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嫁人

叶知秋嫁给了周家二少爷。

叶知秋不想嫁给周家二少爷。

周家是饶河县顶顶有钱的人家,周家的人也是饶河县顶顶有名的大善人,而周家的二少爷,却是饶河县里顶顶可怜的人。

据说二少爷未足月就出生了,生下来的时候只有三斤多点儿,接生的稳婆和大夫连连摇头,说:还是个小少爷,真是可惜了。

那日饶河县来了个看上去仙风道骨的白眉老人,他说他能保二少爷平平安安活下来,只不过要让他带走二少爷,三年后再带回来。

周家老爷和夫人虽不舍,却又不忍心看着刚出生的孩子早夭,一合计,便答应了那个白眉老头。临走时还给了白眉老头一笔钱,恳请他一定要善待二少爷。

三年后,那白眉老人果然又回到了饶河县,还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正是三年前他带走的周家二少爷。

往后的许多年里,周家二少爷一直随着那个白眉老者在外游历,偶尔回一次饶河县的周家,但都不久住。

就在去年,二少爷又回到了饶河县,说是那白眉老人去世了。说来也怪,自打二少爷回到周家以后,又变得体弱多病起来,如今就靠各种名贵的药材蓄着一条命,随时都有闭眼蹬腿的可能。

饶河县的人都说,那白眉老人是二少爷命里的福星,如今老人走了,二少爷的福气也就没了。

但叶知秋却觉得那个白眉老人是个骗子,刚出生的小娃娃都长一个样,谁知道当年那白眉老道带回来的是不是周家的二少爷,没准周家替别人养了许多年的儿子呢。

叶知秋在喜床上坐了许久,久到最后不小心睡了过去,周家的丫鬟将她喊醒时,叶知秋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原来做新娘子都这么累的啊。

不过很快叶知秋的那一点儿不好意思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丫鬟是来告诉她,要她早些休息,今晚二少爷的病又犯了,肯定是不能到新房来了。

那丫鬟趾高气昂的,丝毫不把叶知秋这个新嫁娘放在眼里。叶知秋也不同她生气,毕竟整个饶河县的人都在说,住在城南的那个酸腐秀才,为了周家高额的彩礼,将自己家的老姑娘嫁给了周家的病秧子少爷冲喜。

老姑娘跟病秧子,倒也算是般配。

是的,叶知秋是个老姑娘,她今年已经十八了,跟她同龄的女伴,孩子都会喊娘了,而叶知秋连却一直待字闺中——直到今天嫁到了周家。

那丫鬟通知完叶知秋后就离开了,叶知秋扯下盖头,入目是满室红光,喜烛还在烧着,跳动的火焰刺得她眼睛有些发疼。

她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场景,她以为自己会嫁给宋勉的,可是宋勉走了三年,她等了三年,等成了别人口中的老姑娘,他也没有回来。

“二奶奶,早些歇着吧。”一个小丫鬟上前,唯唯诺诺的开口,话里还带了几分怜悯。

叶知秋只是点点头,她实在是太累了,连说话都觉得费力。小丫鬟觉得二奶奶真是可怜,嫁给一个病秧子冲喜,成亲当晚就独守空闺,瞧她难过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叶知秋十八年来第一次被人伺候着梳洗,许是太乏了,她并没有觉得有多不好意思,甚至还有些享受。

第二天天还没亮叶知秋就被芥子从床上拉起来,梳妆打扮,焚香更衣,今儿是给公婆敬茶的日子。芥子就是昨晚伺候她梳洗的小丫鬟,比叶知秋还要小上几岁。

“二奶奶生得真好看。”等芥子给叶知秋梳完头,叶知秋也算是彻底醒了过来。芥子站在叶知秋身后,望着铜镜里映出来的叶知秋夸赞道。

叶知秋确实生得好看,眉如远黛,杏眸盈盈,粉腮带笑,倒是合了眉目如画四个字。便是已经成了老姑娘,也还是有不少人上叶家提亲的。

“你家少爷经常犯病吗?”同样的夸奖听得多了,叶知秋如今连脸都不会红一下,想起昨夜的事,叶知秋开口问道。

“二少爷常年不在周家,回来也总是待在自己院子里,很少出门。奴婢也没见过二少爷。”芥子如实答道。

她原本只是个洒扫丫鬟,昨儿突然被派来伺候刚嫁进来的二少奶奶,就连芥子自己,都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刚收拾好,周夫人那边便派了丫鬟过来,接叶知秋去敬茶。

这下能见到传说中的二少爷了吧,叶知秋想。

周家老爷早些年就去了,家中长辈只剩周夫人一个,如今的周家全靠大少爷。都说周家大少爷是经商的一把好手,把生意做到了京城。

叶知秋还是没有见到周家二少爷,她连茶都没有给周夫人敬。

“你跟旭儿与别个不同,就不拘这些个俗礼了。”她刚进门,周夫人就迎上来挽着她的手慈祥地说。

旭儿是周家二少爷,周旭。

新媳妇见公婆难免紧张。叶知秋忘了问,周夫人所说的与别个不同是怎么个不同法。

“旭儿身子不好,昨儿委屈你了,你多担待些,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有什么事尽管说。”周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拉过叶知秋的手,将自己腕上的镯子褪到叶知秋手腕上。

叶知秋知晓,这便是婆婆给新妇的礼物了。

“我晓得的。”叶知秋微微垂着脑袋,低声应道。

周夫人今年已经五十了,因为保养得体,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她手中还握着一串佛珠,叶知秋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檀香味,想来是常年礼佛之人。

屋子里除了周夫人,还有周家大爷的妻子和她的一双儿女。周夫人引着叶知秋一一同他们见礼。

大少奶奶年近三十,生了一双儿女,却依旧是体态婀娜,光彩照人。

跟她们比起来,十八岁的叶知秋是很年轻了。

就如外人所说的那样,周家的人都是好人,他们都待叶知秋很和气,好的让叶知秋快要忘了,自己是嫁进来冲喜的。

周夫人拉着叶知秋说了好些话,又留她用了饭,这才放她离开。绕了一圈,叶知秋还是没有见到周家二少爷,她觉得自己像是嫁给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不过她倒真的有些希望周家二少爷不存在。

主题
字体
A
A
目录
设置
简介