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天气预报,晴,气温22~25,微风。

a城齐林山半山腰上的灵月花园,乃a城非富即贵之人居住的地方。这儿虽离市区有点距离,却也不远,环境优美,鸟语花香,每座别墅设计精美,看似相同,仔细一看却又有不同之处。

重要的是,这些房子,都出自于世界顶级建筑大师范于渊之手。

灵月花园内有一栋特殊的于其他不同的房子,正处山脚边上,从外观上看就能显出它的气派之处,但奇怪的是,这房子周围虽然绿草茵茵,但却像是无人居住的样子。

一年以来,一直如此。

大家都知道这个房子所属于谁,也知道这个房子的主人不一般的名气,但他深居简出,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直到半个月前,有人看到朝东的那扇落地窗的窗帘突然被打开,接着更令人惊讶的是,一个家居服的女子站在了窗前,对着日出伸了个懒腰,然后她就。

她就,做起了瑜伽。

这是个什么设定?

这个女人大概不知道,这半个月下来,她已经成为了这个小区上到高官之家,下到清洁阿姨口中的茶余饭后。

为什么?

正因为这栋房子,正是范于渊的家,而范于渊,外界的评价中,总是有那么一句,说的是,不近女色。

对,那个建筑奇才范大师,虽年纪轻轻仅仅28,但已经从康奈尔大学建筑系结业四年,这几年,在国内创下了多出着名的建筑设计。可他的感情生活,不论是记者查询,还是同学老师的口述,统统为零!

这样的人,家里出现一个女人,这么悠闲自得,能不为人讨论吗!

而归零露并不知道这些,也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别人口中的话题。她只是按照自己的生活习惯,7点自然醒,打开窗户迎接新生的太阳,接着瑜伽。

今天也是这样,她按照往常的习惯,拉开窗帘,感受了阳光普照大地的温暖,对着天空说了声“早。”打了个巨大的哈欠,伸了个巨大的懒腰,接着席地而坐。

她爱极了这个落地窗,这整个山脚下的美景都收在眼底,仿佛就是一个移动的画。

活动活动筋骨,她背对着落地窗,想着那天新看来的瑜伽姿势,缓缓地将身体摆放好。

这个姿势是最近刚学的,略微有点难,终于在她摆弄了半分钟后,定定地安静下来,并且闭上了双眼。

“早。”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瞬间睁开了眼睛,而因为受到了惊吓,让她身体一歪,接着她倒吸一口冷气。

前方不远处的餐桌,正坐着一个男人,悠闲自得地看着杂志。

这个是他的家,他在这儿本来是件寻常的事,可归零露还是脱口而出,“你怎么在这儿?”

不怪她这么问。

他们才认识四十多天,半个月前就领了证,而他像是得了男主病,不温不热地领完证就出差去了。

一去就是半个月。

“不是。”归零露觉得自己措辞有问题,咳咳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男人没有看她,淡淡回答:“昨晚。”

归零露哦了一声,闭起了嘴。纵使心中千万疑问,但还是忍住没问出口,因为他们的关系还没好到能嘘寒问暖深入交谈。

只是她现在有另外一个烦恼。

正想调整姿势,范于渊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再次将归零露吓了一跳。

接着她目视着他,看着他拿着一杯牛奶从她的面前走了过去,眼见着就要进了书房,却突然停了下来,转身和她面对站着,直勾勾地看着她,从上到下。

归零露吞吞口水。

范于渊开口:“姿势错了。”

归零露先是疑惑的啊一声,再是明白地哦了一声,他说的是她的瑜伽姿势。

她微微叹气:“我知道。”

范于渊听到后眉头微微一皱,“哦?”

归零露把他的这声哦,翻译成需要她解释,为什么她的瑜伽姿势错了,还要这么做。

可不是她想这样啊!而是。

没有意识的,归零露露出了个委屈的表情,咬着下唇,睁着大眼睛看着他,小声地说:“我小腿抽筋了。”

这么窘迫的理由,这么窘迫的场面,归零露本来是想等他走之后再好好调整的,毕竟抽筋这种事只要稍稍休息就会好的,不过当下非常疼而已。

而她已经疼地下嘴唇发白,不敢动弹。其实在他的那声阴阳怪气的“早”字之后,她就开始有抽筋的迹象了,能忍这么久,她着实佩服自己。

范于渊并没有再往书房走去,而是折了个方向,走到她的面前,蹲了下去。

他将牛奶放在了地上,看着她强忍痛苦的表情问:“哪只?”

归零露撅起嘴,对着左边的那只腿,示意:“这个。”

左腿正被她以奇怪的姿势架在胳膊上,归零露发誓,以后再也不做这么别扭的动作了!

范于渊点头,突然伸出手掌,握住了她的脚心,初秋的天气,他带着牛奶的温度,和她有些冰凉的脚触碰在一起。归零露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再看看他波澜不惊的脸,她心里呵呵两声,又恢复了正常。

归零露,犯什么花痴!

他只是把你的脚从上面拿下来而已。

多大点事!

可能是时间过得已经有点久,小腿已经不那么疼了。

范于渊一只手握着他的脚,另一只手稍稍用点力捏住她的小腿,重重地揉了揉。

归零露倒吸一口冷气:“疼疼疼!敢情这不是你的腿啊!”

范于渊动作不停,淡淡道:“确实不是我的腿。”

归零露:……

但话说回来,他的手倒是温柔了一点。

等到放开,她也觉得好了许多,正想试着站起来,突然。

“啊!”

没有任何准备地,她被横空抱起。

如果用手机抓拍她,一定会发现她现在的表情有多么的惊恐!

范于渊本是不想说什么,但看着她的表情,总有欺负弱小的意思,他解释:“抱你去沙发休息一下,你现在不方便。”

啊喂!这可是她人生第一次的公主抱啊!第一次啊!要不要这么随便!为什么是因为小腿抽筋这种事!我的罗曼蒂克呢!

她心里已经泪得**大海,面上,那个男人还是不咸不淡地将她抱着放在了沙发上。

他也一同坐了下来,归零露咳咳,接着往后退了几步,离他远点。

“那个。”归零露忍不住问:“你也做瑜伽?”

不怪她这么问,刚才她的动作可不是入门级别的,还是有一点的难度,而范于渊竟然能知道,她那微小的错误。

“没做过。”范于渊回答,他顺便站了起来,到刚才的位置,将牛奶拿了过来,却并没有回书房,而仍旧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归零露继续问:“那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

范于渊喝了一口,从桌子下方拿出了一本建筑杂志,翻开了一页,没有看她,回答道:“因为你喜欢。”

因为你喜欢。

要是其他人,其他男人,其他帅气的男人,对着归零露这么说,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去研究了,她一定十分感动,可她要记得,面前的这个男人是范于渊,王冠宇说了,不能按常人的思维方式来看待他。

所以归零露忍住了心中的那份悸动,突然觉得瘆的慌。

果然他淡淡地又说:“所以我看了看,瑜伽到底有什么好,能让那么多女性趋之若鹜。”

你看吧!果然吧!

归零露瘪嘴,朝天翻了个白眼,问:“那结论呢?”

范于渊突然笑了一声,“对于静心来说我觉得还说的过去,但是减肥。”他摇摇头:“不过是懒人不想运动的借口。”他总结:“不怎么样的一个东西。”

瑜伽的话题过后,客厅进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范于渊倒是好,随手抽了本杂志,一页一页地翻看,但归零露就不一样了,她身边什么都没有,连假装打发时间的都做不了。

她心想,他刚才不是要去书房吗?为什么还不去!

归零露蜷成了一团,缩得越来越小,并不是因为她什么小女生的情节被触动,而是刚刚,她突然想到,这几天都是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面生活,穿着居家衣服习惯了,随意习惯了,所以,她此刻,是没有穿bra的。

她吞吞口水,抬头看了眼范于渊的侧脸,心里开始紧张。他刚才发现了吗?刚才抱的时候他们贴那么近,她就在他的眼皮底下,他会不会感觉到?虽然自己没有多傲人,但还是妥妥的b+,他应该不会嫌弃吧?

脑洞开的有点大,以至于范于渊突然翻了一页,她思绪被打断,整个人紧张地跳了起来。

范于渊终于被她吸引,回头看了她一眼,疑惑:“你为什么在脸红?”

归零露啊了一声,才发觉果然脸上火辣辣的。

她从小就有这种毛病,一旦有微微的窘迫感,脸蛋就出卖她了。

她呵呵笑了两声,鬼使神差地突然双手环在胸前,做了个保护的状态,“没事没事。”

这个举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成功地将范于渊的目光吸引到了她手护住的地方。

紧接着,令人恼火的,他突然冷笑一声,将头转了回去,继续看书。

归零露:……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她咳咳,但手还是放在那个地方,看着范于渊说:“哎,你早饭吃了吗?”

范于渊没有回答,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牛奶喝了一口,表示这是它的早餐。

归零露:……

有必要这么藐视她的智商吗,吃了就说吃了!

不过吃了也好。

“那个,我还没吃,我去弄早餐了啊。”

她只是想找个借口离开他而已,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再多呆一会儿,分分钟要窒息啊,她可不想空腹窒息。

他恩了一声,仍旧没有抬头,问:“腿好了?”

归零露:“好了。”

范于渊听后,不阴不阳地说了句:“那好。”

归零露准备起来的身子,听到这句话突然顿住,准备听他接下去说。

那好?

那好?

啊喂!范大师!我和你还没有朝夕相处,还没有默契,你这句那好是什么意思啊?

归零露吞吞口水,朝他的方向靠近一点,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他问:“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范于渊抬头,与她对视,归零露才发现,此刻他们的距离有点太近了。

她吞吞口水,往后退一点。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好像还瞄了一眼某个地方,冷静地说:“下次在家,记得穿**,我不习惯。还有,你吃的早餐也给我准备一份。”

说完他继续低头看书。

归零露听后差点没腿软跪在他的面前。

他,他,他竟然发现了,竟然发现了还这么平淡说了出来,说出来也罢,还顺道让她弄早餐,这是什么原理!

归零露已经感受到自己的脸像是被火烧了一般。

王冠宇不是说他男女之事什么都不懂吗!不是说他不解风情吗!不是说他没接触过什么女孩吗!为什么会看出来!

而且奇怪的是,**两个字从他的低音炮嘴里蹦出来,竟然没有一点的违和感,仿佛寻常对话。

归零露囧,她嫁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