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倍受伤害

闷雷一声响,山那头的树杈应声而倒。

今天是妹妹木小幽考上博士的日子,听说她的老公占宇飞送了一架几百万的钢琴作为她的礼物,这本是一件好事。

可是木清清却从佣人的口中听出来了别样的味道。

车子在去往圣豪酒店的路上,窗外的大雨‘噼里啪啦’击打着车窗,对于完全看不到东西的木清清来说,这声音莫名的让人烦躁。

司机李叔一边开车,脸上却带着对少夫人的同情,或许是因为少夫人看不到,所以他才可以表现的这么明显。

木清清抓着自己的裙子,一颗心忐忑不安。

到了圣豪酒店的大门口,司机李叔陪同着她进了酒店。

十六层六号门,司机李叔替她刷了房卡,而后在门口守着。

空气里充斥着*靡的气息,令木清清几欲作呕。

房间里的两人,太过投入,呻吟声此起彼伏。丝毫没有注意到房间门的动向。

两道熟悉的声音不难分辨,木清清紧紧掐着自己的手掌,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进入里屋,她摸着墙壁走到了电视的旁边。

“呀!”木小幽指着电视柜那边,眼里是一闪而逝的得意之色。

顺着木小幽的目光看去,占宇飞也是一惊,慌忙抓起了被子盖在了他和木小幽赤裸的身体上。

“姐姐……”木小幽低低的唤了一声 ,面色潮红。此时,她细嫩的藕臂还挂在了占宇飞的脖子上,紧紧的不松开。

“清清,你不在家好好呆着,怎么会来这里?”慌乱之后,占宇飞很快冷静下来。一直在家里做家庭主妇的女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木清清没有勇气摸索到床边,去甩占宇飞和木小幽的耳光,怪她瞎了一双眼睛,不能将这两个狗男女统统打一顿出气!

“占宇飞,我们在一起十二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木清清一字一顿的问,紧咬的嘴唇几乎滴出血来。

“姐姐,不要怪宇飞!”木小幽紧紧搂着占宇飞,嘴角上扬的弧度怎么都掩饰不住。反正姐姐是个瞎子,又看不见她的表情。

“要不是看在你是木家大小姐的份上,我怎么可能娶你。”占宇飞嗤笑了一声,将木小幽搂在怀里,意犹未尽捏了一把她的脸。还是这个小妖精比较有意思,整天一副苦瓜脸的木清清,一点情趣都不懂!“我喜欢的,可一直都是都是你的妹妹木小幽。”

“小幽,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姐姐,你就成全我和宇飞吧。我和他在一起已经有十年了,我很喜欢他。爸不是把遗产都留给你了吗?你有遗产就够了啊。”

木清清抓着电视机的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将电视机猛的掀翻在地上,液晶屏碎了一地。

木小幽往占宇飞的怀里缩了缩,这么多年,姐姐可一直是个冷静淡然的女人,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她发火。

“你这个疯女人,想干嘛?”占宇飞顿时就有了火气,一个在婆家连孩子都生不出来的女人,还敢嚣张了。

“我和你们拼了!”木清清顺着声源,冲了过去,率先抓到了木小幽的脚。

“啊啊啊!”木小幽不停的往后缩着,害怕的躲在了占宇飞的身后。

都怪她是个瞎子,根本看不见这两个人在哪个地方,也不能精准无误的打到这两个人。

耳旁刮来一阵风,木清清左边的脸骤然麻木了一下,而后感觉头部重重的磕到了一个角上。

“快,快打120。”占宇飞看着床角的一滩血迹,顿时有些慌了。他只是想教训一下木清清,并不想闹出人命来。

司机李叔冲进来,将木清清打横抱起,往楼下跑。

酒店房间内,占宇飞和木小幽盯着地上那一滩猩红的血迹,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木小幽想到了母亲苏翠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将电话打给了她。

“喂,妈,我,我和宇飞好像杀人了……”

占宇飞一把抢过了木小幽手里的手机,“妈,是我。刚才失手了,木清清的脑袋磕到床角了,流了很多血,李叔送她去医院了。”

“天助我们!”苏翠云听到这个消息,眸光中大放异彩。“赶快给那个卡车司机打电话!”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一辆大卡车失去了控制,撞断了护栏,直直撞的一辆黑色的奔驰严重变形。车内的司机受了重伤,副驾驶的女人当场被撞死亡。

木清清只感觉整个人的灵魂和身体都剥离了似的,她睁开了眼睛,却看到了有颜色的天空,还有围观的人群。

她站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穿过了奔驰车的车顶,直直的能看到外面的情况。

“我,我这是怎么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抬着她和司机李叔一起往救护车上走。

她跟了上去。

她的尸体被拉进了太平间,司机李叔被送进了抢救室。木清清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心里说不出的感觉。

很快,家属都来了,苏翠云最先到,只不过,她的身边跟着保险公司的人。

木清清仔细的看着妈妈苏翠云,爸爸走后,她的家人就只有妈妈苏翠云和妹妹木小幽了。

保险公司的人都走后,妹妹木小幽赶来了。

“小幽,现在木清清这个贱女人也死了,木家的财产都是我们两个的了。”苏翠云阴测测的笑着,声音里透着一股得意。

木清清难以置信的盯着苏翠云,“妈妈,你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可惜,苏翠云她们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

“妈妈,保险公司那边都处理妥当了吗?”木小幽不太敢靠近木清清的尸体,目光里却露出一丝贪婪。

“放心,妈妈都打点好了。这个贱女人总算是死了,跟她妈一个德性,傻得要死!”苏翠云厌恶的看了一眼木清清的尸体。

“妈,那个卡车司机可靠吗?”木小幽目露忧色。

“只要肯花钱,他绝对会守口如瓶。”苏翠云信誓旦旦。

木清清冲到了苏翠云和木小幽的跟前,无论她怎么打怎么踹,对方都感觉不到。

不多时,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将她往天上吸,像磁铁似的将她吸走。而后她双脚离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主题
字体
A
A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