是不加掩饰的讽刺。她心中懊恼,但又不愿在此时与她起争执,只好闭口不言。

花云惜此时却话锋一转,又说:“你也知道娘喜欢梅花,这不过是想让娘开心罢了!虽说这飞红阁不缺梅花,但好歹算你一份心意!而且......”

花云惜说着盯着她手上的那枝梅花笑着转了转眼珠子,瞥了她一眼说:“那梅花可是珍品,娘见了肯定喜欢着呢!”

她听了花云惜的话,再细看这枝梅花,才发现那艳红娇嫩的花瓣内,花蕊竟如绿玉般在阳光下隐隐的透出一种光泽来!

这梅花一见便知不是凡品,她拿在手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花云惜不是那种会对她这么好心的人,如今肯带她进来见娘亲一面都已经让她觉得不可思议了,若不是实在想要见娘亲一面,她肯定根本不会答应花云惜的话的,现在又给她这梅花,不知又……

她忙将手中的梅花推还给花云惜,却见花云惜并不理睬,自顾自的又转了个身,利落的伸手将那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珍品的梅花折了大半。花云惜的这一举动让她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花云惜的葫芦里又买的是什么药。

花云惜却也不管花飘零是何反应,只将折的那满怀的梅花分了一半送进了她的怀里,自顾自的说着:“我也是要拿这梅花送给娘的,这下好了,这心意现在得分你一半了,便宜你了!”

花云惜正说着,只见一个粉色衣裙的婢女引着一个看上去与花云惜年纪相仿的少年和一个一直站在少年身后捧着东西的妇人往这边过来了。

虽然她一直呆在那个小院里,府里的夫人小姐和少爷们她除了娘和花云惜也不认得几个,但这少年她却是认得的,他是这花府的三少爷花若安,常常来飞红阁里请安,虽然名义上是花云惜的哥哥,是个少爷,但实际上地位远不如花云惜这个受宠的小姐,经常被花云惜欺负。而且在花云惜欺负她的时候,他也常常被拉着围观。对他这个每次都见证了她狼狈时刻的人,她的印象还算是深刻。

花云惜一见这来人,就对她笑了几声,说:“三哥的礼都到了呀,这客人差不多都快来了吧!你可别忘了你得在各院来人之前出去的,这可怎么办好呢?你是现在就回你那地方呆着,还是赶紧的见上娘一面再走呢?”

怎么可以!她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的,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她绝不能放弃!想到这里,她下意识的紧了紧怀中的梅花。

“嗯......娘现在应该是在阁里的正厅上等着见客和收礼吧。”花云惜的声音适时的响起,然后花云惜也不再理会她了,而是迎上那往这边走来的少年,和他说起话来。

她一见是这般情景,也知道这不是该犹豫的时候,于是鼓足了勇气,转身往正厅走去。

“这是……怎么……”看着那个戴着帷帽将头脸遮掩住的女孩的向院内走去的背影,花若安有些不安的对花云惜说道。花云惜和她娘亲六夫人有多讨厌这个女孩儿,他是见过的。虽然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也不知道这个女孩儿是谁,她的身份似乎是一个禁忌。但是这个场合,她被花云惜领进这里总感觉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哼,找你看一场好戏而已,你只要看着便是了!”花云惜看着自己手上的梅花和那个已经渐远的背影,又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呵呵,不过是教训一下还在白日做梦的家伙,让她醒一醒罢了!你别多嘴!”

花若安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花云惜这才满意的一笑,然后拉着花若安悄悄跟了上去。

而这一边,当她心中忐忑不安的终于踏进厅门时,她看到了娘亲穿着一件红色的绣满了各种姿态的梅花的精美衣衫,头上挽着精致的发髻正坐在主位上凝视着杯中的茶水,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仿佛正思考着什么。

娘亲果然可以称得上是能让人一舞倾心的美人!娘亲不发脾气、不打人的时候原来更是别有一番姿态的。

看到娘亲让她心里有些激动,说实话她除了见到娘亲向她挥鞭子时气愤或不屑的表情,还没这么近的见过娘亲如此平和的神情。这让她忐忑的心情得以缓解,但一种怯意又使她不敢过于靠近。

在旁奉茶的红玉注意到了她,便轻声唤了一句:“夫人,那个......”似乎是在称呼上犯了难,红玉瞟了她一眼,又道,“呃,有人来了。”

“嗯?谁呀......”娘亲听到了红玉的声音这才回神一般,轻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漫不经心的问道。

然而,就在娘亲抬起头看到了站在厅上的她时,她手上还未放稳的茶杯一歪,立马就洒了大半的茶水在锦案上。她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一瞬间娘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她有些不知所措,直觉的感到自己的到来也许又是一个会让娘厌恶她的错误。

接着红玉忙着收拾了茶具和案上的锦缎下去了,而娘亲就坐在主位上皱着眉,不耐烦的说:“我可不记得有允许过你进这主院的门,你是知道了我今日生辰,所以擅自跑到这儿来想找我的晦气吗!”

看着娘亲的神情动作,那一声她酝酿已久的“娘亲”突然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她突然觉得十分挫败,不由得又捏紧了拳头,感到怀里的异物时,她才忙想到这怀里的梅花是要送给娘亲的礼物。她看着怀里娇艳的梅花虽然有几朵被她紧张之下捏得不像样子了,但还是很漂亮的,仍然芬芳四溢。于是她咬了咬唇,顶着娘亲不悦的神情将手里的梅花递了出去,还绞尽脑汁的想着说辞“您,您的生辰......女,女儿......我......”

她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一边偷偷观察娘亲的神情。她从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感谢她不得不戴着毡帽这件事情,这样她就可以在此时这么近的偷偷看着娘亲而不被发现,而且她此刻羞囧得脸通红的样子也不会让娘亲笑话了。特别是当她发现娘亲对她的话终于有了反应,已经把目光投向了她和她手上的梅花时,她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好像会随着娘亲的目光而蔓延,直到她握着梅花的手指也仿佛要燃烧起来。

娘亲突然站了起来,她羞囧的地下了头,紧张的感受着娘亲的靠近。同时她鼓足了勇气说:“娘......女儿我,我祝.......”

“啪!”

就在那一声响起的瞬间,她所有没说完的话包括她的祝词、她想问的问题和她曾在那一刻所希冀过的娘亲能对她说的一句温柔的话语统统的被打得粉碎!

Rank: 1

91UID
87897740  
精华
帖子
财富
50  
积分
1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9 
最后登录
1970-1-1 
她终究是不能做梦的!娘亲的一个巴掌打碎了她所有的幻想,让她深深意识到了这件事。

于是接下来娘亲的责骂似乎变得非常的顺理成章。

“你这死丫头胆子大了啊!这是你进来的地方吗?本来看在今天是个好日子的份上不想和你动气,你却偏偏皮痒,要来惹我的晦气!不仅敢闯进来还敢折了我院子里的花儿了!你知不知道这绿玉红衣可是老爷送给我的珍品,我摆在院儿里小心的伺候着,这三四年才见着开花的样子,还想着请老爷来看看呢就被你这贱蹄子毁了!你说你是不是见着我最近不得意专门来**儿的!好哇,现在连你这么个下贱东西也敢来踩我一脚了!行,你们行啊!那些个院儿里的**我收拾不了,我还收拾不了你了还!”娘亲像是真动了气,只见她骂了一通后猛地把桌子一拍,让外边的婢女拿了鞭子来。

她很想解释给娘亲听,但娘亲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拿着鞭子就往她身上抽来。这时她多少也明白了花云惜会突然帮她的用心所在了,花云惜是吃定了娘亲不会听她的解释,也吃定了她就是有苦也绝对说不出来!

她真是笨死了!居然就这么容易的就上了花云惜的当,而且在面对现在的这种情景她还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该死的!她恨透了自己的这种无力感,这种无力的疼痛甚至比娘亲打在她身上的鞭子更让她心里难受!

娘亲气冲冲向她甩出的鞭子一下就把她身上的衣服划开了一道口子,一道道血痕渐渐浮现出来。有两个丫鬟在娘亲的示意下将她按着跪到地上,她只是一声不吭的忍着,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那熟悉的鞭打并没有让她心里更加难受,只是那每一鞭过后,明明火辣辣的疼的是身上,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在不断的泛酸的感觉更让她难受,她能感觉到身上的血和心中酸意都在往外涌,她想止也止不住,难受的几乎会让她窒息。

那想送给娘亲的所谓珍品的梅花早被那几鞭子打得七零八落,艳红的**散了一地,和她流出来的血是一样的色泽。还真是血一般的颜色呢,她渐渐的仿佛闻到了那**上传来的愈发浓郁的血腥味儿,又苦又涩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身上流的血产生的幻觉。

耳边的责骂也变得不怎么清晰了,她只看到被风卷起的**透过了纱幕真的就像血一样的从天上落了下来,落到了她的手心里。

VIP小说荣誉勋章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91UID
35895153  
精华
帖子
994 
财富
3301  
积分
5024  
在线时间
103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28 
最后登录
2019-9-17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8-12-29 17:07 编辑

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 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8143&chapter=1776155,领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