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12 | 浏览:29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信命崖 - 多少人,修着修着,便坠入了魔道。无关对错的都是人心 ...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信命崖》作者:稀饭辣椒(书城连载中)
文案:

修仙界乃是青龙门祖师所创,它存在于人类的幻想之中。它与凡间以信命山为界,既真实存在,又虚无缥缈。如果世上所有人都觉得修仙界不该存在,那它便会与信命山一起消失,包括整个修仙界中的“仙人”。所以,山内的人想出去,山外的人想进去,都必须经过信命崖。于是进来的都成为虚无缥缈,出去的都把命运寄托在了信命崖上。原来所谓的得道飞升,便是从虚到实的过程。所谓的修仙,便是由实到虚的过程。道之极,不过是看淡生死。多少人,修着修着,便坠入了魔道。无关对错的都是人心。


第1章 青衣老者
大汉城 原秋上人庙
庙堂上,立着一尊三米高的青铜道人像,道人手中提着一只棕黑色的死猫。此猫乃是一只猫妖,它三十年前,曾在蓝若城中作祟,吸了数千名壮年的精魄,后被原秋上人诛灭。
沉国君主特发批文,在此兴建了原秋上人庙。
这是原秋上人在人间的第三个庙宇。
此庙,香火鼎盛,城中每日都有不下千人来此敬香,或求姻缘,或寻庇护。人人虔诚,恭敬非常。
这一日,庙里突然走进来一位中年道人。那道人,左手高举一面大旗,上书“天轮文珠道人座下五**,文长天”,右手抓着一位打扮怪异的少年,他头发金黄,发尾处似羽翼一般微微翘起,脖子上挂着一块似枯枝一般的黑色吊坠。其嘴上脸上都是尘土,好似他曾以脸着地的姿势,被人按在土里。
他一身穿着,妖里妖气,与这古风古韵的庙宇,甚至是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真像个妖精。
这少年名叫雀舌,年纪十五岁,生来无父无母,一直是被汉城外的一对贫苦的樵夫所养,而在他的脑海中也只有三年的记忆。那挂在他脖子上的黑色吊坠,成了他寻找生世之谜的唯一线索。
本在上香的汉城百姓,此刻皆面露骇然的看着他,都以为他是个妖怪。
“诸位百姓,此人乃是一只修行百年的山妖......”
文长天对着一众百姓声情并茂,侃侃而谈。
“贫道昨夜路过太行山,正见山中红雾阵阵,妖气横行,断定山中必有妖邪.......”
“你胡说什么!我不是妖怪!我是人!你们别信他!”。
雀舌愤怒的瞪着道士,嘶吼的叫着。
“这个恶道士,他杀了我的父母,又把我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他....”雀舌刚要继续说,却发现喉咙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竟是半点声音也发不出,只听下方,一众汉城百姓,兀自议论了起来。
“这人说话真是怪!”
“什么人?他就是只妖怪,听他口音就知道!”
“是是是.....”
他们竟全都笃定,他就是妖怪,不仅妖,而且邪!
“道长神威,道长神威啊!”
“文道长真乃得道真人也!”
......
文长天听着周围的赞誉,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心中更是在嘶吼,成道有望,成道有望啊!
不多时,便见一位官人走进了庙中。
这官人先是对着原秋上人像敬香叩首,然后又恭敬的对着文长天作揖行礼。此刻,文长天早已喜出望外,连忙回了一礼。
这一礼,他已将自己当作了得道真人去回了。
官人道:“本官在位三十余年,日日担心有妖作祟,今日幸得天轮山仙人庇佑,实乃我为官之幸。真人放心,我即刻启奏陛下,为您在这大汉城中连修五座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庙宇,日日叩拜,愿您早日得道飞升!”。
“哈哈......”
文长天本想忍住的,却还是笑了出来。
“长天在此谢过了!”
“真人不必多礼!只是这妖,还请道长即刻除了吧!”官人指着雀舌,眼中神色惊恐。
三十年前,蓝若城全城4万百姓被猫妖屠杀的惨案,他实在不想在大汉城发生。也正因为如此,整个人间都不能听到妖这个字,只要听到,必人心惶惶,终日梦魇缠身。
因此,是妖就必须死,已成了铁律。
此刻雀舌已绑在了诛妖台上,身边堆满了**,只要一点火,便能让他灰飞烟灭。他想说话,却只能呜呜的发声,那叫声反倒更像是妖怪的嘶吼一般。
“长天真人,时辰已到,请您即刻降妖伏魔!”。诛妖台下,官人领着全城的百姓,伏地叩首,齐声高呼。
文长天缓步的走到雀舌的面前,眼神犹疑。
他也是无奈!
当年他们一门二十六位**,一同下山历练,如今三十年过去了,面对生活的艰辛,他的这些师弟,师妹们,有的弃道习武,成了官府中的衙役,有的弃武从耕,在乡野里刈草插秧,有的走江湖卖艺,艰难度日。有的甚至委身清楼,染得半身风尘。
如今还在坚持修道的只剩他一人了。
这三十年来,他不忘初心,终日悬壶济世或与人算命,凭着一身通天彻地的道法,混了个包治百病,济世半仙的称号,在大汉城中也算小有名气。
他只需再进一步,便能功德圆满,在城中另辟庙宇,享受人间愿灵供奉,风光而回。却因他不懂世道人心之险,被人算计,卷入一场**腐败案件之中,入狱十年不得自由,累的二十多年的功绩,付之一炬。
若从头再来,他已没有了时间。
无奈之下,他只能兵行险着,冒天下之大不韪,伪造一个降妖除魔的事迹出来。唯有如此,才能让他一朝功德圆满,为世人所记。
就如他身后的原秋上人一般。当年,若不是他恰逢蓝若城被屠,想必他也不可能在三十年间在整个大沉国境内,连修三座庙宇。
理想与现实总是差了一步,如今但凡修道大成之人,谁人没有做过一点卑劣?
越是这么想,他的目光越是阴冷,本还存着的几分善念,也荡然无存。
此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雀舌也放弃抵抗。
不甘心,又能如何?谁又会信他?谁又会来救他呢?
在无关自身利益的时候,人心终是凉薄的。
“道长,我看他不过是个孩童,您为何一定要说他是妖呢?”
人群中忽然走出一位身着青衣,须发尽白的老者,他面含温笑,举止儒雅。
本躁动的汉城百姓,因此人的出现,忽然全部平静了下来,皆双目定定的看着他,似乎都在努力的想,这个人到底是谁。
文长天咯咯一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笑,不慌不燥的说道:“老人家,你有所不知,此乃是一只山妖,他修道有成,此刻变幻成了人样,你肉眼凡胎,自然分辨不出的。”
“是啊,是啊!”底下的一众汉城百姓随声附和。
老者无言,径自走上诛妖台,在雀舌面前转了又转,看了又看,口中反复说,不像,不像。
随即他转身看向文长天,面露几分狐疑之色说道:“老朽不才,少年时,曾偶遇一位真人,他传了我一些延年益寿的法子,故此老朽虽年过七旬,身子骨依然硬朗,即便徒步行四十余里,也面不红,气不喘。我听那位真人说,但凡修道之人,下山历练之前,必会在信命崖上以命理祈誓,绝不对凡人施展法术,若然施术,脚底处必长黑痣,三日后双脚腐烂,需痛足百日,再亲上信命崖,于云天大帝像前诚心叩首千次方能解。这等惩治于凡人而言自难忍受,但道长乃仙人也,此等惩治于你而言不过小磨小难而已,若您执意倒行逆施,也未有不可。近年来,人间确实出现了太多急功近利,道心败坏的道士,若是骗些钱财,我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若是以此法欺骗世人,草菅人命,便是罪大恶极,天理不容之事了。老朽信道长乃真仙人,真道长。但这孩童确实可爱,不似妖邪。恕老朽冒昧,道长可否**去鞋子,让官人,以及在场的汉城百姓,瞧一瞧?若您脚下没有黑痣,那这孩童便确实是只妖怪,死有余辜,我等也就放心了。”。
老者话语温而不燥,却字字诛心,竟令早已笃信的汉城百姓皆有了几分动摇。
“一派胡言!”文长天当即骂道。
“哦吼吼...”此时,老者忽然哈哈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
“道长莫非就是十年前在汉城悬壶济世的济世半仙?”
老者这一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场之人一下子便想起了当年那个为了私利与汉城前任城主勾结,占人钱粮,灭人满门,后被官府抓住,入狱十年的济世半仙来。
“唉.....还真是他!”
“这个骗子什么时候被放出来了?”
“哎呀,幸亏老先生提醒啊,否则我这可就犯下大错了!”官人恍然顿悟,即时对文长天的态度急转而下。
“来人啊!”
他一声音落,人群中早早的冲出了十几名衙役,个个手持长刀,将文长天团团围住。
这个突然的180度翻转,文长天竟是有些没反应过来。
“官......官人!你......你切莫信了他的话,这人......这人定是与那山妖是一伙的!”文长天,本就心虚,此刻已语无伦次,见人就咬了。
官人怎会再听信他的话。“把这道士的鞋子**下来!”
“是!”
衙役这一声喊,个个满含愤怒,当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即一拥而上,将文长天按倒在地,扒开他的鞋子。此时,所有人都往他的脚底板看去,却只有雀舌看见老者屈指一弹。
老人显然也知道雀舌在看着自己,他扭过头,有些古怪的笑了笑,然后冲着他,嘘了一声。
下一秒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哗然之声。
“哎呀,真有痣,这.......这......真是个骗子啊!”
“那孩子,哎呀,那孩子还被绑着呀!”
这时早有两个心肠好的大婶冲上诛妖台,将五花大绑的雀舌松了下来。
“谢.....”雀舌本以为自己还不能说话,尝试着发出了一声,他不禁一喜,连忙对着老者作揖鞠躬道:“谢谢,谢谢老爷爷替我辩驳......”说话时,他本倔强的脸上已然满是热泪。
“怎么会这样?我没有起誓,为何会有黑痣?”文长天看着自己脚底那醒目的黑痣,眼神犹疑。“是你!一定是你,是你要来害我!”文长一双眼睛赤红的瞪着老者,身后道袍无风而起,猎猎作响。
老者岿然不动,脸上笑容淡淡,颇有几分超然物外的仙韵。
“你道心崩坏,已坠了邪道,我若再不制止,只怕这修仙界又会多出一尊假庙来!”说这话时,他的眼睛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的身后的原秋上人像,眼神中分明流露了些许哀伤。
文长天神情一愣,他这才发现,原来周围的人都消失不见,此地唯有他和老者两人。
这老者,竟然也是修道之人,而且修为远超他想象
“你.....你是谁?”文长天惊恐的看着老者问,动都不敢动了。
老者青衣一摆,微微笑道:“道之极,不过是看透生死而已,我曾和你一样,都放不下!”说着,他转身拉着愣愣的雀舌。
雀舌看着老人问:“你要......你要带我去哪?”。
老者哈哈一笑道:“当然是去人间喽!你既已无了家人,自此以后,你认我做师傅可好?”
好!雀舌答。
两人的身影逐渐远去,消失不见。
时光逆流,一瞬之间,似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随着老者的远去而消失。庙前,人群如故,上香的上香,祭拜的祭拜。
诛妖台上,却只有文长天一人神情木讷,好似雕塑一般立着。
此刻他见不到下方如蚂蚁一般的人群,也听不到纷乱的人声,只看见了空空的一片,方才的一切,如梦似幻,如假似真。他仿佛一下子看淡了一切,也看空了一切。
他忽的哈哈一笑,神情释然,拂衣而去。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此去三年
天坤城,大沉国最有钱的地方,光是怡红院便有77家,各大修行宗派,也在此地公开进行招生考核。
雀舌跟着青衣老者,从大汉城辗转来到了这里,已一起生活了整整三年。
三年来,他虽让雀舌拜他为师,却以“懂道而不懂术”为借口,不教他半点道法,反而隔三差五的将他丢到市井之中,令他三月不得回家,独自生活,全然将他当野孩子来养。而且他永远不会呆在一个地方超过五个月。
于是这三年来,雀舌跟着他去了十多个不同的地方,也尝遍了人间百味。直到最近这段时间,他们才在这天坤城里住了下来。
这段时间,青衣老者时常让他讲述对于世道人心的理解。而不论雀舌说了是什么,对或者不对,他也从不与他驳论,只让他一遍一遍的说。说的多了,雀舌反而慢慢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和诸多的灰暗。此刻他已深谙其道。
这个世界叫做云天大陆,这里仙、妖、鬼、怪、神、佛、魔应有尽有,而且它们算是一类物种,统称为修仙界。
人类,则是供养这一类物种的养分。
供养分两种,一种是以人命为祭品,修炼邪功或施展什么毁**地的禁术。这一种通常以妖、鬼、怪等邪物居多。
另一种,则是采补人类身上独有的愿灵。何为愿灵呢?诸如,祈福、祭拜、香火、信仰等等。这一类自是以仙、神、佛居多。
所以,在云天大陆,人类既可以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也可以是食物链最底端的物种。他们算是衡量整个修仙界的道德与秩序的准绳。
对于仙人,即修仙之人,例如文长天之流,得到人类的信任,并得到其香火供奉,是其飞升上仙最快的捷径。当然想要采集人类的愿灵,最低的标准是道出境。
修仙等级分为,淬体境、**凡境、乱魂境、道出境。乱魂境之前,道人和武者并没有本质区别,当达到乱魂境时,道人体内便能存续一口本源仙气,从而腾云驾鹤,捉云拿月,降妖伏魔无所不能。
乱魂境巅峰时,道者的本源仙气即会化作一团魂丝,唯有得到人类的愿灵才能聚成神魂,化作道魂,成就道出之境。
道出境之前,道人只需要按照法诀修炼即可。但若想突破乱魂境达到道出境,道人们必须要去到凡尘,行善积德,获得人类的认可,进而得到朝廷的册封,建筑庙宇,供奉香火才行。
原秋上人便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当年蓝若城被屠,原秋刚好在城中历练。于是,他便一人与猫妖周旋,为此更是身受重伤。正因为如此,他得到人类的认可,并被沉国君主册封“上人”。如今,他的功德庙宇已在沉国境内大建了三所。每日都有数千百姓前去烧香祭拜,渴求庇护。换个角度想,蓝若城虽遇大劫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却成就了原秋,令他在凡间少奋斗了几十年。
他这一份机缘,让很多修道者羡慕不已。
要知道,得到人类的认可,甚至是得到朝廷的册封有多难?有些道者,轮回几世可能都要在凡间做一个算命瞎子。
这道出境其实也是非常考验道人道心的一关。毕竟有了这一番成就的道人,已是锦衣华服,安富尊荣,很少有人还能不忘初心的。
在修仙界总有这样一句话叫“万人修仙、万人乱魂、十人道出、无人飞升”。
这句话的前半句是针对草根道人的,后半句则是针对所有修仙之仕。
所谓草根道人,便是如雀舌这样,一无背景,二无财富,三不出名的普通人。对于一些有背景,有实力的家族来说,培养一个道出境其实很简单,这个问题,需要做一个系统的分析。
大抵可归结为八个字;时过境迁,人心不古。
首先说时过境迁。
飞升时代以前,人们非常的坦诚,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对于修道之人而言,只要穿上道袍,往街道上一走,所有人都认为你就是得道高人,有事没事就会找你算卦,问一问吉凶,问一问天气之类。所以,那时候的修仙之人,想要得到人类的认可,其实很容易。就算是一个纯算命的,也可以被尊为道长,半仙。
飞升时代之后,妖族逐渐没落,人间四方和平已然几百年。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几百年的时间,天子都换了几轮了,更何况是百姓呢?而且民间的神鬼之说也已然定型,人们的脑子里也都已经有了一个对天庭,对诸神样子的幻想,各城、各地的仙人庙宇也都已建成,所以,外人根本很难再插足。
这就好比所有人都信仰女娲、伏羲的时候,却有一个叫耶稣的家伙突然跑过来让你信他,你觉得你会相信吗?
就算真的遇到了天灾人祸的事情,人们拜的也不会是你这样的耶稣,而是跑到已有的神庙里敬香,祷告。
我们再分析“人心不古”。
随着时代的发展,全国大一统之后,人间也趋于和平。人一旦没有了大的灾难,就喜欢勾心斗角。官员们谋求着晋升之路,尔虞我诈,相互猜忌。有时候,更会搞一些鬼神之说的把戏相互陷害。百姓之间为了生存,为了能让生活过得更好,也会相互猜忌,甚至是相互欺骗。近百年来,民间假扮道人出去骗财骗色的案子更是屡创新高。以至于现在只要是穿着道袍的道者走在大街上,人们第一反应就认为你是个骗子。
道人这种骗子形象在人类的思想里已然根深蒂固。而且如今的人间更是人人信鬼不信仙。
作为道者的你,还想让人敬你、尊你、甚至给你建筑庙宇,烧高香拜你!你凭什么?
因此草根道人想要混到道出境,受人敬仰,成为人上人,即使你有天赋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你有才华,也会像文长天和他的师兄师弟一样。
可能在宗门里厉害,但出了宗门,进入人间,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之后,还能不忘初心的人,最终也不过是道心败坏的下场。
所以说,一万个草根里面能有十个道出境的已经是天赋异秉再加运气无敌了。
再说一说豪门。
如今的很多宗派考核,走的其实只是一种形式了,为的就是招收那些大家族,大豪门的子弟入学。
招收这些子弟入学有两大好处。
第一,宗派掌门人不用费心去考虑他们能否道出的问题。
人有的是钱,只要修到乱魂境巅峰,回家找爹投资一把,在城里随便盖一座庙宇很难吗?没人去上香,没关系啊,给钱就行了。一两银子,一炷香,你不上,那就是你傻。
因此这么算下来,一座庙宇,一千人上香,总共花费不超过两万两银子,对于豪门而言,不过芝麻绿豆的小事,而且便民利民,人人开心,沉国君主也开心。据说,现在赐封称号或者荣誉的圣旨也可以买!
第二,宗派的出道率排名将会非常靠前,这无形中也提高宗派的知名度,从而让门派获得更多的愿灵。
要知道,各宗派实质上也是一尊庙宇。各宗派的主事之人,例如掌门,他们的修为也是需要提升的,他们靠什么,当然是**道出之后对门派的义务宣传了。
就如文长天那样,每个道出境**在人间历练时,一旦做了自认为行侠仗义,为名除害的事情,首先要高举门派大旗,然后才能自报姓名。
因此修仙一途更建议的是大家族,大豪门的子弟去玩,但即使是这样,依然有很多草根愿意投入修仙的阵营中来。
这有三个原因,
第一,如今的官场一个萝卜一个坑,平凡家庭的子弟,如果官场上没人,即便科考第一,也只能当个九品县官,根本没有晋升之路。而且,年年科考,几百万人参加,只录用十几个,是草根的又能有几人?
第二,修仙一途虽然有些乌烟瘴气的成分,可对于那些**离物质本质,清高自持的,有理想,有要求的大宗大派,却是一派清明,他们格外重视对人才的培养,且一视同仁。这对于草根来说,也不失为一种公平了。
而这一类宗派的乱魂境道人,在实力上比那些玩套路的宗派里出来的道出境强者更强上几分。实在出不了道了,你还能跑到山上当个山贼,也敢将皇帝拉下马!
第三,说的可能有些现实了。
绝大部分草根投身修仙,并非为了最终的成道,而是为了巴结同门中的一些豪门贵族之后,以期下山后能通过结识他们,让自己升官发财的道路变得更轻松一些,即便成不了豪门贵胄,也好福泽后世子孙。
总而言之,道有千万种,每一种都有其光明的一面,也有其阴

Rank: 1

91UID
91193561  
精华
帖子
财富
45  
积分
1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8 
最后登录
1970-1-1 
本帖最后由 hj727hxj 于 2018-12-28 17:10 编辑

暗的一面。现实与理想之间,就如同修仙界与凡间一样,始终隔着一座信命崖。
雀舌将自己的所感一一的讲述给青衣老者听,老者面容上始终淡笑不语,似乎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
“雀舌,你明日去参加宗门考核吧!”青衣老者随口说道。
雀舌自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合上书认真的问了一遍:“师傅,您说的是真的?”
青衣老者道:“三年来,我传你道,而不教你术,如今你可以去学了!”
“那您为何不教我?”
“我勉强算只懂道而不懂术......”
这些年来,青衣老者总说自己懂道而不懂术,对于这样的话,雀舌也不甚了解。
“师傅,你这‘懂道而不懂术’的观念可真让**头疼啊!”
青衣老者,又是一笑,并不回答,直接提起他珍藏多年的美酒——辣椒酿,冲着他摆了摆手,径自去了里屋。
未几,已然鼾声阵阵。嗅着那刺鼻的“辣椒酿”味,雀舌忍不住瘪了瘪嘴。将书一扔便不在屋子里多呆,直往城里去了。继续阅读全本请点击链接去91书城https://91baby.mama.cn/ebook/reader?book=6334&chapter=151013391大礼包全站万本书新人免费畅读,还能享受首充多少送多少的特惠哦!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91UID
87155230  
精华
帖子
3111 
财富
16279  
积分
3257  
在线时间
8小时 
注册时间
2019-3-15 
最后登录
2019-9-9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91UID
78412712  
精华
帖子
39393 
财富
217253  
积分
181535  
在线时间
94小时 
注册时间
2016-10-27 
最后登录
2019-9-15 
描写生动,非常好看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