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23 | 浏览:1610|倒序浏览 | 字体: tT

爹地别想逃:奉子成婚只会成怨偶,这不是处理事情的办法 ...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爹地别想逃》 作者:香奈儿(完结)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一章
  
  好冷~~
  邹丹菱步下出租车,急冻的空气让她下意识地连忙搓着双手靠近嘴边呵气,感觉连自己口里吐出的都是「冷气」,根本没有丝毫取暖效果,冻得浑身直打哆嗦。
  「乐极生悲」,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情况。
  半年前她应征进入以贩卖甜点及冰品为主要营业项目的「喜富食品」,挂着「董事长秘书」的好听头衔,其实整间公司除去营业店面里的员工,办公室里就董事长、她、会计李姊,和采购兼业务的刘哥,论年纪、比资历,怎么算都是她最小,所以打杂兼接听电话的小妹也是她。
  正因为不过是一家起步不久的小公司,她想都没想过居然会有陪董事长出差到法国的好机会,即使是为了工作,不敢妄想会有玩乐时间,对于头一次搭机出国的她来说还是令人十分雀跃。
  就是雀跃过头了,让她犯下大错,乐极生悲。
  她忘了查气象,巴黎的气温急降到零度以下,她居然不知道该买件御寒的羽绒衣带着,只带了件中看不中用的开襟短绒大衣,冷得她一出机场便直打哆嗦,冻到头发疼。
  别说董事长原本就不是会怜香惜玉的酷男一个,就说安排的紧凑行程也根本没有让她跑去买件外套御寒的空档,到饭店行李一放便直接下楼乘车去见客户,连坐下喘口气的闲工夫都没有。
  幸好董事长和机器制造商会谈十分顺利,以优于腹案的采购金额签下八台甜点及冰品制造机,为明年初即将开跑的展店计划打下一场完美的初胜。「龙心大悦」之下,难得大发善心打发她先带合约书回饭店,不必继续跟着他那个工作狂跑行程,也让她好在商店关门前可以去买件御寒外套。
  「啊!」
  就在一脚即将踏进饭店旋转门前,邹丹菱突然夸张地惊叫一声,差点没把一旁的老外吓得倒退三步。
  她迟钝地察觉自己两手空空,皮包丢了事小,她还能厚着脸皮要董事长帮忙,重点是刚签好的合约书被她一起落在出租车上了,万一搞丢了,董事长可能会一气之下直接炒她鱿鱼,狠心地将她丢在异国自生自灭--
  「等等,我的合约书!」
  她连忙转身,刚好目送方才自己搭乘的出租车顺利载着其他客人上路,几秒工夫已经驶离饭店门口奔上马路,即使拥有破奥运纪录的飞毛腿也肯定追不上,急得她跳脚,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胸口来。
  正当邹丹菱不知该如何是好,眼尾余光倏地瞥见一位出租车司机关下后车厢盖、回到驾驶座,立刻像找到救星一样飞奔过去,打开后车门上车。
  「帮我追那辆出租车!」
  她焦急地巴着驾驶座旁的车椅背,指着越跑越远的那辆出租车说,司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机却回头用一脸诧异又纳闷的表情对着她,一动也不动。
  「啊!」
  邹丹菱一秒反应过来,自己情急之下**口说了中文,难怪对方听不懂,马上改用英文催促,司机却皱起眉,指了指她身旁座位--
  「他是想告诉妳,车里已经有客人,麻烦妳搭下一辆。」
  苏亦耘好笑地望着像阵暴风狂扫而入,和自己抢搭出租车的年轻女子,和气地轻笑提醒她。
  「没时间了!拜托你帮帮我。」
  后知后觉发现车里早有其他乘客,邹丹菱一颗心急速冰冻,可是一听见对方说着和自己相同的语言,立刻又重燃希望,焦急地双手合十请求帮忙。
  「我的皮包和重要文件全落在那辆出租车上。」她慌乱指着远处即将消失的车影,急得胀红脸。「拜托,先帮我追--」
  邹丹菱话还没说完,对方忽然转头用流利法文和司机交谈,她一句都听不懂,眼看着先前搭的出租车远远停在红灯前,只待号志灯一变肯定转瞬消逝在视野内,要跟上就难了!
  「啊!」
  以为男人和司机全不理她,邹丹菱正打算下车另想办法,司机忽然油门一踩往前直冲,幸好她反应快,立即抓住车门把手,才没在车里摔得东倒西歪,丢人现眼。
  「妳要拦的出租车是哪一辆?」
  「那一辆,红灯正下方!」
  明白了对方有意帮忙,邹丹菱连忙指出目标,苏亦耘立即用法文和司机沟通。
  「糟糕,绿灯了!」
  看见那辆出租车往前开,还打了方向灯预备右转,邹丹菱一颗心像在坐云霄飞车,惊恐连连。
  「放心,这种距离应该追得上,就算追不上,我也已经把车牌号码记下来,可以马上通知警方。」苏亦耘看她脸色刷白,浅笑安慰。
  「最怕的是找得到司机,东西却已经被其他乘客带走。」这才是她真正紧张不安的原因。
  「说的也是,要过滤出乘客的身分的确比较困难,恐怕要多花一些工夫。」他微顿,接着问:「妳是观光客?」
  她点点头,苦笑说:「我来出差,预计只停留几天,要是把文件、证件全搞丢--」
  「妳麻烦就大了。」苏亦耘替她接口。「难怪妳要跟我抢出租车。」
  「不好意思。」她面露尴尬。
  「不会,能帮上美女的忙是我的荣幸。」
  「谢谢,遇上你帮忙才是我的幸运。」
  虽然知道对方只是客气话,或许也带了些好心想消除她的紧张心情,邹丹菱还是不好意思地脸泛红。
  自己长相的确OK,但还不到让人眼前为之一亮的惊艳地步,倒是身旁看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男子,才真正称得上好看。
  一双深邃眸子清澈透亮,线条优美的挺翘鼻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梁下有张微弯带笑的性感红唇,烫出柔软弧度、只露出左耳的乌黑短发潇洒有型,耳上古铜色的骷髅耳环更是亮点,加上一身黑色紧身皮衣,不带阴柔,倒有几分庞克风格、明星气质--
  不对,她现在可没心情欣赏美男子!
  「叭!」
  邹丹菱惊觉自己闯下大祸居然还有心思打量对方,汗颜地抽回神,司机按下的一声喇叭更是让她连忙绷紧神经,就在此时,他们终于追上了先前那辆车,先一步到前面将车拦下。
  万幸的是,她的皮包和文件还安稳地躺在后座车椅上,倒是司机和前座男客被他们当街拦车的行径吓了一跳,邹丹菱尴尬地迭声鞠躬致歉,目送对方继续开车上路,这才将文件紧紧贴靠胸口,安心地喘了口大气。
  「物归原主,恭喜。」苏亦耘看她失而复得的放心模样,也为她感到庆幸。
  「如果不是你,我一定办不到。」她心怀感激地向他弯身致谢。「请让我多少帮你补贴一点车资--」
  「用不着这么客气,遇上也算有缘。」苏亦耘以手势打断她的话,帅气地拒绝。「不过我赶时间,没办法送妳。」
  「没关系,我就住在刚刚乘车的那间饭店,当散步慢慢走回去就可以了。」她倒是比较不好意思。「你赶时间还因为我耽搁了,真抱歉。」
  「不要紧。倒是妳穿这样在外头走,不觉得冷?」苏亦耘疑惑地看着她那件襟口大敞、造型不错却没什么御寒功能的粉蓝大衣。
  「冷也没办法......」
  邹丹菱也不怕告诉他自己干下的糗事,没想到对方听完后非但没笑她,还立即脱下皮衣披在她身上,因为太意外,她整个人愣住。
  「把拉链拉上比较保暖。」苏亦耘笑望着她呆傻的表情,不忘提醒她。「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邹丹菱这时才连忙拦人。「皮衣我不能收--」
  「放心,我和妳住在同一家饭店,608号房。」苏亦耘阻止她脱下皮衣。「妳穿着它先去买件外套,明晚我会回饭店,到时妳再还我。」
  「可是--」
  「我赶时间,有什么话明晚再说,bye!」
  苏亦耘微笑指指自己的手表,转身坐上出租车离开。
  邹丹菱目送着出租车远去,拉紧还残留对方体温的皮衣,一路从皮肤暖进了心坎里。
  「608号房。」
  她喃喃念着,生怕遗忘,立即将皮衣穿好,拿出手机记录下来。
  「我怎么会这么好运?」
  抱紧文件,邹丹菱转身朝饭店的方向走,上扬的唇线始终维持不变。
  多亏遇上了好人让自己化险为夷,不然她现在肯定该哭了,哪里还笑得出来?
  「啊!」
  她突然停步,想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起自己居然从头到尾都没有问「恩人」名字,实在很没礼貌。
  幸好知道他住哪儿,明晚见面一定要记得问清楚!
  邹丹菱在心里默默想着,已经开始期待明晚再和对方碰面了。
★★★
虽然天气冷得让人直打哆嗦,还是一堆人坐在咖啡馆外享受着悠闲的冬日午后,或是独自看报、或是情侣谈情,随意望去都自成一幅优雅名画。
  相较之下,像只蜜蜂嗡嗡嗡地在好几间咖啡馆中穿梭不停的邹丹菱,简直是存心来破坏这惬意画面,完全格格不入,也特别引人注目。
  欸,她也很想跟大家一样坐下好好喝杯咖啡好不好?
  邹丹菱在心里哀叹着,想归想,偏偏自己有个喜欢将行程排得特别紧凑,彷佛生命已经在倒数计时,浪费一秒都该遭天谴的工作狂老板,昨天已经算是「网开一面」,赏了她购衣时间,接下来几天她恐怕都得从头到尾当足小跟班,咖啡馆的营业时间也是她的工作时间,赏景喝咖啡?唉,她没那个命呀!
  不过,没鱼虾也好。
  离下个行程有半小时的空档,老板派她来买咖啡,顺便替自己带一杯也不为过,回台湾还是能跟好友、同事吹嘘一下,聊胜于无。
  只不过老板对咖啡有他自己的独特癖好,从咖啡豆产地到烘焙程度、甜度和奶精浓度等等全都讲究,让她在台湾已经买到店家一见到她就能自动调配出完美比例,省去她不少口舌。
  来到法国她可头疼了,跑了好几处才问到有卖多米尼加咖啡豆的店家,但是也不知道是自己英文解说不够清楚,还是刚好碰到英文不够好的店员,沟通了半天,对方干脆挑眉用法文问她,换她鸭子听雷,真是欲哭无泪。
  「需要帮忙翻译吗?」
  再熟悉不过的中文居然及时地由她身后传来,邹丹菱喜出望外,立刻笑脸回头--
  「是你?!」
  她万万没想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微笑男子,竟然就是昨天帮了她大忙的「恩人」。
  同时她也发现,因为自己的「龟毛」,后头已经排了长串人龙,还有人明摆着一脸不耐,让她万分尴尬。
  「我帮妳点吧!」
  苏亦耘向她说了声,随即便以流利法语代她和店家交谈。
  邹丹菱当然一句也不懂,只能默默等到他帮忙点好的咖啡交到自己手上,才忍不住开口提出心中疑问。
  「谢谢你的帮忙。」她没忘了先道谢。「可是这里只有两杯咖啡,那你自己呢?」
  「我?才刚喝完。」读出她眼中的茫然,苏亦耘不嫌麻烦,继续解释:「我是在对街喝完咖啡正要走,看见妳走进这间店,买咖啡买到比手画脚,才会好奇跟进来看看,刚好听见妳在跟店员重述,就直接帮妳点了。」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原来如此。」她恍然大悟。「谢谢你一时好奇,又帮了我一次大忙。」
  「举手之劳。倒是妳人在国外还这么坚持口味,让我都好奇想喝一口试试到底是什么味道。」
  「呵,坚持的人不是我,我是帮老板跑腿。」她苦笑。
  「妳老板那么机车?」
  「也不是啦,他只吩咐我来买咖啡,并没有硬性规定要按他平常的口味,但是喝到不对胃口的咖啡他的冷脸会再降温十度、做事更挑剔,所以咖啡等于我们老板的镇静剂,我不能随便买,他喝了开心,我才能省心。」
  「妳是秘书?」看她点头,苏亦耘淡笑说:「妳老板真幸运,找到这么一个贴心又尽职的女秘书。」
  「希望他跟你的想法一致,那我明年就加薪有望了。」她可是由衷这么想。
  「可惜我现在不需要女秘书,不然我就高薪挖角,帮妳美梦成真。」
  「那就祝你早日飞黄腾达,到时候别忘了来挖角。」她半开玩笑地跟着附和。
  「挖角之前要先知道妳在哪间公司工作吧?有名片吗?」他倒是有几分认真。
  「名片?有。」
  看她拿着咖啡要翻皮包不方便,苏亦耘绅士地主动接手帮她拿,让她顺利取出皮夹,从中抽出一张名片。
  「一直忘了自我介绍。」她递出名片,取回咖啡。「我叫邹丹菱,来自台湾,还没请教你贵姓大名?」
  「贵姓大名?呵,问法还真隆重。」
  他低头看了一下名片,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快得旁人无从察觉的诧异,但也立即恢复平常神态。
  「喜富食品我知道,我有朋友很喜欢吃你们的招牌圣代,连冬天都不错过,很有发展潜力的公司。」他边说边取出皮夹,将名片放入。「我姓苏,苏亦耘,和妳一样来自台湾。不好意思,我没名片。」
  「其实我也猜你是从台湾来的,因为口音很有亲切感。」她浅笑说。「没名片没关系,知道名字就好。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来工作,应该是度假或是求学吧?」
  不知道为什么,人在国外一听见对方和自己来自同一地方,莫名其妙便会感到特别亲切、熟悉,加上对方接连帮了自己两次忙,邹丹菱不由得对他多了几分好感、少了几分防备,甚至想多聊几句,和他交个朋友。
  「我......应该算是来疗伤。」
  苏亦耘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和眼前女子谈不上熟识,却**口说出了自己隐藏在笑脸下的实情。
  或许是因为眼前女子拥有一双宛如明镜般能映照人心的清澈瞳眸、笑起来比冬日太阳更令人感到温暖的和气笑脸,和一点都不矫揉造作的直率态度,让他颇为欣赏,即使还算陌生,也不想用谎言应付。
  「疗伤..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这下尴尬了,自己找的话题,硬转也不知道往哪儿转,只好硬着头皮往下问。「失恋吗?」
  「我这辈子还没失恋过。」他可不是自大,只是陈述事实。「一个从小陪我到大的朋友走了,不想触景伤情,就出来散散心。」
  「你一定很难过吧?」
  邹丹菱可以体会,换成是和自己交情这么深的朋友离开人世,她一定也会哭断肝肠、伤心欲绝,望向他的眼神顿时多了无比怜悯。
  「虽然很舍不得,不过你要看开一点,每个人都会走上那条路,只是迟早而已,逝者已矣,活着的你要振作精神,我想你朋友一定也不愿意看见你为他那么伤心--」
  安慰的话还没说完,一阵再熟悉不过的音乐铃声突然从邹丹菱皮包里传来。
  「抱歉,我先接听一下。」
  她不好意思地说完,立刻拿出手机,一看是董事长来电,头皮瞬间一阵麻栗,因为在这之前自己真的和苏亦耘聊到完全忘了她还在工作中。
  「喂?......是,我刚刚买好......是,我现在立刻赶回去。」
  邹丹菱简洁利落地结束通话,不只因为董事长本来就是省话一哥,更因为电话中上司不耐烦的口吻,已经很明显地对她超没效率的办事态度十分不悦,连一秒都懒得跟她多说。
  这情况下她再敢继续摸鱼,接下来几天都别想好过了。
  「不好意思,我--」
  「我知道,赶时间是吗?」苏亦耘体贴地接口说:「去忙吧,有机会再聊。」
  「谢谢,晚上我会把皮衣送还给你,到时候再聊。」
  「嗯,晚上见。」
  苏亦耘说完挥挥手,潇洒地转身先行。
  邹丹菱凝望着他孤单背影,忽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彷佛自己对这好人「用完即丢」,一点都不讲道义,就连方才的真心安慰都像是随口敷衍。
  「苏亦耘!」
  听见邹丹菱的呼唤,他停步转身,想都没想到她居然大胆地撞进他怀里,着实吓了一跳。
  「不要再伤心了,快点振作起来!」邹丹菱一副哥儿们样地紧抱他一下,边说边用力拍拍他的背。「虽然你少了一个好朋友,但是多了我这个新朋友,我陪你一起加油!晚上见。」
  她说完立刻松手,转身逃开。
  没错,是用「逃」的。
  拥抱一个仅见过两次面的男人,这么大胆的事她可从未做过,冲动过后根本没勇气看对方的表情与反应,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噗--」
  苏亦耘忍俊不禁,望着她的背影噗哧笑出。
  瞧她跑得又急又快,旁人见了说不定以为她是揩了油就逃的变态狂,生怕被他这个「受害者」活逮痛扁一样。
  注视着她仓皇背影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他唇畔笑意更浓。
  正因为感受到邹丹菱对于拥抱他的举动感觉有多尴尬、困窘,更加突显她的安慰有多出自真心,纵然只有短短几秒,那股体贴心意已经直达他心窝。
  虽然仅是萍水相逢,这个女孩子给他的感觉却是特别与众不同,令他联想到自己游学在外的妹妹,忍不住就想出手多帮帮她。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她肯定一时忘了,今晚还得见他吧?
  目送邹丹菱的身影飞速消逝在街角,苏亦耘已经开始期待今晚她会以什么样的表情出现在自己面前......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第二章
  
  晚上九点半,邹丹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饭店,二话不说便先放满一浴缸的水,好好泡个澡再说。
  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个伟大的女人!
  没错,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她就是董事长背后那个超级伟大的女人!
  虽然法国的甜点十分闻名,她也的确很想多方尝试,但那是指悠闲品尝,绝对不是陪着董事长乘车到处试吃、拍照,还得对每家招牌甜点和冰品评分、做心得报告,吃到她胃发胀、齿酸冻,全都只因为她是公司最主要的客户群代表--女人。
  是,她的口味和普罗大众相当一致,公司受欢迎的产品恰恰好全是她的最爱,董事长太有眼光,选她来试吃,回头再参与新品开发意见,真是太有远见了!
  但是她的名片上明明就印着「秘书」两字,为什么别人家的秘书就只要跟老板开开会、打打文件、偶尔陪老板和客户吃饭应酬,她却得杂事全包,还被抓来参加这种「喂猪」行程?真的是把她「物尽其用」到极点,付出的薪水连一毛钱都不浪费。
  「谭景闳,要不是你付给我的薪水真的很不错,我一定今晚就偷偷收拾行李回台湾,让你一个人继续喂猪之旅!」
  邹丹菱手一举,神气地指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嚷嚷,就这时候敢连名带姓对老板呛声。
  毕竟公司规模小归小,谭景闳像是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和不怒而威的老板架势,可是完全不输电视上常见的那些大企业老板,行事作风之强悍连她都不得不佩服。
  正如先前苏亦耘说的,「喜富食品」很有发展潜力,成为大企业不过是迟早的事,光看老板的冲劲她就深具信心,否则她也不会甘愿在谭景闳手底下做事,任他「压榨」了。
  「对了,要还皮衣!」
  累瘫了,她差点忘了这档事。
  「十点多应该不算太晚吧?」
  邹丹菱万般不舍地离开舒适的浴缸,拿起搁在盥洗台上的手表看了下时间,嘴里嘀咕着,却已经开始着衣打算出门。
  别人的东西搁在自己身边没还,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何况说好了今晚归还,尴尬也得走一回。
  是啊,一想到要去见苏亦耘,她心脏就怦怦乱跳,耳根也莫名其妙说发热就发热。
  欸,为什么她会跑去抱他呢?
  到现在她还想不透,自己当时的勇气是从哪儿来的?
  明明不是那种热情、大方的性格,居然会大胆做出熊抱男人那种事,莫非她早餐被加料,混进了熊心豹子胆?
  还是--自己一时色欲熏心?
  她套上纯白毛衣,下搭一条当睡裤或外出都实穿的厚呢内搭裤,看着镜里的自己什么都OK,就是那张脸红通通的,怎么看都觉得是一脸

Rank: 1

91UID
89657949  
精华
帖子
387 
财富
2055  
积分
483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6 
最后登录
1970-1-1 
心虚,像在附和方才内心的问话一样。
  好啦,她承认,苏亦耘真的令她有些心动。
  昨天初次相遇除了感激没什么特殊感觉,今天刚重逢时也没天雷勾动地火那么夸张,直到那一抱--
  不夸张,真的有触电的感觉!
  邹丹菱手捧着自己泛红的双颊,光想就心跳加速。
  也不是没谈过恋爱,但就是从朋友变情人的那种,平平淡淡的,有温情没热情,连分手都平和得像在说明天见那么容易,传说中的「触电」感觉和前男友不曾有过,却在安慰新朋友时发生,会不会太瞎了点?
  唉,不管瞎不瞎,她被电到了,这是事实。
  然后呢?
  镜中的她皱起眉,神情转为困扰。
  除了名字,她对苏亦耘的一切全然不知,再说,那么出色的男人,十之八九早已死会,有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女友在身边,想什么「然后」?皮衣还一还早点回来睡大头觉,等着应付明天另一波「喂猪之旅」比较实在啦!
  「噗!」
  邹丹菱被自己劝解自己的想法给逗笑,原本七上八下的忐忑心情倒也因此舒缓不少,脸上红潮消褪,总算能出去见人了。
  带上皮衣,她搭电梯来到608号房门前,原以为说好今晚见,加上已经十点多,苏亦耘人一定在房里等着,可是门铃按了又按,里头依旧阒静无声,根本没人应门。
  「苏亦耘?」她试喊一下,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妳是谁?」
  邹丹菱正打算先回房,晚一点再过来看看,忽然听见有女人以中文大声询问的声音,好奇转头察看,果然有一位东方脸孔、穿着华丽银亮礼服,像是刚参加完什么时尚派对后直接回饭店的美丽女子,笔直朝她走来。
  没错,是朝她走来。
  邹丹菱存疑地左右、前后看看,确认长廊上就她们两人,更加肯定对方刚刚那句问话是对自己说的。
  「妳手上拿的是不是亦耘的皮衣?」一样来自台湾的丁妮娜方才听见她用中文喊门,也就直接以相同语言质问对方。
  邹丹菱还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回应这位陌生女子的问话,对方倒先一脸惊愕地指着她挂在臂弯上的皮衣嚷嚷,像这件衣服被她拿着有多可怕一样。
  既然对方一口说出衣服主人的名字,邹丹菱猜测眼前女子可能是苏亦耘的友人,说不定还是女友,虽然觉得对方接二连三质问的语气实在让人不太舒服,还是决定客气为上,好好解释,免得造成苏亦耘的困扰。
  「是他的没错,我--」
  「啪!」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在廊上回响,邹丹菱右颊一阵火烫麻痛,呆愣几秒才意识过来自己居然挨打了。
  「妳--」
  「妳是哪里冒出来的小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