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

妈妈网
go 回复: 63 | 浏览:48779|正序浏览 | 字体: tT

我要的是婚纱,不是钻戒:爱情不是物质,你无法换取我的心 ...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123603x7xrddknknjvvkkm.jpg


《我要的是婚纱,不是钻戒》作者:冰鹤(完结)

来源:榕树下小说网授权本站发布


【文案】

身为一个女人,粟小米的初恋来的不是一般的晚,早知道12年后还是选择了他,当年又何必矜持?奔三的女人只想要一个家,无奈明示暗示了无数次,回答永远是先立业后成家。正在等与不等中纠结,天上又掉下个钻石男,她经得起这个考验吗?

身为一个男人,吴宇飞的事业起步也不是一般的晚,本以为海归回国可以大展拳脚,事业爱情双丰收,无奈国内的职场规则水太深,差点就被淹没了。最要命的是,事业不顺,爱情也告急,强劲情敌出现,来势汹汹咄咄逼人。他不禁茫然,女人,你要的究竟是什么?

题解:冰鹤认为,婚纱和钻戒是女人和男人对幸福的不同诠释,女人需要的是名分所带来的安全感,而男人需要的是物质所带来的满足感。

作品标签: 剩女 暗恋 网恋 同居 盼嫁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第八十六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一路上,我憧憬着回家和吴宇飞和好。不知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他会不会着急,可是他居然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过,太过分了,回去一定要说他。想着想着,到了小区门口。


“我走了,谢谢你,再见。”我说。


“嗯,好好跟他说,别上火。”他说。


我拉开车门,刚下车,就碰上了吴宇飞愤怒的眼神。


“吴宇飞,你怎么来了?”我说,心里一丝感动,他居然出来接我。


“怎么,不想看到我吗?”吴宇飞声音冷冷的。


见他极不友好地望着我身后的车,我恍然大悟,看来他误会了。“哦,刚才碰到石海龙,聊了一会儿,他不放心,就送我回了。”


石海龙见这阵势,早已从车里出来,向吴宇飞伸出手:“你好。”


吴宇飞哼了一声,并没有伸手。石海龙笑笑,缩回了手。


我对吴宇飞这种极其小气的行为感到不满,也觉得很丢面子,连忙对石海龙说:“谢谢你送我回来,不早了,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石海龙可能也感觉到这个气氛不适合他继续留下,于是开车走了。


见车已经没了踪影,吴宇飞转身回小区,我跟在后面一肚子火。的确,他是有生气的理由,可是吃醋也要看什么时候,这在外人面前就给我脸看,我粟小米以后还怎么混啊。


回到家,我把门狠狠一摔——虽然理亏,可在气势上一定要占优势。


“怎么,你还有理了?”吴宇飞怒道。


“你什么意思啊,当着外人的面就给我脸看。”我也火。


“怎么着,我还得恬着脸去给你开车门是吧。”吴宇飞一脸酸劲。


“再怎么着也得问清楚是什么事吧,我出去这么长时间,你连个电话都不打一个,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好在没打,要不多不知趣啊。”他继续含讥带讽。


“你……”我一时气结,突然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有些陌生。“吴宇飞,你变了,我发现我已经不认识你了。”


“是看我不顺眼了吧。”吴宇飞睥睨着我。


“算了,不想和你争,我想,也许我从来就没认识过你。”我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是后悔了吧,后悔跟我这么一个要事业没事业,要能耐没能耐的人了吧。” 吴宇飞冷笑着说,“是啊,我比不上人家开英菲尼迪,比不上人家功成名就,跟我在一起让你粟大小姐受委屈了。”


“你什么意思?”我怒。


“还用我说吗?34岁就已经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专家,有这样的人追你,当然看不上我了。”吴宇飞的话像一把刀子,让我的心又剧烈地痛了起来。


他怎么知道石海龙的?难道他一直在怀疑我和石海龙的关系?什么时候,宽厚大度的吴宇飞竟变成了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不管你信不信,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我说。


听到我这番澄清的话,他鼻子里哼了一声,没说话。


我懒得理他,去卫生间洗澡。吹干了头发之后,我就爬上床,拉过被子背对着他。他黑着脸,也睡下了。


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们这是怎么啦?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两个都变得这么尖酸刻薄,折磨着对方也折磨着自己。难道我真的是从来就没有了解过他?又或者在我心里的吴宇飞,一直就是16岁的吴宇飞,之后的十二年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我其实并不清楚?想着想着,顿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泪水溢出眼眶,顺着眼角流到枕头上。




第八十七章 空降部队






可能是感觉到我身体的颤抖,吴宇飞趴过来看了我一眼:“怎么又哭了?”他的语气里带着深深的不满。


我没有说话,他继续背过身去。


原来我的眼泪已经对他毫无作用了,我的喜怒哀乐都成了他的负担,让他烦闷,让他不满。我心里越发难过,心如刀绞,痛得几乎要叫出来。


过了好久,他面向了我,从后面把我紧紧抱住。“对不起,小米,是我太多心了,我不该那样怀疑你。”


我没吭声。他接着说:“你知道吗,上次在机场看到石海龙,从他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喜欢你,后来我特意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他居然是这样优秀,我真怕你被他抢走。”


“我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终于开了口。


“我知道你不是见异思迁的人,可是,你是个可爱的姑娘,每个和你在一起的人都会觉得很开心,这是你的魅力,在我眼里这样,在别人眼里也是这样,我真的很怕。”他说。


“我和他没什么,只是工作关系而已。”我说。


“相信我,他对你绝对不是工作关系那么简单,至少,他对你有好感。”他说。


“不可能,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喜欢我这么平凡的女孩啊,如果你实在不放心,那我以后和他保持距离就是。”我说。


“希望是我多心了。这段时间我的心情不好,工作不太顺,不该迁怒与你,对不起。”吴宇飞说。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怎么啦?”想起石海龙的话,不由关切起来。


“唉,一言难尽,我一直很努力,可是怎么都融不进这个单位。”吴宇飞说。


“为什么?”


“空降兵嘛,同事们对我都是表面客客气气的,但背地里都提防着我,什么都不让我插手。”


“那院长呢,他不是你妈妈的同学吗?”


“我也不知道,我和他很少见面,倒是我们主任,一开始什么都带着我,可现在似乎有些疏远我了。”


“为什么?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啊。”


我沉思了一会儿,分析着吴宇飞的性格,轻轻问:“是不是你太傲气了,不听指挥?”


“还好吧,不过冯主任不是学设计的,很不懂行,有时候瞎指挥。”


“他指挥过你?”


“是啊,上次我交给他一个设计图,他说这个要改那个要改,其实都是错的,连我的理念都没看明白。”


“那你怎么做的。”


“我当然据理力争了。”


“有其他人在场吗?”


“好像有一两个人吧,不过大家都是各干各的,没人看我们啊。”


“那最后呢,你按他的意思改了?”


“没有,最后我说服他了,他说就按我的办。”吴宇飞还挺得意。




第八十八章 当田丰碰到袁绍






我倒吸一口凉气,吴宇飞这小子始终太理想主义,他怎么这么不懂人情世故呢?领导,再怎么不如你,他也是你的上级,当着其他下属的面跟他硬顶,让人下不了台,难怪会被疏远了。想到这里,我说:“知道吗,也许这就是冯主任疏远你的原因。”


“为什么?”


“因为你当着其他人的面让他下不了台。”


“可我是对的啊。”


“可他是领导。”


“领导怎么啦?他错了还不允许人纠正啊,要是按照他说的,最后做的还是我的设计吗?”吴宇飞有些不高兴。


“那也没办法,你是新丁,首先要听话,只有听话才能有机会,有了机会才能证明你的实力。”


“算了算了,不说了,越说越烦。”吴宇飞倒头就睡。


黑暗里,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轻轻说:“说句话你别不爱听,你有时候太过理想主义,其实工作当中,人际关系是门大学问,要学好不容易,在这当中,你必须放弃一部分自己的理想。”


“那他说错了,我难道也要听?”


“他如果说错了,你可以先据理力争,但一定要单独跟他说,不要拂他的面子,领导最不能输的就是面子。”


“如果他不听呢。”


“如果你争了,他还是坚持错误的观点,那你就不要和他争了,服从他的指挥。”


“明知道是错的还要服从?”


“是的,不仅要服从,还要比其他人更卖力。”


“什么逻辑啊?”


“记得三国里面的田丰吗,袁绍决定攻打许昌,田丰认为胜算不大,劝袁绍不要出兵,可袁绍不听。他还是反复强谏,最后被袁绍关了起来。”我说。


“知道,后来袁绍官渡之战大败而回,说不知道田丰会怎么笑他,于是杀掉了田丰。可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再说冯主任也不是袁绍啊。”吴宇飞依旧不以为然。


“原理是一样的,他当然不可能杀你,但是冷落你,不给你机会,你是不是一点辙都没有?所以啊,以后别跟领导硬碰,听话人家才会带你。”我说。


“行了行了,我以后注意就是了。不说了,困了,睡觉。”吴宇飞翻了个身,睡了。


看着他冷冰冰的脊背,我有些后悔在这个时候跟他说这些事情,这不,好不容易出现的一点温情又被搅和没了。可是我不说,还有谁能说呢?




第八十九章 又是一瓢凉水






第二天上班,接到石海龙的电话。“昨晚没事吧。”


“没事了,只是误会而已。”我说。


“误会?”他愣了一下,喃喃自语,接着笑了笑,“是啊,误会而已,说清楚就没事了,我还担心着呢,要是你们两个为我闹矛盾,那我可就成罪人了。”


“切,自多吧你。”我不屑。


“自多?”他不解。


“自作多情!唉,真是代沟啊!”我故作痛惜状。


“自作多情?得,是我自多,枉我担心了半天,一早上打电话来问候,敢情我这好心都被当成驴肝肺了。好了,不说了,你们没事就行,我还赶着上课,先挂电话了。”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不知是不是我太敏感,总感觉他的语气里有些落寞。转念一想,像他这种整天春风得意的成功人士,哪会有什么落寞啊,也许是我多心了吧。


自从听了石海龙的话后,我开始有意无意地过问吴宇飞工作上的事情,他却总是轻描淡写的,这让我有些难受。作为他的女朋友,我希望能和他分担一切,不仅是幸福,也包括烦恼。可是他不说,我也不能过多地问,只盼着日子久了,他能多信任我一些。


有一天,吴宇飞回家后,一脸兴奋。“小米,我们单位承接了城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建大学新校区的项目,我被选进了设计组。”


“太好了,你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是啊,这次我一定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


接下来半个多月时间,他拼命地工作,经常加班到深夜。我知道,他想借这次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所以尽管被冷落有些不快,我还是竭力支持他。担心他累坏身体,我还专门买来菜谱,下厨给他炖补品。


这天,他回到家,满脸的阴沉。


“回了,今天挺早呢。”我帮他锁好门,将他脱下来的外套挂起来。


“嗯。”他闷闷的。


“今天晚上,我给你做咖喱饭好不好,刚学会的。”


“哦。”他有些心不在焉。


感觉到他似乎有心事,我不再说话,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怎么了?感觉你有些不开心。”


“没事。”他说。


我被他这种态度激怒了,但看他的确是有些不高兴,于是强压住心里的不快,“吴宇飞,我是你的女朋友,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不妨告诉我,我们两个一块想办法。”


“真的没事,你别问了,做饭去吧。”他还是不愿多说。


我定定地看着他,一股酸涩涌上心头,难道在他眼里,我只是一株温室里的花朵,只能享福不能分忧吗?“吴宇飞,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不强求,但是我会很不开心,因为作为你的女朋友,不能帮你分担烦恼,我觉得自己很不称职。”我一字一句地说,面色竭力保持着平静,内心却早已泛起波澜。


“唉,你别问了,不关你的事情。”


“不关我的事情?你的事情难道不是我的事情吗?”我的语调开始有些尖锐。


“你为什么总喜欢问长问短的呢?我这么大一个人了,有什么事情自己会处理,你就别操心了。”吴宇飞有些不耐烦。


我愣了,他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同我说话,他嫌我烦了吗?可我还不是为了他好。想到这里,心里非常窝火,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一个吵架的好时机,于是抑制住内心的酸意,进了厨房。


吃饭时,两人各怀心思,一句话也不说。我闷闷地吃着,吃完饭后,把碗一搁,就睡了。


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感觉他也是,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九十章 受挫






第二天醒来,吴宇飞已经不在屋里,他的包也不在了。我叹了口气,他果然是有心事,否则,绝不会这么早起床上班。走进客厅,突然看到客厅的废纸篓里有一沓白纸,拿出来一看,正是城建大学的设计图,这是他前几天废寝忘食的成果,现在却弃如敝屣,我开始明白他的郁闷所在。


他的工作我向来不会插嘴,但是那天他在客厅用电脑打字时,我端了一碗藕汤过去。他笑了笑,接过藕汤,边吃边和我聊天。


“小米,你看我这个设计图怎样。”吴宇飞指着电脑,神情带着得意。


我凑到电脑前面看了看,一座高高的白色大楼,外型平淡无奇,不由一阵失望,怕泼他冷水,我僵笑两声:“好高的楼啊,是学生宿舍吗?”


“晕,这是教学楼。你是不是看到外观觉得很一般啊,我告诉你吧,我这个设计主要体现在功能性上了。你瞧,这是阶梯教室,这是实验室,这是英语听力室……”吴宇飞兴致勃勃地跟我介绍着,让我这个外行也被他感染。的确,在平凡的外表下,这个教学楼拥有着很多功能性的设计,尤其在细节处理上,非常的人性化,我不禁佩服起来。


“吴宇飞,你太厉害了,你的设计很周到也很实用,一定会被采用的。”我兴奋地说,这次是由衷的称赞,我想,连我这样一个外行都能被他说服,他们单位的领导一定更能理解他的理念。


吴宇飞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不由摸摸脑袋,“希望如此吧。”


回忆到这里,再看看手上的设计图,正是那天看到的那个,难道被否定了?我将设计图压平,小心地收了起来,我想晚上再问问他。这个时候,吴宇飞是最需要鼓励的,如果我都不理解他跟他怄气,他一定会更加难受。


终于等到了吴宇飞下班,他依然心事重重的。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个人在厨房准备晚饭。吴宇飞倚靠在厨房门口,几次欲言又止。


吃饭时,我装作无意问了句:“你们那个设计怎样了?城建大学那边怎么说?”


“给否掉了。”吴宇飞从牙缝里迸出这四个字,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为什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仍装作很惊讶的样子。


“嫌不够气派,都希望能够做成‘铁裤衩’那种楼。可那种钢结构的楼只是外观气派而已,对于教学楼来说根本不实用。”


“对啊,又不是写字楼,要那么气派干嘛,实用才是最关键的啊。”听了吴宇飞的话,我也来了气。


“真没意思,跟一帮狗屁不懂的人解释了半天,怎么都说不通,最后用了其他人的方案,根本没我的好,中看不中用。”


“那冯主任怎么说?”


“他还不是对那帮人言听计从?”


“他怎么这样啊,那帮人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上的事情?”她突然开口问道。


“呃,这……”我踌躇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没有提过,那我这个做女朋友的显然不称职。说提过,可不开心的事情怎么也轮不到我这个女朋友来说。想了想,我只有避重就轻:“他现在慢慢有些上手了,正在做城建大学的项目,感觉他挺努力的。”


“是吗?”她望着我,眼角带着笑。


“嗯。有时候我也会给他做点补品,怕他太辛苦累坏了身体。”我说,似乎有些卖好的味道。


“哦,你真是个好孩子。”她笑。


“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声音很低,有些羞愧。


一阵沉默之后,她突然来了一句:“小米,有句话我想有必要告诉你一下。”


“呃?”心里突然一紧。



“你应该知道吴宇飞单位的王院长是我大学同学吧。”


“嗯,听吴宇飞说过。”我说。


“前几天我跟老王打过电话,知道了吴宇飞在单位里的一些情况。”她说着,深深看了我一眼。


“呃?”被她看着有些心虚,我只能装傻,静待她的下文。


“小宇这孩子太直,不懂得变通,有时候当着大家的面就跟领导顶起来,老王也有些无可奈何,你抽空多劝劝他。”


“哦,我尽力吧。我以前也劝过他,但他总是听不进去。”


“小宇这孩子,吃软不吃硬,你也多注意方法,如果说话太直了,可能他会觉得伤了自尊。”


“哦,好的。”感觉到她话里的指责味道,我心里有些不爽,但嘴里还是谦逊地应着。




第九十三章 出国






饭菜上来了,吴宇飞的妈妈热情地招呼我,我却始终小心翼翼,生怕礼数上怠慢了。


“其实,一开始我们把小宇送出国,是没打算让他回来的,这孩子血气方刚,国内的环境还是不适合他。”她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茬,赶紧放下筷子,静静地望着她。


“哦,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多心。”吴宇飞的妈妈见我这般神色,赶紧解释。


“没有,我在听阿姨说话呢,其实我也没想到会再碰见吴宇飞,更没想到他会回国。”


“小宇这孩子对你的感情我们是知道的。只是那时候你们还在上高中,毕竟要以学业为重,后来他摔伤了腿要休学一年,想着你们那所学校是新成立的,升学率没有保证,加上担心他早恋,所以才让他转学。没想到后来你们还是走到了一起,真是缘分啊。”她望着我笑了笑。


我无言以对,只能陪着笑了两声。


“后来小宇上了大学,也一直没有谈恋爱,我有些着急,就问他,他总说没有碰上喜欢的。后来我在他的房间里看见一本有些旧了的散文集,书页上写着你的名字,我这才明白,原来这些年,他还是一直忘不了你。我一直在想,能让小宇这么念念不忘,这个粟小米是怎样一个女孩呢?后来小宇回国说遇见了你,打算在北京发展,我就更加好奇了,直到过年时看到你,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个懂事得体的姑娘。”她自顾自说着,眼里展开了慈祥的笑意。


散文集?哦,我记得的,那时候我们总是探讨文学,我说我讨厌那种无病呻吟的风花雪月,喜欢深沉内敛有人生哲理的散文,然后借给他一本精品散文集。这本书他一直都没有还给我,我也没好意思找他要,没想到他却一直留着。想着想着,心里涌上一丝感动,前段时间的阴霾一扫而光。


“阿姨您太夸奖我了,其实我没那么好,是吴宇飞夸张了。”我谦虚着。


“呵呵,你这孩子就是谦虚。来,别愣着,多吃菜啊。你看你这么瘦,得多吃点。”她说着,给我夹了一块排骨。


放松了心情,我也开心了很多,主动同吴宇飞的妈妈谈起了自己的工作之类,气氛活跃了很多。


“小米,我看过你们报纸,也看过你的文章,觉得你的能力很强,在国内做新闻有些委屈了,有没有考虑去国外发展?”突然,吴宇飞的妈妈冒出这么一句。


“呃?”


“我觉得欧洲不错,听小宇说你也去过欧洲,你应该知道的,那里的环境很好,有能力的人在那里应该会发展得不错。”


我没说话,等着她说下文。


“其实一开始我们希望小宇能留在欧洲,后来他说回国,我们也由着他了,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工作并不是十分理想,我和他爸商量了一下,还是希望他能去国外发展。你要是愿意的话,你们一块去,或者他先去,安定下来再接你过去。”


“这……”我不知道怎么说,刚才的开心荡然无存。


“没事,你慢慢考虑,我是觉得男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如果事业不如意,他肯定会抱憾终身。这点,我想你应该也很清楚。当然,我是希望你们能一块去欧洲,然后在那里生活,对于下一代也会有好处。”她说着,见我满脸踌躇,抬腕看了看表:“哦,没想到说了这么久,你们下午还要上班吧。”


“嗯,我们1点半上班。”我说。


“那你赶紧吃,我也不耽误你了。”


“我已经吃好了,谢谢阿姨,那我先回去了。”我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礼貌地说,拿纸巾擦擦嘴,然后起身告辞。


“好的,我说的事情,你再考虑一下。”


“我会考虑的,阿姨再见。”




第五卷 此情可待成追忆



不知怎的,我突然特别想念吴宇飞,想念他温厚的笑容,想念他偶尔的调皮,原来我是爱吴宇飞的,否则刚才怎么会叫着吴宇飞的名字?





同学们,为了保护版权,所以最后一卷我删除了,结局在网上挂了两天,或许这个结局让很多人失望了,但是,的确是冰鹤所认为,对于这份爱情来说的最好的结局。谢谢大家的支持。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第七十六章 粟小米的新闻理想(一)






我的新闻理想来源于实习期的一次采访。那时候,我还在武汉,大四下学期有三个月的实习期,老爸给我找了家电台,那是一个有脊梁的媒体,敢为老百姓说话,从来不跟在领导屁股后面打转。


我的实习老师姓董,是个50岁的女记者。记者这个行业基本是青春饭,有句话是这么形容的——如果年过35还在外面跑新闻,不是能力不行,就是人缘不行。而董老师这么大年纪还在外面采访,既不是能力差,也不是人缘不好,而是因为她的儿子——她很早就离异了,独自抚养儿子。本来在一个事业单位做文职,已经退休了,可儿子刚考上大学,一切都需要钱,于是她又返聘到电台做记者。虽然年过半百,可她却非常勤奋,每天都忙忙碌碌的。


实习的时候,最希望遇到的就是这种拼搏的记者,只有跟着这样的老师,才能真正学到东西。所以当她有她通知我去武汉郊区某农场采访的时候,我有一种即将上战场的兴奋。


第二天,我和董老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又坐了二十多分钟电动三轮车,终于来到了这个农场。在路上,董老师简要地跟我叙述了这次采访的对象——一个独自创办小学的外来农民。


在农场里工作的大部分人都是武汉本地的农场职工,但也有一部分从外地来打工的农民。在还没有取消农业税的时代,这些外来农民离乡背井来农场种地,交的税却远比农场职工高得多,这也倒罢了。可是他们的子女到了学龄,只能进当地唯一的农场子弟小学念书,而且必须交纳一笔不低的赞助费,这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可是再穷也不能穷孩子,于是有一个念过几年书的农民自费办了所学校,独自一人承担起了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教学任务。没有教室,就向当地人租,没有黑板粉笔,就借钱去买——一所条件简陋却承载了很多人梦想的小学就这么成立了。


学校建立起来后,外来农民都纷纷把孩子送来这里,农场子弟小学因此而损失了一大笔收入,自然不甘心,将其告到了区教委。区教委过来视察了一番,以学校不合法为由勒令学校停办,并且对办学校的农民处以两万元罚款。本是出于好心,却遭来如此横祸,那位农民实在走投无路,只有给我们电台写了封信,诉说了自己的冤情。


当我们来到农场,向当地人打听这所学校的时候,很多人都露出了警惕的目光。得知我们是记者,一位中年男人才恳切地对我们说:“记者同志,你们可要帮帮他们,现在整天有流氓骚扰他们,孩子们都躲在林子里上课了,就像打游击一样,连我们这些农场职工都看不下去了,你们可得为他们做主啊。”


在这些朴实的农民眼里,两个城里来的记者如同青天大老爷一样,他们盼望着我们能为他们说话,为他们伸冤,我被深深震撼了。


按照那个中年男人告诉的路线,我们找到了这所小学,见到了校长周新生。那时正刚刚开春,天气还有些寒冷,这个衣着破旧的农民正坐在外面批改试卷,为了防止风将试卷吹走,他将卷子紧紧的压在自己的膝盖上。见到了我们,他如同见到了亲人,一肚子委屈全爆发出来。


“为了办学,我已经欠了3万多块钱的债,家里的农活全是我老婆一个人在干。现在要罚款,我哪来那么多钱啊,记者同志,你们一定要帮我啊。”周新生握着董老师的手,老泪纵横。“不信,你们上我家里看看吧,都穷成什么样了。”在他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他的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破旧的瓦棚里,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瓦棚两边各有一张用砖头垒成的床,被褥已经破得不成样子,露出淡黄色的棉花。




第七十七章 粟小米的新闻理想(二)






“你知道这个学校没有执照是不合法的吗?”董老师问。


“我哪里知道这些啊,我只知道不办这个学校,好多孩子都得失学了。”周新生说,“进农场小学要交赞助费,我们这样的外来农民有几个交得起?我的大儿子当年就是这样失学的,现在都十六岁了,还在我这个学校里念小学。”


下课铃响了,孩子们跑出教室,看到校长在跟两个陌生人说话,于是一窝蜂围了上来。周新生指指其中一个小女孩:“不信你去她家看看,连吃饭都成问题,哪里交得起学费啊,小英,你带两位记者去你们家看看。”


所有人的目光刷得集中到这个叫小英的女孩身上,小英咬了咬嘴唇,没有动。


“小英,带两位记者上你们家看看,去啊。”周校长急了。


小英狠狠地咬着嘴唇,突然哇的一下哭了。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哭的撕心裂肺的。我哪见过这等场面,不由鼻子隐隐发酸,赶紧掏出纸巾给小姑娘擦眼泪。


“唉,这孩子不想让你们看到她家里的样子,穷啊!”周校长叹了口气又指了指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小龙,你带她们去吧。”


小龙是小英的哥哥,他倒没什么顾忌,带着我们向他家走去。他先来到一个大棚,把他妈妈喊了出来,那是一个瘦弱的女人,三月天她竟然只穿了件的确凉花衬衣,额头上都是汗。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来到他们家,我不由惊呆了,从来没有想到在繁华的武汉周边,竟有这么穷的家庭——四个埋在地上的大木桩撑起了一个棚子,四面用废弃的大棚塑料布围起来,勉强挡住寒风。屋里就一张大床,一床被子,锅碗瓢盆全在地上放着。


小龙的妈妈还比较大方爽朗,很快就给我们讲清楚了家里的情况。小龙兄弟姐妹一共四人,两个大点的孩子和小龙的爸爸一块去广州打工了,家里只剩下小龙和小英,由小龙妈妈一个人靠着租种大棚蔬菜过活。


“晚上你们三个就睡在这张床上?”董老师问。


“是啊,三个人挤在一起,还能暖和点。”小龙妈妈笑着说。这个女人其实长得挺清秀,只是岁月让她过早得憔悴,我有些同情她了。


后来我们还去了农场子弟小学,时值中午,学校的人不多,仅有的几个老师正在吃饭,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我不由更增添了对他们的不满。


采访完毕,在回来的路上,我问董老师打算怎么写。


“你说呢?”董老师望着我笑。


“我觉得明摆着是农场子弟小学不对,他们不收赞助费,对外来农民公平点,也就没这些事情了,我反正是站在周校长这边的。”我豪情万丈地说。


“哟,看不出来我们小米还挺有正义感的呢。”董老师笑道。


“本来就是嘛。”我被她这么一揶揄,脸不由红了起来,却仍不服气地辩白。


“其实啊,周校长是值得同情,他做的这件事情合情合理,可是不合法,再怎么着,也不能和法律作对啊。”董老师严肃起来。


“可是,法制不健全,没有保障他们这些人的利益,难不成他们只能忍气吞声吗?”我还是不服气。


“你还是太小了,以后历练多了就明白了。我们做记者的不能光凭感情用事啊。”董老师笑得很慈祥。


回到电台一个多小时后,董老师将写好的稿件拿给我看。字里行间还是充满了对外来农民的同情,但是她也对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进行了剖析,除了农场的歧视性政策外,那些外来农民的愚昧也是一方面原因。比如小龙家,已经家徒四壁了,却还要生那么多孩子,对孩子的教育自然会成问题。“越穷越生,越生越穷!”这是董老师在文末的一声叹息。


从那以后,我对新闻的认识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不再是仅仅为了逃避数学而选择的一个专业,更希望是能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第七十八章 爱一个人,爱一座城






话说回来,雨欣和我都是在职场中苦苦挣扎,她是为了待遇,而我则是为了理想。她对工作不满意,我又何尝安于现状呢?人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可现代的女性找工作不也和男人一样吗?而且女人的职业生涯只有短短几年,一旦结婚生子,可能就没有那么拼搏了。所以,最好能在生孩子之前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干出一番事业,这样的人生才能算得上完美。可是看看我和雨欣,29岁了,还依然平凡,虽换过几份工作,却始终无法如愿,想想也算是职场剩女了吧。我总算还有个吴宇飞,可是雨欣呢?


想到这里,我说:“工作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何况媒体这行,基本上都差不多。你有下家了吗?”


“我不打算在媒体干了,我算是看透了,你说我去南方好不好?”雨欣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


“呃,南方?那你的户口怎么办,房子怎么办?”


“这些都是我的退路,如果南方混得不好,我就再回来呗,如果混得不错,我就把房子卖了,户口这东西无所谓。”雨欣似乎已经下定决心,探询我的意见,只是想多一个人支持而已。


“为什么要去南方?你想去哪个城市?”记得雨欣在大学时曾去过一次苏杭,回来就不停向我称赞那里的风土人情,我能理解她作为一个北方人对于江南的羡慕,正如我作为南方人喜欢北方一样,得不到的永远是好的。


“南京,我想去南京。”雨欣的眼神有些放光。


南京?我思忖着,好像去年“十.一”,雨欣去了趟南京,莫不是……想到这里,我面带严肃:“为什么去南京,老实交代,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什么啊,我去南京只是因为喜欢那个城市而已,别想歪了。”话虽如此,可是她的脸已经通红,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你还是不是姐们啊,别跟我打太极,赶紧的,坦白从宽!”我佯怒。


“得得得,就知道瞒不了你,不过我也没有把握。”雨欣一脸无可奈何。


原来“十.一”的时候,雨欣独自去了南京,那里有她本科的一个死党,她自然投奔过去了,谁知死党家里有事,把她托付给了一个哥们,那是个优秀的男孩,既有南方人的细心,也有北方人的果敢。男孩对雨欣一见钟情,陪着雨欣四处游玩,从夫子庙到中山陵,从栖霞山到玄武湖,短短七天,两人几乎游遍了六朝古都的所有风景,品尝了南京城内的各色美食,一路上,男孩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雨欣,也旁敲侧击地暗示着自己的好感,但换来的只是雨欣的逃避和冷淡。


其实,雨欣对男孩也有些好感,只是有羊爸爸的前车之鉴,她不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敢再奢望爱情。




第七十九章 吻醒睡美人的未必是王子






男孩知道,冷漠只是雨欣用以保护自己的面具,他相信,总有一天,自己的诚心一定能打开雨欣的心房,融化这个女孩心中的冰山。


七天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在雨欣离开的前一晚,男孩带她去了秦淮河畔,和白天的热闹不同,夜游秦淮更有一番风味,游船静静地泊在岸边,船沿挂着红色的灯笼。这一夜,两人的话少了好多。雨欣走在前面,挨个观赏金陵十二钗的灯箱画像,男孩却心事重重,默默跟在后面。


走着走着,雨欣突然发问:“为什么是金陵十二钗,而不是秦淮八艳呢?”


等了半天,一点回应都没有,雨欣奇怪地回头,男孩正望着自己发呆。


雨欣走过去,拍了拍男孩:“问你呢,听到没有?”


男孩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我问,为什么是金陵十二钗,而不是秦淮八艳呢?”雨欣说。


“这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人多摆着好看吧。”男孩说。


“哦。”雨欣不再说话,气氛又一次沉默了。


突然,男孩拉住她的手,“走,带你去个地方。”


来不及挣脱,雨欣被拉着跑上一座拱桥。


“雨欣,你看,是不是很美?”男孩指着远方,兴奋地说。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雨欣看到一片金碧辉煌,灯红酒绿,莺歌燕舞,这才是真正的十里秦淮,“太美了!”她惊叹道。


“那,愿意留下来吗?”男孩说,一双眼睛清澈纯净,定定地看着雨欣。


对着这样一双饱含深情的双眸,任何一个女生都会心跳加速,大脑缺氧,雨欣的脸红了,眼瞅着那张脸越来越近,接着,只感觉嘴唇一片温热。这个吻热烈而真挚,待雨欣反应过来,一颗芳心已被俘获。


听完她的故事,我揶揄道:“哟,还一吻定情呢。”


“去!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男孩追我我都没答应,他才和我认识几天,我就喜欢他了。”雨欣说。


“也许这就叫缘分吧。”我说。


后来,我琢磨了很久,终于为雨欣这段感情找到了一个理论根据。我想,对羊爸爸的失望,让雨欣在自己的心上筑了一堵墙,其他男孩都想冲过这堵墙,进入到雨欣的心里,可他们太礼貌太绅士了,以为光在墙外面喊喊,就能感动雨欣让她开门,可事实上,雨欣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喊声——那堵墙实在太厚了。这时候,突然来了一个男孩,他凿开了墙,突然出现在雨欣的面前,引起了雨欣的注意。就像那个吻醒睡美人的王子,我想,即使王子没有英俊的相貌,也一定能够打动芳心吧,因为她是睡美人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让还在美梦中的睡美人来不及思考就迅速接纳了他。


也许,女孩子都喜欢果敢的男孩吧。当然,前提是她要对男孩有好感。




第八十章 男人?男孩?






雨欣回到北京后,这对恋人只能通过电话和网络交流,男孩是南京人,工作也很稳定,背井离乡来北京不太现实,而雨欣因工作不如意,萌生了辞职去南京的念头。


“嗬!你这家伙不够意思,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还有没有把我当姐们啊。”虽然心里替雨欣高兴,嘴上还是忍不住损她两句。


“这不是八字没一撇吗,对了,你听说没,程亦琳结婚了。”雨欣说。


“是吗,什么时候?”我问。


“不知道,前几天在校友录上发照片了,不是跟聂聪,那男的好像是个公务员,看起来挺老实的。”雨欣说。


“去年才听说她和聂聪分手,今年就婚了,真快啊。”我叹道。


“啊?太草率了吧,怎么能随便找个男人就嫁了。”雨欣撇撇嘴。


“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人家也是情投意合呢,感情不在于长短,关键看感觉。”我说。


“那你和吴宇飞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雨欣问。


一提起吴宇飞,我又开始烦闷了。


“怎么啦?吴宇飞欺负你了?”雨欣关切地问。


“你说,是不是一个男人真正爱一个女人就会想和她结婚?”我问。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说“是”或者“不是”都会让我难受。斟酌很久,雨欣才吞吞吐吐地说:“呃,也许吧,不过可能也会有些别的原因。怎么,吴宇飞不肯跟你结婚?”


“他也没这么说,不过他不提我也不好开口啊。”我把过年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雨欣,唯独隐去了石海龙,她听着,不时哼上一声。


“他根本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我觉得吴宇飞根本是个还没长大的小男孩,想法太幼稚。”雨欣快人快语,丝毫不顾及我会不会不高兴。


“唉,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两个人的感情在柴米油盐中耗没了。”我叹了口气。


“我当初就反对你和吴宇飞,是的,你们是有感情,可是他不是最适合你的那位。”雨欣说。


“为什么?”隐隐有些不快,但我还是想知道旁观者的看法。


“粟小米,你都29了,现

Rank: 11Rank: 11

91UID
27411983  
精华
帖子
33037 
财富
225678  
积分
171990  
在线时间
541小时 
注册时间
2015-1-19 
最后登录
2019-8-22 
在的你需要的不是个男孩,而是个男人。”


“呃,有什么区别吗?”我还在想吴宇飞怎么就不是男人了?在我看来,男人和男孩的区别主要体现在性经历上,我和吴宇飞都同居了,难道他还不能算男人吗?虽然这样想,却没好意思跟雨欣说出来。


“男孩很阳光很纯情,和他在一起的确能给你带来快乐,可是你遇到问题他不能给你解决,甚至还会时不时耍点小性子让你伤心。男人不同,他不一定能陪你疯陪你玩,但他不会给你制造烦恼,他会替你解决一切烦恼,尽他的能力来保护你不受伤害。”雨欣说。


不得不承认,雨欣的话有一定道理,正如我追求的那个“安全感”一样,我现在已经越来越感到和吴宇飞在一起的有种不踏实的感觉。我想要的他并不能给予我,他也从来不问我想要什么,想到这里不由黯然。




第八十一章 火上浇油






和雨欣分手后,回到家里,吴宇飞正偎在家里看电视,见到我回来,赶紧迎上来。


“怎么样,和你同学聊啥了?”


“没什么,她想跳槽了。”我淡淡地说。


“噢?”吴宇飞皱了皱眉头。


“唉,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还羡慕她能成天忙碌来着,现在看来,忙得都没有自己的时间了,还不如我现在这种单位呢。本来我也想换工作的,现在有些犹豫了。”我说。


“你想换工作?”吴宇飞一脸惊讶。


“是啊,这个单位不是我的理想,呆下去也没什么前途。”


“可是你没跟我说过。”吴宇飞有些不快。


“我只是有这么个想法,还没看到合适的单位呢。我已经跳过一次了,不可能再那么轻易换工作,反正骑着驴,也不用那么急着找马。”我说。


“你觉得现在这单位不好吗?”吴宇飞反问我。


“当然了,编辑不尊重记者,记者辛辛苦苦写的稿子被他们乱改一气。还有就是成天写一些官样文章,又不怎么招人待见,经常拿热脸贴人凉屁股,挺烦的。最重要的就是我不喜欢经济。”我说。


“这就是你要换工作的理由?那什么是你的理想?”


“我想跑社会新闻,我希望能写一些震撼自己心灵的东西,很遗憾,在现在这个报社没有过,除了那次地震。”


“你想怎么震撼心灵,整天去揭黑,搞偷拍?”


“社会新闻不完全是这样,但如果这件事情值得,我会去做。”


“想听我的意见吗?”


“你说。”


“我不希望你去那样的单位。”


“噢,为什么?”


“女孩子在一个稳定的单位有什么不好,非要四处奔波,成天担惊受怕的。你说把自己弄得那么辛苦有什么好?”


吴宇飞的话激怒了我,想起雨欣的一番话,我不由怒火攻心,嗓门也提高了八度:“你觉得我的理想不重要是吧,你是觉得女人就该在家给你带孩子,做你背后的女人是吧,你觉得我就该唯你马首是瞻是吧。你有没有想过我,我粟小米不是一个只会在家带孩子的女人,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我不希望自己这辈子碌碌无为,我不希望自己到老了再遗憾。”


“遗憾?你是说后悔跟我在一起了?”吴宇飞说。


“我后悔,我当然后悔了,你自己算算,我们两个住在一起才几个月,都吵过几回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你直说,别成天给我脸色看!”我气得口不择言。


“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能为你回国?我不喜欢你会等你这么多年?你现在居然说我不喜欢你,你有没有良心啊!”


“好啊,你说你喜欢我,那你证明给我看啊,你跟我结婚,马上!”我双手环抱胸前,斜着眼盯着他,一副示威的模样。


果然,他听到这话,口气软了下来。“小米,你又来了,我说过要混出个名堂再娶你,我不想你跟着我受苦。”


“借口!”我冷笑着,拿起包摔门而出。




第八十二章 蓝颜知己






出了门,才感到心痛,似乎一股莫名的气流从胸口扩散开来,从喉咙到牙齿,整个心似乎都被掏空了,痛得我几乎不能呼吸。我停下脚步,靠着墙,眼泪哗的流了下来。哭了好久,才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擦干眼泪,环顾四周,远远的有几个人好奇地看着我,但也只是看热闹而已。


心里的郁闷发泄出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办?暂时不想回去,可似乎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可能是脸上依稀还有泪痕,引来很多人侧目。


正在这时,“要要”声又一次响起。“爱是彩色糖衣包装却没营养的药药”,真他妈的精辟,以前下载这铃声只是觉得声音大,够热闹,没有仔细研究过歌词,现在看来,这句话真是至理名言。对于我这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剩女而言,一直都在向往着爱情,想象着恋爱的甜蜜,现在终于得到了,赶紧慌不迭地塞进嘴里,这才知道所谓的甜不过是外面包裹的糖衣而已,一旦甜味没了,隐藏在糖衣里的苦味就出来了,不仅苦,而且还涩。我苦笑着,接听了电话,估计是吴宇飞的,算了,这家伙道个歉,我也就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