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她们进了宿舍锁好门。

当归零露听桃子说,那个王先生还不是桃子的相亲对象时,更是觉得山崩地裂了。

好歹相亲的人是冲着结婚去的,她这是,这是遇见了流氓啊!

她丢三落四的性子,这次总算吃亏,而且是吃了大亏。

桃子给她发了那个人的姓名电话和照片,她都没有看,要是看了,也不会有昨天那些事。

她终于有些缓了下来,才慢慢地将昨天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桃子。

桃子听了是比她还惊讶,一拍桌子,也不觉得疼。

“我去他**!哪个混蛋!说!叫什么!”

桃子一脸气愤,归零露有了安慰,吸吸鼻子说:“他说他叫王冠宇,我现在没有他的任何信息,只知道他家在哪里。”

“王冠宇?”桃子又坐了下来。

她又问:“你说他长得还不错,挺有钱,家室挺好?”

归零**头。

“**!这家伙我认识靠!他就是个玩女人的人!”

这么说来,归零露的心又凉了半截。

“姐姐带你找他去。”

桃子想来说一不二,而且这件事她也十分内疚,她在路上想着,把乌龟害成这样,就算是自己倾家荡产也要让这个王冠宇王八蛋好看!

她要卸了他的胳膊他的腿,还有他的***!

两个人风风火火地坐车就来到了一家娱乐会所。

归零露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桃子说,她经常在这儿看到王冠宇,今天要是又在这儿碰到,就算他王冠宇倒霉,她不弄点事来,她不姓乐!

果然,还真打听到了,王冠宇一群人就坐在一间包厢里唱歌。

“大白天的唱什么歌!毛病!”桃子边走边骂。

归零露一路被她带着,惶惶不安,十分紧张。

桃子一脚踢开包厢的门就闯了进去。

可这一个包厢,多多少少竟然坐着十几个人。

桃子显然有些怂了,担心心里给乌龟报仇的想法还是很火的,她指着王冠宇就说:“你妹的王八蛋,给我出来。”

王冠宇看了她一眼,他们有一面之缘,也知道名字,但不太熟,他觉得莫名其妙,“你发什么神经?”

桃子一把将归零露拉了上来,“你敢做不敢当啊,我发什么神经,是你发什么神经吧,这么纯良的妹子你也敢下手,你是不是人!”

桃子话音刚落,大家便发出了看好戏的呜呜声。

这儿坐的都是什么人啊,哪里会听不懂她话里的含义,个个开始起哄。

“不错啊冠宇。”

“快给人家小妹妹负责。”

“瞧把人家给吓得,快去安慰安慰。”

……

王冠宇也急了,他立马站了起来,生气道:“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她谁我根本不认识,识相的快点给我滚出去。”

桃子正想说什么,归零露突然在她身后拉了拉她的袖子,带着哭腔说:“桃子,不是他。”

这句话不仅桃子,大家也都听到了。

桃子愣了。

可她气势还没下去,略微有些大声地问:“不是他还能是谁!”

话音刚落,包厢的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幽幽地想起一个声音:“是我。”

这句话一出,包厢比刚才还更安静一点,只剩下屏幕上视频在走动。

大家的目光都移到了角落的那个男人身上。

还是桃子第一个打破了沉寂,她问:“你谁啊。”

但是没人理她。

王冠宇第一个冲上前去,挤开了范于渊身边的人,好奇地问:“喂喂喂!真的假的,真的是你啊?”

以他们的关系,王冠宇一点也不认为范于渊是在开玩笑。

果然范于渊淡淡回答了一声:“恩。”

大家倒吸一口冷气。

王冠宇指着归零露问:“她是谁啊?”

范于渊一副这你都不懂的表情回答:“我女朋友。”

有人把饮料噗了出来。

“天,天啊,我没有幻听吧,他,他的女朋友?”

这句话,显然桃子和归零露也听到了,桃子将她拉到一旁,小声问:“这什么情况,是那个男的吗?”

归零**头。

桃子好奇:“他怎么说你是他女朋友。”

这么一来,好像事情也没那么严重了啊。

归零露解释:“他昨天是说和我先交往看看,可我以为他是随便说说。”

接下来事情就有些诡异了,明明是气势汹汹过来的两个人,却被客气地安排了座位,而归零露自然是靠着范于渊坐着的。

虽然大家对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非常的好奇细节,但谁也不敢问,谁都知道这范大师的性格。

只是,范大师就这么一夜之间有女朋友,太匪夷所思了吧。

所以所有人都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就朝着他们那边看看。

今天也有一些女的,是冲着范于渊过来的。自他回国,总是有很多人趋之若鹜,想要融化这块冰山。

后来王冠宇说:“要是知道于渊他因为ons这种东西娶了老婆,那些爱慕他的人会不会当场吐血。自己花的所有心思,还不如去下个药。”

可是,范于渊和归零露是老老实实,一点互动都没有,他也不唱歌,就安静地坐着,都要让人怀疑他是到底为什么会来这里。

分开的时候,范于渊理所应当地担任起送人的任务,他把她们都送到了宿舍楼下,也不说什么,驾车就准备离开。

最后还是桃子把他给拦了下来。

“哎,那个范大师,你和乌龟现在是男女朋友,好歹互换个号码吧,以后约会啊,见面也方便一些。”

范于渊听着很嫌弃的样子,淡淡说:“浪费时间。”可是还是把手机掏了出来。

归零露立马上前,将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并打给了自己。

没想到自己的初恋,竟然是这样发生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他们神奇地没有半点联系,归零露也不敢和桃子说,她怕桃子一冲动又做出了什么事。

而也幸好桃子工作忙,没时间过问她的私事。

而她那边,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谈恋爱该是什么样子,只是觉得这样很奇怪,却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日子就这么过着。

一个月后,归零露在收拾衣服,宿舍门口突然出现了那个范于渊的助理。

她吓了一跳,接着就被接去了范于渊的工作室。

刚坐下,范于渊就开口,开门见山:“我查了一下你,觉得我们十分合适,没问题的话,明天早上我去接你,我们领证吧。”

书香门第,从小成绩优异,没有负面的事,老师一致好评,无恋爱史,性格活泼。

这是范于渊查到的。

但她晴天霹雳!惊讶地说不上话。

范于渊看着她的表情问:“怎么,不是你要和我结婚的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但是,就是哪里不对呢。

可她第二天,还是乖乖地,和他去了民政局。

房子的事情就这么敲定了。

小肯的任务也完成了,他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

作为范大师的助理,他一般干的活都是预约范大师的时间,帮他整理资料,做做表格,发发文件,偶尔也处理处理范大师的私生活。

但是房产中介这种事,他是第一次做啊,他生怕做不好啊!

范大师当时挑助理。他好歹也是百里挑一,要是这种小事做不好。小肯吞吞口水,想到了上次因为一个小环节的差池,范大师让他休息半个月的时日,心里好寒!

所以在去接范太太之前,他可是上网搜了许多房产的介绍词,推荐的时候说完都觉得自己已然是个成功的销售。

幸好她们两个从房间里出来就点头答应了。

作为回报,桃子当然要请归零露吃饭的啦。但她还是更想请范于渊,毕竟那房子是他的。

而她也是真心实意地让归零露打电话了。

可电话内容却是。

归零露:“那个,桃子觉得房子不错,她说很感谢你,所以你想请你吃饭,今天中午你有空吗?”

那天说了句:“有空。”

桃子觉得十分有希望,范大大也不是像王冠宇说的那样没人情味嘛。

可接下来,范大大却说:“但我不想去。”

桃子:……

归零露一幅,你看吧,我就说他不来的表情。

桃子抽抽嘴角,虽然心里十分觉得范大大这个人真是奇葩,但因为房子还是对他有十分崇拜的心情。

她默默又问:“乌龟啊,我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要不这样吧,我按市面租金给他付点吧。”说道这儿,她顿了,那么大的房子,市面租金得多少了,想了她立马改口,“额,不是,就是意思一点,按……”

归零露伸出手打断她的话,“不用,客气什么,你给了他也不会收的。”

桃子虚虚地说:“哎呀,真的超级不好意思的。”

归零露大手一挥:“没关系,你想,要是这房子是我的,我给你住,我不收你钱,你会给我吗?”

桃子摇头:“不会。”

归零露:“那不就得了。我和范于渊是夫妻,他的就是我的,你就当我给你住的不就得了。”

这么说好像是有点道理,桃子也就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但是,刚才归零露的口气。

桃子笑了笑,挑眉看着她:“我看你简直一副傍大款的样子。”

归零露:“去!”

桃子因为剩下了租金,十分开心十分满意,和归零露大吃大喝了好几个小时,又看了电影去了娱乐城,还买了许多的衣服。

两人眼看就又要到晚饭时间,桃子又兴冲冲拍了她的肩膀,大方道:“走,姐姐带你吃香喝辣。”

归零露看了眼手机,提着大袋小袋,摆手:“不了不了,我得回家了。”

桃子好奇:“你回家干吗?”

其实她也不知道回家干嘛,就觉得既然结婚了,就应该有个归属感,不能像是单身一样无牵无绊。

她妈妈也这么告诉她,说为**的毕竟是不同了,要记得自己有个丈夫有个家。

所以她觉得,晚饭还是回家吃吧。

万一范于渊在家里等她呢!

虽然这个万一还真是一万分之一的几率,但她还想回去。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