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9 | 浏览:58 |倒序浏览 | 字体: tT

[小说传记] 《摩天楼的怪人(3)狮子大道》作者:岛田庄司(完结) ...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第三章  狮子大道
  1
  洁住在西村被称为同性恋街的克里斯多福街。他住在砖造的旧公寓二楼,而同一栋楼里,有一半以上的住户是同居中的男同性恋者,但是他对这种状况丝毫不以为意,仍然住得很愉快,而且好像有不少同性恋者的朋友。
  他从这里搭地下铁,通车到北边的哥伦比亚大学上课,但纽约大学离他住的地方不远,所以他也常去纽约大学的图书馆。因为纽约大学的图书馆里有很丰富的表演艺术相关资料,所以我常去那里寻找资料,因此好几次在西村附近遇到他。
  因为这个关系,我和他渐渐热络起来,好几次私下见面聊天。洁的生活非常简单,想要见他、找他,都不是困难的事情,他如果不是在哥伦比亚大学,就是在住处的房间里,要不然就是在纽约大学的图书馆,或是在麦克道格街的人气咖啡馆里。
  这家叫做马樱丹的咖啡馆也有地下室,在这一带相当有名。它的一楼有暖炉,往一楼的里面走去,有一张可以从窗户一眼看尽后院的桌位,那里是洁的固定座位,他经常一个人坐在那里度过漫长的时间,有时看书,有时沉思。秋天的时候,坐在那个位子上可以看到后院的树木落叶冷冷地飘落,也可以看到几栋旧大楼的后墙。欧·亨利的名著《最后一片叶子》里,那位卧病在床的少女所看到的景物,大概也是如此吧!
  有一天,洁打电话给我,约我在马樱丹咖啡馆见面,他说想和我谈谈关于命案的事情。我急急忙忙地到达马樱丹时,洁已经坐在可以看到后院的那个位置上。
  一看到我,洁便远远地叫“嗨,杰米!”我快步走到桌子旁,坐在他的前面。洁平常就是笑嘻嘻的表情里,更增添了几分兴奋的神情。
  “终于破解了。”他兴奋地说。
  “破解?破解了什么?”
  听到我这么问,他有点焦急似的咋舌说道:“就是象形文字呀,杰米!象形文字,你忘了吗?不是在沙利纳斯小姐家的柜子里找到一张写着很多埃及图文字的纸吗?这两、三天我一直在研究埃及的图文字。”
  “啊!那个呀!”这么回答的同时,我也兴奋了起来。
  “先点吃的吧!杰米。”洁说。
  于是我回头对站在后面的服务生点了一杯拿铁,再加一块起司蛋糕。
  “这几天你都待在图书馆里吗?”
  “我不只待在图书馆里,还去请教专攻埃及学的教授。埃及学实在太有趣了,我乘机也了解了一些别的东西。不过,光是埃及的文字,就是一门大学问,比我想像的更复杂。因为无法用罗马字母一一比照象形文字,所以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但我还是做了一些对照。你看,这是我做的对照表。”洁说着,打开笔记给我看。
  “嘿,很了不起嘛!”我很佩服地说。
  “这是我最近研究埃及学的成果。”
  “洁,真有你的!”
  “谢谢夸奖。就像我这张对照表上列出来的,它无法与罗马字母完全对照出来。可以和A对照的象形文字有两个。例如at或bat,发[?]的A的对照文字是鸟;但是able或make,发[e]的A的对照是像弯曲的手臂。”
  “唔,C有三个对照文字吗?”我问。
  “像candy或camel,发[k]的C,对照的是像提篮,或侧看像山丘一样的文字。而nice或cent,发[s]的C,对照的是像耶诞节的拐杖糖一样的文字。”
  “好像很复杂耶!”我有感而发。
  但是他却摇摇头,说:“不,一点也不复杂,因为这只是表音文字,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就可以做出对照表。如果是表意文字的话,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表音文字?”
  “本身没有意思,只是单纯代表声音记号的文字,就是表音文字;罗马字母就是一种表音文字。两种作用相同的文字,应该可以相互对照。语言的构造当然与文字不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本身并没有意义。”
  “也有不是这样的文字吗?”
  “当然有。如我们所知道的,象形文字是一种图文字,原本应该是不折不扣的表意文字。但如果这张纸上的文字是表意文字的话,那我就必须举双手投降了,可能要花更多更多的时间,才能破解这些图文字的意思。”
  “表意文字又是什么?”
  “例如这个鸟的图形。毫无疑问的,以前这个图文字代表的意思不是鸟,而是秃鹰。另外,A对照出来的另一个图文字,意思当然就是手臂;而D对照的图文字的意思是手,B是脚。”
  “拐杖糖就是手杖吗?”
  洁用力点了头,说:“没错,除了表示手杖外,应该还有权威的意思。可是,从历史上的某一个时间点开始,这些图文字所代表的原本意思消失了,变成只是声音的符号,也就是说,图文字从表意文字转换成表音文字。”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改变呢?”
  “为了减少文字的数量。”洁说。
  “哦,是吗?”我点头说。
  “山岳、河流、天空、鸟。空气、海洋。人类的手、脚、肚子、脖子、头,还有眼睛、鼻子、眉毛、嘴巴、牙齿、舌头等等。我们生活在被无数事物包围的世界里,如果每一个事物都要创一个文字来表示,那么文字的数量一定非常庞大,整个世界大概会被文字淹没吧!人类的记忆力根本无法负荷数量那么庞大的文字。为了记忆文字,纸和笔就成了必要的工具,因此中国人很早就发明了纸张。”
  “埃及的话有莎草纸。”
  “对,所以埃及复杂的图文字才会留传下来。但是,这个文明基于文字数量太过庞大,最后还是选择一条合理的道路,放弃利用文字来表意,而将原有的图文字表音化。仍然具有表意作用的文字,是中国的汉字和马雅的图文字。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一定还有我们尚未解读的表意文字。这是一门还没有被开发的学问,马雅文字也还没有被解读。”
  “唔,是吗?”
  “总之,眼前先解决这张手写的纪录便条纸吧!”洁身体往前倾地说。
  “嗯。这是乔蒂·沙利纳斯装框保存起来的东西。”我说。
  “这张纸原本在从楼上摔下来的建筑师——奥森·达尔马吉的裤子口袋里。”
  “那个事件也很不可思议。”
  “确实不可思议。”洁表示同意地说。
  “在中央公园高塔的窗玻璃瞬间破裂的同时,建筑师自杀了。是建筑师为了自杀,而制造出那样的事件吗?……可是,要怎么制造出那样的情形呢?到底用了什么东西,制造了那样的爆炸呢?当时现场完全没有火药的痕迹。洁,你能解开这个谜吗?”
  洁好像不厌烦似的摇摇手,说:“杰米,让我们一件一件来。首先要解决的是图文字之谜。”
  他说着,把好像用钢笔写的那张便条纸摊开在桌子上,把纸上的皱摺抹平,然后再把自己做的对照表,摆在便条纸的旁边。
  【附图三】
  “杰米,你看这个,便条纸上开头的第一个字是圆顶形的图形。参考对照表,就可以知道这个像面包的图文字,是T;也就是说面包可以转换成T。接下来是像鸟羽毛的图,这个图可以越换成I,猫头鹰是M,老鹰是E。这几个图文字转换出来的罗马字母是TIME,这是一个有意思的文字。
  “接着是两支拐杖。看,对照表上没有这样的图,所以一定是这样……一个拐杖对照一个字母,对照出来的字母如果不是C,就是S。而TIMES这个字比TIMEC有意思,所以应该是TIMES吧!这张便条纸不是埃及人留下来的,而是崇拜埃及文明的美国人写的,所以从图文字对照出来的罗马字母,应该是英文。
  “另一支拐杖对照出来的字母应该也是S。对使用英语的人来说,不会把连接在一起的两个同样图形,想成是两个不同的字母。再看下一个图形,这是提篮和小鸟一上一下所组合而成的图形,我们可以从对照表找到与这个图形对照的字母是Q。接着的图文字是一只小鸟,这个是……”
  洁的手指很流利地在对照表上滑动。
  “是U。下一个是弯曲的手臂在上,张开嘴巴在下的双层图文字,对照表上没有可以对照这个图文字的字母。不过象形文字的排列法,和一般的字母的排列不大一样,有时也可以上下排列。可能是那样比较漂亮吧!象形文字的字母排列,并没有非横排不可的规则,要怎么排列,全看写的人的感觉。”
  “哦?是这样的吗?”
  “嗯。弯曲的手是A,张开的嘴巴是R,紧接在后的是两支羽毛虽然好像叶子,但是要让这几个字母组织起来有意义的话,对照出来的字母应该是E。”
  “第一行对照出来了?”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没错。把对照出来的字母排列之后,就是TIMES SQUARE。”
  “时代广场?”我说。
  “对,这行象形文字说的就是时代广场。”
  “时代广场?那个时代广场吗?在中城那个热闹商业区里的时代广场?”
  “就在四十六街与第七大道那里。可是,又好像不是。”
  “为什么?”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因为第二行。解读这一行得到的是Cleopatras Needle Boulevard。”
  “克丽奥佩特拉之针大道?”我有点惊讶地说,因为这实在太突兀了。
  “两个连续的E常常只以一个图文字来对照。”
  “是吗?”
  “嗯,这种情形也出现在以下的对照里。至于第三行,是Bethesda Terrace。”
  “毕士达露台(Bethesda Terrace)?嗯,接着呢?”
  “第四行是Schiller。”
  “席勒?是诗人席勒⑧吗?”
  “第五行是Beethoven。”
  “贝多芬?到底在玩什么猜谜呀?”我忍不住笑了。
  “还没有发现吗?杰米。第六行是Fitz Greene Halleck。”
  “费兹·格林·哈莱克⑨……啊!我想到了,是中央公园里的那些铜像吗?”
  “答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洁说。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确实还有一座被称为克丽奥佩特拉之针的埃及方尖碑。不过,克丽奥佩特拉之针并不在公园内,而是在大道上。”
  “中央公园内的南北方向的马路之中,东侧的路不是被称为克丽奥佩特拉之针大道吗?克丽奥佩特拉之针就是被安置在沿着那条路的路上。”
  “嗯。那么格林哈莱克之后呢?”
  “噢,果然来了,是沃尔特·史考特爵士的铜像吗?”
  “了解了解,都是有名的人物。”
  “接着是Gapstow Bridge。”
  “嗯,是那座有名的桥。”
  “然后是Lion Boulevard。”
  “狮子大道,唔这是什么?狮子大道在哪里?听都没有听过那样的地方。”
  “最后是

齐格飞

。”
  “是弗来迪利克齐格飞吗?被沙利纳斯小姐枪杀的弗来迪利克齐格飞吗?”
  【附图四】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洁沉默不语,只是一边点头,一边看着窗外庭院内的枯树。
  “是那样吗,洁?真的吗?真的是指弗来迪利克·齐格飞吗?已经死掉的齐格飞演艺公司的老板?”
  洁的视线缓缓地回到室内,说:“杰米,我也正在想这件事情,所以没有办法给你答案。你呢?你觉得呢?”他看着我说。
  于是我再三思考之后,回答:“这是那个大事件发生时所留下来的纸条,所以一定是吧!”
  洁点头,说:“嗯,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么,你认为这张纸条的用途是什么?”
  “这张纸条吗?”
  “对,以象形文字写的这张纸条。”
  我再度陷入思考中,但是完全想不出好的答案。
  “中央公园的观光简介吗?”因为想不出好的回答,我开玩笑地说。
  可是,洁笑了。他说:“很不错嘛!杰米,虽不中亦不远矣!不过,如果是那样的话,用我们所熟悉的文字,说明这里是席勒的铜像,那里是贝多芬的铜像,不就可以了吗?用不着特地用一般人根本看不懂的象形文字呀!”
  我沉默片刻,认真地想了想之后,才说:“确实。如果只是观光简介那种平凡的内容,的确用不着……”
  “没错。因为是有危险性的东西,必须隐藏内容,所以要用一般人看不懂的文字。如果内容是杀人计划,就必须隐藏起来。”
  “你的意思是,这是一张秘密的计划书?是像暗号般的东西?”
  “我是这么想的,这是我推理出来的想法。”
  “嗯,是吗?这么说的话,这张纸条般的东西或许是……为了犯罪而做的前进路线?”
  “有这种可能性,这种想法很能说服我。”
  “可是……到底是怎么样的路线呢?”
  “最后一行所表示的,当然是一个地点。我认为这张纸是在指示要如何到达那个地点。”
  “齐格飞?”
  “对。”
  “齐格飞的什么?”
  “当然是齐格飞的家吧!”
  “等一下,等一下。”我说。
  “怎么了?”
  “齐格飞不住在中央公园内呀!”
  “他没有住在公园内,他住在公园外。”
  “没错,他应该是住在第五街。对吧?他的高级公寓应该面对着第五街。”
  “嗯。”
  我又想了一下,才说:“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完全看不懂嘛!是表示要从时代广场走到克丽奥佩特拉之针的意思吗?”
  “嗯,好像是吧!也只能这么想了,因为上面还有小小的箭头记号。”洁表示同意地说。
  “接下来是通过毕士达露台,前往席拉的铜像,是这个意思吧?”
  “是的。”
  “然后是经过贝多芬的铜像旁边,来到费兹·格林·哈莱克的铜像前;接着是通过沃尔特·史考特爵士的铜像附近,再经过莎士比亚铜像的旁边,走过盖普史托桥,然后通过狮子大道,就是齐格飞的家吗?顺着这个路线指示,就可以到齐格飞的家?”
  “我想是吧!”
  “可是,这样的指示哪里有危险?为什么要隐藏呢?根本就像一张买晚餐食材的便条纸。警察会凭这样的便条纸,就跑去抓人吗?”
  “一般的警察应该不会吧!”
  “这样的便条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思考这个问题,就是推理呀,杰米!”
  “首先让我觉得奇怪的地方,就是这里。为什么是从时代广场开始的?时代广场应该在最后面才对吧?照这张纸的指示的话,起码应该比盖普史托桥更后面才对。如果目的地是齐格飞家,为什么第一站是时代广场?看这张纪录,好像是从这里开始的,从时代广场到克丽奥佩特拉之针,到底要怎么走呢?”
  “是呀!这是你的疑问之一,还有吗?”
  “什么是狮子大道?指的是哪一条路?”
  “这是你的疑问之二吧?”
  “还有,根本无法从这张奇怪的路线图上,看出齐格飞家的位置。曼哈顿的街道按照着东西南北的座标规划,要指示一个地点时,并不需要这样拐弯抹角,只要直接说街道名,就很清楚了,例如说第五大道及二十九街的交叉点,人们就马上知道是什么地方了。为什么不直接说路名就好了?”
  洁双手抱胸,低着头默默地听着。不久,他抬头,说:“没错,杰米,我也是这么想的。你的意见完全正确。除了这些之外,你还有觉得什么奇怪之处吗?”
  “当然有。”我说。我带着焦躁的心情,整理了一下脑子里的想法,然后说:“你不觉得这张纪录根本就本末倒置吗?”
  “哦?怎么说呢?”
  “有必要把犯罪时要走的路线,写在纸上吗?是做为给自己看的纪录吗?不是吧?这种事情应该记在自己的脑子里就很足够了。”
  “唔。”
  “应该是为了给他人指示,才会写在纸上的。不是吗?”
  “不错,确实有这种可能性。”
  “那么,是谁写给谁的呢?懂这种埃及文字的人,大概是像建筑师奥森·达尔马吉这样的人吧!如果是他写的,那么,他要写给谁看?”
  “唔。”
  “可是,这张纸条还在他的口袋里时,他就死了,这表示他还没有给任何指示。”
  “还没有吧!”
  “另外,奥森·达尔马吉有杀害齐格飞的动机吗?”
  “唔。”
  “还有,最大的重点是,杀死齐格飞的人是沙利纳斯小姐吧?”
  “是吧。”
  “人死之前的忏悔之言,不会是谎言。”
  “我相信是这样没错。”
  “因此,这张纸条是为了什么而写的呢?是要给沙利纳斯小姐的指示吗?不是,她不是会接受别人指示的人,她也没有穿过中央公园。她说她去一楼的齐格飞的办公室,射杀了齐格飞,完全没有提到什么席勒,什么盖普史托桥。”
  “嗯。”
  “如果那张纪录是一种指示,这个指示却没有派上用场。要杀死齐格飞的话,用不着标明中央公园内的路线,只要把齐格飞家的住址写出来就好了。”
  “没错。”
  “只要有住址,中央公园里的路要怎么走,根本就不重要,因为问题是最后的目的地。难道说不走中央公园,就到不了齐格飞的家吗?不,要去齐格飞家,并不需要经过中央公园。所以说,这张纸条到底有什么意义?根本一点意义也没有,不是吗?”
  “这张纸条或许确实毫无意义,而只是一张练习象形文字的纸张。”
  “可不是吗?好像只是用中央公园里的纪念碑之类的东西,来练习象形文字的写法一样。而且什么是狮子大道?曼哈顿没有这个名字的马路。”
  “杰米!”洁突然叫我。
  “什么?”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会上当。”
  “因为狮子大道吗?”
  “是的。”
  “嗯,我也上当了。根本就是乱写的嘛……”
  “杰米,不是那样的,事实正好相反。别的或许都没有意义,但是狮子大道却是有意义的,只有这个是真的。”
  “真的?这个?”
  “是的,就是因为狮子大道,所以我无法忽视这张纸条。这张纸条不是随便的涂鸦,而是确实标出齐格飞家的所在,在第五大道。”
  “怎么说?”
  “我现在就告诉你吧!”洁说。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生送来我们先前点的拿铁咖啡与起司蛋糕。我几乎忘了自己点了食物。我重新坐好,喝了一口咖啡。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Rank: 10

91UID
32399774  
精华
帖子
26164 
财富
271715  
积分
159189  
在线时间
307小时 
注册时间
2015-6-1 
最后登录
2018-10-8 
本帖最后由 娇娇阁 于 2018-2-12 17:53 编辑

2

  “这也是一九一〇年代的事情。”洁开始说了。
  “有一个技巧高超的赌徒来到纽约,他的名字是盖利·贝兹。这个人的下巴的中央有一个窝,是个相貌英俊的男子。他好像迷惑了无数的女性,但是,让人津津乐道的,则是他出神入化的赌技。尽管外型温文,但是在赌桌上却睥睨群雄,让许多对手脱光了衣服。”
  “你是说输光了所有的财产吗?”
  “对。不过,把全部的财产都拿来**,本身就是不对的行为。因为他太厉害了,所以被绝大多数的同行视为仇敌,这是不争的事实。他的身影只要一出现在赌场里,所有半职业性的赌徒便闻风夹着尾巴逃走。总之,他的恶名传递了整个美国,大家都很怕他。这位在全美四处流窜的赌徒,有一天终于现身纽约。”
  “这个人是**的天才吧!”
  “对。可以说他拥有天才般的敏锐感觉。盖利有一天走在百老汇的街上时,被一位年长的女性叫住。他回头看那位女人,女人把一张铺着桌巾的小桌摆在路旁,小桌上还放置着一颗水晶球。”
  “是占卜师吗?”
  “是的。她的相貌与白人不太一样,是阿拉伯人。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盖利,并对他说,你已面露死相。”
  “嗯,算命的常这么说。”
  “很像你的朋友写的剧本中的一景吧?”
  “没错。”
  “不过,这不是戏,而是现实。盖利虽然听到女人那么说,却大笑出声。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健康。现在的他一点病痛也没有,硬要说有问题的话,那就是会喝一点酒。既没有肚子痛,也没有感冒的人,怎么会死呢?他便问那个女人自己会怎么死?是明年会死吗?”
  “嗯。”
  “那位女占卜师摇摇头说,不是明年,而是今天晚上。今天晚上你就会死,时间是午夜零时。然而,精神饱满的盖利仍然不把女占卜师的话当作一回事,还要占卜师告诉他是怎么死的。不过,他也声明自己不会付钱。”
  “当然了,谁会为这种不愉快的事情付钱呢?”
  “女占卜师说,我有解救你的方法,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教你方法。但盖利只想听,不想付钱。女占卜师说,如果想知道得救的方法,就必须付钱。盖利便嘲笑她说,这就是你赚钱的手段吧!最后还劝她不如去**、掷骰子赚钱。”
  “占卜师没有说盖利是怎么死的吗?”我说
  “你也想知道吗?盖利当然要求占卜师说出来。于是占卜师便对盖利说,你是古代的罗马皇帝尼禄转世,所以四周跟着许许多多的怨念。”
  “尼禄?是随便说说的吧。”
  “不,不是随便说说的。她说,今天午夜零时的时候,你会被狮子杀死,这是你的宿命。”
  听到洁这么说,我忍不住放声笑了。
  “被狮子杀死?”
  洁连连点头,说:“盖利也笑了,并说,原来自己是被狮子杀死的呀!那只狮子一定发疯了。但这里不是非洲,而是曼哈顿的中心,哪来的狮子呢?”
  我一边听,一边大力点头。
  “没错。要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问。被狮子咬死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纽约市的正中央呢?胡说八道也要有个分寸!”
  “我劝你还是改做别的生意吧。盖利撇下这样的忠告后,就离开女占卜师的面前,前往赌场。那天晚上他也在赌场大获全胜。”
  “他赢了?”
  “他赢了,而且完全忘记从女占卜师那里听来的预言。可是,他走进了纽约市立图书馆对面大楼二楼的小酒馆,当四周都安静下来后,他突然想起占卜师的话,抬头看墙壁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如果占卜师所说的预言是可信的,那么自己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为了赶走这种感觉,他开始喝酒。这里是纽约的正中央,任何地方都不可能出现狮子这种猛兽,那位占卜师的预言不过是为了骗取金钱罢了。他这么想着。”
  “同感。无赖的手段是无法让客人掏钱给占卜师的。”
  “可是,盖利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在意。他是义大利裔的移民,可以说是罗马皇帝的后裔,那样的预言未必是无的放矢。”
  “义大利裔的移民有好几万。”
  “那个酒吧里有一个大型的收音机。当时的收音机算是很高级的机器,很多客人到酒吧不只为了喝啤酒或鸡尾酒,也为了听收音机。当盖利喝得有几分醉意时,收音机里的播报员开始念一条临时新闻,那是一则带有冲击性的新闻。”
  “是什么新闻?”
  “中央公园动物园里的狮子逃出动物园了。”
  这则新闻让我太讶异了。
  “什么?”
  “中央公园当时刚刚新成立了一座动物园。那则新闻报导的主要内容是说,狮子从动物园里失踪了,目前可能在中央公园内,但是也可能跑到公园外面的马路上,所以请全体市民小心警戒,在狮子被捕捉回去的消息没有发布以前,要待在家中,不要外出。”
  “有动物园呀……”
  “盖利听到这则新闻便发抖了。他知道有这种可能性,却完全没有想到会真的发生这种事。在那一瞬间,他相信占卜师的语言会实现,午夜零时——也就是自己死亡的时间——正在逐步接近自己。于是,他的屁股立刻滑下吧台前的凳子。他想马上赶到百老汇去找那位女占卜师,只要她能教自己逃过死亡的方法,全部的钱都给她也无所谓。”
  “嗯。”
  “可是,他又想,那可不行!那么做的话,不是正好踏入陷阱之中吗?或许就在自己冲到马路上时,躲在暗处的狮子就会跳出来咬死自己。他好像可以看到自己全身是血地躺在狮子脚下的模样了。”
  “没错,那样做确实很危险。”
  “于是他重新坐好,为了镇定自己的心情,又开始喝起酒来。因为发现这里的确存在着可怕的可能性,他还查看了入口处,并且请酒吧的经理在门上上锁。可是经理拒绝锁门,因为那样不符合规定。盖利绝望之余,便想搭计程车回旅馆,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可是,站在马路上等计程车也有很大的危险性,就算是用电话叫车,只要人一走到门外,任何一瞬间都是有危险的。想到这些,他只好乖乖地继续坐在吧台前的位置上。”
  “这样才聪明。”
  “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也都继续留在酒吧里,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离开酒吧。因为一旦有人离席说要回家,经理便马上过去劝阻,请客人稍待一会儿,因为或许不久之后就会有捉到狮子的消息了;而且现在只要离开室内,就会有危险。因此,大家都乖乖地留在酒吧里。
  “可是,盖利的恐惧比其他人更加严重。他的心脏就像连续敲打的钟一样跳动,紧张和恐惧的心理更让他直冒冷汗,全身也不停地发抖。墙壁上的时钟一分一秒地前进着,再一分钟就是午夜零时了。就在这个时候,酒吧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了。那一瞬间,盖利大声惨叫,觉得此命休矣。他相信狮子就要扑到他的身上了,许许多多罗马人的怨灵,正冲进这家酒吧里!自己将在此被狮子无情地吞噬!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却没有任何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抱着头在吧台前发抖的盖利身上,他的手终于战战兢兢地离开头部,并且很害怕地回头看着入口的地方。一个有点胖、穿着制服的警察,正以一副奇怪的表情,注视着强烈害怕的盖利。然后,警察大声宣布,已经捉到狮子,大家可以放心,也可以回家了。此时,收音机也开始播放临时新闻,通知大家已经在百老汇捕捉到狮子了。播音员说,危险已经过去,大家可以放心了;温暖的被窝正在等待主人回去,请早点回去睡觉吧!
  “盖利这才放心了,全身的力量一旦放松,整个人便瘫软地坐到地板上。因为想赶走恐惧,他喝了太多的酒,早就醉了。在地板上坐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慢慢地站起来。在赌场里的时候,他被认为是非常霸气、桀骛不驯的人物,可是私底下的他还是有比别人更加胆小的一面。”
  “可以理解。”
  “他摇摇晃晃地走到柜台,付了酒钱。那时经理对他说,你的脸色很不好,今天晚上好好的睡一觉吧!盖利答应了,然后蹒跚地步出酒吧。当他要走下楼梯时:心中涌现强大的喜悦。他想,真的是白担心了!那个女人果然是一派胡言。不管是医生还是占卜师,或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人在什么时候会死的。这么一想之后,他的精神大振。他大声欢呼地跑下楼梯,到了最后几格的时候,还一个箭步地跃下楼梯,冲到马路上。他高举双手,欢呼地越过马路。不,应该说是想越过马路。
  “他喝醉了,并且高举着双手,大声欢呼地突然冲到车道上,一辆南来的汽车闪避不及,撞上了他。轮胎刺耳的打滑声与撞击的声音响起,盖利整个人先是飞到半空中,然后重重地掉落到地面。汽车的打滑声与撞击声吸引来许多围观者,其中一位围观者就是刚才的酒吧经理。酒吧经理马上返回酒吧,呼叫救护车。浑身是血躺在马路上的盖利,临终之前短暂地恢复意识,他痛苦地呼吸,眼睛看着天空,好像想说什么似的动着嘴唇,他伸出的手指指着一个方向。大家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他指的是纽约市立图书馆前面的石狮子雕像。”
  “啊……”
  “他就这样死在狮子的脚下。”
  这样的发展让我深受刺激,一时说不出话来。隔了好一会儿,我才说:“原来如此,是狮子雕像呀……但是,他被撞倒的那条大马路是哪一条路?”
  “第五大道,就是市立图书馆的狮子雕像前面的马路。”
  “啊,是第五大道吗?”
  “以市立图书馆的狮子雕像为中心,这条马路的南北四个街区,也就是从三十八街到四十四街之间,被附近的居民称为狮子大道。”
  “哦?这就是狮子大道吗?”我说。
  “是的。而弗来迪利克·齐格飞住家的公寓沿着狮子大道,就在纽约市立图书馆的南边。”
  “原来如此!”我懂了。

(完)
热爱看书  是女汉子~~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