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8 | 浏览:816|倒序浏览 | 字体: tT

虎爷不威风 :在外头,人人都尊称他一声『虎爷』 ...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虎爷不威风》作者:梅贝儿(已完结)

第一章
   
   杭州--
   「虎爷慢走!」福兴酒楼的曹掌柜亲自送贵客步出店门口,脸上堆满了笑意,就怕招呼不周,得罪了眼前「杭州关家」的掌权人关轩海,要知道关轩海不只是个普通商人,家中还出了个被皇帝钦点为探花郎的三弟,以及嫁给当今丞相之子的五妹,可说是相当风光。
   就见关轩海在店内和几个朋友吃饱喝足之后,带了些醉意踏出酒楼,随意地摆了下手,不是很在意这些礼数。「曹掌柜就不用客气,别送了......」
   「这是应该的、应该的,虎爷有空可要常来,咱们福兴酒楼全靠您了。」酒楼掌柜迭声笑说。
   「嗯,我那几个朋友想要点什么菜、喝什么酒,就让他们尽量吃,要是刚刚付的银子不够再跟我说!」关轩海豪爽地交代了几句,便撑着高大魁梧的身躯踏下石阶,在小厮的搀扶之下,走向停在店门外的马车,对坐在前头驾车的马伕说:「咱们回去吧。」
   酒楼掌柜搓着双手,不断哈着腰,目送马车离开。
   「那个男人是谁?」一名正要进入酒楼的外地人困惑地问。
   身旁的人听到不禁惊讶地问:「虎爷你都不认识?」
   「虎爷?」外地人自然是头一回听到。
   「那么『杭州关家』你总该听说过了吧?他就是关家的大少爷关轩海,因为生肖属虎,所以在外头,人人都尊称他一声『虎爷』,打他十八岁开始,『杭州关家』的生意就由他在主事......」说话的人用着无比欣羡的口气介绍,多希望自己也能投胎到关家。「不只是在江南,就连在京师顺天府,凡是茶叶、丝绸、药材,大多是『杭州关家』在掌控,它还被称为『江南三大商人』之首,所赚的银子咱们可是几辈子也花不完。」
   那名外地人瞪大了眼,也不禁跟着其他人的目光,望向马车消失的方向。
   直到酉时将至,马车才回到位在西湖附近的关家大宅。
   「大少爷走好......」小厮一面扶着主子,一面提醒。
   「我还没醉到连路都走不稳......」关轩海醉眼迷蒙的跨进大门,在府里众多奴仆的问候声中,往自己居住的院落走去。「对了!你去跟兰姨说一声......就说我回来了,免得她待会儿又要唠叨了。」
   说起这位「兰姨」,他和下头的几个弟妹见了都不得不让她几分,虽然她是母亲当年陪嫁过来的丫鬟,名义上是婢女,可是在关轩海十二岁那年,双亲在意外中身亡,便扛起照顾几个小主子的责任,还帮忙看管关家的生意,对他和弟妹们来说,就像第二个娘,无不敬重顺从。
   「是。」小厮回了声,便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转身走了。
   「呃......」关轩海打了个酒嗝,步履有些不稳的走在树影摇曳的穿廊下。「看来我真的有点醉了......可别让兰姨瞧见......」
   待他用手扶着梁柱,然后甩了甩愈来愈昏沈的脑袋,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一个女子的嗓音,还略带着些不赞同的口吻。
   「天都还没黑,你就喝醉了。」赵徽英颇不以为然的打量着眼前的高大男子,只见他有着比江南男子还要壮硕的体型,身高更比自己高出许多,称不上俊美,但是有着双浓眉大眼,以及挺直的鼻梁和宽阔大嘴,这充满阳刚味的英挺五官确实让人见过一次就很难忘记,外表也相当出众,但是对她来说,一个人的品性才是最重要的。
   闻言,关轩海不禁掀起醺然的眼瞳,望向站在面前的陌生女子,只见她梳着一头挑心髻,发髻上缀着珍珠发钗,即便再怎么醉,也看得出她有张娇柔而不俗艳,纤弱中带着优雅的五官,以及细致清透的雪肤,可不是一般青楼女子比得上的。
   「我没见过妳......」他将晒成古铜色的粗犷脸孔凑上前去,想将这名陌生女子看个仔细。「妳叫什么名字?」
   赵徽英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和他保持适当的距离,也避开关轩海身上的酒味。「还是找个人扶你回房歇着吧。」
   「何必找别人,妳过来扶我不就得了......要不然待会儿让老鸨瞧见妳没有伺候好客人,可是会挨骂......」关轩海忘了自己已经回到家了,还以为此刻身在哪间青楼里头。
   听关轩海这么说,赵徽英俏颜微变,也有了些怒气,想到从昨天到方才,已经不知听兰姨夸赞过这位关家大少爷多少回了,现在见了面才发觉到未免言过其实,她还以为身为「杭州关家」最大的主子,应该更稳重些才对,结果也跟其他商人一样酒色均沾。
   「快点过来扶我......」会到那种地方去的姑娘大多是不得已,或是被人卖掉,关轩海不希望见到她因此挨骂,于是开口催促道。
   眼看一条男性手臂就要伸过来揽住自己,赵徽英脸色一凛,马上举起右手,干净利落地甩了关轩海一记耳光。
   啪地一声,让关轩海顿时傻住了,也僵住了,酒意更是全消。
   「妳......」当他回过神来,想要质问对方,早已不见那名陌生女子的身影,让关轩海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难道我醉得这么厉害?不......不对......」他摸着自己的左颊,上头还热辣辣的,显见方才真的挨了一巴掌。
   关轩海接着看清四周,这才想起他是在自己的府里,那么刚刚的女人又是谁?难道是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新来的婢女?
   「奇怪......人呢?她走得还真快......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他急切地四处寻找,非要把人找到不可。
   就在这当口,负责伺候他的小厮回来了。
   见主子不停地东张西望,走路又摇摇晃晃的,小厮忙不迭地伸手搀住他,一面问道:「大少爷在找什么?」
   「你有没有见到......一个漂亮的姑娘?」关轩海劈头就问。
   小厮愣了愣。「漂亮的姑娘?大少爷指的是九小姐还是十小姐?」在这座府里,能被称得上漂亮的就是这两位主子了。
   「我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不认得......」他生起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冲动,想要找到那名陌生女子,想要再见她一面。「是个之前没见过的姑娘......刚才我明明还看到她......」
   「大少爷恐怕是喝醉了。」小厮只能这么说。
   关轩海抚着还有些泛疼的左颊,这辈子还没被女人打过巴掌,这笔帐得好好的算一算才行。「我现在清醒得很......她一定还在府里头......」不过转念又想,在这座关家大宅内,几年下来已经被几个弟妹增建修改过好几次,有时连自己都会不小心迷路,想找个人还挺不容易的。「对!问兰姨就知道了......」
   「大少爷还是先回房洗把脸,换件袍子,小的好去准备醒酒茶。」以为主子是在醉言醉语,小厮连忙说道。
   「这样也好。」要是带着一身酒气去见兰姨,关轩海知道不只会挨骂而已,她会要他在祠堂跪上一晚。
   待关轩海回到寝房内,满脑子都是方才那名陌生女子的身影,想到他误以为她是青楼里的姑娘,是他有错在先,但也犯不着动手打人,打从成年之后,哪个女人见了自己不是轻声细语,只有她这么不给面子。
   「哼!我非找到妳不可......」他忿忿然地说。
   就这样,关轩海在寝房内休息了半个多时辰,也喝了小厮送来的醒酒茶,确定身上的酒气没那么重,才敢去见兰姨。
   「兰姨!」关轩海来到大宅的左侧,有整排专门让奴仆居住的屋舍,虽然他曾经拨下一处院落让她能住得舒服,不过兰姨坚持自己并非主人的身分,执意要跟其他下人住在这里。
   被称做「兰姨」的瘦小妇人年纪还不到五十,却已是满头银丝,在这座宅子里具有极大的分量和地位,没人敢随便使唤她。
   「大少爷昨晚没有回来,是在哪里过夜的?」兰姨一脸的不赞同。「该不会又被哪个酒肉朋友拖去勾栏院了?」
   关轩海干笑一声。「既然兰姨知道,就不要问了。」虽然他不是特别喜欢去那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种地方,可是有些必要的应酬是非去不可,若是故作清高推拒了,就无法和想要来往的人打成一片,更无法从中获得想要的东西。
   「青楼女子无真情,像大少爷这么聪明的男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上当受骗。」兰姨忍不住嘴里叨唸。
   「兰姨说得是。」他不敢回嘴,乖乖地挨骂。
   兰姨可还没有叨唸完。「还有大少爷结交的那些酒肉朋友,不就是图着跟大少爷在一块有吃有喝,连上勾栏院都可以不用带银子,大少爷做生意的眼光是很好,偏偏看人就不准了。」
   「我不是三岁孩子,朋友是好是坏自己可以看得出来,何况朋友之间请对方吃饭喝酒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不需要斤斤计较。」关轩海想到自己在外头,人人都得称他一声「虎爷」,可以说既威风又神气,但是在兰姨面前,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妳就不要担那么多的心了。」
   就因为体恤兰姨这么多年下来的辛劳,不想让她再操烦下去,所以关轩海才不想解释跟那些「酒肉朋友」来往的目的,不想说为何冒着搞坏身体的风险,时常喝得酩酊大醉,上青楼更不是为了要寻欢作乐,这一切全是为了关家,为了弟弟们的将来,他这个大哥必须这么做。
   「我要是能够不担心就好。」兰姨看着坐在身旁生得高大健壮、英俊威武的关轩海,想到这些年来的辛苦,也有了代价,脸上有着无比的骄傲。「大少爷今年都二十有五,也该娶妻生子,好为关家开枝散叶了。」男人只要成了亲,就能收收心,把心思放在家里了。
   关轩海一听,被含在口中的茶水呛到。「咳咳......关家有这么多个儿子,兰姨还担心没人可以开枝散叶吗?」他就算要成亲,也想娶自己心仪的姑娘,而不单只是为了传宗接代。
   「大少爷身为长子,到现在都还不肯成亲,其他几位少爷自然有理由推托了。」兰姨横睨着他。
   关轩海最怕这个话题了,连忙转移开来,先问最想知道的事。「先不提这个,兰姨,最近府里是不是又来了新的婢女?」
   「大少爷一向不管这种事,问这个做什么?」兰姨疑惑地问。
   「也没什么,只是刚刚在前头遇到一位十分面生的姑娘,心想多半是新来的婢女。」他假装随口问问。
   兰姨沈吟了下。「面生的姑娘?她长得什么模样?」
   「年纪大约十七、八岁,模样生得是秀秀气气、纤纤弱弱的,不过打起人来倒是挺疼的......」关轩海咕哝地说。
   「什么?」兰姨没听清楚最后一句话。
   他连忙咳了两声,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挨了女人一记耳光。「我是说府里的婢女虽然多,不过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总有些印象,但唯独她没见过,所以才会觉得好奇。」
   「原来是这样,让我想一想......」兰姨偏头思索,好半晌都没有说话,不过心里大概有个底,知道关轩海指的是谁。
   「怎么样?想到了吗?」关轩海急着想知道。
   「年纪大了,记性就会变差,怎么也想不起来府里有这么一个婢女......」她佯装左思右想。「等我想到再告诉大少爷吧。」等她确定是怎么回事之后再说。
   闻言,关轩海不免有些失望。「那么等兰姨想到时再跟我说吧。」其实将府里的婢女全都召集起来,一个个的指认会比较快,但又唯恐会把事情闹大,被打了一巴掌这么丢脸的事也会传开,教他这个当大哥的在弟妹们面前如何抬得起头来,要不然他还真想这么做。
   兰姨又提起之前的话题。「那么大少爷的婚事......」
   「我突然想到还有事要处理,下次再谈吧。」关轩海面露慌张之色,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开溜了。
   确定关轩海已经走远,兰姨才一脸好气又好笑的折回屋内。「只要说到娶妻生子的事,这几位少爷跑得比飞还要快......」
   「兰姨。」随着柔软的女嗓轻唤一声,珠帘被只雪白小手拨开,赵徽英娇弱的身影也从内室里出来。
   「妳刚刚是不是遇到大少爷了?」兰姨听了关轩海的形容,心里就在猜是不是她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赵徽英不想多谈关轩海方才的酒后失态。「也没什么,我倒是比较担心昨晚睡在兰姨的房里,会不会太打扰了。」
   只要想到舅舅不只侵占了赵家的一切,还要逼她嫁人,让她不得不选择逃走,直到昨天下午终于来到杭州,冒然的前来投靠关家,幸好兰姨二话不说的便答应收留她,否则赵徽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说什么打扰,妳刚出生时,我可还抱过呢。」兰姨牵着她的小手,在桌案旁的凳子上坐下。「这关赵两家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如果妳爹娘和大少爷的爹娘还在世,说不定就作主让你们成亲了,只可惜造化弄人,好人都不长命,而我这些年来也忙到把这件事都忘了,要不是昨天见到妳,恐怕还想不起来。」
   「你们大少爷对这桩亲事也不知情?」赵徽英问道。
   兰姨回想一下。「我记得曾听姑爷和小姐......就是大少爷的爹娘说过,想等过两年大少爷再大一点才要跟他提这桩婚事,谁知道就在大少爷十二岁时,他们夫妻俩就在意外中过世,想说也来不及,现在赵老爷和赵夫人也都不在人世了,那么就只剩下我知道。」
   「当年两家不过是口头上的婚约,并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没有正式提亲下聘,而你们大少爷既然也不知情,那么兰姨就当作没这回事吧。」赵徽英想到万一说了,关轩海却一口拒绝履行婚约,自己岂不是更难堪,也没脸待在关家。「我只想先有个安身之处,其他的事就暂时不去想。」
   兰姨也没有勉强,想等她适应关家的生活之后再说。「我正在想要安排妳住在哪里比较适合,毕竟这儿是下人住的地方,妳可是『扬州赵家』的大小姐,可不能受半点委屈。」这「扬州赵家」和「杭州关家」在江南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商人,却没有因此同行相忌,反而交情好,还差点成了儿女亲家。
   「『扬州赵家』早在三年前爹过世,所有的家产接连被舅舅给侵吞之后就已经不在了。」赵徽英眼眶泛红地说。「所以才拜托兰姨不要让关家的人知道我是谁,因为同情和怜悯是我现在最不想要的。」
   「好,我不会说的。」兰姨一口答应了。
   赵徽英收拾好悲伤的心情,准备好面对接下来要过的新生活。「兰姨可以帮我在府里安排份差事吗?毕竟一个外人在这儿白吃白住的,总是说不过去,所以就算当个婢女也好。」
   「怎么可以让妳来当婢女呢?」兰姨思索了半天。「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好想想,妳就安心的住下来,反正这座宅子大得吓人,就算多了个人也不会有人注意,几位少爷小姐更不爱管事,要真的有人问起,就说妳是我的远房亲戚前来投靠。」
   「谢谢兰姨。」她知道目前只能这样了。
   ★★★
   
   连着两天,关轩海都待在府里,不过却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到处走动,遇到婢女就多看一眼,就是想揪出那天甩了他一巴掌的女人,却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近在眼前,就住在兰姨的屋子里。
   「真是怪了......」为什么都找不到呢?
   跟在身后的小厮完全猜不出主子到底在找什么。「什么事怪了?」
   「就是......」关轩海及时咬住舌尖,挥着大掌赶人。「好了,你去忙你的,不用在这儿伺候了。」即便真的让他找到了人,也打算私下惩处,让那个女人知道对主子动手会有什么下场。
   小厮搔了搔头走了。
   「如果她不是府里的婢女,又怎么会在这儿呢?」关轩海嘴里低喃着,手掌又情不自禁地抚着自己的左颊,虽然那一巴掌伤的是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可是......还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有虫子往心口里钻去,让他直发痒,全身难受得紧,这样的滋味还是头一回。「还是再去问问兰姨好了,说不定她已经想起来了。」
   才这么说着,就见他要找的人正迎面走来。
   「真难得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大少爷今儿个没出门,明天的太阳要打西边出来了。」兰姨略带讽刺的话语中又带着宠溺,这几位少爷小姐可都是自己的心头肉,一生未嫁的她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
   关轩海粗犷的脸孔透着一抹从未有过的渴切。「兰姨,我正好要去找妳,那天问妳的事想起来了吗?这府里新来的婢女当中有没有我形容的那一个?」
   「大少爷为什么非找到她不可?她得罪你了吗?」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孩子,哪见过关轩海这么积极地追问一个姑娘家的下落,让兰姨觉得不太寻常,所以想要问个清楚。
   「呃......我只是想确定她是不是府里的人......」关轩海刻意避重就轻,粗声地说:「要是兰姨想不起来就算了。」
   「这样啊......」兰姨斜睨着他脸上的不自在,兀自揣测着原因。
   「大少爷!」门房从另一头走来。「有人送这封信来说要给大少爷的。」
   「给我!」关轩海伸手接过那封信,很快地拆开来看。
   「又是大少爷的哪个朋友捎信前来找你帮忙?」兰姨不用看也知道大概是什么样的内容。「该不会又有人赌输了,欠了一屁股的债,结果被押在赌坊里,要被断手断脚,希望你拿银子去救人?」
   关轩海将信摺好收起。「兰姨,拿一百两的银票给我。」
   「大少爷......」她就知道是这样。
   「我自有道理。」关轩海淡淡地说,他在意的不是那些银子,而是交往的这些朋友有他们的重要性,必须费尽心思与他们交好,所以不能置之不理。
   兰姨叹了口气。「他们就是吃定大少爷一定会拿银子去救人,久而久之更是有恃无恐了,要知道这赌可是个无底洞。」
   「兰姨。」他半乞求地低唤。
   「我这就去拿。」说着,兰姨无奈地转身走了,谁教她拒绝不了自己带大的孩子的请求,不过也就在这一剎那,脑中闪过了个念头,或许她该找个可以拒绝得了大少爷的人,来掌管府里的金钱支出。
   对!正好有个合适的人选......
   就这么办!
   ★★★
   
   一直到翌日,太阳都要下山了,关轩海总算把事情解决,将朋友从赌坊中带走,这才满身疲惫的踏进家门。
   来应门的门房朝主子行了个礼。「大少爷回来了。」
   「嗯。」此时的关轩海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
   不过有人不肯让他如愿,关轩海才走没几步路,一名家仆就过来说兰姨有事找他,其他几位少爷和小姐也都在。
   关轩海挑高一道浓眉。「有说什么事吗?」
   「奴才也不清楚。」家仆摇头。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我知道了。」于是,关轩海一脸疑惑的前往内厅,果然见到除了当上探花郎的三弟,和嫁为人妇的五妹之外,其他五个弟妹全都在座,除非发生大事,否则他们很难得聚在一块。
   「二弟,你不好好待在房里,来这里做什么?」他忧心忡忡地对着从小身子骨就不好的关家二少爷喝道。「快点回房去!」
   二少爷淡淡一笑。「大哥不用紧张,我等会儿就回房。」
   「到底发生什么事?」关轩海沈声问着众人。
   听到兄长这么问,五个弟妹有志一同的望向兰姨,要关轩海直接问她。
   「兰姨?」关轩海看懂他们的意思,于是来到这位宛如亲娘的中年妇人跟前。「府里出了什么事吗?」
   兰姨叹了好长一口气。「府里没事......只是我觉得自己老了,辛苦了这么多年,如今少爷和小姐们都长大了,所以想要享享清福。」
   「原来是这样。」他粗犷脸上紧绷的线条霎时放松了许多。「兰姨是该享享清福了,这点我自然赞成。」
   「可是我偏偏最不放心的就是大少爷,就怕大少爷让外头的那些酒肉朋友给拖累,最后把整个关家都败光了......」兰姨用手巾拭着眼角,哽咽地说。
   关轩海嘴角抽动一下,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兰姨,我还不至于愚蠢到那种地步,妳要对我有点信心。」
   「我是对大少爷交往的朋友没有信心......唉!就算想要享个清福,又怕大少爷老是把银子拿出去白白送人,偏偏我又阻止不了......」她愈说愈是伤心。「要是关家就这么败了,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姑爷和小姐......」
   五个弟妹全都用指责的眼光看着兄长,要关轩海自己想办法安抚兰姨,可不关他们的事。
   「那么兰姨的意思呢?」关轩海在心中轻叹地问。
   兰姨就等这句话。「我打算请个新的账房来管理府里的开销支出,她是我的远房亲戚,前几天才来杭州投靠我,所以打算在府里帮她安插份差事,不过又担心你们会反对,觉得外人不能信任,所以才请少爷和小姐们过来。」
   「兰姨决定就好!」关家五个弟妹异口同声地说。
   「大少爷呢?」兰姨希冀地问。
   关轩海细细斟酌了片刻。「我不反对请新的账房来,只要对方真的有能力,能够管理这么大一家子的帐目就好,何况兰姨也相信『他』的为人,那么就让『他』来府里工作吧。」
   「谢谢大少爷。」她破涕为笑地说。「她此刻就在府里头,我这就去叫她过来见过几位少爷小姐。」
   兰姨一扫方才的长吁短叹,脚步轻快地走出内厅,过了好一会儿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之后,便领着赵徽英进了厅门。
   「大少爷,我把人带来了!」她笑嚷地说。
   闻言,关轩海抬起稜角分明的英挺脸孔,下意识的望向厅口,当他乍然见到那道纤盈娇柔的女子身影,而所谓的「眉目如画」在她身上便能得到印证,只见一袭月华裙随着移动,犹如在月光下绽放的花朵,足以吸引任何男子的目光......他高大的身躯也出于本能地从太师椅上跳了起来。
   「妳......妳......」那天他虽然是喝醉了,可是还没有醉到忘记打他一巴掌的女人生得什么模样,关轩海可以对天发誓,就是她没错。
   赵徽英冷着俏颜,迎视着正用一根手指比着自己的高大男人,同样想起那天被他误认为青楼女子的旧恨。
   「见过大少爷。」她盈盈的福了个身。「还有二少爷、四少爷、七少爷、九小姐、十小姐。」赵徽英照着兰姨所交代的,一一上前见礼,这也才知道关家的十个孩子当中,六少爷和八少爷在襁褓中就因病夭折,不过府里的奴仆还是习惯按照排行来称呼几位主子。
   「妳......妳......」关轩海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原以为兰姨所说的新账房是个男的,却万万想不到会是个「她」,而且还是自己遍寻几天不着的女人。
   「大少爷要不要先坐下来喝口水再继续说?」赵徽英淡讽地说。
   关轩海总算恢复正常,重新落坐,然后咳了咳。「妳......就是兰姨的远房亲戚?」原来她根本不是府里的婢女,难怪会找不到。
   「是,小女子姓赵。」她站着回话。
   「可......妳是个女的......」让个女人来当账房,尤其还这么年轻,关轩海总觉得有些不妥。
   赵徽英面不改色地回道:「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事吧。」难不成她看起来像个男人?
   「妳......」关轩海心想她口气应该好一点,毕竟现在是她有求于他。「我的意思是女人当账房可不多见。」
   「女子也有脑袋,做起事来更可以不输给男子的,这世上可不光只有大少爷经常光顾的那种行业的女子。」赵徽英凉凉地回道。
   关轩海哪听不出她的暗讽,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道:「对我来说,那种行业的女子才懂得风情,才是真正的女人。」他并不是真的这么认为,而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不想落居下风,在口头上输给赵徽英了。
   两人激出的烟硝味让关轩海的五个弟妹不禁面面相觑,他们还是头一回见到有女子不买兄长的帐,这位新来的账房有意思。
   「那也是因为大少爷有得是银子,若是乞丐,那可就连门槛都踏不进去。」赵

Rank: 1

91UID
81982427  
精华
帖子
567 
财富
2990  
积分
691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徽英同样还以颜色。
   「妳......」关轩海脸孔因怒气而泛红。
   赵徽英也明白自己态度不佳,只是想到那天被关轩海错认为青楼女子,显见他经常出入那种地方,胸口就燃起一把无名火,知道自己不该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因为她和关轩海并没有正式订亲,更不算是未婚夫妻,委实不该有一丝不满或醋意,何况那天他又喝醉了,可是......就因为这个男人是关轩海,不是别人,所以才会这么生气,而在冲动之下打了他一个耳光。
   「小女子无礼,还请大少爷见谅。」她稍稍收敛起方才的不驯。
   「其实徽英说得没错,大少爷往后还是少往那种地方跑,那种地方的女人看上的无非是银子,可不是大少爷的人。」兰姨也在旁边帮腔。
   「兰姨!」关轩海不敢相信她会帮外人说话,就算是远房亲戚,也没自己来得亲才对。
   「就让这位赵姊姊来当府里的账房吧。」年纪最小的十小姐嘴甜地说。
   「就这么决定了!」关轩海的其他弟妹也大表赞同。
   「你们......」自己的弟妹们居然也帮起了外人,关轩海知道留下赵徽英的话,他往后只怕更是势单力孤了。
   四少爷拉拢围在脖子上的毛裘,眸光半掩着道:「我早就说该有人来管管大哥了,对待朋友太过仁慈,只会跟自己的银子过不去,那样的朋友大可绝交,何况都是些不值得深交的人。」
   「老四!」关轩海低喝。
   赵徽英不希望因为自己让他们兄弟之间起了口角。「如果大少爷认为我无法适任的话,那么我会马上离开。」
   「我......」其实要赵徽英离开很简单,只要开口就好,可是关轩海却有一丝犹豫不决,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心情,只当是还没跟她把那天的帐算清楚,当然不能就这么让赵徽英离开了。
   兰姨忙用手巾掩着唇鼻,用力吸了吸气。「算了!我看我还是再辛苦个几年,等大少爷成了亲,再把帐本交给未来的大少奶奶吧......这是当年我在姑爷和小姐的灵前发下的誓......要为关家尽心尽力......直到我死为止......」
   「大哥!」关轩海的五个弟妹眼看兰姨哭得好伤心,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全都瞪向罪魁祸首。
   「我没说要她现在就走。」关轩海连忙开口,好止住兰姨快要决堤的泪水。「不过能不能成为关家的账房,还是要等她通过考验才知道。」
   「大少爷是说真的?」兰姨擦干泪水地问。
   关轩海瞥了站在兰姨身边的纤弱身影一眼,告诉自己答应她留下来只是想为自己讨回面子,可不相信赵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