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小肯今天早上的那些话倒是让她有了范于渊的时间,大概八点前他是不会回来的。

换了鞋在玄关处看着梁楷铖的鞋子总觉得怪怪的,不是看那双鞋觉得怪,而是想着以后穿着他买的鞋觉得怪怪的,虽然她是付了钱的。

索性收起来好了。

她将鞋子提在手上,打开鞋柜找找看有没有空的鞋盒。

正在此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范于渊回来了。

“哦,这么早啊。”归零露提着鞋子看着他。

范于渊不冷不热地会看她,手里的鞋。脑中有个场景播放,他坐在车里,远远看着不远处一个男人牵着她的手,蹲下去给她换鞋。

“真丑。”范于渊突然说,接着不再看她直接走到客厅。

归零露一愣,他刚刚说丑?什么丑?衣服?头发?还是鞋子?

不管了,先找盒子再说。

她没在鞋柜里找到盒子,又拎着鞋穿过客厅去储物间走了一遭,还是没发现空盒子,又回到了玄关。

范于渊看着她提着鞋子跑来跑起,淡淡问:“做什么?”

归零露背对着她,拿出了几张报纸,撕开一点,揉成团塞进鞋子里:“这个鞋子要收起来。”

范于渊冷冷着看她拿了报纸又塞进了另一只鞋里:“不穿了?”

归零露放进鞋柜深处:“不穿。”

范于渊问:“为什么?”

归零露:“不穿就不穿了啊。”

范于渊:“那就丢掉。”

归零露笑,将鞋柜关上:“说什么呢,才穿了一次,要好好放着。”花了她八百大洋呢!哪能说丢就丢。

放完她拍拍手,看着手上的灰尘,和他擦肩而过,去洗手了。

范于渊淡淡看了眼她宝贝鞋子的样子,淡淡看一眼鞋柜,又回头冷冷看了眼蹦蹦跳跳的某人的背影。

龟妹啊,某人现在这么低的气场,你没看出来吗。

归零露洗完手出来,便看到范于渊从厨房里出来,手里拿着一篮洗过的水果。

对于好几天没有吃零食的归零露来说,简直是美食啊。

她乖乖坐在沙发上,看着范于渊走了过来,她伸手。

范于渊在篮子里挑了挑,却什么也没拿,冷不丁地直接握住了她的手。

归零露愣,这,什么情况!

他干嘛突然牵她!

她刚才只是想要个苹果啊!

重点是,范于渊还不咸不淡地问她:“什么感觉?”

归零露脑子处理不过来,疑惑:“啊?”

范于渊:“牵手什么感觉?”

归零露听后脸红了,不好意思地将手抽了回来,站起身挑了个苹果,一口咬住:“牵手就是牵手的感觉啊。”

范于渊偏头,将水果篮放在桌子上,坐在她身边,同样拿起一颗苹果,却没有动口,像是问她,又不像是地说:“是吗?”

归零露不明就里恩了一声,心里念叨,今天范于渊怎么怪怪的。

“噔噔。”她的手机打破的沉寂。

归零露从兜里拿出手机,是梁楷铖的信息,他把钱退回来了,附上一句:傻瓜,不用。

归零露一愣,想了想还是重新给他转了过去,附上:无功不受禄,一定要收!

发过去之后,她又怕梁楷铖退回来,又打了句消息:再发回来我拉黑你。

那边很快地回她:怕了你了。

果然,那钱就没再回来。

归零露的心在滴血,这次传单发的,太不值了啊!

第二天发传单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倒是中午吃饭的时候,昨天那个喜欢范于渊的妹纸拉着她聊了很多。

而让她自愧不如的是,这个妹纸好像比她还了解范于渊,而她也从妹纸那边知道了很多范于渊的喜好。

不管是真的也好,传言也罢,归零露都细心地一一记下了。

不过她的态度倒是让那个妹纸很是不满意,说归零露对范于渊不上心。

归零露哭笑不得,在一旁旁听的桃子几乎要笑抽过去。

两天这么折腾,还是有点累的,特别是腿。

结束的时候,归零露非常想回家就这么躺着。

她和桃子正等着公车,桃子拿着手机和她瞎扯着最近娱乐圈发生的八卦。

归零露兴趣缺缺,手机震动了起来。

梁楷铖:晚上一起吃饭?

归零露回复:吃过了,谢谢好意。

今天梁楷铖时不时地总是发来信息,也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消息,她看到就回一回。

这个初恋,哦,按照桃子的话说是暗恋,现在想想觉得还挺神奇。

当时他们一起办了个晚会,一来二去他们也就接触了,归零露大一,情窦初开,难免被这种长得帅,气质高,能力强的人吸引。

后来也挺好的,两个人加了联系方式,每天吃饭睡觉上课偶尔联系联系,联系着就觉得这个男生十分好,更是拖人多方打听,了解他的情况,觉着不错之后,下定决心想要和他开始试一试,结果表白的内容还没想好,他竟然有女朋友了,更巧的是,那个女的也是一起办节目的人,他们还说她和归零露性格有点像。

归零露当时还难过了一阵,老是想着早知道就早一点了,早点说指不定梁楷铖会看上她。

然后她就狠心把他的联系方式全都删了。

“嘟嘟”车的声音让她回过神来。

归零露低头一看,面前停着是一辆熟悉的车,车窗摇下来正是小肯的脸。

她下意识看了眼后座,果然范于渊拿着个文件夹坐着。

“范太太,请上车。”

归零露哦了声,将后车门打开,顺便招呼桃子进去。

可桃子前脚还没迈,就听见范于渊一贯的低音腔道:“冠宇会来接她。”

归零露明白地点头,并不留余地地将门关上。

巧遇这种事让她是十分开心能遇到的,更何况是巧遇范于渊。

她笑着问:“你们也刚经过这儿啊。”

范于渊没回答。

驾驶座上的小肯忍不住插嘴:“其实范先生一直等着范太太呢,等到你发完传单他才……”

“好吵。”范于渊语气冷冷地响起。

归零露凑了上去,对小肯比划了噤声的手势,接着吐舌。

不过他什么时候知道她发传单了啊,为什么都不说?

小肯了然地接受信号,心里呼气,幸好范太太在,不然他遭殃了。

车里安静得要命,显得她突然而来的手机震动尤为明显。

归零露低头,正错过范于渊看她一眼。

梁楷铖:最近上映一部不错的电影,我买了票,明天下午三点。

归零露想都没想,写了个去字,还想继续写,范于渊突然问她:“谁?”

她抬头看他一眼,他正在看她的手机,她说:“大学同学。”

低头一看,归零露惊讶,糟糕,去字发出去了。

她噼里啪啦再次编辑:我说的是去不了,我明天有事。

可还没发送,梁楷铖那边就已经回复了:好,明天见。

归零露看着这对话,心里呐喊,什么鬼啊!

她把刚才写的发过去,又编辑了几个解释的话,可那边都已经不回了。

她抽嘴角,不要这样吧。

“到家了。”范于渊突然说。

归零露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已经到了家门口,她开门准备下车,手腕却被抓住。

“在客厅等我。”

看起来范于渊是有事还要和小肯交代的样子,归零露下车了也没见他跟上来,但是他说在客厅等他。

他有话说吗?

带着疑惑她开门进去,留了门给他,走了两步,却被门口的垃圾桶吸引。

她退了回去,站在垃圾桶旁,看着好里面的东西,非常确定是昨天的那双鞋。

怎么丢这儿了。

她伸手想要拿出来,手却被范于渊握住。

“哎呀。”归零露叫了一声,看着他说:“这是你扔的?”

范于渊挑眉:“是我。”

归零露十分疑惑啊:“为什么扔掉?”

范于渊:“不好看,影响视觉。”

归零露吸气,可是,可是它是在鞋柜的最里面啊,您肉眼看不见吧,为啥就影响视觉了。

可她没有问,范于渊做事都是随心而做,不要得罪他,不要得罪他,会被赶出去,会被赶出去。

不过她的钱啊!

范于渊接着就将她拉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有模有样地在她身边坐着,还将手里的文件拿了出来,摆在桌上。

归零露正襟危坐,看起来是要有大事发生啊。

接着范于渊翻开了文件夹。

咦,这不是。

他指着上面说:“梁楷铖。”他指着名字:“真难听……a大毕业……学校不怎么样啊……毕业一年……部门经理,不怎么样。”

归零露:……

范于渊一副冷冷的表情看着她,“不仅人笨,眼光也差。”说完他又嫌弃地看了眼梁楷铖的照片。

归零露吞了吞口水:“就是要和我说这个?”

范于渊没回答,直接站了起来。

归零露十分纳闷,拿起桌上的文件夹,看着梁楷铖的照片和资料,碎碎念:“我觉得还好啊。”毕业一年能混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啪。”

文件夹突然从她手中被抽走,接着归零露看见抽走文件夹的人嫌弃地看了它一眼,丢进了垃圾桶。

归零露纳闷,什么情况啊。

“你没事吧?”归零露看着他问。

范于渊站着,低头看她,却反问:“你没事吧。”

什么啊,归零露更加纳闷了。

一次震动打破了这个微妙的气氛,归零露看着桌子上的手机,是梁楷铖回复的消息,伸手就想拿,可惜手机被抢走。

接着天旋地转,她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人已经被压在沙发上,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