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石榴的故事

剪年是个聪慧的女孩子,反应很快又有点小聪明,所以在读书一途上,向来不知道“努力”为何物,却也能在年级上排在一个不错的名次。

因为学得不踏实,她之前的成绩起伏就特别大,到了初三的时候靠着小聪明取胜的弊端就体现出来了。在该勤勤恳恳的准备中考的那段时间里,她还是只花了三分力气在学习上,七分力气在玩耍上。

结果是她的分数堪堪够上重点高中而已。

不过那也很值得骄傲了,毕竟她们班上一共只有十几个人考上了那所在全国都能排名第二的重点高中,未央中学。

未央中学的新高一有三千多人,十几个同班同学按着中考分数的高低,被分到了不同的班级里。

剪年所在的11班是个普通班,和她一墙之隔的两个教室就是火箭班了。

才刚进校的孩子,对于快慢班还没有太多的认知,只觉得以前都是一个班的同学,现在又在同一个学校里读书了,还就在隔壁这么近,下课就能互相串门子,是一件挺开心的事。

剪年的兴趣爱好很广泛,不管是追剧、看书、户外运动,都很耗时间,所以在不喜欢的事情上是多一分钟都不愿意花费。

她图方便,一直都留的是短发,好清洗,也容易吹干。

她的性格很外向,又很仗义,以至于女生都很喜欢她,男生却总觉得她更像个爷们儿,和她之间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不管是初中的男生,还是高中的男生,都对“长发飘飘”几个字有着恒久的神往,所以短发的女生对他们而言,那就不叫女生。

剪年下课后在走廊里遇到了老同学王东和像只雄孔雀一样招展的张磊。

剪年遇到他们的时候听见张磊语气夸张的说:“妖怪!我就知道来了这所学校一定会遇到你的!”

王东似乎对“妖怪”这个称呼习惯了,也并不反驳。

剪年好奇,过去搭腔道:“你为什么叫王东妖怪啊?”

张磊笑道:“都说多智而近妖,你说他是不是妖怪?”

原来是这样,那倒是很贴切的外号。

王东是剪年的初中同学,每次考试他都是年级第一,这是他亘古不变的位置。毫无疑问,他被分在火箭班里。

张磊是王东的小学同学,两人关系一直不错,现在高中又在一起读了,虽然不在一个班,但是下课都玩在一处。当然,张磊是交钱进来的,他那破成绩,距离收分线有点遥远。

成绩好的男生和长相好的男生一样,一个是智商碾压,一个是颜值碾压,都很容易招人喜欢。

而王东和张磊站在一起的时候就代表了智商高和颜值高两件事。

因为两人是那样耀眼的存在,自然吸引了很多人,走廊里聊天的队伍就日渐扩大了,剪年初中班上的老同学们渐渐的又聚在了一起。

高中生活很苦闷,每天天不亮就起来了,一进校门就出不去了,要一直念书到深夜,枯燥而乏味。

下课之后的小聚,随意的聊天,已经成了同学们之间减压的方式,也是在学校里难得的乐趣了。

王东是个有些无厘头的人,或许是他脑子运转的速度比大家都高吧,他总喜欢说一些冷门的笑话,每次大家都很难get到他说的笑点,只有剪年很捧场的都会大笑起来,她比较懂王东幽默的方式。

其实初中那会儿,王东并不是个好接近的人,智商太高和成绩太好的人,总有他们的傲气,可能他们看谁都是笨蛋,总觉得别人不配和他们站在一起吧,王东不太跟班上的同学来往,进入未央高中之后,王东变了很多,一来是他就算是木头也是块有感情的木头,三年初中同学和才认识的高中同学比,那必须是初中同学更熟络一些,所以他就和为数不多的这些初中同学处得好了起来。

二来是因为未央高中这个鱼池子,可比以前那所初中要大得多了,高手自然也就比比皆是了,他领教过班上的那些比他更厉害的天才以后,终于也体会了作为普通人的不容易,于是愿意纡尊降贵的和普通人玩在一处了。

剪年是个嘻嘻哈哈的性子,每次围在一起就数她的话最多,总是眉飞色舞的说着班上发生的趣事,大家觉得她看什么事都有趣,也爱听她讲。

那天晚自习上完了第二堂,大家下课出来,站在凉风习习的走廊里,10月天凉了,清风送爽。

王东很突然的说了两个字:“石榴。”

大家愣了一下,这是到吃石榴的季节了,可是天才同学能不能不要讲话这么没有前后语境呢?

王东望着剪年说:“以后,我就叫你石榴吧。”

当时同学们的内心戏特别的丰富,猜什么的都有,不过一个男生当着同学们的面给一个女生赠外号,总归是一件有些暧昧的事,大家都是一副“我懂了”的表情,静静的围观两人秀恩爱。

剪年知道男生就是喜欢给人起外号,而所谓外号其实和昵称也只是一线之隔,是专属于王东对她的一个称谓,她听王东那样讲,只觉得心中一喜。

而这个外号听着又非常可爱,她很欣然的接受了,她以为至此,她和王东之间的关系,就有些与别不同了。

只有张磊,在听见剪年应下来以后“噗嗤”一声笑了,然后他什么话都没说,笑着跑回教室去了。张磊本就比较有个性,他是哭是笑,大家都很难预料,所以也没人在意。

剪年对王东一直是怀着崇拜之情的,那是不可避免的。

进入高中以后,学校几次考试的排名出来,她和王东之间的名次差距越来越大,她觉得王东不愧是天才,真的很会学习。

王东则是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就不能在学习上认真努力一点吗?以前你不比我差多少啊。”

差距本来就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而是渐渐拉开的。

王东很会读书,理科特别强,他自认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会读书,所以将这个优势发挥到了极致。他又是个目标性很强的人,高中时期,他多次主动参加全国级的竞赛,将高中生活过得充实、忙碌又富于挑战。

剪年选了文科以后,和王东之间就不存在说名次差距的问题了,不过对他还是难望其项背。

就算是最为黑暗的三年高中生活,同学们还是能找到苦中作乐的机会,同学生日、国定假日、年节,大家总是会聚在一起。

王东和剪年一般都会出席,两人的关系也一直在缓慢的升温中。

高中生对于男女感情的事还很懵懂,只是觉得互有好感,却是谁都不心急,也并不太想去挑明了那一层关系,暧昧期总是悠长。

剪年在高三的时候对王东的崇拜达到了极致,因为他很轻松的就获得了学校的保送名额,保送的那所学校还非常的厉害。

王东不仅优秀,而且比谁都努力,这个结果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不久就传来了消息,说王东以不喜欢保送的专业为由,拒绝了保送的名额,要靠自己去考大学。

剪年的嘴巴都张成了一个标准的o型,天才的思维果然和我等凡人是不一样的吗?

王东听完了她语无伦次的质问以后,很是无所谓的说:“保送名额是给信息科技专业的,可我只想读物理专业,没办法,我只有拒绝了。”

剪年当时就很想握着他的手说:“大锅!请让我沾点学霸的智慧吧!”

王东因为拒绝了保送,自己也得备考,百忙之中还会记得问她:“石榴,你想好要考哪所学校了吗?”

叫了两年了,剪年已经习惯了这个外号,还分外的享受。她最不喜欢跟王东谈学习,因为会有挫败感。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啊,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走个二本吧。”

王东蹙眉道:“你也就是数学拖分比较严重,我帮你补一补吧。”

剪年羞涩的说:“你们理科班的学习任务那么重,哪还敢要你帮我补啊。”

王东脱口问道:“我不帮你补,你能考到北京去吗?”

“啊?我为什么要去北京啊?”

王东面上神情一变,不说话了。

剪年细细一想,王东的目标大学全在北京,想通这一层,她也害羞得低下了头。

后来,剪年高考的分数还挺不错的,成绩出来以后填报志愿之前,大家要到学校去听老师的建议。

老师的填报志愿讲堂结束的时候同学们又在走廊上相遇了。

剪年正准备回家去网上填志愿,见到王东便想跟他说自己的分数不错,考到北京去也没问题的喜事。

张磊是艺术生,高二结束之后就离校准备他的专业考试去了,好久没在学校里出现的他今天也只是想趁着最后的机会回来看看同学们。

一年不见,张磊变了很多,他穿着黑色骷髅图案的t恤,头发染成了烟灰色,还戴了耳钉,那一身潮范儿将周围一干穿着麻袋款式校服的学生衬托得又丑了三成。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