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33 | 浏览:1617|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康熙后宫风云录:荣妃传: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绝美的容颜,却一 ...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康熙后宫风云录:荣妃传》 作者:玥彤(完结)

文案:
她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绝美的容颜,但她却一步步爬上妃子宝座,她为康熙帝诞下六个子女,曾宠冠后宫!她拥有过最简单的爱情、经历过最复杂的宫心计,曾望眼欲穿奈何宫墙冷漠寂寥,也曾叱咤后宫名动惊华。她是独一无二的荣妃!



第1章      楔子
   
   康熙二十年十二月的一个寒冬夜晚,一位身着深红色旗衣的年近三十的女子,缓缓地从屋内走了出来,她的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她轻轻走到庭院,坐于院中的石凳上,月光照着她的面宠,岁月的痕迹留在了她的眼角和额头,她默默地感受着周围的寂静,抬头望向天空。今天的月亮也很明亮啊,一如十五年前初入宫时的那日的月光……
   这名女子将右手从袖筒中伸出,缓缓从胸前拿出一枚玉佩,这是一枚雕刻着百合的玉佩,在月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地青色的光芒,看着这枚玉佩,女子轻轻地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敬芝,你现在好吗?你是否幸福?相信你会幸福的!”女子小声地喃着,“我也想告诉你……我很好,我很幸福,而这个幸福正如你当年所祝福的,是皇上给的……”
   十五年的往事岁月,一点点浮上心头,她在这宫里渡过了她最葱茏的年华岁月,虽青春不在,虽容颜渐老,但她拥有了她深爱的子女,拥有了她深爱的男人,这些足以让她感觉满足……
   “主子,这么冷您怎么呆在这儿啊!”一名与该女子年龄相似的宫女快步跑了过来。
   “小青,我突然想起了我和敬芝相遇的那个夜晚。”女子轻轻地笑了。
   名唤小青的宫女笑着点点头,“荣妃主子,奴婢知道您的心,可是您的身子重要,快回屋吧……您要生了病,奴婢可担待不起……”
   
   称为荣妃的女子,含笑起了身,一步步向屋内走去,而那个屋子正是象征其身份的妃所居的宫殿,一步一步,她正是一步一步从一名宫女不知不觉地走进了那间宫殿……
   
   雍正初,奉康熙帝遗旨,康熙帝遗妃荣妃,奉养于皇三子胤祉王府。
   
   风潇潇兮,岁月飞逝,雍正五年,新君登基五年来,上承康熙之盛世,天下安定,而京城一隅的诚王府内一间院屋内,一名老年女子在病中咳醒。
   “咳,咳……”
   “主子,您又咳了。”一名老女仆轻轻的拍打着病榻上的老妃,岁月的痕迹深深的刻划在这位年过七旬老妃的脸上。“咳……现在已是开春了吧?”老妃死死的盯着窗外恍惚的问着。“是,娘娘,春天已经了,树上已经有新芽长出来了。”
   是啊,春天了,又一个春天,“希望之春年年有,相守故人依依别。”她仿佛回到了,六十一年前的那一天,那个同样拥有希望的春天,从那个春天开始她的命运走向了一条她未曾想到过的方向,是富是贵是悲是喜?她经历了康熙帝后宫50余年,在这康熙帝的深宫中,究竟有多少往事被历史所尘封?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回忆如潮水般突然涌入这位老妃的脑海之中。一段为后人所不知的宫廷**,在这位老妃的脑海中一一呈现。
   
   时间回转……
   
   【写在前面的话:在我研究康熙的后妃故事时,有很多疑点让我对这个后宫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康熙到底庞谁?康熙子女早夭很多,还有这些妃嫔,宫廷斗争中存与活,立与废,定有一段在史书中无从找寻的故事,所以从史书中所记的嫔妃入宫,晋升废立及产子等多方面所发现的一些似有似无的关联中,去找寻那段故事,本文立求在人物设立、历史时间上贴近历史,围绕真实的史实,写就一部“康熙后宫”。它既是杜撰小说,又是对康熙后宫的推断。看过很多清廷小说,但很少以荣妃为女主的,但我却认为康熙当是极宠荣妃的,小说中有因而证。第到玥彤开此文时,应该是第一部以荣妃为女主的小说。章另:玥彤认为像《金枝玉孽》这样的**乱飞,御医、侍卫满宫乱窜在真实的后宫中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在一个皇权极重的封建社会,不敬君,害龙嗣的事儿,在人们思想中就不太可能存在。本文中的妃斗表现手法较为温和,这将是一部完整的后宫故事,是历史与爱情相结合的正剧小说,前面可能会感觉有些慢,因为多为伏笔,并不像一般的后宫言情小说,上来就斗的你死我活,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收藏下来,慢慢看。玥彤是新人第一次写长篇,欢迎大家多多指教,并感谢支持!o第∩_∩)o】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2章      待嫁阁中前路茫茫
盖家有女初长成,亭亭玉立贤良德,
宫女选秀春日时,父母别女心难舍。
康熙五年。
礼部员外郎盖山在自家厅堂内端着茶杯,轻叹着气,今年宫女的选秀花名册上有他的独女盖荣儿的名字,他任职员外郎,生活虽不算富贵,但也算小康,可盖家旗籍为正黄旗包衣,这宫女的选秀是定要参加的,想着女儿这等出身,被选入宫内,被皇上宠幸的可能性太小了,一旦选为宫女入宫,就得做宫女至25岁方可出宫,小女虽身在普通人家,但却是他唯一的孩子,从小盖山悉心教导,琴旗书画都略知一二,并通读百书,女绣亦佳,算得上是一知书达礼的女孩儿,进入宫中为奴,虽侍俸着地位尊贵之人,心中难免会有些不忍。
“老爷,您为何叹气啊?”盖氏不解的问着自己的丈夫。
“唉,夫人啊,你让女儿准备一下吧,过几天就是今年的宫女选秀了,荣儿在今年的花名册上。”
“啊?什么?老爷,您是说女儿要入宫为奴?”盖夫人闻言满面愁容。
“嗯,夫人也别太忧心了,兴许选不上呢,这宫女也不是随便选的。”
“可这万一,这万一要是选上了,这荣儿可怎么办啊。”说着说着,盖夫人眼睛开始泛红。
“好啦,夫人,都是命,看荣儿的命吧,难道我们能抗旨不遵吗?好啦,你去和女儿说,好好说,别让女儿有负担。”盖山无奈地说着。
后院小屋中。
“小姐,您绣的这个荷花可真好看。”丫鬟小雨站在一个坐于窗前身着青衣,专心刺绣的美丽女子旁边说到,女子轻轻的笑了笑没有说话,但见这女子面如圆月,清灵淡雅,乌发披肩,两缕黑发分从两肩头垂于胸前,一双含笑的眼睛专注的盯着手上的刺绣,而两手则优雅的在刺绣上走针。
“荣儿……”一声轻呼从门口响起,唤作荣儿的女子转过身甜甜一笑,“额娘,您过来了。”
“是呀,荣儿,来,先把手里的活儿放下,额娘有话和你说。”说着话,盖夫人缓缓向盖荣儿走了过去,坐到了她的旁边。
盖荣儿将刺绣放于桌上,笑着对母亲说:“额娘,有什么话您讲。”
看着女儿淡雅乖巧的样子,盖夫人不由得鼻头发酸,但想起老爷刚才嘱过的话,只得强打精神笑笑说道:“荣儿,今年你也14了,女儿大了,你知道咱们家是正黄旗包衣,根据咱们王家的规定,包衣家的年满13就要参加这皇宫里每年的宫女选秀,去年你病了,也便避过了,但今年你是定要去了,选到宫里就是服侍皇上、太皇太后、太后、皇妃,这也是一种荣耀。”虽然这么说,但盖夫人眼角还是泛起了红,顿了顿,又故作镇静的说:“这要是……这要是……有幸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被万岁爷看上了,兴许还能做主子,如果……如果皇上看不中,到25岁也还可以出来回家……”盖夫人心里清楚,这不过是安慰话,所以眼泪还是控不住的流了下来。
“啊?”旁边的丫鬟小雨惊呼了一声,“夫人,那小姐要是选上了,不就十多年回不来了吗?”
“这……”小雨说到了盖夫人的痛处,眼泪也越流越多,拉起盖荣儿的手说:“女儿,你阿玛让你准备准备,为娘的舍不得你去遭罪,但这是皇命,违不得。
盖荣儿用手轻轻的抹去了母亲的泪,“额娘,别哭了,您不是说了嘛,如能进宫侍候皇上、太皇太后、太后、皇妃,那是女儿的福气,而且女儿也不一定有这福气的。”
盖荣儿仿若事不关己般再次从桌上拿起刺绣,笑着说道:“额娘,荣儿知道了,让阿玛安心,女儿会安心准备的。额娘也别难过,真的没什么的。您去和爹说吧。”说完后又开始专心于刺绣上。
“唉。”盖夫人抹着眼泪出了屋。
“小姐,您要难过,您就说啊,哭哭也行,别忍着,您要是被选上了谁服侍您啊,您怎么能去服侍别人呢?”小雨在边上也急的快哭了,她家小姐从来没有架子,也从未把她当下人看,所以小雨对盖荣儿是非常有感情的。
盖荣儿抬起头笑着对丫鬟说道:“我当真不难过,其实去年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要参加宫女选秀的事,当时正好生着病,听阿玛说错过了,所以我知这是早晚的事情,既然避不了,也就想开了,顺其自然吧。”
“可小姐,您哪做过粗活呢,我怕您受不了苦。”小丫鬟哽咽着,老爷家好歹也是小康之家,小家从小就有人照顾着,这万一真进了宫,小姐可怎么办啊。
“傻丫头,别乱想了。我也未必会被选上啊。好了,你先下去吧,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是,小姐。”小雨也抹着眼泪走了出去。
盖荣儿放下针线眼睛盯着窗外定定的看着,快春天了,外面的树上已经长出了春芽,“春来万物得新生,皆盼此年获佳运。”这是个让人充满希望的春天,我的希望究竟是什么呢?盖荣儿摇摇头,心中苦笑一下,自己都不知,不得知也无从知。
去年阿玛和额娘亲谈她因病不能入宫参选的事的时候正巧让她听到,从那时她就知道,入宫选秀这是她命中注定的事,避也避不了。入宫参选,若选不上当好,还能回家陪伴父母。若选上了就得在这深宫10余年为奴为婢。荣儿自幼父母疼爱,也很知足,性情也较恬淡,其实也无太多欲.望,罢了,一切顺其自然吧,自身无法改变的事情就让老天来给荣儿安排吧。
盖宅前厅。
“老爷,我已经和荣儿说了。”回到前厅的盖夫人抹着眼泪冲着自己的丈夫说到。
“嗯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荣儿怎么说?”盖山叹口气问道。
“女儿什么也没说,还安慰我。”盖夫人顿了下,抬头盯着盖山,“老爷,我们的女儿真的很好啊,从小听话懂事,是我的心疼肉,这万一入了官为奴不是挖我的心嘛,老爷能不能想个法子再避开啊,我们说荣儿病了?或者什么办法?”盖夫人紧紧盯着盖山祈盼的道。
“胡闹,妇人之见,这是王法,是制度,你还想违背皇命吗?”盖山拍着腿斥道;
“那你就看着宝贝女儿毁了幸福吗?这可是咱唯一的女儿啊。”盖夫人不死心的求道;
“唉,夫人啊,别闹了,你这样,如何让女儿安心参选呢?荣儿从小就懂事明理,比你这为娘的可强多了,从现在开始不许再闹,安心和女儿准备入宫参选。”说完话,盖山走出了大厅,他心中也苦啊,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又自小懂事、听话,他是疼到心坎里了,也想女儿能许个好人家,过得幸幸福福的,不吃苦、不受罪,可他是朝廷命官,怎么可以为了自家女儿而做出这样违抗皇命的事呢。
盖山想着这一年年被选入宫的宫女得到皇上宠幸的有几人?二十多岁从宫里出来也是一个老姑娘,又如何许得好人家,可女儿长得端庄标致,又从小悉心栽培,这选不上的机率太小了,就算有幸被皇上临幸,这包衣的出身,又真能在宫中腾达吗?自先帝爷顺治开选秀制度以来,从没听说过一个包衣能册封为嫔妃的,那更是一辈子锁在深宫了,女儿啊,阿玛对不起住你,未来你的命运全看你的造化了。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3章      初入宫廷选为宫女
一入宫廷前路茫,众女待选心各异,
落者回归夫母畔,入者谱写宫中曲。
康熙五年初春,一年一度的宫女选秀开始了,根据制度,满洲八旗分上三旗和下五旗,而包衣则为家奴,而上三旗包衣地位较高也为旗人,但由内务府管理。包衣旗人与八旗旗人在地位上有很大的等级差别。八旗的女子三年选一次秀是备选宫中妃嫔主子或有皇上赐婚与皇亲国戚的,是由户部主持;而上三旗包衣女子一年选一次秀则是备选宫中宫女的,由内务府主持,当然入宫的宫女也有机会被皇上临幸,升为嫔妃。盖荣儿家为正黄旗包衣,所以入册宫女选拔。
盖家的轿子将盖荣儿送至神午门口,盖荣儿走下轿子辞别了送他来的家里的管事,经守门的太监问了身份,按着门口迎人太监的要求向指定的地方走去。
这宫女的选拔是由内务府总持,所以初选都不入宫,就在神午门旁的内务府执事院内进行,如果被选上了方可进宫,选不上则立即返家。
此时这宫门口已经有不少待选的女孩聚集,一个太监正在大声的吆喝着来参选的女子们。“唉唉唉,说你呢,往哪儿走呢?过来,都到前边集合去,不要乱跑,这里是皇宫,可不是你们这些奴才乱闯的地方。”
看着此景盖荣儿缓步向集合的方向走去,她终于接近了这个外人看来神圣而神秘的宫廷,对于宫女选秀,她非常的平静,顺其自然的心境让她不急不躁,而是抬头如观景边看着这周围发生的一切。
“哎呀。”盖荣儿正看着景缓缓前行却被后面冲上来的一个女孩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有事吧?”一个穿着浅蓝色绸衣,长相甜甜美的女孩慌慌张张的说着,荣儿笑笑。“没事,这位妹妹慢着点。”
女孩拍着胸说,“我好紧张好紧张啊,我阿玛说啊如果选入宫里就可以看到皇上呢,姐姐你想见到皇上吗?我好想看到皇上啊,如果能被皇上临幸,就能成为主子娘娘呢。”
盖荣儿笑笑没有说话,包衣出身,成为主子的机率太小了,荣儿未有过多期盼过,服侍主子到很有可能,想到这里,看着女孩天真的笑脸,盖荣儿反而觉得好笑。
“我叫尹若兰,我阿玛是都察院都事,你呢?”尹若兰主动介绍着自己。
“我是盖荣儿,家父是礼部员外郎。”盖荣儿礼貌回应。
“姐姐我们一起过去吧,我真的好紧张哦,对了,一直叫你姐姐,你多大啊?”“今年14岁。”
“我13,真是姐姐哦,我们快走吧。”盖荣儿被尹若兰拉着快步向人群跑去。
看这人群本年来参选的秀女,盖荣儿目测近百人,才站稳。人群前站着一内务府的公公,尖着嗓子喊。“都安静,都给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我站好喽。”人群声音渐息。
公公满意的继续说道:“你们听着一会儿杂家挨次叫名号,叫到名字的先到那张桌子边去核对旗籍,身份无误者,进旁边那间小屋去,会有姑姑们来给你们验身,验过身后条件不符者落选回家,验身通过的入宫,明日起会有姑姑给入选者进行十天的规矩教导,都听明白了吗?”
见有人小声说“明白了”这位公公接着说道“好,看样子是没有人不明白了,那杂家就开始叫名字了。”
但见这位公公扯着嗓子喊道“分管佐领王亦德之女王敬芝。”
“民女在。”一名长相清丽的着浅绿色裙衣的女子走了出来。
“嗯,过去吧。”名唤王敬芝的女子走到了桌旁,桌旁的公公只是再次核实了其身父姓氏及年龄便让她进了旁边的小屋。随后念名的公公又开始念下一位,如此一个一个的叫着。
盖荣儿也不知道自己的名排几位,在旁边静静的等着,时间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尹若兰早已喊过名,也不知是否有通过,盖容儿站得感觉两腿都感酸痛时,总算听到了公公唤自己的名子。“礼部员外郎盖山之女盖荣儿。”
“民女在。”盖荣儿缓步走向桌边,桌边的太监看着她问道,“你父亲是礼部员外郎盖山?”
“正是。”荣儿轻声应道。“年龄?”桌边询问的太监没什么表情的提着嗓子问。
“民女14岁。”小太监指指旁边小屋“嗯,进去吧。”
盖荣儿走进旁边的小屋,几个宫女正在接受验身,刚进屋就听有姑姑喊道“脸部麻点明显,钦天监监判张生武之女张静芸落选。”
这验身也就是量量身高,看看体形,看看有无残疾,长相是否合格,依次在几个年龄较大的宫女前走过,不同宫女查验不同的项目。盖荣儿验完身,最后一个看似掌事的姑姑递给她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她的名字。
“礼部员外郎盖山之女盖荣儿验身通过,牌子拿好,入宫。”于是让她从另一侧的一个门走了出去,门口有小太监守着,领着她从神武门旁的一个小门入宫,顺着高墙旁的一条小道走了一会儿,进了一个宫院,并来到一间房前。“初选通过的宫女都在这里候着,姑娘进这间,不要乱跑,不得出这宫院,明天开始会有姑姑来教导你们宫里的规矩。”小太监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姐姐,你也通过啦!”盖荣儿前脚进屋尹若兰的声音便立刻响了起来,“姐姐,过这儿来,你睡我旁边这张床铺。”盖荣儿浅笑着走了过去,“妹妹也通过了。”盖荣儿扫视了一番屋子,屋里大概有十张床位,八张床.上已经坐有人了,每人都在整理自己的床铺,彼此也甚少交流,盖荣儿也开始整理床铺。尹若兰在旁边念着,“姐姐,你知道嘛,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我们进了宫就有机会瞧到皇上了,如果能被皇上看中,就有机会被临幸哦。”盖荣儿苦笑了一下,想着这位妹妹想的还真远,只是未在言语。说话间又见一粉衣女子进了房,座到了最后一张床铺上,这位女子表情冷淡,皮肤细白,两眉上挑,两目如柳,长得确有几分好看的感觉,她进屋后,没有与任何人交谈。
盖荣儿静静的坐在床.上,想着,初选过了,留在宫中为宫女恐怕也是十有八.九的事了,希望运气好些能分到还比较好的差事,明天开始会有年龄大的宫女,也就是姑姑会对她们进行为期十天的教导,十天后就会进行分配,其实分到哪里,对于她来说,还是那句话:听天由命,望老天垂怜,能得个好的差事,进宫前听额娘说过来着,如果这几天表现不佳也还是有可能被遣出宫的。
因为明天的教导对大家来说都很未知,且通过初选的女子都出身于旗人家,多略懂礼仪,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彼此甚少讲话,人人各怀心事,连话多的尹若兰都没怎么再讲话。
傍晚时分有太监送来了晚膳,大家吃后,不多久,又有二个姑姑过来,送来了宫女的衣服,是清一色的绿绸子长裙,很多人都早早睡了,尹若兰更是早早跑到床.上,说是要好好睡.觉,明天好有精神。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第4章      深宫首夜各怀心事
入得宫中心起涟,有人欢喜有人忧;
月圆当是团圆日,从此别离亲与爱。
   盖荣儿坐在窗边看大家都相继上床躺下,而自己却全无睡意,于是轻轻走向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长长的呼了口气,感觉轻松了许多,在那间没人说话的大屋子里总还是感觉有些憋闷,打量所住之处,这是一个两进的小院落,宫院的大门已经紧紧的锁住了,荣儿不知道这是皇宫的哪里,他们应该是住在此院东面的大厢房里,西面好似也有一间大厢房,不知住的是否和她们一样,也是入选的宫女。盖荣儿走到院廊边的石桌旁轻轻坐在石凳上,抬头望天,正逢十五左右,今儿的月亮很远,“月圆之夜难团圆,雀儿从此入金笼。”荣儿笑笑,暗暗的打趣着自己。踏进这宫门,也许就是十年不得归家了吧。
   
   盖荣儿正沉思间,就见西屋房门也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一个身着浅绿色衣服的女子从屋内缓缓走出,绿衣女子轻轻关上门,转过身抬眼看到了坐在对面屋廊旁石凳上的盖荣儿,只见绿衣女子浅笑一下,缓缓朝石桌走来。
   盖荣儿借着月色仔细打量,正是早前点名时被第一个念到名字的女孩,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好似是叫王敬芝。
   绿衣女子走到她旁边,问道:“我能坐下吗?”
   “姑娘请座。”盖荣儿笑笑说道。
   “我叫王敬芝,姑娘怎么称呼?”女孩礼貌的问着。
   “盖荣儿。敬芝姑娘怎么不休息?”对于女孩的礼貌盖荣儿产生了一丝亲切的感觉。
   “第一次别离父母,较难入眠,春风袭夜,敬芝想这夜晚的院落中空气当极为舒适,所以出来走走。荣儿姑娘也睡不着吗?”盖荣儿从王敬芝的谈吐动作上判断,这位姑娘应该是个家教甚好的女孩,颇具大家闺秀之气。
   “嗯,是呀,‘春风袭夜院落静,绿影悄然与妆容。”荣儿笑着淡淡的答道。
   “好才情啊,荣儿姑娘的诗对已显出荣儿姑娘的才情了,如果敬芝没猜错的话,此对是一对含两意。”王敬芝笑着道。
   “哦,敬芝姑娘此话怎讲?”盖荣儿含笑看向王敬芝问道。
   “其一之意:为这诗句面上的意思,是这春风静悄悄的吹过万物,绿色伴随着春风,悄悄将万物染上绿色,仿若画了一副绿色的妆容,仅从此意,便已是佳对。”
   盖荣儿笑着问道:“那其二呢?”
   “这其二之意:荣儿姑娘用了敬芝出来走走的缘由,‘春风袭夜院落静’,而‘绿影悄然与妆容’中的‘绿影’当是指敬芝了,敬芝今天身着绿衣, ’与妆’应同“遇撞”,‘容’字当为荣儿姑娘的

Rank: 1

91UID
95094400  
精华
帖子
28 
财富
145  
积分
32  
在线时间
0小时 
注册时间
2018-12-23 
最后登录
1970-1-1 
同音,‘与妆容’,意思当为遇到荣儿姑娘吧。所以这对的隐含之意便是,敬芝春夜难以入眠,出来走走,却不期然的遇到了荣儿姑娘。”王敬芝顿顿,“不知敬芝解的可对?”
   荣儿笑着点头:“荣儿能作出此诗句不难,全是应景,而敬芝姑娘能解出此句中隐含之意,才更难得。”
   敬芝笑着摇摇头:“荣儿姑娘何必谦虚呢,以荣儿姑娘的才情及相貌相信定会获得皇上的喜欢的。”
   “敬芝姑娘抬举了,这宫中得皇上恩宠怎会如此容易,敬芝姑娘相貌才情亦佳,若荣儿有机会获恩,敬芝姑娘机会岂不更大。”盖荣儿笑着轻声回道。
   
   王敬芝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件物饰,突然降低了声调,“敬芝不盼得恩宠。”
   “呃,这到奇怪?哪个进宫的女孩不想被皇上看中呢,难不成敬芝姑娘乐意为奴?看姑娘也是从小没吃过苦的。”荣儿不解的问着,借着月光看到女孩手中握着一块儿玉佩。
   王敬芝盯着玉佩没有回答,最后笑笑,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休息吧。敬芝先告辞了,荣儿姑娘也早点歇着。”说着话,女孩起了身道别后,向西厢房走去,
   
   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想着刚才女孩眼中透露着的惆怅之情,盖荣儿想她说的应该是实话?她为什么不想得恩宠呢?盖荣儿不得其解。盖荣儿知道能被皇上选上,能服侍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对于女人来讲,那都当是一件幸事,于家中也是荣耀之事,既然已经选为宫女,从内心里她当然期盼能够被选上,只是她知道能否被选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什么也做不了,一切听天命而已,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所以她便也淡然,只是这名唤王敬芝的女孩为什么不希望被选上呢?盖荣儿真的很好奇。
   
   不过看着女孩恬淡的性子,到与自己有些相若,所以到添了不少的好感。春夜的风还真的是有些凉的,盖荣儿向东厢屋走去……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