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

自从上次范于渊吻了她之后,接吻这件事就变得有些一发不可收拾。

他回家的时候,会抱着她亲一亲,他出门前会搂着她亲一亲,有时候从书房出来,经过她的身边也会低头吻一吻。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瘾,经常吻到她满脸通红才肯放开她。

归零露有时候都觉得,会不会是范于渊喜欢她了啊。

不是她敢这么想,要是不喜欢,为什么那么爱亲她,为什么那么爱抱她。

可是立马她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范于渊其实以为他们是夫妻的关系吧。

哪有一个男人抱完女人之后立马松开去做自己的事,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哪有一个男人亲完之后就走开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满脸冷漠。

归零露觉得自己要精分了。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打开抽屉,想要拿一包薯片化悲愤为食欲。

但是,抽屉空了。

归零露想了想,才恍悟已经被吃完了。

归零露再次恍悟,好像还有件更糟糕的事,她没钱了。

没错,她现在是货真价实的穷人。

要是没结婚,她还能向爸妈要点生活费,可现在,再去要生活费,总有点不要脸的样子,而且她没工作啊,毕业时最后一批奖学金已经在昨天被自己花的精光了。

怎么办。

和范于渊要?

“那个,给我点钱花~”

“范大师,能给点零花钱吗?”

“范于渊,我没钱了。”

“老公,我要钱~”

咦~她想了想对话,鸡皮疙瘩起一身,范于渊同意了还好,他要是拒绝。

归零露不敢想。

归零露不敢问。

打死她都不敢。

她蔫了,虽然一日三餐不用愁,但是没有零花钱是件很痛苦的事情。

要说她和桃子的关系好吧,不是没有道理的,两个人竟然心灵相通到连穷都穷在了一起。

她刚刚纠结完,桃子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找她哭诉,说她工资还没发,不好意思和家里要钱,现在是个穷逼。

不过归零露表示同病相怜后却被桃子骂了一通,说她身在福中还虐狗。

归零露哭笑不得。

但这不是桃子的目的。

“我昨天看到一个发传单的兼职,就这周末,我是想去的啊,两天200,本来看你无聊想带你体验体验生活,那既然你也没钱,要不要陪姐姐去?”

这无疑是个好消息,200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对于嘴馋的归零露来讲,是很诱惑的,可以买好多零食!而且发传单这种小事,大学也不是没做过。

当初学生会的一个晚会她就自愿发过传单,后来也多多少少和桃子一起兼过这样的职。

想都没想她就答应了下来。

晚上范于渊回来,她本想着将发传单这件事告诉他,但他似乎是很忙的样子,吃饭都拿着平板研究图形结构。

她几次欲言又止。

等到饭吃完,她将碗筷收拾好出来,范于渊已经进了书房。

好吧,他们平常在家就是这样,两个人几乎很少说话。

等到她躺在沙发上看完好几集电视之后,范于渊终于出来了。

当然,他出来不是看她的,而是淡淡地瞥都不瞥一眼地直接进了厨房,然后还是那样不咸不淡的表情拿着一杯水去了书房。

归零露即时叫住了他,伸手哎了一声。

范于渊停了下来,转头看她:“有事?”

归零露恩了一声坐了起来,但是却有点难以启齿,“我周末要和桃子出去,额。”

发传单?

他问为什么?

回答,没钱了?

然后,范于渊的妻子,因为没钱发传单?

好诡异。

没等归零露整理好措辞,范于渊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看着她偏头问:“然后?”

归零露顿了顿,“然后,我想说,周末我就不回家吃饭了。”

范于渊面无表情:“就这事?”

归零**头啊了一声。

然后,他没什么回应,就直接离开了。

归零露:……

好吧,也没什么好说的。

还没到周末,她显然还是没事干。

第二天归零露仍旧早早地起床,穿好运动服准备出门跑步。

自从她的运动项目从瑜伽改成跑步后,似乎能微微看到范于渊满意的神情,大概是他的意见她听取了,他内心**吧。

范于渊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归零露正在穿运动鞋,她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绑鞋带,说:“我出去跑步了。”

范于渊手里拿着一杯牛奶,恩了一声,心里却突然疑惑了起来。

“我去一趟超市。”

“我去跑步了。”

“我去桃子家。”

“我去买点吃的。”

回忆起来,似乎每次归零露出门的时候,都会告诉他,她要去哪儿,要去做什么。

范于渊喝了一口牛奶,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突然笑了。

为什么她要告诉他?

或许这么问。这种事,有什么好说的?他并没有想要知道。

归零露跑步回来时,神奇地发现范于渊竟然还在家里。

她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将毛巾披在脖子上,走到客厅,看着他拿着平板正在看资料,喝了口水问:“没去工作室吗?”

范于渊没抬头:“没去。”

归零露哦了声,去阳台将毛巾丢进篮子里,路过客厅对他说了声:“我去洗澡了。”

说完她自然地走进了卧室。

范于渊再次将头抬了起来,疑惑地偏了偏头疑惑了一会儿,又将头低了下来。

归零露自从上次的事件,每次洗澡前都要在心里默念记得带衣服,记得带浴巾,生怕他那天又突然出现在家里。

这次也不例外。

可能是今天出去跑步的时候,碰到了隔壁的那个大厨师,心情挺不错。

他姓周,归零露没继续问下去他的名字,尊称他周先生。

周先生在小区里遛狗,一大清早的真是好闲情,但这也不奇怪,归零露最近出门跑步,也经常能看见小区里骑自行车的,打太极的,遛狗的,跳舞的,年龄不分上下。

他她和周先生还聊了几句。

周先生知道她是范于渊的妻子,显然有点好奇,正好她跑步跑完了,就闲扯了一会儿。

周先生现在年龄已经有点大了,退休在家,闲来无事,正好有范于渊的伙食让他消遣,也不是一件坏事。

周先生有个儿子有个女儿,女儿前两年嫁到邻市去了,儿子刚回国,也在本市工作,但平常忙,几乎不太回家,周先生的太太早年因病去世了,就剩他们父子俩,所以有时候显得特别寂寞。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竟然聊了很久。

归零露想到这儿,心情特别好,还哼了几句小歌。

原来范于渊和那个周先生的交情并不是简单的交情,周先生说,范于渊帮他规划了他宝贝女儿的婚房,而且不收任何钱。

虽然范于渊是有条件在先,但周先生总觉得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所以每次做饭都特别耐心细心,今天早上遇见归零露也特别nice,不仅夸了范于渊,连着这个范太太也夸了。

归零露抬头对着花洒,大厨说她什么来着?

温文尔雅,落落大方,还说她有魅力。

归零露捂着嘴笑了笑。

有魅力啊。

他说,能被范于渊看上的,一定不是凡人,想必范太太有过人之处吧。

听着这句,归零露心里寒了寒,过人之处嘛……第一次见面就和他上了,算过人吗囧。

但她还是很受用啊很受用。

而且大厨也没有因为她不会做饭这件事批评她不是贤妻良母。

洗完澡,归零露顺便在卧室里吹了头发,想着待会儿做点什么打法时间,门突然被打开了。

归零露摸着湿哒哒的头发,第一个想着便是看看自己着装是否良好。

确定之后才看着门口的人问:“怎么了?你还在家啊。”

范于渊恩了声,问:“你什么时候弄好?”

归零露:“啊?”她将吹风机关了,疑惑:“好什么?”

范于渊似乎想到什么,问:“你今天有安排吗?”

归零露愣:“没有啊。”

他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说:“好了和我去一下冠宇家,中午他家吃饭。”

说完他拉着门把又将门给关上了。

归零露:……

什么嘛。

有安排不会早点说啊,果然和他一起生活需要强大的内心,还有个需要能时刻揣测他心思的头脑啊。

归零露觉得心好累,唔。

可是为什么会突然去冠宇家吃饭?归零露有点奇怪,她突然想到了桃子。

不知道她和王冠宇最近怎么样了,前几天她们说完传单的事她旁敲侧击了一下他们现在的情况,可桃子却一直在叹气。

她说王冠宇最近好像有女朋友了。

归零露其实一直都不明白这些公子哥恋爱是怎么谈的,他上次不是亲了桃子吗?怎么转眼就有女朋友了?

她问桃子是不是误会了,桃子摇头,她说她亲眼看见的不会有错。

然后归零露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就恋爱经验来看,归零露和桃子差了不是一个等级,桃子当年在学校风风火火地和学长表白的时候,归零露才后知后觉原来她喜欢人家。

她承认自己在这方面少根筋,而她也把这种过错全归咎在自己的家族上。

谁会在一个满是熟人老师的学校风流成性啊,杀了她也不敢。

所以她只能巧妙地撇开这个话题,后来两个人心情都不太好地挂了电话。

这件事归零露心里一直在意着,一直想找个机会和王冠宇说说。

可突然打电话太唐突了点,找他也没什么理由啊。

可是归零露真的好想打他。

现在好了,正好去他家吃饭,趁这个机会好好问一问他和桃子到底怎么回事,再这样下去,桃子又要去相亲了。

这个傻姑娘。

另外,既然范大大已经放话了,归零露自然不敢怠慢,她简单地将头发的大卷吹了吹,顺手抹了点乳液,拿起包包就走了出去。

范于渊还坐在客厅,此刻已经开了电视,归零露出来的时候他看了他一眼,淡淡说:“这么慢。”

归零露:……

从他推门进来到现在才过了十分钟而已好吗!她要吹头发,要抹乳液,要收拾包包,要穿件大衣,才十分钟好吗!

不夸她快反而说她慢,是什么道理!

她可是宿舍里出门最快的哎!

但范于渊心里并不是只有这十分钟,他的计算是要从早上开始的,到现在几乎都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哪里慢了,我比她们快多了。”她碎碎念,要是其他女生,小化个妆,一个小时还是快的了。

范于渊像是听到了她的话,起来将电视关了,一旁的手机放进口袋里,说走就走的架势:“是吗?”

归零露:……

范于渊等待女人的经验值:零。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