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当然,她在进厨房前,去了卧室换了套得体的衣服。

桃子说,人一旦结婚,就会陷入那个叫结婚的网里,所以你需要找一个和你契合的人,因为那是共度一生的事,马虎不得,不像谈恋爱,不适合说分手就能分手的。

她虽然不喜欢吃这些心灵鸡汤,但家里的两个教授就相当于是她人生的鸡汤,她当然懂这些大大小小的道理,怎么会不知道伴侣这个词,是不能随便冠上的。

她想到这儿,看了眼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男人。

欲哭无泪,突然明白那句话,听了很多大道理,却过不好一生。

她连人生的起步都这么糊涂,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至少很多人是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也知道双方都那些不合适的地方,需要去改正,可他们。归零露呵呵,她对他的了解,完全出自他的那个朋友王冠宇,但实实在在来说,是零。

她对他一点也不了解。

第三次见面就在民政局的一对,会有多了解对方。

完了完了,归零露叹气,她这辈子还没谈过恋爱呢,没想到就栽在了婚姻里。

面端上饭桌的时候,她朝着客厅喊了声哎,范于渊闻声就走了过来,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归零露坐了下来将筷子递给他,心里还在想着怎么对付这个沉默的早餐,可他似乎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泡面?”

范于渊有点嫌弃的口气。

归零露啊了一声。

她就只会煮泡面,而且这么多年的技术,自认为煮的不错。

可范于渊连尝都不尝,直接将筷子放了下来,“不吃。”

孤零零:……

她抽了抽嘴角,要是其他人这么说,她可能会误会对方对自己有成见,但这半个月在王冠宇那里的功课不是白做的,范于渊说不吃,就是不喜欢吃的意思,没有其他。

归零露哦了一声,也没有生气,只是幸好少煮了点,两碗她也是吃得下的。她起来一点,伸手过去将他的那碗挪了过来,说:“冰箱里还有面包,你可以热一热。”

归零露用喝了一口汤之后,他还没有离开,悠悠地说:“你经常吃泡面?”

也没有很经常,以前在家里,爸妈不在,懒得出去的时候就吃吃。但是最近,这个地方虽然富贵,但毕竟离市区有点距离,她更懒得出去,吃的就勤快点了。

归零露抬头恩了一声,弱弱的,总觉得犯了什么错。

“对你的身体不好。”

归零露眨眨眼睛,哦了声。

范于渊继续:“油脂含量比较高,它采用油炸的方法对面块进行干燥,平均每份所含油脂在16%-18%左右。有防腐剂、抗氧化剂、着色剂、增稠剂和稳定剂、膨松剂、甜味剂、酸味剂、面粉增白剂、食用香料、营养强化剂这几种,在保证食品外观、色彩、口感等方面上都会有使用到,微量摄入不会有危害,但一旦摄入过量都会造成各种疾病甚至有可能致癌。还有烯酰胺问,所有淀粉类食品在高温烹调中都会产生这种致癌物,方便面的丙烯酰胺含量超常。”他说完,看着她,道:“我这么说,你听懂了吗?”

归零露吞吞口水,这是做学术报告吗?

“懂了懂了,我也知道一点。”她笑了两声:“不过它好吃啊,这么点,不碍事的。”

范于渊哼了一声:“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你在我的认知范围内,犯不可原谅的错误而导致某些可以避免的健康问题,那样我将会无地自容。”

归零露听了将手中刚夹起的面条默默放了下去。

不就吃个泡面,就这么严重了。

但她还是乖乖地将筷子放下,受教地说:“知道了,我去倒了,然后热面包。”行了吧大爷!

范于渊听到她说这句话,满意地点头,微微露出笑容。

有了刚才的插曲,归零露一大早的心情完全被破坏,他倒好,吃着面包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明明他是罪魁祸首!

可能因为心里堵着,她完全没感觉早餐的尴尬,最后一口面包吞进嘴里,不巧的,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好友桃子的电话。

“乌龟啊,十点十点,圣海小区门口见,这次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租下来!学校已经赶人了!”

归零露将杯子收好,用耳朵夹着手机问:“靠不靠谱啊,我都陪你跑了多少地方了。”

那头叹气:“不管了,再不靠谱我真的要疯了,逼急了我可能会住你家来。”

电话挂断后,归零露看了眼时间,现在才9点多一些,还来得及,她便将碗筷收拾了洗一洗,睡着口哨哼着歌。

出了厨房,她再次愣住,倒是忘了家里还有个人,她有些不好意思,立马闭上了嘴。

“给我倒杯水。”

沙发上的男人突然说。

这冷不丁的。

归零露还是乖乖地去帮他倒了杯水。

“坐下。”

归零露:“啊?”

范于渊抬起头,看着她:“听不懂。”

归零露笑了笑:“听得懂听得懂。”说完她就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等着他开口。

这一大清早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范于渊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突然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归零露疑惑地接了过来,手机上是一张房屋的照片,没有其他。

归零露:“啊?”

范于渊:“这是圣海小区的一套房。”

归零露再拿起来看了一眼,又看他:“所以?”

范于渊叹气:“我发现你怎么这么笨。”

归零露:……

不是怪她笨啊,你这不阴不阳的,谁知道你要干嘛,拿张照片,说在哪里,就要她猜他心里想什么!啊喂!你以为她归零露是神仙啊!

“你朋友不是要在圣海租房,这套房子可以借她,我助理已经在来的路上,等会儿会带你们过去。”

归零露有些消化不过来,拿着手机显然有些激动,晃了晃说:“你,你,你,这是你的房子?你要租给桃子?”

感情刚才的电话,他都听到啦。

范于渊恩了一声。

归零露立马拿出手机想要给桃子打电话,可又考虑到…她放下手机,弱弱地问:“那个。”这套房子看起来挺大的,装修也很好,她担心:“租金多少?”

范于渊听后皱眉,喝了口水,淡淡说:“不用。”

归零露惊讶:“啊?真的啊?”

范于渊回头看她:“她不是你朋友吗?”

言下之意,她是你朋友,还要什么租金,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别见外。

归零露感激涕零,谁说范于渊冷冰冰的她第一个不服!就一个早晨,他牵动了她多少的小心思啊!

“因为你喜欢。”

“对你的身体不好。”

还有那个令人面红耳赤的公主抱。

他可是范于渊!归零露做梦都没想到会和他喜结连理的范于渊!即使这些话他并不是想要说情话,但她听着,就是整个人都酥了嘛~

这小心脏要受不了啦啦啦。

归零露拿好包包,刚下楼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门口,她探头过去一看,站在车门边的男人也看到她了,恭敬地上前鞠了个躬道:“范太太,我是范先生的助理小肯。”

说完他就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归零露抬头看了一眼,范于渊正站在窗子前看她。

她对他笑了笑,一股脑儿地钻进了车里。

已经和桃子通过气了,车开到桃子学校门口,她显然激动得很,但碍着有外人,一直忍着。

桃子和归零露是同校的校友,因为书法协会而认识,志同道合成了好朋友。

但桃子和归零露却是两路人,归零露是乖乖女,也不是她想成为乖乖女,是因为她家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到爸爸妈妈,全都是老师,小到幼儿园园长,大到大学教授。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书香门第听着就好,但归零露一点也不喜欢。

她从小到大都是在本地上的学,大学也如此,他爸爸是个高调的人,是a大的数学系的数学老师,数学老师也好,也没什么,重要的是,这a大的数学系,出来的都是师范生,都是做老师的,也大都是在本市做老师。

从小到大,隔三差五的,总有数学老师看到归零露的名字,都会问“你是归教授的女儿吗?”

归这个姓氏少见,归零露这个名字更是少见。

后来才知道,她爸爸每次上课前,都要讲讲他这个唯一的女儿,说自己取名字是来自《诗经》,顺便再讲讲诗经文化,还说要是自己的学生今后出去遇见她,一定要好好照拂。

果然的,这些数学老师都是听话的学生。

可想而知,归零露从幼儿园开始,到大学,经常都能遇见爸爸的学生,总觉得是爸妈派来监督自己的,所以她根本不敢造次,在学校乖得要命。幸好她成绩好,不负众望。但更要命的是,她如今都22岁了,连个恋爱都不敢谈。

但桃子就不一样了,她家是经商的,常年不在家,她完全就是个野孩子。

野孩子也有野孩子的志气,这不刚毕业,也不靠家里,找了个正经的工作,只不过,租房是个问题。

小肯直接将车开进了8栋楼下,三个人乘着电梯到了7楼,他用钥匙打开了门。

归零露先进去的,亲眼所见,看起来比照片上的还更华丽一些。

“这圣海小区刚建的时候,他们请范先生设计了个大概,这间是他们建成后送给范先生的,还送了所有日常家具,显然,他们不能太小气,这里是楼中楼,160平,通风良好,去年交的房到现在,还没人入住过。”说完她看了眼归零露说:“范太太,怎么样?满意吗?”

小肯化生为销售讲的头头是道,桃子已经激动地不断在她身后掐她。

归零露咳咳,“我们先逛逛。”

说完她拉着桃子便进到了主卧里,小肯明白事理没有跟上来。

关上门,她立马问桃子:“怎么样?要不要?”

桃子满面笑容:“太好了啊,没有理由不要啊,不过这么大的屋子,真的不用租金?”

归零露拍拍**:“我还能骗你不成。”

桃子一把抱住归零露:“太爱你了乌龟,这简直比我入职还开心啊!”她说完躺在了大床上,“你家范大大太给力了!哎你说,这是不是爱屋及乌啊。”

归零露呵呵:“你觉得呢……”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