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4 | 浏览:47408|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娶夫:娶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楔子

  闹春。
  秋丰国的「花城」,正是明媚三月时分。
  花城商人们忙着将此时盛产的奇花异草,赶在最娇美姿态尚未绽放之前,一波波地送往皇城及其他五处都城里。
  春季花卉是花城一年的最大收益来源,是故城里的花匠及商人,不论老少,全都由早忙到晚,马车、骆驼商队的蹄子声即便是在夜里也没停过。而城内最热闹的锦绣大街上,则被来往送货的车马踩得镇日烟雾迷漫、沙尘飞扬。
  只是,相对于男子的忙碌,在重男轻女已有百年时光的花城里,女子们依旧悠闲度日、依旧慢条斯理地打理家务、依旧日日花上许多时间妆点仪容,以期不使夫君厌烦,又娶上许多妾室进门。
  犹如此时,在花城富豪戚家的百花园里,肌肤白细的戚家大夫人在婢女们手持紫色桑伞的护持下,走进花团锦簇的花丛间。
  「无双、明珠,还不快点出来,你们蔺哥哥来喽。」戚夫人软声唤着在白玉亭里玩耍的一对儿女戚无双与戚明珠。
  「蔺哥哥来了吗?」
  一个六岁女娃站出凉亭,模样娇俏得让人移不开眼--
  珍珠发饰将她柔亮发丝绾成两颗小绣球花,粉雕玉琢的小脸上镶着一对灵巧明眸,满脸笑意衬着一身黄缎背心袄子,怎么瞧都极是可人。
  「我也要找蔺哥哥!」一个与女娃长着相同脸孔的小男孩,推开女娃,争先跳下亭外的两级石阶。
  「我的无双小祖宗,你可千万别这么跳!万一受了伤,你要为娘的怎么跟老爷交代?!」戚夫人急忙忙上前,抱住戚家一脉单传的戚无双。
  「娘,您缠得我喘不过气了。」戚无双板起白玉小脸,胡乱推着娘。
  「好好好,娘走开便是了。」戚夫人急忙放开儿子,一见儿女并肩而立,马上又惊呼出声。「你们两个顽皮娃儿,怎么又打扮成一个样子!这样要蔺公子怎么分辨你们两个呢?」
  「蔺哥哥分得出来。」戚明珠侧着头,一对闪亮眸子漾着甜笑。
  「他每回都没认错。」戚无双说完,用力跺了下脚。「蔺哥哥怎么还没到!」
  「唉呀,你们的蔺哥哥这不就到了吗?」戚夫人往前方一指--
  百花园外的七彩琉璃拱门里,正走进一名年约十六的少年。
  少年五官深刻,眉峰清爽、眼似黑钻,气宇不凡。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一身豪朗气质,让人如沐春风,一见便难忘。
  「戚夫人,小姪向您请安。」蔺常风作了个揖,笑出一口白牙。
  「蔺少爷,您千万别这么客气,应当是我先向您请安啊!」戚夫人急忙屈膝,回以一记隆重大礼。
  秋丰国里,「蔺」可是皇亲国戚才有的姓氏,是故少年虽然极为亲切,但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她又怎能大意失礼呢?
  一旁孩子们猜测不来娘亲心思,他们一见到了射御书数、什么本领都高强的蔺常风,满脑子便只有玩耍一事。
  「蔺哥哥,你猜我是谁?」戚无双跳到蔺常风身边,扯住他衣袖。
  戚明珠站在哥哥后头,露出编贝美齿笑着。
  戚夫人站在儿子身后,朝着蔺常风竖起大拇指暗示这个是儿子。
  「你是无双--」蔺常风笑着揉揉戚无双的头,接着朝戚明珠伸出大掌。「而妳是明珠。」
  「蔺哥哥最厉害了。」戚明珠握住蔺哥哥的手,笑嘻嘻地挨到他身边。
  「明珠才厉害,每回见着我,都不会忘记要说我厉害。」蔺常风抚摸她的发丝,仰头笑得如煦煦春阳。
  其实,不需要戚夫人使眼色,他原本就能轻易地分辨这对双生子。因为明珠看到他时,一对水银眸子总是笑得分外灿烂。
  戚明珠搂着他手臂,娇软软地说道:「蔺哥哥,你说要陪明珠下棋的。」
  「我当然记得,所以让人带了一组棋具来。」蔺常风让小厮取出一组装在雕花桧木长箧里的双色棋子。
  桧木长箧一推开,白玉圆棋散发出莹亮的月色光芒,黑色石子则是漆黑晶亮到能当成明镜,明眼人一瞧,便知道这盒棋子非比寻常。
  「真好看。」戚明珠看了蔺哥哥一眼,在他眼神示意下,开心地拿起棋子。「好厉害啊......这棋子怎么又滑又温润啊......」
  「这组棋子是由能顾心脉的珍贵白玉及补气的神木所做成的,价值连城。少爷疼明珠小姐,特别交代要带上的。」蔺常风的小厮笑着说道。
  戚明珠没听旁人说着什么,只忙着把棋子全贴在脸上,好奇地滚动着。「热热的......」
  「唉呀,这么名贵的东西,怎么好让孩子玩呢?」戚夫人惊呼出声,伸手就想把女儿拉到身后。
  「不打紧的,明珠前几天刚染了风寒,让她边下棋边补补身子也不错。」蔺常风笑看了戚夫人一眼,笑容里却有股天生威仪。
  戚夫人只好让女儿继续埋首在那盒应当是天价的棋盒里。
  「我不要下棋!我要蔺哥哥陪我射箭去!」戚无双瞪着妹妹,出手就要打落棋盒。
  蔺常风笑意未变,黑眸朝戚无双飞去漠然一眼。
  戚家无法无天的无双小霸王,几时被人用这种眼色看过。他垮下嘴角,转向他娘,命令地说道:「我要先射箭!」
  「先下棋!」戚明珠急声嚷道。
  「明珠,妳跟哥哥争什么,娘不是说过,凡事都得先以哥哥为主吗?」戚夫人站到儿子身边,谴责地瞥着女儿。
  戚明珠手里握着棋子,小脸慢慢垂落胸前。
  蔺常风弯下身,黑檀静眸看入小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女娃眼里。
  「先射箭,然后咱们下棋下得久一些,如何?妳若喜欢,蔺哥哥把棋盒也送给妳。」蔺常风对戚明珠说道。
  戚明珠长睫一扬,连点几下头,雪白面颊恰似三月桃花般嫣红可爱。
  蔺常风摸摸她的头,亦回以一笑。
  戚夫人一看到这一大一小相视而笑的模样,想起她与蔺夫人昨日的一番谈话。
  「蔺公子,你娘跟我提过想让咱们两家亲上加亲一事,不知你意下如何?」戚夫人笑着问道,心里却有些紧张。
  虽不知道蔺夫人夫婿是何许人也,不过蔺家才搬来半年,却已拥有花城大街最热闹的一排屋舍。再加上「蔺」姓又是尊贵国姓,这门婚事若非蔺夫人先提,她还不好意思开口高攀呢!
  「我娘昨日已经告知过我,小姪一切但凭世伯、夫人及我娘作主。」蔺常风笑意豪朗、气度泱然地说道。
  「好好好,那我催催你世伯,找个好日子先摆桌酒席,算是把这门亲事订下来了。等明珠一满十六岁,便让你们成亲。」戚夫人笑瞇了眼,乐不可支地说道。
  戚家老爷共有三房四妾,虽说只有戚无双一个儿子,女儿们却已有了三个。如今明珠年方六岁,就已找到这般好归宿,怎么不让戚夫人骄傲。
  蔺常风望着戚夫人脸上的喜不自禁,心里倒是没太多起伏。
  娘身子不好,他一切但依娘的想法为主。况且,明珠尚年幼,待她长至能成亲之时,至少也还得十年。
  十年的岁月,够他探访异国诸城了。
  蔺常风笑望着爬到他膝上坐着的戚明珠,取了一颗糖饴喂她。
  戚明珠得了糖饴,眼儿笑瞇成一缝。
  「唉呀,咱们明珠好福气啊,改天就要许配给你蔺哥哥了。」蔺夫人笑着说道。
  「什么是许配?」戚明珠坐在蔺哥哥腿上,含糊不清地问道。
  「就是嫁给妳蔺哥哥,以后可以住在他家,日日见到他。」戚夫人春风满面地说道。
  戚明珠小脸一亮,直巴着他的手臂追问道:「真的每天都可以看到蔺哥哥?」
  「是。」蔺常风笑着拍拍她雪花般的细软小脸。
  「真好真好,明珠最喜欢蔺哥哥了!」戚明珠蓦地探出白软小手,攀住蔺哥哥的颈子撒娇。
  蔺常风没意料到小人儿的举动,整个身子往后一偏,险些跌落石椅。
  「傻丫头,快放手啊!蔺哥哥是金枝玉叶,摔不得哪。」戚夫人脸色一白,急忙就叫人搀住蔺常风,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
  戚明珠被娘这么一喊,嘴里的糖饴吓得掉了出来,脸色惊惶地说道:「蔺哥哥,明珠摔了你吗......」
  「妳这么小个头,怎么摔得了我?我没事。」蔺常风拍着她的后背,关心地问道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吓着了吗?」
  「蔺哥哥抱着,不怕......可是,糖掉了。」戚明珠露出编贝牙齿,小嘴里的糖香飘到蔺常风鼻尖。
  蔺哥哥最好了,不会像爹娘一样偏心只疼哥哥。
  「糖别吃太多,当心牙掉光就不漂亮了。」蔺常风说道。
  「那明珠不吃。」戚明珠小脸皱成一团,又悄悄举起一根手指头。「那个......明珠一天吃一颗就好了,好吗?」
  蔺常风看着这个嗜糖如命的小丫头,难得这么听他的话,心情大好,顺手便将她高举起来,惹得她在春风里格格笑着。
  「哇!」此时,一旁被冷落许久的戚无双,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戚夫人一见独子哭了起来,飞扑着赶到孩子身边。
  「我也要!」戚无双耍赖地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你也要什么啊?心肝儿子。」戚夫人心疼地拿着手绢擦着儿子泪水。
  「我也要嫁给蔺哥哥,我也要住到他家啦!」戚无双大叫着。
  所有人一听到这,全都笑了起来。
  戚无双被笑,一张玉雕小脸气成通红,益发哭得声嘶力竭了起来。
  「傻孩子,你是男的,男的不可以嫁给男的。你只听过娶妻,没听过娶夫吧?」戚夫人忍着笑说道。
  「为什么不成!」戚无双瞪着他娘,气到小手都握成拳了。
  「因为京城律法规定一男一女才许婚配......」戚夫人连忙弯下身,抱着她的小祖宗戚无双解释道。
  戚无双看了妹妹一眼,大声宣布道:「我不管,蔺哥哥是我的!」
  「我的。」戚明珠立刻张开小小手臂,使劲抱着蔺常风腰身不放。
  「我的!」戚无双不甘示弱地说道。
  「你们两个闹成这样,成何体统......」戚夫人怕让人看笑话,连忙上前阻止。
  蔺常风看着这一对单纯因为喜欢他而争夺着他注意力的小兄妹,向来神情沈稳的脸上也不免露出明朗笑意。
  改日,他要邀明珠和无双回府里住上几日,让娘也沾惹些这对小兄妹的旺盛精力,相信娘的精神一定会因而好转的。
  这一季春,热闹非凡啊!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第一章
  
  十四年后--
  六月午后,下了一日的微雨配上料峭凉风,将整座布满坟墓的小山丘全罩在蒙蒙雾气间,也让行经山丘下之行人,心头随之惨淡起来。
  叮当、叮当......
  一辆系着铃铛的马车,伴着躂躂马蹄声行驶过山丘下道路,恰与上方一片死寂默然的坟墓成了对比。
  马车车厢是用上好花梨木所制作,车厢前辕及后横梢都饰以金色山茶花。车窗边则嵌了琉璃,还饰以花色缎子为帘,整辆马车金碧辉煌到让人侧目。
  「他还在那里吗?」车厢里传来一道让人分不出男或女的轻软嗓音。
  坐在车夫身边的一名婢女,站起来眺望着右侧山丘--
  山丘上果然站着一个身穿皇家金锦长袍男子,伫立于微雨间。
  「瞧见了、瞧见了,蔺常风少爷果然还在那里。」婢女如意大声禀报道。
  「怎么还不走呢?」车厢里的人儿又咕哝了一声。
  「主子多忘事,每年明珠小姐祭日时,蔺少爷都会在此地停留一个时辰以上。」如意说道。
  「那他......现在在做什么?」戚无双掀起车窗帘子,美目因为瞧不见山丘而发出一声无声懊恼。
  「主子,我们与他有些距离,能瞧见他便是不错了。」如意哇哇大叫着,挥手让马车放慢一些。「明珠小姐都过世八年了,蔺少爷还年年来上香,真箇是有情有义。」
  「该放下的不放下,傻子。」戚无双微哼一声。
  「那叫痴情。」如意说道。
  「痴情易生烦恼。况且,明珠过世时不过才十二岁,她与那蔺常风虽已订亲,但两人最多也只能算是兄妹之情。」戚无双声调幽幽,让人听不出情绪。
  「就算是兄妹之情,也要有心人才会这么年年不忘此日。唉,如果那年不是山贼抢劫马车,害得你们兄妹跌落山谷、明珠小姐早夭,今日明珠小姐与蔺少爷早该是一对人人称羡的神仙眷侣哪。」如意忍不住咳声叹气道。
  「明珠死了,妳提这么多做什么!」清脆声音一凛,明显地传达了不悦。
  「好呗好呗,不提便是。那主子知道蔺少爷昨日发生的事情吗?」如意一提到昨日城里传言,忍不住精神一振。
  「我怎么会知道。」
  此时,车夫看了如意一眼,脱口便说道:「如意姑娘,妳倒糊涂了。主子一连两日都待在春风院文姬姑娘的房里,自然什么都不知情。」
  「没错,我只听说了几日前,巫城巫女降下了『天子易位』神谕这回事,其余的一概不知。快给我说说蔺少爷究竟发生什么事?」戚无双拿起手里玉扇敲了两下窗框催促道。
  「一名姑娘上蔺府控诉蔺少爷在酒楼醉后乱性,抓了她进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厢房,强占她的清白--」车夫抢在如意之前,声色响亮地说道。
  「不可能。」戚无双即刻打断车夫的话,声音竟是咬牙切齿。
  「是啊,蔺少爷是那么爽朗大器的好人,怎么可能做出那么禽兽不如之事。」如意帮腔道。
  「人醉酒了,什么丑事都干得出来。」车夫插话说道。
  「蔺哥哥自制力极佳,喝酒从不过十口,不可能醉酒的。」戚无双揪着眉,口气崇敬得有如谈论圣者。「那蔺少爷怎么处理这事?」
  「蔺少爷一拍胸脯,说他没做过那种事,若姑娘要告官,欢迎她去。」车夫象是身历其境似地朗声转述道。
  「蔺哥哥果然好样的。」戚无双一拊掌,玉眸亮晶晶地说道。
  「那姑娘真去告官了吗?」如意好奇地问道。
  「没啊,听说蔺公子义妹方云姑娘,花了不少银子平抚了这事。那位姑娘已收拾行李,离开咱们花城了。」车夫说道。
  「这事处理得不漂亮。如此一来,所有人都会以为蔺家息事宁人,蔺常风是确实做了此事。」戚无双手里玉扇轻敲着马车窗框,黑玉眸子思索地看着远方。「应该召集当日客栈内之人,问明真相,再让人私下打听这位姑娘平素德行......」
  「蔺公子向来名声极佳,不像咱们家主子。要是有女子出来控诉主子清白,我瞧全花城之人都会相信。」如意笑着打断主子的话。
  车夫在一旁听着猛点头。「恐怕是皇城内六大都城--花城、巫城、工城、农城、儒城、医城的人全都会相信吧。」
  戚无双听了这话,不但不怒,反倒大笑出声。
  「哈哈哈,我待女子若心肝之宝,她们哪舍得控诉我呢?」戚无双拿起玉扇一搧,突然惊呼出声。「唉呀,这是不是耽搁得太久了?我答应了要给桂香院的柳雪姑娘带刚出炉的清香糕去的。快走快走!」
  「吆喝--」车夫笑着扬起缰绳,想着这戚家少爷果然是多情种子啊!
  「蔺公子还在吗?」戚无双的身子微探出车窗,雪白衣襟在风里飘动着。
  「当然还在啊。」
  「噢。」这一声之后,戚无双便放下窗帘,不再多言。
  冷风继续呼呼地掠过山路,回复原本的凄凉,只有马车上的铃当,随着马车加快速度,不停地发出清脆铃声。
  叮当、叮当......
  铃声一路传至山坡上的墓园。
   
  「少爷,那似乎是无双少爷的叮当马车。啊......走了,看样子是不会上来祭拜明珠姑娘了。」蔺常风的小厮包二,伸长脖子往山丘底下瞧。
  「你脖子再探得长一些,当心跌落山谷。」
  蔺常风站在墓碑边,冷风吹过他以黑玉绾起的发,年少时笑容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和煦、面貌不俗的他,身上依旧有种如沐春风的气息,只是黑曜眼里多了分坚定,神态多了分沈着,连那端正五官也更添王者气势,让人在他面前不敢放肆。
  「呵呵。」包二抓着头,傻傻地笑着。
  「你瞧见这东西没?」蔺常风看着墓碑边一束明珠最爱的小菊花。「无双应当早就来祭拜过妹妹了。」
  这八年来明珠的祭日,无双都是来过的,只是--
  无双并不想与他碰面就是了。
  「他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上来跟少爷打声招呼?」包二虽来到蔺家不久,可蔺少爷的义妹方云姑娘倒同他说过许多事。
  「无双应该是怕见了我,想到妹妹来不及嫁为人妇,触景伤情吧。」蔺常风拾起一片落在墓碑边的落叶,目光停留在上头「戚明珠之墓」几个大字之上。
  唉,人生无非便是「无常」二字。
  八年前,戚无双与戚明珠在一向平静的官道上遇着强盗,跌入山崖,无双捡回一条命,明珠则在十二岁便离开人世。
  他当时闻此恶耗,三天三夜都说不出话来。此后一整年时间,他只要一想到明珠赖在他怀里要他喂着吃糖的模样,他便鼻酸。
  「真要说触景伤情,也是少爷您吧。听说那戚无双长得跟明珠姑娘同一模样,少爷看了就会想起明珠姑娘。」包二看着少爷直盯着墓碑,心生不满地说道。
  「不见也好,省得我见了,便忍不住要猜想明珠如今还在世的模样,那又有什么好受呢?她毕竟过世八年了,应当早已轮回转世,与这世间无牵无连了才对。」
  蔺常风目视着山丘下那个只剩下一小点黑影的戚家马车。
  明珠过世后,他只见过戚无双一次面,当时戚无双大难不死、大病一场,整个人神智不清,谁也认不得。
  八年来,他与戚家渐渐失了联络,不曾再见过戚无双,只知道他以俊美闻名,是花城里有名的风流大少。
  「听说那戚无双又新娶了一名妾室,年纪轻轻便有了三房四妾,实在不像话。」包二说道。
  「戚伯父就这么一个独子,自然希望他能多些子嗣。况且,戚无双靠着他的好眼光,将戚家花卉事业扩展到脂泽粉黛上赚了不少银两,也是事实。」
  「他不过是把在女人堆打转的本事拿来赚钱。」长得一脸圆的包二不以为然地说道。
  「你在明珠坟前抱怨这些事,当心明珠夜里找你算帐。」蔺常风揶揄着小厮,见他脸色发白,忍不住低笑出声。「瞧你一副害怕模样,咱们走吧。」
  包二点头,连忙转身收拾起东西。
  「少爷,真的不用派人把昨晚乱指控你的姑娘找回来吗?我可以替您作证,说我当时也在酒楼包厢内......」包二看着少爷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就是为他打抱不平。
  「即便你愿意出来作证,旁人也会说你是我的心腹,替我撒谎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只是,日后行事必得更加小心谨慎些。」蔺常风一忖及此事,眉倒没皱,只是眼里闪过一丝沈吟。
  「少爷是怕有其他姑娘有样学样吗?」
  我怕的是,此事乃是有心人要坏我名声。
  蔺常风将这些话压在心底,转身看向戚明珠墓碑,轻声说道:「明珠,蔺哥哥先离开了,明年再来看妳。」
  「少爷,方云姑娘要我劝劝你,早早再结一门亲事,总不可能为个小女孩耽误一生幸福。」包二紧跟在少爷身边说道。
  「你又说这些话,不怕明珠不快,来个夜里托梦?」蔺常风挑眉问道。
  「这这......这话是方云姑娘说的,不是我说的。她前阵子还跑了趟巫城,替你求姻缘呢!」包二一提到方云姑娘,便是一脸的激赏。「其实,大伙都说方姑娘从十年前老夫人还在世时,就陪在您身边了,您怎么不快点收她进房呢?」
  「方云侍候我娘无微不至,只是我始终当她是妹子。况且,婚姻之事得靠缘分,急不得的。」娘与明珠相继离开人世,他自然不急。
  「应该是少爷眼光高人一等吧。您代替圣上走遍大江南北搜集民间歌谣、佚史,就连海外诸国都去过几回,寻常女子见识浅薄,哪能懂少爷这番心思。」包二骄傲地说道。
  「孤身一人,方便四处探访,家中若搁了妻子,总是要有人牵挂。总之,你便这样对方云说吧。」
  蔺常风言毕,仰头望向暮色,缓缓步下山丘。
  硬要他娶亲,也不是不成,只是不怎么有意愿罢了。天下之大,就找不到一个能让他心甘情愿成亲的女子吗?
  或者,他改天该上门跟戚无双讨教讨教,看他挑选妻妾的条件为何,怎能如此轻易地便娶了三房四妾呢?
  ★★★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花城与农城边界上的双子湖里,十五夜的明月正盈盈高挂星空,与天际边即将破晓的微亮日光相互争辉。
  只是嘛,这日月二者的锋芒,此时竟是全都不及湖里那艘灯火通明的画舫来得显眼。
  「来抓我啊。」
  「我在这儿呢......」
  画舫间莺莺燕燕的嬉闹声,传到湖里十步外的一方单篷小舟里。
  睡梦间的蔺常风勉强睁开眼,黑眸里有着一丝恍惚。
  他怎么会睡着?而且还睡得如此熟沈?
  莫非年纪真的大了吗?蔺常风自嘲地笑着,从两人手臂宽的小篷里坐起身,往船边一望--
  一艘中型画舫,正在他们这叶扁舟不远处。
  明亮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画舫让处在夜色里的蔺常风,亦能清楚地将船上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
  一名头戴黑丝罩、前襟敞开、露出胸膛的清弱男子,正胡乱追逐着身边穿着各色抹胸及薄纱衣衫的三、四名女子。
  蔺常风的目光移至船身上象征戚家的山茶花家徽,不免又坐直了身子。
  山茶花家徽是戚无双接手戚家部分产业之后,才增添之物。此后,戚家出产的胭脂、花红纸笺,甚至布匹,都贴上这印记,名门仕女莫不以身上有戚家山茶花家徽之物为傲。
  蔺常风望着画舫上,那个头蒙黑丝罩,下巴娟秀、颈子修长无瑕,却较之一般男子矮了半颗头的男子。
  那就是戚无双吗?要不是露出了胸膛,言行举止还真有些女态。
  「主子,快来啊......」
  一名头上戴着玫瑰的姑娘,娇嗔地用手巾打了下那个蒙黑丝罩的年轻男子。
  蔺常风试图从戚无双隐约露出的下巴看出些许长相,却因为对方捉着一个姑娘,开始朝对方上下其手而避开眼。
  八年改变了许多事,戚无双不再是那个无邪的孩童,甚至可能比他这个蔺哥哥还阅人无数哩。
  「船夫,请将船划得远些。」蔺常风说道。
  小舟之上,安静无声。
  「包二?」蔺常风扶着舟边缓慢站起,走出两人宽的船篷。
  船上哪来船夫影子,便连小厮包二都不见了踪影。
  「包二!」
  包二正倒在船尾的一滩血泊里。
  蔺常风脸色惨白地走到包二身边,小舟剧烈摇晃起来。
  包二身上流出的血泊随之覆满船底,染红了蔺常风足下白靴与金缎长袍下襬。
  他弯下身,强作镇定地探向包二鼻尖,想知道他是否还有呼息--
  断了气。
  蔺常风心头一凉、鼻尖一酸。
  「你好好地去吧,我会帮你查出凶手的。」他伸手覆住包二的眼,希望包二能瞑目。
  岂料,包二的颈子因为被利刃切出一道大伤口,经过蔺常风这么一碰,圆圆一颗头竟一歪,垂到胸前。
  蔺常风倒抽一口气,却没退开,只是脸色惨白地红了眼眶。
  他并不惧怕死亡,只是包二与他共同生活已有半年,如今见他遭此横祸,怎能不难过?
  这名船夫杀人手段之残忍,实非常人,他一定要找出原因及凶手,替包二讨回公道。
  蔺常风眸里闪过一道戾光,儒雅神态一敛,轮廓极深的脸孔顿时变得危险,恰似一头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兽类。
  「哈哈哈......再捉不着,就罚你夜里睡甲板上头......」戚家画舫上,莺莺燕燕的娇笑声,再度传到蔺常风这头的小舟上。
  蔺常风握紧拳头,压下胸口悲愤,他抬头望向戚家大船,

Rank: 11Rank: 11

91UID
11195166  
精华
帖子
6465 
财富
37403  
积分
169331  
在线时间
62小时 
注册时间
2015-7-13 
最后登录
2019-8-19 
人提过戚无双竟长成这副模样!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